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绽放吧,百合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4集全 热度 4256

地区:内地

导演: 田镇

类型:剧情 /年代

语言:普通话

简介: 20世纪70年代,在董家庄插队的百合遭遇情变,并被查出怀有身孕,受到村里恶人欺辱。同村哑巴董大山伸出救援之手,默默关心和保护着百合。百合生下儿子,母亲要她弃子回城,她割舍不掉,抱子和大山成亲。其他知青返城...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4/共44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董家庄生产大队在夏粮丰收后举行欢庆活动。女知青百合、吴盼、张铁花、杨怡和男知青程建明、李云祥等人,和社员们一起围观聋哑青年大山的杂耍表演。 大队长董厚德登台讲话。在大灾之年又获丰收,社员们纷纷赞扬他领导有方。百合和建明在热恋中,为社员们演唱了《天仙配》,赢得满堂喝彩。俩人的母亲在同一家百货商场上班,是认识多年的好姐妹。两个孩子按照长辈的心愿发展感情,让她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张罗着要给他们办事。吴盼暗恋英俊潇洒的建明,花钱指使追求她的同村无赖青年董少河想办法拆散他们。

  • 吴盼的父亲从牛棚出来,当上市劳动局副局长,因身边没人照顾要把她调回北京,这让她欣喜若狂。吴盼回到家,父亲告诉她已和朱郦结婚。吴盼看不上当医生的朱郦,借机要父亲把男朋友一起办回来。她以调回北京为条件,让建明和百合分手,并送给建明一套毛料制服。建明父亲早逝,母亲患有严重关节炎,靠白天上班晚上做手工拉扯大他和妹妹建芬。面对要求扎根农村的现实,孝心很重的建明无法不动心,他不愿家人随他受苦,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喝了一瓶白酒,决定随吴盼回北京,放弃百合,并悄悄办好手续离开了董家庄。

  • 百合在程家没见到建明,却意外碰到了建芬。正上高中的建芬非常讨厌吴盼,不理解哥哥为什么要作出这样的选择。百合情绪低落地回到家,百母见她神色不对,得知真相后找上门去,质问程母为何支持儿子当陈世美。程母表示,她受了一辈子苦,不想百母让儿子再受苦,能找到高官家庭的孩子,是儿子的福分,也是程家的造化。两位母亲争吵起来。哥哥百川难咽这口气,带人去教训建明,百合及时拦住了哥哥,给建明留下一封悲痛欲绝的分手信,返回董家庄。少河得知建明抛弃了百合,表示他喜欢百合,董厚武骂跑了他。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董家庄生产大队在夏粮丰收后举行欢庆活动。女知青百合、吴盼、张铁花、杨怡和男知青程建明、李云祥等人,和社员们一起围观聋哑青年大山的杂耍表演。 大队长董厚德登台讲话。在大灾之年又获丰收,社员们纷纷赞扬他领导有方。百合和建明在热恋中,为社员们演唱了《天仙配》,赢得满堂喝彩。俩人的母亲在同一家百货商场上班,是认识多年的好姐妹。两个孩子按照长辈的心愿发展感情,让她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张罗着要给他们办事。吴盼暗恋英俊潇洒的建明,花钱指使追求她的同村无赖青年董少河想办法拆散他们。

  • 吴盼的父亲从牛棚出来,当上市劳动局副局长,因身边没人照顾要把她调回北京,这让她欣喜若狂。吴盼回到家,父亲告诉她已和朱郦结婚。吴盼看不上当医生的朱郦,借机要父亲把男朋友一起办回来。她以调回北京为条件,让建明和百合分手,并送给建明一套毛料制服。建明父亲早逝,母亲患有严重关节炎,靠白天上班晚上做手工拉扯大他和妹妹建芬。面对要求扎根农村的现实,孝心很重的建明无法不动心,他不愿家人随他受苦,在极度痛苦的情况下喝了一瓶白酒,决定随吴盼回北京,放弃百合,并悄悄办好手续离开了董家庄。

