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岁岁年年柿柿红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9集全 热度 2422

地区:内地

导演: 沈航

类型:农村剧 /家庭剧 /剧情

简介: 70年代末期,自小在农村长大的杨柿红,和村里的牛旺相爱,后来两人家庭因为彩礼而闹翻,牛旺入赘到了邻村,杨柿红为了和他赌气嫁给了王长安,起初柿红觉得王长安窝囊,但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生活,杨柿红慢慢成熟了起来...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9/共39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这一天清早,青梅竹马的杨柿红和牛旺一起去队里干活,牛旺开着生产队的拖拉机载着杨柿红行驶在山路上,牛旺告诉杨柿红,他爹今天就去提亲,柿红高兴不已,拉着牛旺跑到了自己家里,正撞见牛旺父亲和柿红母亲因亲事争吵。牛父一看到牛旺就拉着他要回家,柿红和牛旺阻拦牛父时才得知,原来柿红母亲想给女儿要一块手表,才答应亲事。柿红责怪母亲过分,母亲怪她胳膊肘往外拐,而牛旺也在言语中顶撞了正在气头上的父亲,牛父当场就要打骂牛旺,柿红为保护牛旺,慌乱中失手误伤了牛父,乡亲们听到打闹都来看热闹,随后牛杨两家的闹剧也在大队里传开了,成了乡亲们的谈资。

  • 柿红回到家,立马向父母说了自己要嫁人的事。牛父回到家里,对牛旺说了自己的安排以及苦衷,牛旺喝得醉醺醺,仿佛一切都无所谓了,又想到入赘到宜水大队就再也看不到杨柿红了,心里或许能好受,也就同意了牛父的安排。 柿红母亲想到柿红突然决定要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宜水大队王长安,夜不能寐,第二天就找到嫁到宜水大队的丁香打听王长安这个人。从丁香的口中,柿红母亲得知,王长安虽然长得不错,人品不错,可惜就是家里太穷。

  • 王长安一家人对于柿红的第一印象都很好。长安被长青从学校找回来后,柿红坦诚陈述了自己的故事,长安鼓励柿红,并想出手帮忙,柿红阻拦,表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王长安娶她,但是王长安也有苦衷,他不想柿红跟着他受苦。 转眼二十八号到了,廖家大办酒席,全大队的亲朋好友都来助兴,廖家派会计王守业驾驶拖拉机,领着接亲队伍赶往杨家沟。长安母亲确认长安一早就去学校上课了,终于放下了心,她真怕长安去接柿红。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这一天清早,青梅竹马的杨柿红和牛旺一起去队里干活,牛旺开着生产队的拖拉机载着杨柿红行驶在山路上,牛旺告诉杨柿红,他爹今天就去提亲,柿红高兴不已,拉着牛旺跑到了自己家里,正撞见牛旺父亲和柿红母亲因亲事争吵。牛父一看到牛旺就拉着他要回家,柿红和牛旺阻拦牛父时才得知,原来柿红母亲想给女儿要一块手表,才答应亲事。柿红责怪母亲过分,母亲怪她胳膊肘往外拐,而牛旺也在言语中顶撞了正在气头上的父亲,牛父当场就要打骂牛旺,柿红为保护牛旺,慌乱中失手误伤了牛父,乡亲们听到打闹都来看热闹,随后牛杨两家的闹剧也在大队里传开了,成了乡亲们的谈资。

  • 柿红回到家,立马向父母说了自己要嫁人的事。牛父回到家里,对牛旺说了自己的安排以及苦衷,牛旺喝得醉醺醺,仿佛一切都无所谓了,又想到入赘到宜水大队就再也看不到杨柿红了,心里或许能好受,也就同意了牛父的安排。 柿红母亲想到柿红突然决定要嫁给一个素不相识的宜水大队王长安,夜不能寐,第二天就找到嫁到宜水大队的丁香打听王长安这个人。从丁香的口中,柿红母亲得知,王长安虽然长得不错,人品不错,可惜就是家里太穷。

  • 王长安一家人对于柿红的第一印象都很好。长安被长青从学校找回来后,柿红坦诚陈述了自己的故事,长安鼓励柿红,并想出手帮忙,柿红阻拦,表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王长安娶她,但是王长安也有苦衷,他不想柿红跟着他受苦。 转眼二十八号到了,廖家大办酒席,全大队的亲朋好友都来助兴,廖家派会计王守业驾驶拖拉机,领着接亲队伍赶往杨家沟。长安母亲确认长安一早就去学校上课了,终于放下了心,她真怕长安去接柿红。

