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喋血长江 立即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30集/共52集 每日24:00更新两集 热度 4494

地区:内地

导演: 周小兵

类型:年代剧 /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安徽卫视

简介: 两个不同的家族,两伙不同理想的人,经历了爱恨交织的商战血拼,但面对国家危亡之时,在中共地下党的组织、感召下,民族情怀得以唤醒,大义为先地抛弃前嫌,联合起来,配合主力部队死死守住川江抗日防线——石牌炮台...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0/共5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民国初年,山峡河畔。群山逶迤河流湍急。远处响起川东号子…一队赤膊纤夫行进在陡坡,奋力拉着逆流而上的蓬船。缆绳嵌入肩膀,一行赤足艰难地越过大石块构成的道路障碍,涉过卵石见底的浅水,船首激水,蓬船逆流而上。船上坐着一位唱曲的名角,她脸上几分稚嫩,人见犹怜,名叫夏晓倩。夏晓倩掀开蓬船窗帘向外窥望,被刚做“纤夫”不足十天的向不争看见,深深吸引了他的关注。与此同时其他纤夫要求夏晓倩高歌一曲,在船老大的劝阻下她很不情愿的唱了两句,更让向不争着迷的无法自拔,当大家还都沉浸在歌声中,突然,身后几名土匪骑马驰来,围住了纤夫,要劫走船上的夏晓倩。夏晓倩害怕,向船老大求救时方知船老大跟土匪本是一伙的,绝望的夏晓倩高呼救命,向不争出头替她打抱不平,跟土匪发生争执,纤夫们一拥而上。

  • 莫元清在被八爷寻踪找到破绽后,将魔爪直接伸向了八爷一行人。另一边向不争一路带着夏晓倩跋山涉水、乔装易容混进了万县城,来到了莫掌舵的家中。莫掌舵命人安排好夏晓倩,却怀疑起向不争的动机来,盘问几句觉得怀疑就将向不争关入自家地牢。梳洗整齐的夏晓倩向莫掌舵娓娓道来自己的遭遇。莫元清走进地牢看到正在喊冤的向不争,无论他怎么解释,莫元清始终不相信他是侠义之举,还嘲讽他多管闲事就是有罪。老八被杀的事情被莫掌舵得知,便叫回了正在地牢里与向不争争辩的莫少爷。莫元清向父亲保证会彻查此事。这时,知道向不争被关的夏晓倩急忙跑进厅内替向不争求情。莫掌舵嘱咐张妈看好夏晓倩,心存疑惑走向地牢。

  • 无计可施的向不争灵机一动,巧用计谋使其父亲同意站在楼上与门外的莫掌舵进行交谈。而莫掌舵在门外徘徊焦躁不堪,索性不请自入。当他正为屋中的轮船模型感到惊叹时,却被向疯子放下的机关困住,向不争立马向父亲求情将莫掌舵放出。莫掌舵惊魂未定,忙不迭跑出。向疯子在楼上三言两语便要送客,让儿子带莫掌舵去三清酒家吃窑鸡作为赔礼。向不争道欠说:其父乃犟人一个,望莫掌舵不要怪罪,不曾想莫掌舵倔脾气也上来,偏要在三清酒家等待向疯子出山。向不争劝其不要为难他,莫掌舵决意在三清酒家等待向疯子,并扬言向不争若不能将其父请出,就不必来见他。 向不争回家与向疯子协商,僵持不下,向疯子忿忿起身跳后窗而出。向不争无奈,也跳窗向三清酒馆走去,只见夜幕下依然只有莫掌舵一人苦候桌边。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民国初年,山峡河畔。群山逶迤河流湍急。远处响起川东号子…一队赤膊纤夫行进在陡坡,奋力拉着逆流而上的蓬船。缆绳嵌入肩膀,一行赤足艰难地越过大石块构成的道路障碍,涉过卵石见底的浅水,船首激水,蓬船逆流而上。船上坐着一位唱曲的名角,她脸上几分稚嫩,人见犹怜,名叫夏晓倩。夏晓倩掀开蓬船窗帘向外窥望,被刚做“纤夫”不足十天的向不争看见,深深吸引了他的关注。与此同时其他纤夫要求夏晓倩高歌一曲,在船老大的劝阻下她很不情愿的唱了两句,更让向不争着迷的无法自拔,当大家还都沉浸在歌声中,突然,身后几名土匪骑马驰来,围住了纤夫,要劫走船上的夏晓倩。夏晓倩害怕,向船老大求救时方知船老大跟土匪本是一伙的,绝望的夏晓倩高呼救命,向不争出头替她打抱不平,跟土匪发生争执,纤夫们一拥而上。

