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连升三级之科考奇遇记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1集全 热度 1011

地区:内地

导演: 吴耀权

类型:网剧 / 剧情 / 古装

简介: 明朝天启年间,山西济县黄庄镇张氏本器铺的少爷张少古生性顽皮,除了念书,其他方面不乏天资,但是他迷上了变戏法。张少古陪刘文才进京赶考,误打误撞讨得魏好贤欢心,跟张少古约定若真中三甲,定给他惊喜。两位主考...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1/共31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山西济县黄庄镇的街道上,因为来了杂耍艺人比往常更加热闹。游手好闲的张少古对这些江湖把戏甚是喜欢,恨不得把这些把戏都学到手,皮匠小二批评张少古第一天学皮匠就不认真。但是张少古不以为然仍被一个变戏法的所吸引,小二忍不住跟张少古一起参与游戏,岂料被骗走不少银子。

  • 京城,武涟奏请皇上立即加开恩科,不拘一格广招能人贤士与苟旦斗法。为争主考官,武涟与魏好贤争执于朝堂之上,皇上出乎意料地将他二人弃之,任用两名翰林大学士张当然李应该担任恩科主考,并立即张贴皇榜昭告天下。张少古牵着驴走在回家路上遇到一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声称张少古乃状元之才。张少古苦于没有机会摆脱张父给其制定的求学之路,于是火速将皇上加开恩科的消息告诉张父,并马上要赴京城赶考。

  • 张少古漫无目标地在大街上溜达,驴小弟发现了一头母驴眼前一亮飞奔过去岂料与上朝的魏好贤轿子相撞,恼怒的魏好贤要杀驴、杀人,张少古说驴是神驴能屙金拉银,杀不得,张少古当场变戏法,从驴粪蛋中变出银子,让魏好贤大开眼界,尤其当听张少古在急切中喊出自己是定能考中前三甲的贡生,魏好贤不仅不治罪于他,反而赐大板指,约定若真中三甲,魏府还扳指之时定有惊喜。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山西济县黄庄镇的街道上,因为来了杂耍艺人比往常更加热闹。游手好闲的张少古对这些江湖把戏甚是喜欢,恨不得把这些把戏都学到手,皮匠小二批评张少古第一天学皮匠就不认真。但是张少古不以为然仍被一个变戏法的所吸引,小二忍不住跟张少古一起参与游戏,岂料被骗走不少银子。

  • 京城,武涟奏请皇上立即加开恩科,不拘一格广招能人贤士与苟旦斗法。为争主考官,武涟与魏好贤争执于朝堂之上,皇上出乎意料地将他二人弃之,任用两名翰林大学士张当然李应该担任恩科主考,并立即张贴皇榜昭告天下。张少古牵着驴走在回家路上遇到一算命先生,算命先生声称张少古乃状元之才。张少古苦于没有机会摆脱张父给其制定的求学之路,于是火速将皇上加开恩科的消息告诉张父,并马上要赴京城赶考。

  • 张少古漫无目标地在大街上溜达,驴小弟发现了一头母驴眼前一亮飞奔过去岂料与上朝的魏好贤轿子相撞,恼怒的魏好贤要杀驴、杀人,张少古说驴是神驴能屙金拉银,杀不得,张少古当场变戏法,从驴粪蛋中变出银子,让魏好贤大开眼界,尤其当听张少古在急切中喊出自己是定能考中前三甲的贡生,魏好贤不仅不治罪于他,反而赐大板指,约定若真中三甲,魏府还扳指之时定有惊喜。

  • 两位主考官认定张少古为九千岁魏好贤的亲枝近脉,帮他恭代答卷,还帮他在卷上签上张少古的名字,张少古只是象征性地坐进号舍,随笔涂写下儿谣:“小耗子,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随后皇上巡视贡院审卷,魏好贤问起张少古可否参考,并向皇上举荐这是个可遇不可求的人才。两位主考官犯了难,明知刘文才的文章优于由他俩代笔的张少古的文章,可为了不得罪魏好贤,巴结九千岁,必须要让张少古当第一名,于是出馊主意,设想用李代桃僵的办法,在“小耗子”卷上仿照笔体落款刘文才,然后以亵渎朝廷贡院的罪名逼走郝斯文,再让第二名的张少古晋升为第一名。

  • 皇宫御书房里武涟有告了魏好贤一状,魏好贤决定扳倒武涟于是只是杨士林到宫中逼迫杨妃使用苦肉计。杨妃听信哥哥杨士林话使让贴身丫鬟阿翠将自己一头秀发剃掉。皇上大怒,身为统辖京城九门戍卫,护守皇宫内院安全的武涟罪责难逃。

