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诚忠堂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热度 3496

地区:内地

导演:路奇

类型:年代剧 /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中央八套

简介: 辛亥革命爆发当日,乔家第五代传人乔映霁自广州来到武昌,亲上战场浴血奋战,成为革命党的一名同盟者。革命成功后,乔映霁即投入晋商票号向银行改制,利用乔家的金融力量和商誉,同山西官府合作重建山西官银号,以实...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祁县乔家,名冠三晋。清道光年间,少东家乔致庸临危受命,执掌乔家堡在中堂之后,倾其一生,实现了货通天下、汇通天下的理想。垂暮之年,乔致庸将家业传给了乔家五代孙乔映霁。 奉乔致庸遗命,去往广州十三行历练商家心路的乔映霁,在八年后的中秋原本应该返回到祁县乔家,结果一门心思迎接少东家的乔家上下,却得知乔映霁没回山西,而是滞留在了战火纷飞的武昌……

  • 张大帅得知乔映霁真实身份后,命令莲花速把乔映霁从前线毫发无损地带回来。就在乔映霁冲杀于火线时,崔望百兄弟正欲下黑手,暗地里寻找着除去乔映霁的机会……乔家堡,乔家票号股东们齐聚在中堂,纷纷指责乔映霁弃乔家生意于不顾,反叛朝廷,参加革命党。潘大掌柜则告诉大家,没准乔映霁是被革命军胁迫的,也可能是生意上的对手散布的谣言,所以必须先救出少东家,这才是头等大事……

  • 武昌大德通票号外,小拉斯普汀紧跟着崔望百兄弟……王大掌柜仔细分析了乔映霁此行目的,判断少东家定有自己的安排,遂同意莲花要求,前提条件是:乔映霁以个人名义借款200万两银子;附带条件是:乔映霁必须立即返回山西祁县。张大帅单独约谈乔映霁,给了乔映霁新的任务和革命使命……莲花带着乔映霁,再次去武昌大德通票号取银子。王大掌柜给出的并不是现银,而是一张200万两的银票。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祁县乔家,名冠三晋。清道光年间,少东家乔致庸临危受命,执掌乔家堡在中堂之后,倾其一生,实现了货通天下、汇通天下的理想。垂暮之年,乔致庸将家业传给了乔家五代孙乔映霁。 奉乔致庸遗命,去往广州十三行历练商家心路的乔映霁,在八年后的中秋原本应该返回到祁县乔家,结果一门心思迎接少东家的乔家上下,却得知乔映霁没回山西,而是滞留在了战火纷飞的武昌……

  • 张大帅得知乔映霁真实身份后,命令莲花速把乔映霁从前线毫发无损地带回来。就在乔映霁冲杀于火线时,崔望百兄弟正欲下黑手,暗地里寻找着除去乔映霁的机会……乔家堡,乔家票号股东们齐聚在中堂,纷纷指责乔映霁弃乔家生意于不顾,反叛朝廷,参加革命党。潘大掌柜则告诉大家,没准乔映霁是被革命军胁迫的,也可能是生意上的对手散布的谣言,所以必须先救出少东家,这才是头等大事……

  • 武昌大德通票号外,小拉斯普汀紧跟着崔望百兄弟……王大掌柜仔细分析了乔映霁此行目的,判断少东家定有自己的安排,遂同意莲花要求,前提条件是:乔映霁以个人名义借款200万两银子;附带条件是:乔映霁必须立即返回山西祁县。张大帅单独约谈乔映霁,给了乔映霁新的任务和革命使命……莲花带着乔映霁,再次去武昌大德通票号取银子。王大掌柜给出的并不是现银,而是一张200万两的银票。

  • 蒋祚彬将军难辨事实真伪,于是把几人拉到了刑场…蒋祚彬将军决定带着众人进紫禁城起事,结果各路义军并未按计划会合。蒋祚彬要求乔映霁撤退,自己留下掩护,乔映霁则告诉蒋祚彬,要撤一起撤,要死就死在一起……崔望百兄弟居高临下,又要对乔映霁下黑手,再次被莲花阻止。撤退中,众人误打误撞,到了前门乔致庸当年所建的第一所大德通票号,乔映霁带着众人下了地道……

  • 崔望百献计荫昌:乘武昌革命党守备空虚,立即抢了江汉三镇各家票号的银子。荫昌采纳了崔望百的建议,并答应崔望百,待抓住乔映霁后,把乔家一半的财产赏给崔望百,再杀了乔映霁……武昌大掌柜王宗禹,建议乔映霁走晋商早年的茶道返回山西,以保少东家安危……张大帅亲送乔映霁启程返回山西。莲花目送乔映霁离去,转身即提醒张大帅崔望百已经投靠清军,山西起事已有难度,张大帅命莲花立即跟上乔映霁,暗中保护乔家少东家安全……

  • 潘为严听闻江雪瑛的作为,对着乔致庸遗像老泪纵横道:乔家有救了。江雪瑛面对乔氏子孙苦苦哀求不为所动,执意赶走所有人。乔景清下令所有男女老少全部集中起来向江雪瑛下跪求情,想以苦肉计博取江雪瑛同情。乔景清一计不成又去跪求潘为严,潘为严一席话令其茅塞顿开。官兵到了乔家堡,江雪瑛下令开门迎客,乔氏族人四散哄逃,二十七爷和乔映震、乔映霙,吓得躲进了马厩……潘大掌柜告知县太爷,就在此前不久,何家江雪瑛收回了乔家所有财产,现在的乔家堡,家产都归何家所有了……