  • 莫元清在被八爷寻踪找到破绽后,将魔爪直接伸向了八爷一行人。另一边向不争一路带着夏晓倩跋山涉水、乔装易容混进了万县城,来到了莫掌舵的家中。莫掌舵命人安排好夏晓倩,却怀疑起向不争的动机来,盘问几句觉得怀疑就将向不争关入自家地牢。梳洗整齐的夏晓倩向莫掌舵娓娓道来自己的遭遇。莫元清走进地牢看到正在喊冤的向不争,无论他怎么解释,莫元清始终不相信他是侠义之举,还嘲讽他多管闲事就是有罪。老八被杀的事情被莫掌舵得知,便叫回了正在地牢里与向不争争辩的莫少爷。莫元清向父亲保证会彻查此事。这时,知道向不争被关的夏晓倩急忙跑进厅内替向不争求情。莫掌舵嘱咐张妈看好夏晓倩,心存疑惑走向地牢。

  • 无计可施的向不争灵机一动,巧用计谋使其父亲同意站在楼上与门外的莫掌舵进行交谈。而莫掌舵在门外徘徊焦躁不堪,索性不请自入。当他正为屋中的轮船模型感到惊叹时,却被向疯子放下的机关困住,向不争立马向父亲求情将莫掌舵放出。莫掌舵惊魂未定,忙不迭跑出。向疯子在楼上三言两语便要送客,让儿子带莫掌舵去三清酒家吃窑鸡作为赔礼。向不争道欠说:其父乃犟人一个,望莫掌舵不要怪罪,不曾想莫掌舵倔脾气也上来,偏要在三清酒家等待向疯子出山。向不争劝其不要为难他,莫掌舵决意在三清酒家等待向疯子,并扬言向不争若不能将其父请出,就不必来见他。 向不争回家与向疯子协商,僵持不下,向疯子忿忿起身跳后窗而出。向不争无奈,也跳窗向三清酒馆走去,只见夜幕下依然只有莫掌舵一人苦候桌边。

  • 莫掌舵是想用“小疯子套着老疯子”。此时的小疯子向不争拿着夏姑娘给的玉佩已经来到了典当行。一句玩笑话没想到老板将玉佩的价格抬到了三百五十块银元,向不争看了看手中的玉佩离开了当铺。在他发愁怎么能够筹到钱的时候,路遇父亲曾经的侍卫,一身叫花子装扮的王叔。他向老叫花子讲述了自己为什么要赚钱的前因后果,乞求他帮忙。老叫花子建议向不争带着家中的大狼犬去斗狗,但向不争最终不忍心为了钱,让从小养到大的狗去斗个头破血流。老叫花子又带着向不争去了军队设的比武擂台,挑战的人上去打败教练,赏银五块。老叫花子害怕向不争受伤没法跟向父交代,但向不争不管不顾冲上了擂台。雷教官见向不争并不像习武之人,不愿与之较量,向不争扑过去给了他一拳,被挑衅的雷教官随即展开比斗。

  • 向疯子和老叫花子边说边急急走来寻找向不争。抱着刀打瞌睡的向不争听到了什么动静,往后一看,来了俩人,刚摆出架势才发现是自家父亲。向疯子让儿子老实交代为何要五十银元。回家后的向不争抱着狼犬就睡着了,坐在石碾子上的向疯子,看了看儿子,叹了一声,起身进了房间。向不争酣睡中,听到父亲叫他,急忙起身,走进吊脚楼。向疯子并没有惩罚向不争,反而拿出了一对御赐的玉麒麟让儿子去典当铺换取合资的资金,并提出条件,一年为期。得到父亲支持的向不争,拿到五十银元去找莫掌舵签了契约。莫掌舵在契约中提出一年内向不争不得与夏晓倩见面,不得来往。一年后船行盈利,莫家为媒,将夏晓倩嫁与向不争。

