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房四宝

6.5
1905年废科举,吴世泽满怀失落焚毁所有书笔纸张。萍水相逢的曹云婵救助了重病卧床的吴世泽。吴世泽在危难之际承担了胡氏墨庄的所有损失,并向遭胡家退婚的的曹云婵求婚,二人喜结连理。武昌起义改变了曹、吴两家的境遇。北洋军阀连年混战,宣城纸业的生产日渐凋敝。随着抗战爆发,曹、吴、胡、汪、诸葛几个在宣城举足轻重的家族的命运又被紧紧联系在一起。吴家长子吴舜仁与汪家长子汪斌走上两条不同道路。舜仁加入地下党,汪斌加入国民党,二人最终势成水火举枪相向。胡亦书堕落为日伪走狗陷害友人。抗战胜利前夕,曹云鹤为掩护吴世泽,与日军大佐同归于尽,彰显民族气节。解放战争中舜仁加入解放军南征北战,功勋卓著。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0 / 共30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在这一年的宣城考生中,年方20岁的吴世泽是最受人瞩目的一个。 吴世泽离开会馆来到琉璃厂淘古书,发现一家古董店企图用一幅赝品冒充李公麟的《五马图》欺骗一位老人。老人正是宫里主管采买文具的安公公。有了这层关系,安公公对汪家人格外热情,对汪家的极品宣纸也赞赏有加。汪掌柜喜出望外,忙叫儿女给安公公送上宣城土产,安公公一一笑纳,并回赠了汪云蝉一盒宫制的头花。 考生们来到贡院,却发现大门紧闭。一个官员飞马来报,向众考生宣读了朝廷新颁布的《废除科举诏》,本打算蟾宫折桂的吴世泽只能发出几声凄厉的苦笑……

  • “四宝斋”招牌虽大,但其实是个十分寒酸的小文具店,主要靠向外地批发贩运廉价的笔墨纸砚营生。吴世泽来到四宝斋,正赶上做墨的胡必显约齐了做笔的诸葛诚、做砚台的田大古以及房东来要账。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这一年的宣城考生中,年方20岁的吴世泽是最受人瞩目的一个。 吴世泽离开会馆来到琉璃厂淘古书,发现一家古董店企图用一幅赝品冒充李公麟的《五马图》欺骗一位老人。老人正是宫里主管采买文具的安公公。有了这层关系,安公公对汪家人格外热情,对汪家的极品宣纸也赞赏有加。汪掌柜喜出望外,忙叫儿女给安公公送上宣城土产,安公公一一笑纳,并回赠了汪云蝉一盒宫制的头花。 考生们来到贡院,却发现大门紧闭。一个官员飞马来报,向众考生宣读了朝廷新颁布的《废除科举诏》,本打算蟾宫折桂的吴世泽只能发出几声凄厉的苦笑……

  • “四宝斋”招牌虽大,但其实是个十分寒酸的小文具店,主要靠向外地批发贩运廉价的笔墨纸砚营生。吴世泽来到四宝斋,正赶上做墨的胡必显约齐了做笔的诸葛诚、做砚台的田大古以及房东来要账。

  • “汪氏白鹿宣 四宝斋专售。每刀三千文,附送书函一具。”吴世泽亲手书写的广告贴在了店外,整个宣城都轰动了。不仅来宣城的客商既慕纸名又为吴的书法所倾倒,纷至沓来,周围店面也来囤货。一老人走进店里,激赏于吴世泽的书法和才情,当下要了20刀并吴世泽的字。走的时候吴世泽才知道他就是宣城名士、书画大家程履常,心中感激。

  • 吴世泽认下劣墨,把诸葛诚也感动了一把。诸葛诚把自己的新做的笔给吴世泽送来了,还是不要他的钱,让他先卖着。吴世泽巨感动。汪掌柜和程履常知道了,也欣赏这个年轻人。程履常掏钱借给吴世泽周转,吴世泽不拿也得拿着

  • 整个宣城只有田大古一个砚匠,只有他知道宣城的砚材在哪里。他的工艺高超,腕儿大,想给谁就给谁。他之前的一方砚之所以给了四宝斋卖,纯粹是表舅软磨硬泡的结果。他又雕出了一方好砚,根据岩石上的星晕构图雕刻,起名叫“明月玉蝉砚”,这下宣城的店主都盯着了。田大古自己也摩挲不已,觉得好东西也要给一个知音的人。

