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十年三月三十日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9集全 热度 5873

地区:内地

导演: 钟澍佳

类型:都市 / 偶像

简介: 企业猎手靳燃放弃国外的高薪挽留,为了爱情和梦想,回国出任某旅游公司首席运营官,并重逢初恋爱人袁莱。靳燃奋起直追,终于在解除了种种误会之后重拾爱情,最终迈入婚姻的殿堂。职场菁英徐辛颐和电子竞技高手丁昂重...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9/共39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日本,一名员工因为不满靳燃收购公司后裁员的决策,以极端方式威胁靳燃收回决策。靳燃果断利落地处理员工的不理智行为。靳燃让秘书偷偷给前述员工现金救急,并表示自己救急不救穷。但公司的原则和底线不能触碰。袁莱和赵承志在婚纱摄影店拍摄公司宣传用的照片,店员夸赞赵承志和袁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时,袁莱收到总经理纪敖亭的电话,需要袁莱紧急“救火”。袁莱帮纪敖亭从前女友处找回丢失的优盘。

  • 丁昂带女朋友逛街,两个贪玩的孩子不小心将咖啡泼在女友刚买的衣服上。丁昂的女朋友咄咄逼人,让小孩子家长赔偿,丁昂斥责女朋友的无理取闹。女友要求丁昂给丈母娘买套房子做补偿。丁昂愤怒得让女友下车,并提出分手。丁昂在自家的售楼中心偶然遇见徐辛颐和男朋友高子富来买看房。丁昂主动和辛颐打招呼,看着辛颐和高子富甜甜蜜蜜的样子,丁昂内心回忆起和徐辛颐相处的大学时光,没想到喜欢的女孩快要嫁人了,不由黯然神伤。

  • 第二天上班的袁莱听到同事们议论公司空降了一个首席运营官,女同事们对这个传说中的大魔王很好奇。袁莱不小心撞到了新晋公司的高管,却发现就是靳燃。靳燃看着工位上的袁莱,轻声呢喃:我回来了。靳燃新官上任三把火地召开全体会议。靳燃针对各个项目经理的优势和劣势做了分析,大家这才发现新来的领导是有备而来。靳燃掏出了一封自己写的投诉信,指出袁莱负责的日本高端旅游存在的问题。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日本,一名员工因为不满靳燃收购公司后裁员的决策,以极端方式威胁靳燃收回决策。靳燃果断利落地处理员工的不理智行为。靳燃让秘书偷偷给前述员工现金救急,并表示自己救急不救穷。但公司的原则和底线不能触碰。袁莱和赵承志在婚纱摄影店拍摄公司宣传用的照片,店员夸赞赵承志和袁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时,袁莱收到总经理纪敖亭的电话,需要袁莱紧急“救火”。袁莱帮纪敖亭从前女友处找回丢失的优盘。

  • 丁昂带女朋友逛街,两个贪玩的孩子不小心将咖啡泼在女友刚买的衣服上。丁昂的女朋友咄咄逼人,让小孩子家长赔偿,丁昂斥责女朋友的无理取闹。女友要求丁昂给丈母娘买套房子做补偿。丁昂愤怒得让女友下车,并提出分手。丁昂在自家的售楼中心偶然遇见徐辛颐和男朋友高子富来买看房。丁昂主动和辛颐打招呼,看着辛颐和高子富甜甜蜜蜜的样子,丁昂内心回忆起和徐辛颐相处的大学时光,没想到喜欢的女孩快要嫁人了,不由黯然神伤。

  • 第二天上班的袁莱听到同事们议论公司空降了一个首席运营官,女同事们对这个传说中的大魔王很好奇。袁莱不小心撞到了新晋公司的高管,却发现就是靳燃。靳燃看着工位上的袁莱,轻声呢喃:我回来了。靳燃新官上任三把火地召开全体会议。靳燃针对各个项目经理的优势和劣势做了分析,大家这才发现新来的领导是有备而来。靳燃掏出了一封自己写的投诉信,指出袁莱负责的日本高端旅游存在的问题。