  • 莫元清假意将自己的未婚妻媚儿安排在向不争身边,名为料理生活,实则监视他。却不料在他们出发收桐油的夜里,看到两人在船头聊天时心生醋意。当媚儿向莫元清汇报情况时,对于媚儿赞美向不争的各种言词激怒,不仅表明自己不会向他学习,还要找他麻烦。并且对媚儿恶言相向,说她不检点,还威胁媚儿必须遵从他的旨意。媚儿气得伤心不已,正在收拾破船的向不争发现一边的媚儿愁眉不展。媚儿恳求向不争好好劝劝莫元清,说现在的元清心里压力大。可这时的莫元清,不顾兄弟的情谊,答应了梁副官的龌龊勾当。为了钱和利,他要帮张将军得到夏小姐。什么都不知道的向不争答应了媚儿的请求,约莫元清喝酒聊天。

  • 莫元清找来梁副官,保证能让张将军得到夏晓倩,但有两个要求,一是要200银元并先要五成定金,二是需要半年时间。之后,他找来管家来帮他做假报表,要比向不争多4块大洋。管家把报表拿去给莫掌舵看,并给他吹耳旁风,说向不争的帐面有问题,莫掌舵嘱咐管家一定要查清楚。为了保证能每个月给管家20大洋做账,莫元清又找来梁副官,商量运输军火赚钱的事情,两人达成协议,保证一年内每月都能赚30大洋。莫元清带着精致小菜来到夏晓倩的房间,故意和她透露媚儿和向不争很暧昧,还勾起她对唱戏时风光生活的怀念,并得到夏晓倩欣赏的态度。傍晚,莫元清从媚儿那知道,因为路程远,向不争把桐油放在了码头上。莫元清心生邪念,找管家去给掌舵吹耳边风,又去找喽罗吩咐晚上去劫船。

  • 万县袍哥会二大爷告诉向疯子和老叫花子向不争船行被劫了,现在被打入地牢,向疯子和老叫花子立马赶往莫家去,莫掌舵已在大堂恭候,向疯子先不去见莫掌舵,去往莫家直接奔入地牢见儿子,把家丁支开后,向不争跟父亲交代了事情的大概经过,尔后,称鞍马劳顿身子累了,拒绝莫家的招待转身去往旅馆休息,莫家不甘心,派人去往向父住宿的旅馆进行严密监视。旅馆中向疯子和老叫花子俩人在为救向不争的事情出谋划策。莫元清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开始挑拨离间向不争与夏晓倩之间的感情,夏晓倩开始有所动摇。

  • 媚儿有账本之事说出口,莫父立马传媚儿现身,媚儿把这一段时间在向不争那里帮忙自己做的一本流水章拿了出来,袍哥会开始清理账目,并让媚儿与向不争画押,理清账目后证实了向不争的清白,履行原有合同,造成的损失两家平摊,证明向不争清白后,向父很气愤莫家破坏自家儿子信誉,要求个说法,莫家管家向向不争和向父道歉,父子俩拒绝了莫家的招待转身离去,莫掌舵开始对管家起了疑心。向家还在怀疑船被劫持有蹊跷,但眼下要先想办法把损失补上。莫掌舵也在怀疑这件事是否跟莫元清有关,庆幸有媚儿在,才让这件事情下了台面,并派媚儿继续协助向不争的工作,媚儿与向不争联系紧密,莫元清疑心媚儿与向不争关系不单纯,向不争不想再这么受欺负,定下目标要开轮船公司,带领其它纤夫发家致富,这是船员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自此,向不争开始教船员学文化,他教汉字,媚儿教算术,一帮人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干劲十足,使媚儿心生敬佩。

