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筑梦情缘 立即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33集/共60集 VIP会员每日24点更新,非会员次日24点更新 热度 6453

地区:内地

导演: 金沙

类型:剧情 /年代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湖南卫视

简介: 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初,军阀割据民生凋敝,乱世中少年沈其南一家忽遭飞来横祸。父亲因无意间卷入走私阴谋而被杀害,母亲在逃亡中蒙难,兄妹四人历经艰险逃到上海却不幸离散。多年后,长大成人的兄妹四人在经过一番遭际...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3/共6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十里洋场的上海滩舞厅里,沈其南西装革履的走进包间,傅函君已经等在这里了。傅函君是来请求沈其南不要执着于复仇的事情,如果他选择复仇两人的感情就没有办法走下去了。沈其南打断了傅函君的话,说在家仇面前傅函君不值一提,他就是要傅建成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傅函君伤心不已,拿出一本画册狠狠的撕掉,说既然这样那两人就一刀两断,只是他想要的是永晟,自己会用自己的方式守护永晟的。

  • 沈其东去警局准备报警,正好看到杜万鹰在和警察说抓捕逃走的走私犯的事情,于是赶紧打住。沈其东回家时沈母已经平安生产了,咸鱼哥正带人在家里逼问妈妈,问沈父将那批货藏到了哪里。沈其东进去告诉咸鱼,他们的货是被稽查队的人劫走了。咸鱼得到想要的消息,带人堵住了杜万鹰的路要求他把鸦片吐出来。杜万鹰最后统一退给他们一成的货,但是要知道这个消息是谁泄漏出去的,咸鱼自然将一切都告诉了他。

  • 沈其南在外面将门栓打开,此时傅函君已经奄奄一息了,苏梅尽力的让她保持清醒。苏梅将傅函君的情况越来越差,索性扛起板凳狠狠的砸向窗台。在苏梅和沈其南的合力下,窗子终于被砸开了,周围的人拿来了打湿的棉被,苏梅和傅函君被救了出去。傅建成接到警方的电话赶过去,傅函君因为被抢救的及时没有大碍,警方就是通过她手中 的照片找到傅建成的。傅建成看着照片看到旁边的苏梅,苏梅虽然还有呼吸和心跳,但已经回天乏力了。沈其南抱着妹妹抓着沈母的手不肯放开,直到他看到咸鱼带着人过来挨个查看死者的面貌。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十里洋场的上海滩舞厅里,沈其南西装革履的走进包间,傅函君已经等在这里了。傅函君是来请求沈其南不要执着于复仇的事情,如果他选择复仇两人的感情就没有办法走下去了。沈其南打断了傅函君的话,说在家仇面前傅函君不值一提,他就是要傅建成尝尝一无所有的滋味。傅函君伤心不已,拿出一本画册狠狠的撕掉,说既然这样那两人就一刀两断,只是他想要的是永晟,自己会用自己的方式守护永晟的。

  • 沈其东去警局准备报警,正好看到杜万鹰在和警察说抓捕逃走的走私犯的事情,于是赶紧打住。沈其东回家时沈母已经平安生产了,咸鱼哥正带人在家里逼问妈妈,问沈父将那批货藏到了哪里。沈其东进去告诉咸鱼,他们的货是被稽查队的人劫走了。咸鱼得到想要的消息,带人堵住了杜万鹰的路要求他把鸦片吐出来。杜万鹰最后统一退给他们一成的货,但是要知道这个消息是谁泄漏出去的,咸鱼自然将一切都告诉了他。

  • 沈其南在外面将门栓打开,此时傅函君已经奄奄一息了,苏梅尽力的让她保持清醒。苏梅将傅函君的情况越来越差,索性扛起板凳狠狠的砸向窗台。在苏梅和沈其南的合力下,窗子终于被砸开了,周围的人拿来了打湿的棉被,苏梅和傅函君被救了出去。傅建成接到警方的电话赶过去,傅函君因为被抢救的及时没有大碍,警方就是通过她手中 的照片找到傅建成的。傅建成看着照片看到旁边的苏梅,苏梅虽然还有呼吸和心跳,但已经回天乏力了。沈其南抱着妹妹抓着沈母的手不肯放开,直到他看到咸鱼带着人过来挨个查看死者的面貌。

