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种菜女神 立即播放

电视剧 24集全 热度 2436

地区:台湾

导演: 廖士涵 郭春晖

类型:自制 /青春 /言情 /偶像

简介: 过去一字千金,如今却乏人问津的情歌才子严东鸣,为了延续音乐梦想,阴错阳差来到一处名为耘海村的世外桃源,并邂逅了种菜女神农田礼耘。有严重洁癖与都市癌的严东鸣,对这蛮荒之地有着百般不适应;但在礼耘的带领下...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24/共24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歌曲创作人严东鸣一直事业不顺,创作的歌曲屡屡被退。八风唱片公司的老板、严东鸣的好朋友吉哥也心情苦闷,因为八风唱片公司全靠他的妻子宋乔恩出钱运作,吉哥内心不忿,甚至出轨不走红的小明星平真希。吉哥已经失踪三天,宋乔恩威逼利诱严东鸣前往耘海村寻找吉哥。严东鸣刚一进入耘海村就被村民的诡异行径吓得四处奔逃,车子却失控冲进田里,撞伤了巡水员源叔的腿,村民纷纷谴责严东鸣,严东鸣提出用金钱赔偿,被村民拒绝,耘海村的核心人物田礼耘要求严东鸣留在村里耕作作为补偿,由于村里没有信号,严东鸣无法向外界求助,只能被迫留在村子里。但严东鸣长期缺乏运动,无法适应田间劳作,加上有洁癖,十分厌恶村里的生活,想尽办法要逃离耘海村。

  • 吉哥想力捧平真希,提出要签下平真希,并让平真希当一部纪录片的导演,拍摄盲眼孤儿许强的悲苦人生,平真希却显得毫无兴趣,一心只想让吉哥给自己资源出唱片。另一边,耘海村连续下了一周的雨,严东鸣发现最近村民们的种种诡异迹象,怀疑自己将会遇害,于是迅速展开出逃计划,不料连日的大雨导致村子唯一的联外隧道坍方,要一个月才能被修好。严东鸣不想再被迫劳作,不肯回村,只能往深山里跑。田礼耘担心严东鸣在山里遇上意外,带着村民找寻严东鸣。为了不让严东鸣在山里饿肚子,田礼耘把食物和帐篷等物资放在山路沿线,严东鸣得以捡起物资生活。为了与外界联系,严东鸣冒险回村给手机充电,却晕倒在村民家中,田礼耘发现严东鸣后喊来村民帮忙救治。

  • 严东鸣好不容易苏醒,珍妮弗认为严东鸣可能是被“山灵”缠上,嘱咐众人24小时轮班看护严东鸣。经过多日的朝夕相处,严东鸣更加了解耘海村,发现村里人人皆农夫,作物共享,自给自足,而田礼耘正是建立起这一切的人,她将荒地变成良田,改变了耘海废村的命运。田礼耘为了安抚村民对收成量的担心,扛下严东鸣落下的工作,严东鸣得以换到工作量较轻松的蔬果耕作组,向米唐、细粒仔学种番茄,却仍想偷懒,弹吉他转移村民的注意力,没想到音乐声引来村民的围观与赞扬。吉哥捧红平真希的计划正式展开,平真希现身许强工作的按摩院,让许强惊喜不已。平真希邀请许强当纪录片的主角,许强却因自卑而退却。严东鸣应宋乔恩要求继续留在耘海村调查平真希的身世,却因村民防备,总是碰壁,为了探察平真希的秘密,他决定想办法和村民做朋友,拉近与田礼耘及村民的距离。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歌曲创作人严东鸣一直事业不顺,创作的歌曲屡屡被退。八风唱片公司的老板、严东鸣的好朋友吉哥也心情苦闷,因为八风唱片公司全靠他的妻子宋乔恩出钱运作,吉哥内心不忿,甚至出轨不走红的小明星平真希。吉哥已经失踪三天,宋乔恩威逼利诱严东鸣前往耘海村寻找吉哥。严东鸣刚一进入耘海村就被村民的诡异行径吓得四处奔逃,车子却失控冲进田里,撞伤了巡水员源叔的腿,村民纷纷谴责严东鸣,严东鸣提出用金钱赔偿,被村民拒绝,耘海村的核心人物田礼耘要求严东鸣留在村里耕作作为补偿,由于村里没有信号,严东鸣无法向外界求助,只能被迫留在村子里。但严东鸣长期缺乏运动,无法适应田间劳作,加上有洁癖,十分厌恶村里的生活,想尽办法要逃离耘海村。