  • 乔映霁三人骑马离去不久,崔望百兄弟与四名大内侍卫挣脱开土匪捆绑,不想刘小七率众赶到,几人势单力薄,边打边撤进树林。一番缠斗,两名大内侍卫被刘小七击毙,其余败走。 乔映霁看着临江渡口一处残垣断壁,倏然想起当年的摆渡老爷爷和老人家的小孙女……王宗禹和栓子劝乔映霁早些上路,离开临江以确保安全。乔映霁得知,自己下广东八年期间,乔家一众当家的居然废弃了临江茶山,大怒。王宗禹却说出了乔家万里茶路被废弃,乔映霁没想到的诸多原因,那就是茶税过重、关卡太多,乔家和万千户茶农早已不堪重负……乔映霁未及收回思绪,崔望百兄弟已经悄悄接近了乔映霁。跟随崔望百追杀乔映霁的朝廷侍卫,因为不明不白死了两个兄弟,威逼着崔望百说出一路追杀的究竟是何方人士?一听是乔家堡少东家乔映霁,丢下一句“好自为之”,掉转马头,扬长而去……

  • 两位老人的谈话,被门口的小阿莲无意听到。小阿莲很懂事地阻拦小映霁喝酒,结果小映霁还是喝了……老艄公安顿好乔致庸后,叫过小阿莲,拿出一样东西……摆渡爷爷把乔致庸送小阿莲的一枚玉坠给了小阿莲。小阿莲问爷爷,自己是不是长大了就是乔家的人了?爷爷问小阿莲喜不喜欢小映霁,小阿莲说喜欢。爷爷说那就等小阿莲长大后把她嫁到乔家,小阿莲说如果嫁到乔家是为了报恩的话,她就嫁过去。深夜,小映霁发癔症,起床独自走到渡口码头。小阿莲跟出去,并和小映霁说,自己是他没长大的媳妇,然后小映霁跟着小阿莲回到了家……第二天,乔致庸带着小映霁走了。小阿莲自此再无一点小映霁音讯……

  • 乔家太原分号何大掌柜和高大掌柜,接到祁县总号潘大掌柜的电报说,少东家乔映霁已经到达山西,认为乔映霁尚未被官府抓走,立刻命人四处打听……崔望百兄弟来到太原府外击鼓鸣冤,向巡抚陆钟琦递上荫昌的密信,想游说巡抚抓捕乔映霁,结果反被押入死牢……乔映霁到志新书局同革命党人接头,要求和阎锡山见面,汇报武昌革命的情况……莲花让巧姑跟踪志新书局的老张。在阎锡山的驻军营地外,王宗禹和栓子看到了巧姑和高大掌柜。而阎锡山命令兵丁封锁军营,又传出话来,托病不见任何人……乔映霁无奈,只得通过黄国梁进了阎锡山的军营……高大掌柜得知消息后,立即安排转移乔家票号资产……阎锡山委派吴秉仁去和黄国梁、乔映霁谈判。

  • 阎锡山的总参议吴秉仁再三强调,如果拿不到银子,乔映霁的性命不保。乔映霁却说,只要保住山西的票号和太原商街,银子和自己的性命都不重要……阎锡山等到黄国梁部起事开始之后,下令开始行动……可是起事的新军并没有按照约定不抢商街,反而进行着大肆掠夺……大牢里的崔望百,乘机开始煽动囚犯冲出大牢,到巡抚衙门抢夺银子……清廷驻扎在山西的八千绿营兵不战自散,陆钟琦悲愤不已,决定以身殉职。崔望百煽动暴徒向陆钟琦父子下了杀手……崔望实看着崔望百滥杀无辜穷凶极恶的行为,大不赞同,而崔望百却毛遂自荐要见阎锡山,结果只见到阎锡山的总参议吴秉仁……乔映霁就新军起义后的抢劫行为质问吴秉仁,吴秉仁不仅矢口否认,还借着没有足够的银子拒绝出兵娘子关,声援张大帅……吴秉仁告诉乔映霁,起事当晚巡抚陆钟琦已经下令大开城门,晋商已经把银子转移了,所以兵丁根本没抢着银子。

  • 回祁县途中,潘大掌柜告诉乔映霁,现在暂时还不能回祁县,因为祁县还没有被革命党人接管,乔映霁回去有危险……莲花和巧姑到了乔家堡外,鸣枪示意。乔家人正在大食堂就餐,以为是乔映霁带来了革命党,瞬间乱作一团,而乔映霄却不愿撇下江雪瑛离开乔家堡……乔映霁让栓子卸下套车的马,单枪匹马,向着枪声的方向疾驰。乔映霁被莲花连连质问,是否要回家继续当他的大东家而放弃革命?乔映霁说,当革命成功之后,必须靠商业兴国,所以他要继承爷爷乔致庸的遗愿。乔映霁质问巧姑是否知道阿莲的下落,如果找到他会信守承诺,娶阿莲为妻。莲花问乔映霁,如果乔映霁知道阿莲被人贩子卖到了青楼你还会娶她吗?潘大掌柜回到乔家,和盘托出乔映霁的现况,江雪瑛听后,说乔家现在已经不再是乔家的,而是全天下的……

