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暖暖的幸福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5集全 热度 2405

地区:内地

导演: 殷飞 王磊

类型:都市 /剧情 /家庭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中央八套

简介: 梅花手工旗袍店是一家百年老店,精湛的工艺曾在京城名操一时,随着时代的变迁,生意日渐萧条。上门女婿金满堂作为梅花旗袍店的掌门人,一直坚守着“一针一线世代相传”的祖训,靠着自己的一张“好嘴”以及多年积累的...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5/共35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绣儿在高考中脱颖而出,成为县里的高考状元被京大录取,就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当天,爷爷乐极生悲突发心脏病撒手人寰,远在北京的母亲也突然失联。金家龙凤胎儿子金宝高考落榜,情绪低落从屋顶坠落,惠莲为救金宝受伤,梅奶奶情绪激动当场晕倒被一同送往医院紧急抢救。绣儿在村支书的帮助下为爷爷办了后事,带着小二一起进京寻母。姐弟二人只好沿路打听寻找,在包子铺遇到金元发生不愉快,金元并未认出两人气呼呼走开。金元来到医院对惠莲实施爱心呼唤大法,试图唤醒昏迷不醒的惠莲,最终却以失望而告终。

  • 够硬币的过程中,绣儿不慎将一丁的手机碰进下水道,一丁想要拿回手机头被磕破流血当场晕血倒地,绣儿背起一丁匆匆赶往附近的医院。医院里惠莲千呼万唤终于从昏迷中醒来,金满堂接到村支书打来的电话得知爷爷去世的消息大惊没敢告诉惠莲,偷偷安排金元和金宝赶紧出去找人。小二被一个自称老乡的女人带走找妈妈,走到半路觉察不对劲,恰好金元从身边经过,小二情急之下打掉金元的手机大喊救命,金元拉住人贩子理论,绣儿和金宝及时赶到,三人联手救下小二。惠莲得知绣儿和小二已经找到总算放心。

  • 惠莲病情恶化生命垂危必须要马上进行手术,面对高昂的医药费,金满堂迫于无奈只好偷偷把梅奶奶交给他保管的房本拿去私人借贷公司高额贷款为惠莲交上医药费,绣儿感激涕零当场跪地谢恩,金满堂惊慌失措赶忙把绣儿拉起。经过手术,惠莲终于脱离生命危险,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为了保护自己的宝贝孙子推说惠莲是自己不小心摔伤,绣儿和小二蒙在鼓里把金家一家视为恩人心存感激。梅奶奶的做法令金宝惭愧不已,责怪奶奶不该颠倒黑白欺骗绣儿和小二,金元则支持奶奶的做法,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治病救人减少麻烦。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绣儿在高考中脱颖而出,成为县里的高考状元被京大录取,就在接到录取通知书的当天,爷爷乐极生悲突发心脏病撒手人寰,远在北京的母亲也突然失联。金家龙凤胎儿子金宝高考落榜,情绪低落从屋顶坠落,惠莲为救金宝受伤,梅奶奶情绪激动当场晕倒被一同送往医院紧急抢救。绣儿在村支书的帮助下为爷爷办了后事,带着小二一起进京寻母。姐弟二人只好沿路打听寻找,在包子铺遇到金元发生不愉快,金元并未认出两人气呼呼走开。金元来到医院对惠莲实施爱心呼唤大法,试图唤醒昏迷不醒的惠莲,最终却以失望而告终。

  • 够硬币的过程中,绣儿不慎将一丁的手机碰进下水道,一丁想要拿回手机头被磕破流血当场晕血倒地,绣儿背起一丁匆匆赶往附近的医院。医院里惠莲千呼万唤终于从昏迷中醒来,金满堂接到村支书打来的电话得知爷爷去世的消息大惊没敢告诉惠莲,偷偷安排金元和金宝赶紧出去找人。小二被一个自称老乡的女人带走找妈妈,走到半路觉察不对劲,恰好金元从身边经过,小二情急之下打掉金元的手机大喊救命,金元拉住人贩子理论,绣儿和金宝及时赶到,三人联手救下小二。惠莲得知绣儿和小二已经找到总算放心。