  • 吉哥想力捧平真希,提出要签下平真希,并让平真希当一部纪录片的导演,拍摄盲眼孤儿许强的悲苦人生,平真希却显得毫无兴趣,一心只想让吉哥给自己资源出唱片。另一边,耘海村连续下了一周的雨,严东鸣发现最近村民们的种种诡异迹象,怀疑自己将会遇害,于是迅速展开出逃计划,不料连日的大雨导致村子唯一的联外隧道坍方,要一个月才能被修好。严东鸣不想再被迫劳作,不肯回村,只能往深山里跑。田礼耘担心严东鸣在山里遇上意外,带着村民找寻严东鸣。为了不让严东鸣在山里饿肚子,田礼耘把食物和帐篷等物资放在山路沿线,严东鸣得以捡起物资生活。为了与外界联系,严东鸣冒险回村给手机充电,却晕倒在村民家中,田礼耘发现严东鸣后喊来村民帮忙救治。

  • 严东鸣好不容易苏醒,珍妮弗认为严东鸣可能是被“山灵”缠上,嘱咐众人24小时轮班看护严东鸣。经过多日的朝夕相处,严东鸣更加了解耘海村,发现村里人人皆农夫,作物共享,自给自足,而田礼耘正是建立起这一切的人,她将荒地变成良田,改变了耘海废村的命运。田礼耘为了安抚村民对收成量的担心,扛下严东鸣落下的工作,严东鸣得以换到工作量较轻松的蔬果耕作组,向米唐、细粒仔学种番茄,却仍想偷懒,弹吉他转移村民的注意力,没想到音乐声引来村民的围观与赞扬。吉哥捧红平真希的计划正式展开,平真希现身许强工作的按摩院,让许强惊喜不已。平真希邀请许强当纪录片的主角,许强却因自卑而退却。严东鸣应宋乔恩要求继续留在耘海村调查平真希的身世,却因村民防备,总是碰壁,为了探察平真希的秘密,他决定想办法和村民做朋友,拉近与田礼耘及村民的距离。

  • 严东鸣意识到养病期间都是田礼耘承担他的工作,心生愧疚,冒雨赶去寻找独自上山巡水路的田礼耘,发现她差点被泥流冲走。田礼耘的妈妈美葱得知礼耘差点出事,又气又心疼,要求田礼耘回台北当律师。田礼耘找源叔倾诉,源叔温言安慰,田礼耘发泄情绪后睡着,源叔让严东鸣背田礼耘回家,严东鸣意外在田礼耘房中发现田礼耘高中时期和平真希的合照。平真希在吉哥的劝说下,决定再去见许强一面,她来到许强卖艺的路口,见到许强差点被车撞到,平真希及时拉回许强,责问后才知许强因为拒绝拍摄纪录片的事情打算找她道歉。为了更靠近田礼耘,严东鸣决定加入稻米耕作组,主动下田劳作,田礼耘却仍百般防备。村子里米家出现紧急事件,严东鸣奋不顾身冲上去协助,意外受伤。

  • 田礼耘整日忙着耕种十分辛苦,村民们说服田礼耘同意让严东鸣帮忙耕种,严东鸣立刻投入“护苗大作战”中,和米康一起制作稻草人、捕捉贪吃秧苗的福寿螺。严东鸣抱怨捡福寿螺太辛苦,动了偷懒的歪脑筋,竟然意外启发了田礼耘,田礼耘想到新的补螺妙计,两人合力捕获大量福寿螺,田礼耘欣喜之余,开始对严东鸣改观。平真希带许强离开按摩店,入住公寓套房,并向许强讲述自己被遗弃的过去,激励许强追求成功,让伤害过自己的人后悔,许强被打动,终于同意拍摄纪录片。吉哥为凑足拍摄资金,不断应酬喝酒,心情苦闷,回家后对妻子发火,扬言要赢过妻子。酒醒之后,吉哥懊悔,同意接受妻子的投资,并承诺纪录片绝对会大卖,一定连本带利将资金还给妻子。