  • 潘为严受江雪瑛委托让乔映霁签署一份主动放弃当乔家大东家的契约,让乔映霁签字画押,前提是必须选出接班人选,否则文书无效。乔映霁提出,外出留洋回来的乔映雩适合接替自己,于是连夜疾驰前去镇国寺拜访……乔映雩一语道破乔映霁来意,说你不就是来劝我替你接管乔家家事吗?乔映霁震惊不已,更加确定自己来对了。乔映雩指出,大清已经亡了,革命就相当于成功了,但是民国会比现在的大清更坏,因为革命的成果很可能落到袁世凯手里,而乔家也就要一败涂地了……潘大掌柜拜访江雪瑛,说阎锡山派刺客刺杀了新任的朝廷巡抚,目前滞留雁门关观望时局。而袁世凯已经派人去和武昌的革命党和谈了……江雪瑛听后,长叹一口气,说映霁子不会再去汉口打仗了。一觉醒来,乔映雩告诉乔映霁,袁世凯现在应该派人去汉口和谈,而且会借助革命党的力量逼宣统皇帝退位。乔映雩建议乔映霁,把乔家所有的银子全部散了,把乔家大院等固定财产都送人,让乔家后人各奔东西,隐姓埋名生活……

  • 江雪瑛宣布归还乔家大权于乔映霁,大伙依旧按月领银子,照旧在大食堂搭伙吃饭,要是映霁子打理不好,姑奶奶照旧要把乔家收回去。江雪瑛嫌乔家住得不舒服,打马回何家,把乔家留给了乔映霁。乔映霁率乔家一众跪拜,为江雪瑛送行。在乔致庸的书房,二十七叔得知乔映霁不走了之后,正担心乔家会被连累,伙计顺子跑来报信,说县太爷又带兵来了……潘大掌柜与高大掌柜出面把县太爷曾有志迎到在中堂。县太爷直言相告,说本就没打算抓乔映霁,我只是来查案的。

  • 乔映雩告诉乔映霁,就应该像爷爷当年所说的,把不属于乔家的银子还给天下人……乔映霁瞬间顿悟,给乔映雩行跪拜之礼后,打马返回。乔映霁没有回到祁县,却去了榆次东湖村江雪瑛姑奶奶家。江雪瑛支走下人,乔映霁询问当年爷爷在临江渡口给他订亲的事,江雪瑛却说瞌睡来了,得让我好好睡一觉再说……江雪瑛判断乔映霁应该是遇到了自己心仪的人,所以嘱咐身边仆人明珠,不许胡乱说当年的事情……张振武大帅根据袁世凯的所作所为,认为中国需要继续进行二次革命,莲花表明,会继续跟在张大帅身边将中国革命进行下去。张大帅命莲花再去山西,一定要亲自见到乔映霁,告诉乔映霁中国革命还需要他。

  • 乔映霁再次来到镇国寺,这次没有见到乔映雩,只是再次看到乔映雩留下的一封信…… 江雪瑛也来到乔家,要亲眼看看乔映霁用等高金人娶回的媳妇,且还嚷嚷着要坐主位,让乔映霁和新媳妇行跪拜之礼。乔映霁的母亲出场了,当乔映霁跪在母亲面前时,暂时清醒的母亲一听儿子娶回的是杨家的闺女,随即病犯大闹婚礼现场。就在步入洞房之时,乔映霁看到了人群中的王宗禹,乔映霁急跑出中堂,一问方知莲花来了,于是出了院门追赶而去……莲花听到了乔映霁在喊她,同巧姑上马离去,结果没路可走还是被乔映霁追上了……莲花带来了张大帅的口信:一旦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成果,就需要进行二次革命,到时候还需要乔映霁继续支持。

  • 第二天,潘大掌柜告诉乔映霁,李德龄来信说清室即将退位,少东家花了几百万两银子参与的革命就要成功了。乔映霁准备去临江收一季晚茶,拜托潘大掌柜召集江南撤号的各大掌柜,立即恢复票号,着手把票号改制成银行,另外还要重设茶庄,要继续做茶货生意……摔断了一条腿,残废了的崔望百歇斯底里,在栖身的小院里把草人当做乔映霁,连连开枪,发誓一定要打败乔家,杀了乔映霁!气愤之极的崔望实,夺下崔望百的枪扔进了水井……乔家大院内,乔映震和乔映霙把戏班子招到书院里听戏,而乔映霄却在埋头苦读,不料遭到映震一顿奚落。二十七叔乔景清闻声前来阻拦不成,自己反倒也加入了行列。刚巧,乔映霁回来了,大怒之下拆了戏台……乔映霁进到学堂,遇到了正在读书的乔映霄,于是乔映霁让乔映霄带着自己去大院转转,看看乔家各户是怎么过日子的。到了乔映震住处,看到的是满院子的鸟笼,而乔映震媳妇穿得和下人一般……到了乔映霙住处,是满院子枝繁叶茂的花草,进屋看到的却是两口子正在抽大烟……你到底能不能戒掉大烟?

  • 顺子去请二十七叔,二十七叔不肯去。乔映霄点破其包养暗门子之后,又说如果不去祠堂,万一惹急了乔映霁,不排除被乔映霁除名乔家族籍。二十七叔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到了祠堂。乔映霁说,先礼后兵,要是二十七叔你说了还不听,就按家法办。二十七叔只得根据乔映霁要求,把乔家十六岁以上的男人都召集到了大伙房。乔映震回到家,看到自己心爱的鸟都被砸了,发疯般地要找乔映霁拼命,已经怀孕的媳妇好不容易才劝住他。乔映霙回到家,媳妇说乔映霄在外面敲锣召集开会,乔映霄不想去,被媳妇拉着去了……家族会上,懒惯了的爷们,谁都觉得自己就是乔家的主人,从不需要去干活,做学徒或学习……乔映震和乔映霙带头想抵制乔映霁。二十七叔斥责乔映震、乔映霙,命令乔映霙带着媳妇去戒大烟,否则别后悔被驱逐出乔家……