  • 新娘转过身,竟然是周西子,靳燃一度尴尬,但也喜悦地得知袁莱其实只是和赵承志保持着朋友之间的距离。新娘扔捧花,幸运落到了徐辛颐手中。高子富被大家起哄着向徐辛颐求婚。高子富却以各种缘由没有求婚,徐辛颐难掩失落。伴娘团敬酒,宾客让袁莱喝酒,靳燃和赵承志一起为袁莱挡酒。靳燃跟随袁莱诉说衷肠,被袁莱拒绝。赵承志不爽靳燃不告而别,也不爽他突然回来打破这么多年的平静。两人剑拔弩张,幸被赶来的丁昂化解。

  • 赵承志得知袁莱在公司受到了欺负,带着律师函前往非途公司。鲍博调侃赵承志和袁莱之间有不正当关系,赵承志差点和鲍博动手,被袁莱拦下。袁莱路过谷阳的咖啡馆,回想起大学期间,自己那么努力追到学霸靳燃的兴奋心情,现在却物是人非。袁莱走进咖啡馆,遇见靳燃在替谷阳工作。靳燃送给袁莱作为定情信物的三棱镜,但袁莱果断拒绝了靳燃的礼物,让靳燃不要再浪费心思了,自己已不是从前的那个少不经事的小女孩了。

  • 靳燃接到合作伙伴顾飒的电话,表示自己回国处理私人事务,引发了顾飒的担忧。纪敖亭派鲍博调查靳燃,发现靳燃曾经在东方大学的数学系上过学,还有一个女朋友。但是毕业后到日本留学,毫无情面地攀上高枝。婚姻那一栏赫然写着“已婚”。袁莱和小菲在咖啡馆讨看见李文浑身脏兮兮的走过。袁莱想追上李文了解近况却又看见靳燃和供应商白总在一起,袁莱认为李文的一切都是靳燃造成的。袁莱前去给赵承志送合同,看见沈双双和赵承志动作暧昧。袁莱希望赵承志能够帮助被性骚扰开除的李文。一旁的双双得知李文被性骚扰还被开除,决定为她讨回公道。

  • 高子富用气球挂横幅高调求婚辛颐,辛颐拒绝高子富,高子富纠缠辛颐,丁昂挺身而出救辛颐,高子富反诬蔑辛颐劈腿了,辛颐十分愤怒。丁昂带着徐辛颐回到大学毕业之初租住的房子,并表示这个房子一直保留就是等待徐辛颐回来,徐辛颐再次租下这个房子。辛颐向丁昂讲述了这段时间以来的遭遇和心情,尤其是当年到丁昂的生日会被当众羞辱的场景。丁昂心疼辛颐,辛颐讲述完遭遇后安心地睡去了,丁昂发誓要保护辛颐不再伤心。

  • 非途旅游公司最近着重开发裴心岛的旅游项目,纪敖亭问询袁莱对裴心岛的开发计划。袁莱一腔热情讲述自己注重游客观感的方案,纪敖亭感叹眼前小姑娘的快速成长,但是实际上拒绝了袁莱的方案,纪敖亭希望袁莱能够用更稳妥的方式帮助公司推动裴心岛计划。靳燃来约袁莱去看明天的日出,袁莱爽快答应,却在衣服里看到靳燃的物品,在准备给靳燃送过去的时候,在走廊上看见靳燃和儿子视频。袁莱顿觉五雷轰顶,,五年已经过去了,靳燃早不是自己认识的靳燃了,袁莱转身回了房间。

  • 针对裴心岛的开发计划,靳燃和纪敖亭在公司的提案大会上分别提出不同方向的旅游线路。总部决定,让靳燃和纪敖亭的两种提案均试运行一段时间,来检验一下到底哪种方式更合理。靳燃以初到公司没有助手为由,借机抽调纪敖亭的下属袁莱。拳击馆,靳燃和丁昂练习拳击,丁昂调侃靳燃假公济私把袁莱绑在身边,靳燃调侃丁昂要勇敢面对自己对徐辛颐的感情,不然到时候抢亲比告白可困难多了。