  • 向不争上个月因为船被劫持所以这个月处于亏损状态,而莫元清突如其来的盈利让莫掌舵充满了质疑,管家一直瞒着莫掌舵替莫元清做事,使莫掌舵一直蒙在鼓里,莫元清大开口问父亲要两万银元买下万县一半码头,父亲拒绝,决定给莫元清五千银元先让他先投石问路,莫元清开始为自己的事业谋略。夏晓倩心里不踏实,说通自己的丫鬟帮自己传递纸条给向不争,向不争得知后迫切想跟夏晓倩见一面,让媚儿跟莫元清传话能否帮忙,莫元清趁机给向不争挖坑让他跳,故意拖延时间,向不争等不及,准备偷偷去见夏晓倩,正被莫元清意料到,跟人商量准备在夏晓倩院子里设圈套抓向不争个现象,正好被媚儿听到,媚儿不好明说,在向不争行动当天晚上跟向不争的船员通风报信,赶往夏晓倩住处正好撞见向不争与莫元清提前布置好的手下发生冲突,幸好赶到,及时救下向不争,二娃子为救向不争受伤,莫元清没能得逞,心怀不甘,顺势之后每天晚上在夏晓倩院子里自演有人要对夏晓倩动手,

  • 向不争与父亲探讨夏晓倩一事,觉得事中有蹊跷,向父开始怀疑是莫元清从中作梗,被天真的向不争一口否认,向父劝说无效,又担心儿子的状况,准备出面跟莫掌舵当面详谈,最终决定如果一年内夏晓倩姑娘出了意外,责任由莫家承担,作为补偿,莫家的船行股份归向家所有。 与此同时,莫元清从媚儿口中得知是夏晓倩想要见向不争一面,知道夏晓倩可能是在怀疑自己,担心自己之前所有的谎言的铺垫被拆穿,转身又去找了夏晓倩,两人发生了口角,莫元清转身离去,用父亲给自己的资金开始做起自己的事业,父亲去视察,莫元清又趁机问父亲索要了一笔钱,父亲给过资金后忧心重重,莫元清按照之前的原计划自导自演在夏晓倩院子里整出动静,他自己又对父亲称能给夏晓倩安置个安全的地方,这次莫掌舵没有拒绝,莫元清得逞,接下来他把夏小倩送往一个豪家大院,并称地契是夏晓倩的名字,夏晓倩内心的那道防线被打破,并把自己献身给莫元清。

  • 媚儿知道莫元清的船业货源有问题,当面拆穿了他,莫元清心虚,立马对媚儿的态度由阴转晴,见不起效,留下悲伤的媚儿转身离去。莫元清找到向不争半真半假的称媚儿对自己的事业不利,并称自己花重金从武汉航运公司聘来的经理,不但精通船务,还能带来一笔军需生意,因此必须要保密,向不争信以为真并去劝说媚儿,媚儿半信半疑,草草了事,继续回到向不争的船业做自己的工作。向不争的船业慢慢有了起色,用半年时间完成了一年的事情,船行收回投资,按照咱两家的合同条款,如期收回成本,便可娶夏姑娘为妻,向不争激动地跑到莫家要求娶夏晓倩,完全不知道夏晓倩已经上了莫元清那条“贼船”并已有了身孕,莫元清为了掩盖自己的办的坏事也为了自己的阴谋,买了堕胎药对夏晓倩谎称是安胎药让她服下,因此流产,夏晓倩识破莫元清并对他怀恨在心。

  • 桌上摆满了礼品,梁副官说张将军将于后天迎接夏晓倩。夏晓倩对五姨太的身份冷嘲热讽,梁副官哈哈一笑。夏晓倩想要与莫元清说两句话,于是梁副官先离开了。夏晓倩知道这事儿一开始就是莫元清给他下的套,提出想见向不争最后一面。莫元清反问她还有何颜与之相见,并道出一开始想要杀她的土匪,就是他派人去干的。莫元清说完就离开,夏晓倩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莫元清吩咐家丁看好夏晓倩并且注意她身边丫鬟的一举一动。夏晓倩则吩咐丫鬟悄悄去给向不争送一封信。见到信的向不争兴奋不已,媚儿却劝他打听清楚再去赴约。但此时的向不争哪里听的了劝,不管不顾跑去夏姑娘信中所说的地点。管家匆匆跑进莫元清房中,告知媚儿让其转达夏晓倩约见向不争。害怕东窗事发的莫元清立马让管家去阻止他们见面。

