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我们的千阙歌 立即播放

电视剧 50集全 热度 5331

地区:内地

导演:连春利

类型:都市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山东卫视

简介: 程凌云是法学系的高材生,虽然在单亲家庭长大,生活清贫,但为人善良,积极乐观,梦想着成为一名律师。在进入顶峰集团后,面对上司傅轶则的严格要求和重重考验,司凌云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坚韧,在各方面都得到了锻炼...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50/共5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法律系高材生程凌云即将大学毕业,一直以来,程凌云有两个心愿,一个是能成为一名律师,另一个就是和大学男友韩启明结婚,为了能给韩启明买一份心仪的毕业礼物,程凌云一边找工作,一边做代驾打零工赚钱。傅轶则帮助司建宇在拍卖会上以高价拍得423地块,傅轶则的父亲傅天麟却因此气愤不已,叫傅轶则结束在竞争对手鼎峰集团的工作回自家的巨野集团,但被傅轶则拒绝。随后傅轶则在他早前并不知情的相亲会面中出言不逊,父子两人摩擦不断,陷入僵局。心情抑郁的傅轶则在鼎峰的庆功宴上不断买醉,助理帮他叫了代驾程凌云,却不想醉酒多金的傅轶则被夜店女盯上,夜店女骗过助理跟上了车,而这一幕被程凌云误会。夜店女就开车目的点和程凌云在车上发生争执,导致程凌云不慎方向打滑发生事故。

  • 程凌云醒来后查看房间,却撞见了刚刚洗完澡出来的傅轶则,误会傅轶则对自己图谋不轨,两人因此发生口角,不欢而散。而另一边,暗恋傅轶则的米晓岚正在拜访傅天麟,傅天麟有意撮合她和傅轶则,两人相谈甚欢。与此同时,程凌云的一夜未归让母亲程玥十分着急,青梅竹马的邻居哥哥曲恒也因为联系不上程凌云,立马结束了在新加坡的工作回国。事实上,曲恒自幼就暗恋程凌云,但程凌云并不知情。因为学校推荐,程凌云得到了去鼎峰面试的机会。程凌云在面试时和傅轶则再次相遇,虽然司建宇对程凌云的表现十分满意,但傅轶则坚持认为程凌云性格急躁且没有工作经验,不能满足鼎峰的录取条件,这让程凌云误会傅轶则是在公报私仇,两人矛盾加深。

  • 曲恒决定留在国内工作,而曲明阳最了解儿子的心思,催促曲恒尽快向程凌云表明心意。面试失败的程凌云来到高翔的酒吧,曲恒为程凌云演唱精心准备的歌曲,但依旧没能表白。葛倩茹得知程凌云被鼎峰拒绝的消息,打电话来嘲讽程凌云,程凌云生气挂断电话。米晓岚受傅天麟所托,邀请傅轶则共进晚餐,并暗暗表现出自己对傅轶则的爱慕,却被傅轶则装傻回避。曲恒帮父亲送茶叶,正巧遇到帝杰集团董事长周可可过敏性哮喘发作,曲恒施救,令周可可对其印象深刻。周可可得知曲恒在新加坡的工作经历,希望曲恒能来帝杰集团工作。得知司建宇为新项目招人,继母张黎黎百般阻挠,司建宇临时决定启用程凌云,意料之外的是司霄汉竟然同意给程凌云试用的机会。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法律系高材生程凌云即将大学毕业,一直以来,程凌云有两个心愿,一个是能成为一名律师,另一个就是和大学男友韩启明结婚,为了能给韩启明买一份心仪的毕业礼物,程凌云一边找工作,一边做代驾打零工赚钱。傅轶则帮助司建宇在拍卖会上以高价拍得423地块,傅轶则的父亲傅天麟却因此气愤不已,叫傅轶则结束在竞争对手鼎峰集团的工作回自家的巨野集团,但被傅轶则拒绝。随后傅轶则在他早前并不知情的相亲会面中出言不逊,父子两人摩擦不断,陷入僵局。心情抑郁的傅轶则在鼎峰的庆功宴上不断买醉,助理帮他叫了代驾程凌云,却不想醉酒多金的傅轶则被夜店女盯上,夜店女骗过助理跟上了车,而这一幕被程凌云误会。夜店女就开车目的点和程凌云在车上发生争执,导致程凌云不慎方向打滑发生事故。

  • 程凌云醒来后查看房间,却撞见了刚刚洗完澡出来的傅轶则,误会傅轶则对自己图谋不轨,两人因此发生口角,不欢而散。而另一边,暗恋傅轶则的米晓岚正在拜访傅天麟,傅天麟有意撮合她和傅轶则,两人相谈甚欢。与此同时,程凌云的一夜未归让母亲程玥十分着急,青梅竹马的邻居哥哥曲恒也因为联系不上程凌云,立马结束了在新加坡的工作回国。事实上,曲恒自幼就暗恋程凌云,但程凌云并不知情。因为学校推荐,程凌云得到了去鼎峰面试的机会。程凌云在面试时和傅轶则再次相遇,虽然司建宇对程凌云的表现十分满意,但傅轶则坚持认为程凌云性格急躁且没有工作经验,不能满足鼎峰的录取条件,这让程凌云误会傅轶则是在公报私仇,两人矛盾加深。

  • 曲恒决定留在国内工作,而曲明阳最了解儿子的心思,催促曲恒尽快向程凌云表明心意。面试失败的程凌云来到高翔的酒吧,曲恒为程凌云演唱精心准备的歌曲,但依旧没能表白。葛倩茹得知程凌云被鼎峰拒绝的消息,打电话来嘲讽程凌云,程凌云生气挂断电话。米晓岚受傅天麟所托,邀请傅轶则共进晚餐,并暗暗表现出自己对傅轶则的爱慕,却被傅轶则装傻回避。曲恒帮父亲送茶叶,正巧遇到帝杰集团董事长周可可过敏性哮喘发作,曲恒施救,令周可可对其印象深刻。周可可得知曲恒在新加坡的工作经历,希望曲恒能来帝杰集团工作。得知司建宇为新项目招人,继母张黎黎百般阻挠,司建宇临时决定启用程凌云,意料之外的是司霄汉竟然同意给程凌云试用的机会。