  • 袁莱和靳燃到达裴心岛,两人实地考察了裴心岛美如画的情人崖。随后靳燃带了袁莱来到独具特点的少数民族风情的民宿居住,还穿上了当地的特色服装。袁莱也觉得这样的安排,可以让旅客有更好的体验。靳燃送袁莱回到酒店房间,靳燃却突然拿出手机和自己的 “儿子”视频。袁莱尴尬,靳燃却把袁莱一把揽住说这是自己的女朋友。袁莱才明白,这个孩子并不是他亲生儿子,而是干儿子。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暧昧起来,袁莱接到赵承志的电话,袁莱把靳燃推出房间,心情变得很好。

  • 为了安顿好游客,靳燃先安排大家进行自由烧烤,暂时缓解了燃眉之急。袁莱得知五星级酒店的房间都是被纪敖亭提前垄断了,建议靳燃放下面子向纪敖亭请求帮助,毕竟游客的体验是最重要的。袁莱的旅客看到闺蜜发的五星级酒店的房间,吵闹着也要去住五星级酒店不想在沙滩上呆了。正在大家一筹莫展时袁莱看着远处的房子,突然有了主意。袁莱和靳燃齐心协力,将一艘渔船重新粉刷和装修,不仅新颖特别,还解决了游客住宿的难题。

  • 接待游客的工作结束,靳燃和袁莱从裴心岛回到上海,赵承志习惯性想送袁莱回家却被靳燃阻止。赵承志不甘心,邀请靳燃来拳击场比赛一局。酣畅淋漓的一场拳击赛之后,承志放下执念,愿意将袁莱让给靳燃,但条件是靳燃一定要对袁莱好,否则自己不会放过他。在非途公司的测评会议上,靳燃的浸入式体验取得压倒性胜利。纪敖亭向文森特反映卢卡斯想要裴心岛线路的深度合作运营权,却不想被文森特拒绝,纪敖亭加深了对靳燃和文森特的不满。

  • 赵承志和沈双双在崎岖的山道上行走,沈双双意外失足,赵承志非常紧张,却忽然发现双双坠落的“山崖”离地面也就几公分,连个土丘都算不上,于是故意放手。这可吓坏了双双。双双安全落地后,觉得赵承志是在意自己的。赵承志在山林中意外被一只毒蜘蛛咬伤。双双看着承志紧张不已,急忙给丁昂打电话,赵承志的意识越来越迷糊。丁昂指导双双给承志做简单包扎。山里的信号不好,两人的联系时断时续。丁昂打电话给120求助。沈双双按照指南针的指示背着承志向着西面方向走,就在沈双双体力透支的前一秒,双双等到了前来支援的人。

  • 在医院走廊,袁莱发现丁昂和徐辛颐之间的关系有些暧昧,丁昂暗示靳燃自己已经和辛颐在一起了,希望靳燃可以抓点紧。靳燃表示自己一定会奋起直追。为了进行影视协拍的业务,靳燃向纪敖亭借调袁莱来帮忙。靳燃和袁莱来到裴心岛,接待思恩影视公司的制片人李静,袁莱细心发现了李静的特点获得靳燃的赞赏。袁莱带着李静一连看了好几个景点,李静都不是很满意。其实袁莱是利用李静的心理特点故意为之,终于在最后一个景点获得了李静的满意。

  • 二天在裴心岛的拍摄中,突然涌现出几个渔民阻止拍摄进程,李静责问非途公司是怎么回事。靳燃安抚李静的情绪,袁莱悄悄跟着闹事渔民离开,发现渔民在和翻译小刘接头。靳燃及时赶到斥责袁莱不该自己一个人去。在靳燃的压力下,小刘终于承认是按照李莎的指示来做的。李莎刚好来到剧组,前去找李静自我介绍,却吃了李静的闭门羹。袁莱当场质问李莎人还没到就开始在剧组搞破坏,李莎拒不承认。这时候,靳燃出现,拿着李莎安排小刘的录音给李莎听,李莎哑口无言,狼狈离开。

