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玉魂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4集全 热度 1115

地区:内地

导演: 李俊岩

类型:网剧 / 剧情 / 年代 / 商战

简介: 1932年某日,岫岩县雕玉大户赫家主人赫国雍要娶京剧戏班的头牌花旦白牡丹为三姨太。这时,匪首“八匹虎”领着人在路上打劫了白牡丹送亲的花轿,婚礼中止。赫家大公子赫师旗从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和日本的好友石光...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4/共34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故事发生在1930年的东北岫岩。 这一天,雕玉大户赫家的主人赫国雍要娶京剧戏班的头牌花旦白牡丹为三姨太。赫国雍自称祖上是满族正白旗人,曾是宫廷御用雕刻大师,专门给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雕玉件,到了赫国雍这一辈,正赶上辛亥革命,皇帝被赶出皇宫,他也流落到岫岩,通过半生的打拼,成为显赫一方的富足人家……老爷子的原配大太太早年病逝,留下一个儿子。二太太进赫家也有二十多年,能里能外,又生有一儿一女,因此是说一不二。本来指望和老爷白头到老,可是赫老爷非要娶三姨太,气得急火攻心,托病不出。赫国雍只好亲自布置下人忙里忙外……张罗婚事……

  • 赫国雍上山面见土匪八匹虎,面对刀枪阵势沉着自若,说你要真缺钱我给你,你要拿我姨太太要挟我,就把我杀了好了,八匹虎被赫的气势镇住,赫国雍讲了收留白牡丹做三姨太的经过,原来关大脑袋设局,让白父弄坏了一件祖传的玉件,逼着白父赔一万大洋,否则就拿白牡丹抵账给他做小老婆。白父找到赫国雍帮忙,赫国雍拿出一件和被弄碎的玉件一样的玉器还给了关大脑袋。这时白父被关大脑袋威胁恫吓已经被折磨的病入膏肓,父女二人商量,干脆解散戏班,让白牡丹给赫国庸做三姨太,使女儿有一个好的归宿。赫国雍当时拒绝,可是白父跪地不起,赫国雍只好答应。八匹虎听了赫国雍和白牡丹的讲述被感动……决定分文不要,当场放了白牡丹……

  • 葛家听说师旗回来,便和赫家商量,把师旗和秀儿的亲事定下来呀,于是赫葛两家老人决定摆酒定亲……赫国雍找师旗商量定亲的事,师旗却以各种理由推托不同意,赫国雍最后发火了,说你不同意不行!为了你,人家秀儿等了这么多年,你不干了,还叫我们赫家怎么在岫岩城做人?怀旗和佩旗也劝哥哥,咱老父亲在家说一不二,你就别跟他别劲了……师旗说,如果这样,也许定亲酒上我要宣布,和秀儿的婚事从此了断!佩旗和怀旗说,那怎么行啊!师旗说,我豁出去了…… 这一天,赫家举行家宴,正喝在兴头上,师旗站起来说话了,说我和秀儿的婚姻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可是……下边的怀旗和佩旗都为哥哥捏了一把汗……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故事发生在1930年的东北岫岩。 这一天,雕玉大户赫家的主人赫国雍要娶京剧戏班的头牌花旦白牡丹为三姨太。赫国雍自称祖上是满族正白旗人,曾是宫廷御用雕刻大师,专门给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雕玉件,到了赫国雍这一辈,正赶上辛亥革命,皇帝被赶出皇宫,他也流落到岫岩,通过半生的打拼,成为显赫一方的富足人家……老爷子的原配大太太早年病逝,留下一个儿子。二太太进赫家也有二十多年,能里能外,又生有一儿一女,因此是说一不二。本来指望和老爷白头到老,可是赫老爷非要娶三姨太,气得急火攻心,托病不出。赫国雍只好亲自布置下人忙里忙外……张罗婚事……

  • 赫国雍上山面见土匪八匹虎,面对刀枪阵势沉着自若,说你要真缺钱我给你,你要拿我姨太太要挟我,就把我杀了好了,八匹虎被赫的气势镇住,赫国雍讲了收留白牡丹做三姨太的经过,原来关大脑袋设局,让白父弄坏了一件祖传的玉件,逼着白父赔一万大洋,否则就拿白牡丹抵账给他做小老婆。白父找到赫国雍帮忙,赫国雍拿出一件和被弄碎的玉件一样的玉器还给了关大脑袋。这时白父被关大脑袋威胁恫吓已经被折磨的病入膏肓,父女二人商量,干脆解散戏班,让白牡丹给赫国庸做三姨太,使女儿有一个好的归宿。赫国雍当时拒绝,可是白父跪地不起,赫国雍只好答应。八匹虎听了赫国雍和白牡丹的讲述被感动……决定分文不要,当场放了白牡丹……