  • 百合在程家没见到建明,却意外碰到了建芬。正上高中的建芬非常讨厌吴盼,不理解哥哥为什么要作出这样的选择。百合情绪低落地回到家,百母见她神色不对,得知真相后找上门去,质问程母为何支持儿子当陈世美。程母表示,她受了一辈子苦,不想百母让儿子再受苦,能找到高官家庭的孩子,是儿子的福分,也是程家的造化。两位母亲争吵起来。哥哥百川难咽这口气,带人去教训建明,百合及时拦住了哥哥,给建明留下一封悲痛欲绝的分手信,返回董家庄。少河得知建明抛弃了百合,表示他喜欢百合,董厚武骂跑了他。

  • 少河缠着百合不放,被百合拒绝后在村里公开骂百合是破鞋。何淑英迁怒于百合,跑到水利工地打了百合。铁花为百合打抱不平,用铁锹打倒何淑英,跑回了北京。村里的长辈三贵爷来到董厚武的家,训斥他们欺负百合是丧尽天良。董厚德不许大山再去找百合,免得被当成流氓抓起来,因为公社有指示,和女知青搞对象要按流氓罪论处。大山过去凡事都听二叔的,但在这件事上他不管不顾,任凭二叔的打骂依然固我。董厚德为此训斥了罗山,说他把大山带坏了。村委会研究把百合弄出董家庄,以免她生出许多是非。董厚德找公社知青办徐主任,希望能推荐百合去读大学。大山给百合送来了自己炖的甲鱼,让百合补补身子,被董厚德遇上。

  • 百合去医院检查身体,没想到自己怀孕了。她求医生打掉孩子,医生不敢答应,因为要把孩子打掉,按医院规定,一是要结婚证书,二是要大队介绍信。这两件东西百合都无法弄到。百合请杨怡帮她把肚子里的孩子弄掉,云祥找出《千金要方》。杨怡去镇上给百合抓药,向徐主任举报了百合怀孕的事,渴望上学的她想代替百合,怕担责任的徐主任答应了她。百合将三副药放在一起喝,疼得满地打滚。

  • 吴父和朱郦听吴盼有了身孕大吃一惊。吴盼要父亲出1千块钱,吴父只答应给200元钱,吴盼说建明是穷鬼榨不出钱来。朱郦答应给1千元,但条件是吴盼结婚后搬出去。吴盼坚决不答应,和朱郦吵来起来。程母只有50块钱存款,还是准备给建芬看病用的。程母想让吴盼挑块喜欢的布,给她做件结婚穿的衣服。吴盼不答应,非要做件旗袍,这让建明很为难。百合出院后,在地里干活时遭到少河非礼,杨怡去叫村里人,大山打跑少河。等董厚武和何淑英等人跑来时,只看见大山和百合抱在一起,让村民们误以为是大山糟践了百合。百合解释是大山救了她,何淑英骂百合是狐狸精,大山将何淑英撞倒在地。董厚武将大山吊起来痛殴,大山直到昏死过去也不讨饶。

  • 建芳在上体育课跑步时心脏病突发被送往医院,经检查必须立刻手术。吴盼闹着要手表、缝纫机、自行车、红灯牌收音机,所谓“三转一响”,逼着建明向家里要钱。建明在妹妹的手术费与结婚的费用之间面临抉择。夏师傅帮他凑了126元份子钱,他把这笔钱先交了妹妹的手术费,但仍差百余元,只好把吴盼送的毛料衣服当了。建明穿工作服与吴盼举行婚礼,吴盼逼问毛料服的去向才知,衣服卖了给建芬动手术。夏师傅将自己的衣服换给建明,吴盼才好歹参加了婚礼。在婚宴上建明喝醉了,被人送回家。

