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種菜女神 电视剧 热度 1785

地区:台湾

语言:普通话

更新时间:會員獨享全集搶先看 每周六22點轉免2集

简介: 吳佩珍、柯雁心、呂佩怡編劇作品。嚴東鳴為了延續音樂生命,陰錯陽差來到耘海村,展開想都沒想過的農耕生活。堂堂金獎音樂製作人到了這裡竟成了沒產值的無用男,連六歲小孩都看不起他!他被人稱女神的超強農家女田禮...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24/共24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金曲製作人嚴東鳴陷入有生以來最嚴重的創作低潮!屢屢被退歌不說,甚至「淪落」到需暫代旗下歌手宋喬琪的經紀工作!八風唱片的老闆亦是東鳴的好哥兒們─吉哥也心情苦悶,只因公司全靠他的富太太宋喬恩出錢運作,吉哥三不五時就偷腥作為反抗,這回甚至勾搭上處心積慮要在演藝圈往上爬的平真希…… 喬恩威逼利誘東鳴前往花蓮尋找已失蹤三天的吉哥。東鳴搜尋吉哥未果,卻意外闖入一個神祕的村落─耘海村!他甫入村就被村民詭異行徑嚇得四處奔逃,逃到田邊卻見到田禮耘彷如女神降臨田間的美麗景象!震懾之餘,他車子失控衝田裡,撞斷了巡水員源叔的腿…… 東鳴被迫留在村子裡「種田」賠償損失!但他手無縛雞之力,人人視他為「無路用的」,更令人崩潰的是田禮耘這個「女神」實際卻是個「女暴君」!

  • 吉哥異想天開要真希去當紀錄片導演,拍攝盲眼孤兒許強悲苦人生。真希不懂為何不爭取資源讓她發唱片,而是天外飛來一筆要她當紀錄片導演? 耘海村,滂沱大雨連續下了一周未停。東鳴發現最近村人莫名盯他盯得緊,加上種種詭異的跡象,他彷彿聽到一樁深山謀殺案的序曲響起!他迅速展開脫逃計畫,怎麼也沒料到,連日大雨導致村子唯一的聯外隧道坍方,修路竟然要花上一個月!想起禮耘的逼迫、巡水路的勞苦,他說什麼都不肯回耘海村,心一橫,決定躲進山區等待公路修好…。 東鳴趁夜回村子偷物資,前往村子的路上,沿途不知誰放了乾糧、水、帳篷、手電筒等物資,一開始他撿得開心,直到物資終點指向村子……東鳴發現這根本是餌! 禮耘從種種跡象研判東鳴還窩藏山中,且疑似會回村子偷東西,最後終於循線找到了東鳴,但他卻昏倒了!

  • 東鳴好不容易甦醒,珍妮佛認為他可能是被「山靈」纏上了!未免山靈作祟,村人24小時輪班看護東鳴。東鳴因此更加了解耘海村,村裡人人皆農夫,作物共享,自給自足,而禮耘正是建立這一切的源頭,她將荒地變良田,改變了廢村的命運。 禮耘為了安撫村民對收成量的擔心,扛下東鳴落下的工作。東鳴換到工作較輕鬆的蔬果耕作組,向米唐、細粒仔學種番茄,卻仍想偷懶,彈吉他轉移兩小注意力,沒想到音樂聲引來村民的圍觀與驚艷。 吉哥捧紅真希的計畫正式展開,真希以偶像之姿現身許強的按摩院,讓許強驚喜不已!真希邀請許強當紀錄片的主角,許強卻因自卑而退卻…。 東鳴應喬恩要求繼續留在耘海村調查平真希的身世,卻因村民防備總是碰壁,為了探察秘密,他決定想辦法和大家做朋友,拉近與禮耘及村民的距離。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金曲製作人嚴東鳴陷入有生以來最嚴重的創作低潮!屢屢被退歌不說,甚至「淪落」到需暫代旗下歌手宋喬琪的經紀工作!八風唱片的老闆亦是東鳴的好哥兒們─吉哥也心情苦悶,只因公司全靠他的富太太宋喬恩出錢運作,吉哥三不五時就偷腥作為反抗,這回甚至勾搭上處心積慮要在演藝圈往上爬的平真希…… 喬恩威逼利誘東鳴前往花蓮尋找已失蹤三天的吉哥。東鳴搜尋吉哥未果,卻意外闖入一個神祕的村落─耘海村!他甫入村就被村民詭異行徑嚇得四處奔逃,逃到田邊卻見到田禮耘彷如女神降臨田間的美麗景象!震懾之餘,他車子失控衝田裡,撞斷了巡水員源叔的腿…… 東鳴被迫留在村子裡「種田」賠償損失!但他手無縛雞之力,人人視他為「無路用的」,更令人崩潰的是田禮耘這個「女神」實際卻是個「女暴君」!