  • 长安家人一早就做好了饭,等着新媳妇杨柿红起床,这时长安从外面回来,一家人才知道,原来昨晚二人并没睡在一起。队里广播响起,各家要派代表去队里领柴火,焕焕来找王长安,希望新媳妇和她去,柿红觉得不能什么活都不干,于是和焕焕一起去了队里。柿红和牛旺再一次相遇,二人注视良久,忽视了一旁站着的廖大翠,廖大翠生气,不顾牛旺的阻拦故意找茬和柿红扭打在一起。在危急时刻,王长安突然出现,平息了这场争执

  • 柿红母亲一直以为柿红还在恨她,担心她今天不会回门,看到柿红回来,终于高兴了起来。柿牛父出面问柿红前来的缘由,柿红表明只是想吃席,牛父马上给安排座位,柿红倍感感动。廖大翠因为有了心理阴影,非常怕柿红,躲在了柜子里不敢出来。牛旺怕柿红闹事,出来盯着柿红,看着柿红吃了好几大碗面,乡亲们交头窃耳。吃饱喝足的杨柿红缓缓离开了牛家。柿红在屋里听到外面长安向她父母诉说的苦衷及对她的体谅很是感动。

  • 王守业领着公安堵在杨柿红家门口,柿红害怕被抓,躲在屋里不开门,请求长安帮忙。千钧一发之际,牛旺突然赶到,告诉警察拖拉机已经修好了,但是王守业仍不依不饶,牛旺不满王守业的态度,二人争吵起来,关键时刻,廖支书突然走进院,慰问两位公安,同时表示这个拖拉机不是杨柿红弄坏的,并且已经修好了,希望两位公安不再追究。夜里,长安告诉了柿红如果参加高考考上后的种种好处,柿红觉得这事非常好,鼓励长安也参加高考。

  • 乡亲们聚集到队部,王会计先向队支书危言耸听,廖支书很不耐。会上,王守业夸大其词,颐指气使,并言语影射了孙菲菲。孙菲菲性子直,站起来和王会计对峙,并告诉了廖支书自己要复习功课参加高考的想法,王会计失言嘲笑了学习没有用,王长安毅然站起身回击了王会计的无知,并且也在会上表明了自己也要考大学的想法。王长安在会上说出了肺腑之言,慷慨激昂,感染了乡亲们对于知识的渴望及对孩子未来的期望。王会计理屈词穷,最后廖支书表态,同意了孙菲菲请假复习,不用上工,众人大喜。

  • 柿红和孙菲菲推心置腹,向孙菲菲诚恳道歉。原来孙菲菲确实喜欢长安,但是也只是想想,她现在只想清清静静地学习,考上大学,早点回城。傍晚,学习归来的孙菲菲在路上遇到富贵,富贵下黑手打晕了孙菲菲,欲行不轨之事。关键时刻,长全出现,吓跑了富贵,救了孙菲菲。长全从队部出来后又去喂牲口,夜路上又发现了之前逃跑的歹徒,长全急忙回家找到长安说明情况,,众人敲开廖支书的家门。在众人的一番争斗下,终于抓住了富贵。

  • 胡小军看着长青可怜的表情,出言安慰,揽入怀里。长青又追问胡小军什么时候娶她,胡小军推辞道自己没工作,要等他接班稳定后,再谈婚事,长青有些失望。胡小军为了让长青尽快走,骗她明天就和家人说他们俩的事,在长青逼迫下,胡小军答应一个月内就给长青答复。柿红不情愿地去了长青的房间,搬弄被子准备睡觉时发现了长青藏在里面的日记本和书信。长安看到了日记后,确定了他们是在谈恋爱后,反而稍感安心。

  • 在派出所里,柿红向公安陈述事情的经过,胡小军浑不在意,不知悔改,长青心灰意冷。后来,胡小军的家人来领他。而柿红、长青、长全三人在公安热心安排,三人可以在派出所凑合一晚。但是当公安提到第二天要通知家人来接他们时,柿红急忙请求公安不要通知,因为柿红担心长安知道,会影响他考试。夜深人静,长青在柿红和长全睡着后,借着派出所的笔和纸,给嫂子柿红留下一封书信,默默给柿红和长全鞠完躬后,漫无目的,出门而去。