  • 百母骂百合丢人现眼,百川建议去顺义二姨家,等把孩子处理了再说。百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常贵叔家。厚德组织村里人去找百合,百合在山洞早产,碰巧遇上了寻找她的大山,帮她接生下孩子。当警察要将大山带走时,百合只好说这孩子是她和丈山的,她要嫁给大山。百合紧抱着孩子要和大山回董家庄。罗山接到平反通知,临走前来告诉百合,说大山很有艺术天赋,赶上好时候会有出息的。百川赶到建明上班的工厂打了建明,建明才得知百合因怀孕没上成大学,留在董家庄嫁给了大山。他向母亲要20元钱,想去董家庄看百合。

  • 百母和程母俩人在卫生间抱头痛哭,吴盼呵斥她们,在她如厕时百母把一桶水倒在吴盼身上。在夏师傅的介绍下,建芳拜一个老红帮裁缝为师,开始学习裁缝手艺。吴盼被浇水后发烧,送到医院后为交医药费与建明争执起来,加之大夫的一番话,又气又急的吴盼早产了。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董厚德让各家各户出代表,投票决定分不分地。大山最后投票,前面分和不分的票数一样多,他这一票非常关键。何淑英讽刺百合和大山大锅饭吃惯了,不敢分地。百

  • 吴盼升为大组组长后对百母态度更为叼蛮。徐主任给百合带来好消息,按政策她可以安排在镇供销社工作。建明回母亲家过生日,吃出花生米是董家庄的。百母拿出当年百合写给建明的信要建明烧了,建明却保留起来。百合到供销社上班了,贷款买了匹马,大山每天赶着马车接送她上下班,百合怀抱儿子哼着歌,在慢悠悠的马车上,送走了一年又一年,生活也渐渐有了起色。罗老师来看望大山,见到大山的泥塑,想把大山带到美术学院,一边做助手一边学习。二叔担心大山到了北京不习惯,百合对大山也有点不舍,但还是支持大山跟罗老师走。

  • 大家都为百合的遭遇感到惋惜,特别是杨怡,内心很不平静,让云祥陪她走了很长的路,以至于流产了。吴盼回去后告诉建明,百合自称生活很幸福,这是睁眼说瞎话,建明听了心里多少有些宽慰。在百父60大寿的这天,一大家子人先照了全家福。大山俊朗的外表引起邻居的猜想,百母为满足虚荣心,介绍说大山是在县城工作的科长。小宝和百川的儿子小奇在街上玩耍险被车撞。车是吴盼父亲的,建明刚学会开车没多久,吴盼跟着出来练手,不自觉地就开到了百合家附近。

  • 大山弄了一桌菜为百母、百川接风洗尘,并请了二叔。百川代母亲向二叔说明了来意,二叔以一村之长和大山长辈的双重身份表示,支持百合回城,一定做好大山的思想工作。大山哭了,百合也哭了,她要走了,大山怎么办?董厚德拍了胸脯,让她走她的,大山的生死和她无关。接百合走的马车来了,村民们议论纷纷,百合突然决定不走了。百母掏出身上的几百块钱,搁下“生死由命,别再来找”的话走了。小宝跟着百母走了。董厚德在村广播里以亊实告诉乡亲们百合是扎根派,要大家象待亲人一样善待百合。大山做了一尊泥塑,一个男子汉手里抱着一个孩子,肩上骑着一个。

  • 女儿雨儿长到两岁时还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声音,县医院诊断雨儿为先天性失聪。百合带着几年积攒下来的钱,抱着雨儿来北京治疗,所带的钱却被偷走了,幸亏遇见建芬,才将她和雨儿送回家。百母听说雨儿是聋儿,顿时晕倒在地。正巧百川回家,将百合和雨儿赶走。百母醒来后骂了百川,大家赶紧分头去找。建芬将遇见百合的事告诉了建明,建明赶到百合家,被百川赶了出来。建明回家后,因没送女儿程燕去学琴,吴盼对他不依不挠。百合身无分文,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抱着雨儿来找铁花。