  • 吉哥異想天開要真希去當紀錄片導演,拍攝盲眼孤兒許強悲苦人生。真希不懂為何不爭取資源讓她發唱片,而是天外飛來一筆要她當紀錄片導演? 耘海村,滂沱大雨連續下了一周未停。東鳴發現最近村人莫名盯他盯得緊,加上種種詭異的跡象,他彷彿聽到一樁深山謀殺案的序曲響起!他迅速展開脫逃計畫,怎麼也沒料到,連日大雨導致村子唯一的聯外隧道坍方,修路竟然要花上一個月!想起禮耘的逼迫、巡水路的勞苦,他說什麼都不肯回耘海村,心一橫,決定躲進山區等待公路修好…。 東鳴趁夜回村子偷物資,前往村子的路上,沿途不知誰放了乾糧、水、帳篷、手電筒等物資,一開始他撿得開心,直到物資終點指向村子……東鳴發現這根本是餌! 禮耘從種種跡象研判東鳴還窩藏山中,且疑似會回村子偷東西,最後終於循線找到了東鳴,但他卻昏倒了!

  • 東鳴好不容易甦醒,珍妮佛認為他可能是被「山靈」纏上了!未免山靈作祟,村人24小時輪班看護東鳴。東鳴因此更加了解耘海村,村裡人人皆農夫,作物共享,自給自足,而禮耘正是建立這一切的源頭,她將荒地變良田,改變了廢村的命運。 禮耘為了安撫村民對收成量的擔心,扛下東鳴落下的工作。東鳴換到工作較輕鬆的蔬果耕作組,向米唐、細粒仔學種番茄,卻仍想偷懶,彈吉他轉移兩小注意力,沒想到音樂聲引來村民的圍觀與驚艷。 吉哥捧紅真希的計畫正式展開,真希以偶像之姿現身許強的按摩院,讓許強驚喜不已!真希邀請許強當紀錄片的主角,許強卻因自卑而退卻…。 東鳴應喬恩要求繼續留在耘海村調查平真希的身世,卻因村民防備總是碰壁,為了探察秘密,他決定想辦法和大家做朋友,拉近與禮耘及村民的距離。

  • 東鳴意識到這段期間都是禮耘擔負他的工作,心生愧疚,冒雨趕去找獨自上山巡水路的禮耘,及時發現她差點被泥流沖走!美蔥得知禮耘差點出事,又氣又心疼,要她別再種田回台北當律師,禮耘不肯,母女倆大吵一架。 禮耘難過找源叔傾訴,源叔溫言安慰,禮耘發洩情緒後睡著,源叔託東鳴背禮耘回家,東鳴勉為其難接受,竟意外在禮耘房中發現禮耘高中時期和真希的合照! 歌唱表現不如預期的真希在吉哥勸說下,決定再去見許強一面,她來到許強賣藝的路口,卻見許強邊走邊唱,如入無人之境的自在,讓她深受觸動。下一秒,許強走向險象環生的路口,真希及時拉回許強,才知許強如此犯險,只是為了要找她道歉。 為了更靠近禮耘,東鳴決定加入稻米耕作組,主動下田,禮耘卻仍百般防備,東鳴苦於找不到突破點。同時,村子裡的米家出現的緊急事件,東鳴他竟奮不顧身的協助,受了滿身傷!