  • 新项目的设计师米晓岚带着尽心为新项目设计的方案来到鼎峰,傅轶则却对方案十分不满,并当面提出更换设计师的要求,虽被司建宇拦下,米晓岚仍伤心离开。白婷婷到帝杰集团面试前台,偶遇韩启明和葛倩茹,三人针锋相对,在大厅撕闹拉扯,周可可的哥哥周志超见到白婷婷色意顿起,出面制止了争斗并直接任命白婷婷为副总裁助理。晚上周志超带白婷婷应酬醉酒,并欲对其行不轨之事。听闻消息的程凌云、曲恒和高翔及时赶到,与周志超大打出手。得知程凌云进入鼎峰工作,程玥忧心忡忡。周可可再次邀请曲恒进入帝杰集团工作,曲恒犹豫不决。司霄汉授权司建宇傅轶则主要负责新项目(天都世纪城项目),张黎黎以公司流动资金不足为借口百般阻挠。

  • 傅轶则下班时撞见因为方案加班而不得不吃泡面的程凌云,心生不忍,便想带程凌云出去吃饭,却被程凌云一口拒绝。傅轶则生气离开,在公司楼下撞见曲恒为程凌云送晚餐,误认为两人是情侣。周可可登门邀请曲恒,并对曲恒讲述了父亲去世之后自己独撑帝杰的经历,让曲恒很是同情,曲恒最终决定进入帝杰担任副总经理,但并没有将入职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周可可在曲恒的建议下和傅轶则谈判,意图用四成的价格换取三成股份,入股天都世纪城项目。张黎黎得知周可可有意参与新项目十分担忧,企图拉拢程凌云为自己所用,但被程凌云拒绝。张黎黎的哥哥张毅希望能够成为新项目的材料供应商,却被告知该项目由司建宇全权负责。

  • 傅轶则希望帝杰集团提前注资新项目,使曲恒心生疑虑,但周可可听闻却十分欣喜,了解内情后,曲恒帮助周可可成功劝说傅天麟答应注资。傅轶则表面刁难程凌云,让她翻阅近一年的所有合同,实则信任程凌云,让她暗暗查账。但得知了程凌云身份的张黎黎十分不安,企图强制调离程凌云,傅轶则出面解围,张黎黎误认为傅轶则喜欢程凌云。另一边司建宇向米晓岚表明了爱慕之情,却被米晓岚拒绝。为了打消张黎黎的怀疑,傅轶则借势和程凌云暧昧,但不料这一幕却被一直爱慕傅轶则的米晓岚看到。对于程凌云无端卷入自己与张黎黎的斗争中,司建宇心中有愧,为了补偿,他特意邀请程凌云吃晚饭。

  • 听司建宇讲述他的母亲,程凌云不禁心生同情,本打算给程凌云道歉的曲恒却意外看到了两人亲密的一幕,郁闷离开。曲恒邀周可可来到高翔的酒吧买醉,却遇上周志超找来的打手到酒吧闹事,曲恒为了保护周可可受伤,周志超发现周可可也在酒吧,仓皇而逃。送程凌云回家的司建宇遇到程玥,与自己多年未见的儿子重逢,程玥心情复杂,不敢相认。而司建宇看到程家母女关系亲密,不禁羡慕。程玥听程凌云讲起司建宇和张黎黎相处的并不友善,十分担心。米晓岚为傅轶则送来了亲手制作的糕点,但第二天傅轶则却将糕点奖励给了查出张黎黎阴谋的程凌云。程凌云离开办公室时正巧遇到米晓岚,米晓岚心生不快,两人产生矛盾。生气的米晓岚与傅轶则大闹,这一切却都被张黎黎的秘书看在眼里。

  • 傅天麟一眼识得周可可对曲恒的情谊,得知曲恒喜欢的程凌云也在天都世纪城项目中,便承诺周可可劝说傅轶则将程凌云调离该项目。傅天麟突发心脏病被送至医院后,傅轶则赶来探望,两人却因为是否调离程凌云产生矛盾,争吵中傅轶则说出自己真的爱上程凌云的气话,并重提当年母亲离世时自己和父亲都没能陪伴身边的事情,矛盾再次加深。一直照顾傅天麟的徐慧蓉阿姨追出来劝说傅轶则,傅轶则道出自己帮助司建宇是因为记恨父亲,而为了打垮巨野的事实。在附近办公的的程凌云碰巧看到这一幕,感慨于傅家父子关系的程凌云不禁说起自己的家庭,从小就没见过爸爸由妈妈独自带大,傅轶则听闻叮嘱程凌云孝顺母亲照顾家庭。张黎黎突然拜访米晓岚,劝说米晓岚接受司建宇,实则为了告知她傅轶则喜欢上程凌云。

  • 司建宇表明希望和程凌云保持距离,曲恒趁机劝说程凌云不要和傅轶则走得太近,程凌云郁闷之至,再次同曲恒大吵。回家后程玥又不停询问司建宇的情况,让程凌云更加烦闷恼怒。米晓岚夜晚登门,为傅家父子的关系做调解,并趁机向傅轶则表白,傅轶则借此挑明司建宇自己和她的关系,希望米晓岚放弃自己,米晓岚含泪离开。第二天米晓岚在咖啡馆遇到了帮傅轶则买咖啡的程凌云,便故意让服务员加双倍奶和糖,设计让程凌云和傅轶则再起争执。备受打击的程凌云提出离职。白婷婷陪高翔挑选家具,正巧遇到葛倩茹,三人再起争端。白婷婷心中担忧,提醒曲恒小心韩启明。司建宇告诉米晓岚自己找到了亲生母亲,米晓岚猜出程凌云就是司建宇口中同母异父的妹妹,于是劝说司建宇辞退程凌云。

  • 司建宇打翻程玥送来的便当,大声斥责她并控诉自己的母亲从小便不要自己了,程玥惊觉司建宇已经知道了她就是亲妈。此时,司建宇悲愤说出希望程玥再也不要来找自己的狠话,离开了程玥。回到公司后,司建宇向傅轶则提出要辞退程凌云,被傅轶则拒绝。而程母则在曲恒家哭诉之前的遭遇,曲父趁机向程玥表白心声称一直无法走进程玥的内心世界,程玥此时打开心扉说见到了儿子却见他过得不好,又提起当年往事。此时,曲父与程母都提到希望曲恒与程凌云走到一起。傅轶则让程凌云在自己办公室里办公,自己则偷偷跑去帮程凌云找下家,回来时,见程凌云还在认真工作,内心不禁动容,两人间的气氛有些暧昧。曲父以看望曲恒为由,催其赶快追求程凌云,但被门口也来送便当的周可可听到。

