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岁岁年年柿柿红 立即播放

1.1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21集/共39集 每周一至周五24:00 两集连播

地区:内地

导演:沈行

类型:农村剧 /家庭剧 /剧情

简介: 70年代末期,自小在农村长大的杨柿红,和村里的牛旺相爱,后来两人家庭因为彩礼而闹翻,牛旺入赘到了邻村,杨柿红为了和他赌气嫁给了王长安,起初柿红觉得王长安窝囊,但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生活,杨柿红慢慢成熟了起来...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21/共39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这一天清早,青梅竹马的杨柿红和牛旺一起去队里干活,牛旺开着生产队的拖拉机载着杨柿红行驶在山路上,牛旺告诉杨柿红,他爹今天就去提亲,柿红高兴不已,拉着牛旺跑到了自己家里,正撞见牛旺父亲和柿红母亲因亲事争吵。牛父一看到牛旺就拉着他要回家,柿红和牛旺阻拦牛父时才得知,原来柿红母亲想给女儿要一块手表,才答应亲事。柿红责怪母亲过分,母亲怪她胳膊肘往外拐,而牛旺也在言语中顶撞了正在气头上的父亲,牛父当场就要打骂牛旺,柿红为保护牛旺,慌乱中失手误伤了牛父,乡亲们听到打闹都来看热闹,随后牛杨两家的闹剧也在大队里传开了,成了乡亲们的谈资。

  • 柿红回到家,立马向父母说了自己要嫁人的事。牛父回到家里,对牛旺说了自己的安排以及苦衷,牛旺喝得醉醺醺,仿佛一切都无所谓了,又想到入赘到宜水大队就再也看不到杨柿红了,心里或许能好受,也就同意了牛父的安排。 柿红母亲想到柿红突然决定要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宜水大队王长安,夜不能寐,第二天就找到嫁到宜水大队的丁香打听王长安这个人。从丁香的口中,柿红母亲得知,王长安虽然长得不错,人品不错,可惜就是家里太穷。

  • 王长安一家人对于柿红的第一印象都很好。长安被长青从学校找回来后,柿红坦诚陈述了自己的故事,长安鼓励柿红,并想出手帮忙,柿红阻拦,表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王长安娶她,但是王长安也有苦衷,他不想柿红跟着他受苦。 转眼二十八号到了,廖家大办酒席,全大队的亲朋好友都来助兴,廖家派会计王守业驾驶拖拉机,领着接亲队伍赶往杨家沟。长安母亲确认长安一早就去学校上课了,终于放下了心,她真怕长安去接柿红。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这一天清早,青梅竹马的杨柿红和牛旺一起去队里干活,牛旺开着生产队的拖拉机载着杨柿红行驶在山路上,牛旺告诉杨柿红,他爹今天就去提亲,柿红高兴不已,拉着牛旺跑到了自己家里,正撞见牛旺父亲和柿红母亲因亲事争吵。牛父一看到牛旺就拉着他要回家,柿红和牛旺阻拦牛父时才得知,原来柿红母亲想给女儿要一块手表,才答应亲事。柿红责怪母亲过分,母亲怪她胳膊肘往外拐,而牛旺也在言语中顶撞了正在气头上的父亲,牛父当场就要打骂牛旺,柿红为保护牛旺,慌乱中失手误伤了牛父,乡亲们听到打闹都来看热闹,随后牛杨两家的闹剧也在大队里传开了,成了乡亲们的谈资。

  • 柿红回到家,立马向父母说了自己要嫁人的事。牛父回到家里,对牛旺说了自己的安排以及苦衷,牛旺喝得醉醺醺,仿佛一切都无所谓了,又想到入赘到宜水大队就再也看不到杨柿红了,心里或许能好受,也就同意了牛父的安排。 柿红母亲想到柿红突然决定要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宜水大队王长安,夜不能寐,第二天就找到嫁到宜水大队的丁香打听王长安这个人。从丁香的口中,柿红母亲得知,王长安虽然长得不错,人品不错,可惜就是家里太穷。

  • 王长安一家人对于柿红的第一印象都很好。长安被长青从学校找回来后,柿红坦诚陈述了自己的故事,长安鼓励柿红,并想出手帮忙,柿红阻拦,表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王长安娶她,但是王长安也有苦衷,他不想柿红跟着他受苦。 转眼二十八号到了,廖家大办酒席,全大队的亲朋好友都来助兴,廖家派会计王守业驾驶拖拉机,领着接亲队伍赶往杨家沟。长安母亲确认长安一早就去学校上课了,终于放下了心,她真怕长安去接柿红。

  • 长安家人一早就做好了饭,等着新媳妇杨柿红起床,这时长安从外面回来,一家人才知道,原来昨晚二人并没睡在一起。队里广播响起,各家要派代表去队里领柴火,焕焕来找王长安,希望新媳妇和她去,柿红觉得不能什么活都不干,于是和焕焕一起去了队里。柿红和牛旺再一次相遇,二人注视良久,忽视了一旁站着的廖大翠,廖大翠生气,不顾牛旺的阻拦故意找茬和柿红扭打在一起。在危急时刻,王长安突然出现,平息了这场争执

