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执行利剑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8集全 热度 1971

地区:内地

导演: 王功

类型:罪案剧 /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央视八套

简介: 左琳是明州市人民法院特别执行处的一名女执行法官,在执行永嘉地产案时碰上的对手却是多年未见的大学老师郑怀山,他也是她大学时代的梦中情人。一个女人把法律当武器,一个男人拿法律当凶器,于是两人之间展开了一场...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明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甬加地产案件终审判决:法人陆吉安履行本息偿还义务。陈雁南和陈志非在外监听,虽然法院判决了,但执行的过程还很长。与此同时,百川控股法律顾问郑怀山悄然抵达明州。左琳、于川带执行团队来到甬加地产对其进行财产查封,明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赵双白和执行局局长周凯在指挥大厅远程指挥。

  • 明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成立特别执行处,左琳任执行法官,于川任职法官助理,书记员顾小艾,法警尹东训、林洁。于川对领导的安排并不满意,略有情绪的着手处理甬加地产案件。执行局副局长魏全暗地向郑怀山汇报特别执行处的现状,并命令书记员顾小艾时刻向自己汇报。郑怀山拜会何市长,何市长希望郑怀山能对市财政贡献较大的企业提供法律指导与保护,郑怀山应允。

  • 郑怀山精心设计了通过收购九天网络公司达到对荣达信托公司的控股策略。在百川会所内,通过郑怀山与齐三河、庞丽丽、陈志非等人的操作,郑怀山以超低价收购了九天网络,以达到占有荣达信托45%的股权。郑怀山为自己创建的慈善项目香山教寺举办募捐会,邀请左琳带男朋友张思鹏参加。左琳向曾经的老师郑怀山请教甬加地产的案件:本该盈利,为何账面会亏损?郑怀山却回答,执行法官只要裁定执行,其他的事不该管。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明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甬加地产案件终审判决:法人陆吉安履行本息偿还义务。陈雁南和陈志非在外监听,虽然法院判决了,但执行的过程还很长。与此同时,百川控股法律顾问郑怀山悄然抵达明州。左琳、于川带执行团队来到甬加地产对其进行财产查封,明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赵双白和执行局局长周凯在指挥大厅远程指挥。

  • 明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成立特别执行处,左琳任执行法官,于川任职法官助理,书记员顾小艾,法警尹东训、林洁。于川对领导的安排并不满意,略有情绪的着手处理甬加地产案件。执行局副局长魏全暗地向郑怀山汇报特别执行处的现状,并命令书记员顾小艾时刻向自己汇报。郑怀山拜会何市长,何市长希望郑怀山能对市财政贡献较大的企业提供法律指导与保护,郑怀山应允。

  • 郑怀山精心设计了通过收购九天网络公司达到对荣达信托公司的控股策略。在百川会所内,通过郑怀山与齐三河、庞丽丽、陈志非等人的操作,郑怀山以超低价收购了九天网络,以达到占有荣达信托45%的股权。郑怀山为自己创建的慈善项目香山教寺举办募捐会,邀请左琳带男朋友张思鹏参加。左琳向曾经的老师郑怀山请教甬加地产的案件:本该盈利,为何账面会亏损?郑怀山却回答,执行法官只要裁定执行,其他的事不该管。

  • 林洁对尹东训很感激,向于川打听得知,尹东训的妻子两年前车祸丧生,他独自带着孩子生活。 于川调查到“明山系”以极低的价格收购荣达信托,其中必有暗箱操作。左琳怀疑收购荣达信托这笔钱与甬加地产有关。于川发现,左琳更能看准事物的症结所在,对左琳刮目相看。郑怀山约左琳一起来到香山教寺。两人漫步闲谈,左琳请教郑怀山:在执行甬加地产的过程中,总是慢人一步,对方对法律的理解似乎在她之上。

  • 郑怀山约见张思鹏到百川控股,张思鹏与乔安娜第一次见面。特别执行处众人讨论甬加地产案件,左琳相信明山系与郑怀山无关,而于川坚持认为郑怀山的百川控股和陈雁南的联众律师事务所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于川与左琳意见不和,不欢而散。林洁暗中跟踪尹东训,了解到尹东训的住处,又带着姐姐悄悄搬到同一个小区,假装“巧遇”。

  • 张思鹏和陈志非来到天平事务所,在陈志非的威逼利诱下,天平事务所所长答应拖延甬加地产的评估时间。张思鹏虽然看不惯陈志非的行事风格,却也无可奈何。魏全给了顾小艾一部专线联系手机,顾小艾疑惑的收下。张思鹏送左琳钻石戒指求婚,两人谈起张思鹏在百川控股的工作,左琳询问郑怀山是否参与了甬加地产的案件,张思鹏第一次对左琳撒谎,回答:从未听过。

