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你迟到的许多年 立即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34集/共52集 VIP会员24点同步卫视更新 非VIP次日24点更新 热度 5639

地区:内地

导演: 林柯

类型:年代剧 /剧情

电视台:湖南卫视

简介: 1985年,军区医疗小组奉命救助正在施工关键阶段的铁道兵某部三连,医疗小组中心莫莉、曾补玉、赵益勤、文婷、王剑云,从此和三连的战士结下不解之缘。几年后,他们转业并开始新生活。曾补玉在北京郊区盖房,踏实度日...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4/共5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董向前带伤归队,向沐建峰表达对于可能要提前脱军装回家的担忧。连队集体拉肚子的情况还是没能瞒住上级,高团长连夜下到连队了解病情,却不见一个病号。隧道作业在持续,沐建峰接到高团长电话,得知总部派来解决腹泻情况的医疗小组已经在来连队的路上。沐建峰因担心医疗小组的到来影响工程进度而一筹莫展。王剑云带领的医疗小组到达连队,战士们敲锣打鼓欢迎。

  • 莫莉乘车去团部拉医疗物资,顺道接男友郭东海的国际长途电话,一同去团部找高团长要卷扬机的沐建峰偶然在总机房看到了因和美国男友吵架而抽泣的莫莉。等得不耐烦的沐建峰先行乘车回连队,所乘的卡车在半路上出故障,莫莉乘车追上决定等卡车修好一起回连队。二人在等待时,有了一次长聊,互相对彼此有了进一步了解,沐建峰送给莫莉一瓶没收来的“茉莉牌花露水”。

  • 沐建峰说完自己的事情,又叹气说莫莉不懂他说的那些事情,因为莫莉的出身跟他不一样。莫莉不明白沐建峰所说的自己出身,她告诉沐建峰,自己的父亲在她六岁的时候就死了,她母亲一个人带大了她。莫莉说完了自己的事情,又跟沐建峰说起自己到团部的原因,让沐建峰知道她不是只来打国际长途的。莫莉去团部查老虎连送过去的炊事员,得知炊事员送到团部后,不需要用药就好了。沐建峰听到莫莉的话,马上质问莫莉,是否怀疑他们连集体装病,莫莉马上解释说,可能是这里的水质问题,让沐建峰把水送到省矿研究所里检验一下。莫莉说明了情况之后,想帮沐建峰办理此事,沐建峰想到莫莉是师部首长的儿媳妇,就不想让莫莉帮忙,想自己慢慢按程序上报检验,好让他的隧道工程不被耽误。莫莉在营内洗澡的时候,唱起了歌,营帐里的士兵听到了,都一个个竖起耳朵听,还议论起莫莉来。沐建峰去营帐内,把叫嚣得最厉害的那个班给训了一顿,指责他们为了见莫莉浪费连里的资源,到卫生所去打生理盐水和葡萄糖。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董向前带伤归队,向沐建峰表达对于可能要提前脱军装回家的担忧。连队集体拉肚子的情况还是没能瞒住上级,高团长连夜下到连队了解病情,却不见一个病号。隧道作业在持续,沐建峰接到高团长电话,得知总部派来解决腹泻情况的医疗小组已经在来连队的路上。沐建峰因担心医疗小组的到来影响工程进度而一筹莫展。王剑云带领的医疗小组到达连队,战士们敲锣打鼓欢迎。

  • 莫莉乘车去团部拉医疗物资,顺道接男友郭东海的国际长途电话,一同去团部找高团长要卷扬机的沐建峰偶然在总机房看到了因和美国男友吵架而抽泣的莫莉。等得不耐烦的沐建峰先行乘车回连队,所乘的卡车在半路上出故障,莫莉乘车追上决定等卡车修好一起回连队。二人在等待时,有了一次长聊,互相对彼此有了进一步了解,沐建峰送给莫莉一瓶没收来的“茉莉牌花露水”。