  • 一家人着急长安何时才能回家,也犯愁长安回来连个像样的吃的都没有,原本想给长安包肉馅饺子,可是肉被狗叼走了。焕焕想要去别人家借点肉,被长全打消念头。柿红挺着大肚子,来回走了几公里,却没有带回来肉,一进门就委屈地哭了,自责长安回来,连个肉馅饺子都没得吃。三个女人在家讨论着包饺子馅时,长安应声推门而入,大喊肯定好吃。一家人看到长安回来,喜不自禁,所有的期盼等待在这一刻终于完满。

  • 转眼三年后,又有身孕的柿红领着大女儿家韵,出门迎回长安一起回家吃饭。晚饭后,长安耐心地教大女儿识阿拉伯数字,柿红拿着报纸,坐到长安身边,感慨地问长安有没有后悔没去上大学。长安笑着表示不后悔,现在这段时光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次日一早,在河边,长安看到了要去上学的四个学生,由于河水上涨漫过了桥,孩子们无法到对岸。长安不顾危险,呼喊安慰孩子们等他过来。长安在湍急的河水内几次折返,把孩子们都带上了岸。

  • 宜水生产队农民联产承包分田到户大会开始,廖支书发表讲话,王会计主持大会并讲明分配细则,村民和村委会一致同意的方法是抓阄。柿红替长全抓阄,抓到了一等地,一家人喜不自禁。村里马寡妇抓了末等地,生气地责骂王会计后,甩脸走人。原来王守业对马寡妇有意,暗中告诉她怎么能抓到一等地,只可惜他们的谈话被放牲口的长全听到了,于是长全把这事告诉了柿红,才有柿红抓到一等地的结果。大会结束,村民们各有所得,各回各家。

  • 由于娃太多,在家里没人照顾,柿红领着三个娃,拉着车去县城卖粮,等了一整天,刚轮到柿红家粮食上称,收粮的人却下班了。无奈,柿红领着娃和其他同样卖粮的乡亲们露宿在收粮处,柿红一夜没睡,看着几个娃。次日天明,柿红旁边的村妇和柿红搭话闲聊,没想到柿红的名字竟然传遍了十里八乡,大家都把她当成人物。转眼到了秋天,载着满车礼物的牛旺一到廖家门口,就被乡亲们围住了,牛旺回身给乡亲们发糖果,乡亲们非常高兴。

  • 大翠家的小爷不让家望兄妹吃他们家的粮食,和家望兄妹打了起来,看到妹妹受欺负,家望生气拿着砖头把唐一刀的锅砸漏了。唐一刀非常生气,非要见家望的家长。这时候闻言家望挨打的柿红,突然跑了过来,大翠指着锅对柿红一顿责怪。关键时刻,一直沉默的唐一刀开口表示让柿红赔他的锅。柿红当场就要打娃,廖支书拦下,表示事情都过去了,不要怪娃了。众人走后,唐一刀不仅指着锅让柿红赔,还让柿红帮厨,柿红不愿意,二人争吵了起来。

  • 次日,柿红带着几个孩子和唐一刀汇合,得知雇主家新娘子跑了,今天的席去不了了。柿红带着几个孩子在山上采完野菜,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晕倒的吴郎中。柿红好心把吴郎中带回了家,焕焕却埋怨柿红救人可以,但是往家里带传出去不好。柿红又是喂药又是煮面照顾吴郎中,焕焕仍在担心吴郎中住在她们家影响不好,于是让家望问问吴郎中的情况,吴郎中明白了家望的意思,想起身离开,但是身体仍没有恢复,动弹不得。

  • 晚上,吴郎中身体才有所好转,起身推门要离开。柿红无奈回屋拿了手电交给吴郎中,这才略微放心他离开。柿红跟着唐一刀帮厨,唐一刀言语中暗示对柿红有意,但是柿红却躲避他。柿红,无意中听到有人感谢一位老先生的方子,让他喜得贵子。柿红想成人之美,向老先生敬了杯酒,求得方子。焕焕趁嫂子不在家,来到母亲房间找母亲聊天,母亲听出焕焕的言外之意是想分家,母亲坚决不同意分家,表示长全也不在家,等以后再说。

