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盲侠大律师2 立即播放

2亿播放
电视剧 14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林志华

简介: 第二季的法律案件与四个主角更有切身的关连。盲侠接下初恋情人天恩的「胁迫婚姻案」及盲侠父亲欲申请安乐死的官司,令他终于解开成长以来的心结、学懂珍惜眼前人。四个主角是反派戴德仁的眼中钉,仁买凶斩伤盲侠;师...展开
剧集列表 (共14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盲侠因父亲鹰的出现,忆及童年被鹰遗弃、及初恋情人戴天恩当年不辞而别的往事,盲侠因两次被最爱的人遗弃,不敢再与人有亲蜜关系。 女法官Never安慰盲侠时,重燃盲侠恋爱的感觉,两人几乎发生关系,却因盲侠抛不开心结而不果;此幕被师爷癫姐撞见,Never道破癫姐暗恋盲侠,癫姐反鼓励Never去解开盲侠心结。 鹰担心盲侠孤独,暗托侦探GoGo领金毛寻回犬Golden回家陪盲侠,盲侠在GoGo使计下无奈与狗共处。 天恩回港休假,其父戴德仁强势要她留港,天恩反感于父亲的控制欲,但临离港前却发现父亲患上脑瘤,天恩大受打击,男友桥愿与她共渡难关,天恩感动下答应桥的求婚。 盲侠重遇天恩,激动紧抱天恩要她留下,天恩不知如何抉择。

  • 天恩告知盲侠她要结婚了,盲侠大受打击。癫姐、GoGo、Never此时才知盲侠心中放不下的人是天恩。Never对盲侠的拒爱也表现出豁然潇洒。 GoGo查出桥母注资德仁公司,怀疑德仁用天恩的婚姻交换利益,GoGo叫盲侠问天恩是否知道此事,却发现盲侠失踪了。 天恩知悉此场婚姻竟是利益交易,正想拒婚,德仁却以盲侠的安危来威胁天恩完成婚礼。 GoGo与癫姐救回盲侠,赶至婚宴现场,天恩揭破当年德仁以盲侠的前途来逼她离开盲侠,盲侠决定为天恩提出民事诉讼「申请婚姻无效」。德仁骋请名状韦国涵打对台。盲侠以德仁胁逼天恩作为婚姻无效的理据,国涵却暗示天恩的指证有可能令患脑瘤的德仁坐牢,天恩顾念父女情,在庭上不作供离去,令盲侠有可能败诉。

  • 德仁为使天恩与桥成为真夫妻,竟迷晕天恩,并劝诱桥与她发生关系,盲侠等侠赶至,发现桥正人君子并无动手,亦从不知其母与德仁的利益交易,桥只是真心爱天恩而不愿放弃此婚姻。 德仁对盲侠怀恨在心,派人往盲侠家捣乱;天恩发现德仁买通医生造假病历,并非患脑瘤,天恩愤然决定指证德仁,可惜缺乏实证。 Never被国涵推荐申请任常务法官,并接受涵追求后不再泡酒吧,收心养性。 盲侠敏锐听到婚礼摄录片中收录了德仁胁逼天恩的对话,并以此证指控仁,国涵反诬蔑天恩与盲侠旧情复炽,其指控德仁逼婚全是天恩为悔婚而编造的谎言。 癫姐动用江湖人脉找到当日抓走盲侠的蛊惑仔做证人,德仁知悉后派黑社会欲杀证人灭口,癫姐为保护证人而受创,生死未卜。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盲侠因父亲鹰的出现,忆及童年被鹰遗弃、及初恋情人戴天恩当年不辞而别的往事,盲侠因两次被最爱的人遗弃,不敢再与人有亲蜜关系。 女法官Never安慰盲侠时,重燃盲侠恋爱的感觉,两人几乎发生关系,却因盲侠抛不开心结而不果;此幕被师爷癫姐撞见,Never道破癫姐暗恋盲侠,癫姐反鼓励Never去解开盲侠心结。 鹰担心盲侠孤独,暗托侦探GoGo领金毛寻回犬Golden回家陪盲侠,盲侠在GoGo使计下无奈与狗共处。 天恩回港休假,其父戴德仁强势要她留港,天恩反感于父亲的控制欲,但临离港前却发现父亲患上脑瘤,天恩大受打击,男友桥愿与她共渡难关,天恩感动下答应桥的求婚。 盲侠重遇天恩,激动紧抱天恩要她留下,天恩不知如何抉择。