  • 张当然李应该在纠缠张少古是被魏好贤的干儿子杨士林发现了端倪,并将三人请到了魏府。在魏好贤的威言追问下,两位主考官如实交代了张少古用大板指在考场引发的一系列事情,魏好贤惊出一身冷汗他命把“小耗子”卷子立即烧掉,推迟公榜,尽快把刘文才找回来仍当状元郎,让舞弊的事尽快消失。

  • 魏好贤和杨士林担心阿翠会走露风声所以故技重施内宫再次出刺客,宫女被杀。武涟次罪责缠身。皇上下旨:命他三天查清。武涟再求张少古为其解难,张少古提条件:干完这件事允他回家。于是武涟的张少古献计骑驴拜访魏府。

  • 武涟派去山西接刘文才的轿子在山西也没有找到刘文才,刘文才的妻子大娥着急不见未婚郎君消息,她担忧出事,奔赴京城找刘文才……小二跟云姑等人一路北上,在途中遇到了的刘文才,才知道刘文才被殴打致伤,身无分文只能沿街乞讨。刘文才见到小二就像见到了救星,要跟小二一起回京就张少古。皇上急于金殿面试,与今科三甲见面,可状元郎迟迟不露面,皇上丢不起面子,在魏好贤的谗言下钦点第二名张少古晋升为第一名,并立即昭告天下,择日游街夸官。

  • 云姑和刘文才走出孟君馆驿去找张少古,武涟派人和马车紧跟其后,在小胡同里马车上突然下来一群打手,把刘文才抓上了马车。云姑打败几个打手后发现马车早已远去。一路跟随刘文才留下菩提珠子追到了武府。魏好贤派人去接刘文才没有接到,只能接云姑和大娥到魏府,魏好贤在云姑嘴里得知刘文才是被武涟抓走了。

  • 张少古从魏好贤那里得知皇上的样子后乔装打扮成测字先生在木头市场附近等待皇上的出现。果然不久,皇上在安公公的陪护下在市场上好奇的东张西望。张少古看到皇上后故意大声吆喝自己是卜士邵康节的传人,皇上好奇心切决让张少古算是大明江山的命运,引来无数人围观。

  • 皇上急于见第一名张少古,下旨尽快金殿面试。张少古、云姑在魏府秘密相会。张少古不知如何应对皇上出题面试,几近抓狂,云姑点拨使他信心陡增。金殿面试改在御花园,皇上考验张少古与刘文才,刘文才以文雅词汇应对。而张少古他以俗代雅,以清新的草根特质让皇上看到一个敢说实话,不谗言不献媚不奉承的特殊人才。

  • 再次金殿面试,张少古用‘木经‘与四位翰林学士斗诗,结果让皇上惊喜万分,他找到了知音,一个精通木匠工艺的状元,是他求之不得的,皇上忍不住与张少古探讨“木匠经”,把众大臣甩在一边,之后干脆拉上张少古直奔他的“木工房”,现场演示开来,张少古不失时机又表现了一番斧头功,技惊四座。皇上看的兴起,要跟张少古过招,张少古哪敢呀,弄巧成拙会掉脑袋。此时刘文才出主意帮张少古临时化解危机,皇上信守承诺封张少古为翰林院大学士,立即入住翰林院。

  • 金殿上,张少古心虚只能吹嘘如果跟大内高手比武他把大内高手打败皇上岂不是很没面子。丞相武涟借机提议让武林高手的张少古打擂,皇上准奏。武涟安排亲信杨四召集武林高手,并严密监视张少古防止他跑掉。张少古心里明白,再玩下去要出人命了。回去之后便跟云姑等人商量溜之大吉的计划,但是云姑却另有心事鼓动张少古留下了打擂。

  • 小二被武涟亲信杨四暗算灌醉在小酒馆,杨四轻松用小母驴把驴小弟给勾引走了。张少古在擂台上练习回来,累的要死,不想打擂想早点离开京城,云姑劝说张少古不能半途而废。此时小二来报,驴小弟又丢了。小二带张少古来到妓院找到杨四追查得知驴被武府所劫,求助魏好贤上武府要驴,武丞相答应还驴,但有一条件:打完擂即还。武涟夫人幕后出主意,把驴小弟还给张少古,蓄意助张少古弃擂而走,这样让比武成笑话,让皇上颜面扫地,尔力荐张少古的魏好贤自然难逃罪责。驴小弟回来以后,张少古和云姑带着小二连夜出走离开京城。