  • 沐建峰说完自己的事情,又叹气说莫莉不懂他说的那些事情,因为莫莉的出身跟他不一样。莫莉不明白沐建峰所说的自己出身,她告诉沐建峰,自己的父亲在她六岁的时候就死了,她母亲一个人带大了她。莫莉说完了自己的事情,又跟沐建峰说起自己到团部的原因,让沐建峰知道她不是只来打国际长途的。莫莉去团部查老虎连送过去的炊事员,得知炊事员送到团部后,不需要用药就好了。沐建峰听到莫莉的话,马上质问莫莉,是否怀疑他们连集体装病,莫莉马上解释说,可能是这里的水质问题,让沐建峰把水送到省矿研究所里检验一下。莫莉说明了情况之后,想帮沐建峰办理此事,沐建峰想到莫莉是师部首长的儿媳妇,就不想让莫莉帮忙,想自己慢慢按程序上报检验,好让他的隧道工程不被耽误。莫莉在营内洗澡的时候,唱起了歌,营帐里的士兵听到了,都一个个竖起耳朵听,还议论起莫莉来。沐建峰去营帐内,把叫嚣得最厉害的那个班给训了一顿,指责他们为了见莫莉浪费连里的资源,到卫生所去打生理盐水和葡萄糖。

  • 沐建峰接到电话,得知师部都知道莫莉被偷看的事情,要对老虎连进行彻查让莫莉指认嫌疑人,沐建峰无奈只能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曾补玉和赵益勤两人私下议论,认为老虎连里的战士都是黑脸,因为作业辛苦脸又小了一圈,所以老虎连里根本出不了大白脸的偷窥狂。文婷听到赵益勤她们的议论,一下子就想到了王剑云,因为她对莫莉一直有成见,所以她直觉认为是莫莉要诬陷王剑云。文婷被自己的意识左右,忍不住就在营帐内骂起了莫莉,让王剑云他们听了莫名其妙。文婷嘴里跟王剑云说着没事,转身就去骂莫莉,指责莫莉仗着自己漂亮,到处勾引别人还想冤枉人。莫莉不屑文婷的指责,直接回答关文婷屁事,让文婷气得马上咬了莫莉一口,曾补玉见到了上前帮忙,文婷这才离开。沐建峰去连部见保卫科科长,在保卫科科长的要求下,他要让莫莉去指认嫌疑人,他也因此对莫莉有些不满,认为师部之所以兴师动众,都只因为莫莉是师部首儿的未来儿媳妇。沐建峰去找莫莉,正好被莫莉往外泼的水泼到了,让沐建峰脸上更显怒气,觉得莫莉是有意为之。

  • 沐建峰回连部整理董向前的东西,跟战友们一起怀念牺牲的董向前,而保卫科的人却称董向前是自杀,不给董向前烈士称号,让沐建峰非常的愤怒。沐建峰说明,董向前是为了抢救那组电缆而牺牲的,保卫科的人不相信,沐建峰只好让吴长生证明此事。在吴长生证明之时,调查小组的人进入隧道,的确找到了董向前抢救的那组电缆,证明了董向前的清白。团长到老虎连,亲自说明董向前是为抢救电缆牺牲的,封董向前为烈士。团长宣布了之后,跟沐建峰说明,这次的任务完成了之后,老虎连集体转业复员,让沐建峰一定不要把进度落下。老虎连完成了他们的任务,在庆祝任务完成的同时,他们集体进行了复员转业的仪式,自此铁道兵并入了铁道部,沐建峰带着一部份战友在基层修铁路,而莫莉则转入了铁道部总医院。1987年,在某车站处,莫莉不小心与人发生了碰撞,她蹲下身去帮对方捡东西的时候,沐建峰从车站内走出来,前往文化部报到。沐建峰修了三年的铁道,依旧保留着他连长的气势,在走进文化部坐办公室的那一刻,他觉得特别的不习惯。

  • 莫莉和沐建峰一起吃了冰棍之后,她先去了一趟图书馆,而沐建峰要去邮局寄东西,所以他们相约两小时候后再见。莫莉去了图书馆之后,回来看到沐建峰已经在那里了,她便问沐建峰为何这么快。沐建峰称邮局就在边上,人并不多他办得就很快,沐建峰说完了之后,又马上问莫莉为何这么快,莫莉只好说明书展已经结束了,她记错了时间。莫莉和沐建峰两人都想约彼此,可又不好意思开口,莫莉于是主动请沐建峰喝汽水,再慢慢找机会。沐建峰跟莫莉提了附近的山,然后问莫莉是否有时间,两人于是一起去爬山。莫莉穿着跟鞋爬山很吃力,沐建峰便用自己的包拖着莫莉,一步步爬上山去,没想到半路上莫莉的鞋还断了跟,沐建峰只好把自己的鞋给莫莉穿,两人接着往上爬。王剑云安排人送冰箱到家里,正好文婷来了,她看到王剑云搬如此重的冰箱,心里很心疼。文婷在关心王剑云之余,跟王剑云问起了他家里人的情况,想知道王剑云的家里是否接受了她的病情。