  • 惠莲病情恶化生命垂危必须要马上进行手术,面对高昂的医药费,金满堂迫于无奈只好偷偷把梅奶奶交给他保管的房本拿去私人借贷公司高额贷款为惠莲交上医药费,绣儿感激涕零当场跪地谢恩,金满堂惊慌失措赶忙把绣儿拉起。经过手术,惠莲终于脱离生命危险,众人总算松了一口气。为了保护自己的宝贝孙子推说惠莲是自己不小心摔伤,绣儿和小二蒙在鼓里把金家一家视为恩人心存感激。梅奶奶的做法令金宝惭愧不已,责怪奶奶不该颠倒黑白欺骗绣儿和小二,金元则支持奶奶的做法,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治病救人减少麻烦。

  •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惠莲出院回家,绣儿和小二也在金家住了下来。一丁“被骗”一直耿耿于怀,拨打自己的手机居然接通了,接电话的是金元,两人在电话里发生口角,一丁带着小胖根据GPS定位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金元担心引狼入室,把手机绑在氢气球上放飞。绣儿给金满堂写下欠条决定放弃学业打工还债,金满堂当场表示无论如何绣儿也不能放弃自己的学业,学费问题他会负责,引起金元的不满被金满堂教训。小二梦游症发作走错房间睡到金元的床上,金元不依不饶遭责骂,梅奶奶加入维护,一时鸡飞狗跳,言语之间绣儿和小二得知惠莲受伤的真相。

  • 绣儿拉着母亲和小二要回老家,心存愧疚的金宝主动道歉,金满堂承诺给小二在北京找学校,这样他们一家人就可以留在北京,这事总算暂时平息下来。金元听到偷偷给金满堂打电话通风报信,金满堂闻言大惊忐忑地去做了一本假房本拿回家想要蒙混过关,不料刚一进门就被金元看出破绽,金满堂再三叮嘱金元这事一定保密。金满堂和惠莲在房间里正谈论房本的事情,梅奶奶闯了进来一把抢回假房本自己保存,并警告二人注意保持距离。为了尽快赎回房本,金满堂给朋友打电话咨询代驾一事。

  • 丁少白拿出三百块钱给绣儿作为酬劳,绣儿把钱还给一丁作为欠款的首付款,一丁被搞得哭笑不得,绣儿走后,丁少白大发感慨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萌生请绣儿做家教的念头,一丁大惊断然拒绝。丁少白带着一丁亲自登门想请绣儿给一丁做家教,绣儿和金元狼狈回来,金元得知一丁要报考京大大跌眼镜,绣儿婉言拒绝,金元把绣儿拉进屋里给绣儿出主意,要她用课时费抵手机钱,绣儿领教过一丁的蛮横不肯答应,金元自报奋勇说她有办法帮绣儿把一丁调教得服服帖帖,绣儿提出要给一丁当场做测试,一丁不禁叫苦连连。

  • 早上,小二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尿了床,偷偷找来电熨斗想把床单熨干,却因操作不当引起火灾,全家人赶来救火,慌乱中梅奶奶失足摔倒当场昏迷,幸好丁少白带着一丁及时赶到给梅奶奶针灸,梅奶奶终于醒来,却完全不记得刚才发生的一幕,甚至连女婿金满堂和金元都不记得了,只记得丁少白和金宝,令人哭笑不得。绣儿无意发现金满堂和惠莲的结婚证大惊,当面质问母亲,惠莲一时有口难辩,绣儿伤心跑走,正好遇到同乡大农找上门来,不明所以的大农追着绣儿一起离开。

  • 惠莲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大惊,在金满堂陪同下匆匆赶到派出所把绣儿和大农接回家,执拗的绣儿执意要离开,众人劝说无果,金元把绣儿拉进房间,和盘道出隐情。一月期满小乐带人登门催债,提议金满堂把四合院卖了还债,金满堂慌慌张张把小乐拉走,保证三天后一定还钱,小乐的到来引起梅奶奶的警觉。小二一时无法接受母亲隐婚的事实,绣儿只好把金家的隐情告诉弟弟,再三叮嘱小二要管好自己的嘴巴。梅奶奶为了缓和气氛,热情地张罗把放杂物的小屋腾出来让大农住下。

  • 金满堂做代驾把一个喝醉的老板魏新背回家,魏新的妻子看到金满堂面露惊愕,镇定下来以后硬是塞给了金满堂一笔不菲的小费。金满堂如约赶到咖啡厅接魏新,可这次魏新并不是让金满堂代驾,而是给了他一大笔钱想请他帮忙骗人,纵然急需钱但金满堂也不会为了钱做骗人的事而果断拒绝。魏新把真相告诉金满堂,魏新想让他冒充大哥回家跟生病的老父亲见上一面,金满堂跟魏新一起回家见到了病榻上的老人,老人见大儿子归来欣喜万分,金满堂险些露出马脚最后侥幸过关。