  • 米唐喜欢细粒仔,田礼耘想帮忙撮合他们,却弄巧成拙,让细粒仔对米唐反感,田礼耘懊悔不已。严东鸣教米唐用乌克丽丽弹唱一首自创歌曲向细粒仔告白,终于让米唐与细粒仔和好,解决了田礼耘的烦恼。田礼耘感谢东鸣,严东鸣趁机询问田礼耘房间里那张与平真希的合照,田礼耘大怒,以为严东鸣这些日子以来帮助村民的举动用意不纯,要求严东鸣尽快离开。吉哥要求平真希挖掘出许强痛苦的过往,以增加纪录片的卖点,平真希犹豫不决,吉哥点出合约上已写明如果票房失利,必须赔偿投资方,平真希同意继续挖掘许强的过去。育幼院老师拜托许强介绍新院生到按摩店工作,许强激动反对,平真希指示摄影机默默拍下这一切。另一边,耘海村的大力叔打算卖地求现,田礼耘劝说大力叔将农地保留下来,大力叔拒绝与礼耘沟通,严东鸣不忍田礼耘失落,冒着危险,开车阻拦前去卖地的大力叔。

  • 梅雨来袭,隧道修复终于完工,严东鸣可以离开耘海村了。临行前整理行李时,严东鸣才发现这段时间的所有吃穿用度,都是村民们热情提供的。为了报答村民们,严东鸣来到市区采购饯别礼物,没想到却不小心探听到平真希的身世真相。平真希为了成功复出,诱导许强信任自己,毫不知情的许强,真诚地向平真希告知自己过往的一切,把自己从小到大遇到的种种艰辛都向平真希述说,这一切都被平真希记录下来,成为纪录片的素材。耘海村村民替严东鸣召开欢送会饯行,会上所有人都表示不舍得严东鸣离开耘海村,但田礼耘因外出洽谈贩售耘海米的新通路,延误了赶回花莲的时间,来不及参与严东鸣的欢送会,严东鸣内心十分失落,回到家的田礼耘发现严东鸣的离去,心情顿时变得沉重起来。

  • 严东鸣回家路上偶遇有人开车压坏路边的蔬菜,连忙上去保护蔬菜,赶来的菜农十分感谢严东鸣,送给严东鸣一颗鸭蛋,严东鸣带着鸭蛋重返耘海村。回到耘海村后,严东鸣继续帮助村民耕种,没想到拉伤肌肉,田礼耘温柔对待受伤的严东鸣,两人感情逐渐升温。米康对此忿忿不平,向严东鸣发起挑战,比赛箭笋,赢了的人才有资格追求田礼耘。田礼耘为了保护平真希,犹豫要不要开口请求严东鸣再次离开耘海村。另一边,吉哥得知严东鸣当初是受妻子乔恩所托去调查平真希后,无法谅解妻子,与妻子大吵一架,离家寻求平真希的安慰。许强意外得知此事,一时无法接受自己心中的天使平真希,居然会是破坏家庭的第三者,许强焦躁不安,想劝说平真希离开吉哥,但又不知如何开口。

  • 严东鸣决定趁着在耘海村入住的这段时间,重新思考音乐对自己的意义。但吉哥却丝毫不谅解,一心认为严东鸣是受妻子乔恩的胁迫才不回来,兄弟俩为此大吵一架。严东鸣的去留,成了耘海村村民大会的新议题,米康告知村民,严东鸣曾向自己坦白当初来耘海村的目的,是因为平真希与公司老板搞外遇,老板娘逼着严东鸣来调查平真希的背景。这一事实让平真希的父亲源叔痛心不已,但他也不愿因此赶走严东鸣,最后村长珍妮弗提议,将决定权交给田礼耘。没想到,吉哥却亲自到耘海村来,想劝说严东鸣回去创作歌曲,被严东鸣果断拒绝。源叔的前妻生活困苦,回到了源叔身边,看着源叔和前妻和好如初,田礼耘情绪苦闷,严东鸣这才发现原来田礼耘一直默默暗恋源叔。

  • 源叔的前妻丽裕试图联络平真希,平真希却不承认母亲的存在。平真希看到母亲回头来请求她,更加坚信这个世界是利益交换的世界。夜里,平真希醉酒,回到许强的公寓,许强默默享受这难得的与平真希共度的时光,也更加确信自己已经爱上平真希。田礼耘压抑不住内心的痛苦,默默哭泣,严东鸣劝说田礼耘不再逃避过去,田礼耘带严东鸣游览村子里熟悉的一景一物,向严东鸣述说自己长年的心路历程和暗自珍藏的暗恋回忆。另一边,八卦杂志揭发吉哥和平真希的外遇丑闻,乔恩公开辟谣,力挺吉哥,事后乔恩因抑郁过度爆发恐慌症,吉哥越发歉疚,乔恩却主动疏离吉哥,提出与吉哥离婚,希望吉哥不再因为自己而遭受别人的歧视,吉哥对出轨行为后悔不已,拒绝与乔恩离婚。

