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铁面御史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热度 1432

地区:内地

导演: 黄克敏

类型:网剧 / 剧情 / 古装 / 罪案 / 悬疑

简介: 取材于明朝永乐年间浙江按察使周新审凶查案,惩恶扬善,安抚百姓的传奇故事,续写周新审案、反腐的传奇故事。本剧由傅侍郎命案、铜镜催杀案、匠人失踪案、桂树夺命案、少女溺水案、四指疑案、倩女离魂案、盐官奇死案...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一个重要人物,礼部右侍郎傅玉堂死了。这位傅侍郎非寻常人士。他是大明朝皇帝朱棣钦点的本次科考主考官,这次专程到杭州来巡查乡试事宜,结果发现他死在一个暧昧的场所,赤身裸体躺在妓女的床上。按民间的俗话,这位大人很可能是“马上风”而死的。这位礼部侍郎傅玉堂大人一向以清正廉洁品行严谨出名的,却不想传出这样不堪的死讯。明成祖朱棣着令杭州知府彻查此事。杭州知府吴之问派通判洪怡及推官余人杰去查询相关人员,把暧昧场所的女人们都抓起来了。鸨母辨称,那位姓傅的大官于夜深时分到她的店里,要姑娘作陪,她让手下最漂亮的妓女梅春去陪宿,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完全是个意外。

  • 周新一到杭州,即令推官余人杰代行通判职,专门协助他查清此案。涉案的妓女梅春此前被当成凶手抓起来,受了重刑,挨打受辱,神志有时不清楚了,问她话也说不出来。周新好好待她,答应她给予自由,她这才说了一些真实情况:实际上,那天晚上她和那位大人什么也没做。只是因为说是给了二十两银子,就假称已经与他做那种事了。她回忆道,因这位大人来时已酒醉不醒,口说胡话,答非所问,身子软绵绵的,躺倒在花床上,叫都叫不醒,哪能做什么事?她乐得安闲,便躲开至另一房间与小姐妹嗑瓜子聊天去了,待天将亮时再过来,发觉此人已叫不醒了。

  • 皇宫里,朱棣又召集众大臣在议事。纪纲对周新查案作了一番夸奖,话题一转,又提出为查案行事方便,建议让周新兼任浙江按察使。朱棣觉得有道理,即下了一道圣旨,让周新留在杭州把傅侍郎一案彻底查清,再做一任浙江按察使!周新接到这道圣旨,大为吃惊。他知道这下想不做浙江按察使也不行了。这等于在他身上加了一条绳索,又像是背着石磨推磨,十分艰难,只要这个案子破不了,他就不可能离开杭州。他心里想着,此案背后肯定有人在捣鬼,只要把此案查清了,便可看穿隐在幕后那人的嘴脸!事已至此,周新只能再任浙江按察使,但他并不气软,踏实地在杭州住下,履行其按察使之责,决意与邪恶势力较量到底。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一个重要人物,礼部右侍郎傅玉堂死了。这位傅侍郎非寻常人士。他是大明朝皇帝朱棣钦点的本次科考主考官,这次专程到杭州来巡查乡试事宜,结果发现他死在一个暧昧的场所,赤身裸体躺在妓女的床上。按民间的俗话,这位大人很可能是“马上风”而死的。这位礼部侍郎傅玉堂大人一向以清正廉洁品行严谨出名的,却不想传出这样不堪的死讯。明成祖朱棣着令杭州知府彻查此事。杭州知府吴之问派通判洪怡及推官余人杰去查询相关人员,把暧昧场所的女人们都抓起来了。鸨母辨称,那位姓傅的大官于夜深时分到她的店里,要姑娘作陪,她让手下最漂亮的妓女梅春去陪宿,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完全是个意外。

  • 周新一到杭州,即令推官余人杰代行通判职,专门协助他查清此案。涉案的妓女梅春此前被当成凶手抓起来,受了重刑,挨打受辱,神志有时不清楚了,问她话也说不出来。周新好好待她,答应她给予自由,她这才说了一些真实情况:实际上,那天晚上她和那位大人什么也没做。只是因为说是给了二十两银子,就假称已经与他做那种事了。她回忆道,因这位大人来时已酒醉不醒,口说胡话,答非所问,身子软绵绵的,躺倒在花床上,叫都叫不醒,哪能做什么事?她乐得安闲,便躲开至另一房间与小姐妹嗑瓜子聊天去了,待天将亮时再过来,发觉此人已叫不醒了。