  • 葛家听说师旗回来,便和赫家商量,把师旗和秀儿的亲事定下来呀,于是赫葛两家老人决定摆酒定亲……赫国雍找师旗商量定亲的事,师旗却以各种理由推托不同意,赫国雍最后发火了,说你不同意不行!为了你,人家秀儿等了这么多年,你不干了,还叫我们赫家怎么在岫岩城做人?怀旗和佩旗也劝哥哥,咱老父亲在家说一不二,你就别跟他别劲了……师旗说,如果这样,也许定亲酒上我要宣布,和秀儿的婚事从此了断!佩旗和怀旗说,那怎么行啊!师旗说,我豁出去了…… 这一天,赫家举行家宴,正喝在兴头上,师旗站起来说话了,说我和秀儿的婚姻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可是……下边的怀旗和佩旗都为哥哥捏了一把汗……

  • 日本人驻扎在县公署,吉野召集县城工商界人士开会,告诉他们,日本人来了不要害怕,占领岫岩是好事,是为了大东亚共荣,并请赫师旗作翻译…… 师旗找到石光一郎,说我在日本留学的时候,你们都说中日是友好邻邦,可是为什么现在把军队都开进了中国东北,占领我们领土。石光说这都是误会,我们来是帮助你们的,你放心,最起码在岫岩这地方,我保证我们会是友好的……我们之间永远是好朋友…… 吉野请赫老爷,说现在日本人统治岫岩城,生意买卖还要做起来,我们准备成立商会,请你来做商会会长,赫老爷说回头我考虑考虑。

  • 这一天,师旗又被叫到石光一郎办公室,石光说,你看看谁来了,师旗一看,竟是美子……二人相见,感慨万端……美子表示是来看哥哥,实际上就是来看师旗的…… 师旗把美子领回家,对父亲说这是老师的女儿……美子的到来特别是她的行为举止,使赫国雍很反感……美子走后,赫国雍问儿子和美子究竟是什么关系?师旗说就是一般朋友…… 赫国雍假借去株式会社找儿子,实际上想打探《玉谱》的事,他这瞧瞧那看看,他的反常举动引起石光的注意和警觉…… 石光一郎陪同师旗前往瓦沟、细玉沟等地,对采玉情况进行调查……并且带上美子,美子一路上活泼可爱,有说有笑……

  • 赫师旗觉得自己委屈……现在家里以及葛家都对自己都不理解,于是决定离开岫岩……准备去海城凤城一带考查……师旗便去了车站…… 在火车站月台上,美子追上了师旗……师旗说你怎么来了?美子说,我帮助你研究玉石文化……师旗怕领着美子遇到危险,便说,那咱们还是的附近的地方考查吧…… 八匹虎在山上,领着秀儿骑马打猎,并教她打枪,二人在一起好不开心……二当家的逗趣说,你干脆把秀儿留下做压寨夫人得了……八匹虎说你们别瞎起哄,我一个土匪,脑袋别在腰上,再说这山里的条件……那不是坑了秀儿了吗?

  • 赫老爷回家,众位雕玉人跟随而来,大家议论,这不是堵我们的来钱路子,日本人这不是熊人吗?众人走后,赫国雍说,看来不能再让关大脑袋干这个商会会长了。 听说关大脑袋要给日本人送礼,这一天,赫国雍打发下人二旺拿着一个玉件到了关家的铺面,把一个玉石倭瓜用很便宜的价格卖给了关家,关大脑袋看这个“福瓜”太可爱了,便献给了日本人吉野……吉野看了非常高兴…… 赫国雍去株式会社问师旗的消息,看见吉野和石光一郎正在欣赏关大脑袋送的玉件。便说,太君你知道在中国民间这个雕件怎么解释吗?吉野说,讲。赫国雍,这不是三个倭瓜连在一起吗,那不是仨(杀)倭吗?