  • 程凌云与司霄汉一路相谈甚欢,司霄汉十分喜欢程凌云,表示也希望有这样一个女儿。傅轶则约程凌云见面,告知是司建宇决定要辞退她,但傅不忍程凌云走,答应帮忙劝说司建宇。听到这里,程凌云怀疑张黎黎捣鬼,打算去找司霄汉帮忙,在司家程凌云给吃不下饭的司父做了一碗面,引得司父思绪万千,问起了程凌云的身世。但此时张黎黎出现,她警告程凌云不要再来,越来越有危机感的张黎黎打电话叫自己的亲儿子司建峰回家。周可可在祭拜父母的路上车子抛锚,打电话给哥哥却无人接听,无奈找来曲恒帮忙。周可可在墓前触景生情,哭成泪人,曲恒安慰周可可,并承诺会尽力帮忙。

  • 程凌云发现自己的工位又回来了,气愤地前往司建宇办公室质问他为何如此反复,不想司建宇直接道歉。正当程凌云追问之时,秘书进屋告诉司建宇,张黎黎的亲儿子司建峰要回家了。司建宇刻意带父亲来程玥店中吃面,司父与程玥二十多年后初次重逢,恩怨情仇涌上心头。司父质问曲阳明是谁,而程玥却说希望司霄汉不要再来打扰自己的生活。心灰意冷的司父与司建宇谈心,得知程玥离婚后再未改嫁,且他还有一个女儿就是程凌云,父子俩十分不解当年程玥为什么离开他们。张黎黎得知司霄汉私下里调查程凌云身份后气愤大闹,司霄汉承认已经知道程凌云身份且希望接程凌云回司家,张黎黎大怒,表示自己不希望家里出现程玥的影子。

  • 傅轶则在情急之下向程凌云表衷心,程凌云则反问他是不是把自己当作前女友的影子,傅轶则不愿回答,程凌云误会走开。司建宇与程玥互诉衷肠,并说希望程玥能劝程凌云与父亲相认。傅轶则回家发现米晓岚在自己家,米晓岚喝醉表白,傅轶则却说自己只把她当妹妹。米晓岚气急败坏暗暗发誓要让傅轶则来主动追求自己。程玥和程凌云谈心,表示希望程凌云留在鼎峰帮助司建宇,且请求程凌云与司霄汉相认,程凌云拒绝,与程玥争吵后离家。程凌云深夜未归,程玥来曲家寻求帮助,曲恒最终找到程凌云,劝她回去。程凌云与曲恒谈心,回忆往事,程凌云说到缺失父爱的心痛。曲恒则说愿意与她一起出国,但要先解开程玥心结,与司霄汉相认,并帮助司建宇在鼎峰站稳脚跟,程凌云同意。

  • 在结束一场尬聊吃饭后,程凌云私下找傅轶则单独聊天。程凌云让傅忘记最近发生的一切严格对待自己,而傅轶则却劝程凌云原谅父亲。程凌云气愤说起童年和妈妈熬过的苦日子,并表示绝不会让妈妈受一点委屈。回家后,傅轶则回忆起自己的妈妈,伤心不已。韩启明提议周志超给曲恒包场庆功,在高翔酒吧,白婷婷故意刁难韩启明,韩启明则向周志超提议用灌酒来教训曲恒。不料这一幕被高翔看到,高翔及时赶来救场。庆功宴后,周可可送曲恒回家,曲恒顺势说起自己在帝杰不会久待,周可可独自伤心。司建宇、傅轶则、程凌云与米晓岚四人共同商议鼎峰与帝杰的合作方案,期间,米晓岚与程凌云起冲突,会后,司建宇告诉米晓岚程凌云就是他的亲妹妹。

  • 程凌云辩解说自己当时是为了出人头地而放弃爱情,同时希望和程凌云继续做朋友。程凌云失望之至,拒绝了韩启明的要求。傅轶则看到帝杰派出了韩启明作为代表,便私下里约见曲恒,希望曲恒能换掉他,曲恒应允。回公司后,曲恒下达了人事变动命令,韩启明不服,质疑曲恒滥用职权并找周志超讨还公道,结果却意外得知程凌云真实身份。葛倩茹为帮韩启明讨还公道来到程家面馆大闹一场,期间在与程玥扭打中推倒程玥,曲阳明赶来帮忙也意外摔倒住院。韩启明闻讯大惊失色,急忙带礼物赶来医院道歉,还没到病房就碰到了程凌云。得知程凌云身份后的韩启明表示要和葛倩茹分手,并跪下求程凌云跟他和好。

  • 早晨上班时,傅轶则与程凌云正面碰上,程凌云害羞想逃,傅轶则却拉住她又一次表白,并逼程凌云承认自己的真实感情。随后在鼎峰的公司大会上,程凌云主张为天都项目举办发布会,张黎黎百般阻挠却被司霄汉一一驳斥,气不过的张黎黎私下质问司霄汉是否又想和程玥重修旧好。下班后,曲恒来找程凌云一起庆生,却看到程凌云与傅轶则十分亲密地前去吃饭。程凌云忘记了这天是曲恒的生日,让曲恒先回去反而跟着傅轶则走了。曲恒默默难过之际,周可可出现,要帮曲恒庆生。这时,曲恒发现周可可发烧,将她送回了家。回家后,周志超看到周可可的样子,明白了周可可喜欢曲恒,内心十分不满。傅轶则带着程凌云吃饭,却在餐厅碰见了司建宇和米晓岚。