  • 柿红母亲一直以为柿红还在恨她,担心她今天不会回门,看到柿红回来,终于高兴了起来。柿牛父出面问柿红前来的缘由,柿红表明只是想吃席,牛父马上给安排座位,柿红倍感感动。廖大翠因为有了心理阴影,非常怕柿红,躲在了柜子里不敢出来。牛旺怕柿红闹事,出来盯着柿红,看着柿红吃了好几大碗面,乡亲们交头窃耳。吃饱喝足的杨柿红缓缓离开了牛家。柿红在屋里听到外面长安向她父母诉说的苦衷及对她的体谅很是感动。

  • 王守业领着公安堵在杨柿红家门口,柿红害怕被抓,躲在屋里不开门,请求长安帮忙。千钧一发之际,牛旺突然赶到,告诉警察拖拉机已经修好了,但是王守业仍不依不饶,牛旺不满王守业的态度,二人争吵起来,关键时刻,廖支书突然走进院,慰问两位公安,同时表示这个拖拉机不是杨柿红弄坏的,并且已经修好了,希望两位公安不再追究。夜里,长安告诉了柿红如果参加高考考上后的种种好处,柿红觉得这事非常好,鼓励长安也参加高考。

  • 乡亲们聚集到队部,王会计先向队支书危言耸听,廖支书很不耐。会上,王守业夸大其词,颐指气使,并言语影射了孙菲菲。孙菲菲性子直,站起来和王会计对峙,并告诉了廖支书自己要复习功课参加高考的想法,王会计失言嘲笑了学习没有用,王长安毅然站起身回击了王会计的无知,并且也在会上表明了自己也要考大学的想法。王长安在会上说出了肺腑之言,慷慨激昂,感染了乡亲们对于知识的渴望及对孩子未来的期望。王会计理屈词穷,最后廖支书表态,同意了孙菲菲请假复习,不用上工,众人大喜。

  • 柿红和孙菲菲推心置腹,向孙菲菲诚恳道歉。原来孙菲菲确实喜欢长安,但是也只是想想,她现在只想清清静静地学习,考上大学,早点回城。傍晚,学习归来的孙菲菲在路上遇到富贵,富贵下黑手打晕了孙菲菲,欲行不轨之事。关键时刻,长全出现,吓跑了富贵,救了孙菲菲。长全从队部出来后又去喂牲口,夜路上又发现了之前逃跑的歹徒,长全急忙回家找到长安说明情况,,众人敲开廖支书的家门。在众人的一番争斗下,终于抓住了富贵。

  • 胡小军看着长青可怜的表情,出言安慰,揽入怀里。长青又追问胡小军什么时候娶她,胡小军推辞道自己没工作,要等他接班稳定后,再谈婚事,长青有些失望。胡小军为了让长青尽快走,骗她明天就和家人说他们俩的事,在长青逼迫下,胡小军答应一个月内就给长青答复。柿红不情愿地去了长青的房间,搬弄被子准备睡觉时发现了长青藏在里面的日记本和书信。长安看到了日记后,确定了他们是在谈恋爱后,反而稍感安心。

  • 在派出所里,柿红向公安陈述事情的经过,胡小军浑不在意,不知悔改,长青心灰意冷。后来,胡小军的家人来领他。而柿红、长青、长全三人在公安热心安排,三人可以在派出所凑合一晚。但是当公安提到第二天要通知家人来接他们时,柿红急忙请求公安不要通知,因为柿红担心长安知道,会影响他考试。夜深人静,长青在柿红和长全睡着后,借着派出所的笔和纸,给嫂子柿红留下一封书信,默默给柿红和长全鞠完躬后,漫无目的,出门而去。

  • 一家人着急长安何时才能回家,也犯愁长安回来连个像样的吃的都没有,原本想给长安包肉馅饺子,可是肉被狗叼走了。焕焕想要去别人家借点肉,被长全打消念头。柿红挺着大肚子,来回走了几公里,却没有带回来肉,一进门就委屈地哭了,自责长安回来,连个肉馅饺子都没得吃。三个女人在家讨论着包饺子馅时,长安应声推门而入,大喊肯定好吃。一家人看到长安回来,喜不自禁,所有的期盼等待在这一刻终于完满。

  • 转眼三年后,又有身孕的柿红领着大女儿家韵,出门迎回长安一起回家吃饭。晚饭后,长安耐心地教大女儿识阿拉伯数字,柿红拿着报纸,坐到长安身边,感慨地问长安有没有后悔没去上大学。长安笑着表示不后悔,现在这段时光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次日一早,在河边,长安看到了要去上学的四个学生,由于河水上涨漫过了桥,孩子们无法到对岸。长安不顾危险,呼喊安慰孩子们等他过来。长安在湍急的河水内几次折返,把孩子们都带上了岸。

  • 宜水生产队农民联产承包分田到户大会开始,廖支书发表讲话,王会计主持大会并讲明分配细则,村民和村委会一致同意的方法是抓阄。柿红替长全抓阄,抓到了一等地,一家人喜不自禁。村里马寡妇抓了末等地,生气地责骂王会计后,甩脸走人。原来王守业对马寡妇有意,暗中告诉她怎么能抓到一等地,只可惜他们的谈话被放牲口的长全听到了,于是长全把这事告诉了柿红,才有柿红抓到一等地的结果。大会结束,村民们各有所得,各回各家。