  • 靳燃问袁莱怎么处理一直暗中破坏的李莎,袁莱认为低调处理比较好,毕竟这件事公布的话会影响到公司在客户面前的形象,靳燃感慨袁莱变得越来越成熟。靳燃暗示袁莱,李莎的事情可能背后有人出谋划策,袁莱开玩笑说难道靳燃就没有做过见不得人的事情。靳燃回想起往事,沉默不语。靳燃和袁莱发现一对夫妇在问前台有无空房,女方看起来即将临盆。善良的袁莱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他们,但为了保障剧组房间的安全,借着探望孕妇的时候验证孕妇是真的怀孕,于是放松了警惕。没想到这对夫妻在袁莱走后,偷偷拍摄了演员的亲密照。袁莱和靳燃共处一室,暧昧的氛围在渐渐升起。

  • 赵承志回忆起和沈双双从相遇相识到相知的点点滴滴,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滋味,却也始终无法处理好和袁莱之间的平衡。文森特让靳燃火速处理拍摄中的危机,这件事给公司造成了很多负面影响,除了索赔之外,还有股东要撤资,令非途雪上加霜。纪敖亭看似为靳燃开脱,实则落井下石。靳燃承诺文森特一定会帮助非途公司度过难关。袁莱因为自己的失误十分自责,靳燃细心安慰,两人在路灯下拥吻。靳燃背着袁莱回家,让袁莱觉得很温暖。靳燃通过日本好友,吸引新的投资方。袁莱邀请卢卡斯和公司合作,暂时解决眼下的资金困难。袁莱的表现获得了文森特的肯定,纪敖亭在袁莱的话中明白这是靳燃在背后做安排。

  • 靳燃和袁莱拦住了那个娱乐记者,在沈双双专业的责问下,娱乐记者知道自己行为涉嫌违反了法律还要支付巨额赔偿,吓得立即供出的确是受李静助理玲玲所托才这么干的。靳燃和袁莱推测,这可能是李静在背后故意搞鬼,目的是为电影宣传造势。赵承志对沈双双面对娱乐记者临危不乱,法律条文倒背如流的蜕变刮目相看。此时有个男人来搭讪沈双双,被赵承志赶跑。赵承志抱着喝醉的双双回家。靳燃在咖啡馆遇到赵承志,赵承志说第一次见袁莱的时候就喜欢上袁莱了,他已经习惯在袁莱身边,所以不能接受别的女孩子。靳燃劝赵承志学会珍惜,不要像五年前的自己一样放弃了最珍贵的感情。

  • 沈双双故作有人追求的样子,经常发参加海归朋友聚会的照片,还让男闺蜜来接自己下班,故意和男闺蜜拥抱。赵承志吃味不已。众人给靳燃过生日,袁莱送给靳燃运动手表当生日礼物,靳燃非常喜欢。徐辛颐看到顾飒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告诫袁莱少跟她交往,袁莱告诉辛颐这是公司的新股东,相信靳燃会处理好他们之间的关系。公司例会,袁莱提出实施公益计划挽回非途公司在之前事件中的负面形象。李莎和袁莱分别制定详细计划。沈双双在公司收到玫瑰花,赵承志吃味不已,以老板的身份要求办公室不准放花,沈双双对赵承志的无理要求无可奈何。最终在公司的决策会上,袁莱和李莎的计划分别做阐述。

  • 在林珊的工作室,袁莱看到靳燃让林珊帮忙修的手表,知道靳燃喜欢的是顾飒推荐的机械类手表,心里五味杂陈。靳燃找袁莱解释和顾飒的关系,答应以后发生事情会第一时间告诉袁莱。袁莱接受了靳燃的解释,和靳燃冰释前嫌。绿途计划启动仪式的准备现场,一盆花无故跌落,袁莱为了救小菲擦破了手腕。顾飒递过袁莱创可贴,趁机表达自己只是把靳燃当弟弟,希望袁莱不要再误会。纪敖亭从鲍博调查的资料得知,靳燃在东京以收购其他公司为主要工作。纪敖亭怀疑靳燃进非途的真实目的。袁莱、沈双双、徐辛颐在袁莱家庆祝姐妹之夜,互相讨论最近的生活状态和情感状态。