  • 沈其南眼看着弟弟的车子绝尘而去,他失魂落魄的走在街上,突然看到有人在接头擦鞋。沈其南灵机一动,只有先想办法在上海立足,才能去找沈其西。沈其南买好擦鞋箱,正好看到傅建成穿着沾满泥土的鞋子回公司,于是跟着他进了公司,主动提出给他免费擦鞋,要是擦的好以后就多多照顾自己的生意。傅建成被哄得很开心,于是将自己的其他鞋子也交给他擦。傅太太带着傅函君和傅承龙来找傅建成一起吃饭,傅函君一脸的不高兴,傅太太一见面就数落傅函君的不是。

  • 工部局的人和田石秋逼着傅建成签署转让协议,傅建成只好说出用煤渣代替河沙的事情,现在只要布朗先生的检测报告出来,他根本就不用签署转让协议。就在此时,沈其南跑到了永晟公司,让文秘书等人赶紧去找布朗先生。工部局董事会让秘书联系了布朗先生,却被告知布朗先生人不在公司,公司也没有人知道天川公路接受检测的事情。就在傅建成被逼无奈准备签字的时候,管家和傅函君赶了过来,说他们已经派人去找布朗先生了。

  • 多年后,沈其东回到上海进入了江沪海关成为吴力伟的手下,他成功的侦破缉拿下了几起走私案,但吴力伟一直将他视为杜万鹰的人,一点机会都不肯给他。沈其东独自生闷气,可是也知道解释没有任何的用处。沈其东现在的目标就是傅建成,他要想尽办法阻止傅建成得到无锡同乡会馆的项目,只有切断了杜万鹰的财路,才能达到扳倒杜万鹰的目的。手下告诉他,田石秋对这个项目也势在必得,沈其东一听放心了不少。

  • 傅建成和顾月芹吵了起来,傅函君听到苏梅死了灰心回了房间。傅建成自然知道傅承龙的本事,以前进厂就逼得好几个人辞了职,闹得厂里天翻地覆,他又怎么能放心。顾月芹依旧不死心追着他问到底什么时候让傅承龙进厂,傅建成却进了傅函君房间。傅建成说傅函君不用每天工作,他养得起傅函君,嫁人后他还会给她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傅函君并不在意这些,她只要有本事,去哪儿也饿不死。沈其南知道傅函君因为苏梅的事情心情不好,所以大晚上的跑了好几家店铺买到了摩尔登糖。

  • 傅函君深更半夜兴冲冲地叫上沈其南去了杜少乾的办公室,偷偷换了明天要交的设计图纸。竞标现场,傅建成紧张万分。建筑师先是夸赞了田石秋方的设计,接着夸奖了杜少乾的设计,然而杜少乾渐渐地意识到了不对劲,看了一眼身旁的傅函君顿时明白了。最终,章炳坤宣布了这次的中标者,那就是永晟的杜少乾。杜少乾有些心虚地上了台,表示建筑的整体框架都是由傅函君提供的,邀请她上台为大家进行阐述。傅函君微微一愣,接着上台阐述了自己对传统建筑业和现代建筑业的想法,她在建筑上设计的如意图案则是沈其南给她出的主意。

  • 沈其东打晕了傅函君,正要带她离开时沈其南赶到,但他并不是沈其东的对手。警哨响起,沈其东连忙戴着面具离开。一大早沈其南就求吴妈帮她叫傅函君起床,二人昨天早就约好了。傅函君看了一眼时间,不情愿地起床了。沈其南逼着傅函君和自己学防身术,生怕她再遇上昨天那样的危险,傅函君却不爱学,胆子又小,沈其南无奈极了。沈其南决定不再让傅函君遭受危险,德贵说傅建成已经决定给她请保镖了。沈其南顿时就不乐意了,德贵当然知道他的心思,从小他就变着法哄傅函君开心,可是二人的身份差距却无法跨越。