  • 于川和顾小艾来到天平事务所,发现天平事务所有意在拖延甬加地产的评估时间,于川警告刘所长,如果再拖延下去则取消其在法院的评估资格。尹东训林洁再次找到佳佳的父母,请他们去医院给孩子过生日。两人来到医院看着自己的女儿长大了,心里万分不舍,还是不同意接孩子回家,只因为现在经济条件实在不能维持孩子日常的药物开销,更不够还医院的医疗欠款。

  • 两人事后张思鹏后悔万分,觉得对不起左琳,起身离开。张思鹏走出酒店,一名男子搭讪,拿出了刚才的艳照,对张思鹏勒索30万,三个月内凑齐。马太给郑怀山看乔安娜和张思鹏的艳照,郑怀山大怒,责怪马太自作主张。张思鹏回到家,左琳正在等他。左琳发现了张思鹏的异常,叫他想清楚再和自己说。第二天乔安娜得知张思鹏被勒索,表示自己愿意一起承担,也愿意拿出积蓄,就算张思鹏和女朋友分手,自己也愿意嫁给他。张思鹏听后很感动。

  • 张思鹏从乔安娜口中得知,左琳在刚刚执行甬加地产过程中拉着陆吉安跳了河,陆吉安吓得愿意还钱。同时,左琳也被人投诉暴力执法。左父得知左琳与张思鹏分手,左父震怒与左琳大吵,左琳决定搬出去住一段时间。特别执行处内众人一早上班,发现左琳昨夜在办公室住了一夜。才得知左琳失恋又离家的事情。众人同情左琳,约左琳一起吃晚饭,左琳却接受了郑怀山的邀请,晚餐间郑怀山的安慰让左琳心情好了许多。

  • 左琳带执行团队来到百川控股,以妨碍执行罪名带走张思鹏。在拘留室门口,左琳对张思鹏予以警告,并接受了张思鹏的道歉,希望张思鹏以后奉公守法。陈志非向郑怀山汇报:关于甬加地产的资产评估,法院换了一家评估事务所,并勒令两周内提交评估结果。左琳随后给郑怀山打来电话,质问郑怀山为何百川控股会参与进甬加地产案件中,郑怀山向左琳道歉自己没有管理好自己的手下。

  • 魏全办公室内,顾小艾向魏全声明:来路不明的钱不要。顾小艾把卡还给魏全,并表示通过她的观察,左琳毫无问题。郑怀山晚上送左琳回顾家,想亲吻左琳,左琳没有回应也没有躲避,郑怀山却停下没有继续。不远处,陈志非偷拍了两人的举动,并把照片拿给陈雁南看,陈雁南气的几乎失去理智。陈志非想教训左琳为姐姐出气,陈雁南阻止。

  • 众人在中院院内将赵鸣健逮捕。大家对左琳刮目相看。张思鹏向郑怀山提出收购荣达信托和盛方科技,从而达到修复资金链的目的。左琳正在办理宋诚欠款案,接到母亲电话,左琳父亲心脏病住院,左琳急忙赶往医院。市医院没有床位,左琳正着急,郑怀山接到魏全的电话连忙赶来,还帮助左琳安排了病房。

  • 执行处内开会,于川向左琳汇报:通过追查甬加地产近两年的资金流向,初步梳理了一张关系草图:甬加地产的账目上所有资产都转给齐三河的建筑公司,齐三河通过这笔钱收购了荣达信托,而现在通过荣达投资分散到了多个账户上。通过这一举动推断,下一步他们很有可能要收购一个新的上市公司。而这些企业都同属“明山系”。

  • 特别执行处五个人在食堂就餐,聊起郑怀山在“明山系”中扮演的角色。于川推测,郑怀山想通过自己的学生左琳掌控整个特别执行处,左琳非常生气。宋诚案件又有了新情况,宋诚再次失踪,申请人又要求执行宋诚财产。执行处只好冻结他名下的一套房产准备拍卖,如此一来宋城的原配妻子却面临着露宿街头,众人无奈却也只能依法办事。顾小艾感叹,法律虽然代表着公平公正,有时却也会被一些人利用。

  • 左琳梳理整个明山系案件准备说服申请人将甬加地产的资产进行“现状拍卖”,郑怀山对左琳刮目相看。顾小艾在法院遇到魏全,魏全询问她为何不汇报甬加地产的执行现状,顾小艾表明立场以后都不会做他的眼线了。魏全无奈,答应带她去见真正幕后的人。尹东训向左琳汇报已经查清楚郑怀山的司机马太,曾经在市局做了40年的刑警,后因放走了犯罪嫌疑人,以渎职开除。