  • 沐建峰去医院找莫莉,莫莉正好在看病,于是把沐建峰赶出去,等她照镜子打扮了一下之后,才把沐建峰叫进来。莫莉让沐建峰报名字,沐建峰只好再说一遍自己的名字,随便回答了莫莉几个问题,这才坐下来跟莫莉聊起了天。莫莉处理了自己的急诊,送沐建峰出医院,然后约沐建峰晚上去看电影。沐建峰没有告诉莫莉,自己晚上答应赵益勤去看电影,他只好拿着自己手上的两张电影票,权衡考虑看赴谁的约。沐建峰想跟莫莉一起去看电影,只能为难地打电话拒绝赵益勤,可心里还是过意不去,于是约赵益勤下次去看电影。文婷去见曾补玉,两人一起吃了顿饭,得知曾补玉的老家是山里的,让文婷有些心动,于是跟曾补玉要求,去曾补玉那里玩。文婷不想让人知道她的病情,她想找个没有人认识的地方,逃避这件事情,所以觉得曾补玉的老家很合适。曾补玉不知道文婷的意思,以为文婷只想去玩,而文婷则低声跟曾补玉问起当年的事情,想知道自己咬莫莉的事情,还有谁知道。莫莉下班回家换衣服,得知自己的男朋友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打电话给她,让她必须留在家里等电话,莫莉只好对沐建峰失约。

  • 文婷受了刺激,王剑云努力想要帮文婷把情绪平复下来,可文婷还是特别的紧张,在大家吃西瓜的时候,她一个人紧张地用手抓西瓜。王剑云看到了文婷的异常,过去问文婷的情况,文婷以为自己又出现幻觉说了什么,所以直呼自己什么也没有说,然后紧张地跑了出去。文婷紧张地跑去图书馆,想要拿本精神病理的书看一看,没想到刚拿到书,就被沐建峰看到了她,她只好把书悄悄塞回去,然后匆匆离开图书馆。沐建峰觉得文婷有点不太正常,担心文婷出事,于是匆匆借了自己的书,一路跟出了图书馆,问文婷是否发生了什么事。文婷称自己没事,直接就去敲莫莉的门,莫莉则听到文婷到她家,一下子就想到了三年前文婷咬她的事情,让她有些害怕文婷。莫莉给文婷开了门,对文婷特别的客气和友好,就怕触怒到文婷。文婷沉默了一会,才跟莫莉说谢谢,感谢莫莉没有把当年她咬人的事情告诉别人,请莫莉跟她一起出去走走。莫莉本想拒绝文婷,可文婷告诉莫莉,她明天就要走了,莫莉只好答应,想进房换件衣服再去。

  • 沐建峰来到总机房找赵益勤,赵益勤接起了一个电话,是一个国外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让赵益勤接一下二零八号楼的205,赵益勤一听就呆住了,因为那是莫莉的房间号,这个打来的人更加不用猜了,正是莫莉的国外男友无疑。赵益勤再一次重复了地址,好让一旁的沐建峰听到。电话接了过去,沐建峰坐到了监听器前,电话那头,莫莉的男友正在和莫莉闹脾气,称莫莉一定是背着他和男人约会去了。莫莉再一次否认,却依旧没打消男友心中的疑虑。赵益勤道,莫莉的男友脾气并不好,这次怕是又要把莫莉骂哭了。

  • 莫莉眼眶含泪,沐建峰主任对着路边看戏的路人吼道,看什么看!路人被沐建峰吓走了,莫莉站在沐建峰身后,两眼泪汪汪,不久后开口道,她认为是自己一直在追求沐建峰啊,她从一开始就喜欢他了,沐建峰并没有比自己强到哪里去,他连喜欢莫莉都不敢承认。沐建峰笑了,转过身来对莫莉说道,那就更没有用了,莫莉会因为喜欢自己而离开她现在的男朋友吗?不会,所以,这份喜欢没有用。莫莉两眼含泪,难道喜欢一个人非得有用吗?莫莉哭着跑开了,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回头骂沐建峰庸俗。