  • 程凌云作为发布会负责人忙不过来,想借用行政的同事帮忙却遭到拒绝。无奈程凌云只能叫白婷婷来帮自己采购物品。白婷婷追问鼎峰为什么会把发布会这么大的事交给程凌云,程凌云吞吐再三后向白婷婷吐露实情。因为这天是高翔酒吧开业的日子,白婷婷喝的大醉,迷迷糊糊中道出曲恒喜欢程凌云,以及自己喜欢高翔的事。早晨,程凌云与白婷婷就天都项目的事情一同赴韩启明的约。谁知,韩启明却变出一大把玫瑰花请求程凌云的原谅,并且希望能和程凌云复合。程凌云看穿韩启明是一个见利忘义的小人,生气地将水泼到韩启明脸上。白婷婷为了气葛倩茹将早晨发生的事告诉了她,葛倩茹怒火中烧跑来鼎峰大闹,不仅扇程凌云嘴巴还大骂程凌云是第三者。

  • 酒会上,程凌云绊倒在地。曲恒见状赶来帮忙,他推开傅轶则保护程凌云离开了现场,周可可见状黯然。程凌云回家后伤心不已,她一面担心傅轶则因父亲不接受自己,一面担心接受自己了又会影响他们父子关系。曲恒默默守在程凌云门外,离开之际碰到了程玥,告诉了她程凌云受了委屈。程玥来到程凌云房间,十分自责,埋怨自己让程凌云留在鼎峰而处境艰难。周可可独自一人一直在酒店等着曲恒,曲恒为了补偿周可可带她来到高翔的酒吧吃饭。周可可趁机又一次挽留曲恒,曲恒动情却只能拒绝。曲恒送周可可回家之际,周可可情绪失控冲上前保住了曲恒。司霄汉和张黎黎商量想带程凌云一起出差以便培养父女感情,但怕程凌云不答应便让司建宇前去当说客。

  • 米晓岚照顾醉酒后的傅轶则,觉得十分甜蜜。次日醒来,米晓岚又一次对傅轶则表白,但仍旧被拒绝。周可可来到曲恒家从曲父处学习茶艺,曲明阳与周可可相处十分融洽。程凌云陪司霄汉出差,司霄汉想补偿程凌云,给程凌云买了很多贵重的东西,但程凌云统统不感兴趣,独独对抓娃娃机兴趣盎然。司霄汉见状陪程凌云在娃娃机前玩了起来,父女俩紧张的关系终于有所缓和。司霄汉不断说起自己错过了女儿20多年的时光,错过了许多重要时刻。程凌云难过地忆起往事,言语间全是对父亲的失望,司霄汉则表示不愿再错过程凌云以后的人生。说话间司霄汉突然身体不适,程凌云见状十分紧张,心疼地望着父亲。米晓岚为了得到傅轶则决定利用司建宇对自己的感情,她打算假意与司建宇亲密来刺激傅轶则。

  • 葛倩茹伤心不已独自买醉,却无意间看见周志超也在同个酒吧,葛倩茹计上心来主动前去投怀送抱。二人正在缠绵之际,周志超记起葛倩茹是韩启明女朋友,遂赶她下车。葛倩茹见计谋不成,故意激周志超去追白婷婷。程凌云和司霄汉一起出差回来,张黎黎见父女二人关系好转,心生不满和危机感。张黎黎交代程凌云在公司要多加注意,程凌云言语间和她针锋相对,两人不欢而散。周可可给曲明阳送滤水机,谈话间为曲明阳缝好纽扣,并提及父母已经去世。曲明阳对客人表露对周可可很满意,只怕曲恒不喜欢,周可可听到后面露失望。鼎峰会议上,傅轶则紧盯程凌云,程凌云却一再逃避他的眼神。司建宇观察到两人状况,告诉程凌云傅轶则是真心对她,希望她放下顾虑,考虑清楚两人的感情。程凌云陷入沉思。

  • 张黎黎拒绝了金亚兰的借钱要求。饭后张黎黎看到程凌云和曲恒一起吃饭,便假装关心程凌云的感情,暗讽程凌云脚踩两只船。司建宇叫出正在健身的傅轶则,警告傅轶则不要对米晓岚欲擒故纵。傅轶则坚定地表示自己爱的是程凌云,只把米晓岚当妹妹。司建宇为自己的冲动道歉,并告诉傅轶则程凌云可能是因为父母而对感情缺乏安全感。金亚兰向张黎黎借钱遭拒后回到家,和张毅两人商量出在天都项目上使用残次材料,以此来填补之前挪用的钱。程凌云不接傅轶则的电话,第二天一早,傅轶则来到程凌云家里找她。傅轶则带程凌云回到她和韩启明分手的地方,再次向程凌云表白,恳请能留在她身边保护她。程凌云深受感动,但认为两人之间相隔太远,没有未来,终究没有答应。

  • 程凌云询问白婷婷跑走的原因后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感情。程凌云回到酒吧宽慰高翔,让他不要太着急。而回家的白婷婷遇到周志超拿着钻石项链表白,白婷婷救了差点被摩托车撞到的周志超,对项链不屑一顾,周志超对白婷婷心生好感。曲明阳劝曲恒跟周可可说清楚,不要伤了她的心。曲恒请周可可吃饭,表明天都项目结束后会离开,劝她不要再在自己身上花费精力。周可可含泪打断曲恒的话,希望曲恒好好陪她吃顿饭,曲恒无奈应允。程凌云发现天都项目原材料价格上涨很多,司建宇认为张毅对此没有反应,其中一定有猫腻,让傅轶则调查这件事。傅轶则邀程凌云一起调查,程凌云拒绝。司建宇把傅轶则和傅天麟父子势如水火的关系告诉程凌云,程凌云很震惊。

  • 在车上,程凌云让傅轶则以后别再对自己太好,傅轶则表示自己不会放弃。而另一边张黎黎去找了张毅夫妇,让他们好好处理这件事。韩启明到鼎峰门口纠缠程凌云,傅轶则拉走程凌云。韩启明到工地查看情况,听到张毅说自己偷工减料赚钱理所应当,让葛倩茹把消息爆料给了记者。米晓岚来看望傅轶则,傅轶则却一再提起司建宇,让米晓岚不要为自己费心,米晓岚心生不悦。鼎峰使用不合格建材的事被披露,引起了舆论关注。韩启明趁机建议周可可向鼎峰问责,争取利益。周可可想与曲恒讨论,韩启明以程凌云为由阻止了她,自荐去鼎峰谈判。面对帝杰加大股权或权责的要求,司建宇非常生气,傅轶则劝他着力解决舆论问题。