  • 做笔的做墨的听说四宝斋跟北洋衙门搭上了买卖,纷纷来向四宝斋供货,当然其中也得益于诸葛诚向其他笔工们的宣传。这么大的买卖,诸葛诚一家的笔是做不来的。

  • 吴世泽把这批货送到了京城,路上挺顺利。货款结算也顺利。吴世泽请宋治心吃饭。议论时局。现如今京城除了京师大学堂,还开办了专门为八旗子弟的贵族学堂,什么京师八旗学堂,什么贵胄陆军学堂、贵胄法政学堂,年轻的亲王、贝勒都上洋学去,不管世道怎么变,文房四宝还是少不了,且断不了你们的饭辙呢。吴世泽得知宋治心要到南京去任职去了。

  • 汪云蝉在纸坊形容憔悴地做纸。水碓起落,溪流淙淙,火墙温暖,她抬头看见吴世泽出现……她想不理他……两个人终于抱到了一起,这是天意呀! 鼓乐喧嚣,拜天地,吴世泽与汪云蝉结婚了。该来的人都来庆贺。

  • 吴世泽带着诸葛诚和文芝他们谢宋治心。宋治心说你结婚还没给你随份子呢。宋治心试了诸葛家的好笔,很感兴趣,指定他们要参展。得知诸葛诚和文芝的故事之后喟叹不已,来了兴致,要为他们主婚。 胡必显风闻来了一位宋大人,私自来求见,带来了自家的墨,希望宋治心看上胡家的墨去送展。宋治心问吴世泽胡家的墨怎么样,吴世泽心底无私,给予了肯定。

  • 袁大总统上位,要参加巴拿马博览会。傅维迎为了讨好上意,又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吴世泽。吴世泽为凤娇的事相当生气,拒绝。 这事儿自然落到了曹家身上。傅维迎命令曹家,参展只能成功,不许失败。曹家弄来了诸葛诚的笔,在笔身上刻上了文魁堂制的字样。笔做好了,披红挂彩准备送展。得到一个笔工的报信,诸葛诚赶来发现这是自家的笔,去找曹家理论,被推倒身亡。死的时候手里还攥着为诸葛年买的拨浪鼓。

  • 转眼,十几年过去了。 上海街头。吴世泽带着舜美、冬至在街上闲逛。此次吴世泽是带着宣纸样品前来拜访被称为“商务四老”之一的李拔可,推荐拿宣纸进行印刷。李拔可一时没给消息,舜美便拖着吴世泽去逛外滩。上海滩十里洋场,让舜美、冬至都有艳羡之感。舜美红口白牙地缠着吴世泽买这买那。冬至却很想离开:在如流的绅士美女面前,他自卑自己一身宣城土布衣衫。忽然间,遇见一大群学生喊着口号游行。这才知道,济南爆发惨案。吴世泽倍感心痛。

  • 汪云鹤的大囡十分欣赏冬至。她长得粗壮,性格也粗鄙,至今都说不上一门好人家。但她从小就帮纸坊干活,对于造纸技术可谓门清。尽管汪云鹤拒绝了联营的要求,她却私下找到了冬至,告诉他:汪家宣纸质量虽是首屈一指,但原料讲究,且精工细作,实在不适合大批量生产,用来影印书籍实在暴殄天物。以她的经验来说,只要在青檀木、沙田稻之外,加入一定比例的松树皮(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树皮?),即可增加宣纸的柔韧度,更适宜影印。

  • 这一日,程履常正来四宝斋显摆他刚画完的《老子传道图》时,进来了两个日本人,其中一个叫中岛健三,带着一个随员叫町田纯太郎。两个人都是中国通,说是要来购买文房四宝。程履常的绘画令他们赞不绝口肃然起敬鞠躬不已。吴世泽与他们交谈后,中岛健三和盘托出:他们是日本伊藤纸业株式会社的员工,想在这里开厂,利用宣城的好山好水,制造现代的纸。久闻四宝斋宣纸的大名,希望能和吴世泽进行合作。

  • 田大古去歙县为师父扫墓,第一件事就是奔到四宝斋,神神秘秘地要他们立即关门歇业,说是要给他们开开眼。之后,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方宣砚,让吴世泽鉴定。吴世泽惊讶地发现,那竟然是一方价值连城的古代宣砚!此番在歙县,田大古遇着了一个姑娘,想要卖掉家里的这方古砚。田大古对姑娘产生了好感,便应下此事。他本想自己收下此墨,但见吴世泽沽了一个高价,也只好望洋兴叹,转而希望吴世泽能帮他早日找到卖家。吴世泽答允此事,但说此物稀罕,卖家难得,给人知道了也是个祸端。田大古得小心藏好了,切不可走漏了消息。