  • 田礼耘经历了人生的第一场失恋,严东鸣心疼不已,不断关心、鼓励田礼耘。严东鸣的暖心陪伴,让田礼耘十分感动,失落的情绪也渐渐放下,甚至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严东鸣。为了增加村民的收入,田礼耘决定把耘海村自产的耘海米带到台北小农市集上售卖,广受好评。严东鸣受田礼耘影响,决定将自己亲手种的米,拿去与吉哥分享。吉哥正深陷困局,乔恩下决心与吉哥离婚,不理会吉哥的挽留。另一边,在许强的提点下,平真希恍悟严东鸣为自己创作的音乐,才是真正适合自己的。为了让纪录片能一举成功,平真希决定找严东鸣写歌,甚至告诉严东鸣,自己不介意与严东鸣再续旧情。两人谈话之际,田礼耘恰巧找来,三人首次面对彼此,平真希才发现原来严东鸣已经爱上田礼耘。

  • 耘海村一年一度的盛事“耘海祭”即将来临。在丽裕的推波助澜下,对祭典全然无知的严东鸣,意外成了今年的稻神扮演者。随着村民的经验分享,严东鸣才知道每年扮演稻神的人都会被野兽攻击,严东鸣顿时想要逃跑。然而,当田礼耘承诺会保护他时,严东鸣却答应参加祭典。平真希看着严东鸣和田礼耘越走越近,内心特别落寞,偏偏这时吉哥也开始跟她保持距离。内心对爱的强烈渴望,导致平真希转而向许强寻求安慰。单纯的许强,以为平真希真心喜欢自己,激动地承诺将为平真希付出自己的一切。立秋当日,耘海祭开始,严东鸣和田礼耘完成装扮,在村人护送下进入山中,就在两人即将顺利完成送稻仪式时,山林里却突然下起了雨,严东鸣与田礼耘互相保护对方,俩人终于坦承自己的感情。

  • 祭典后,严东鸣和田礼耘朝夕相处,形影不离,向村民公开俩人已经在一起的事实。田礼耘的母亲美葱尤为高兴,盼望着严东鸣能劝说田礼耘一起回台北发展,田礼耘得知后,坚决告诉母亲,如果要回台北,自己宁愿跟东鸣分开。严东鸣为了解决僵局,说服田礼耘拍摄关于耘海村的片段放到网络上,将田礼耘包装成“种菜女神”,希望将耘海村发展模式转型成观光农业,这样美葱才会对田礼耘留在村里的选择安心。众人风风火火地筹备着,一起为建设全新的耘海村努力。网络上有关耘海村片段的传播效果很好,平真希看着屏幕里村民们和乐融融的模样,心理十分不平衡,平真希要求许强和自己去一趟耘海村,势必要严东鸣离开耘海村,回到台北替自己的纪录片创作主题曲。

  • 平真希带着许强回到了耘海村,私下却要源叔、丽裕配合自己演戏,替她在许强面前隐藏真实身份。严东鸣以没有灵感为由,再次拒绝平真希的写歌邀约,源叔拿出所剩不多的存款,替平真希恳求严东鸣,严东鸣十分为难。平真希知道严东鸣是为了田礼耘而留在耘海村,于是直接找田礼耘摊牌,告诉田礼耘自己和严东鸣过去曾是情侣,要求田礼耘离开严东鸣,好让严东鸣专心为她写歌。平真希控诉田礼耘当年离开台北,回到耘海村的选择对她造成了难以弥补的伤痛,平真希所言让田礼耘被罪恶感包围,忍痛答应了平真希的要求。另一边,吉哥以为乔恩是被父母所逼而提出离婚,偷偷到健身房去见乔恩,告诉乔恩自己不愿签离婚协议,并坦承自己的懊悔,表示愿尽最大努力去弥补乔恩,没想到乔恩亲口承认离婚是她自己的选择,希望吉哥早日签下离婚协议。