  • 少了大力叔一個人力,村人說服禮耘讓東鳴幫忙,禮耘終於同意讓東鳴加入「稻米耕作組」!他一加入就立刻投入「護苗大作戰」,和米康一起製作稻草人,還要捕捉貪吃秧苗的福壽螺!他撿螺撿得疲憊,動起偷懶的歪腦筋,竟觸發禮耘想到新的補螺妙計!兩人合力捕獲大量福壽螺,禮耘欣喜之餘,不禁對東鳴稍稍改觀…。 真希帶許強入住公寓套房,告訴他這就是他未來的家,並自承被遺棄的過去,激勵許強追求成功,好讓傷害自己的人後悔!許強被說動同意拍攝紀錄片。 吉哥為找資金被某老闆揶揄了一番,心悶醉酒,回家後對喬恩誓言要打倒她,惹得喬恩心碎哭泣。酒醒之後,吉哥懊悔,同意接受喬恩投資拍片,並承諾紀錄片絕對會大賣,一定連本帶利還給喬恩! 東鳴留意到禮耘終日恍神,忍不住在耘海村的「那個那個」聚會上詢問眾人,原來是跟米唐及細粒仔有關…。

  • 原來禮耘搞砸了米唐的戀情!米唐喜歡細粒仔,禮耘想幫忙撮合卻弄巧成拙,反讓細粒仔對米唐反感!東鳴教米唐用烏克麗麗彈唱一首自創曲告白,成功追回了細粒仔,也解決了禮耘的煩惱!禮耘感謝東鳴,東鳴趁機詢問關於真希合照的事情,卻激怒禮耘,質疑東鳴幫助村人根本就懷抱著目的!禮耘要求東鳴盡快離開,東鳴沒料到自己比想像中難受…… 吉哥要真希挖掘出許強不堪的過往以增加片子賣點,真希猶豫,吉哥點出合約上已載明票房若失利,必須賠償投資方。育幼院老師拜託許強介紹新院生到按摩院工作,許強卻激動變臉反對,而真希指示攝影機默默拍下這一切。 為了籌措伶姍安胎與生產費用,大力叔打算賣地求現,禮耘商量辦法想將農地保留下來,大力叔卻態度堅決,甚至拒絕與禮耘溝通。東鳴不忍禮耘失落,竟飛車追逐、不顧一切攔截大力叔!

  • 梅雨鋒面來襲,曬裂的田飢渴喝著雨水。 隧道修復完成,東鳴終於可以離開耘海村了。臨行前整理行李時,才恍然發現這段時間的所有用度,皆是村人熱情相借,為了還情,東鳴來到市區採購餞別禮物,沒想到卻陰錯陽差,讓真希的身世真相露出破綻…。 真希為了成功復出,善誘許強對她掏心掏肺,毫不知情的許強,一步步落入真希編織的陷阱而不可自拔。 村人聯合替東鳴開歡送會餞行,偏偏同一時間,禮耘卻不得不北上洽談販售耘海米的新通路,延誤了趕回花蓮的時間,來不及參與東鳴的歡送會。東鳴莫名失落,禮耘亦不解心中怎麼會竄升騷動且不捨的情緒。

  • 東鳴抱著鴨蛋與無解的衝動,重返耘海村。沒想到,興致勃勃的重返下田卻換來急性拉傷!東鳴為此幾乎去了半條命,卻意外勾出禮耘溫柔的一面。米康竟忿忿不平,嫉妒心大爆炸,對東鳴提出挑戰─誰在箭筍大賽中勝出,誰才有資格追求女神!唯有源叔知道,禮耘的態度轉變全是因為內疚。她正為了保護一心,掙扎著要開口請東鳴再次離開耘海村…… 同一時間的台北,吉哥得知東鳴的神隱是受喬恩所託去調查真希後,十分不諒解,甚至因此尋求真希懷抱安慰。許強意外得知此事,萬分震撼,一時無法接受自己心中的天使,居然會是別人口中破壞家庭的第三者。全然傾慕著真希的許強,悵然若失。