  • 吴郎中拉着电视,来到柿红家,表示是给孩子们的,柿红再三推辞不要,但是焕焕和几个孩子却舍不得,柿红无奈只能收下了。然而电视却没有信号,吴郎中反复排查问题,仍没有修好。看着天色太晚,吴郎中觉得不好意思,于是表示第二天再来修。次日,吴郎中又来柿红家修电视,在墙外调整天线杆时,唐一刀进院子就送给娃娃们肉夹馍,吴郎中呆呆地看着这一切。

  • 三人去城里找工厂老板,却被老板手下围堵,三人都受了些皮外伤。柿红前来看望吴郎中,并帮其擦药水。柿红想着长全的事,伤心地哭了,吴郎中安慰。长全醒后,知道嫂子为了他出头被打伤后,非常痛心自责。长全气血上涌就要去城里和打伤嫂子的人拼命,焕焕和柿红哭喊着拦着长全不让去,关键时候,廖支书闻声赶来,制止了长全的冲动。廖支书支持柿红继续去要钱,并提出了要用法律手段维权的意见,柿红下定决心要去告他们。

  • 柿红拉砖不小心撞了二赖子的推车,二赖子倒地捂着腰不起来,让柿红赔钱,但是柿红没有钱赔,于是表示帮二赖子拉一天砖,工钱都算二赖子的。正在拉砖的柿红,突然感到砖车轻了不少,回头却看到自家孩子在后面帮着推车,柿红担心孩子们在这里被碰伤,又把孩子们劝走了。在家门外走动的长全,听到村里人议论柿红要赔二赖子拉一天砖的工钱。长全生气叫来了恰好在附近的二赖子,将二赖子踹倒在地,二赖子怕他,把柿红的工钱还给了长全。

  • 转眼到了秋收,吴郎中和唐一刀先后去给柿红帮忙收玉米地,二人干起活来也不忘针锋相对。长全听到干活的村妇闲言闲语,气冲冲地把吴郎中和唐一刀撵走。长全不想在村里落下话柄,让村民以为自己家里没男人,左手拿起镰刀要一个人把农活都干了,柿红喊住了长全,抢过了镰刀,一个人默默地割起了玉米杆。远远站着的吴郎中和唐一刀,互相埋怨着彼此,又互相催促着彼此先走。最后在唐一刀的邀请下,吴郎中跟着去见识一下他的手艺。

  • 村里的几位长舌妇又开始议论起长全家的事,大翠更是八卦起长全怎么看到嫂子就那么老实,不远处的丁香听到后,大声训斥大翠积点口德。大翠站在树下,突然肚子疼痛,要回家,可是疼痛来得猛烈,众人赶紧把大翠送回了家。眼看要生产了,牛旺却不在家,大翠母亲急忙去找柿红来帮忙,柿红看到情况后,表示不能在村里生产,太危险了,得去城里。柿红拉着车载着大翠,廖支书等人在后面推着,连夜把大翠送到了城里医院。

  • 牛旺在医院照顾着大翠,此刻的牛旺在成为父亲后,终于想通了很多事情,明白了大翠之前为他付出的一切。两个人结婚这些年,各自的心结,在谈话中终于解开。柿红从外面跑了进来,激动地哭了,告诉婆婆官司赢了,此消息被送鸡蛋道谢的牛旺听到。他把这个好消息告知大家,然而此时长全却淡淡地笑了一下就坐在了地上,几人急忙问长全怎么了,长全悲伤地告诉大家焕焕走了,长全母亲听到这个突然的消息,站立不稳,就要晕倒。

  • 柿红看着夜空中飘扬的国旗,种种往事纷至沓来,柿红哭得泣不成声。次日,柿红婆婆出来晒太阳,婆婆看着院子里的柿子树,突然想要柿子,柿红摘了柿子放到婆婆手中,婆婆端详着柿子,给柿红讲起了关于这棵柿子树的故事。柿红认真地听着,感同身受,讲着讲着婆婆要吃手中柿子,柿红阻拦表示现在的柿子不能吃,得霜降以后才能吃,然而婆婆浑不在意,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咬了口柿子,也咬完了她的人生,柿红放声痛哭。