  • 赫老爷派人找关说请他吃饭,关大脑袋现在自身难保,也想和赫国雍套近乎,特别听说石光一郎的老父是赫家大儿子的老师,便高高兴兴赴约……把那个“玉核桃”还回来……解释说以前都是误会……并说出让怀旗当团副的想法…… 这一天,一个老玉匠从外面带来消息,说满洲国成立了,溥仪即位,长春改叫新京了。赫国雍立即兴奋起来,他烧香拜佛,说满人的好日子又回来了。从箱子底下掏出一套满清的服饰穿在身上。二太太说,看把你高兴的,好像你做了皇帝。赫老爷说,你老娘们家懂什么,我们祖辈靠给皇上做玉器吃了不少的供奉。我得亮亮我的手艺,我要给溥仪皇帝雕刻一件玉雕。二太太说,你都封刀十年,能行吗?

  • 赫家老爷为溥仪皇帝雕刻的玉器终于完成。岫岩城的满族遗老遗少一片赞扬……赫国雍准备亲自把玉件送到新京长春……二太太担心他年事已高,路途遥远,说还是让二少爷去办。赫老爷说,留着你那个二公子吧,他是能办大事的人吗?他去我不放心,这事还是让师旗去吧。可是师旗却拒绝给溥仪送礼,说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还给什么溥仪送礼?大清国早就没有了,你怎么还这么想?赫国雍气得直骂,最后思来想去,他决定派拾来去! 拾来临出发前偷偷约会佩旗,佩旗说,我老爸对你多好啊,你一定不要辜负他的信任……拾来说你放心好啦!佩旗说,等你回来,我就把咱俩的事和咱爸挑明了……拾来说,那我就是你老爸正宗的姑爷子了……

  • 葛小秀回家和母亲说,哥哥还有一些商户被关大脑袋抓起来,葛老太太没有办法,只得去找赫国雍,赫国雍决定找关大脑袋试试。 赫国雍特意在酒店摆了一桌,请关大脑袋吃饭。关大脑袋说,赫老爷,不是我卷你的面子,这件事我也无能为力……日本人要怪罪下来,你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说完喝了一杯酒便扬长而去……气得赫国雍直骂,这个王八犊子关大脑袋,说的哪是人话! 自从被日本人打了埋伏,八匹虎和二当家的商量如何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增加些枪支和弹药。两人一合计,决定卖掉从拾来手里抢来的送给溥仪的玉件……于是把玉件装上车,下山直奔县城的玉器一条街……走了几家店铺,价格没谈拢,看到赫家的铺面大,便走了进去……

  • 从葛家出来,关大脑袋又去见吉野,说能不能先把那些抓来的人放了?吉野说,放人绝对的不行,除非他们同意继续开采。这时,那些采玉商户派代表来谈判……要求日本人兑现承诺……吉野慌神了,问石光怎么办?石光态度坚决地说你是军人,面对这些人闹事,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师旗在奉天找出版社,出版社早就关门了,整个奉天在日本人的统治下,美子在宾馆里欲和师旗同房,师旗犹豫,拒绝……二人不愉快…… 吉野没客气,立即召集闹事的商户,发出最后通牒……如果不恢复生产,就开始杀人……商户以为日本人不过是说说而已,可是过了一天,日本人先把老孙头杀了,是吉野亲自用战刀劈死的……全岫岩城一片哗然……

  • 赫师旗回家见父亲,赫老爷正在气头上,说你小子把我们赫家的脸丢尽了……师旗说我一没杀人二没放火,我怎么啦!赫国雍说,你总和那个日本女人瞎转悠什么,还不如回家和我好好经营玉器铺子。师旗说,爹你不知道,我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经过勘探,咱们岫岩的玉石,矿藏量至少够开采几百年的。赫老爷子听到这里,不吱声了……妹妹佩旗告诉哥哥,葛大青被抓的事。赫师旗决定去葛家看看…… 赫师旗来到葛家,秀秀见是他,根本不理睬他,转身就走,他主动和葛老太搭讪,葛老太埋怨道,你来干什么?赫师旗说,我去奉天了,今天回来才听说大青的事儿。葛老太说大青的事不用你来操心,你快去给日本人办事去吧。