  • 沐建峰和任宝国的公司算是开起来了,莫莉给沐建峰打电话调皮地说,自己要找沐总。沐建峰来到了莫莉家门外,莫莉掀起帘子一笑,把他请了进来。莫莉提醒沐建峰,赵益勤很喜欢他,沐建峰这么做事情是在伤害赵益勤,如果不和她说清楚,那么沐建峰会一直伤害赵益勤。此时赵益勤打来了电话找沐建峰,却在听到莫莉声音后挂了。很快赵益勤就来到医院找莫莉,斥责她轻浮,别人的男人也是想碰就能碰的!

  • 莫莉来到沐建峰楼下找他,沐建峰却并不想见莫莉,与其说不想见,倒不如说不敢相见。莫莉告诉沐建峰,自己和男朋友在电话里说清楚了,她要和男朋友分手。沐建峰顿时愣了,分手?莫莉笑了,走上前去挽住沐建峰的胳膊道,你不是说我勾起别人的欲望不负责任吗?那我现在负起了责任,怎么沐建峰反而怂了?

  • 莫莉把沐建峰叫到门诊,借着跟沐建峰说文婷的事情,让沐建峰明白,他不跟赵益勤说清楚,等于是在伤害赵益勤,就像是文婷没有说清楚就离开给王剑云带来的伤害一样。沐建峰不明白莫莉说的话的意思,仔细想了一想赵益勤给他透露莫莉的电话内容的事情,他似乎明白了过来,赵益勤像是喜欢自己。就在沐建峰怀疑自己的猜想之时,赵益勤被电话吵醒,这才知道沐建峰并没有在宿舍里,所以她打电话到莫莉的值班室去。莫莉接起了电话,赵益勤半天也不想说话,直到莫莉要挂电话,赵益勤才说明她要找沐建峰,莫莉于是把电话转给沐建峰。赵益勤听到沐建峰的声音,马上就把电话挂断了,莫莉一下子就明白是赵益勤打的,而沐建峰对赵益勤的伤害已经造成了。

  • 曾补玉对周再鹏很好,把家里的最好的被子给周再鹏,还让丈夫成梁帮周再鹏换灯泡,让成梁很不高兴。成梁认为周再鹏不是好人,可能是城里的在逃犯,让曾补玉心里有些担心,于是打电话给莫莉,让莫莉帮忙查一下周再鹏,看他是否是作协的人。莫莉正准备下班之时,一个自称是王茂东的人前来看病,莫莉本想让王茂东等一下接她班的医生,可王茂东却称自己很着急,莫莉只好坐下来帮王茂东检查。莫莉刚要检查之时,值班医生来了,莫莉于是直接交接之后,就先离开了医院。莫莉去图书馆,帮曾补班查周再鹏,没想到就碰到了在图书馆找书的沐建峰。

  • 莫莉在家里照顾小燕,跟小燕讲故事的时候,灯突然灭了,她只好把沐建峰叫来修电路。沐建峰给莫莉修了电路,让房间重见光明,然后陪着莫莉哄小燕开心,没想到这时莫莉突然来了一个国际长途,把他们之间的愉快心情全部给破坏了。张鹏的炎症得到了控制,莫莉批准张鹏出院,但要求张鹏按时回来复查。张鹏怕自己没有时间回来复查,跟莫莉说了尽量,莫莉则用沐建峰的名义威胁张鹏,让张鹏必须按时回来。沐建峰带莫莉去曾补玉家的路上,顺便游玩了一下,两人谈到了生孩子的事情,莫莉于是问沐建峰是否会娶她,沐建峰马上表示,他需要做几笔大生意之后才会娶莫莉为妻。莫莉听到沐建峰的话很不高兴,她说明她并不是人人都以为的那样,一定要嫁给有钱有势的男人,可沐建峰却没有表示。