  • 于川和顾小艾来通知陆吉安,甬加地产于下周四进行“现状拍卖”。郑怀山任命张思鹏为百川控股总经理,并提醒他,今后最重要的对手是左琳。而后将盛方科技的项目交给张思鹏全速推进。左琳找来甬加地产的执行申请人,说服他们同意了“现状移交”。郑怀山得知后,决定给左琳出点小难题。陈雁南受不了郑怀山的不闻不问,与郑怀山谈判达成协议,郑怀山把陈雁南在百川控股的股份变现,条件是陈雁南永远不得回中国,两人签署了协议,如果陈雁南不遵守保密协议,陈志非在百川的资产将一分不剩。陈志非送陈雁南上飞机,左琳送她,毕竟同学一场。陈雁南提醒左琳郑怀山的真正目的和身份。我把位置让给你,就看你有没有胆量要了。两人拥抱告别。左父得知自己住院的高干病房和进口药,都得益于左琳大学老师郑怀山的帮忙,大发雷霆,坚持出院。于川也慢慢对左琳有了好感,但左琳只是把于川当做小男孩看待。

  • 左琳带申请人来到甬加地产,要求陆吉安交出公章、财务章和钥匙。如果不配合,将对其进行拘留。郑怀山邀请左琳晚餐,郑怀山亲自下厨,两人聊起大学时的青葱岁月,郑怀山邀请左琳走进他的生活,左琳没有回答。晚间,左琳和顾小艾睡前谈心,聊起工作和感情,两者哪个更重要?工作上的敌人可能是情感中的挚友,如果是自己会选择感情。回到特别行动处,左琳接到郑怀山的消息:甬加地产在东临市投资了一个大厦,可作为执行财产。左琳核实后下令立即查封临安大厦。左琳和执行团队赶到临安大厦外,发现东临市法院执行局的人提前查封了大厦。本着谁先查封归谁执行的内部原则,左琳白跑一趟。回到执行处内,大家沉默。案件刚有一点收获,又被人捷足先登。左琳让顾小艾发布了甬加地产和荣达信托的财产信息悬赏公告。在没有新线索之前,大家还是各自执行其他案子。左琳来到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长办公室内,王局长对左琳说,东临市法院先查封的资产是不可能转给明州法院的。左琳退一步,只要执行40%的投资收益。王局长仍然犹豫,让左琳先回去。

  • 特别执行处内,一对山区教师夫妻申请执行,左琳带他们来到被执行人家里,夫妻俩看到了一个一贫如洗的家庭,被执行人有腿疾,已经失去了劳动能力,整个家庭只靠妻子捡瓶子生存,孩子还在上小学。孩子跑出来对申请人说:“请叔叔阿姨放心,我长大后一定替爸爸还钱。”众人感动,山区教师夫妻俩含泪,决定放弃追索,左琳做了结执,并帮他们申请了司法救助赔偿。特别行动处内,上次被左琳“智取”出租车司机赵鸣健看了甬加地产的悬赏信息,来到特别行动处,举报齐三河的财产线索:甬加地产有一批名家字画,刚刚转移到齐三河的家中。执行处众人上门查封,林洁发现这是一批假字画。赵鸣健虽然没拿到奖金,但左琳非常鼓励他,赵鸣健也直呼会继续寻找线索。庞丽丽来到中泰机械查看陈志非的财务报表,两人言语暧昧。左琳来到省高院执行局拜见王局长,一番恭维,邀请他做法律节目《执行在路上》的访谈嘉宾,王局长被夸的飘飘然,便接受了。电视台法制栏目主持人是左琳的老同学,左琳为她提供了采访素材,只要求她采访过程中提出两个问题。

  • 魏全向郑怀山报告甬加地产现在的执行情况,法制栏目跟随整个执行的全部过程,这次执行已经无法再拖。郑怀山惊叹左琳的办案能力,魏全希望把特别执行处的执行法官左琳换掉,郑怀山决定再等等。左琳向特别执行处众人宣布永安大厦即将被执行的好消息。众人欢呼,但顾小艾却替郑怀山担忧。于川和尹东训也得到线索,陈志非与齐三河的前妻庞丽丽走的很近,而荣达投资所有的资产已经从富康转到了众泰机械账户中。于川与顾小艾来到众泰给陈志非送达传票,要求追回资产请陈志非配合调查。郑怀山和左琳聊天,聊天间询问左琳如何解决永安大厦的难题。左琳如实说出,郑怀山不得不佩服左琳巧妙的利用官场政治和新闻舆论的关系。不禁感叹左琳和以前判若两人,步步心机。郑怀山再次邀请左琳,做他的同路人。左琳对郑怀山的蓝图一无所知,不知该如何同路。左琳决定,执行重泰机械。顾小艾悄悄给郑怀山报了信。郑怀山得到消息,令陈志非立即转移中泰机械工厂中的设备,另一方面拖住左琳。