  • 皇宫里,朱棣又召集众大臣在议事。纪纲对周新查案作了一番夸奖,话题一转,又提出为查案行事方便,建议让周新兼任浙江按察使。朱棣觉得有道理,即下了一道圣旨,让周新留在杭州把傅侍郎一案彻底查清,再做一任浙江按察使!周新接到这道圣旨,大为吃惊。他知道这下想不做浙江按察使也不行了。这等于在他身上加了一条绳索,又像是背着石磨推磨,十分艰难,只要这个案子破不了,他就不可能离开杭州。他心里想着,此案背后肯定有人在捣鬼,只要把此案查清了,便可看穿隐在幕后那人的嘴脸!事已至此,周新只能再任浙江按察使,但他并不气软,踏实地在杭州住下,履行其按察使之责,决意与邪恶势力较量到底。

  • 妙香吓坏了,想到,会不会是自己丈夫暗中跟踪,发觉她与野男人私会,就下毒手把那男人干掉了?她吓得赶紧逃出去,想让一个打渔人带她急急过河,逃回城里去。仁和县衙得获有人来报,河边镇小旅店发生人命血案。仁和县知县施晓愚不禁有点恼火。此人是个庸官,不肯作为,只求无过,贪图享乐,沉迷于斗蟋蟀找乐子。白天他也曾在道观那边游荡,说是视察民情,却为观赏那儿的斗蟋蟀的热闹场面,晚上他正与几个人在屋里玩蟋蟀在兴头上呢,却被报案的打断,所以很恼火。施知县只望任职期内平安无事,不出乱子,所以,有了案事则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愿担一点风险责任。但有人来报旅店出了人命,他只得派出两个役差前去查探。

  • 仁和县衙得到天官巷百姓报案,施知县不得已,只能带人到案发地查询,可笑的是他外出也暗带着装蟋蜶的小笼,藏在袖管内。妙香哭哭啼啼,只说是盗贼入室偷盗,被撞见后就杀人了,她想说出那天外出得到镜子之事。但施知县只求快快了事,也不问,也不去现场,让衙役们去胡乱察看一番,寻找凶手,当然是无有下落。倒是发觉有一幅画卷。画中有几幅场景,画的竟是那盗贼杀人的过程,还有一个戴面具歹人的像。也不知是谁留下这幅画像的。其实这是小扣子画的那个入室杀人者的画像,有意留给妙香的。

  • 在按察司侧厅坐着的周新,手上拿着那枚铜镜细细端详。妙香把最初得着铜镜,惹上祸水,使得三人相继死去的事都对周新说了。小扣子也把自己画的图画解说了一番。思琪在现场找到一件盗贼遗留的物品,一只黑布鞋子。由此鞋可以判断出此人的身高体形及走路方式,却无从查起。此人是个跛脚,却走得比常人更快,更机敏。他有武功,可以轻易便杀死这女人,却没杀她,是想得到想要的那件东西,也就是那枚铜镜。他这么急于得到这铜镜,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呢?周新手中拿着铜镜。铜镜其实很普通,只是上面有些图案,而对那两句话,一时也看不懂,猜不透什么意思。

  • 周新说出破获此案的原由:铜镜上刻的这些字与图案,是指示了一桩盗窃案。铜镜上有一金文的“丙”又有一“羊”字,旁人误以为是画的一个弯钩图案,其实正是这铜镜的真正主人的号,喜好书法的徐觉,家境富有,有雅号尚丙,在此一年前徐宅失盗,被盗去不少珠宝首饰,徐觉虽报了官,县衙也是敷衍了事一下并不深查,就作罢了,至今未查获。徐觉家被盗,只因家中有内贼。此人是徐家的小妾,属相是羊,这铜镜上的“羊”,正是小妾的属相羊,徐觉送她铜镜时刻上去的。她与大盗早先有过私密关系,暗地里做了大盗的内应。大盗当初行盗时遇到家丁叫喊,急于脱身而不及把东西拿走,后来他又在别地方犯案关进了牢狱。