  • 沐建峰一路追了出去,始终都没能追上车,正好这时保安接到了杨勇的电话,马上出去拦车,车上的男人才把车停了下来。沐建峰以为把车拦了下来,没想到男人见保安走到旁边,马上就趁机开走了车,让沐建峰落了一个空。赵益勤把电话号码送到沐建峰那里,见办公室里没有人,她便把号码放在门口的花盆下。赵益勤刚放好,沐建峰就回来了,她于是为自己刚才的态度跟沐建峰道歉,没想到沐建峰却生气地表示,自己的事情跟赵益勤没有关系,让赵益勤离开。沐建峰因为公司的事情,没有心情去看电影,只能打电话给莫莉取消约会。莫莉在房间里睡着了,没有听到楼下的喊叫,没有及时出来听电话,沐建峰只好让人帮忙,给莫莉留了一张字条。

  • 郭东海送了一枚戒指给莫莉,沐建峰认定莫莉接受了郭东海,不听莫莉解释。周再鹏与补玉谈天说地,提起自己的作家身份。作家其实不怎么赚钱,下海经商才能赚大钱。周再鹏来山村生活是为了逃避女友,不愿意在女友的逼迫下经商。文婷把能说会道的周再鹏当成了知己,有心事就向周再鹏倾诉。周再鹏提醒文婷患的病可以治疗,文婷却认为自己的病融入在基因里面,如果生了孩子也会遗传。任保国卷款私逃,两名警察找到沐建峰,提醒沐建峰非法贷款涉嫌诈骗。沐建峰遭受不白之冤,浑身有嘴说不清,只好跟随两名警察去警局。郭东海听说了沐建峰被抓,与莫莉在车上提起沐建峰被抓后的处罚结果。沐建峰犯的是诈骗罪,如果案件确定了,等待沐建峰的将是牢狱之灾。

  • 益勤找到办案民警,说想要了解情况,办案民警说她不是受害人,让她不要跟着添乱,益勤看到民警手中的绿色水杯,猜到他可能也是转业兵,就说道,你也是转业兵吧,看在都当过兵的情份上跟我说说沐建峰的情况吧,他也是转业兵,还是老虎连的连长。办案民警告诉她,建峰是法人,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但主要还是经济责任,而且涉案的金额数目不小,益勤知道后增加了信心,说她可以去借,去凑。建峰一个人在监所内用手甩着衣服,快要干了的时候,监所老大又往衣服上面浇了些水,告诉他就是想让他变成一台人工甩干机,建峰大怒,用衣服套住老大脖子将他制服,老大求饶,于是他成了这个监所的“老大”,原来那个老大过来跟他聊天,说他还真有些功夫,差点把他脖子扭断了。

  • 沐建峰郑重地说要娶赵益勤,赵益勤立刻表态自己愿意追随沐建峰,无论未来是享福还是受罪。莫莉连续几天在家中等待郭东海的消息,却不知道沐建峰已经从拘留所出来了,而郭东海什么都没做。沐建峰觉得自己配不上莫莉,做不了她的盖茨比,决定放弃了。而莫莉还在关切沐建峰的近况,她从保卫处那里得知沐建峰已经出来了,又打到友谊宾馆沐建峰的公司,接线员赵益勤听出莫莉的声音,故意捉弄不让她得逞,满怀心事的莫莉因此不小心被开水烫伤了手。

  • 十年后(1997年),援建总指挥沐建峰携妻儿和援建队伍归来。一同归国的还有帮助对外援建队解决技术问题的通讯技术专家舒平教授,他在机场犯了气胸入院,大家一筹莫展。留美获得博士学位后的莫莉与郭东海的婚姻名存实亡,回国后的她就职于基建总医院任呼吸科主任,她令舒平的病情有效缓解。回国后的沐建峰一家暂时住在招待所。在巴基斯坦出生、长大的儿子晓忆对眼前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 沐建峰经赵益勤提醒,才想到高团长的脾气也不好,于是让赵益勤安排饭局,借着吃饭的机会,跟高团长一起揣摩舒教授的态度。舒教授要去参加技术顾问研讨会,局里非常的重视,特意交代院长要注意舒教授的健康情况,院长于是让莫莉去前往陪同,时刻关注舒教授的身体状况。高团长在沐建峰跟他说舒教授的问题之时,特意提醒沐建峰,赵益勤对沐建峰出去单干很反对,一心想着让沐建峰安心上班。高团长交代沐建峰,他同意沐建峰出去干事,但不允许沐建峰的后院起火,让沐建峰跟赵益勤说清楚了再做。高团长刚说完,正好赵益勤就进来了,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知道沐建峰又要出去折腾,让她一下子就想到了当年沐建峰入狱的事情,让她很紧张。