  • 靳燃问询顾飒为什么让袁莱继续跟进绿途计划。顾飒故意岔开话题,以国外发展前景更好,亚历克斯想念靳燃为由,继续劝说靳燃回日本。靳燃果断拒绝顾飒,表示只有在国内发展才能实现梦想。顾飒看着靳燃坚定的样子,一时之间不知所措。靳燃在楼下等袁莱,靳燃紧紧拥抱袁莱,希望袁莱不要生自己的气,害怕再次失去袁莱。袁莱的心里也对靳燃有着深深的心疼。徐辛颐的项目组获得公司项目的第一名,员工兴奋的等着被总监叫到办公室升职加薪,徐辛颐也焦急的等待着。总监夸奖几句后便让徐辛颐回去,徐辛颐据理力争为什么没有升职加薪,总监说给过徐辛颐升职的机会,是她自己怀孕了没办法接受,徐辛颐心有不甘。

  • 晚上,靳燃约袁莱去餐厅吃饭准备求婚。袁莱疑惑“汉光收购案”和靳燃究竟有什么关系,回想起靳燃绝不会再欺骗自己的承诺,决定当面问个清楚。靳燃在餐厅始终没有等到袁莱,起身离开。袁莱小跑着去找靳燃,两人终于在餐厅外相遇。袁莱急切的想要询问汉光收购案和靳燃没有关系。靳燃坦白汉光收购案就是自己一手操盘做的。靳燃和袁莱解释事情的原委,认为汉光收购案是必然的趋势,只是没想到负责人走了极端。袁莱认为靳燃竟然不觉的忏悔反而理直气壮,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 徐辛颐早高峰在地铁站等电梯时,遭遇后面的男子插队,徐辛颐着急开会,和男子产生争吵,幸得一位妇女挺身而出得以解围。徐辛颐跟丁昂抱怨在地铁里遇到的插队男,丁昂忧心忡忡地说要带徐辛颐回去见自己的妈妈。徐辛颐回忆起去给丁昂过生日时遭遇的歧视,对见这位未来的婆婆产生畏惧和担忧。丁昂承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站在徐辛颐这边。李莎不满公司的流言非议,故意将非途的公益预算算错,夸大为贪污公益资金,爆料给张薇工作室。靳燃约张薇一起商量绿途计划的宣传事宜,被袁莱和公司的其他同事看见。

  • 非途公司盛传靳燃畏罪潜逃。袁莱相信靳燃的为人,反复给靳燃打电话、留言,却始终没有得到回复。纪敖亭再次找到文森特强调不能因为靳燃的缺席影响公司的运转,文森特只好暂时把绿途计划交给纪敖亭。总监以徐辛颐怀孕为由,让徐辛颐将手里卡诺的案子全部交接给空降的西蒙,辛颐据理力争,但是总监已经决定无法更改。蒋莉收购了卡诺公司,前往塞维诺询问项目的进展。在电梯里,蒋莉听见小姑娘讨论徐辛颐因怀孕遭遇公司歧视,将项目转交给只会拍马屁的西蒙。蒋莉询问总监卡诺项目的进展,总监将刚上任的西蒙拉出来当负责人。面对蒋莉连珠炮的询问,西蒙毫无招架之力,临时翻资料。

  • 外面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纪敖亭驱车送袁莱回家。在红绿灯转换的街口,袁莱看见车里的靳燃和顾飒一家温馨甜蜜,误会加深。靳燃回家后,立即奔向袁莱家,欣喜的想起袁莱极力维护自己的话语,一定要解开存在两个人之间的误解。袁莱回想起靳燃和顾飒一家三口的温馨画面,忍痛拒绝靳燃的解释。靳燃意气风发的回到公司,带来新的融资帮助公司度过危机。大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纷纷恭祝靳燃让公司转危为安。袁莱却对靳燃对自己不理不睬有些失落。靳燃听温娅的汇报,得知很多老客户和非途公司合作提出单方面的解约,且愿意付出高价的违约金。