  • 姜老七的老婆正好来送点心,见丈夫如此受气,难免脸色难看,回家后便对老公数落起来,认为他太无能,这回被对手压了一头,以后外出干活被人看轻,就会揽不到活,再也翻不了身了。姜老七听了老婆这话,十分憋气,想行男女事却让恼怒不休的老婆踢下了床,心里更加窝火。 是日,周新等在湖嘉县暗地里寻访傅玉堂一案。 运河边的一家客栈。周新等在此寻查当初傅侍郎留宿情况,果然有收获。从店主那里获知,那天下午,傅侍郎乘坐的船来了,随行只有一个贴身侍卫和一个小书僮。船靠在湖嘉县码头,有数人迎在那儿。

  • 湖嘉县衙的一帮衙役懒散惯了,有两个人睡懒觉迟到足有一个时辰,让周新看到了,即板起面孔数说伍知县,管治属下太过松懈。伍知县恼了,责令两个早上迟到的懒惰衙役去复查这桩案子,带上高大毛,一同去寻找被害人姜老七的尸首。就在那段路上去寻,一定可以找到。人死了,财物有可能被拿走,尸首必然还在的。 两个衙役叫苦不迭,从牢里带出被打得够呛的高大毛,押着他去寻找姜老七。三个人苦着脸,不知该去哪里寻姜老七,也不知他活着,还是一具死尸。他们在那段路上走来走去,哪有着落?

  • 县衙清晨忽然接到急报,有个捕鱼者去收网,发觉网着一具半浮半沉的死尸。吓坏了的捕鱼者即报到县衙,并将死尸拖运回去。死尸是赤裸着的,已肿胀变形,且面容不清,眼珠也没了。杜主簿说,这运河里鱼儿多,会不会是被大小鱼啄了脸面与眼珠。又让衙差急叫周新过来验看,作出决断。周新即对死尸作了检验,不能定夺,认为可告知家属,或可得知死者的特征。又告知死者家属认尸。伍知县传令让姜老七妻子来认尸。那妇人看了好一会,不能确定,后来才确定地说,死人胸前有一粒黄豆大的痦子,确是自己丈夫的尸体。于是妇人痛哭起来,哭得很伤心。

  • 姜妻讲出当时弄死其丈夫的经过:杜主簿弄了两坛酒给姜老七与高大毛等人,以为他们会喝到很晚,喝得烂醉,就悄悄溜到姜家,与暗中私通的姜妻做起好事,没想到酒楼那儿两拨人吵闹起来,喝不下去早早散场了,姜老七回到家,推门进去,看到杜主簿与妻子光溜溜地搂在一起,顿然火冒三丈,操起家伙就要与杜拼命,姜妻赶紧过来死死拖住丈夫,杜主簿想逃又觉不行,瞒不过去了,干脆做下狠心事,让姜妻帮他一起把姜老七勒死了。他们无法把死尸弄走,只能在菜园地里挖坑埋下,然后再种上蔬菜。但因天晴干躁,移种过的蔬菜便显出颓软的样子。

  • 思琪携小扣子默然而归。小扣子忽又想到什么,赶紧又跑回去了……小扣子捧回来一包碎成小块的纸屑,他躲在房间里,点着油灯,要把这些纸屑拼起来,或可找到一些线索。可是纸屑实在太碎太小,怎么也拼凑不起来。小扣子急得哭了,思琪劝小扣子不必太难过。思琪看着这堆纸屑,想着什么,忽然眉头一跳,露出一丝笑意,对小扣子说,我想许凭借这些碎屑能寻出一条线索,有可能解开此案的死结。小扣子急问怎么做?要不要跟大人说?思琪说此事尚未有把握,还是暂不说出来吧。她把小扣子捧回的那些碎纸屑小心包好,拿回自己的房里。

  • 周新等进了唐昌县城,天近中午,肚子饿了,想找一家小饭馆吃中饭,不想遇着一桩好笑之事。 一个衣着破旧,毫无气度的五六十岁的男人,躬背拐脚地在街上走,他人或横眼相向,或不理睬,与布衣装束的周新等相遇,也如路人。老男人去小吃铺买几个烧饼,吃碗馄饨,摸不出钱,想要赊帐,说半天店主也不肯赊,还被其他食客嘲笑。有一个小女孩也在讨吃,别人都情愿给她,却不给这位老者。周新看不过去,示意思琪帮他一下。那人得了烧饼,看思琪周新一眼,也不道谢,拿着就走。小扣子说,这个人倒好,拿着就走,也不说一声谢?