  • 崔望百向乔映霁献策,如果在袁世凯最缺银子的时候,投奔了袁世凯,那样乔家就会获得袁世凯时代开办唯一一家银行的资格,就真正控制了全中国的资金命脉,到那时乔家甚至可以替代袁世凯夺得天下……乔映震怒斥崔望百,要是那样乔家就成了金融界的独裁者,就会爆发中国的二次革命,帝国列强就会乘机而入,乔家就会成为千古罪人……乔映霁将崔望百轰出乔家后,面对乔致庸的遗像发誓,即便自己一败涂地,也不会与崔望百这种卖国贼为伍!崔望百被轰出乔家后发誓,自己即便不能流芳百世,也要遗臭万年。随后乔映霁策马疾驰,深夜找到潘大掌柜和高大掌柜,说有个疯子的一番话给自己提了一个醒,一旦这个疯子的话应验了,中国则真会万劫不复。所以必须加快票号改制的进程。杨依依直到深夜还在等着乔映霁回来,乔映霁再三询问过后,得知依依去见过乔映霙媳妇了。依依说你别生气,妯娌之间得相互关心,家人之间适当民主一下不好吗?乔映霁连声说好。第二天一早,乔家子弟们准备出门了。

  • 王宗禹对乔映霁道,说目前的乔氏学徒中只挑出乔映霄一个。乔映霁嫌少,王宗禹说,最合适的也就乔映霄一个值得培养……广盛源的侯大掌柜躲在怡红院。栓子和王宗禹都不愿去敲门,说什么生意非得进妓院谈?乔映霁无奈,只得戴上眼镜亲自打头阵。终于见到侯大掌柜,他提出的条件是广盛源要出任董事长,而且要任命经理人。侯大掌柜还提出,在双方合作之前可以先做一单生意,就是替合生元做担保……潘大掌柜听说担保一事,有了疑问:替合生元担保这么好的生意,为什么广盛源自己不去做?就在乔映霁在为广盛源的事情烦心时,杨依依来了,而且还交待给栓子一件事……潘大掌柜连夜给北京的大掌柜李德龄写信,让王宗禹带过去。王宗禹述说着侯垣大掌柜的件件劣迹,潘大掌柜似乎顾不上听,只说要尽快帮着乔映霁把银行建立起来。

  • 乔映霁等人被土匪刘小七劫持,乔映霁许诺重开茶山,动摇了土匪军心,刘小七见势不稳,欲杀乔映霁,莲花和巧姑在远处观察着,就在刘小七要取乔映霁的性命时,莲花毫不犹豫地开了枪。乔映霁对刘小七说,在你杀了渡口老人后,本就不该放过你,但今天我还是打算给你留一条活路。乔映霁却帮刘小七包扎了伤口,把枪还给他,又给了一张银票,要刘小七答应,今后为天下人做好事。刘小七临别告诉乔映霁,如果乔映霁能为天下人安身立命,刘小七今后就不会再扯旗造反做土匪。刘小七被放走后,莲花和巧姑随即跟了上去。乔映霁听说刘小七的轻伤,并不是保镖阎师傅留了后手,立即打马疾驰,追了上去……巧姑问莲花,为什么不一枪毙了刘小七,是不是忘不了已经结婚的乔映霁?莲花说军人在执行任务时,不报私仇。乔映霁打马追上,莲花把张大帅的信放到楼梯扶手上后,迅即转身离开。

  • 乔映霁在武昌,得知北京发生兵变,西河沿上百家商铺和票号被烧,袁世凯宣誓就职,并将国会临时迁到北京,乔映霁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乔映霁准备去北京,临行前让武昌的两位掌柜,拿着自己的名帖直奔武夷山,疏通乔家的茶路,让沿途的票号掌柜都设立茶庄、建立茶山……置办乔家的茶货生意、茶货机器都按照章程去办。乔映霁另嘱江南分号掌柜,如果遇到一个叫莲花或者巧姑的来乔家票号借银子,都记到乔映霁账上。崔望百兄弟一身乞丐模样,蹲在北洋政府财政部门口,不想遇到了来北京混前程的前候补知县金甬。崔望百献计金甬,去巴结袁府的项大管家。乔映霁来到北京,看到北京分号意外地保住了很是欣慰。乔映霁原本想去找蒋祚彬将军,结果听李德龄大掌柜说他已经去了江南,并意外地得知乔映雩也在北京,就住在八大胡同。

  • 乔映霁去戏院找到了乔映雩。为了让乔映雩给出一个有关蒋祚彬去向的真消息,乔映霁逼迫乔映雩:你或者归还这些年使用乔家的银子,或者给我一个蒋祚彬将军的去向,二选一,没商量!乔映雩没办法,只得说蒋祚彬就在戏院二楼。乔映霁转身就去见蒋祚彬,人还没见到,一阵枪声凄厉地响起来。混乱之中,乔映霁被流弹击中了腿。崔望百向新上任的山西民政厅长金甬献了上中下三策,意图笼络山西的钱财。潘大掌柜发来快信,说山西要把票号改制成山西省银行,乔映霁顾不得腿上有伤,立即启程回太原。崔望百一直在撺掇金甬想办法确定,乔到底在不在袁世凯要除掉的那一份人员名单上,崔望百还建议金甬组建一支警察队伍。潘大掌柜到火车站迎接乔映霁,见面就说江老东家正在家等着你,见不到你就不吃不喝不睡。乔映霁没办法,只得跟着潘大掌柜往祁县赶。江雪瑛在家等乔映霁,等着等着就睡着了。醒过来又连连说不困,众人劝她去睡一觉,老姑奶奶就是不听,硬撑着。最终还是被杨依依劝着去睡了。