  • 天恩告知盲侠她要结婚了,盲侠大受打击。癫姐、GoGo、Never此时才知盲侠心中放不下的人是天恩。Never对盲侠的拒爱也表现出豁然潇洒。 GoGo查出桥母注资德仁公司,怀疑德仁用天恩的婚姻交换利益,GoGo叫盲侠问天恩是否知道此事,却发现盲侠失踪了。 天恩知悉此场婚姻竟是利益交易,正想拒婚,德仁却以盲侠的安危来威胁天恩完成婚礼。 GoGo与癫姐救回盲侠,赶至婚宴现场,天恩揭破当年德仁以盲侠的前途来逼她离开盲侠,盲侠决定为天恩提出民事诉讼「申请婚姻无效」。德仁骋请名状韦国涵打对台。盲侠以德仁胁逼天恩作为婚姻无效的理据,国涵却暗示天恩的指证有可能令患脑瘤的德仁坐牢,天恩顾念父女情,在庭上不作供离去,令盲侠有可能败诉。

  • 德仁为使天恩与桥成为真夫妻,竟迷晕天恩,并劝诱桥与她发生关系,盲侠等侠赶至,发现桥正人君子并无动手,亦从不知其母与德仁的利益交易,桥只是真心爱天恩而不愿放弃此婚姻。 德仁对盲侠怀恨在心,派人往盲侠家捣乱;天恩发现德仁买通医生造假病历,并非患脑瘤,天恩愤然决定指证德仁,可惜缺乏实证。 Never被国涵推荐申请任常务法官,并接受涵追求后不再泡酒吧,收心养性。 盲侠敏锐听到婚礼摄录片中收录了德仁胁逼天恩的对话,并以此证指控仁,国涵反诬蔑天恩与盲侠旧情复炽,其指控德仁逼婚全是天恩为悔婚而编造的谎言。 癫姐动用江湖人脉找到当日抓走盲侠的蛊惑仔做证人,德仁知悉后派黑社会欲杀证人灭口,癫姐为保护证人而受创,生死未卜。

  • 证人感动于癫姐的仗义保护,决定指证德仁。德仁不惜在天恩面前自残以图扭转败势,天恩心软想放弃官司,但桥爱天恩,不想天恩陷于痛苦矛盾,终肯同意婚姻无效。 Never因无法认同国涵只求赢官司的价值观,与国涵分道扬镳。 天恩回复单身,不知她会情归盲侠或是桥?天恩与盲侠回大学,重温美好时光,双方对彼此仍有感觉,但盲侠选择放手,让天恩去追求当奥比斯眼科医生的梦想。 盲侠关心死里逃生的癫姐,盲侠重遇天恩后,终愿意表达对人的关怀;盲侠生病,狗儿Golden给予盲侠温暖,人狗渐生感情。 Never收到恐吓信,GoGo教Never防狼招式,彼此增进了感情;而寄恐吓信的狂徒带电油潜入Never家要纵火烧死她!

  • GoGo及时救了Never,女狂徒因曾经被审案的Never重判而报复仇,Never不向暴力低头,却介怀大腿烧伤留疤,GoGo豁出去展示自己的义肢,并表示即使Never有疤仍喜欢她,Never感动,终接受GoGo追求。 GoGo与Never拍拖不忘带上盲侠,令Never像个第三者。侠渐对GoGo及狗儿打开心扉,却发现狗儿原是父亲暗托GoGo带来的,盲侠气极骂走GoGo,GoGo迁到Never同居。 盲侠欲狠心遗弃狗儿,狗儿却忠心地一直守在原地,盲侠终不忍心而领回狗儿。 鹰将盲侠给的150万归还,并要求用这笔钱骋请盲侠帮他申请安乐死,盲侠内心大受打击。同时,德仁因前仇派杀手暗杀盲侠,盲侠陷于险境。