  • 美子拿着材料刚到火车站,正好看见小石光坐着吉普车路过,他问妹妹干什么,美子说给师旗去邮寄材料,石光看材料,惊讶了……他说这事我来给你办,我把它交给满铁总部,他们从大连邮寄更快更方便……美子答应了…… 赫怀旗到关大脑袋家,看见关大脑袋和老婆正在训斥一个女孩,原来女孩子是关的亲属,父母被日本人杀害,临终告诉孩子,关大脑袋还欠他们的钱,要她来找关大脑袋要钱好维持生活。关大脑袋和他的老婆不但不承认有这么一码事,还把女孩子卖到了妓院…… 上海一客商来到赫家,准备要赫老爷再雕一批玉件,赫老爷子说,最近心太乱,干不了活了。客商说,实在不行,你卖给我几块河磨玉原石也行……

  • 赫国雍想着拾来,对二太太说,那天打他下手是重了点儿,看来这小子之所以跑了,是生我的气了,二太太说,我可听说他在山里呢!赫说那我得把他找回来……于是决定和二旺进山找拾来…… 赫老爷一走,二太太和怀旗趁着黑夜偷偷打开秘室,二太太拿出《玉谱》,这时,白牡丹正好出来去厕所,一下看见……二太太上前支走白牡丹…… 二太太和怀旗研究如何把《玉谱》送给石光?怀旗说,我爹要是知道《玉谱》是我偷的又送给日本人,不得把我的脑袋扭下来……二太太说,这事我自有办法……

  • 吉野严刑拷打,审问上海客商,客商供出是关大脑袋供的货…… 关大脑袋听说上海客商被抓起来,吓得不行,和老婆核计怎么救自己,老婆说,只能是将计就计,关大脑袋说,那只有把倒卖玉石的罪往赫家身上推了…… 关大脑袋主动见吉野,吉野叫人把关大脑袋绑起来……关大脑袋说,上海客商的河磨玉只有老赫家有这么多存货,你们去家里搜吧…… 吉野把赫老爷“请”到日本守备队,吉野说,你怎么能违背我们定得禁令,把河磨玉卖给上海人?赫老爷说,这事绝对不是我干的……吉野拿出造假的河磨玉说,你……还想抵赖吗?赫老爷子一看河磨玉就知道是假的,但没法说破,怕牵出二儿子和拾来,他咬咬牙,认了……

  • 石光找到赫师旗,说,你和妹妹之间的事情,我很高兴。我很欣赏你,可是我妹妹告诉我,你现在改变主意了,这是因为什么?赫师旗只好坦白说,按照我们中国的传统,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给我定了亲,我不能违抗父亲的意思。小石光说,如果这样,我去和你父亲谈谈…… 在一家日本料理餐馆,石光请赫家老爷……石光说,还记得上次你请我去你家吃中国饭菜吗?我今天请你吃日本料理……赫老爷笑笑说,我这人直肠子,拐弯的事情别扭。石光叫美子来倒酒,并说了想把妹妹嫁给师旗的想法。赫老爷摆手说不行,我儿子不做陈世美。

  • 石光把师旗叫到株式会社,给了他一枚日本天皇勋章,师旗莫名其妙,石光拉开墙壁的地图,上面写着了辽南地区玉石的储量和质量……师旗当即火了,质问小石光,这些材料是我写的,你怎么交到满铁调查部去了……我的学术论研究不是做这个用的。石光说,师旗,大日本帝国会给你记下辉煌一笔的。我们都要为天皇而战。师旗气得把茶杯摔掉……小石光捡起来,说,我受命于满铁株式会社,专门负责开发玉石产业,我要效忠日本天皇。赫师旗说,你骗了我,也害了我。石光说,赫君,我同时也会向满铁为你请功的。

  • 石光把师旗叫到株式会社,给了他一枚日本天皇勋章,师旗莫名其妙,石光拉开墙壁的地图,上面写着了辽南地区玉石的储量和质量……师旗当即火了,质问小石光,这些材料是我写的,你怎么交到满铁调查部去了……我的学术论研究不是做这个用的。石光说,师旗,大日本帝国会给你记下辉煌一笔的。我们都要为天皇而战。师旗气得把茶杯摔掉……小石光捡起来,说,我受命于满铁株式会社,专门负责开发玉石产业,我要效忠日本天皇。赫师旗说,你骗了我,也害了我。石光说,赫君,我同时也会向满铁为你请功的。