  • 吴世泽和冬至将一船宣纸又拖回了宣城,临走前,还尽可能地给李拔可留下了一些钱财,希望对救治伤员和恢复商务印书馆有所裨益。上了船,吴世泽告诉冬至,这件事不许跟任何人讲,也不要减产。冬至非常不解:眼看这商务印书馆被炸成这样,“四宝斋”宣纸的销路必然大受影响,不减产怎么行。吴世泽说,如果减产,乃至停产,又将有很多工人失业。至于销路问题,就得靠他们两个人去努力了,总能想出办法来的。

  • 舜仁召开工会,请来工人们座谈。大家济济一堂,舜仁那些文绉绉的学生腔调让工人们觉得很陌生。汪家纸坊工人的态度尤其抵触:舜仁、二囡希望大家说出自己生活的艰难,那不就是说老爷太太的坏话么!他们觉得无非是少爷小姐玩新鲜,变着法子寻大家开心。第一次工会不欢而散。

  • 二囡终于学会了捞纸,也终于赢得了汪家纸坊工人的尊重。他们视二囡为自己人,带头说起了自己的心里话。二囡和舜仁决定带领纸坊工人率先赢得自己的利益。 二囡向父亲汪云鹤提出了要求,汪云鹤觉得简直胡闹。但大囡却以为二囡说得很有道理,并认为二囡既然能沉下来拜聋子为师学习捞纸技术,真是长进了。大囡做主,提高了工人的待遇。纸坊工人非常高兴。

  • 吴世泽为了赈灾殚精竭虑,他和汪云蝉一合计,在家里办了个粥厂,每日里舍粥。岂料远近的难民得到消息之后,都来投奔吴世泽。吴世泽面对嗷嗷待哺的几千张嘴,惊得呆了。他一边和发动四宝斋和纸坊的工人都来赈济灾民,另一方面,他怀疑赈灾款有被挪用贪污的嫌疑。

  • 民不聊生,且又得不到很好的赈济。流离失所的难民在萧老师的鼓动下,发起抢粮运动。他们抢了高价囤积粮食的米行,傅维迎损失惨重。他查明这一切的背后主使是宣城一中的某个老师,派邓幺鸡前去学校清查。校长对此不满。他认为,学校就是学习的地方,虽然他不喜欢共产党,但也容不得警察局在学校里放肆。就在他们僵持的时刻,舜仁去向萧老师报信。萧老师将一本党员名册交给舜仁保管,然后在杭瑶的安排下,连夜逃出了宣城。

  • 在吴世泽的安排下,亦画和舜仁见上了面。亦画欣喜不已。尽管胡必显对药墨看得很紧,但她还是答应舜仁,一定帮他找到药墨。在偷药墨的时候,亦画被胡必显抓了个正着。受不过胡必显的催问,亦画说了真话,希望父亲能帮助舜仁一把……胡必显说,让他考虑考虑…… 哪知,第二天,邓幺鸡就带人搜查了四宝斋,舜仁和两个红军都被发现了…… 两个红军被当场打死。舜仁被活捉。胡亦画认为是胡必显告的密,对她爹恨之入骨。可事实上,亦画这回倒真是错怪了胡必显。这次又是亦书造的孽。

  • 一晃三年。 这几日正值酷暑,天气闷热,晚上下了一场入夏以来最大的暴雨,早起后清爽很多。吴世泽给程履常送新茶,路上听说卢沟桥事变爆发,大惊,买了一份报纸,脚步匆忙的赶去程家。程履常正在画巨幅山水,头也没抬就告诉吴世泽这些天苦苦思量要作一幅宣城山水全景图,昨日雷电交加中忽然有了灵感,可他听吴世泽说了卢沟桥事变,手里正在砚的墨滴落在画纸上,一块污迹,画废了。程履常懊恼,正要将画纸揉搓,被吴世泽抢先一步拦下。吴世泽说这块污迹刚好可以画几个连在一起的屋顶,程履常仔细一看,果然可以。大赞吴世泽有灵气。两人喝茶聊天,未来局势堪忧。

  • 傅维迎带町田登门拜访曹翰文,町田为之前中岛健三和曹翰文之间闹的不愉快感到抱歉,希望曹翰文帮助日军重建宣城文明,造出丈六长宣。曹翰文想躲,没有立刻答应,说要考虑。送走町田,傅维迎利诱他:其一,中国肯定干不过日本,日后曹翰文制出了丈六长宣,有日本人的支持以此为契机崛起,势必压倒四宝斋和汪家纸坊;其二,傅维迎知道曹斌加入了国军。这一定瞒不过日本人。为了自己的儿子,曹翰文最好能跟日本人搞好关系,为儿子留条后路。曹翰文应下了。