  • 一行人怎么劝向不争都不行,媚儿端来饭菜让众人先离开,耐心开导向不争。二娃子等人将向疯子与老叫花子请来,向疯子让媚儿他们先回避,自己劝起儿子来。向疯子与向不争达成协议,叫来老叫花子打算去莫家为儿子讨个公道。莫掌舵将其迎进莫家,向疯子质问莫掌舵,为何签了协议还将人弄丢了,莫掌舵也是一言难尽,表示愿意按合约赔偿并在众人前下跪赔礼。向疯子虽生气但却佩服莫掌舵的气度,不愿让他在众人前下跪受辱,希望他查明此事。而此时的莫元清喝的微醺,埋怨梁副官帮张将军得到夏晓倩之后翻脸不再帮他接生意,梁副官劝他不要不自量力的威胁他。送走向疯子,莫掌舵叫来管家和莫元清想要问个究竟,不管莫掌舵怎么说他俩却一口咬定是夏晓倩忘恩负义,乘着探亲勾搭老相好。

  • 向不争被向疯子锁在屋里。媚儿回到了莫家,莫元清却不让媚儿当公司账务管理。莫掌舵疑心莫元清对他有事隐瞒,便命管家把莫家船务公司最近的经营情况报告给他。适逢向疯子邀莫掌舵在酒馆小酌,莫掌舵跟向疯子说起了此事。向疯子答应帮莫掌舵参谋莫家船务公司内部经营问题,礼尚往来,莫掌舵也给向疯子透露了夏晓倩的去向。向疯子扮成莫家仆人,以送贺礼为由见到了夏晓倩,知道夏晓倩心意已决,向疯子便拜托夏晓倩能够给向不争写一封书信道明原委。向不争见到夏晓倩决绝亲笔后终于死心。莫管家做了一份假帐目,妄想以此糊弄莫掌舵,却被莫掌舵当场揭穿,莫管家经不住逼问,供出了莫元清是背后指使者。

  • 向不争将自己编的创业指南送给莫元清,并建议莫元清去小三峡发展。眼看莫元清和媚儿的婚期将至,媚儿娘这头正喜滋滋为媚儿准备着嫁妆,媚儿却趁机逃了出去。媚儿娘着急四处寻找媚儿,她找到向不争让其帮忙寻找。与此同时,媚儿跳上了竹筏准备离开,却被二娃子下了暗锚。向不争发现了被二娃子恶作剧,和困在竹筏上的媚儿,他将竹筏拉回,媚儿上岸后又想离开,向不争追上去询问媚儿出走的缘由。这一幕正好被莫元清撞见,莫元清越发怀疑向不争和媚儿有染。媚儿回到莫家,婚礼照常举行,向氏父子将莫家投入船行的本钱当作彩礼,悉数归还给莫家。新婚之夜,莫元清喝得酩酊大醉,他酒后乱性,将媚儿误认成夏晓倩,媚儿狠狠推开莫元清。莫元清酒后吐真言,媚儿意外得知了莫元清在夏晓倩嫁人之前就已经破坏了夏晓倩的贞操。

  • 明月庵门口,向不争带着纤夫兄弟们排开阵式,敲锣打鼓,老尼姑拿这群人没办法,只能让媚儿离开明月庵。媚儿怪向不争逼得自己走投无路,向不争则提议让媚儿另起炉灶,跟他过。可媚儿担心这事不好跟莫掌舵交代。这时,向疯子站出来,答应替媚儿和向不争去跟莫掌舵说情。莫掌舵听闻此事后大发雷霆,与向疯子大打出手。事后,向疯子又奉茶规劝莫掌舵,莫掌舵有所让步,答应好好考虑此事。

  • 向不争和媚儿将办喜事,在万县临街购置了一幢洋房做新房。莫元清为报复,也准备在同一天大婚。莫元清将自己和罗莎的事告诉了莫掌舵。莫掌舵虽然觉得莫元清是在胡闹,并不乐意这桩婚事,但还是拗不过莫元清,只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媚儿本不想声张,觉得大操大办有损莫家父子面子,但得知莫元清也将在同一天成婚,便再无顾虑。莫、向两家大婚当日,莫掌舵和向疯子莫名走到同一家酒馆,两人举杯对饮,一醉方休。