  • 老战友聚会,沐建峰一家准备出门之时,赵益勤告诉沐建峰,莫莉回来了,也可能会参加今天的聚会。沐建峰听到赵益勤的话,便告诉赵益勤,他已经见到莫莉了,就在舒教授的研讨会上,因为莫莉是舒教授的主治医生。沐建峰怕赵益勤介意,提出可以不去参加聚会,赵益勤这才表示,一定要去。曾补玉准备聚会的事情,一早就忙前忙后的,还时不时地叫着成梁帮忙搭把手。王剑云第一个到补玉山居,沐建峰和赵益勤随后就到,老虎连的那些战友也陆陆续续到了,沐建峰于是开始吆喝着,跟大家一起喝酒。因为十年前老虎连的战士,没能喝上沐建峰的喜酒,所以大家起哄着,要跟沐建峰喝个痛快,把十年的酒一次性全补上。

  • 莫莉本想和赵益勤一起去吃饭,但赵益勤并没有那个心思,她直接进入了话题,将自己和沐建峰的十年幸福生活说给莫莉听,还说他们回国不是因为莫莉。莫莉不解,赵益勤道,沐建峰一回国还是来找你了。莫莉笑了,她看出了赵益勤的不安,也回怼赵益勤认为她并不幸福。莫莉转身离开,迟迟没有说话的赵益勤还是开了口,让莫莉离沐建峰远一点。莫莉不屑,让赵益勤离开了。王大夫请了假来找文婷,他想起了那年夏天和文婷说的《等待戈多》里的台词,等待,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王大夫问文婷 如果他恢复了单身,还能回来找她吗?文婷沉默了,王大夫连忙转移话题,他看着文婷远去的身影,久久无法离开。

  • 王剑云要带王雨婷去跟文婷一起吃饭,王雨婷不想让王剑云去,于是要求王剑云回家去做饭,还假装肚子疼想拖住王剑云。王剑云没有检查出王雨婷的问题,知道她是在装病,于是假装要给王雨婷开一丢的药,让王雨婷只能称自己没事,跟着王剑云一起去见文婷。文婷在茶餐厅门口等王剑云,因为等了很久,茶餐厅的服务员于是劝说文婷进里面等。文婷不想走开,与王剑云错过,坚持要在门口等,正好这时王剑云带着王雨婷来了,替她解了围。王雨婷并不喜欢文婷,一直对文婷态度很不好,文婷尽量忍着,可还是因为王雨婷的态度,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她只好去厕所把药吃了,再出来跟王剑云吃饭。

  • 莫莉把文婷领进了家,文婷马上就借了莫莉的厕所,因为莫莉的厕所里有很多化妆品,让文婷实在忍不住,借了莫莉的口红涂了一下。莫莉准备好吃的,看文婷还没有出来,于是问文婷是否有什么需要,文婷这才清醒了过来,所以马上把口红擦掉走出来。文婷因为尴尬,跟莫莉要求,自己要在莫莉的家里四处看一下,正好就看到莫莉在房间里收拾的衣服。文婷看到衣服,忍不住夸莫莉总是很漂亮,总是能把衣服穿得很好看。莫莉跟文婷叙了一会旧,谈了她们的过去,以及她们各自那段没有结果的初恋。

  • 沐建峰把自己买了华耀厂,只为把舒教授请到厂里去,莫莉一听马上就替沐建峰着急了,她担心舒教授不肯进厂,沐建峰的钱就全部折在华耀厂里了。沐建峰听到莫莉的话,于是跟莫莉说清楚自己的想法,说明他有办法盘活华耀厂,即使赚不了大钱也可以赚点小钱,给那些援建的战友一份工作。莫莉明白了沐建峰的想法,知道沐建峰的梦想与舒教授是一致的,就差一个坐下来谈心的机会,于是给沐建峰出了一个以毒攻毒的机会。莫莉提议让舒教授提一个高要求的条件,逼舒教授同意见面,沐建峰一听马上提醒莫莉说不行,因为他怕舒教授提钱,他没有那么多钱给舒教授,所以他要求莫莉尽量避开钱的话题,让舒教授不跟他提钱。莫莉按照沐建峰的意思,去跟舒教授说沐建峰来医院等着见舒教授的事情,然后顺其自然给舒教授出了一个主意。舒教授被莫莉的激将法哄得很开心,他很快就想到了办法,要给沐建峰提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莫莉于是告诉舒教授,她把沐建峰赶走了,但沐建峰还在门口等着,要等医院疏忽之时闯进病房,舒教授一天便让莫莉把沐建峰叫进来。