  • 小乐再次催款,金满堂实在没有办法无奈只好忍痛出租旗袍店,租户和中介来旗袍店签合同,不巧被梅奶奶撞见大发雷霆,金满堂向梅奶奶认错保证打死都不会再出租旗袍店。梅奶奶思念女儿又闹着要给女儿打电话把婉玉叫回来,全家人齐上阵慌张安抚,梅奶奶不听劝阻。金元只好用电脑变声软件假装母亲和金宝配合着给梅奶奶打越洋电话,通话中金元思念母亲情绪失控差点露馅,金满堂和金宝大惊失色赶紧帮忙打岔,总算有惊无险顺利过关。

  • 金满堂毁约,租客带中介来旗袍店大闹,让金满堂按合同双倍返还定金,金满堂和金元与租客发生争执,闻讯赶来的大农也加入其中,局面一片混乱,金满堂假装受伤倒地,租客和中介见状不妙拿回定金溜之大吉。一辆豪车在旗袍店门口停下,车上下来一个衣着光鲜靓丽的富婆,来人正是金满堂的老同学秦岚,当年远嫁香港,如今荣归故里,二人久别重逢感慨万千。秦岚得知婉玉去世伤感落泪,金满堂轻言安慰。秦岚表明来意想请金满堂帮她量身定制一身旗袍,金满堂欣然应允。

  • 天色已晚,金元不知所踪迟迟未归,连电话也关机了,大农想起金元去剧组一事,全家人更是焦急万分,绣儿反复给一丁打电话要一丁帮忙找金元,一丁一时善意大发根据金元发来的地址开车找去。突然看到一丁开车赶来,哭着扑进一丁的怀里放声大哭。回来的路上,一丁的车突发故障,两人的手机没电关机,地处荒无人烟的郊区,外面又下着大雨,二人没有办法只好在车里睡了一宿,丁少白担心孙子彻夜未眠,金家一家人也是牵肠挂肚。一丁被爷爷禁足懊恼不已,金元却对一丁感情升级势在必得,金元要绣儿一定要帮自己降服一丁。

  • 一丁为了能让爷爷打消念头,让金元假装自己的女朋友,金元得知丁少白的心思大惊,答应一丁,两人一拍即合。一丁和金元亲昵挽着胳膊当众宣布恋情,绣儿和梅奶奶信以为真,丁少白则看穿一丁的小把戏。秦岚拎着礼物登门看望梅奶奶,金满堂向秦岚介绍惠莲是家里的保姆,引起小二不满。秦岚能说会道把梅奶奶哄得非常开心,金元拿出自己和金满堂的设计稿给秦岚挑选,秦岚看中金元的设计,金元沾沾自喜认秦岚做干妈,站在一旁的惠莲心情复杂。

  • 绣儿严惩一丁,一丁叫苦不迭,一丁为了让绣儿知难而退,带着绣儿去所谓的“英语角”练口语,一丁带绣儿先去商场换装,绣儿一身性感造型浑身不自然,到是令一丁眼前一亮,惊叹麻雀变凤凰。一丁带着绣儿去了酒吧,伙同几个哥们欲灌醉绣儿,没想到天生大酒量的绣儿连干几杯把几个人都喝倒了,绣儿借着酒劲去跟老外练口语被调戏,一丁忍不住出手相救,拉着绣儿逃出酒吧,一丁扶着醉酒的绣儿走在街上,被前来寻找的金元和大农看到,大农一怒之下出拳打了一丁,两人结仇。

  • 秦岚对金满堂心存爱慕,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她对金满堂委以重任,不仅给金满堂配了秘书还安排了单间办公室,金满堂沾沾自喜,认为自己从此飞黄腾达。秦岚特意为金满堂举办欢迎宴,席间根本就不懂房地产的金满堂发言大谈旗袍制作工艺,令众人很是尴尬,秦岚赶忙出面打圆场。金满堂第一天上任迟迟未归,惠莲担忧地一直等在门口,秦岚把醉酒的金满堂送回家,二人举止亲密惠莲看在眼里,女人的直觉让惠莲感到隐隐不安。

  • 梅奶奶翻找首饰不小心打破花瓶,里面竟然掉出两本房本,梅奶奶大惊找来家人现场质问,金满堂和金元金宝百般解释都没能打消梅奶奶的疑心。梅奶奶打电话叫来丁少白召开紧急家庭会议,当众宣读遗嘱,遗嘱中表明要把房子留给金宝,其他人只有居住权,金宝很是尴尬,金元抱怨奶奶太偏心,梅奶奶只好拿出祖传手镯留给金元作嫁妆,金元发牢骚不肯在遗嘱上签字,梅奶奶又吵着要找婉玉回家,金元无奈只好在遗嘱上签字。