  • 罗老板投河自尽的新闻在上海传开,众人都以为他是破产后不堪重负才自尽的。刚毅让沈其东多注意点不要闹出事来,沈其东乖乖地听着,一边进了包间。傅建成和杜万鹰请刚毅和沈其东吃饭,门外的沈其南听到了人们对罗老板投河自尽的事情,心下起疑。沈其东说去上厕所在门外碰上了沈其南,沈其南把报纸扔给沈其东,他果然不是什么善类。沈其东被误会并没有辩解,面对沈其南的警告也装作一无所知。此时杜万鹰从包厢出来了,也问他傅函君遇袭那天在哪里。

  • 老潘带着工人刚要离开时沈其南来了,警告他别随意破坏规矩,就算他去其他工地里干他也会让老潘无法立足。沈其南在工地上待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些威严的,老潘和工人们顿时都回去了。沈其南依旧建议傅函君多去工地上走走,傅函君虽然答应了,但她依然觉得设计师的责任是画好图,其他的不归她管啊,沈其南无语叹气。吴力伟发现沈其东一直在跟踪他,直接就和杜万鹰摊牌,杜万鹰和沈其东都在装傻。吴力伟说安格联会推荐他进地产委员会,杜万鹰十分生气,让沈其东和刚毅查他的黑历史。打样部的员工也在议论傅函君,说她不懂工地,眼巴巴地等着她栽跟头,傅函君听到后心里很不舒服。

  • 工部局宣布新丰与永晟合作修建天川公路,田石秋不甘心提出要拿主负责方,工部局就让田石秋和傅建成比一比,谁拿到天川公路周边修建同意书多就让谁负责。傅函君和沈其南一起去了窝棚,这里卫生差,傅函君担心他们会得霍乱挨家挨户地劝说,彩萍看到后骂了一句做作,看着沈其南离开的背影,芳心暗许。田石秋把这件事情交给了曹俊,傅建成把这件事交给了沈其南,双方拿着拆迁同意书挨家挨户地走访,却没人愿意签。曹俊带着一大帮人逼迫住户签同意书,彩萍不愿意搬,曹俊差点一拳打过去,被沈其南拦住了。曹俊并没有打算和他计较,毕竟二人打小相识,可沈其南却不肯看着他这样做。

  • 沈其南看着杜少乾和傅函君一起跳舞,就觉得内心有一团火在燃烧,傅函君险些崴了脚,杜少乾忙扶住她的腰。随后傅函君给沈其南拿来了糖,这让他想起了幼时她第一次喂自己吃糖的情景,那是他感受到这辈子最甜的味道,自己永生难忘。沈其南找到傅建成说他不想再当工地小包了,傅建成说他可以接着做大包,但沈其南却想做看工先生的学徒,学成后他想做看工先生。因为学徒是个苦差事,没有月钱不说还要没日没夜的干活,可沈其南并不在意,他是想了解工地,最终的目的去做营造师。傅建成最终被他的执着和梦想说服了,对他的决定表示支持。

  • 杜万鹰与傅建成再次谈起联姻的事,傅建成连忙说他还没和傅函君好好商量,杜万鹰却提到自古以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傅函君却开口反对,她说婚姻的事情是她自己的事情,谁都不能帮她定夺,而且自己近期没有结婚的打算,等事业做成了再说,杜万鹰听后马上就撂了脸子。杜少乾见状连忙开口缓和气氛,向傅建成提起要买几张香槟票玩玩,杜万鹰开口阻拦,沈其南连忙闯进来问杜少乾要买几张香槟票,同时也打断了杜万鹰的话。杜少乾带着傅函君上楼时,傅函君让他别虚伪了,自己不是他的理想伴侣,也不是父辈们利益的牺牲品。

  • 傅函君很自责帮不上傅建成,最后醉的趴在了桌上。傅函君一大早就打电话找章炳坤,沈其南说傅建成已经决定卖地了,买地的人是田石秋。傅函君十分不愿意,起身就走向了傅建成办公室。傅建成想到田石秋上钩十分开心,傅函君过来阻止他把地卖出去,说自己会去找章炳坤借钱。傅建成原本只是想钓一条鱼,却没想到把家里的水搅混了,不过这也未必是件坏事。沈其南和杜少乾都去追傅函君了,杜少乾警告他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不要插手他和傅函君的感情。杜少乾一把拉起傅函君走了,无可奈何地告诉她不要再插手这件事情。