  • 吴父认为吴盼就是她母亲当年的化身,吴盼离婚后不可能再找到对象了,劝他忍下来,就当是可怜吴盼。医生的诊断结果是,雨儿已不可能治愈。百合不相信,疯狂地借钱,辗转各地寻找治愈的希望。天百合和雨儿坐在桥上休息,有个老人推三轮车上坡,百合去帮忙,回来后雨儿却不见了。在路人的指点下,百合在救助站找到了雨儿。百合央求管理人员容留雨儿在收容站睡一晚,第二天百合带着女儿回到了董家庄。百父在报上看到百合插队的地方大旱,想趁着百母退休外出旅游时,顺便去看望百合。百母怨恨未消,不同意去。

  • 百父要带百合回北京挣钱。百合明白苦熬下去没钱还债,她答应了父亲,把雨儿留给大山,自己去北京打工。大山万般不舍,拿出两只草编的鸳鸯送给百合,表示他们永远不要分离。临走时,百合与雨儿哭嚎着不愿分离,说她不想走了。父亲将她拽走。回到北京,百合跪在屋门口向母亲求情,百母坚决不让她进门。百川担心母亲犯高血压,也不让百合进门。百父将他们推到一边,将百合领进家门。大山带着雨儿在村里度日,雨儿思念母亲,大山用玉米粒在地上画了一个百合像,父女俩睡在像的身边。

  • 学校要开家长会,小宝看不起妈妈要姥姥去,被百合听见了,百合执意要去。老师问百合是不是小宝母亲,因为小宝填的学生登记表上没有父母名字,小宝说父母早就死了。老师说小宝在学校经常惹亊,但学习成绩还行。百合回家后责问小宝,小宝为自己辩解,气得百合第一次狠狠打了小宝。她想带小宝回董家庄,小宝为躲避母亲,带着弟弟小奇沿着铁路线走到郊外,在民警的帮助下才找了回来,吓得百合不敢再提回董家庄的事。百母虽然满肚子怨恨,但终究还是母亲,已经退休的她找到自己原来的工作单位。

  • 吴盼带女儿到工作的商场买裙子,售货员没给吴盼打折,惹恼了吴盼。程燕说她讨厌仗势欺人,吴盼一气之下把裙子退回了柜台。回到家,建明问清缘由,答应帮女儿实现穿新裙子上学的愿望。搬运工是男人干的活,库房也是男人的世界。为了方便百合换衣服,工友们在库房里隔了间休息室。百合无以回报,便在休息时为大家唱歌。这事被吴盼知道了,便悄悄来到货仓组,碰巧百合正在给工友们唱歌,她不仅下令拆掉休息室,还以违反劳动纪律为名扣除大伙儿当月奖金。建明找建芬为程燕做了件新裙子,让程燕十分开心。

  • 何淑英向大山挑唆,说百合带走雨儿后不会回来了,大山将雨儿藏了起来。百合再三保证把雨儿的腿治好后一定送回,大山这才放行。当她回去工作时,吴盼却以超假为由解雇了她。百合向她恳求也没用,吴盼说这是规章制度,她不能因为过去是同学关系就违反制度。百合只好离开商场,但并不敢告诉母亲,每天照常按上班时间出门,出了门却只能在外闲逛。建明一连几天在下班的路上没见到百合,寻到商场库房,才得知百合已经被开除了。他找到百家,百母才知道百合失业了,建明给百母留了一张名片,要百合去找他,他负责给百合安排工作。

  • 杨怡来看望百合,百母当着杨怡的面要百合等雨儿的腿恢复后送回董家庄,家里有一个小宝就够了,弄得百合很没面子。杨怡把雨儿接到身边,由她来培养雨儿的想法。征得云祥同意后,小雨被接到杨怡身边。建明找来招工表,让百母以街道的名义交给百合,百合进了机械厂食堂工作。她的踏实勤快能干很快赢得了师傅们的好感。五一节前厂里搞联欢,要各个部门出节目,食堂归行政科管,科长犯愁,百合建议演唱《明天会更好》,她来领唱。