  • 潘大掌柜说,在没弄清楚真相之前,乔映霁不能见这位新上任的民政厅厅长,而乔映霄则拜托潘大掌柜,早日调查清楚这位民政厅厅长背后的高人是谁?杨依依叫来栓子,询问乔映霁在武昌和莲花见面的情况后,终于开心地笑了。栓子吞吞吐吐问大奶奶,自己和喜凤的事情……杨依依笑说,只要喜凤答应,就马上给你们操办婚事。广盛源倒闭了。崔望百来找金甬,说这是逼迫乔家加入官银号的好机会。潘大掌柜也给乔映霁带来了平遥广盛源倒号的消息。栓子和顺子先后来报告,满大街都是乱兵和难民,广盛源正在被抄家。乔映霁决定立即去平遥看看…… 杨依依在房顶上,不放心地望着乔映霁离开,下楼梯时仍心神不定,结果一脚踏空,摔了下去。乔映霁急急赶到平遥,看到的广盛源东家一门老小,正被官兵押走……从平遥回祁县,乔映霁一路心情沉重,跌落马下,腿伤复发,进了家门,又听说依依小产了!

  • 乔映霁把王宗禹单独叫进书房,商量加入山西官银号的事情。王宗禹建议,先逼着官方把官银号这件事做成实的,因为眼前官方的一切做法都是在玩虚的。乔映霁想让王宗禹给潘大掌柜做二掌柜,而乔映霄则认为应该让王宗禹留在这个银行外面作为接应,同时,乔映霁还决定要通过北京审判庭的批准,迅速重组广盛源和合生元,在北京重组一家以乔家为主的民营银行。这样,乔家拥有了自己的银行,凭着乔家的声誉,更多的债主也能放心。乔映霁连夜到榆次找江雪瑛,刚说出要入股山西官银号的事情,江雪瑛就不高兴了。不仅不再听乔映霁讲述加入官银号的事情,而且还把乔映霁轰出了何家大门。乔映霁把事先准备好的,乔家田契、地契、账本留在何家就走了。回到乔家,乔映霁嘱咐栓子,对任何人都不许说出昨晚去何家的事情。进了自己房间,无论杨依依怎么问都没结果,乔映霁倒头大睡。杨依依自有办法让栓子开口,随即得知乔映霁已把乔家全部家产又交还给了江雪瑛。待乔映霁一睡醒,杨依依借口要回娘家,带着喜凤就去了榆次。江雪瑛知道杨依依来了,但就是不愿意出来见这个孙儿媳妇。

  • 乔映霁感觉到了杨依依突然出门的不对劲,骑马疾驰追向榆次。果然,半路上即与返回的杨依依相遇。杨依依告诉乔映霁,自己已把陪嫁的聘礼留给了姑奶奶。乔映霁告诉杨依依,临江渡口的房子已经修好了。杨依依悄悄说自己又怀孕了,乔映霁决定今天就陪着依依搬到临江渡口去。潘大掌柜得知乔映霁离开,立即安排各路人马应对突发变故。江雪瑛的养子何春,回家看到潘大掌柜和高大掌柜跪在何家大门口,立刻进屋跪求江雪瑛。一生气,江雪瑛晕了过去。潘大掌柜和高大掌柜听说了,只得作罢,起身先回了乔家。待江雪瑛醒转过来,江雪瑛和儿子儿媳述说着年轻时,自己和乔致庸的陈年往事,还说刚刚这一会儿又梦到了乔致庸。江雪瑛嘱咐儿子,赶紧把家里的银子运出山西,省得过几日就运不出去了,然后准备带着儿子儿媳也离开山西。江雪瑛又指派下人,去让乔家大掌柜传话给乔映霁:让龟孙子来替他爷爷乔致庸,给我江雪瑛跪上三天三夜,以偿还老东西欠下的恩情债!二十七叔乔景清终于在去临江的半路上截回了乔映霁。乔映霁也得知,指点金甬的幕后黑手是崔望百。

  • 江雪瑛还是心软了,把乔映霁和杨依依送来的装契约的箱子、钥匙、陪嫁,都悉数还给了乔映霁,而且,还把当年乔致庸给江雪瑛写下的契约当众撕了,宣布从此和乔家断亲。江雪瑛坐骡车出了榆次,终于坚持不住,连累加气晕了过去。迷迷糊糊中,还想着要回到江南老家。山西巡按使金甬第二天要来乔家,乔映霁写了幅对联,让顺子贴到大门外。潘大掌柜问,为何要以聊斋志异的内容作为对联内容,乔映霁说今后可能真的要和魔鬼打交道了。潘大掌柜说,江老东家要启程下江南了,还有一些山西商家也要离开山西,乔映霁认为,他该去圆了乔家五代人的梦了……第二天,金甬到了乔家堡,当金甬看到大门口的对联后,心情一沉。金甬回到太原府,说出了乔映霁所提合约,想要拒绝。崔望百觉得乔起草的官银号合约必须接受,要让全山西商人都觉得金甬就是山西的奴仆。栓子来向乔映霁报告,蒋祚彬将军带来了乔映霁一直想知道的孙中山先生的消息,乔映霁兴奋不已。急于了解孙先生对当前局势的看法和想法,如同急于看穿山西官银号背后的真相,对于时下的乔映霁同样重要。