  • 杜少乾看见傅函君和沈其南在吵架立刻上前献殷勤,说帮她把自己的上课笔记找了出来,然后为傅函君披上了自己的外套。傅函君本来不愿意,可看到旁边的沈其南就笑着接受了,杜少乾向沈其南抛来一个挑衅的眼神。沈其南眼不见为净,索性去外面等傅函君下班。沈其南只是躲在了办公室外,听着二人谈笑风生,心里很不痛快。傅函君问沈其南看着自己身上这件衣服有没有想要撕烂的想法,沈其南无所谓,傅函君十分难过,凭什么她就想摔了彩萍的罐子。吴妈纳闷傅函君一向不穿别穿过的衣服,今天却穿着杜少乾的衣服回来了。

  • 田石秋说他破产了,田太太安慰他这没什么,大不了从头来过。田太太依旧愿意接纳田石秋,田石秋顿时十分自责,他这几年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位结发妻了。钟记者很快就招了,爆料人不出所料就是田石秋,杜万鹰并没有打算公开账本,毕竟傅建成对他还是有用的。吴力伟的二姨太墨玉突然说身体不舒服没有下来吃早餐,吴力伟上楼一看才发现,墨玉早已消失不见,他放在保险箱里的账本也没了。田石秋按照约定的时间和地点去找钟记者,钟记者神色紧张,田石秋也发现了端倪,借口上厕所要跑,结果被刚毅带人抓了回来。

  • 顾月芹还打听到账本一事,让傅承龙找到账本,这样一来救傅建成出来的功臣就是他了。沈其南早就猜到杜万鹰是为了逼傅函君和杜家联姻,傅函君知道没有其他办法,决定去找杜万鹰答应这门婚事。沈其南一听就急了,保证一定会找到账本。沈其南孤身一人来牢里看田石秋,田石秋折磨的都快不成人形了,却还是死死咬住不肯松口。沈其东坦白自己的身份,二人曾经暗中联系过,他是唯一能救田石秋出去的人。

  • 傅函君看到沈其南从医院跑出了很担心,沈其南希望她给自己三天时间找到账本,傅函君却说这件事情和账本没有关系,让他赶紧回医院去。傅函君看沈其南不死心,索性说杜少乾就是自己合适的人,所以才会同意嫁给他。沈其南自然不信,无论她说什么都不信。傅函君并没有换衣服,也没有梳妆打扮,就这么去了婚礼现场,眼泪夺眶而出。台上,杜少乾和傅函君小声说话,他希望傅函君会明白自己的心意,他和杜万鹰是不一样的。但傅函君不再相信,利益联姻就是利益联姻。

  • 田石秋浑身是伤,在病房里浑浑噩噩地摆弄着花瓶,杜万鹰也意识到吴力伟根本没拿到账本。沈其东建议把田石秋放回去,放长线钓大鱼,弄不好还能找出真账本。杜万鹰放人了,田太太看到这副模样的田石秋那叫一个心疼,沈其西拿起了地上的一个苹果,让田石秋乖乖跟着他们回家了。杜万鹰并不知道田石秋还有这样一个大老婆,让刚毅和沈其东盯紧一点。傅承龙和沈其南都分别紧紧地盯着田石秋,而田石秋一回到家就变正常了,他当然没有疯,装疯卖傻是沈其东出的主意。

  • 沈其南看到那双红布鞋眼眶渐渐湿润,问沈其西今天去天文台做什么,沈其西没好气地说随便逛逛。沈其南却知道,沈其西是为了去等她的哥哥的。沈其西逐渐惊讶,看着眼前的沈其南说不出话,直到沈其南喊她小名西瓜头才意识到,这个人真的是她的哥哥,她的二哥沈其南。沈其西一把扑进沈其南怀里,哭着说以为他不会来找自己了,诉说着这么多年来孤身一人的委屈,沈其南激动地说不出话,兄妹二人紧紧地抱在一起,感受着亲人的温暖。而姗姗来迟的沈其东在雨里迷惘,今年的六月初六,他依旧没能见到弟弟妹妹。