  • 铁矿张老板招募船运业各个股东,他们的铁矿要从川江上游一直运到汉口,要签长期买卖合同,是单大生意,临时的船公司业务招募会上,向氏公司以信誉取得了上风,并被张老板认出向不争就是当初劫持自己不成反倒帮了自己一把的救命恩人,增添了向不争这单生意成功的筹码,当然,莫元清也盯上了这笔生意,当得知张老板倾向向不争时故以为是向不争做了手脚,心怀不甘。在莫家从约翰公司购了艘轮船,沾沾自喜,向父一眼识破购买的是艘破轮船,莫元清引领家人和贵宾们参观游览货轮,张老板也在内,此时锅炉发生爆炸,动力主件报废,更让向氏公司坐实了这笔生意。

  • 向家又添一男丁,爷爷取名为凌云,意取凌云之志,正当一家人沉浸在喜悦当中,传来坏消息,矿山因股东产生内讧,有人将采矿机械全部捣毁,矿山瘫痪,原定出矿计划搁浅,短时间内无法继续开工,向氏业务全在矿石运输,简直是灭顶之灾。消息传入莫元清耳中他幸灾乐祸,开始计谋让向不争去抢约翰的生意,他加入向不争的队伍,合起来把约翰公司搞倒,吞并他们的船只,之后准备玩股份制的把戏,最终从内部吃了向氏公司,利用仇人之手先灭一个仇人,最后再准备把向不争干掉,最终挂上莫家船业的旗帜。

  • 莫元清趁着家父回家乡办事,跟向不争撒谎说莫家投给轮船公司的钱,那是袍哥会的钱,本来家父想挪用两年,完了再给人顶上,没想到这事捅了出去,遭到袍哥会上层责难,顶不住众人围攻跑出去躲开众人的责难,为了救家父要先把自家股份撤出来先把钱垫上,还让向不争保密,向不争信以为真,但手头上流动资金不够,一心想救莫父的向不争在莫元清的怂恿下跟他到商务咨询公司办理股份拆分,并准备把自家三条轮船三折卖出,暗地里买这三条轮船的其实就是莫元清,莫媚儿偷偷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向老爷子,在真正准备签字拆分股份时向疯子跟莫父一行人匆匆赶来及时阻止。

  • 在重庆咖啡厅,向不争和大客商谈妥了生意,大客商邀请向不争观看川剧名伶六月雪晚上的演出。向不争听闻一票难求也就应了客商,在戏园包厢里看到舞台上这个艺名六月雪的名伶竟然是多少年前自己爱的女人,向不争开始回忆起夏晓倩在江边歌唱。向不争来到戏园的化妆间,夏晓倩看到出现在戏园化妆间的向不争恐慌不已,在向不争的质问中两人约定在老码头咖啡厅见面。见面后的两人聊起了当年夏晓倩的不辞而别的经过,也聊起了她走后的人生际遇。

  • 夏晓倩让青田帮她挑拨莫元清和向不争的关系时,青田也接到一位神秘人秘密汇报夏晓倩的消息,企图通过夏晓倩拿到夜行三峡的秘密资料。青田去找莫元清,想要借他之手入股兄弟联盟,向不争同意了,但向疯子和媚儿觉得事有不妥。青田计划成功后在会议上表达了联手向兄弟联盟发起进攻,兄弟盟立马遭到了打击,青田借机挑拨莫元清离开兄弟盟,莫元清果然中计要和向不争分家,要入股青田的公司,遭到了莫掌舵的强烈反对,莫掌舵一气之下晕倒过去。

  • 在快要回到万县时发现英国的军舰在向万县炮击,人们到处躲避炮轰,向不争不想坐以待毙不甘心英国军舰在自家码头上肆意妄为,此刻已叫花子被炸晕昏倒过去,见此情形向不争放救生艇让其他船员先撤,向不争的一举一动被在岸上的向疯子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媚儿见向不争并没有撤退的意向,决定投奔船上找向不争跟他共患难,向不争把自家的旗帜换为“致远号”决定要与英国军舰决一死战,英国的军舰发现情况,见向不争的船依然在前进,英国军舰开始发炮,媚儿负伤,接着,几发炮弹在向不争船的附近炸开,向不争的船开始沉没,向疯子在战火中着急忙慌的找着儿子和儿媳,向不争和媚儿不幸遇难,向疯子等人悲痛难当。