  • 赫国雍回到家,气得发疯,把家人一顿痛骂!然后开始大骂日本人!来到祖宗牌位面前,喊着那师兄,我对不起呀!抚着给溥仪雕的玉件痛哭:我是白想敬着皇上了,康熙爷乾隆爷你们睁开眼看看吧,你的后人让人欺负成啥了,二太太说,一朝天子一朝臣,……你就不会向日本人服个软……看看人家关大脑袋……不也活的挺滋润。赫老爷说,你说的什么屁话!赫不吃不喝,谁也不见,这时,正好师旗回来了,见父亲,拿出那本《玉谱》下册说,这是美子给我的……赫国雍看到书老泪纵横,师旗说,爹这里边到底是怎么回事?赫国雍把二十年前的事,《玉谱》的事,那国权是拾来父亲等等秘密全部告诉了师旗……

  • 关大脑袋在酒楼喝酒,突然碰到戏班的李大弦,从他的嘴里知道了白牡丹的下落……关大脑袋决定去奉天找白牡丹撞撞运气…… 在奉天,佩旗已经生了孩子,生活得很拮据……孩子在摇篮里哭闹着……佩旗对拾来说,当初要不是你做那些事,我爹也不能赶我们出来。拾来说都是你爹心太狠。佩旗说,奉天到处是日本人,现在生活不下去了,你还是去把那个河磨玉的佛像卖掉吧……拾来不舍得卖,佩旗说,孩子都要饿死了,还留着它做什么…… 拾来把玉佛包在包里缠在身上,动身去了北市场经营玉雕的店铺,大部分已经关闭,好不容易找一家,还说没钱再收了……无奈,拾来只好决定把佛像送进当铺……

  • 赫国雍接到请柬,关大脑袋要娶二姨太,赫国雍和二太太去了关家,原来关的二姨太竟然是白牡丹,赫国雍傻了,白牡丹谈笑自如,还和关喝交杯酒,还主动过来敬酒,赫国雍没动,白牡丹说赫老爷不能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吧。旁边的人议论纷纷,赫国雍有一种被羞辱的感觉,说有事儿提前走了…… 拾来回家和佩旗又把家搬回县城…… 二少爷怀旗领着俩自卫团的人在街上巡逻,正好碰到拾来,便问你怎么回来了?于是跟着拾来来到他们的店铺,拾来说,是关大脑袋帮着张罗的店铺,上边的牌匾是《那记玉器店》。妹妹佩旗看见二哥眼泪下来了……怀旗说你们走后父母都惦记你们,你们应该回家看看……佩旗说怕挨父亲的骂……

  • 赫师旗回家,发现秀儿不在,问是怎么回事?二太太说,秀儿不明白事,回娘家了。现在葛家家境已经败落了……不行就和秀儿就算了,不行就退婚吧?赫老爷说,你太势利眼了,葛家和咱们是老朋友了,这种时候咱们怎么能退婚啊!说到将来的打算……赫老爷说,我年岁也大了,我看你就把家里的玉器铺面管起来吧……赫师旗说自己想办一个小学校……老爷子说你办什么学校?咱们家这摊子能守住就不错了。师旗执意要办…… 赫师旗来到葛家……自从矿井被占,葛家生活没有了着落,葛太太带着儿女在院子开了豆腐坊。看见赫师旗找到这里,秀秀很吃惊,也很冷淡……说你要我回你家我不回……赫师旗说我找你是为了别的事情……

  • 八匹虎接到探子的报告,说岫岩玉石矿全部被日军霸占……八匹虎问我干娘的矿呢?探子说一家没剩……你干娘现在没有生活来源,在家开了豆腐坊。八匹虎说,我无论如何得下山看看干娘…… 八匹虎夜晚混进县城,来到葛老太家,正和干妈说话,关大脑袋手下盯梢的孙二丙向关大脑袋报告,说看见土匪八匹虎了,关大脑袋领着吉野追来。葛老太太让八匹虎从后窗逃走。街上枪声大作…… 八匹虎打死几个鬼子,逃到赫家……赫老爷子把他藏到供奉祖龛后面的夹壁墙里。二太太说这是鬼子通缉的人啊,老爷子说人家来了,咱就得护着…… 关大脑袋和吉野在赫家没搜到人,关大脑袋趁机说,葛老太太是八匹虎的干妈……吉野回头把葛老太抓走……

  • 葛老太太被放了出来,八匹虎穿上自卫团团副的服装,在怀旗的陪同下来到葛家…… 葛老太躺在炕上,看见八匹虎换了自卫团的服装,便问他这是怎么回事?怀旗说大娘,他都是为了你下山投降,好悬被鬼子杀了头……这不是,鬼子看他仗义,不但没杀他,还叫他当了我们自卫团的团副……葛老太说,你小子怎么能这么干?那还不如叫我死在鬼子的牢房里……八匹虎不好把话说漏,扑通一下跪在葛老太面前说,干娘,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这一天,石光开车来到赫师旗的小学校,从车上下来美子……看到美子的突然来到,赫师旗愣住了……美子已经换了一副面孔,制服马靴,原来飘逸的上发已经盘在头上,不苟言笑样子,美子说师旗我不是和你说过吗?