  • 由于娃太多,在家里没人照顾,柿红领着三个娃,拉着车去县城卖粮,等了一整天,刚轮到柿红家粮食上称,收粮的人却下班了。无奈,柿红领着娃和其他同样卖粮的乡亲们露宿在收粮处,柿红一夜没睡,看着几个娃。次日天明,柿红旁边的村妇和柿红搭话闲聊,没想到柿红的名字竟然传遍了十里八乡,大家都把她当成人物。转眼到了秋天,载着满车礼物的牛旺一到廖家门口,就被乡亲们围住了,牛旺回身给乡亲们发糖果,乡亲们非常高兴。

  • 大翠家的小爷不让家望兄妹吃他们家的粮食,和家望兄妹打了起来,看到妹妹受欺负,家望生气拿着砖头把唐一刀的锅砸漏了。唐一刀非常生气,非要见家望的家长。这时候闻言家望挨打的柿红,突然跑了过来,大翠指着锅对柿红一顿责怪。关键时刻,一直沉默的唐一刀开口表示让柿红赔他的锅。柿红当场就要打娃,廖支书拦下,表示事情都过去了,不要怪娃了。众人走后,唐一刀不仅指着锅让柿红赔,还让柿红帮厨,柿红不愿意,二人争吵了起来。

  • 次日,柿红带着几个孩子和唐一刀汇合,得知雇主家新娘子跑了,今天的席去不了了。柿红带着几个孩子在山上采完野菜,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晕倒的吴郎中。柿红好心把吴郎中带回了家,焕焕却埋怨柿红救人可以,但是往家里带传出去不好。柿红又是喂药又是煮面照顾吴郎中,焕焕仍在担心吴郎中住在她们家影响不好,于是让家望问问吴郎中的情况,吴郎中明白了家望的意思,想起身离开,但是身体仍没有恢复,动弹不得。

  • 晚上,吴郎中身体才有所好转,起身推门要离开。柿红无奈回屋拿了手电交给吴郎中,这才略微放心他离开。柿红跟着唐一刀帮厨,唐一刀言语中暗示对柿红有意,但是柿红却躲避他。柿红,无意中听到有人感谢一位老先生的方子,让他喜得贵子。柿红想成人之美,向老先生敬了杯酒,求得方子。焕焕趁嫂子不在家,来到母亲房间找母亲聊天,母亲听出焕焕的言外之意是想分家,母亲坚决不同意分家,表示长全也不在家,等以后再说。

  • 吴郎中拉着电视,来到柿红家,表示是给孩子们的,柿红再三推辞不要,但是焕焕和几个孩子却舍不得,柿红无奈只能收下了。然而电视却没有信号,吴郎中反复排查问题,仍没有修好。看着天色太晚,吴郎中觉得不好意思,于是表示第二天再来修。次日,吴郎中又来柿红家修电视,在墙外调整天线杆时,唐一刀进院子就送给娃娃们肉夹馍,吴郎中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 三人去城里找工厂老板,却被老板手下围堵,三人都受了些皮外伤。柿红前来看望吴郎中,并帮其擦药水。柿红想着长全的事,伤心地哭了,吴郎中安慰。长全醒后,知道嫂子为了他出头被打伤后,非常痛心自责。长全气血上涌就要去城里和打伤嫂子的人拼命,焕焕和柿红哭喊着拦着长全不让去,关键时候,廖支书闻声赶来,制止了长全的冲动。廖支书支持柿红继续去要钱,并提出了要用法律手段维权的意见,柿红下定决心要去告他们。

  • 柿红拉砖不小心撞了二赖子的推车,二赖子倒地捂着腰不起来,让柿红赔钱,但是柿红没有钱赔,于是表示帮二赖子拉一天砖,工钱都算二赖子的。正在拉砖的柿红,突然感到砖车轻了不少,回头却看到自家孩子在后面帮着推车,柿红担心孩子们在这里被碰伤,又把孩子们劝走了。在家门外走动的长全,听到村里人议论柿红要赔二赖子拉一天砖的工钱。长全生气叫来了恰好在附近的二赖子,将二赖子踹倒在地,二赖子怕他,把柿红的工钱还给了长全。

  • 转眼到了秋收,吴郎中和唐一刀先后去给柿红帮忙收玉米地,二人干起活来也不忘针锋相对。长全听到干活的村妇闲言闲语,气冲冲地把吴郎中和唐一刀撵走。长全不想在村里落下话柄,让村民以为自己家里没男人,左手拿起镰刀要一个人把农活都干了,柿红喊住了长全,抢过了镰刀,一个人默默地割起了玉米杆。远远站着的吴郎中和唐一刀,互相埋怨着彼此,又互相催促着彼此先走。最后在唐一刀的邀请下,吴郎中跟着去见识一下他的手艺。

收起
爱奇艺号

广州君临文化

3.6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