  • 时光荏苒,家里的孩子都已长大,柿红脸上也多了岁月的痕迹。柿红做好了饭菜,摆在桌上等孩子们回来吃饭。眼看家望和家韵又要考大学,又需要钱。长全表示可以卖自己养的羊,但是柿红却不同意,实在不行她也可以出去打工。正在这时,家望和家韵回来了,柿红连忙招呼让他们洗手准备吃饭,一转身,家慧也骑着自行车带着大包小包回来了。家慧给柿红拿出了好多吃的,看得柿红心疼不已,表示上次回来就买了不少,不想家慧破费。

  • 家荣要去少林寺,无奈囊中羞涩,在街上耍起了武术,抢了旁边卖药师傅的风头,二人扭打在一起,恰好柿红等人赶到,拉开了打架的两人。此时,一辆军用车驶来急促地按喇叭,当兵的下车走入人群,询问情况。当兵的表示家荣身手不错,希望家荣跟他去当兵,家荣仍是念叨少林寺,当兵的无奈表示,只要赢了他,他就送家荣去少林寺。家荣被打得心服口服,请求拜当兵的为师,当兵的表示拜他可以,只要报名体检通过,他亲自来接家荣。

  • 家韵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放声大哭,瞒着母亲和家里人,骗大家自己没考上。家韵在山上向着远方呐喊,发泄着心中的苦恼。家望来到家韵身后安慰家韵,鼓励她再复读。家韵憧憬地描述着自己的梦想及老师的伟大与光荣,却又转身告诉家望,她虽然不会放弃梦想,但是眼前却有比梦想更重要的事,柿红在不远处看到听到了这一切,眼含泪水。晚上家韵来找柿红说话,二人聊起了过去,柿红鼓励她不要放弃大学,母女二人最后抱在了一起。

  • 柿红自己端来了药,让家望给亲生母亲喂药,家望仍是抗议着表示自己的妈是杨柿红,柿红怎么命令家望,家望就是不叫长青妈,柿红生气,打了家望耳光,训斥家望的文化都被狗吃了。柿红从小就心疼家望,从来不打他,但是今天实在忍不住打了家望,想让家望认他的亲生母亲,但是倔强的家望仍是大声咆哮着自己的母亲是杨柿红,伤心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长青被儿子的冷漠刺激着,眼泪无声地流了满面,柿红安慰。

  • 家慧回到家后,和柿红说了团里来演出的事,此时,王守业这把团长带到了柿红家里,柿红热情招待,交谈中柿红得知家慧在团里不好好吃饭,团里发的营养品也不吃,整天就是稀饭咸菜加馍的,在排练的时候,因为营养不良还晕倒过。柿红听后恍然大悟,柿红心疼地责怪家慧,团长在一旁听到后,内心触动。正在这时,有人来通知团长要开始演出了,团长告诉家慧今天她不演了,让家慧上台挑大梁,家慧激动地站了起来,感谢团长。

  • 小儿子即将远走,家韵做好了早饭,要去叫家荣起来吃饭,柿红拦下。家荣出了屋子埋怨母亲不叫他起床,担心赶不上队伍,急匆匆拿着包就要走,柿红拿着鸡蛋让家荣吃,然而家荣却急昏了头。柿红从院里走了出来,拿着家荣刚刚因匆忙而掉在地上的红绸花,走到了家荣面前,把两枚鸡蛋放进了家荣的上衣兜,为他系上了红绸花,为他拿起地上的行囊,交到家荣手上,一切有条不紊,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厚重。家荣注视着母亲,流下一行清泪。

  • 在柿红的带领,乡亲们的努力下,终于凑齐了杨老板需要的柿子。宜水村卖出去的柿子,得到了客户的一致认可,所以回款非常快,柿红召集乡亲们把钱全发给了大家,乡亲们高兴不已。然而不久后,杨老板就带着人抱着一筐柿子找杨柿红兴师问罪,原来有人掺杂了其他品种不好的柿子,柿红连忙道歉,表示怎么赔偿都行。