  • 张黎黎怒气冲冲地找司建宇问责,司建宇得知程凌云没有帮自己的忙,而且中止合作的协议是经过傅轶则同意的,认为两人联手对付他,生气离开。司建宇找米晓岚打网球发泄心情,米晓岚趁机挑拨兄妹关系。张黎黎借傅轶则激化米晓岚对程凌云的仇视,怂恿米晓岚想办法让傅轶则离开鼎峰回巨野。周可可让曲恒带她去程家面馆吃面,却碰上一群醉汉闹事。曲恒和醉汉们大打出手,周可可为曲恒挡下一名醉汉砸下的空酒瓶。周可可脑震荡进医院,周志超责怪曲恒,曲明阳劝曲恒接受周可可,曲恒内心有所触动。司建宇妥善处理了工地事故事件,获得董事会和司霄汉的赞许,被委以总经理级的权限。正当司建宇兴奋不已,司霄汉接到司建峰回国的电话,司霄汉和张黎黎非常高兴,司建宇心生危机感。

  • 程凌云带司建峰吃饭,司建峰说不打算回家,程凌云带他到傅轶则家借宿。张黎黎责怪司霄汉对司建峰不上心,司霄汉觉察张黎黎一心记挂家产,心生失落,不由得想起程玥。司霄汉来到程家面馆看程玥,希望程玥关掉面馆,接受自己的安排,程玥生气拒绝。程玥忆起当年司霄汉让张黎黎送来离婚协议,逼迫自己离婚,悲怒交加地赶司霄汉走。司霄汉困惑于程玥的反应,但程玥不愿再提,只能无奈离开。之后回想起程玥的反应,司霄汉怀疑当年存在误会。傅轶则看到程凌云带来借宿的是司建峰,非常吃惊。傅轶则告诉司建峰程凌云的身份,司建峰想多了解程凌云,请傅轶则帮忙隐瞒身份。

  • 司建宇生气地把司建峰被安排进项目的事情告诉米晓岚,米晓岚劝司建宇冷静,提议给司建峰安排一个虚职。司建宇问米晓岚现在求婚她会不会答应,米晓岚让他别开玩笑,转身却看到傅轶则。为了刺激傅轶则,米晓岚答应了司建宇的求婚,司建宇欣喜不已。傅轶则劝米晓岚不要因为冲动应允,米晓岚反问傅轶则对她嫁给司建宇的感受。傅轶则回答祝福,米晓岚生气离开。合作方送给曲恒和周可可情侣对戒,周可可当场戴上,曲恒却把戒指塞进口袋,周可可面露失望。韩启明将事情添油加醋地告诉给周志超,周志超为妹妹不平,怒打曲恒。周可可维护曲恒,说一切都是出于自愿。曲恒心生愧疚,提出辞职,周可可悲痛地挽留,曲恒只好答应再考虑。

  • 傅天麟即将出院,徐慧蓉劝他不能再那么拼命,提出让傅轶则回巨野,傅天麟想到傅轶则对他的恨意,失落难耐。徐慧蓉请求米晓岚劝傅轶则回家看看傅天麟。米晓岚建议徐慧蓉找程凌云劝说傅轶则,实际想让程凌云插手父子关系从而引起傅轶则不满。司建峰来到高翔酒吧,看到曲恒正在唱歌十分崇拜,当场要拜师。二人十分投缘。另一边,徐慧蓉找到程凌云,希望他帮忙劝傅轶则,在徐慧蓉的百般求情下,程凌云不忍拒绝只好答应。程凌云带着饭菜来傅轶则家吃,言谈间提及希望他回家看望爸爸。傅轶则不同意,两人不欢而散。

  • 周可可紧紧抱住曲恒求他再也不要离开,曲恒却只能暗自伤感相逢恨晚。傅轶则来看望父亲,两人间却气氛尴尬。傅天麟希望儿子回到巨野,傅轶则却拒绝并提醒父亲以后对程凌云客气一些。傅天麟十分不满,对程凌云更加厌恶,傅轶则却表示为了程凌云愿意断绝父子关系甚至改姓。父子间硝烟更加浓烈。司建峰来找程凌云道歉,程凌云十分关心他的处境。司建峰希望继续去高翔酒吧驻唱,请程凌云帮忙,两人亲密相拥。这一幕被张黎黎看到。周志超拿着大捧鲜花想追求白婷婷,但却被白婷婷拒绝。周志超不死心暗暗决定继续追求。张黎黎警告程凌云离司建峰远一点,程凌云却暗讽张黎黎利用儿子争权夺利。

  • 程玥劝程凌云再考虑一下曲恒,并要迅速在两人间做出决断。韩启明约葛倩茹吃饭,目的却是劝她堕胎,葛倩茹伤心不已和韩启明分手。司建峰又回到舞台上唱歌,程凌云和白婷婷十分赞赏他的才华,司建峰趁机请求程凌云为自己向父亲求情,继续音乐梦想,程凌云答应。司建宇带米晓岚挑婚纱,米晓岚换上婚纱心里想着的却是傅轶则,嘴里虽然说着愿意嫁给司建宇,心里却承认无法爱上司建宇。得不到和不甘心折磨着米晓岚,喝醉酒的她来到傅轶则家,傅轶则见米晓岚行为几近发疯,将凉水泼到米晓岚脸上离开。

  • 米晓岚拿到国际设计大奖,希望和傅轶则一起去领奖,傅轶则拒绝,米晓岚又一次落空。司建宇又一次游说程凌云加入和张黎黎的斗争,程凌云却表示他不关心名利,做完天都项目就会离开,司建宇却希望她能留下帮自己斗倒张黎黎。程凌云不同意,司建宇却用傅轶则来威胁程凌云,表示如果她放弃司霄汉女儿的身份,就会失去傅轶则。程凌云闻此一边不相信,一边又隐隐担忧。周可可看到曲恒在帮程凌云申请国外大学,悲伤得知曲恒依旧要和程凌云一起出国,心碎表示再也不会纠缠曲恒。此时周可可突然哮喘发作,曲恒十分自责,周可可病情危急却因置气拒用呼吸器,曲恒情急下说出对周可可的真实情感,但在周可可哮喘缓解之后表示依旧放不下程凌云。