  • 丁昂来接辛颐,听到高子富给徐辛颐打电话,约晚上酒店房间见,商量下广告位的事情,辛颐答应。丁昂在一边着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徐辛颐赴约高子富,丁昂尾随。高子富表示愿意出卖公司的利益,也要给辛颐拿到广告位。徐辛颐将高子富的言论录音,如若高子富不通过正规渠道谈成合作,将会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高子富想对辛颐动手动脚的时候,服务员送来点的餐,辛颐趁机逃走。楼下的丁昂对徐辛颐的处境担心不已,又欣赏徐辛颐果敢的样子。袁莱提出可以在岚镇举行万人马拉松比赛的竞标方案,将岚镇的几个著名景点以跑步的方式贯穿起来,得到公司领导的认同。

  • 袁莱照顾酒醉的靳燃。袁莱看着靳燃熟睡的容颜,心中很是心疼。袁莱第二天醒来,却发现父母回家了。小菲看见袁莱的还是穿着昨天的那套衣服来上班,推断袁莱交了男朋友。靳燃走来归还袁莱昨晚掉在洗手台上的项链。两人关系被曝光。赵建国叮嘱赵承志不要和沈双双在一起,沈双双就是个不务正业的小孩儿,会带坏赵承志;同时禁止承志再做什么摄影师的白日梦,把心思都放在业务上。张亮打电话给靳燃说岚镇项目通过了,靳燃深得其意。一个崭新的计划即将浮出水面。文森特对纪敖亭的离开云淡风轻,在公司例会上提出将联合张氏地产开发裴心岛的旅游房地产。

  • 沈双双看见赵承志正在看摄影比赛的征稿令,鼓励承志参与比赛。赵承志顾忌父亲,嘴硬不去。沈双双偷偷抄下摄影比赛的邮箱,替赵承志报名参加了摄影比赛。丁昂的战队小组赛正在紧张等待开局,战队成员老马却遭遇车祸骨折,只好临时找来替补。丁昂认出这个替补是靳燃的发小邻居楚芸。当年楚芸少不经事,苦追靳燃无果,记恨袁莱。后来楚芸的奶奶重病不治,楚芸固执地认为是袁莱的医生父母没有尽心,错手刺伤了袁莱的母亲,被判入狱。谁知道几年后竟然成为了新晋网络红人。楚芸帮丁昂战队拿下小组赛的胜利。

  • 袁莱去找纪敖亭,感觉纪敖亭变了很多,已经不是之前认识的老师了。纪敖亭表示时代在变,所有人都是会变的,劝说袁莱加入自己的新公司,袁莱拒绝。靳燃给袁莱看了辛颐的婚柬,抚平袁莱的情绪。看着靳燃一副淡然的样子,袁莱不知道靳燃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裴心岛,徐辛颐的婚礼如约盛大举行,众多好友前来捧场。徐辛颐在化妆的时候,从门口瞥见貌似高子富的人影走过,却又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袁莱和靳燃被朋友们催婚。高子富找到正在忙碌的蒋莉,要告诉蒋莉一件关于徐辛颐的不为人知的故事。婚礼在浪漫中完成,丁昂深情告白徐辛颐。蒋莉突然拿起话筒告诉众人,有人想要污蔑徐辛颐,但是自己非常相信辛颐,高子富不会得逞。

  • 楚芸谴责辛颐是恶意揣测。沈双双居中协调,希望辛颐不要刻意为难楚芸,赵承志见势不对佯装肚子疼携双双离场。沈双双认为辛颐对楚芸太敌视,承志表示楚芸做过伤害袁莱的事情,大家难免戒心严重。沈双双意识到承志对袁莱的袒护和关爱远比她想象得要多。可酷手机爆炸事件愈演愈烈。丁昂召开发布会向消费者道歉,并承诺会承担一切后果。丁昂妈妈不希望丁昂参与其中,丁昂却表示这是他的责任,丁昂妈妈感动,母子关系再度缓和。楚芸来到靳燃家,表示自己无家可归,想要跟靳燃住在一起。靳燃给她安排好酒店。袁莱妈妈劝说袁莱要和靳燃相互理解,袁莱表示一定要解开跟靳燃之间的心结,才能重新开始。