  • 吴盼对程燕说了百合坏话,程燕转告小宝,小宝打了程燕。吴盼不干,要校长杨怡亲自解决。当着程燕和小宝的面,吴盼羞辱百合。百合揭露吴盼当初是如何夺走建明的,又是如何欺辱她的。杨怡让她们不要当着孩子的面说不该说的话。程燕指责母亲才是坏人,回家后不再理睬她。吴盼骂她白眼狼。吴盼在学校没占到便宜,回到家又纠缠建明。小宝没回家,百川把小宝找回来,小宝嫌母亲给他丢人,不想要她这样的妈妈。

  • 铁花来找百合,让百合来她的饭店工作。铁花抱来一堆自己不穿的衣服,百合穿上感觉挺美,铁花却为她黯然神伤。百合听说铁花在饭店值班,主动替下铁花。铁花安排妥当后回家,却撞上曹峰和服务员小曾在一起,曹峰以送小曾衣服为名掩饰了过去。百合落下脚后写信让大山过来,董厚德看了百合的来信,叫大山去北京,秋天回来收庄稼,可是大山只想鼓捣自己的泥塑,不想去北京。一直照顾他生活的董厚德说他越发呆傻了。云祥带客户来这里吃饭,邀请百合到他那里工作。铁花警告云祥不要挖她的墙角,因为百合帮了她的大忙。百合表示在这里非常开心,她不同意是不会离开的。

  • 杨怡带着雨儿的画儿来医院看望百合,百合高兴得直流眼泪。百合舍不得花住院费,要回董家庄休养,铁花让百合在医院安心住着,找建明要医药费。外协单位的关科长给了建明1万块钱好处费,建明言明是借,以后慢慢归还,关科长说是他应得的提成。他把这钱让铁花转给百合。小曾送百合到董家庄后就急忙回北京了。小宝化学考试交了白卷,程燕问小宝怎么回亊,小宝却关心起吴盼的近况,令程燕觉得奇怪。放暑假了,铁花开车送小宝、程燕和雨儿去董家庄。

  • 程燕对大山捏的泥人感兴趣,大山送了一个给她,铁花也想要,大山为她捏了一个标准塑像,让铁花直呼大师,拍照留念。铁花答应小宝如没考上大学尽可来北京找她。临别前小宝向程燕要了零花钱。程燕不解小宝为什么要留下来,铁花解释是百合不想让她和小宝走太近。程燕回去后,吴盼和她大吵一顿,她给父亲看和百合的合影,谈到百合强留小宝,表示不理解,问父亲假如小宝是你儿子,你会怎么做。建明说没想过,他命里注定只有她一个女儿。

  • 大山用农家菜的烹饪方法烧了一盘鱼,很合铁花的口味,她要第二天就上酒店的菜单。百合提醒铁花多关心曹峰,铁花觉得她话里有话,问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并说曹峰认小曾为干女儿。百合说怕是没这么简单。铁花给曹峰织毛衣,告诫曹峰不能做出格的亊。曹峰以看不惯百合为借口,想带小曾去新店,让铁花和百合守老店。在新店装修完成时,曹峰和小曾在新店调情,小曾提出要名份的要求。因为要给新店买窗帘,铁花来到新店,撞上曹峰在和小曾鬼混。

  • 百合带大山回到娘家,百母责怪百合不让进门,俩人只好住进了小旅馆。倍感无助的百合责怪大山,朋友没了,家也回不去了,后悔自己当年嫁给了大山。大山要摔碎铁花的雕塑,被百合劝阻。百合抱着大山,说自己只是想发泄一下,心里太憋屈了。他俩来到杨怡家,告诉杨怡店里发生的一切,提起云祥要大山作品的事。云祥去了美国,大山和百合去了他的公司,方晓云碍于云祥的面子收下了大山的作品。赵红母亲住院,兄弟姐妹轮流看护。