  • 周新有心帮俞知县破此案,一时也难以找出头绪,不知从何入手。他到已被封存数年的现场地,屋前屋后看了走过。似有所得,又不能确定,犹豫不决,而后,他要求探监,见见两个未决的疑犯。 县狱内空空荡荡的,牢里只关着这一对男女,隔着很远,看也看不见对方。一个老典史管着。因供养成不起,其他犯人都讨保放走了,缺钱少人的小县虽无人管理,这几年倒也相安无事。 周新把郑泰放出来,不绑绳子不上铐,让他手脚自由,又吩咐他做几个菜。思琪拿来一些菜,还有一只鸡。

  • 周新、俞知县与思琪同时在外间听着,对于两个疑犯的对话,各有所思。俞知县对妇人的怀疑有所削减,对案子还是不得其悟。周新却从中听出一些有用的线索。他再去荒废已久的那幢住宅,在后院看到那棵桂树,依然枝繁叶茂,树下还有一些零乱的石头,抹净后却是有五彩花纹的。他忽然想到什么,爬到了桂树上,扶着枝桠看了四周,又往下看,忽然有所发现,枝桠上挂着一个小布套……一个破解疑案的线索在周新脑海形成了。这天,周新让思琪去买来两只半大雄鸡,而后,他拎着半大雄鸡走了出去。他东问西寻,要找当地的劁猪匠把半大雄鸡给劁了。找到一个劁猪匠,却说没有这本事,原先有个手艺好的,已有几年没干这活了,要不找他试试……

  • 周新回到住所,思琪告诉他,有人送来一份礼。周新看也不看,说我从不收礼的,把它送回去。思琪说,是书。一套稀有的宋版书。周新听了,即朝那书走过去。确是一套保存完好的孤本宋版书。周新拿着这书,喜上眉梢,简直是爱不释手。真是好书呵,要不,买下来?只怕我买不起呵。可是,他很快冷静下来,问思琪,是谁送来的这套书?思琪说,你应该记得的,前些天,不是陪着去游西湖的,那个唐宅的母子俩?周新马上记起来了:是唐府送来的?这不行。我不能要他家的书,万万不可!我得马上送回去。周新随即出门,小扣子打着灯笼,两人走街过巷,前面可见有一高大宅院,正是唐府。走近时,却见一个矮小的人影,在宅门前徘徊。

  • 梨二守着女儿的尸体无声而泣,做木匠的阿林用自家最好的木材,给梨花做棺材,一边劈木板,一边流眼泪。阿林的母亲默然帮着做事,与梨二一起把死去的女儿放进棺材里。周新带着小扣子急急而至,让他们暂不要将死者入棺落土。周新亲自检验死去的少女,有一点引起周新注意。少女手腕上红线系着一个小小的形状精美的玉麒麟。这是当地人家寄托生儿子的寓意。莫非她已有身孕?即让随行的稳婆仔细检查了死者的下体。得知这少女已是妇人身子,并似有孕在身。

  • 以为梨花一案已经了结,却又发生了一桩谁也没料到的凶杀之事。这天傍晚,梨二状若痴呆儿,无头苍蝇般在唐府门外转悠,轻叫着女儿的名字。唐家人对他恶骂几句,便关门不出,不搭理他。梨二看见唐夫人最喜欢的小巴狗,从墙洞里钻出来,朝他摇尾巴。那时梨花曾抱着它出来见过父亲。小狗认得梨二,梨二随即把它抱走,让门人告知唐瑛,要他出来见面,就在梨花落水的驼背桥上。他要跟唐瑛说事。唐瑛一脸愤色走出唐府大门。有个下人模样的人追出来,塞给他怀里一样东西。唐瑛想掏出来,又作罢了。余人杰与思琪一起去一家酒楼查寻,哪知这家酒楼早已换了店主,连伙计也没有一个留着,查问不得其详。

  • 周新由此想到,傅玉堂的杭州之行,有可能是不被纪纲所容忍的。那么这个幕后行恶者就有可能与纪纲有关。但傅妻却说,她丈夫告诉她,送信及重礼的人是从杭城去的,是吴知府的管事。周新不相信她说的是真的,追问过去,傅妻果然面带难色,不再言语了。周新看出来,傅妻只是为了保住丈夫的名节与家人,不得已照着别人的要求这么说的。要她帮破案提借线索是很难的事。周新叫上小扣子,带傅妻去祭拜傅玉堂,然后对她说,此案傅侍郎是受陷害致死,并无过错!