  • 東鳴決定趁著在耘海村沉澱的時光,重新思考音樂之於他的意義。但吉哥卻絲毫不諒解,鐵了心認為東鳴是被喬恩脅迫才不回來,兄弟倆為此大吵一架,所有不順遂更在東鳴身上一口氣炸開來,沒想到,卻意外為他開創了另一條路。 東鳴的去留,成了耘海村村民大會的議題─米康告知村人,東鳴曾坦白初來耘海村時,是因為真希與公司老闆搞外遇,老闆娘逼著東鳴來調查真希背景。這事實讓源叔痛心不已,但他也不願因此而趕走東鳴。最後珍妮佛提議,將決定權交給禮耘。沒想到,吉哥卻自己找上耘海村來…。 強烈颱風挾帶豪雨而來,村人群聚祈禱,希望稻子可以挺住。只是誰都沒料到,颱風不只帶來豪雨,更帶來了源叔的前妻─麗裕!禮耘壓抑在心裏多年的苦戀,即將爆發…。

  • 麗裕試圖聯絡真希,真希卻不承認母親的存在。真希得意麗裕回頭來求她,遂更放肆地沈浸在利益交換的現實世界。夜裡,她醉回許強身邊,許強默默享受這難得的親暱,他知道自己愛上了真希! 只有東鳴敏銳地察覺禮耘鬱鬱寡歡的原因跟源叔、麗裕有關。一晚,禮耘壓抑不住心情,意外被麗裕和東鳴撞見!東鳴替禮耘掩護,事後卻不讓禮耘逃避,要她把長年的心路歷程對他傾訴,她帶東鳴走過村子裡熟悉的一景一物,那裡有許多她暗自珍藏的酸甜回憶…。 八卦雜誌揭發吉哥和真希外遇醜聞,喬恩公開闢謠,力挺吉哥。事後竟因抑鬱過度爆發恐慌症,吉哥越發歉疚。 有別於台北的紛擾,村子的西瓜園裡有一場要送給女神的祕密音樂會正在籌備中!

  • 東鳴心疼禮耘經歷了人生第一場失戀,開始不由自主的關照她、鼓舞她,東鳴的暖心陪伴,讓禮耘十分感動,失落的情緒也漸漸放下,甚至在不自覺中悄然轉移…… 耘海村首年自製自售的耘海米,在台北小農市集登場,評價不俗。東鳴受禮耘影響,也決定將自己親手種的米,拿去跟吉哥分享。這才知道吉哥正深陷在有史以來最嚴重的泥沼裡-喬恩跟他提離婚! 在許強的提點下,真希突然恍悟嚴東鳴為平真希作的音樂,才是真正適合自己的。為了讓紀錄片能一舉成功,真希決定找東鳴寫歌,甚至不排除為工作再續舊情。兩人談話之際,禮耘恰巧找來,三人無意間首次面對面,場面一觸即發…!

  • 耘海村的感恩盛事「耘海祭」正式登場。在麗裕的推波助瀾下,對祭典全然無知的東鳴,意外成了今年的稻神扮演者。隨著MP魔羌力量成員的經驗分享,東鳴才知每年扮演稻神的人都會被二十四獸攻擊,東鳴害怕得只想落跑。然而,當禮耘承諾會保護好他時,東鳴卻強勢婉拒了。這其中的轉變,連他自己都驚呆了。 真希得知東鳴和禮耘越走越近,內心特別寂寞,偏偏吉哥跟她保持距離,強烈渴愛的慾望,讓她轉向許強尋求安慰。單純的許強,以為這是真希愛上他的舉動,激動不已的承諾將為真希付出自己的一切! 立秋當日,耘海祭展開。東鳴和禮耘完成裝扮,在村人護送下進入山中,眼見兩人順利完成二十四獸的送稻儀式,山林裡卻突然風雲變色,一道落雷劈下,山中世界似乎也出現變異─東鳴與禮耘各自內心深處最黑暗的恐懼,一個個浮現,讓兩人難以招架!