  • 向不争和媚儿过世,向疯子等人悲痛欲绝,莫元清送去特制英烈匾一块,以表敬仰之情,被炸疯的叫花子胡言乱语,正中莫元清心虚之处,转身气愤离去,莫元清担心自己做的坏事被揭穿,对自己的父亲下毒手,并自作主场偷偷主持袍哥会的大会,对外宣称莫掌舵有病在身,断绝莫掌舵与袍哥会所有人的来往,换了莫掌舵身边原有的手下,并把莫掌舵的要改为镇定药,吃完就犯困,一开始莫掌舵浑然不知,发觉莫元清有篡权篡位的心思后偷偷停止用药,并通过自己屋里的暗道逃跑。

  • 向疯子给夏晓倩安置后事,莫掌舵偷偷去往向疯子的住处,道出自己不忍揭发莫元清的种种败绩,担心莫家断后,想和向疯子一起逃离这些琐事去往别处共度晚年,向疯子一心谨记儿子的遗言,拒绝了莫掌舵的好意,莫掌舵悄悄离去。向疯子去往警察局检举莫元清,被莫元清买通了的警官把向疯子拘留了起来,被青田救出,莫元清没有就此罢休,继而又派自己偷偷养的阴兵堂劫持向疯子的孙子孙女,被青田的保镖发现,青田暗中雇了武林高手救下向疯子的孙子孙女,莫元清的手下伤亡惨重。

  • 青田在离开向疯子的时候遇见了和他接头的社长,得到社长要放弃这个事情的时候,青田的心情有些不安。离开接头的社长,青田遇见了莫元清, 莫元清是来对青田赔罪的,同时也说明自己可以帮助青田得到那份资料,青田心动了,和莫元清来到了茶楼进行密谈。两个人都各怀鬼胎,并达成协议。莫元清来到向疯子处,假意和向疯子讨好,却被向疯子驳回,莫一看计划失败就威胁向。莫元清使计把向疯子骗到土地庙。但是却再次失败,向疯子成功的用一把钥匙将莫元清安稳住。

  • 向青云在茶艺院回来以后,脸上洋溢着幸福和满足,哼着川剧小调走进院门。向青云刚一进门,愣住了。因为他看见向疯子一脸秋霜地坐在那里,显然很生气。当向不争说:……我结识了一位绝色美女…向疯子似乎听到儿子当年话语,愤然起身,在角落拿出了拐棍。向疯子认为,青云的婚事应该有他来做主,但是青云却和向疯子争吵起来。准备惩罚向青云时,青云跑了并对向疯子说:爷爷!我是成年人!向疯子愣了。

  • 无奈的秋风找到青田询问状告信的事,却不出意外地遭到碰壁,青田走后,一心想给小姐报仇的秋风开始沉思。莫元清在这个时候觉得青云是个小孩子,自己也就有了可乘之机。莫元清开始策划一个为自己利益的阴谋。他邀请青云到茶楼听戏,并说出自己很关心青云,为青云介绍货源。青云回去后知道了这里面的猫腻,他不露声色,决定将计就计。在青云和二娃子的紧密的计划里,成功的打击了莫元清。莫元请也意识到向青云不好对付,青田这时候也得到了新的指示。

  • 向青云回到家将此事告诉了小寒,正在小寒犯愁的时候青田在门外求见,小寒在得知了青田要去拜访驻军团长朱少雄后想通过朱少雄解决这件事。朱少雄看在青田的面上答应帮忙,立即派人将黄大麻子抓到了驻军团部,小寒使用小计谋,吓得黄大麻子说出停工的真相并让他写了供词。向青云知道小寒解决了此事后自知能力不足,于是出走留下信件给爷爷举荐小寒主持公司。向疯子看到信后一边跟小寒约法三章让她暂时主持公司事宜,一边让人备轿准备第二天一早去武江会给青云提亲。第二天小寒就走马上任后宣布了一些改革措施,但是回家后她爷爷就为这些改革措施和她发生了争执……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