  • 谭耳做的是绸布生意,在杭城也算是个很精明的商人。他对顾杉颇有微词,认为此人猝死是吃得太多,这个与他交往多年的生意朋友喜欢喝酒,最乐意吃白食,这回肯定是吃太多白食撑死了。谭耳被尤达拉住处理顾杉的后事,无奈不能离开。他拜托余人杰陪同受惊吓的云娘回家。余人杰陪云娘到谭家门口,见有人毕恭毕敬地等在门口,是给谭耳送请柬的,称有客商请他去谈一桩价值不菲的大生意。云娘接过请柬,送信人再三交待,一定要让谭老板前去,千万给个面子。云娘告诉余人杰,这回邀谭耳做一笔大生意的非本埠商人,据说是从海外来的,出手大方,前回送了很大一份礼。

  • 尤达回到自己家,看到门口恭敬地站着一个人,是来送礼物的。很大一个盒子。尤达看到上面写着的字皱起了眉头,可还是把一大盒子礼物提回去了。他老婆迎上来,看到他手提的盒子,忙上前问是什么,听说是人家送的礼物,赶紧要把盒子打开。尤达劝阻不住,盒子打开了,顿时两人都愣住了。这盒子里装着极好的海外之物,精美的象牙,杯大的犀牛角,还有一个沉甸甸的银光闪闪的大银绽!这些年朝廷搞海禁,这些海外来的东西值价非常高,这一份礼物显得很厚重呢。 尤妻问尤达,这送礼的人是哪位朋友?居然送出这么厚重的大礼?尤达却告诉她,送礼之人以前根本不相识,只见过一面,甚至就没见过面。

  • 京城来了一位吏部官员,宣布将余人杰正式任命为杭州通判,官职为正六品。同时又告知周新,因他任浙江按察使公务繁多,傅玉堂一案由余人杰专职查案,所有涉案文案及证物转交余人杰处。周新闻言大惊,却不得不遵从。但他对余人杰说,此案尚未完结,以后余大人多辛苦了,不过我周新若有便,还会关注此案的。余人杰谦和地说,随时听从周大人的指教。思琪帮着移交傅案,心里着实不是滋味。余人杰似有掩饰自己内心的愉悦,被思琪冷冷地顶了两句。思琪与小扣子做了几样食物,给心情郁结不思进食的周新送去。两人相对而视,酒冷菜凉,许久竟无言以对。

  • 余人杰与思琪在街上遇见。思琪得知他是见那个神秘商人,问可有什么疑惑?余人杰讲起谭耳这次赌博式的大生意,怀疑其中可能有诈。思琪点头说我也有这个想法。余人杰问,是否可以管一管?思琪说,人家是生意人,做着正经生意,一个愿买一个愿卖,官府如何管得?余人杰说,要不跟周大人说说这事?思琪说,他近来心情不好,不想理事,就不去烦他了。余人杰对思琪说,傅侍郎的案子虽不用烦劳周大人,可还要请你多帮我呵。思琪看余人杰一眼,不置可否。余人杰对思琪说了自己很想与她一起做事,以及以后有机会能常处一起,此话说得有些露骨,思琪故意叉开了。

  • 海边。漆黑的夜。一条大船的内舱里,货物装得满满当当的。起了风,河边的浪潮声响。尤达与谭耳二人在摇晃的大船舱里不期而遇。他们顿然明白对方在此地的原因,不禁相互讥笑几句,原来都是瞒着对方,悄然与同一个神秘商人做着这笔风险很大的生意。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几句,忽然问起一个问题:那天顾杉死时伸出四个手指头,什么意思?忽然,船舱里的烛火灭了。少时,出现了一个黑影,随即听到有人说话。两人听到那话音,那语气,不禁起了疑心,等听到后面的话语,说出了那四个手指头的真正意思,尤达与谭耳两人脸上顿然失色,惊恐万分……