  • 祭典後,珍妮佛斷言二人是靠綁在他和禮耘手上的繩子才拉回來的,禮耘擔憂東鳴,堅持繼續綁繩,兩人因此形影不離,朝夕相處。某天夜裡,兩人終於向對方袒露情意。 東鳴和禮耘公開在一起了!美蔥尤其高興,盼望著東鳴把禮耘帶回台北發展,禮耘得知後,忍不住放話要是母親再胡說八道,她乾脆跟東鳴分開算了!東鳴為了解決僵局,說服禮耘接受訪問,將禮耘包裝成「種菜女神」;將耘海村產業轉型成觀光農業;希望改變帶來的「名利雙收」,讓美蔥對禮耘的選擇安心。眾人風風火火地籌備著,齊心為耘海村全新的面貌努力。 報導的效果很好,看著螢幕上眾人一片和樂融融的模樣,真希心裡不平衡,暗黑的心緒擴散著…。她告訴許強,她必須去耘海村一趟,一定要東鳴離開耘海村,回台北替紀錄片作歌!

  • 真希帶著許強回到了耘海村,私下要源叔、麗裕配合演戲,替她在許強面前隱藏真實身分。東鳴以沒有感覺為由,再次拒絕真希邀歌,源叔卻拿出所剩不多的存款,主動替真希來懇求東鳴,讓東鳴十分為難。 真希深知東鳴不領情,遂直接找禮耘攤牌,要求禮耘離開東鳴,好讓東鳴專心為她寫歌!禮耘驚愕,真希更控訴禮耘當年的離開宛如最沉重的背叛,對她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傷痛!現在的禮耘被愛包圍,什麼都有,為什麼要跟一無所有的她搶嚴東鳴?真希所言讓禮耘被罪惡感淹沒,她淚流滿面,知道自己將作出心痛的決定。 吉哥認定喬恩是被父母所逼而提出離婚,好不容易堵到喬恩,重申自己不願簽離婚協議,並坦承自己的懊悔及願盡最大努力去彌補的心意,沒想到喬恩親口承認離婚是她自己的意思,願吉哥放手,讓彼此好過。

  • 東鳴與禮耘的感情才剛起步,禮耘卻因為自己對真希的愧疚而萌生退意。為了成就東鳴的理想與真希的事業,禮耘狠心把東鳴推回台北,要他好好替真希的紀錄片寫歌,甚至全盤否定了他這段時間在耘海村的所有成長與付出。面對禮耘的丕變,東鳴無法接受,雙方爆發嚴重衝突! 不想任由情感繼續被傷害,東鳴順了禮耘的意念,回台北幫真希寫歌。然而,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條件─真希必須承認自己就是丘一心、承認源叔是她親生父親的事實! 中秋夜,村人齊聚烤肉趣。卻不知道,東鳴、禮耘百般揪心。明明該是月圓人團圓,他們兩人卻似已註定要分離…。

  • 東鳴回歸原本生活,卻發現沒有禮耘跟耘海村民的台北只剩下淒清寂寥。他守諾替真希寫歌,問出真希和禮耘的過往,理解了平真希為何變成今日的模樣,他直指問題出在真希身上,是她任性過頭,將一切不順遂怪到別人身上,一點也不值得同情。 離婚後的喬恩和吉哥對彼此都仍有感情,在東鳴的推波助瀾下,吉哥終於鼓起勇氣重新和喬恩約會,兩人重拾往日時光。吉哥體認到不結婚或許對他和喬恩最好,排除責任、金錢的束縛,他可以給喬恩最純粹的愛情。為了治好喬恩的恐慌症,他異想天開提出:要帶喬恩去一個沒有粉紅大象的世界! 身在耘海村的禮耘也嘗遍了苦果,她深深思念嚴東鳴。一日,村中廣播傳來東鳴的吉他樂音,禮耘狂喜,不顧一切朝珍妮佛家狂奔而去,一定是嚴東鳴回來了!