  • 金满堂从香港出差回来给每个人都带了礼物,金元看到金宝的礼物眼红,金满堂给自己的礼物竟和绣儿的一样,当众发起牢骚被金满堂训斥,晚上,惠莲帮金满堂收拾行李时意外发现一盒避孕套,惠莲心存疑惑,梅奶奶突然闯入发现掉在地上的避孕套,认定惠莲和金满堂有奸情,大骂惠莲狐狸精破坏别人家庭惊动了大家,梅奶奶大吵大闹要赶走惠莲一家,小二为母亲鸣不平差点说出真相,被绣儿捂着嘴巴强行拉走,梅奶奶情绪激动晕倒,惠莲害怕再刺激老太太决定带小二先回老家避避风头。

  • 一丁悄悄带金元从窗户逃走,正好被匆匆赶来的绣儿和大农看到。金元怕回去挨骂想出歪招,装病让大农背着她从外面回家。金元谎称自己一夜未归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没想到金满堂早已经从金宝那得知金元夜不归宿是在丁家,金元还想狡辩被愤怒的金满堂掌掴,金元被父亲教训卧床不起,金满堂心疼闺女,他把从香港带回来的礼物偷偷拿给女儿,金元这才露出笑脸,原来父亲心里是有她的,金满堂跟金元道歉,父女关系缓和,金满堂认为金元跟一丁没戏劝金元放弃,金元根本听不进去。

  • 一丁被爷爷赶回美国,丁少白思念孙子辗转难眠,一丁也非常挂念爷爷。一丁联系不上爷爷担心出事,情急之下半夜给绣儿打电话哭着求绣儿去家里看看爷爷,绣儿二话没说一口答应,匆匆赶往丁家。丁少白高烧不退执意不肯去医院让绣儿给他扎针退烧,绣儿在丁少白的鼓励下成功施针,丁少白的高烧终于退了。一丁连夜乘机从美国赶回北京,看到爷爷已经安然无恙总算松了一口气,一丁看到疲惫不堪的绣儿萌生爱意。

  • 金元和大农看望丁少白没想到一丁竟然在家非常意外,金元大献殷勤,一丁无奈只好向金元摊牌,表明自己的态度,金元懊恼离开。金元受到冷遇回到家把气都撒在绣儿的身上,金元阴阳怪气责怪绣儿一丁从美国回来都不告诉他,绣儿百口难辩懒得解释,金元对绣儿心存芥蒂。一丁从美国回来对绣儿态度大变,爷爷看出一丁的心思心中暗喜,鼓励一丁去把绣儿请回来。开学在即,金满堂拿出学费交给绣儿被金元撞见,金元趁机跟金满堂要钱想去报考电影学院被金满堂无情拒绝,金元不满大发牢骚,迁怒于绣儿。

  • 绣儿去学校报到却没有带走学费,金满堂让金元去学校给绣儿送学费,绣儿表明自己已经向学校申请了助学贷款,金元拿着钱赌气离去,挪用绣儿的学费报了驾校,金满堂得知后教训金元。绣儿的银行账户收到八千块钱,绣儿回到金家一问才知道钱不是金家人存的,正在这时,一丁给绣儿打来电话,金元确信这个活雷锋肯定是一丁,立马打翻错坛子。绣儿来到丁家登门道谢,才知道一丁是拿现金去给绣儿交的学费,银行卡里的八千块钱并不是一丁所为。

  • 一丁在朋友圈看到绣儿参加军训的照片动心,开始怀念和绣儿一起学习的情景非常失落,一丁鼓动爷爷跟他一起去金家,丁少白双手送上鲜花给梅奶奶,两个老人和好如初。金元逼问一丁是不是喜欢绣儿,一丁嘴硬打死都不承认,他拜托金元帮忙讲情,金元心里不爽嘴上却满口答应。金元非但没帮一丁说好话还给绣儿出馊主意,绣儿当众挽着大农的胳膊出现在众人面前,声称大农是自己男朋友,断然拒绝了一丁的请求,一丁恼羞成怒懊恼地离开。