  • 黄老伯的会诊结果出来了,朱郦建议出院,但一对儿女却不同意,借口回家没人照顾,要黄老伯在医院里住到死。黄老伯错把百合认作年轻时的恋人小凤,要他们给百合打洗脚水,向百合叫妈,把一对儿女气得要死。黄雄过生日,强拉程燕陪他去吃饭,小宝看见后将黄雄打伤。没想到黄雄的母亲就是黄老伯的女儿,她坚持要学校把小宝送少管所。百合想让小宝转学,担任校长的杨怡表示只能往工读学校转。

  • 百合拜托董厚德见到小宝后,一定让他到镇高中上学,因为在北京的学籍已经被取消。百合带大山回到北京入院治疗,安顿好大山后,又赶回家借钱,恰遇小宝在家。原来少河带小宝去抢劫,小宝不干,带着买牛钱回来了。他把钱交给百合,却拒绝了百合苦口婆心的劝说。他跑回董家庄把董厚武家的牛牵走送给董厚德,被董厚德赶走。大山的治疗效果不错,想出院保守治疗,百合却无处可去。

  • 紧要关头百合救场,登台表演,赢得满堂喝彩,让老五刮目相看,当即将夏子赶走。夏子求父亲出面,夏厂长委托建明去找老五求情。夏子提出赶走百合的要求。建明来到酒吧求百合,老五看在百合的面子上,减了出场费才同意夏子回来。夏子听到百合的演唱,不明白唱得这么好为什么还打扫卫生。建明说百合当年要不是感冒,就考上了部队文工团,这让夏子重新认识了百合。

  • 杨怡不顾病体去看雨儿的演出,雨儿的舞蹈获得第二名,百合泪流满面,对杨怡为雨儿的付出万分感谢。小奇被人欺负,小宝带人揍了对方。程燕正好路过,想说服小宝学好,小宝却说不认识她。小奇对小宝佩服不已,想做和小宝一样的人。小宝骂了小奇,让小奇努力学习,为老百家争光。小奇对小宝的话言听计从,学到半夜还不睡觉,乐得赵红对小奇许诺,考上博士也供他。百合和雨儿去吃饭,碰见小宝和两小兄弟。

  • 百合带大山来找云祥。云祥和大山签订了劳动合同,百合叮嘱大山要听云祥的,不能由着性子来。云祥为大山开了工作室,跟美国詹妮弗画廊签约,要为大山搞一次展销。百合动员无所事事的小宝去跟大山学艺,小宝要知道亲生父亲是谁才肯去。百合说他只有一个父亲,就是董大山。百母追问百合,小宝和大山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百父说小宝是百合生的,就是咱孙子。

  • 照顾杨怡的保姆辞工,云祥想在杨怡走之前得到最好的照顾,在去美国之前请百合来到了家里。吴盼来看望生病的杨怡,在泡茶时故意为难百合,百合看出她穿的衣服是杨怡在商场撕毁的那件,原来是建明去老五酒吧找建芬不在,托她转交的。吴盼无地自容,回家后向建明大发脾气,骂建明没钱给自己买好衣服。杨怡向百合提出建议,在自己走后和大山离婚,把属于自己的一切转给百合。百合表示她很爱大山,也很敬重云祥,不可能接受这个建议。

  • 杨怡酒醒之后找百合,云祥带她来到老五酒吧,百合正在演唱《夫妻双双把家还》,杨怡被深深吸引了。云祥将百合重新请了回去,告诉百合,挽救杨怡的唯一希望是让杨怡参加药品试验。云祥想通过注射激素让自己也得乳腺癌,和杨怡一起参加试验,能治愈最好,不能治愈就和杨怡一起走。百合认为他的想法太疯狂,会给杨怡带来极大痛苦,因为深爱他的杨怡希望他阳光、健康和成功。吴盼来给杨怡送偏方,被杨怡拒之门外,吴盼回去后夜里睡不着,跟建明胡闹,说百合能自由进出大别墅,她却进不去,这让她难以接受。