  • 尹东训林洁顾小艾与郑怀山来到重泰机械仓库,郑怀山扶起左琳,陈志非被尹东训押走。路上,顾小艾对左琳解释找到左琳的全过程,左琳没有怀疑。顾小艾与郑怀山在茶室见面,顾小艾担心这场戏被左琳看出破绽,郑怀山回忆昨天的事情,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左琳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查封重泰机械,那昨天的一幕,左琳是在演戏。左琳正在上报扣押重泰机械财产设备,却得知重泰机械已报警,昨夜仓库被盗。左琳向执行处众人坦白,昨天的查封并没有十足的证据,如果陈志非当场提出异议自己也无可奈何。而突袭重泰机械,陈志非显然做好了准备。对手屡次提前知道消息,可能是执行处内部走漏了风声。左琳带执行团队找到陈志非、齐三河、庞丽丽在《执行裁定书》签字,将重泰机械60%的股权变更为执行申请人所有。虽然现在股权一文不值,但会一直监控他们的账户,只要出现资金就可以恢复执行。庞丽丽向郑怀山汇报,已经将重泰机械的设备悄悄运输到了甬加地产暂放。

  • 百川会所内,郑怀山责问陈志非在仓库对左琳的圈禁,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左琳。左琳带执行团队正在甬加地产和陆吉安的家查封,高院执行局来电告知,“执行回转”,需立即停止强制执行。郑怀山与何市长徒步,再次希望何市长对甬加地产的关照。陈志非出狱,庞丽丽为他接风,两人亲热之际达成同盟。左琳以瞒报资产抗拒执行拘留陆吉安。就在此时何市长找到法院院长赵双白,以陆吉安刚刚被评为明州市十大优秀企业家为由,要求中院立即放人,特别执行处只好暂停对陆吉安的财产搜查并放人。左琳在家中睡觉,顾小艾见左琳睡得沉,悄悄拿走左琳的手机,在厕所小心查看,谁知左琳根本没睡着,猛地开门质问顾小艾。顾小艾慌张至极,随口回答左琳的二手机脏了帮她擦擦。左琳也觉得是自己神经太过敏感,向顾小艾道歉。特别执行处内,众人垂头丧气,“明山系”案件再次搁浅。左琳独自在食堂吃饭,赵双白见他愁眉不展过来安慰。左琳向赵院长汇报明山系的司法背景。赵双白表示全力支持左琳,左琳也表示不会放弃。

  • 魏全交给左琳一份卷宗,申请人是齐三河,被申请人是郑怀山的前妻徐丹。中院审判后已经进入执行程序。左琳不想接手,因自己与郑怀山曾经是师生关系,需要申请回避。赵院长说只是一张普通案件不必回避。左琳问郑怀山,为何让自己接手师母的案子?郑怀山说:我希望左琳亲手为自己的过去画上一个句号,然后我们一起开创未来。左琳依然无法面对曾经的师母。郑怀山说,我们当初的离婚与你无关,只是你的出现加速了这一进程。左琳找于川商量,于川认为:郑怀山手段卑鄙,他是想利用他和左琳曾经的感情。左琳依然替郑怀山辩解,却也只能硬着头皮接手此案。左琳与徐丹在法院见面,徐丹感慨往事,左琳向徐丹介绍了案情,现证据表明,你有义务归还齐三河一千万元,现在判决已经生效。而据徐丹说,这一千万是当初和郑怀山的离婚分手费,当时去齐三河公司拿钱只是写个借条供公司财务走流程。而且借据上没有写归还日期,也意味着可以永远不还。左琳强调,既然法院已经判决,我也只能执行。徐丹苦笑,我可以签字,但我没有财产偿还,随便你们怎么查。

  • 徐丹回到住处痛哭许久,约见郑怀山谈判:只要郑怀山拿出五千万,就可以把自己手里那份重要的文件还给他。而另一边,马太搜寻徐丹家里找到一张超市暂存箱密码单,通过密码单已经将这份至关重要的证据取到手,徐丹连最后的筹码也没有了。左琳在家中看师母曾经演出黄梅戏《霸王别姬》,回顾师母当年的风采。另一边,徐丹也在生命的最后,为自己画上了半面戏妆。马太带来五十万,是郑怀山给她的补偿费,徐丹苦笑随手把钱撒向空中,转身跳楼自杀。左琳一早上班得到的消息:徐丹于夜里跳楼自杀了。左琳愣住良久,巨大的自责和复杂的情绪让她无法承受,冲进卫生间呕吐,撕心裂肺。左琳流泪质问郑怀山,为何如此安排。郑怀山长叹一口气感叹徐丹的刚烈,没想到事情发展至此。左琳独自走在雨中,虽然是徐丹自寻短见,但左琳还是无法接受。于川和顾小艾深夜开车寻找左琳,左琳回到家中一直高烧不退,送往医院检查才得知患上了肺炎,需要住院输液观察,于川担心左琳,在病床旁守夜。左琳高烧不退,一直昏迷,梦里闪过无数片段,惊醒时发现于川正陪在她的病床前。