  • 崔望百心有不甘,又给金甬出主意,让乔映霁把杨依依的陪嫁等高金人入股山西官银号,以此证明乔家的诚意。王宗禹带着乔映霄回来了,潘大掌柜说,金甬要求乔家把等高金人入股官银号,要以此稳定晋商情绪。出人意料的是,乔映霁竟然答应了。崔望百没想到乔映霁会同意,遂要求监事会主席由官方派出。王宗禹反其道而行之,向乔映霁提议,把崔望百揪出来,放在监事会主席的位置上。崔望百和金甬貌合神离,自然很想当监事会主席,可又说不出口。王宗禹的提议,其实离间了崔望百和金甬看似牢不可破的关系。崔望百给金甬出主意,说直接招安太原附近的土匪来当警察。崔望百提出,官银号还缺一个副经理,没想到金甬直接点名曾知县,崔望百原本想让崔望实担任此职的计划落空了。刘小七到了王一刀的山寨,找到在此坐第二把交椅的兄弟。二人晤面,被大当家王一刀监视,王与曾经追杀乔映霁而误被刘小七杀死的两名大内侍卫是兄弟,王当即请两人过来赴宴。酒宴上, 刘小七见王一刀不留自己,提出下山离开。不料,王一刀逼刘小七喝光一坛酒才能离开。

  • 杨依依打开装聘礼的箱子,对等高金人看了一眼,安排顺子去化成金锭,等乔映霁回太原府时带走。二十七叔来到乔映霁书房,说乔映霙两口子走了,乔映震留下媳妇也走了。乔映霁问二十七叔要走吗?二十七叔信誓旦旦,说自己生在这个院子,死也要死在这个院子里。乔映霁叮嘱顺子,把自己名下的那份股银子分为四份,留两份自己用,剩下的给乔映霙和乔映震一人一份,但要告诉他们这不是乔家公共的,是乔映霁自己的。只要我乔映霁活着,谁想分家那就是做梦。北京顺天府大酒楼,莲花和巧姑保护张大帅来和国民党要员见面。不料遭遇伏击,张大帅牺牲之前,让莲花转告孙中山先生,立即进行二次革命!并让同志们迅速撤离北京。巧姑中枪后被莲花带走,这一切全被恰巧到来的乔映雩看到。收到张振武被刺杀的消息后,乔映霁不相信这个消息。乔映霁不相信革命元勋会被刺杀,他要立即启程赶往北京,官银号银子入库的仪式推后再定。巧姑受伤太重,临牺牲前问莲花革命还会成功吗?巧姑希望莲花去找那位亲人,要开心活着……

  • 热热闹闹的揭牌仪式,终于按照乔映霁的想法开始了……银车进了银库,乔映霁跟了进来,却看到金甬和崔望百等人。乔映霁直接点出,按照章程,官银号的运营由董事会掌管。金甬则说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作为官方,他必须查验储备的银子。当金甬看到金锭后,乔映霁对金甬说,乔家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金人,那只是一个传闻。金甬让崔望百代为校验,而且命令每天安排一队警察看守银库。乔映霁认为不合适,金甬却以官银号带有个“官”字,所以他可以安排警察看库。潘大掌柜打圆场,说罢了,那就安排警察看库。潘大掌柜的通融,乔映霁看不过去,质问认同了警察看库,咱商家的规矩又置于何处?潘大掌柜仍旧打哈哈,以董事长不得干预官银号正常经营为由,不让乔映霁掺和,气得乔映霁拂袖而去。潘大掌柜告诉何大掌柜,乔映霁已经采纳了自己的建议,让何大掌柜代理乔家大德通的大掌柜,自己从今往后就是山西官银号潘经理了。

  • 乔映霁与莲花二人,因为二次革命到底有无必要,究竟值不值得发动?再次争吵起来,情急之下,词穷的莲花掏枪对准了乔映霁。乔映霁到达福州,小拉斯普汀的工作已经取得了很大成效。乔映霁告诉小拉斯普汀,茶叶既然要走出中国,就不能叫乔家红,而应叫中国红。由于包头到恰克图的乔家茶路有问题,此路走不通,所以只得将走陆路的茶货,改为雇船走海路。给乔映霁作了长随的乔映霙,一路南下,有模有样,也让乔映霁感到欣慰不已。乔映霁原定和小拉斯普汀去海参崴,结果因为土匪洗劫了包头城,所以乔映霁决定即刻启程。乔映霁重返天津,王宗禹安排乔映霁迅速赶往北京,途中王宗禹讲述了金甬现在的疯狂,还有传闻说,金甬的发展壮大都是乔映霁在背后支持,结果现在山西官银号的晋钞被商家坚决抵制了。乔映霁从北京李德龄大掌柜那里,得知了包头局势的大概经过,也得知包头复字号现在成了一片废墟,而马大掌柜也奄奄一息。

  • 乔映霁明白了王宗禹的心思,冷静下来后同意回山西,而乔映霄却不理解,同王宗禹争吵起来。王宗禹和乔映霁商议,救包头不是靠乔家一己之力就能救活的,想救包头必须先救买卖,可这不是盖几家铺面、盖一条商街那么简单……买卖如何救?乔映霁突然想到,在包头创办一家影子银行,然后让大家都遵守规章制度,借势而上,就有可能成立晋商的第一家商业银行。于是,乔映霁决定去见达盛昌的邱少东家,让二掌柜去通知其他商号的掌柜去达盛昌开会。乔家少东家出面,众商家心气顿时有了,只要能救活包头城,有什么办法都可以说。乔映霁提出,立即着手建立一家影子银行,大家入股之后,这家银行就成了一家真实的银行。众人表示,如果乔映霁担当董事长,邱家少东家当副董事长,大家就有信心……银行成立,乔映霁提议王宗禹担任第一任新晋商银行经理。