  • 莫子琪主动来找傅轶则,对他表达思念和爱慕,希望能够和好。傅轶则却说自己已经有了爱的人,两人没有可能。莫子琪不甘心于此,暗自发誓决不认输,她以自己居无定所为由,要求傅轶则看在旧情收留她几日。傅轶则同意。傅轶则希望司建宇接手MKG,司建宇担心程凌云和傅轶则分手会加速她离开鼎峰遂同意。张黎黎让张毅将司建峰所有的乐器都扔掉,但却被中途回来的司建峰撞到。司建峰非常生气,大骂张黎黎是魔鬼后离家出走。司建峰找曲恒谈心,曲恒鼓励他坚持自我。聊天中,司建峰意外得知曲恒和程凌云要一起出国,十分看好他当姐夫。

  • 傅轶则和莫子琪坐在门口互说心事。张黎黎带着张毅来到程家面馆闹事,大喊着让程凌云把司建峰交出来,程家母女生气赶走二人。不一会,曲明阳来到面馆,听闻此事,说起司建峰就在自己家。程凌云听说后,前往曲恒家拎起司建峰让他赶快回家。周志超在白婷婷家楼下等着她,但却碰到了高翔,两人厮打起来。这时,白婷婷出现,拉开两人表示高翔是自己男友。葛倩茹告诉韩启明自己真的怀孕了,韩启明担心葛倩茹又闹分手,决心先稳住她,便假意让她生下来。司建峰回家。司建宇带着米晓岚来看望父亲,司霄汉问起程凌云近况,司建宇说出她与傅轶则感情出现危急。

  • 傅轶则再次拒绝米晓岚的表白,米晓岚纠缠不休。莫子琪突然出现,打断米晓岚,傅轶则要子琪帮忙,两人深情接吻,米晓岚深受打击,哭着离开。米晓岚回到家,司建宇一直在等她。司建宇带米晓岚来到自己准备的新房,告诉她这里以后就是他们的家,要让晓岚做这个家的女主人,米晓岚深受感动。程凌云在高翔酒吧喝酒,白婷婷给程凌云看了网上的新闻,新闻里的照片是傅轶则和莫子琪接吻的照片。傅轶则来酒吧找程凌云,问她要冷战到什么时候。程凌云问傅轶则新闻是怎么回事,傅轶则说都是误会,程凌云不相信,说两人的感情已经结束了。傅轶则对程凌云不相信他感到非常失望,两人彻底分手。天都世纪城项目完工,司建宇的工作得到了司霄汉的极大肯定。司建宇向办一个庆功宴庆祝,张黎黎不让司霄汉参加。

  • 曲恒不想让程凌云卷入司家的家产斗争中,他不会劝程凌云留下。曲恒和司建宇因为程凌云发生争执,司建宇说程凌云爱傅轶则,可是因为曲恒不能跟傅轶则在一起,劝曲恒放弃程凌云,劝她留下。司建峰来找曲恒,听到司建宇说的话,让曲恒不要放弃。在司建峰的鼓励下,曲恒下定决心不会放弃程凌云。白婷婷担心葛倩茹的身体,来家里看她,两人冰释前嫌。白婷婷说葛倩如爱错了人,葛倩如不相信,白婷婷告诉了她韩启明拿孩子讹诈程凌云,他根本就不爱她。韩启明回来后,葛倩如问他是不是问程凌云要钱了,韩启明不承认。金亚兰让张毅去找张黎黎哭穷说软话,让张黎黎把天都物业的项目交给张毅做,张毅答应一定把项目拿下。

  • 周志超告诉曲恒,当年爸妈去世,周可可整个人没有了生气,后来是因为帝杰,才慢慢好起来,他担心曲恒走了以后,周可可又会变成爸妈去世时的样子。曲恒告诉周志超,周可可是他见过的最坚强的女孩,她会没事的。白婷婷看到这一幕,对周志超大为改观。傅轶则在司建宇的鼓励下,来到高翔酒吧找程凌云。傅轶则挽留程凌云,希望她能留下了,程凌云拒绝。傅轶则请求程凌云走之前再一起吃一顿饭,程凌云只好答应。莫子琪告诉傅轶则,自己过两天就要离开了,她问傅轶则两个人是不是真的不能在一起了,傅轶则告诉她,自己的心里只有程凌云。程凌云和傅轶则共进临别前的最后一顿晚餐,傅轶则说只要程凌云同意,自己可以马上订机票,跟她一起去美国,结果被程凌云拒绝。傅轶则问她为什么最后选择的不是自己。

  • 程玥的面馆里有人闹事,面馆被砸,曲明阳和程玥身受重伤,司建峰发现后把两人送到医院,程凌云和曲恒听到消息赶了回来。程玥和曲明阳被送进手术室抢救,司霄汉和司建宇赶来了医院等待手术结果。手术结束,曲明阳和程玥被送进监护病房,程凌云、曲恒和司建宇决定留下来等他们醒过来。傅轶则来公司找司建宇,司建宇告诉他程玥受伤住院,程凌云没有出国,现在在医院照顾程玥,让他去医院看看程凌云。傅轶则告诉司建宇他想离开鼎峰,想走自己的路。司建宇再三挽留,希望傅轶则再留在鼎峰三年。傅轶则表示司建宇急于让鼎峰上市的计划他并不同意,就算是留下来也不会帮他安排鼎峰上市,不如放他出去试一试,万一成功了,也是给司建宇找了一条退路。司建宇无奈之下只好答应。

  • 傅轶则回家后,发现莫子琪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开,二人告别。司霄汉希望程凌云能够回到鼎峰,程凌云却说要等程玥醒来再说。此时,傅轶则打电话给程凌云,希望能够陪着她,程凌云却说怕傅轶则来以后自己不再坚强。曲恒出现,鼓励程凌云并拥抱她。这一切被周可可看到。次日,程玥终于醒来,十分关心曲明阳处境。司霄汉听闻程玥情况,激动地要去看她,却被张黎黎阻拦。张黎黎侮辱程玥,司霄汉生气,两人争吵,司霄汉又一次病倒。周可可前来看望曲明阳,正好遇到程凌云推着程玥过来探视。周可可见状准备离开,程凌云送周可可出去,鼓励她要继续追爱。高翔和白婷婷准备去看望程玥和曲明阳,但却一直拦不到车。