  • 警察发现了沈其南,傅函君连忙把他赶走,但也因此被警察盘问沈其南的下落。傅函君一概回答不知道,杜少乾出现用杜万鹰和赵署长的关系压制了警察,从警察署里带走了傅函君。杜少乾认为沈其南就是杀人犯,更不喜欢傅函君为他到处奔波,可傅函君根本不在乎什么婚礼,她只想救沈其南出来。接下来的几天,傅函君奔波在各处,而沈其西也在报纸上看到了新闻,她相信这一定不是沈其南做的!沈其南东躲西躲,落魄至极,但还是安慰沈其西自己会找到真凶为自己洗刷冤屈的。

  • 傅承龙想要烧了账本,最终却还是犹豫了,他得让傅建成知道自己可以为了他可以赴汤蹈火。傅承龙更担心自己在田石秋那里留下了证据,深深地恐惧让他十分不安。傅承龙去了田石秋老宅,杜少乾和傅函君紧随其后,傅函君上楼查看,而杜少乾则抓住了想要逃跑的傅承龙,傅承龙连忙解释,眼看着傅函君就要来了,傅承龙推开杜少乾就慌张逃跑了。杜少乾称那个人戴了面罩,没有看到脸,傅函君十分纳闷。傅承龙再一次找到了杜少乾,想要解释,可杜少乾知道他就是杀死田石秋的凶手。杜少乾万万没想到傅承龙这么丧心病狂,拉着他就要去自首,他不能隐瞒这件事情!

  • 傅承龙迫不及待地拿着账本和傅建成邀功,傅建成神色凝重,看到账本的那一刹那顿时有些喘不上气,田石秋真的是傅承龙杀的!愤怒至极的傅建成给了傅承龙一巴掌,扯着他的衣领恨不能把这个没有人性的儿子打死。傅建成要傅承龙去自首,傅承龙不肯去,而顾月芹更是以死威胁。傅建成一时腿软跌坐在地,傅承龙见状连忙上前哭着问他为什么不喜欢自己只喜欢傅函君只重用沈其南,他拼了命去帮他拿账本,可傅建成却根本不关心他。傅建成仰天长啸,造孽啊。傅建成和傅函君在桥上相见,傅函君看到账本就知道田石秋果然是傅承龙杀的,她想赶快把账本交给警察署为沈其南洗刷冤屈。

  • 少乾忙着找傅函君却一个人影都没看到,心急如焚之下想要去报警,傅承龙一听警察就腿软,劝杜少乾不用那么紧张。杜少乾最怕的就是傅函君去找沈其南了,就算她跑到天涯海角,他也要找到傅函君,他还叮嘱傅承龙别把傅函君失踪一事让外人知道。傅函君在洗澡,沈其南又给她打了一桶热水,傅函君让他闭着眼进来。沈其南忙背着身子把热水送进了,刚要走就差点摔倒,心急的傅函君竟然直接站了起来,刹那之间二人都愣住了。沈其南结结巴巴地出了屋子,傅函君更是在澡盆里捂脸。杜少乾在歌舞厅买醉,看到手上的订婚戒指便又忍不住伤心起来,苏梅远远地瞧见了。

  • 沈其南不愿相信傅函君是杀父仇人的女儿,沈其东只好说起了当年的真相,杜万鹰和傅建成合伙私吞鸦片,因为沈贵平发现了他们的阴谋,便被杜万鹰杀人灭口。沈其南失魂落魄地走在街上,与傅函君在土地公面前发誓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德贵这几天一直在等沈其南电话,吴妈让他竭尽全力帮他,毕竟他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沈其南打来电话,说自己明早五点要坐船去香港,让德贵送完自己把傅函君接回去。沈其南不得不抛下傅函君,二人原来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中间始终隔着血海深仇。杜少乾和傅承龙正纳闷时就接到了手下的电话,得知德贵刚刚和看工先生请了病假,估计是和沈其南见面去了。