  • 梦莲失踪了!沈贵在湖边石阶上寻着一样梦莲的遗物,头上的饰花,或许是昨夜醉酒,失足落湖而亡?画家沈夏听侄儿这么说,几乎昏倒!沈贵急急找来渔人在湖上打捞,却无任何结果!人找不到,水里也没能找到尸体,没有任何被劫被杀或是其他遭遇不测的痕踪,梦莲怎么样了呢?沈夏因失去梦莲而痛苦不已,竟至病倒在床上,茶饭不思,哼哼不停。沈贵心急不已,跑到按察司恳求周新帮他查找侍女梦莲。周新携思琪小扣子至沈宅,前后巡视一番,未找到线索,也未有定论。

  • 思琪向周新讲述找到洪怡的事,周新觉得其中有蹊跷,建议思琪隔天再去探访,看是否有变。思琪再去那儿,却见破宅院已不再有人!她急急去找余人杰,却发觉他也不在。沈贵不学好,外面欠了不少债,暗地里把其叔叔的几幅画作拿去换钱,三来还债。他拿出沈夏的画作,吸引一群画商围着,要想买下,不料被潘园看见了,对沈贵一番斥责,夺回画作走进沈宅。沈夏见潘园又露面,顿生怒气,不分青红皂白又是一顿臭骂,潘园向沈夏示意自己的用意,声称自己爱惜他沈夏的画,特来送回被沈贵偷卖的画作。

  • 沈夏忽然死了。周新看到画家湿淋淋的死尸,看是失足坠楼落水而亡。从情理上说,一个瞎眼人失足坠楼身亡也在情理之中。但周新觉得此事有些蹊跷。瞎眼人心细,长年住着那幢房子,靠湖的楼栏不结实沈夏应该早就知晓的,怎么会重重地靠上去致使楼栏折断跌落下水呢?周新对沈夏屋内的存画进行了封存。这样就对破案有了很好的帮助。但是,这天晚上忽然起风,藏画的楼阁无端地燃起了大火,把楼阁烧了个净光。更让人惊异的是,在火焚大楼时,沈贵真真切切地看到那个失踪已久的侍女梦莲似在火光中倩影闪现,并伴有一声清晰的惊叫声!他把此事告诉周新,周新默然无语。

  • 周新受两浙盐运使孟云禄之邀,到离杭城几十里外的盐官镇去看八月十五的大潮,随行带着思琪与小扣子。一些地方私盐贩卖十分严重的情况,此前他已有所耳闻,而且,一些盐商手中的“盐引”票拿不到货,又被买来倒去,也成了热议的话题。两浙最大的盐官盐场那边传来的传言更是令他心存疑惑。故而,他欣然应允随孟云禄去盐官镇看潮水。到那儿,周新假装身染风寒,不便外出,没有随孟去看潮水,只是住在海堤边,听了一夜潮水声。接着,周新又以生病的理由在那边暂住,目的是探查盐场的秘密,是否真如传言那样有贪赃枉法的事发生。在周新去盐官镇的前几日,巡盐御史章浩已在那儿了。

  • 一个名叫大牛的马车夫离奇失踪了。清晨,有人早起赶路,于浓雾中看到一辆马车慢慢地从路上过来。再看马车上竟无人驾驭,那马是自个儿走过来的!同行们看到这情景,觉得奇怪,便牵了马车去他家,家中惟其妹妹,双目失明的萍儿在。她对其兄失踪,没有任何表示,淡然地谢了一声,牵马回家了。这无人马车独行的事被镇上人传得飞飞扬扬。后来才知,那赶马车的年轻汉子大牛不见踪影了,若是死了,尸首却不见其踪。本镇上的马车大多是运盐的,这让章浩起了疑心。章浩寻去大牛家,向大牛的瞎眼妹妹萍儿探问,萍儿却一脸轻松地说她哥哥没有失踪,多日未露面,其实是外出探亲去了,过一阵后自会回来的。