  • 徐辛颐借口要帮婆婆买礼物,让袁莱陪自己逛街。袁莱建议徐辛颐挑选从日本进口的睡枕,徐辛颐赞叹袁莱有当儿媳妇的潜力。徐辛颐买下睡枕,让袁莱作为见面礼送给靳燃妈妈。靳燃前往飞机场接妈妈,没想到楚芸也得到消息来到机场。靳燃妈妈提到袁莱,楚芸尴尬,恰好公司有事便离开。靳燃带着妈妈花姨回家,花姨在家门口向靳燃坦白,靳燃爸爸一周前来找过她。靳燃冷漠地表示自己没有爸爸。回到家里,承志等人在靳燃家为花姨接风。袁莱拿出睡枕送给花姨,花姨回赠给袁莱一条祖母绿项链,气氛欢快不已。谁知花姨接下来表示,这块祖母绿是靳燃爸爸所赠。靳燃生气,让袁莱把项链还给花姨。靳燃和花姨闹得很不愉快。

  • 袁莱得知纪敖亭的岚镇项目预估错误,当地酒店供不应求,游客纷纷投诉。袁莱动身去找纪敖亭,希望能够用裴心岛分流的方式帮纪敖亭度过难关,却遭到纪敖亭的拒绝。袁莱前往岚镇实地考察。辛颐提醒丁昂尽快处理楚芸在战队的事情。丁昂心里忐忑却不敢告诉辛颐自己跟楚芸的事。 靳燃通知顾飒,张亮地产已经同意和非途一起进驻岚镇项目。顾飒对靳燃自行决定的做法非常生气。靳燃得知袁莱发烧还要坚持在岚镇做实地考察,心疼不已,于是乘坐最早的一班飞机到岚镇。袁莱带病寻找有房间的酒店,在雨中差点支撑不住。幸好靳燃及时赶到,将袁莱带到酒店进行照顾。

  • 丁昂努力解释自己和楚芸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但是辛颐始终无法相信丁昂,一把推开丁昂,转身离去。丁昂回忆起和徐辛颐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非常难过。徐辛颐在家里整理好丁昂的物品,留下一封信后离开。沈双双早上起来看见赵承志在门口睡了一夜,心里的火气消了一半。赵承志软硬兼施地向沈双双道歉。袁莱向辛颐道歉自己对她的隐瞒,辛颐原谅了袁莱。丁昂看见辛颐收拾干净的屋子和让他离开的字条,难过不已。袁莱和靳燃分别接到花姨的电话,要他们去靳燃家的老宅子看看。没想到花姨第一个等到的人竟然是楚芸。花姨带楚芸去喝茶,一起回忆以往的美好时光,并劝说楚芸要学会放下。

  • 第二天,袁莱收到纪敖亭留给她的礼物,想到纪敖亭可能丧失了生活的勇气。袁莱前往纪敖亭的公司,发现那里乱成一团,却不见纪敖亭。袁莱预感不好,立刻给靳燃打电话。两人成功救下准备跳楼自杀的纪敖亭。纪敖亭表示自己已经对公司目前的状态无能为力。靳燃再次表态,希望纪敖亭能跟非途合作。靳燃向袁莱讲述自己在东京的过去:当年自己明明想要留给对方希望,没想到却让那人在绝望中放弃了生命。靳燃一直对这件事自责不已。袁莱终于了解这件事的真相,与靳燃的隔阂彻底解除。