  • 集满铁株式会社的副社长渡边要到岫岩视察玉石生产加工情况,他对石光和吉野说,听说岫岩有一大名旦白牡丹京剧唱得好,我想见识见识。石光立即叫来关大脑袋,关大脑袋回家求白牡丹……白牡丹说我多日不唱,让他们找别人吧。关大脑袋说人家日本人那么大个官点名要你唱,这是多好的机会,我脸上也有光……白牡丹无奈只得同意…… 在县城剧场里,各界名流陪着日本人来了,其中也有赫老爷和二太太。白牡丹在台上,水袖飞转,唱腔委婉,二太太对赫说,怎么,心里不是滋味了。赫国雍说少说那些没用的,看戏……渡边的眼球跟着白牡丹转……每每站起来鼓掌……一段戏唱下来,渡边要石光把白牡丹叫到包厢里,虚寒问暖,甚至旁若无人,拉拉扯扯……

  • 这一天,师旗正在给学生们上课,突然学校开来一辆汽车,从车上下来美子和一群日军,他们冲进教室,不容分说把师旗带走,然后到师旗的校长室一顿乱翻……秀儿和众师生学生跑过来,说你们凭什么把师旗抓走?美子说,赫师旗反满抗日,在学校宣传反日言论,并且拒绝推行日语教育,他这是咎由自取。从现在开始,由我来兼任本小学的校长。师旗被带走了……秀儿冲上来,被日本人用枪托打倒…… 师旗被日本人抓走,赫家顿时乱了套……赫国雍说老祖宗啊,我老赫家做了什么孽?秀儿在一旁哭泣……

  • 这一天,自卫团轮到关大脑袋值班,怀旗故意过来陪着关大脑袋和下边人打麻将……土匪二当家的乔装成新来的自卫团成员,拿着一些酒肉,来到监狱狱卒们的值班房,和他们一块吃喝……趁机杀死守卫,拿着钥匙进了牢房,打开师旗的牢门,抬起师旗就跑……这时自卫团的营长孙二丙发现监狱被劫,双方打起来……枪声响起,惊动关大脑袋,领着人去监狱,鬼子也围了过来,正好迎头碰到抬着师旗的土匪,躲在暗处的八匹虎打死两名鬼子……师旗趁机被土匪抬到马车上,冲出县城,上了清凉山……

  • 白牡丹找到秀儿,拿出好多钱,对她说,你们家原来是开矿井的,能不能卖我一些炸药?秀儿说,你要炸药干啥?白牡丹说你就别问了,我有用。秀儿说炸药是日本人严查的东西……买卖炸药是要枪毙的……白牡丹说算我求你了,说着要给秀儿跪下,秀只好答应帮忙……白牡丹说,你先把炸药放在你那里,我随时都去取…… 石光在训美子,说就因为你对师旗还心存私心杂念,才造成这样一个结果……你不配当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人,你是我们的耻辱!总部决定把你遣返回国。美子说不!我绝不回去!哥,我前段时间回国进了军事学校,我已经下定决心全力效忠于大日本帝国……赫师旗这个人在我心中早已经死了……石光说,那好,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吧!

  • 城里,一清早,赫国雍刚来到玉器店,玉器一条街的人议论,惨啊,细河下游几个村子好几百口子的村民喝了细河水人都死了……有人说可能是闹疫病,有人说是可能是被投毒了…… 株式会社,石光欣慰地看着美子,说你这件事干得很漂亮,上峰对你很满意!准备表彰你……美子说,谢谢天皇的栽培!关于《玉谱》的事,我有个大胆的想法,能不能把赫国雍全家包括什么太太、儿女,一个不剩全部抓起来……不信他们不把《玉谱》交出来……如果《玉谱》是在师旗手里,以赫家人要挟他,他也会乖乖地把《玉谱》拿回来……石光说你的想法很好,可惜现在不能实施,满铁刚刚来了指示……