  • 傅函君并没有理会傅建成,顾月芹见了十分地不高兴,傅建成反而推开她上楼去找傅函君了。傅函君正在恶补法律知识想救出沈其南,傅建成称自己会尽量帮沈其南争取轻判。傅函君只想让沈其南干干净净地从狱里出来,他本就是一个清白的人。傅建成知道傅函君一直在找曹俊希望他出来作证,但他为了自己的儿子傅承龙不能让傅函君这样做,傅函君没有理会,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 沈其南没有被关禁闭,而是被带到了另一间牢房,那里只有两个人,因为傅函君打点过警察了。沈其南不能看傅函君的信,他会心软。杜万鹰抢先请市长吃饭,还特地挑衅了吴力伟,吴力伟却有恃无恐,下一秒杜万鹰就被警察抓了起来,因为有人带着证据举报他是军阀余孽。吴力伟得逞地笑了,证据的确是沈其东拿到的,二人互相点头示意。杜太太得知杜万鹰被抓了起来晕了过去,接受盘问的杜万鹰举报吴力伟和军阀联系密切,无奈他是租界的人,谁都管不着。

  • 沈其西来看沈其南,看到他在这里受苦心里十分地难受,沈其南连忙安慰,毕竟他们兄妹三人已经团圆了。沈其西兴冲冲地告诉沈其南自己去了广告社,她打算先兼顾着售票员的工作再辞工,接着出唱片做大明星。傅函君大半夜还在加班,说自己打算做公寓广告招租,想要找模特拍宣传照放在百货公司的顶层。杜少乾漫不经心地听着,看到桌上放了一半的馒头很是心疼,要拉她去吃饭。傅函君不肯,杜少乾终于忍不住说沈其南已经背叛她了,却不想傅函君早就知道,何况沈其南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不拖累自己而已。

  • 沈其东说自己已经安排人去救沈其南了,如果顺利他很快就能出来了,沈其西特别开心,说报社安排了老师教她唱歌,她很快就可以登台演出了。沈其南和曹俊被带到了一个神秘的地方,这里是磨刀石队,九死一生的地方。曹俊叫苦连连,想来肯定是被傅承龙坑了。傅承龙和杜少乾来报社挑选广告模特,傅承龙看到正在上课的姑娘们色心大起,杜少乾也看到了人群中的沈其西。傅承龙一眼就看中了沈其西,却不想沈其西下一秒就摔倒了,报社经理一脸尴尬地请二人去办公室。

  • 傅建成说要找最好的大夫把傅函君治好,顾月芹说自己在家给傅函君炖了鸡汤回去看看,转头就换了副脸色,她才懒得伺候一个傻子。傅建成被叫去了医生办公室,苏梅趁着这个机会进了病房,看到双眼无神宛如木偶的傅函君很是心疼,自责她没有保护好她。傅建成推门进来,苏梅质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把傅函君交给了傅建成,如今却成了这个模样。傅建成告诉苏梅傅函君多年来最牵挂的就是她的妈妈,可苏梅却宁愿让她相信妈妈已经死了都不愿意和她相认。

  • 次日,雨过天晴,沈其南看到车走过的路没有什么问题顿时就放心了,狱警答应他的事情也完成了,那就是让他们所有人放假一天。傅函君独自坐在花园里,想起儿时和沈其南打闹的场景,下一秒又仿佛看到了沈其南。傅函君起身,沈其南却又突然消失不见。顾月芹正在让人把傅函君痴呆的事情告诉股东,三天之后召开股东大会宣布永晟继承人。傅承龙告诉顾月芹,沈其南之所以会被送到磨刀石队都是他和杜少乾一手谋划的,还是杜万鹰帮的忙。

  • 顾月芹话音刚落,傅函君就开口了,她可以回答苏梅的问题!众人惊讶,傅函君在注视中缓缓起身,对苏梅的问题对答如流,转头看向傅承龙,说要问他一个问题,傅承龙顿时就慌了,说话更是不知所云。股东投票过后,傅函君成功当选永晟继承人,傅建成显然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傅函君轻微颔首,顾月芹与傅承龙母子当众离场,却又不小心绊了一脚当众出丑。苏梅看都不看傅建成就离开了,傅函君轻轻地向她点头示意,苏梅眼含热泪。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