  • 徐辛颐回家收拾东西准备出门散心,却发现家里都被丁昂安装了道歉的小道具。众人聚在咖啡馆替赵承志出谋划策,认为楚芸会是一个突破口。靳燃约楚芸见面,表示自己愿意用钱私下帮承志解决抄袭官司。楚芸表示可以为靳燃试试。徐辛颐入住酒店,发现丁昂一直用手机定位跟踪着自己,并安排好了一切。靳燃转账成功后约楚芸,这时,赵承志冲进咖啡馆,因靳燃的多管闲事而与他大吵一架。楚芸告诉顾飒,靳燃和承志大吵一架,两人友情出现裂痕。但顾飒却认为事情进行得太顺利了,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 靳燃发现顾飒乳腺癌的真相。顾飒不希望让大家看到自己化疗后丑陋的样子,希望靳燃能帮自己保密,并提出要从非途撤资,希望靳燃能够跟着自己一起离开。靳燃表示自己不会放弃非途,拒绝顾飒的要求。靳燃送顾飒回家,被楚芸偷偷拍下了照片。大家等在摩天轮下始终不见靳燃出现,丁昂接到靳燃的电话,不能出现了。承志和双双为了缓解袁莱的尴尬,故意做出今天是承志为向双双道歉的仪式。袁莱明白大家的苦心,彼此各怀心事的尴尬一笑。纪敖亭和靳燃签署岚镇共同开发协议,引起强烈反响。袁莱询问靳燃昨晚去了哪儿,信守承诺的靳燃撒谎说自己去见了客户。

  • 袁莱在门口等靳燃,告诉靳燃知道了顾飒生病的事情,并给了靳燃投资商的名片。靳燃知道楚芸还在骚扰袁莱,决心找楚芸谈话。花姨从日本回来,告诉楚芸靳燃和袁莱快要结婚了,劝楚芸不要执着于过去,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楚芸表示靳燃他们不会再原谅她了。靳燃也来到了楚芸的住处,表示靳燃哥哥仍然可以原谅楚芸妹妹。靳燃希望楚芸不要再走极端了,楚芸感动。靳燃询问楚芸,她和丁昂在酒店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楚芸决定替丁昂澄清。徐辛颐打车回家,开门瞬间丁昂趁机坐进车里。路上,丁昂接到靳燃的电话,激动的丁昂告诉徐辛颐,他很快就能澄清自己跟楚芸之间的关系,并承诺今天一定会再次将戒指戴回到徐辛颐的手上。

  • 靳燃拿到了父亲给花姨承诺的戒指。靳燃把戒指拿给花姨,花姨讲述和靳父的美好过往。靳燃心有感触。斯人已逝,在世的人要珍惜一切。辛颐在整理丁昂的游戏装备,意外看到丁昂将母子俩的合照偷偷地粘起来。随后又发现丁昂记录游戏攻略的录像带少了一盘。赵承志打电话约徐辛颐见面,两人约好在丁昂妈妈家见面。辛颐将粘好的合照交给婆婆蒋莉。蒋莉回忆起以前限制儿子种种,令母子之间感情生隙,内心不禁后悔。赵承志告诉徐辛颐,丁昂在结婚之前曾经托赵承志立过遗嘱,希望不论他在或者不在,都能好好地保护徐辛颐母子。

  • 丁昂电竞战队的队员向辛颐说了战队现在面临的困境,辛颐愿意帮助大家重振战队。顾飒找到靳燃希望好好谈谈,靳燃告诉顾飒自己已经知道她对非途公司做的事情。袁莱从徐辛颐处知道破坏众人友谊的人就是顾飒。袁莱回公司正好撞见顾飒坦诚对靳燃的心意,袁莱告诉顾飒,感情讲求的是真心而不是心机。顾飒回忆起自己和靳燃在一起的快乐日子,以及靳燃决绝地拒绝,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顾飒将亚历克斯送上前往日本的飞机后,前往公安机关自首。靳燃看到亚历克斯发在朋友圈的状态,对亚历克斯的表现欣慰一笑。小菲已经成长为一名干练的职业女性。非途公司在靳燃和袁莱等人的努力经营下,过去一年成绩斐然。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