  • 为了不做亡国奴,也为了城里女学生的安全,校长有些没主张,老师也走了不少。杭瑶力主把学校迁到乡下去,校长首肯。这天,她正组织学生将书籍教材仪器装箱,傅维迎来找她,希望她别走,能够留在自己身边。面对沦为汉奸的傅维迎,杭瑶内心愤慨不已,痛骂他不像个男人,与之决裂。

  • 丈六长宣终于造出来了,那天,曹翰文在父亲和列祖列宗的牌位面前喜极而泣。 町田看着洁白的丈六长宣,十分陶醉。他为自己占领文房四宝之乡而沉醉,他攒了好多阵亡官兵的照片,郑重交给程履常。他要程履常画画,要吴世泽题字——他自己写的俳句——用丈六长宣来画一幅大画——《玉碎勇士图》!他要在4月29日,裕仁天皇生日这天作为礼物敬献给天皇。这件事就全权交给了吴世泽。

  • 曹斌回到部队,打鬼子心切,上峰贾司令却常常消极避战,对防共产党更有兴趣。这日,曹斌所在的队伍与日军车队遭遇,在曹斌力主之下,部队跟日本人打了一仗。缴获了车上的货物,竟然全部是宣纸,包装上写着发往“朝日新闻社”“华北军报道部”等字样,还盖着曹家纸坊的封印,曹斌一下子蒙了。

  • 曹斌在吴世泽的安排下偷偷离开了宣城,走前他和舜美约定,打走了鬼子就哪儿也不去了,他把现在欠下的时间全都补回来。舜美恋恋不舍。曹斌走后,舜美常去找杭瑶,在女人眼中,这战乱年代里的爱情是多么的珍贵又遥不可及。 曹翰文这一病,大日本帝国的宣纸生产事业必须另交他人,町田终于找到了吴世泽的头上。吴世泽把造宣纸的事应下来了。用日本人的钱制作宣纸,吴世泽有他的计划……

  • 杭瑶在过关卡时碰见邓幺鸡,邓幺鸡知道她现在跟傅维迎断了关联,胆子也大了点,对杭瑶动手动脚,没想到却被大大羞辱一通,刚巧傅维迎路过查岗,对邓幺鸡的流氓下作之举更是严厉责骂。他内心一直觉得对杭瑶有所亏欠,自然也不敢多啰嗦,二话没说就放杭瑶出城了。杭瑶就这样顺利过了关卡,把日军运纸的路线、车辆、军备等情况都告诉了舜仁。舜仁带着新四军早早埋伏在半路,把宣纸给劫了——印《抗敌报》! 町田听说运宣纸的军车在半路遭遇了新四军游击队,全车的纸都被劫了,勃然大怒。

  • 町田怀疑吴世泽。就在吴世泽积极营救杭瑶,托各种关系打通人脉,可都无济于事的时候,町田把吴世泽找来指认运纸那天有没有见过杭瑶。吴世泽纠结不已,最后决定一人承担。他把一切都揽到自己身上,说他利用杭瑶,把运送宣纸的消息带给新四军,此事与杭瑶毫无关系,要求放了杭瑶,町田却提出一个交换条件,要吴世泽给他们送假情报——说后天日军又要押运一批宣纸——用假情报把新四军引出来,一网打尽。如果吴世泽不去送假情报,没有引出新四军,那么杭瑶就别想回去做女教师了,给大日本帝国的皇军当慰安妇! 吴世泽为难了。

  • 杭瑶的学校也迁到了泾县,见到吴世泽,她的内心荡起一丝涟漪。她从舜美那里得知吴世泽为了她以命相救,万分感激,对吴世泽的爱慕和敬意又更深一层。由于学校缺钱,吴世泽主动用宣纸合作社的钱补贴,让杭瑶倍感温暖,她和吴世泽越走越近,可吴世泽一直把杭瑶当成忘年之交,内心虽也动过男女之情,但发乎情止乎礼。杭瑶却不顾一切,热烈地追求吴世泽。虽没有表白爱意,但处处都显得特别,这让汪云蝉觉得很不舒服,时不时地点点吴世泽,吴世泽却因心胸坦荡而不以为然。

  • 胡必显早做准备,把御园图墨缝在亦画的棉衣里,让亦画去泾县找吴世泽,托他保管好这套墨,并要亦画留在泾县,不要回宣城。亦画作别父亲,满面泪痕,只怕这是此生的最后一面。亦画把御园图墨交给了吴世泽,吴世泽把亦画安顿下来,嘱咐汪云蝉要像待女儿一样待她。

收起
爱奇艺号

奎木狼影业

1万人已关注

+关注
演职员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