  • 東鳴離開後,耘海村人好不適應,村中一片黯然,其中又屬禮耘特別失落。珍妮佛深諳禮耘性格,為了逼禮耘面對心裏最真實的聲音,她一方面煽風點火、刺激禮耘,一方面北上探訪東鳴,透露禮耘早已後悔把東鳴趕回台北一事,勸東鳴早日重返耘海村,和禮耘把一切理個清楚。豈料,東鳴對前段時間禮耘的無情言語,仍心懷芥蒂,拒絕回去耘海村。 喬琪正式接手八風唱片,接管當日便以負責人之姿,給東鳴、真希下馬威。真希不甘屈就在喬琪之下,喬琪對真希昔日惡行也記憶猶新,互不相讓,兩女戰爭一觸即發。偏偏許強又受到刺激,對真希攤牌自己已知她「平真希」的真實身份,要真希對他坦白。真希的沉默,讓許強徹底失望,這是他離開按摩院後,首度推開真希的手,絕然離去…。

  • 許強徹底神隱,真希完全慌了!喬琪揚言要真希做最壞的打算,賠償鉅額罰款,求助無門的真希,再次找上東鳴,尋求東鳴的溫暖安慰…。 真希終於找到許強了,但此刻的他只想陪在那個與他失聯多年的阿嬤身邊。沒想到,阿嬤卻為了金錢而再次拋棄他。許強大受打擊,無從判斷在這個世界上,到底什麼才是真實的!失去一切依靠的許強,再次握緊真希的手,希望能成為彼此的唯一,渾然不知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假象寧靜! 東鳴終於完成紀錄片的主題曲創作,可以光明正大重返耘海村了。但是,想到當初禮耘的態度仍很介意的他,實在不甘心就這樣平白無故地回去。沒想到,老天爺卻為他送來了一個契機讓他能順理成章地回耘海村。分別多時的東鳴與禮耘終於能再次聚首!

  • 東鳴正式向珍妮佛買下自己住的那間房,顯現他打算長居耘海村的決心。回村後一切都好,只剩下他和禮耘的小心結未解,東鳴要求禮耘承諾不准再為了任何事情捨棄他!並慎重宣告他想要的未來就在耘海村,從此他不會再離開村子,也不會離開禮耘!禮耘聞言紅了眼眶,兩人前嫌盡釋。 紀錄片首映會即將在耘海村舉行,村民得知真希將公開與源叔的父女關係,紛紛向源叔道喜,並期待源叔一家團圓的日子到來。沒想到當天真希照約定請源叔上台,公開的卻是另一套虛假的劇本!全村人彷彿被賞了巴掌般羞辱,卻礙於源叔的立場而不能聲張,東鳴憤怒至極! 電影上映後大紅,真希正式改回原名丘一心,許強跟東鳴都連帶爆紅,耘海村因此也受到矚目,遊客暴增,但村中氣氛卻是一片低迷。