  • 打擂开始,武涟认为魏好贤在唱“空城计”。谁知杨四发现张少古已经出现在擂台边上,武涟指使杨四见机行事。临要上场张少古没了底气,只想尿尿,经鼓励终于上台,可喜的是台下居然无人上台,皇上要求张少古说几句,张少古心定了,不由自主耍起嘴皮子,逗皇上开心,学张飞大吼三声吓退不少武林高手,此时,武涟安排的高手洪图发被人推上台,挑战张少古,关键时刻云姑递斧,张少古顿时有了“发挥余地”,将对手舞得抱头鼠窜,败下阵去,就等三声通鼓,张少古全胜收场时,琉球小国使者跳上台来,气焰嚣张之极,皇上当面封张少古为神勇大国师与苟旦斗法。

  • 斗法开始,张少古隐身在发台上,苟旦看不见张少古心里犯了嘀咕。苟旦开始就感觉气味不对,张少古突然出现,用烟熏得苟旦看不见他,苟旦做法施风,也吹不开张少古的烟雾。苟旦改用禅语但不懂张少古不按规矩出牌的路数,败阵下来。他要用神火烧张少古,但是被张少古提前布置的鞭炮炸的面目全非。苟旦情急之下使“神火骷髅”烧张少古,但张少古用猪血砖头将苟旦砸下法台。苟旦输了,向皇上磕拜甘为臣国,年年进贡,并向张少古求教,使用的是何种大法把他斗败,张少古的回答让苟旦目瞪口呆当场晕倒。

  • 杨士林入宫找杨妃打探阿翠下落,被杨妃拒之门外,杨士林无意间在后宫发现花匠张少古很惊奇,经打听得知,如今的张少古已是皇上宠臣,想干什么皇上准答应。于是杨士林暗中制造张少古调戏杨妃让皇上戴绿帽子的事件,皇上大怒,张少古被撤掉国师称号,撵出后宫贬回山西济县当县令。杨妃良心未泯,怒斥哥哥杨士林的下作手法。张少古失宠了,云姑劝他提早离开京城,早一个月到达山西微服私访,暗中学学官场规矩。

  • 公堂之上,张少古查明丢银子的实情,把银子判给了捡银子的老头让老头回家过个肥实年,丢银子的后悔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不光丢银子还丢人,张少古最后见丢银子的也是替人办差,丢银子也不好交差,自己出银子还给丢银子的,并告诫丢银子的以后不能再这么琉璃球了

  • 张少古回到济县上任县令,第一天就遇到了一件难事,秀才方正被毛仁用认字的方式榨取纹银二十两。张少古和小二经调查发现,毛仁妹夫是当地知州也属武涟门下。张少古和小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妙计惩治了毛仁赢得百姓爱戴。

  • 武府管家看到驴车横在武府门口,大为恼怒,呵斥看街道的把驴杀驴。张少古在驴车后边走出来,说谁敢杀驴他就杀谁。管家一看是张少古,赶紧上前作揖请好。张少古示意要找武丞相,管家说武丞相还没有回来。张少古就让管家代付士兵打人的一百吊钱,管家不付,僵持中武丞相赶到。武涟声称整肃街道是皇上的旨意,执意不付一百吊打人的钱,二人决定进京面圣让皇上评评理。

  • 张少古和云姑在城门口看到有兵差收取进城税,决定亲自体验一下,发现在收税的事情上有徇私舞弊和看人下菜碟儿的缺德行为。云姑打听到,这次收进城税的注意是武涟出的,张少古找武涟去理论,武涟闭门不见。张少古使计把武涟堵在路上,武涟被迫绕道而行。张少古见武涟不肯出面,跟云姑跑到京城,在皇宫的东华门处拉起绳子收取过路税,导致文武大臣不能及时早朝。皇上听说张少古收取过路税的事,下令召见武涟和张少古。

  • 京城兵恭厂发生离奇大爆炸,至地动山摇,死伤无数。武涟趁机弹劾魏好贤部下失职导致火药库爆炸,皇上觉得此事定有蹊跷,决定召张少古回京处理兵恭厂焚爆和赈灾事宜。张少古,云姑,小二一行进宫之前来到了爆炸的兵恭厂查勘灾情,云姑在焦坑上发现了蛛丝马迹,并告诉张少古。赶到宫中的张少古发现皇上正在御花园焦急的等他,张少古告诉皇上这是焚爆是天外陨星所致。皇上迫切的想知道张少古对此次焚爆的看法。

  • 御花园里张少古跟皇上叙述着他和民间老百姓的看法,觉得这是上天对皇帝的警示,并让皇上下一道罪己诏来平息此次风波。皇上觉得张少古言之有理,马上再封张少古为大学士以后为皇上效命。回到皇家馆驿的张少古恰逢大娥来给他们打招呼,但被刘文才给拉回房间,并警示大娥以后少跟张少古来往,说他已拜在武涟门下,在张少古贬回山西的这段时间正好可以在皇上面前一展所长,可现在张少古回来了,夺走了他的风头。