  • 村里广播通知长全来村委会开会,原来最近几次村里开会,王守业和牛旺在一旁附和着柿红,责怪长全,因为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守业又谈起了他的生态旅游产业,想招引来外国驴友,家韵在一旁听后表示自己会简单的英语,可以帮忙。长全在一旁调侃道,旅游还不如多养几只羊。守业不服地问长全养羊赚到钱了吗,长全和一旁的牛旺向大家讲起了在城里卖羊奶赚钱的事,牛旺更是坚定羊奶生意肯定有发展,柿红也默默赞许点头。

  • 长全和牛旺研制了“全牛”酸奶,邀请柿红等人来一一品尝,但大家都觉得口味差点意思,牛旺和长全自己也尝了下,故作镇定称赞还不错,但是事实却严重地打消了两人的积极性,两人都拉虚脱了,疲惫地躺在沙发上。两人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觉得扩大经营,商讨起种种事宜,但是一谈到贷款,两人又犯起了愁。敢想就要敢做的柿红,决定引进先进的技术,办一个正规的柿饼厂。

  • 家韵去找孟事成帮忙协调柿饼厂的事,才知道孟事成竟然是县委书记。家韵回家后告诉了母亲这件事,柿红得知孟事成已经是书记了,也夸他有出息了。母女二人交谈时,家韵流露出了对孟事成的崇拜和喜欢,柿红看在眼里,了然心里。长全和牛旺还在商讨着继续做酸奶实验的事,王守业如霜打的茄子一样走了进来,表示自己惹祸了。王守业担心孟事成会打击报复,找牛旺和长全出主意,但是牛旺长全二人却都吓唬他,让王守业更为难堪。

  • 家荣在救火行动中,以身殉职。追悼会上,柿红心如死灰地接过儿子的骨灰盒,在大雨滂沱的一天,把家荣的骨灰盒子带回了宜水村,乡亲们打着伞默哀相迎,柿红每一步都走得沉重,坚强地抵抗着内心要汹涌决堤的悲伤,但是她不能哭,她的儿子是个英雄,是为了人民为了事业牺牲的,他是一名合格的军人,精神会一直存在人民的心中,就如那盖在骨灰盒上的五星红旗永远鲜艳如火。

  • 孟事成带来了记者来村子做采访报道,想解决宜水村柿子滞销的窘况,家韵向孟事成表示了自己的担忧,又放下豪言,吸取这次的教训,等度过难关,一定要办下来柿饼厂,弄一个大冷库,没人收柿子,自己收,做成柿子酒柿子醋,孟事成表态支持。这时候记者来采访村主任杨柿红,柿红向记者讲述了这几年村子柿子产业的发展情况,却没有想到今年遇到这种情况,柿红发自肺腑,诉说了自己也代表乡亲们传递对当前困难亟待解决的心里话,同时也感谢了政府的帮扶。

  • 柿红和家韵检查晾晒的柿子时,柿红催促家韵抓紧个人问题。柿红这些年都没有催过家韵,想给她多些时间考虑,因为上大学的事都耽误了娃,婚姻是人生大事,柿红想让家韵想明白。柿红觉得孟事成也不错,劝家韵抓紧,正在这时,孟事成突然喊着跑过来,让柿红赶紧召集开会,农科院的技术人员来了。柿红和村里几位领导来迎接农科院技术人员,却发现原来是牛旺的儿子牛小宝,一群人非常惊喜。柿红夸赞牛小宝学业有成,还想着回来建设村里。

  • 家韵和事成在晒柿子的地方谈论以后的方向,表示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年让王老师送他去考试,家韵安慰,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父亲在你身上花那么多的心思,现在你当了县委书记,父亲也算心有安慰了。孟事成有些思念王老师,慨然叹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眼角泛泪,勉强掩饰,家韵取笑他是男儿就要办点男儿的事,实则是暗示事成娶她,只是事成不解风情,没有听懂言外之意,家韵撇嘴莞尔一笑,化解尴尬。

  • 全村搬迁成功,家家住上了二层小楼,有了自己的幼儿园,有了活动广场,好日子终于来了。柿红宣布了宜水村村委会新址启用仪式正式开始,王守业命令鸣炮。柿红规划着村民近期生活,村民们畅想未来的生活,王守业更是提出了要注重精娱乐,一周搞一台晚会,家韵又表示咱们的新农村建设要开始评选十星级好农户,鼓励村民发扬优良传统。孟事成来到村委会和村民们唠家常,并告诉大伙三条消息。

收起
爱奇艺号

广州君临文化

12.9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