  • 果然不出曾有志预料,崔望百开始布局,全力阻拦晋钞流出山西!乔映霁原本救活包头的思路,是向山西官银号借一百万晋钞,进入包头流通,坐实影子银行,结果几番周折过后,却是逼迫乔家拿一百万两银子,去山西官银号换一百万晋钞。第二天,王宗禹带着银车向官银号出发了。为不拖累乔映霁,杨依依没有把自己的预产期,再有十来天就要到了的消息带给乔映霁。副经理乔映震一箱箱验收着入库的银子,趁王宗禹离开,乔映震随手拿走一锭银子,说要给民政长看。潘为严让乔映震打借条,拿走那锭银子后,即安排人护送晋钞离开官银号。在何大掌柜安排下,晋钞被巧妙地运出乔家大德通。金甬民政长看着乔映震送来的那一锭样银,想留下作纪念,这时有急报来说王宗禹被劫持了!金甬赶紧派警察去大德通,帮乔家押运晋钞北上。警察护送的运钞车,被二当家率领的土匪劫持,打开一看,发现居然全是一捆一捆的废纸!乔映霁在包头,等到了乔映霄的运钞车队,随后,王宗禹也打马疾驰回来了。王宗禹笑说,自己被绑架了三天,还好吃好喝,没耽误东家你的事吧?大家一听都笑了。

  • 曾有志一语点醒金甬,只有实行银子与晋钞自由兑换,才能圈进更多的银子。金甬进了大牢,对崔望百说,你想阻止的事情,你做不成,我做成了。包头的新晋商银行开业了。各大掌柜们开心之时,乔映霁被乔映霄叫到了一边,说潘大掌柜来电报,汇报山西官银号的业务迅猛发展;北京李德龄大掌柜来电报,告知蒋翊武在广西出事了。乔映霁决定立即启程去北京。乔映霁赶到北京,向李德龄了解当前革命的形式,并且询问乔映雩的下落,李德龄答应第二天带乔映霁去找乔映雩。乔映霁找到了正在画人物画的乔映雩。乔映霄带着梅花出去买东西,乔映霁想问乔映雩,到底谁在幕后主使刺杀事件,中国的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乔映雩顾左右而言他,说你支持的那个山西官银号的银子,迟早都是袁世凯的。乔映霁坚定地认为不可能,乔映雩则毫不客气地指出了当下现状,而能改变当前现状的,只能是像自己一样的无产阶级力量。乔映霁听到西山方向传来枪声,带着乔映霄骑马疾驰而去,途径城门看到了通缉莲花的通缉令,随后又救下了莲花……

  • 昏过去又醒过来的杨依依,说自己刚才做了一个梦……乔映霁回程途中,遇到去接洋医生的顺子,得知杨依依生命垂危。孩子终于生下来了,杨依依却昏过去了。等洋医生赶来,给杨依依检查完之后,说已经没救了……守在杨依依身边的乔映霁,突然间癔病发作!他眼盯着妻子杨依依,却始终认不出来。杨依依醒过来了,杨依依像是自语,又像是对乔映霁说,其实自己早就知道莲花就是阿莲,也安排好了让阿莲和乔映霁度过余生……杨依依给孩子取了一个名字后,竟笑着撒手西去了……潘为严、何大掌柜和王宗禹都来到了乔家。王宗禹说二次革命爆发了,二次革命也至此结束了。潘为严说,袁世凯与革命军开战没有动山西官银号的银子,王宗禹也汇报说包头没出大事,所以马上要回天津继续做生意。何大掌柜则说,临江茶山的高大掌柜病危,福州的茶货经过四个月旅程到了欧洲,发现那边正在打仗,回款可能有问题。而乔映霙走的陆路,遇到了马匪,乔映霙生死不明……乔映霁当即安排人,查找乔映霙下落。

  • 乔映霁把杨依依临终之前要寄给莲花的信给了莲花……乔映霁希望莲花能和自己一起回乔家,莲花仍然举枪以死相逼。乔映霁把玉坠还给莲花,突然,二人发现渡口已被兵丁包围了……潘为严找到金甬民政长,说如果不把乔映霁和莲花放了,保证两人的安全,那山西官银号说完就完了,晋钞一夜之间也会一文不值。金甬让潘为严开个价,潘为严说如果有一天你需要用银子,我可以让你支配五千万两,但金甬提出的条件是,乔映霁不得离开山西。乔映霁带着莲花从临江大牢里出来后,金甬的探子,立刻报告金甬说乔映霁和未婚媳妇过了风陵渡。江雪瑛在风陵渡临上车出门时,看到乔映霁和莲花路过,她让人打听清楚,乔东家是不是真的安全了,否则她就不会离开山西。江雪瑛来到乔家铺子找到乔映霁,要见莲花。江雪瑛和莲花讲述了自己当年的往事……莲花说,江家奶奶您爱了乔家老东家一辈子,到如今乔家大大小小的事情还是靠江奶奶照应着。江雪瑛说,自己不过黄河下江南,就是为了阻止乔映霁和你的婚事,莲花你嫁给乔映霁,是对你的不公平,因为乔映霁有癔病。

  • 乔映霁与莲花拜见乔映霁母亲,霁亲瞬间清醒了,并要莲花答应好好照顾乔映霁。金甬听说乔映霁和莲花成婚的消息,来到牢房见崔望百。崔望百仍说应该抓捕莲花,这样就可以把乔映霁攥在手里,不出两年袁世凯就会重用你金甬。莲花告诉乔映霁,说现在自己只有离开乔家,才会保全乔家的安全。乔映霁则告诉莲花,门口有陌生人在等着你。莲花问乔映霁,你到底是为了救自己才娶我莲花,还是真的爱莲花?乔映霁说,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爱了,谁爱上自己都不会幸福。江雪瑛让儿子三天后去把莲花接来,全当回门了。江雪瑛硬逼迫儿媳妇,认莲花为干女儿。第二天一早,乔映霁进到洞房,没看到莲花,乔映霁以为莲花不辞而别了,正待大喊,莲花端着亲手炖的汤进来了。莲花让乔映霁陪着,去大院转转,又来到杨依依的墓前倾诉衷肠。当晚,莲花让乔映霁陪自己喝酒,因为莲花不怕乔映霁犯病,因为只有酒后的乔映霁心里惦记阿莲。倾诉后的二人,终于紧紧相抱在一起。阿莲看着身边熟睡的乔映霁,悄然起身,留下一封信离开了。