  • 左琳病情稳定后,郑怀山来看她,他会将一半钱捐给香山教寺,一半给徐丹的父母养老,自己也实在没有想到造成这样的结果。郑怀山的态度让左琳释然很多。郑怀山离开时,在医院走廊内和于川相遇,两人既是情敌又互有成见,见面难免话中有话,于川锋芒毕露,郑怀山话里藏刀。郑怀山回程途中接到魏全消息:陆吉安向高院提出的再审判决案,高院驳回,明州中院对甬加地产的产业将恢复执行。郑怀山要求陆吉安立刻转移之前暂放在甬加地产的设备。林洁与左琳通话,汇报一个好消息:省高院驳回陆吉安的重审申请,甬加地产恢复执行。于川接到赵鸣健的举报电话:甬加地产的工地上突然出现了大批的机器设备,设备贴着重泰机械字样。而且就是刚刚,工地上涌现了大批的工人和集装箱车,正在清点设备,好像要运走。正在通话的赵鸣健被工人发现,被打得鬼哭狼嚎。于川马上通知左琳,明山系多次提前转移财产,这次一定是故技重施,左琳令于川封锁消息,直接找到赵院长配合行动。左琳拔了输液冲出病房赶去现场,于川向赵院长直接申请请调法警赶到现场,顾小艾也对这些全然不知。

  • 于川到医院给左琳送饭,左琳不在医院,于川和左母聊了来,左母才知道他就是左琳的相亲对象,对于川很满意。左琳和郑怀山见面,左琳问郑老师如何得知自己去甬加地产这件事,郑怀山如实相告:陆吉安在现场和他视频通话求助。左琳回到医院,于川在楼下等她,于川质问左琳特别执行处已经被明山系耍的团团转为何她还要和郑怀山鬼混在一起。左琳觉得于川用词很过分,终于和于川说了实话:自己同样怀疑郑怀山,也始终无法释怀师母的死。自己在与郑怀山的接触中早就开始伪装自己,她只能选择继续接触郑怀山,寻找突破的线索。赵鸣健举报有功来中院领奖金,决定继续充当他们的眼线,寻找新的线索。特别执行处开会,刚接到一起武警房产出租案件。于川介绍情况,武警部队五年前有几千米营区出租,现在军队改革不允许经商,必须收回店面,对方却要求巨额赔偿,租赁人是庞丽丽,所以该案调到特别执行处。左琳建议约双方当事人到法院调解,而第一天调节,双方谈崩,左琳只好请教郑怀山。

  • 左琳搬回家住,这次左如风没发火,争执了几句默许了。左琳到医院探望郑怀山,此时的两个人已经变得陌生,连左琳自己也不明白,在关键时刻自己为何有这样的举动,这下意识的反应说明左琳的心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左琳陪同郑怀山出院,在郑怀山的别墅,两人聊到执行处一直以来对郑怀山的怀疑,郑怀山显得坦荡,而左琳说:明山系我一定要查,如果幕后人不是你,我也一定还你清白。特别执行处内左琳安排尹东训林洁继续跟进军区房产租赁案,于川继续调查“明山系”。于川准备从查收来的电脑中寻找线索,但从甬加地产抄来的电脑数据已经全部抹掉。于川找到了师兄李警官,李警官是国内顶尖的反病毒高手,于川请他恢复电脑数据,从中找出线索。特别执行处开会,于川拿出了甬加地产财务报告、明山系公司内部往来报告等明山系的机要文件,根据这些证据画出了明山系内部公司关系图。左琳一份份翻看着于川整理的报告,百川控股与明山系公司的关系一目了然,左琳的心灵受到了重创……

  • 法院已经批准可以强制执行房产租赁案,特别执行处准备行动之际,庞丽丽发来消息同意和解。于川继续追查明山系人员的通讯,通过朋友的帮助调查到了明山系人员新的邮箱。 郑怀山拜访何市长,提到了何市长上次委托他卖的名画,以委托卖画为名对何市长行贿,请求领导关照他申请的一起案件能尽快执行。百川控股和正方科技的案件已经转到左琳手里,左琳询问郑怀山希望怎么处置,郑怀山回答只要从法律的角度处置即可。于川通过调查盛方科技和中国证券会的数据库,对比出了257个账户与盛方科技的操作出奇的一致,初步断定这257个账户与盛方科技的买卖有关。左琳等人在特别行动处内分析案情,于川去查荣达信托。顾小艾向郑怀山报信,郑怀山说几年前就料到今天,他们查不出名堂。于川扩大调查范围,在中国证监会的数据库系统查到的数据,表明盛方科技与甬加地产流出的那笔钱有关。左琳对郑怀山,说出了明山系通过荣达信托暗中收购盛方科技的股权。但没有证据,法律也无可奈何。在郑怀山离开法院时接到左琳电话:通过郑怀山今天的举动,她才真正确认明山系的存在。