  • 杨怡住院,雨儿来探望,难受得泪流满面。百合叮嘱雨儿,让她高兴面对杨怡妈妈。医生通知云祥,该为杨怡准备后事了,让云祥悲痛欲绝。老五和建芬来看望杨怡,云祥请建芬为杨怡量身定做一套戏服。老五和云祥约定,在七七情人节这天,在酒吧为杨怡搞一个专场演出。云祥通知了建明,吴盼嫌晦气不去。老五和建芬来找铁花说专场演出的事,铁花要轰他们走。老五将铁花对百合的误解说开了,也说了杨怡将不久于人世,这让重情重义的铁花心痛不已。演出这天,老五把舞台布置得富丽堂皇,众多亲朋好友来到现场。

  • 何淑英来找大山,让大山离罗恒远点,免得被带坏。大山却想把何淑英当模特,被何淑英误解为耍流氓,跑回家跟董厚武诉说大山被百合甩了,罗恒又犯事了,所以俩人才回到董家庄。少河听说百合甩了大山,立刻离家出走,半路碰见韩经理。韩经理提出要罗恒和大山的作品,少河去找大山,见大山新雕的作品像何淑英,借口拿走了。韩经理开出价码,有多少要多少。云祥来到酒吧找百合,想把所有的财产过给雨儿,由百合来监护,以弥补杨怡给百合造成的伤害。

  • 云祥每天靠喝酒麻醉自己,罗恒用亲身经历告诫云祥,一定要从痛苦中走出来,因为他身上寄托着很多人的期望。云祥问起大山的情况,罗恒认为可以在北京为大山举办一次展览,请专家研讨,如果成功了再拿到国外去展览。铁花回到董家庄,先来看望大山,被大山轰了出去。铁花说是百合让她回来的,商量翻修小学的事。董厚德代表全村感谢铁花,铁花说这是为满足杨怡的遗愿。方晓云送罗恒去机场,问起罗恒的个人情况,向罗恒要了名片。

  • 小宝来公司找云祥,云祥正在跟方晓云谈话,让她离开公司,小宝将钱退给了云祥。方晓云和韩经理见面,韩经理追要剩下的1万。方晓云没给,韩经理认为自己做了亏本买卖,找少河说了小宝泄密的事,少河表示会给他一个交代。方晓云去公司收拾东西,遇见云祥和铁花,云祥介绍铁花是新的股东,方晓云当面讥讽铁花,铁花打翻方晓云手里的东西。少河带人将小宝打成重伤,小宝被送医院抢救,因他的血型是“熊猫血”,医院血库没有。

  • 赵红介绍小宝去了酒店,小宝遇见在这里实习的程燕,问起她爸的身体,让程燕觉得奇怪,小宝说她爸欠他妈一笔债。程燕回家问父亲,和小宝之间有什么秘密,建明没有承认,只是叮嘱程燕不许和小宝谈恋爱。小宝的小兄弟小明的奶奶病重,来找小宝借钱,小宝偷了酒店1千块钱给了小明,被酒店发现,让他第二天必须归还。建明来烤鸡店买鸡,被吴盼跟踪发现。百合赶到吴盼家想解释,遇见吴父,正在搬家的吴父表示可以转告,但要百合远离建明,在吴盼强势的外表下掩藏着不自信。

  • 吴盼从父亲那里得知建明借钱的事,认为是拿钱去养私生子,对建明更加增强了恨意。程燕将父母离婚的消息告诉了奶奶,并把小宝的身世也说了。程母来到百家感谢百母对小宝的养育之恩,无意中透露了百合躺在医院的事。百母并不知情,跑到医院骂醒百合。建明的师傅来医院叫走建明,说检察院的人来找。回到厂里后,被检察院的人带走。少河出钱让崔寡妇利用给大山当模特的机会,在大山的饭里下了安眠药。