  • 盲侠刚为狗儿Golden植入芯片,接纳牠为家人,不料杀手袭击盲侠时,Golden为救盲侠而牺牲,盲侠极度伤心。 杀手虽落网,但无法指证幕后黑手德仁。癫姐另设局羞辱德仁及拍下他与男助手的「床照」,警告德仁勿再伤害盲侠。 盲侠因狗儿之死令,明白要珍惜感情,决定接父亲鹰回家照顾。鹰因渐冻人症而饱受痛苦,盲侠心痛仍希望鹰活下去,但鹰不愿成为负累而想自杀,盲侠制止,并指出安乐死在香港不合法,但抵不住鹰的央求,乃着手帮鹰向瑞士申请安乐死。癫姐、GoGo反对盲侠做法。 盲侠带鹰欲赴瑞士前被捕,原来之前华检控撞破盲侠约见瑞士安乐死医生的事,告发了他。盲侠选择自辩,在筛选陪审团时专挑似会反对安乐死的人士,令癫姐、GoGo感担忧。

  • 盲侠被控「协助及教唆他人自杀」,因其不擅于表达内心感情,无法感动陪审团,处于劣势,癫姐、GoGo、Never爱莫能助。直至盲侠得悉鹰因「渐冻人症」发作入院,紧张要离开法庭赶去探望父亲,才道出原委,表达出对父亲的真切关怀,打动了陪审团,终获判无罪。 盲侠与鹰重修父子情,但鹰病情每况愈下,盲侠照顾鹰无微不至,与鹰到瑞士共渡生命最后的日子… 另一方面,戴德仁不甘被癫姐拍下了「床照」,找黑人物廖鼎对付癫姐,癫姐出于自卫反击。及后戴德仁的「床照」被上传网络,癫姐成了疑犯被捕,被控「涉嫌恐吓及不诚实使用计算机」。癫姐想找好友Never分忧,却得悉Never成为此案主审法官,更与自己划清界线。

  • 癫姐因个性率直,敢做敢认,打算上庭承认「涉嫌恐吓及不诚实使用计算机」控罪。癫姐父亲凤不想女儿入狱,联同手下把癫姐绑走,要癫姐不可认罪,且禁锢癫姐。癫姐因缺席上庭几乎被通缉,幸及时逃脱去上庭,却因顾念凤及盲侠,选择保持缄默,交由律师代自己答辩,Never觉得癫姐心虚而质疑她。 癫姐向GoGo坦白有拍下戴德仁的「床照」,但没有把照片上传网络,GoGo相信癫姐,欲说服Never帮癫姐,但Never坚持身为法官要保持中立,怒责GoGo的做法妨碍司法公正,更与GoGo分手。 GoGo终查出廖鼎仇恨戴德仁所以偷取了癫姐的手机把「床照」上传,以为可还癫姐清白,戴德仁却使计煽动传媒与群众,向法官Never施压。

  • 鹰离世后,盲侠及时回港为癫姐出庭辩护,扳回劣势。侠为揭出戴德仁曾买凶找廖鼎杀自己,更提交廖鼎为辩方证人,以此误导戴德仁,令戴德仁心急动用人力财力找出廖鼎下落,欲杀人灭口,但GoGo透过跟踪戴德仁手下而抢先救走廖鼎。 廖鼎怕被控做帮凶杀人,不肯出庭做证,盲侠与Never配合,误导戴德仁以为廖鼎会转做污点证人,终迫使戴德仁在庭上改变口供,癫姐因此获判无罪。 韦国涵怒责Never暗中配合盲侠而令癫姐脱罪,是有违法官中立,Never反思过后,决定辞任法官,转回做大律师。GoGo亦重新追求Never,Never对此保持开放态度。 盲侠的初恋情人戴天恩来电,希望帮盲侠做复明手术,盲侠犹豫未决。