  • 于川找到兴盛银行的行长,说出了一条收购盛方科技现有资产,冲掉甬加地产坏账路线,行长如同抓到救命稻草。两方在于川的安排下办理了抵押手续,并保密。顾小艾约左琳吃饭,左琳却谎称和郑怀山有约,实际上和于川吃饭聊案件进展。顾小艾觉得事情不对向郑怀山报告,特别执行处的反常情况。郑怀山到酒吧找到张思鹏,询问与盛方科技的事态进展,张思鹏保证已经处理的十拿九稳。法院调解室内,齐三河、张思鹏和陈志非来到盛方科技要求股权划归,但盛方科技邵总提出,已经可以全额偿还百川控股的投资,当场把钱打入了中院执行局的账户。张思鹏傻眼,情绪激动。特别执行处众人庆祝,这次胜利是对明山系的一次重创。众人回到办公室关上门唱起了戏曲表达心情,可顾小艾却强颜欢笑心里替郑老师担心。夜里左琳在家准备休息,郑怀山来到左琳家楼下,约左琳聊聊,左琳拒绝了,既然郑怀山已经走到了台前,两人就不适合再见面了。郑怀山夸奖左琳居然帮盛方科技补到钱,有左琳这个对手,活着才有价值。陈志非和庞丽丽因今天郑怀山的败局,也对他失去了信心。

  • 左琳与父亲聊天,替父亲写好一封道歉信,大打亲情牌,终于说服了父亲。左琳和于川在赵院长办公室,赵院长对两人提出表扬,左琳表态会对甬加地产以及明山系一查到底。法院收到一封匿名检举信,检举左琳暗中帮助明山系公司,从中牟利。纪检组已经开始调查。周凯办公室,魏全送来左琳的检举信,用何市长对周凯施压,要求将左琳调离特别执行处。赵院长与左琳谈话,左琳的态度让他感到信任。她让左琳继续工作,自己把检举信的事压下,鼓励左琳继续坚持下去。郑怀山得知左琳没有调动,感叹赵双白居然成了左琳的靠山。齐三河向郑怀山报告,荣达信托两个账户记名人起了内讧,李建挪用三千万交给孙海滨,现在闹上法庭。陈志非绑架了李建、孙海滨,对两人恐吓威胁,两人吓坏,表示一切照他说的办。何市长向赵双白施压,尽快解决信访事件,提及针对左琳的检举信,赵院长因力保左琳被调走。左琳传讯郑怀山,请郑怀山收手,左琳坦言这么久郑怀山对她的关心她都铭记在心,可自己要的不是钱,更不是享受。如果郑怀山离开明山系,她愿意再次回到郑怀山身边。可对郑怀山来说,

  • 郑怀山以荣达投资代理律师的身份来到法院,提出了李建孙海滨议案的执行异议,要求执行回转,并拿出了证据。而左琳认为,郑怀山之所以这么做,是特别执行处已经逼近了他的大本营,穷途末路。顾小艾想郑怀山汇报左琳已经去了省高院,郑怀山却不以为然。左琳已经开始提防内部的人,顾小艾觉得自己已经被怀疑。郑怀山与左琳通话,左琳已经没有了靠山,何必执着。左琳回答,法律就是我的靠山。我只尊重党、法律和内心的指引。顾小艾询问李建案件情况,却半路被警方以诈骗拘留。执行处审问孙海滨,孙海滨却失踪了找不到人,也没有任何出行记录。下班时,林洁问尹东训对林清到底是怎样的态度,尹东训的心里还没有完全放下前妻,还需要一些时间。于川与左琳吃饭,又一次诚恳的向左琳表白,左琳回答最近自己的事情太过复杂,也许把这一切都放下,还是会认真考虑,于川不断地逗左琳开心,让左琳轻松了许多。两人吃饭间刚巧碰到张思鹏乔安娜夫妇,左琳才得知两人已经有了女儿。魏全安排左琳休假,左琳既愤怒又委屈,向周凯请辞,周凯让左琳在休假的时候好好想一想。