  • 少河回到北京,在烤鸡店告诉百合,大山睡了崔寡妇。她要是离婚,给他一次机会。百合不相信大山会做出对不起她的事。大山让小宝和小明、小果两个小兄弟背回自己的作品送给云祥,同时带给百合一封信。小明得知大山的作品很值钱后,返回董家庄,向大山拜师学艺。吴盼带着礼物来到程家,程母并不知道建明被判刑,以为他们又和好了,让他们过好自己的日子,不要来烦她。吴盼把建明入狱的消息告诉了程母,程母将吴盼轰走,禁受不住打击病倒了。

  • 小宝不让母亲再看书参加自学高考,百合要他答应考成人大学,程燕把自己的高中书找出来送给小宝。百合来看望程母,程母想把房子留给程燕和小宝,公证处让提供亲子鉴定。百合宽慰她,让她养好身体等建明出来。程母委托百合去探望建明。百合问起吴盼的情况,程燕说她妈每天就知道喝酒骂人。百合让程燕尽量照顾吴盼,程燕回家却遭到母亲的咒骂。程燕给小宝送书,小宝让她不要管自己,说自己就是垃圾、人渣。

  • 大山作品展览会和研讨会的准备工作就绪,方晓云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色诱几个搞艺术评论的人在媒体上推出了对大山作品的负面评论。看到评论后,准备参加研讨会的专家纷纷谢绝了,导致了研讨会的流产。方晓云提出停办展览。云祥没同意,让她去机场接罗恒,他来处理这场危机。他赶紧联系搞艺术评论的朋友,大家答应一定来看展览。方晓云去布展现场将大山带走,说是一起去接罗老师。方晓云让大山看了报纸上的文章,说大山不退出的话,可能会赔偿30万的损失。大山吓坏了,独自跑回了董家庄。

  • 小宝没料到程燕不是程建明的女儿,他追上程燕后,痛苦不堪的程燕表示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小宝劝她要珍惜生命,谁也没有权力夺走生命,包括自己。程燕回家后,将亲子鉴定给吴盼看,吴盼不承认,并当场撕毁了,但当年离开农村时被董少河强奸的一幕不由浮现在脑海。她万没想到,她利用少河后被少河如此报复,而且会怀了孩子。程燕担心奶奶不再认自己,不敢去奶奶家了,跑去找百合,百合来看望程母,程母表示程燕是自己的心尖,就是亲孙女。

  • 百合让曹峰向铁花道歉后,拿出自己的1万块借给曹峰。铁花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感到心情大为舒畅,把钱补给了百合。百合在回董家庄前来看望程母,说起程燕和小宝,都希望两个孩子能走到一起。正好程燕回来,程母挑明要她和小宝处对象,让程燕又惊又喜又不好意思,满足了一直想把百合当妈的心愿。程母表示,只有把程燕托付给百合,她才放心。百合问小宝对程燕的感觉,小宝把程燕当成妹妹一样喜欢。程燕代奶奶来给百母送礼,走时百合让小宝去送送程燕。程燕用诗人的话来表白自己的心迹,小宝没听懂。

  • 少河拿出裸体照片威胁程燕,说如果不还钱,也会给她拍照片,贴哪儿去就不知道了。程燕打来电话,向吴盼求救。百合、小宝、吴盼赶到公司救程燕。少河让拿15万换人,否则就给程燕拍裸体照。危机时刻,吴盼终于说出程燕是少河亲骨肉的真相。程燕无法承受这个打击,跑到楼顶想跳楼。吴盼给女儿跪下求她下来,小宝要和程燕一起跳,生生死死在一起。程燕和小宝的手拉在了一起,小宝救下程燕。少河的内心受到强烈触动,主动去自首了。小宝和程燕接建明出狱,说他们要结婚了,把建明搞糊涂了,他们直接乘车去了董家庄。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