  • 华耀厂的技术工该到的都陆续到了,可沐建峰还没有回来,长生和刘波只能想办法,先把人给留住,让李鹏云到门口去等着沐建峰。莫莉提前去见文婷,趁着相亲对象钟博林还没有到,莫莉最后再劝一劝文婷,质问文婷是否想清楚,要把自己的心给别人。文婷告诉莫莉,钟博林是莫莉同医院放射科的医生,莫莉没有印象,于是问文婷是如何结识的,文婷这才把她找王剑云帮忙找相亲对象的事情告诉莫莉。莫莉听到是王剑云帮忙的,忍不住骂王剑云傻,看文婷没有打扮,于是把自己的丝巾取下来,让文婷戴上,等钟博林来。技术工等不了沐建峰回来,就急着想要离开,长生和刘波没有办法,只能如实说明,他们请大家回来是要请大家复工的。华耀的老员工对复工没有兴趣,因为厂里积压的厂品太多,大家都对复工没有兴趣,这时沐建峰拿着自己好不容易签回来的代销合同,给大家说自己的好消息。沐建峰说明,厂里积压的产品都可以销出去,而他们把舒教授要的主板版块做出来,舒教授到时也会回来,华耀厂就又有希望了。

  • 沐晓忆在冯焕房间睡着了,沐建峰在外面喊他才醒过来,父子俩一见面就抱在了一起,冯焕看着这场景道,他的女儿在这么大的时候,也跟他这么亲呢。曾补玉给冯焕端来了中药,冯焕让露露给他拿碗去,露露却总是撒娇,冯焕气的拿起遥控器往露露身上怼过去,还对她破口大骂。沐建峰带着沐晓忆一起吃饭,赵益勤却一直在厨房做菜,沐建峰悄悄进了厨房,赵益勤对她依旧一副冷漠的态度。夜晚的补玉山居格外热闹,沐建峰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酒,心里想起了董向前,眼泪又不自觉地流了下来。冯焕在一旁唱着《难忘今宵》,恰恰是董向前喜欢吹的那首。沐建峰叫来了成梁让他打住,他不配唱这首歌。成梁连忙向沐建峰解释,沐建峰却已经喝醉了,生生要成梁劝冯焕唱一首歌。

  • 沐建峰一边洗漱一边打电话给刘波,冯焕在一旁让他打电话小点声。沐建峰偶然看见了冯焕的报纸,上面有关于通信的报道,冯焕一脸奇怪。沐建峰收拾东西准备回城里,让赵益勤和沐晓忆现在这儿住着,办完事儿再回来接他们。冯焕把露露赶了回去,不过新叫来了一个,他依旧在打着买山居的主意。曾补玉称周再鹏不让卖,谁知冯焕却已经买下了周边一大块地,他要做成度假村,到时候曾补玉的山居绝对会倒闭。赵益勤在沐建峰走后就把沐晓忆托付给了曾补玉,然后就急急忙忙离开了,曾补玉早已看破他们的婚姻十年前就是个错误,现在就看赵益勤什么时候醒来了。赵益勤来到工厂找沐建峰,却被告知他今天没来。沐建峰此时正在和舒教授见面,莫莉也在一旁陪同。

  • 莫莉很珍惜和大卫的朋友关系,对他并没有另外的想法,大卫也只好罢休。沐建峰打电话给曾补玉得知赵益勤已经到了,他拜托曾补玉帮忙照顾妻儿。次日,赵益勤想在曾补玉这儿打工,曾补玉连忙劝说,赵益勤却下定决心要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和,还想让沐晓忆在这里顺便把学上了。曾补玉不想让赵益勤定下来就拒绝了,冯焕却说自己的公司缺人,让赵益勤推着自己上山走一趟。冯焕问赵益勤为何这么伤心,赵益勤连忙否认,冯焕却点破赵益勤想要离婚,带着沐晓忆离开。赵益勤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冯焕雇佣了赵益勤,三个月试用期。冯焕说,对于在婚姻里挣扎的人,都应该给予帮助。赵益勤否认了,是他一直在挣扎。冯焕让赵益勤拿来图纸,这和曾补玉有关。