  • 张黎黎正对程玥说狠话,被刚进门的程凌云和司建峰听到。程凌云十分生气,怀疑正是张黎黎让人打了程玥和曲明阳。张黎黎非但不忌惮,反而气焰更甚,大肆辱骂程玥,程凌云生气地离开了司家。周志超送白婷婷回到酒吧,希望得到朋友间的拥抱。白婷婷思忖再三同意拥抱,但这一切却被高翔看到。高翔内心分外不爽,又跟白婷婷因为见父母的事争吵起来。争执中,高翔对白婷婷说了非常过分的话,白婷婷哭着跑走。张毅夫妇回到了原来的房子里,此时打手又打电话跟张毅要钱,金亚兰听到这通电话,张毅巧言糊弄过去。傅天麟肺癌晚期,徐慧蓉希望他能出国安心治疗,骗他是良性肿瘤,但却被傅天麟识破。傅天麟因为巨野出了大问题而无法放下手头工作,无法离开公司,徐慧蓉十分心急,想找傅轶则帮忙劝说。

  • 周可可一个人管理公司非常累,周志超想找人帮她,但是苦于没有合适的人选。韩启明来找周可可,说自己昨天在酒吧捡到一支唇膏,周可可说不是她的,并警告韩启明以后不要因为这样的事情来找她。周志超警告韩启明不要打周可可的注意,韩启明发誓自己没有非分之想,只是想借昨晚在酒吧遇到周可可的事情拉近和周可可的距离。韩启明自认为自己的能力不比曲恒差,只是缺少机会和经验,请求周志超可以把他推荐给周可可。周志超答应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做一套方案。曲恒在医院陪曲明阳散步,曲恒提出要去打理茶园和茶馆,曲明阳说茶园和茶馆不需要他,让他先处理好自己的感情问题。曲明阳把周可可给他的天都城项目的奖金交给曲恒,告诉他周可可留下的不单单是钱,更是一份情,要还也应该曲恒自己还给周可可。

  • 周志超乔装打扮成司机,带白婷婷父母四处旅游。高翔因为白婷婷没有把两人谈恋爱的事情告诉父母,和白婷婷冷战,在曲恒的劝说下决定找白婷婷道歉。在白婷婷家楼下,高翔看到周志超和白婷婷在一起,一怒之下对周志超大打出手,白婷婷把高翔拉开。白婷婷的父母得知高翔是白婷婷的男朋友,想上前劝阻,高翔冲动之下出言不逊并还想动手。白婷婷大喊这是我爸妈,生气带父母离开。司建宇的金马湖项目预算被投资部砍掉一半,在得知投资部也被张黎黎接管后跑去质问张黎黎。张黎黎拿出了自己模仿司霄汉笔记签署的委任状。司建宇质问张黎黎,金马湖是稀缺资源,张黎黎不支持这个项目就是违背公司的策略,依然被张黎黎拒绝。

  • 傅轶则约程凌云见面。傅轶则告诉程凌云自己和父亲和好,并且回到了巨野,程凌云很为他高兴。傅轶则问程凌云要逃避自己到什么时候,程凌云希望傅轶则再给彼此一些时间,傅轶则要程凌云有答案的时候马上告诉自己。曲恒来到酒吧找高翔,高翔因为和白婷婷分手一个人在喝闷酒。曲恒陪着高翔喝酒,两个失意的人都喝醉了。司建宇回家和司霄汉聊天,提到要恭喜张黎黎兼管投资部,司霄汉说自己没有下过这样的决策,张黎黎拿出委任状蒙混过去。司建宇暗示这个委任状有问题,提出想自己来接管投资部,张黎黎不同意,提出让司建峰打理。司建峰不愿意接受,提出可以让程凌云接管,在司建宇的建议下,司霄汉决定让程凌云接管投资部,司建峰去投资部学习。司建宇告诉司霄汉,程凌云不想进鼎峰,说服司霄汉让程玥劝说程凌云。

  • 司建宇问米晓岚对婚礼有什么想法,米晓岚表示相信司建宇的安排。司霄汉找程玥商量劝说程凌云进鼎峰的事情,司霄汉告诉程玥现在司建宇和张黎黎争斗的很严重,他担心因为内斗会把鼎峰整垮,希望程凌云可以进鼎峰工作,从中调和两个人的矛盾。程玥担心鼎峰如果被斗垮了,司建宇会受不了,决定劝服程凌云回鼎峰。在程玥的再三劝说下,程凌云答应会好好想一想。张黎黎约程凌云见面,想用600万换程凌云母女两人离开。这个交换遭到程凌云拒绝,于是张黎黎威胁程凌云,如果她不离开,程玥可能会再次遇袭入院。张黎黎的威胁激怒了程凌云,程凌云决定到鼎峰工作,帮助司建宇打倒张黎黎。程凌云接管投资部,因为资历浅,手下的员工不配合,司建宇告诉她投资部的人都是不服从领导只服从业绩,提出要帮程凌云找几个好的项目,以她的名义投资。程凌云想起自己曾在傅轶则那里听到过“非常视野”这个项目,于是让曲恒帮忙了解一下这个项目。曲恒告诉程凌云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项目,建议尽快入手。在曲恒的帮助下,程凌云成功从巨野手里抢投了“非常视野”项目,得到了司霄汉的认可。司

  • 曲明阳劝曲恒放弃程凌云,接受周可可。由于程凌云一直不接傅轶则的电话,傅轶则决定去程凌云家楼下等她。见到傅轶则,程凌云为“非常视野”的事道歉,傅轶则质问程凌云在抢走这个项目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程凌云说自己担心傅轶则会把项目抢回去,傅轶则表示非常失望。傅轶则生气程凌云竟然不相信自己对她的感情是真的,并且把自己当成了恶意的竞争对手。傅轶则十分伤心,认为程凌云为了鼎峰变成了另一个人,已经不是自己当初认识的程凌云了。回到公司,巨野的股东开始质问为难傅轶则,傅轶则沉稳应对,股东提出“非常视野”项目被鼎峰抢走是因为傅轶则对鼎峰有私情,要求召开董事会重新考虑总经理的人选,傅轶则答应召开董事会。董事会上,傅轶则向各位股东汇报了巨野未来的计划规划。这份计划书得到了股东的认可,傅轶则成功化解了危机。