  • 此人便是设在盐官镇上的盐课司主官提举陆渊(从五品,月俸十四石)。周新在盐场察访时,他也在盐场办事。两人相遇,有交谈。陆渊有五十开外,面相忠厚朴实,说话四平八稳,对人不卑不亢,举止从容。那天陆渊面对盐商们的质问,从容以对,对盐业看似十分内行,给周新留下很深印象。周新很欣赏陆渊的管理才干。看上去此人与那边的盐工们处得很好,而且对盐场的管理十分到位,帐本做得十分明了,进出货物半点不差。而且,此人甘于清贫寂寞,不求升职,在提举这个职位上已有近二十年,侍奉过多位两浙盐运使,均可以平稳相处,只是官职一直未见提升,现年事已老,行将自请告老还乡了。

  • 大牛被杀,其瞎眼妹妹萍儿悲伤欲绝,于黑夜间独自一人外出,朝镇上的一条巷子走去。思琪半路上看到她,躲在一边,欲跟着又停住,只是远远地跟着走。瞎眼人听力过人,思琪不想让萍儿生疑。稍后,她看到萍儿走进了一条狭巷。过一会,看到萍儿又重新出来了。而后,思琪走进巷子,发觉那是一条独门巷,里面只有一个关得严严实实小黑门。后来得知,那是盐课提举陆渊的后宅门。思琪向周新报说此事,周新觉得奇怪,莫非陆渊与大牛家有什么特别关系,暗中关照大牛兄妹的会是他吗?

  • 半夜,萍儿没睡着,忽然听得有异样动静,赶紧悄然落床,躲了起来。一个黑影手持利刃在屋里转悠着,寻找着萍儿,忽听外面有什么动静,这黑影才不得不离去。来人是周新,带着思琪小扣子。他正要进萍儿家,没料到,又有脚步声,却是陆渊忽然来了。周新侧身在屋后察看陆渊。陆渊拿来大牛的一些遗物,还有一些银子。萍儿伤心不已,质问陆渊,其兄的死因,凶手是谁?陆渊只说,这件事很复杂,一时查不清。萍儿说起刚才之事,说我哥死了,有人还想把我也……陆渊忍不住脱口而出,他们做事也太绝情了!杀人灭口,难道连一个女孩子也不肯放过吗?

  • 鲁玮带兵在沿海一带大力剿杀倭寇,不时派快马飞报京城,称剿灭多少倭寇,并将首级割下,用大箱子载运到京城。朱棣大喜,下旨嘉奖鲁玮。不想,这天突然又传来消息,一天夜里,有一股倭寇悄然进入运河地带,突袭处于两省多县交界的墨水镇。他们悄无声息地闯进一户很有钱财的裘姓人家,将全家人杀死,掠夺财物后坦然而去。这桩大案做得很利落,无声无息,仅有一个打更的老人偶尔看到这一幕,却不敢出声。鲁玮属下副将蒋昭的营帐就在不远处,竟然全无察觉! 此事震惊了京城,墨水镇离京城才百十里地,小股倭寇居然可以恣意横行,深入到这里杀人劫财,从容而去,这还了得?朱棣发急了,赶紧邀众臣议事。

  • 周新到被劫的裘家周边街坊询问邻里百姓,只说那裘福家世代经商,家中确有巨额财富,但一向做事低调,为人平和,不张扬,很少与人积怨,不知为什么会露富在外,居然还惊动这些老远的倭寇潜至不知名的小镇来打劫。周新再去询问那位打更老人,了解当夜事由以及倭寇的船只特征,老人也说不太清楚,只独此案事十分诡异,难以说清。他说远远地看到有船,黑夜里看不清楚。以往倭寇的船只都在海上行动,可以看出其特征,而这次倭寇的船只与普通船只相似,难以辨认。没想到当天晚上,如死水一般平静的墨水镇,血腥屠杀又重演了一回。

  • 街上出现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妇人,面带悲色,匆匆行走着。她行至裘家大门,欲进门,有重兵把守着,不让她走进宅内,她再三恳求,士兵将其推倒。年轻妇人顿然泪流满面,跪倒在宅门前。小扣子看到这年轻妇人的举动异样,即让衙役张万李顺过来,将妇人引至旅店住下,问及身份及来意,得知是裘贵家外嫁的女儿,她是闻听裘宅凶讯才返来娘家的,她说只是想进裘宅见一见亡故的父母亲人,却被官兵所阻。张万李顺嘱妇人静居旅店,不要外出,留下小扣子陪护着。他们去告知周新。