  • 关大脑袋和拾来暗地里合计,给天皇雕生日礼物的活儿要拿过来,关大脑袋说,你本来就是那国权的儿子,你就应该是宫廷玉匠。给天皇雕玉器,这样的机会怎么能错过?拾来说,赫老爷子那点手艺我差不多全学到手了,在岫岩县城我的水平也是数一数二的。关大脑袋说你这么想就对了……这件事,有机会我去跟石光说去…… 傍晚,县城剧场戒备森严,师旗化妆成戏剧花脸,二当家的等土匪装扮成乐队的鼓老乐手等来到剧场,站岗的日本鬼子要检查,白牡丹过来说,这些都是我戏班子的人……日本鬼子挥手放他们进去……他们进了化妆间,就把枪支弹药从道具箱里拿出来……师旗说,我在台上,马鞭子一甩,你们就点炸药……

  • 八匹虎听说干娘死了……恨得要去拼命,怀旗好容易把他劝住……怀旗道,你的干娘,我的小梅,都叫日本人给祸害了……这个仇咱要报啊!但是现在还不是鲁莽行事的时候…… 赫家,赫老爷和二太太劝秀秀不要伤心…… 葛老太太的葬礼,夜晚在河上偷着举行。玉石商户们全来给老葛太太送行,几个亲人坐在船上,几点河灯在漂,在闪…… 拾来领着人在老葛太太丧身的地方终于打捞出那块老玉……关大脑袋领着拾来一起给石光送去…… 拾来回家,佩旗问拾来……听说你带着关大脑袋给日本人捞了一块老玉,日本人给你什么好处了,你这么给他们卖力?拾来说我这也没有办法,我要是不去,下场还不是和老葛太太一样?

  • 石光到了赫家告诉赫老爷,经过研究,决定采纳你的设计方案,赫老爷说,要我雕刻我有个要求,必须把《玉谱》拿来,石光说为什么?赫老爷说,要雕刻九龙转日,必须对照《玉谱》来做。石光犹豫,美子说绝对不可以!石光摆摆手,说可以我答应你!但是你要是雕不好九龙转日,后果可想而知! 走出赫家,美子说你为什么要答应赫把《玉谱》拿回来?石光说,我派四名日军,每天荷枪实弹守在《玉谱》旁,二人一值班,吃饭睡觉都要保证有人看着《玉谱》…… 它就是长了翅膀也不会走的……当务之急,是要完成天皇的生日礼物……石光回头对手下的人说,从现在开始,要派人在赫家周围站岗巡逻,保证雕刻的完成……

  • 有人来报,清凉山的一股土匪杀到偏岭镇,吉野当即决定率领守备队和自卫团出击……在偏岭镇,双方交火,八匹虎勇敢机智,把土匪打跑,并且俘虏了几名土匪……吉野要杀土匪,几名土匪跪下,表示他们投降皇军,而且可以带路去清凉山打义勇军……旁边的八匹虎说情,把这些人编进了自卫团……吉野对八匹虎打仗的勇敢欣赏有佳,回来后,任命他为自卫团的团长……那些俘虏私下里见到八匹虎,说这都是师旗的计策……为你取得日本人的信任做铺垫…… 佩旗回赫家,赫国雍对她说,他希望能让拾来到这里帮忙,参加雕刻…… 佩旗回家,说了父亲的意思,拾来不想参与雕刻,佩旗埋怨拾来不要再和父亲作对……拾来说,你爹和我已经结下梁子,我就得琢磨他……

  • 九龙转日的玉雕雏形已经有了,这一天石光又来视查,便说,现在这龙雕刻的不错,可怎么光突突的。赫国雍说你好眼力,现在尚缺龙鳞龙角龙爪龙纹,我下一步就要干这些活,但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眼睛不行了,你得给我再配一副老花镜,石光说这好办。第二天,赫老爷戴上了石光送来的老花镜,又拿着放大镜,开始雕这些细活儿…… 九龙转日终于完工了……石光和吉野很高兴,二人来到赫家正在欣赏玉雕,石光第一件事是拿起了《玉谱》,赫国雍说,这些日子,它们一直伴随我,最后了,能不能让我再看看它们,石光答应了,把《玉谱》给了赫国雍,赫国雍拿起《玉谱》上下册,突然一下子扔在铜火盆里……

收起
爱奇艺号

森宇文化

6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