  • 江雪瑛来到官银号,直接闯进来要见乔映霁和潘为严。潘为严立即从后门把乔映霁送走了。江雪瑛前来,是想质问乔映霁,为何不把自己的干孙女送到何家回门,潘为严却问江雪瑛,老姐姐你何时要把何家欠官银号的银子还上。潘为严还告诉江雪瑛,他们等的那个日子快到了……一年之后,在山西被禁足的乔映霁,不停地写着对联,心中却始终没有不挂念着莲花。何大掌柜和乔映霄送来了王宗禹的信,信上说要辞号。乔映霄说,北京李德龄大掌柜去世后,北京分号一直没有大掌柜,所以何大掌柜安排自己去北京担任大掌柜。乔映霁让顺子找一件他自己的衣服,想骑马去娘子关转转。化了妆的乔映霁,一转就转到了北京,他要去找到乔映雩大哥……乔映霁看到乔映雩的窘迫,让顺子先去弄点吃的。乔映雩说你乔映霁把晋商、乔家、自己和潘为严都连累进去了,乔映霁问为什么袁世凯不动山西官银号的银子?乔映雩拿出大学生反对袁世凯签署的二十一条的传单,乔映霁很是愤慨,问如何才能阻挡袁世凯的野心?乔映雩推辞不了,只好指点乔映霁一二。

  • 乔映霁向何大掌柜安排好清盘事项后,二十七叔乔景清也被请来了,乔映霁提出,让乔景清帮忙把家分了。乔映霁又让顺子去把栓子找回来。栓子回来了。乔映霁叫出喜凤,把自己和杨依依给小两口准备的嫁妆交给二人,择日不如撞日,就在当天让二人成亲。栓子和喜凤拜谢乔,喜凤跪求乔允许自己把小少爷带走,因为一直是自己带着小少爷长大的,出乎意外的是,乔已经把过继的文书提前写下,并签字画押。崔望百被押到金甬面前,已经手铐脚镣的崔望百,仍不忘提醒金甬立刻抓捕潘为严。潘为严从榆次何家回来,就来找乔映霁,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打听,也不要离开乔家。金甬下令山西全省的警察暗中向祁县、太谷和平遥聚集,随时随地监视这三地的晋商,以及榆次那些上了名单的晋商。同时告诉崔望百,袁世凯登基之日就是他们兄弟自由之时。乔映震来到官银号银库,和栓子商量要把乔家的本金银子全部拿出去,栓子负责对付王一刀,外面的警卫队自己负责。金甬命人把王一刀叫来,接着下令把王一刀(刘小七)绑了。

  • 银库里发生的这一切,全被金甬看在眼里。银车在半路上还是中了埋伏,阎师傅一众镖师和刘小七,为了保护银车都牺牲了。关键时刻,王宗禹带着一路人马赶来解救。王宗禹押运着银车,到了和乔映霁接头的地点,把晋商们的银子发还给了各家。当乔映霁得知阎师傅及镖局一众弟兄和刘小七牺牲之后,难掩泪水。金甬得知银车被劫,立即要见崔望百。曾有志提醒金甬,只要严密封锁消息,晋钞依然等同于银子。等到袁世凯称帝,再逼着晋商把银子吐出来。乔映霁亲自送王宗禹和银车到来了山西省界,告诉王宗禹要用这些银子,创办一家属于中国人自己的银行。北京传来袁世凯登基消息。崔望百拷打潘为严,结果只审讯出晋钞和银子是可以互换的。就在金甬和崔望百商议如何行动时,有人来报,说乔映霁自首来了。崔望百和金甬听到后,立刻定下了毒计……金甬下令立刻去抄了乔家,乔景清在乔家银库前大声斥责着金保等人。崔望百制服乔映霁的计划是,到大牢里去对乔映霁说,只要带他见一个人,他势必会说出银子的下落。

  • 崔望百突然想到,还有莲花被关在密牢里,于是又向金甬请缨前去审问。当莲花被押到乔映霁面前时,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崔望百则抱着乔映霁和莲花的骨肉坐在一边……金甬得到报告,说阎锡山的部队已经出动了……就在崔望百准备杀了乔映霁和莲花的女儿小莲时,金甬带人率先开枪了。金甬回到房间,遇到曾有志正要离开,金甬大怒。曾有志说,你已经杀了江雪瑛,不能再杀其他人了,否则你真的就走不出山西了。阎锡山的军队控制了局面,阎锡山把崔望百兄弟就地关押,说除了乔映霁和潘为严,其他人都可以放了,还命令要善待乔映霁和潘为严。大牢里的乔映霁,看报纸知,道袁世凯已经病死了,让栓子叫人准备离开大牢……阎锡山的总参议吴秉仁来到牢房,请乔映霁原谅被关了这么长时间,并且带来了山西发展十年规划,请乔映霁日后继续为了山西的发展出谋划策。接着,吴秉仁下令把崔望百兄弟带了进来,把这个山西人的公敌交给乔映霁处置。栓子拿起了吴秉仁留下的手枪,被乔映霁拦住了。乔映霁让栓子和崔望实先出去,看一眼崔望百,说是死是活,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吧。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