  • 执行处内所有人都对左琳抱不平,左琳被陷害更说明调查方向是对的。只是一个体系都在保护明山系,让人不免心寒。左琳度假,于川怕她心情不好,打来电话陪她,左琳很是感动。左琳在景区闲逛散心,路边一个卖工艺品的小女孩认出了她,大喊“美女法官”。原来是前不久医院患白血病的女孩佳佳。现在佳佳每天用卖工艺品赚的钱买药,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她还利用空闲时间自学课本。而左琳就是佳佳一直坚持下去的榜样。左琳听了心被融化,决心也要重新振作,去迎接战斗。左琳向郑怀山宣战,追索他的同时也要还自己清白。左琳向周凯申请纪检部门调查自己,纪检部门正式介入,调查期间,左琳不得参与重大执行案件。左琳解决一些小的民事纠纷案,郑怀山在远处观察左琳,看着左琳大汗淋漓不免心疼她。尹东训调查到审讯民警与孙海滨的口供是陈志非和马太所为,这对洗清左琳有极大的帮助。周凯得到纪检的对左琳的调查结果:左琳没有任何问题。省高院也下达通知,驳回孙建斌和李建案件,恢复中院对甬加地产的案件执行。郑怀山接到顾小艾电话,左琳纪检结束,官复原职。

  • 左琳带着执行团队恢复执行甬加地产案件,来到富康咨询找到庞丽丽,搜查富康咨询公司并查封了公司的电脑。顾小艾趁乱收起一个U盘,来到百川会所把U盘交给郑怀山,原来这里面都是荣达信托的顶级机密,郑怀山感叹多亏顾小艾。还通知老师他已经被执行系统全网监控。众人在特别执行处内翻看查阅从富康咨询公司查封的资料,查无头绪。电脑里的文件也都删除的一干二净,协议和凭证也都是假的,众人无从收获。为了有所突破,左琳和于川来到百川控股找到郑怀山,询问百川控股和明山系的资金往来,但郑怀山说自己只是百川控股的法律顾问.左琳坦言郑怀山才是百川控股的实际控制人,但郑怀山依然否认。左琳向郑怀山以不配合司法执行,处以5万元罚款的处罚书,郑怀山不以为然。左琳得知郑怀山即将飞往瑞士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左琳赶在去机拦截,同时将郑怀山登入“失信人员名单”。当郑怀山得知自己已经被限制出境时,非常生气转身离去,这是郑怀山第一次在左琳面前失态。张思鹏在家独自喝闷酒,向乔安娜诉说自己在百川控股的苦闷和委屈,不想在继续干下去。

  • 警察接到报案有人寻衅滋事,要带走提供线索的申请执行人。此时周凯来电,要求左琳暂停此次执行,避免发生重大事件。陈志非和庞丽丽找到一家跨国洗钱公司,谈好了一条将资金向境外转移的渠道。两人为今后离开郑怀山做准备,待时机成熟时一次性把钱转走。特别执行处对世邦化工厂区悄悄调查,摸清了厂内情况。左琳向周凯报告已经可以开始强制执行,但是这之前首先要清除内奸。左琳三十岁生日请特别执行处同事聚餐,此时赵鸣健送来一份“重要证据”,是郑怀山电脑里的重要资料,左琳随手把资料放在桌面带众人去餐厅。餐桌上顾小艾心不在焉,找了个理由离开。顾小艾急忙回到特别执行处想拿回郑怀山的“证据”,正在翻阅之时,此时左琳突然出现。左琳质问顾小艾为什么这么做,顾小艾积攒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痛苦不已。郑怀山联系不到顾小艾,意识到出事了。

  • 魏全被市纪检部门带走调查。在调查过程中,魏全什么都没有交代。赵双白等人推断,魏全和郑怀山一定是同属一个利益体系,既然魏全不说,那就让郑怀山原形毕露。左琳谈及明山系案件的执行障碍,市委书记表示会帮助她克服执行障碍。执行处内众人商量执行世邦化工的对策,周凯带新的书记员陈小雨报道。齐三河向郑怀山报告世邦化工厂的转让情况,因为法院的参与现在很难转让,只能求助郑怀山,郑怀山令齐三河三天内务必转让世邦化工。执行处内众人商量执行世邦化工厂的预案,提前控制齐三河手下的三名骨干。左琳率领特别执行处、联合执法队、公安局、消防局、急救中心到达世邦化工厂大门外。在齐三河大声叫嚣,鼓动工人拼死守住厂门。左琳喊话:不要抗拒执行而违法。工人听到左琳喊话纷纷散去。齐三河被尹东训带上手铐。齐三河被抓,郑怀山让庞丽丽去找他拿隐蔽账户的密码。陈志非和庞丽丽商议,拿到密码钱到手后两人就永远消失。现在郑怀山自身难保,两人不想落得齐三河一样的下场,庞丽丽探视齐三河取得密码。