  • 在外地办事的思琪着男装骑马往墨水镇赶过来。路上,忽然见一个妇人气喘嘘嘘地奔跑着,后面似有人持刀在追赶。思琪下马阻挡,后面追赶之人见有人出面相救,便跑掉了。妇人说她是墨水镇裘家人,名叫素云,请思琪救她。思琪说自己要去墨水镇,可带她去那儿。妇人不肯进城。思琪问她何故,妇人十分害怕,不敢实说,只让思琪带她离去,越远越好。思琪在城郊小村庄找了一个善良人家,两人暂时住下,而后问妇人情况。妇人先不肯说,后慢慢讲了自己的遭遇。

  • 周新急忙去找思琪,询问实情。思琪承认她与鲁玮确有故交,她也曾到墨水镇先去找过鲁玮,因她怀疑抓杀素云的是鲁玮的手下人所为,但她不相信这些会是鲁玮本人的意图,想要问个究竟。她到兵营门前求见鲁玮将军,守营的官兵称鲁不在兵营,没让她进去,所以她根本就没见着鲁玮本人。周新一时激怒说,你与鲁玮有这样特殊的关系,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内心究竟是怎么想的?你父亲当初跟随旧朝亡帝反对当今圣上而被诛杀,你是否还存有为父复仇的想法?当此时你有意护着鲁玮,可有其他意图?你可知,与逆臣相通可是犯了杀头之罪的呵!

  • 思琪带着张万李顺等寻找素云的踪迹。在上王庄其亲戚家见有其留下的东西,暗示有可能去墨水镇。思琪急返墨水镇,在裘家后墙院偏冷处似见其身影,却似有神秘人暗中跟随,而那人与先前小扣子所画人像相近。思琪让张万李顺引开神秘人,她与素云见面,素云告诉思琪那人逼她找到裘家藏宝的地方,不然就要她死!思琪问素云有关裘家下人阿鱼的情况,素云所说的阿鱼与思琪见过的果然不是同一人,可见那人是假冒的!这其中确实有很可怕的幕后人物在指使行事。思琪与素云深谈,要她配合捉拿那个神秘人,素云答应冒死一拼,不然自己最后也逃不脱与家人一样落得可悲下场。

  • 在周府,梁御史对躺在椅子上,头上包着布的周新说出鲁玮已死的事,并点破此案的利害之处,恳求周新对纪纲让步,在圣上面前统一口径,把鲁玮之事掩饰过去,一好俱好。要不然,一损俱损,一旦圣上暴怒,会落得满门抄斩,累及数家老小。周妻也跪请丈夫,看在一家老小几十条性命的面上,退让一步。周新在此压力下,只得承应闭门在家,不去见圣上了。这一夜,周新痛苦不堪,不能入睡,久久徘徊,悲愤难平。他不能去面圣上讲清案因,又不甘与纪纲为伍作奸,激愤之下写下一篇辞呈,让周妻交给梁御史。周妻知道周新个性,一旦想定便不会更改,便把信送至梁府,而后又急急回来,对周新表示,她愿随他回故乡务农,永不再回京城。周新十分感动。

  • 恶虎口。黑夜之中有火把点点,一些人正在河里打捞着,岸上站立着余人杰。他神情凝重,望着黑沉沉的河水,又朝京城方向张望。黑夜中,忽然闪出几个人。领头的正是思琪。余人杰对她的出现感到十分意外。他急上前:思琪,你怎么来啦?你可知道,他们……正在到处搜捕你们?思琪冷静地说:我当然知道。他们要杀人灭口,销毁人证物证。余人杰:那你还不快快地远走高飞?怎么还来这儿?思琪说:余大人,你害怕了吗?怕把祸水惹上身?你不会下令把我绑了,去献给纪纲吧?余人杰说,我是个无骨气的人,可我毕竟还是一个人,还不至于做那样无耻的事。思琪,你快离开这儿吧,说不定这里有锦衣卫的人,他们见到你……

收起
爱奇艺号

森宇文化

6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