  • 秦岚不堪前夫骚扰在金满堂陪同下慌忙收拾行李住进酒店,再次接到前夫打来的恐吓电话,秦岚恳求金满堂留下来陪自己过夜,金满堂无奈只好答应,大农接到送餐电话赶到酒店,金满堂在猫眼里发现送餐员竟然是大农大惊没敢开门。秦岚让大农把外卖放到门口后离开。当晚金满堂和秦岚在酒店喝酒怀旧相谈甚欢,秦岚带着醉意含情脉脉向金满堂讲述一直压在自己心底的秘密,金满堂得知秦岚暗恋自己多年不禁感慨万千,面对眼前风情万种的秦岚不禁心猿意马。

  • 金元从大农的手机上看到金满堂的手机号码产生怀疑,金元拉上大农一起赶到酒店验证自己的猜测,正好看到金满堂匆匆走出酒店,金元上前质问金满堂为什么撒谎,金满堂没功夫过多解释叮嘱金元不要当着惠莲的面乱说话便匆匆离开。金满堂一夜未归,惠莲心事重重,金元看在眼里旁敲侧击提醒惠莲要注意秦岚,惠莲嘴上没说心里却是五味杂陈。金满堂忙得很晚才回家,金元冷嘲热讽,金满堂怕惠莲误会拉上惠莲去酒店开房,金满堂向惠莲坦白他和秦岚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惠莲相信金满堂的人品,二人在酒店渡过浪漫一夜。

  • 绣儿把钱提出来拜托金元转交金宝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金元口无遮拦调侃金宝这么做一定是喜欢绣儿,惹来绣儿的不满,绣儿拿着钱来找金宝当面道谢后离开金家。一丁带着几个小伙伴在绣儿宿舍楼下轰轰烈烈求收编引来众人围观,绣儿一气之下顺手端起一盆水把一丁浇成落汤鸡引来众人哄笑。绣儿受到学校老师的警告,怕一丁继续纠缠无奈只好答应教一丁,丁少白得知非常高兴。

  • 梅奶奶发现自己的祖传玉镯不见了嚷嚷着抓贼,梅奶奶当着众人的面质问小二,惠莲情绪激动为小二辩解惹恼梅奶奶,小二险些说出惠莲和金满堂的关系,金满堂情急之下失手掌掴小二,绣儿从外面回来正好看到上前护着弟弟,惠莲一气之下带着两个孩子离开金家。金宝在梅奶奶鞋里找到玉镯,金满堂要去把惠莲母子叫回来被梅奶奶阻止,原来梅奶奶担心金满堂和惠莲日久生情故意所为。丁少白和一丁在金家门口碰到被赶出家门的惠莲母子,一丁开车把小二送回学校。惠莲和绣儿流落街头,惠莲鼓起勇气找工作。

  • 金满堂终于打通惠莲电话,没想到惠莲竟说自己已经找到了工作,金满堂非常意外情绪激动教训惠莲,惠莲赌气挂断电话。秦岚在养生会所遇到惠莲,点名要惠莲为她服务,百般挑剔刁难惠莲。秦岚开诚布公表明心迹提出给惠莲一笔钱作为补偿要惠莲离开金满堂,惠莲冷冷地拒绝转身离开,更加激怒了秦岚,她打电话要金满堂来会所接她,金满堂来到会所看到惠莲,逼着惠莲马上辞职跟他一起回家,惠莲拒绝,这一切都被大刘看在眼里,对惠莲嘘寒问暖倍加关心。秦岚趁机提议让金满堂跟惠莲不如趁早分手,结果却碰了软钉子。

  • 满堂懊恼地找到惠莲宿舍,好言相劝哄惠莲回家,惠莲心灰意冷不想再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不肯回去,两人言语升级大吵一架,赌气约定明天一早一起去民政局离婚。金满堂被拒懊恼回家,金元和金宝得知二人要离婚大惊。惠莲告诉绣儿自己的决定,绣儿表示不管妈妈做什么决定她都会支持她,鼓励惠莲自食其力。金满堂回到家就开始后悔给惠莲发短信道歉,惠莲误认为一定是金元所为不予理睬坚持离婚,惠莲早已等着在民政局门口,金满堂拉着惠莲就走,惠莲心意已决,两人赌气离了婚。金满堂失魂落魄回到公司,秦岚得知金满堂和惠莲离婚心中暗喜。