  • 张思鹏提交了辞职报告,劝郑怀山好自为之后离去。乔安娜得知后非常生气,不想跟着张思鹏过苦日子。庞丽丽得到密码后将钱转移到境外,与陈志非躲过马太的监视,乔装离开,连夜成功飞往斐济。乔安娜与张思鹏谈判,结婚也只是为了钱,现在张思鹏失业,也没必要演下去了。乔安娜对张思鹏和盘托出,两人离婚。特别执行处查到陈志非和庞丽丽已经连夜到达斐济,众人疑惑中陈小雨大胆推测两人是背着郑怀山带财产私奔。陈小雨的推测给了左琳启发,按照这个思路逼迫郑怀山路出马脚。左琳和陈小雨向郑怀山传达执行通知书和财产申报令,我们现在足以证实百川控股就是明山系一系列公司的幕后操纵者,并已经列入失信人名单。但郑怀山依然否认自己与百川控股的关系,左琳表示会继续证明这一点的。乔安娜约见左琳,和盘托出郑怀山所做的一切,他不仅想得到左琳,还想把左琳作为自己的凶器,但没想到玩火自焚,被左琳追查的狼狈不堪。

  • 郑怀山没想到乔安娜的女儿是自己的,现在的乔安娜只想让郑怀山付出代价,让郑怀山为自己的女儿支付巨额的抚养费。乔安娜邀请左琳与自己共同重创郑怀山,但左琳拒绝参加这场龌龊的游戏。郑怀山接到乔安娜的起诉,不相信孩子是自己的亲生女儿。郑怀山来到法院,拿出了自己不能生育的诊断书,并提出做亲子鉴定。尹东训追查百川控股的法人李长锁的个人信息,通过筛选找到了他。尹东训与林洁找到李长锁,李长锁是一个山区的护林员,面对他们的询问完全不配合。尹东训和林洁回程,雨天开车行驶在山路上,这样的环境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前妻出事的夜晚,看着自己多年来一直带在身边的水壶情绪失控痛哭。回到家中,林清希望尹东训把这瓶前妻留下的水壶送给自己,放下过去,敞开心扉迎接今后的新生活。于川通过调查李长锁的电话查到了一个经常通话的美国电话号码。医院的DNA结果证实乔安娜的孩子确实是郑怀山的亲生女儿。一审判决郑怀山交付母女二人3260万元抚养费,郑怀山木讷的同意。

  • 乔安娜带着孩子准备出国生活,左琳追到机场,告诉她郑怀山有探视权。乔安娜说就是要这样报复郑怀山,有探视权也让他牵肠挂肚,你要执行就追到国外来吧。左琳通知郑怀山乔安娜已经带着孩子离开,郑怀山似乎一下老了十岁。左琳打电话给陈雁南,执行处已经查到百川控股的法人李长锁有一个儿子,在美国读书,希望陈雁南帮忙找到他。左琳带着执行团队来到百川控股查封财产,百川控股已经空荡荡的没有可执行物,汽车也抵押给了房屋租赁公司。于川前往美国,陈雁南带他找到了李长锁的儿子叫李南启。李南启承认郑怀山对他学业的资助。左琳为了让李长锁开口,安排了李南启和李长锁的视频通话,李南启也劝说父亲:虽然郑教授资助我上学对我们有恩,但犯了法谁也不能替他顶罪。李长锁在儿子面前情感崩溃,交代了与郑怀山的实际情况:儿子由郑怀山出资去美国读书,李长锁则成为了百川控股的法人,随时准备抗雷。左琳向周凯汇报,郑怀山为明山系实际控制人的身份已经坐实,已具备对他个人执行的条件。但郑怀山早已经将财产隐藏。左琳联系公安局对郑怀山的通讯进行监控。

  • 尹东训追踪郑怀山的手机信号,只找到马太扔掉的两部手机。通过尹东训对郑怀山的通话监控,锁定了一艘“宇津丸”货轮即将到达新浦港,而这艘日本注册的豪华货轮,船主正是郑怀山,左琳推断这将是郑怀山最后一次将资产向境外大转移,郑怀山也可能通过这次机会潜逃。左琳带人查封了这条船,连船带货总标超过几十个亿。宇津丸被查封是攻破明山系重大的战果。左琳回家,黑暗中被郑怀山从身后勒住脖子,企图杀死她。但最后理智战胜邪恶,郑怀山趁着黑夜逃走了。左琳带特别执行处众人在香山教寺找到了郑怀山。郑怀山明白自己已经无处可藏,只请求左琳替他把香山教寺这处慈善事业一直做下去。特别执行处在清点郑怀山财产,顾小艾送来一张银行卡,是郑怀山留给她的钱,看着新书记员陈小雨,顾小艾回忆起最初的理想是当一名合格的执行法官,不禁泪流满面。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