  • 武涟在奏折上列举魏好贤种种罪状,要求皇上治魏好贤死罪,但是皇上觉得武涟所说跟皇上调查的有所出入,只判魏好贤杨士林罚俸一年。张少古也知魏好贤有罪,但不解皇上为何轻判魏好贤,皇上看出张少古的心思,单独召见张少古,告诉张少古武涟和魏好贤都是皇上倚重的大臣,缺一不可。离开皇宫的张少古,就被武涟的管家给接到了武涟新盖的竹园里,武涟有心拉拢张少古,反被张少古戏弄,让武涟大为生气。魏好贤回到魏府跟义子杨士林密谋把张少古拉拢到身边。但在张少古心中,不仅魏好贤是个大奸臣大贪官,而武涟也想一党独大,在朝野独揽大权。

  • 云姑,阿翠随小太监来到爱秀宫,杨妃见到阿翠安然无恙便并遇到了自己的姐姐云姑大为高兴,并让小太监把云姑阿翠安排在后宫的一僻静处保护起来。杨士林回到魏府报告魏好贤刺杀阿翠无果,魏好贤觉得此事跟杨妃有关,杨妃再无可利用价值只能另选他人来对付武涟。张少古因找不到云姑每天喝得烂醉如泥,神情恍惚。

  • 皇上与张少古在宫中边走边谈,走到爱秀宫是,张少古看出皇上挂念杨妃的心思,道出干爹兄长有错不能祸及杨妃,皇上释然,一行人走到皇宫偏僻处,发现了住在里面的云姑和阿翠,这让皇上和张少古大为震惊。皇上质问阿翠怎么会在这里,阿翠把如何给杨妃削发陷害武涟和如何被杨士林追杀的事情全盘告诉了皇上。皇上回爱秀宫找杨妃核实,杨妃供认不讳,并自杀以示清白,幸亏太医及时救回,皇上发誓一生只爱杨妃一人。杨妃没有大碍,皇上决定留阿翠在宫中保护阿翠,让云姑回到张少古身边没有旨意永远不得分开,并让张少古接近魏好贤找出魏好贤的罪证将其严惩。

  • 云姑跟张少古回到皇家馆驿,发现张少古并没有怀疑自己为何离开,对张少古已改常态,允许张少古到床上睡。张少古奉旨接近魏好贤,跟魏好贤互相寒暄奉承让杨士林感觉恶心至极。皇上召集众大臣到郊区狩猎,不想突然闯出一黑衣人要刺杀皇上,张少古和云姑奋力保护皇上,并将刺客击退,云姑追上去发现黑衣人正是金凤凰。

  • 张少古问及张当然他偷的考卷是假的,那真的在哪里。张当然示意真的还在皇上手上,魏好贤声称如果真的试卷还在皇上手里那他们就麻烦了。张少古为皇上故意作假担忧,不知皇上的葫芦里买的是啥药。刘文才被武涟误会陷入困境无法自拔。从而大骂皇上、武涟还有张少古,并在誉写卷子时发现了张少古的考卷。

  •  皇上给大臣奏本:金科状元张少古是个假状元!当即下旨把张少古推出午门斩首!引起群臣议论。魏好贤出面保张少古,皇上要将担保张少古的魏好贤一起斩首。有大臣出来力保魏好贤,但无一人保张少古。这是张当然承认自己才是科考舞弊的始作俑者,愿领死罪。武涟趁机落井下石,认为魏好贤借科考之名网罗亲信,结党营私,要皇上治魏好贤死罪。

  •  张少古和小二用草帽圈熬成的茶水戏弄武涟,武涟恶心呕吐时小二偷走了武涟拿来的官服。武涟抓走张少古去接旨,张少古接完旨怕其中有诈,交代小二把武涟和黄金锁在屋子里,他穿着偷来的官服进宫面圣。皇上知道张少古接旨收了黄金以为跟武涟的计谋得逞,没想到却让张少古识破,并戏说武涟偷走部分黄金,皇帝信以为真,决定修改圣旨,不再玩什么明三暗四。返回住所的张少古发现小二把锁在屋里的武涟给打了,张少古武涟治罪小二,又与小二合演了一出小二突然变疯持刀杀人的好戏给武涟看,武涟将信将疑准备打小二时安公公的圣旨到了。

  • 青龙潭悬崖上,皇上下旨张少古跳水自尽,张少古百般抵懒也无济于事,只能抱着石头跳下青龙潭。张少古跳下去后皇上大为伤心自己失去了一个好臣子,他不想张少古去死,没想到,张少古又从背后冒了出来,又用屈原的故事说服皇上赦免了他的死罪。皇上道出只是想测试一下张少古并不是真的想让张少古去死,并准其辞官回家找云姑。

收起
爱奇艺号

北京四季无边

1.6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