  • 盲侠与癫姐同行街上,盲侠凭四感得知有人想非礼癫姐,成功阻止并捉住非礼者,但癫姐自觉貌丑怕上庭做证,放弃了控告对方。盲侠气愤自己因盲没法指证非礼者,终下定决心联络戴天恩,接受做复明手术。 另方面,GoGo继续追求Never,终成功打动Never。 盲侠接受手术后要等眼睛伤口瘾合才能复明,他期待复明后第一眼见到的人是天恩。 桥向戴德仁公司注资后,怀疑戴德仁商业诈骗,找GoGo查探,GoGo潜入戴德仁公司找到了罪证。戴德仁使计诱GoGo去货仓欲杀之灭口,二人生死搏斗间,戴天恩突然闯入货仓,GoGo意外下似是枪杀了恩。盲侠刚复视后赶至现场,他最想最见到的天恩却是她的遗体,盲侠抱尸悲痛欲绝。

  • 盲侠赶至仓库惊见天恩已被枪杀,GoGo与德仁则晕倒现场。 倒叙两天前,GoGo得悉好友陆探员到戴德仁公司搜证不果,GoGo想把偷得戴德仁的罪证交给陆立功,但GoGo的电车发生爆炸,证物付之一炬。 GoGo继而发现陆向戴德仁借下巨债,戴德仁以此要挟陆毁证。GoGo因被好友出卖受打击,醉宿街头,被戴德仁诱至案发现场货仓。 现时空,GoGo及戴德仁一同被捕控以谋杀/误杀罪。德仁作供指证是GoGo枪杀了天恩;盲侠听出戴德仁没说谎,而GoGo因醉酒记忆缺失,仅记得自己确曾朝天恩开枪。盲侠痛失爱人,更悲愤于枪杀天恩的竟是自己的好兄弟。 癫姐想求盲侠当GoGo的辩护律师,盲侠反而担任此案的外聘检控,似誓要令GoGo入罪!

  • Never决定以大律师身份为GoGo辩护,与盲侠打对台。 案件开审,Never代表GoGo、韦国涵代表戴德仁,分别申请保释;盲侠以检控身份反对;结果戴德仁获保释,GoGo要还押。 癫姐觉盲侠针对GoGo,又觉盲侠复视后不再需要她而感失落。 盲侠发现天恩遗物里的MD录了案发时GoGo开枪过程,GoGo在盲侠逼问下几乎认罪;Never找陆探员作供,陆直言被德仁要挟而制造MD伪证,陆宁头自认防碍司法公正罪,也希望还GoGo清白。 盲侠因被伪证骗到而受打击,Never斥他被悲愤蒙蔽了双眼。 GoGo乘囚车遇交通意外时越押,重返案发现场,记起自己开的那枪并未射中天恩,盲侠追寻而至,要抓GoGo回狱中,Never赶至将盲侠击晕。

  • 盲侠追截逃走的GoGo,却因戴了复视眼镜,失去四感的敏锐几乎被GoGo逃脱,最后还是靠听觉将GoGo逮住。Never作为GoGo的辩护律师,竟将GoGo找到的有利证据交给盲侠,Never认为证据落在身为检控的盲侠手上,才更有说服力。 盲侠、癫姐以GoGo找到的凶案现场环境声录音,申请返回现场重组案情,并找到第二个弹头,推断案发时有另一支枪,成功勾起仁亲手杀死女儿的真实记忆。 替戴德仁辩护的名状韦国涵却坚持不问真相,只求赢官司,在庭上攻击盲侠找来的新证人桥,指盲侠推断另一支枪才是杀人凶器,却找不到凶枪证明与戴德仁才是真凶。

  • 癫姐在赶往凶案现场找寻失枪时,被戴德仁安排的手下用车撞至下身瘫痪;Never虽成功起出凶枪,却被戴德仁追杀而堕下山崖惨死。 官司因始终没有找回凶枪而令仁脱罪,反而GoGo被判误杀戴天恩罪成而终身监禁。 盲侠事后虽凭借对Never留下的线索,找到Never死前埋下的凶枪,但基于香港的法律是「同一罪名不能被控告两次」,盲侠知道没法再起诉仁,悲愤得几乎想杀死仁。 癫姐痛心盲侠似乎不再相信法律;但原来盲侠并非打算执行私刑,而是施计引导仁讲出误杀天恩及谋杀Never的真相,将戴德仁的恶行公诸于世,让仁受到法律的制裁,并成功为无辜的GoGo翻案。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