  • 金满堂觉得自己这些年确实没有关心惠莲,专程买了鲜花想去养生会所见惠莲缓和关系,途中接到公司打来的电话得知工商局的工作人员登门调查匆匆离开。金满堂赶到公司得知公司涉嫌无照经营被勒令限时整改,公司上下人心惶惶。金满堂马上向秦岚汇报了情况,秦岚让金满堂安抚员工情绪,承诺工商手续随后补办。可是,各种负面新闻再次扑面而来,牛总闻讯带人到公司闹事嚷着要退房,并出言威胁,金满堂当众做出承诺,牛总一行人才离开。秦岚突然失联,金满堂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如何是好。

  • 公司被工商局查封,牛总带人到金家大闹,本打算去派出所举报的金满堂闻讯匆匆赶回家和牛总等人发生冲突,大农等人也加入混战,金元慌忙报警。警察赶来将金满堂等人带走调查,梅奶奶情绪激动当场晕倒,金元慌忙打电话向丁少白求救。少白和一丁来到金家看到小院一片狼藉,绣儿从一丁口中得知金满堂和大农被抓第一时间赶到金家,金元却冷言冷语不领情。大农被警方批评教育后释放回家,金满堂仍被警方扣押,一家人心急如焚,绣儿和大农一起把这个消息告诉惠莲,惠莲担忧不已。

  • 梅奶奶得知真相悲观厌世,想去地下陪伴自己的女儿。一家人焦急地四处寻找,亲眼目睹一起车祸,误以为是梅奶奶出了事,原来是虚惊一场。正在这时,金满堂接到照相馆打来的电话,一家人得知梅奶奶去找遗照更加心急如焚。绣儿和惠莲也得到消息赶回金家,没想到梅奶奶竟然自己回到家,刚一进门就昏死过去。惠莲不计前嫌回到金家精心照顾梅奶奶,金元和绣儿冰释前嫌和好。金满堂债务缠身执意要把惠莲赶走,惠莲态度坚决不肯离开,含泪坦言心甘情愿和金满堂共度难关,金满堂大受感动,二人抱头痛哭。

  • 婉玉忌日,金满堂独自一人在旗袍店悼念,对着婉玉遗照自言自语说出许多压在心底的心里话,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没想到金元和金宝出现,父子三人一同含泪悼念婉玉,金满堂自责没有把家照顾好愧对婉玉,梅奶奶悄悄来到门外听见,梅奶奶哭着走进屋子,父子三人大惊失色。原来梅奶奶这次并没有忘记,她为大家的孝心所感动,怕大家担心才假装失忆。梅奶奶回家把金满堂和惠莲叫进屋子,向惠莲真诚道歉,她把惠莲郑重其事地交给金满堂,金满堂和惠莲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

  • 邻居们上门讨债,梅奶奶决定卖房还债化解危机,随后梅奶奶召开家庭会议,不顾众人反对安排金满堂去找中介卖房,并鼓励每个孩子打起精神,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全家人一起面对。金满堂找的中介上门拍照,梅奶奶提出唯一条件就是现钱交易,金满堂尝试劝说,奈何梅奶奶心意已决。 惠莲背着金满堂偷偷向大刘借钱,大刘亲自登门给惠莲送钱,做好打算趁机表白,金满堂看出大刘的心思充满危机感,在他的搅合下,大刘最终没有表白成功失望而归。

  • 金家人恋恋不舍正准备搬家,红姨带着街坊邻居再次登门,这次众人不是来讨债而是得知秦岚被抓来探望梅奶奶,对于金家搬家众人表示不舍,金满堂向众人承诺一定先把钱还给大家。魏新竟然向金满堂提出合作,欲将旗袍店发扬光大走向世界,魏新不让金满堂卖房子,他来帮金满堂还债,钱作为他入股资金,金满堂感激不尽。房子跟买家顺利解约,房子保住了,危机解除了,全家人高兴不已,齐心合力为旗袍秀做准备,金家上下呈现出一片喜悦祥和之气。

  • 绣儿准备跟大农摊牌,大农不敢面对独自离开。大农约一丁在健身房见面,二人公平地在拳台上展开较量,一丁根本不是大农的对手,被大农狼狈打倒,大农警告一丁如果对绣儿不好他饶不了一丁,大农正式退出。大农不辞而别,绣儿和金元在大农房间发现大农留下的信才知道,大农回到老家。经过精心筹备,旗袍秀隆重举行,整场秀充分展现出现代旗袍的魅力。金满堂压轴登台发表感言,说出自己对于旗袍的感悟与理解,同时对魏新等贵人充满感激,最后他袒露心声最感谢的人就是在他背后默默支持的爱人惠莲,并当众表白,惠莲感动落泪。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