  • 韩启明和周志超来到了高翔酒吧,韩启明让周志超找机会挑衅,韩启明躲在角落用手机拍下了高翔暴打周志超的视频,并且发给额白婷婷。葛倩茹打电话给韩启明求证,怀疑视频是韩启明和周志超设计的,韩启明否认设计。于是白婷婷生气地去酒吧找高翔理论。白婷婷质问高翔为什么要动手打周志超,两人再次争吵,最后彻底分手。司建宇约傅轶则出来,告诉傅轶则他和米晓岚要结婚了,希望傅轶则不要出现在婚礼上,并警告傅轶则,如果他的婚礼因为傅轶则的出现发生任何变数,他不会放过傅轶则,傅轶则无奈答应。曲恒做梦,梦到周可可告诉他要和相亲的人结婚了,不想再等曲恒了,曲恒心急之下终于向周可可表白。曲明阳叫醒曲恒,再次劝说曲恒不要再压抑自己的感情,欺骗自己的心。傅轶则向周可可提出合作,巨野要帮助帝杰上市,两家公司强强联手,周可可非常开心,答应会好好考虑。

  • 米晓岚来巨野找傅轶则,傅轶则把准备给晓岚的结婚礼物送给她。晓岚说自己现在很幸福,谢谢傅轶则多年来对她的照顾。曲明阳告诉曲恒,周可可一直都没有变心,只是不好意思开口,希望曲恒自己提出来要回帝杰,并鼓励曲恒去周可可家里找她,把话说清楚。曲恒在周可可家门口碰到周可可和傅轶则,周可可邀请两人一起到家里坐坐。傅轶则讲了自己丢掉“非常视野”项目的事,让周可可误会曲恒和程凌云在合作。傅轶则离开后,周可可质问曲恒为什么要瞒着她去鼎峰,曲恒说他只是顺手帮忙。周可可表示不相信,曲恒想要解释,被周可可伤心打断。周可可表示自己不会再缠着曲恒,而且自己现在有了傅轶则帮忙,下一步计划就会针对程凌云。曲恒问周可可为什么要告诉他,周可可说因为知道曲恒喜欢程凌云,一定会去鼎峰帮程凌云。曲恒赌气说会去鼎峰帮程凌云,不会再打扰周可可了。

  • 司建宇冲进巨野集团找到傅轶则,质问他为什么入股帝杰,是不是要跟鼎峰作对。傅轶则说这是商业行为,没有针对谁,只是执行父亲的策略。司建宇表示不能理解,质问傅轶则是不是为了米晓岚报复自己。司建宇越说越生气,整个人发起疯来。傅轶则一拳打过去,想让司建宇冷静下来,司建宇说他和傅轶则的情分到此为止。张毅把丰华集团介绍给张黎黎,觉得可以借壳上市。张黎黎让张毅尽快约对方见面。米晓岚陪程玥买东西,程玥感叹有一个这么好的儿媳妇,晓岚说司建宇给了自己一个家,自己感到特别幸福,她会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司建宇,让他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 米晓岚来鼎峰安慰司建宇,司建宇重燃斗志,只是情绪有些陷入魔怔。曲恒发现丰华集团问题重重,程凌云十分着急请求曲恒帮忙调查,程凌云感慨曲恒像哥哥一样疼爱她。司建宇意图利用自己掌管的部门阻挠张黎黎,回家以后,司建宇情绪失控摔东西发疯。周可可与傅轶则探讨工作细节,说话间谈起鼎峰如今情况危急。司建宇和张黎黎因为上市的事情在办公室大吵,司建宇再度失控,吓得张黎黎跑去张毅家吐苦水。临走时,他委托张毅帮她大量购置丰华股票。张毅夫妻闻此,以为发财的机会到了,也决定倾家荡产跟着买股票。

  • 面对司建宇偏执成狂,两人开始争吵。司建宇说要断绝兄妹关系,曲恒闻声进来安慰程凌云。事后程凌云和曲恒商量决定加快上市。在会议中,程凌云突然得知丰华集团董事涉嫌违规被调查。另一边,回家后的司建宇喝得酩酊大醉,大叫着要米晓岚滚。米晓岚不断安慰着情绪崩溃的司建宇,司建宇却推开她,说自己现在只想要鼎峰。情绪越来越失控的司建宇出现了幻觉,变得暴躁又充满破坏性,米晓岚十分难过。傅轶则约见周可可,告诉她公司出现了内鬼。而另一边,葛倩茹偷偷拷贝了韩启明偷的机密文件。

  • 面对鼎峰情况日渐危急,程凌云带着合作方案来找傅轶则。傅轶则却说自己目前需要的不是利润分成,而是收购股份。傅轶则提出要程凌云用鼎峰20%的股份换自己接盘。程凌云因对父亲的承诺不愿用卖公司的方式来渡过难关,二人间的合作随即谈崩。张黎黎焦灼地联系丰华集团赵振董事长,却怎么都联系不上。此时,金亚兰带来毁灭性消息——赵振被捕,张黎黎难以承受打击晕倒。程凌云觉得因为自己拖累了曲恒太多,于是劝曲恒回头去找周可可。曲恒表示作为亲人不能丢下程凌云不管,此时,程凌云收到司建宇让她归还鼎峰的消息。曲恒忍无可忍,约出司建宇将其痛揍一通,指责司建宇因自己的自私搞垮了鼎峰。听到真相后的司建宇无法接受现实,情绪又一次失控崩溃。

  • 曲恒来到周可可家感谢。周可可说自己并未注资,同时为曲恒这样处处为程凌云的行为感到委屈生气。曲恒突然打断周可可,上前吻住了她,并真诚地向她表白。周可可如释重负,与曲恒在大雨中忘情拥吻。周志超回家,却意外发现曲恒也在他家,看着曲恒和周可可的样子,周志超顿时明白了一切。曲恒追问到底是谁注资,周志超无奈供出傅轶则。次日,程凌云冲到傅轶则办公室让他好好考虑投资鼎峰的事情,不要影响了巨野和傅家父子关系。傅轶则解释此次行为完全属于他个人,与巨野毫无关系。此时徐慧蓉出现。在程凌云的追问下,徐慧蓉道出傅轶则默默付出的一切,程凌云吃惊感动,随后与傅轶则定下两年后结婚的约定。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