  • 「聽見你的聲音」紀錄片在影展受到肯定,刮起追看熱潮。一心頂著光榮返鄉的榮耀,來到食堂發送高級禮物,一邊炫耀成就,一邊等著欣賞村人對她拋來羨慕的目光。只是,事情發展竟完全不在她預料之中,一切的一切,全都失控了。 隨著紀錄片爆紅,耘海村亦遭到前所未有的觀光破壞。村人召開村民大會商議對策,中途卻變相成了批鬥大會!麗裕更是將矛頭指向東鳴,攻訐都是因東鳴之故,耘海村才會走到今日的窘境。自己居然成為主導一切的禍首,東鳴自責不已…。 許強阿嬤再次找上許強,想再撈點好處。但許強不再天真幻想親情羈絆,不予理會。豈料,阿嬤卻告知許強一個震懾人的真相─自己並非許強的親阿嬤,而主導這場騙局的人,就是丘一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 一心的謊言被戳破,從逼迫親生父親為她說謊、到紀錄造假拍攝,原本受到好評的紀錄片頓時成了網上黑特NO.1,觀眾發起拒看活動。投資方八風唱片大受損失,喬琪就合約論事,要一心賠償損失。一心本想揪出幕後黑手,洗清污衊,沒想到,那個在背後供出真相的人,竟是許強!這回,一心徹底崩潰了! 源叔為了幫一心,向村人提出救援請求,唯賠償金額太大,村人支援只是杯水車薪。東鳴因源叔之故,願意幫助一心,但他提出的條件,卻被一心否決,兩方誰也不讓誰。最後,禮耘決定回台北接訟案賺錢,替一心還債。面對禮耘再次為了一心甩開自己,東鳴嚴正抗議,甚至要禮耘做出選擇──若愛他就必須留下來…。 禮耘終究是離開了!然而,沒了種菜女神的耘海村,似乎也開始潰散崩離…。

  • 一心拒絕所有禮耘提出的賠款方式,不理會所有人為她的擔憂,自溺於網路上越來越失控的霸凌言論,足不出戶。東鳴壓根不贊成禮耘為一心如此付出,甚至連下一季稻作都要犧牲。 為了孩子們的未來,米家、麥家陸續賣出耘海村土地,遷往市區生活。禮耘不在,東鳴試圖力挽狂瀾,得到的只是一聲一聲抱歉。村子自給自足的平衡破壞了,大部分生活必須都要開車去市鎮買,留下來的村民都感受到村子一步步邁向崩解。 源叔賣了地,還是賠不完一心闖的禍,為了籌錢,在市區兼了好幾份工,竟勞累引發重病倒下了!源叔病重,一心卻不肯去探視。麥家、米家齊聚醫院探望源叔,都為源叔不值,但如今大家都有各自的新生活,探病完只能離去,獨留不捨的情緒蔓延…。

  • 農地荒蕪了,甚至連駐在所都因為村子人數過少而必須撤離了。東鳴不放棄,依舊一個人巡水路、打田,誓言要守護著耘海村,禮耘心疼極了! 一心見了源叔迴光返照的最後一面,看著為她死去的父親、為她破敗的耘海村,她滿足了,也懊悔了,因為深愛她的父親再也回不來。禮耘不能諒解一心到現在才悔悟,禮耘甚至也氣自己,為什麼一路以來都選擇縱容一心,才造成這不可挽回的結果! 耘海村即將被開發成渡假村,建商找上東鳴為建案寫歌,談及是因種菜女神的訪問以及紀錄片首映會而看上耘海村,東鳴自責禍害是因他而起,懊悔不已…。

  • 東鳴為了買回耘海村打算賣掉自己所有的歌曲版權,禮耘不捨阻止,他亮出證件顯示戶籍已遷入耘海村,向禮耘宣告他要捍衛自己的家! 米家、麥家也不適應市區生活,懷念起耘海村跟大家生活在一起的舒服自在。肉菩伯發現當初買地的建商欺騙他們,承諾的條件建商現卻反悔不認,同時提出他們的市區房子亦有瑕疵。禮耘、東鳴得知認為機不可失,眾人分頭出擊! 一心打算搬回耘海村,在禮耘的陪同下和八風重談賠償金條件,談判中,禮耘提議宋氏集團投資興建新型態的耘海渡假村,宋氏集團接受了這個保存耘海村原有樣貌又能發展經濟的雙贏提案!耘海村復村終於有望了!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