  • 银行的信贷员会来沐建峰工厂做调研,贷款的事情多半有门儿了。杨勇穿的花里胡哨的来到了华耀,埋怨沐建峰不把工厂复工的事情告诉他,事实上刘波给他打过不少电话。杨勇又要给沐建峰办一直没办的接风宴,沐建峰拒绝了,听说他在办贷款杨勇开始说教,有功夫伺候那些银行的人不如多认识几个民间贷款的朋友。杨勇说话一套一套的,让沐建峰有些陌生,也没收下他送来的那一箱子酒。周再鹏媳妇儿来电话他不敢接,只好求着曾补玉帮自己借。这时冯焕来了,周再鹏躲了起来,还叮嘱曾补玉千万别卖山居。曾补玉自如应对着,冯焕索性出口威胁,曾补玉依旧不为所动。

  • 文婷道出了莫莉的忧心,她害怕钟博林图的是自己的房子。文婷反而说像自己这样的人,如果不让别人图点什么,人家凭什么娶自己。莫莉与文婷谈崩了,她索性和文婷把话说清楚,钟博林图的是文婷的房子而不是她的人,她不愿意看到新婚那天文婷坐在婚房里哭。文婷只留下一句我乐意便离开了。冯焕和赵益勤走在去家长会的路上,车子突然因为道路施工停了下来。赵益勤连忙递上瓶水,冯焕让赵益勤把她那些搞散打的朋友叫过来,他想顾两个保安。此时冯焕的女儿晶晶打来电话,冯焕怕女儿吵闹就让赵益勤接了。晶晶那边接完电话发现,冯焕这次带的女人似乎并不是以往那种人。冯焕说起了伤心事,对于他的前妻来说,他死了活着都没什么关系,有钱就行。

  • 冯焕在办公室熟睡着,他睡觉一直习惯攥着别人的手。冯焕小女友阿梅耐不住了就让赵益勤进来把冯焕的手交给了她,自己悠哉地下去逛街了。赵益勤觉得困倦就坐在地上睡着了,手还是不能放开冯焕,殊不知冯焕已经醒了过来,看着在地上睡着的赵益勤,冯焕出人意料的温柔。女友回到公司悄悄叫起了赵益勤,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冯焕这才假装醒来,叫来了赵益勤问阿梅的指甲油颜色怎么变了,赵益勤只好回答自己没有在意。冯焕又称自己刚才睡得很好,给了阿梅三千块钱当做奖励,然后毫不客气地将阿梅赶走了。阿梅恼羞成怒,拿起瓷器就往冯焕脑袋上砸,要不是赵益勤护住估计脑袋就开花了,然后去拉住阿梅。阿梅觉得是赵益勤告的密,还嘲笑她想要篡位。赵益勤虽然脾气好却并不是软柿子,她反讽道,不是每个人都像她一样下贱。

  • 院长去找了莫莉,院里那套房子她很快就能拿到手了,但最近院里风言风语很多,院方不得不考虑一些影响,所以院长希望莫莉可以带着呼吸科和国外医院做些交流,只要有成绩做出来,流言蜚语自然不攻自破。一女子举着冰激凌自称是南山茶庄的小豆虫要来见冯焕,还称伺候过他大半年。冯焕却压根儿不记得她是谁,此时赵益勤正巧进来,小豆虫误以为她是冯太太。小豆虫闯进了办公室向冯焕撒娇,称自己逛街意外扭伤了来歇歇脚,冯焕一副不待见的模样。赵益勤只好把小豆虫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区,还给她上了药,两人闲聊,小豆虫说起了冯焕把自己一个人丢在外地的经历,还洋洋自得地称冯焕对自己很好。赵益勤回到家发现沐建峰在,二人好不容易坐了下来好好谈谈。沐建峰低声下气地求赵益勤搬回来,赵益勤却没有答应,还想约个时间去民政局把手续办了。次日沐建峰去了民间借贷处,对方很愉快的答应借钱。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