  • 严东鸣与田礼耘的感情才刚刚稳定,田礼耘就因为自己对平真希的愧疚而萌生退意。为了成就严东鸣的音乐理想与平真希的演艺事业,田礼耘狠心劝严东鸣回台北,要严东鸣好好替平真希的纪录片写歌,甚至全盘否定了严东鸣这段时间在耘海村的所有成长与付出。严东鸣无法接受田礼耘突然的冷漠,俩人爆发冲突,严东鸣指责田礼耘不在乎俩人的感情,田礼耘伤心离开。严东鸣不希望和田礼耘的感情就此结束,无奈之下答应了田礼耘的要求,回台北帮平真希写歌。然而,他也向平真希提出了自己的条件,要求平真希必须向社会承认自己就是源叔的亲生女儿。中秋夜,村民们团聚烤肉,彼此打闹说笑,只有严东鸣和田礼耘无法融入欢乐的气氛,内心百般痛苦,为俩人即将到来的分离而伤感。

  • 严东鸣终于回归原本在台北的生活,却发现没有了田礼耘跟耘海的村民,台北只剩下凄清寂寥,他遵守诺言替平真希写歌,也从得知平真希和田礼耘的过往,明白了平真希为何会变成如今这幅患得患失的模样,严东鸣指出问题出在平真希身上,是平真希将一切不如意都怪罪到别人身上,一点也不值得田礼耘的同情。另一边,离婚后的乔恩和吉哥对彼此都仍有感情,在严东鸣的鼓励下,吉哥终于鼓起勇气,重新向乔恩提出约会邀请,两人重温往日的美好时光。吉哥认识到也许不结婚对他和乔恩来说才是最好的,可以排除责任、金钱的束缚,给乔恩最纯粹的爱情。为了治好乔恩的恐慌症,吉哥提出要带乔恩去一个没有粉红大象的世界。身在耘海村的田礼耘深深思念着严东鸣,一日,村中广播传来严东鸣唱歌的声音,田礼耘以为严东鸣回到了耘海村,不顾一切朝珍妮弗家狂奔,却发现原来只是珍妮弗在播放以前录下的严东鸣的歌曲。

  • 严东鸣离开后,耘海村众人都不适应,村中一片黯然。珍妮弗了解田礼耘的性格,为了让田礼耘早日面对心里最真实的期望,珍妮弗一边劝说田礼耘去勇敢追求真爱,一边来到台北探访严东鸣,透露田礼耘早已后悔把严东鸣赶回台北一事,劝严东鸣早日重返耘海村。但严东鸣对前段时间田礼耘的无情和冷漠仍心怀芥蒂,拒绝回到耘海村。乔恩的妹妹乔琪正式接手八风唱片公司,接管当日便以负责人的身份,为难平真希。平真希不甘心屈就在乔琪的压迫之下,乔琪也无法原谅平真希昔日的恶行,两人互不相让。许强向平真希摊牌,原来当时在耘海村的期间,许强从平真希与村民的只言片语中已经知道平真希的真实背景,许强要求平真希坦白一切,平真希沉默不语,许强彻底对平真希失望,第一次推开了平真希的手,绝然离去。

  • 许强离开后彻底消失,平真希惊慌失措,没有许强就无法继续拍摄纪录片,乔琪扬言要平真希赔偿巨额罚款。求助无门的平真希,再次找上严东鸣,想寻求严东鸣的安慰,却被严东鸣言辞拒绝,表明两人只有工作上的合作关系,不可能再续前缘。许强终于出现,原来许强找到了失联多年的阿嬤,只想陪在阿嬤身边,没想到阿嬤却为了金钱再次拋弃了许强。许强大受打击,无从判断这个世界是否还有真情,失去一切依靠的许强,再次握紧平真希的手,希望能和平真希成为彼此的唯一依靠。严东鸣终于完成纪录片的主题曲创作,可以光明正大重返耘海村。但是,一想到当初田礼耘的冷漠态度,严东鸣实在不甘心就这样回去,于是想了一个借口,向村民表明自己不是为了田礼耘回村的。

  • 严东鸣正式向珍妮弗买下自己曾住过的那间房,显现自己打算长居在耘海村的决心。回村后一切如旧,只剩下严东鸣和田礼耘的彼此间的心结未解,严东鸣要求田礼耘承诺,不再为了任何事情而选择舍弃他,并正式向田礼耘宣告,他想要的未来就在耘海村,从此不会再离开村子,也不会离开田礼耘。田礼耘大受感动,两人冰释前嫌。纪录片首映会即将在耘海村举行,村民得知平真希将在首映会上公开自己与源叔的父女关系,纷纷向源叔道喜,祝福源叔一家团圆的日子即将到来。没想到当天平真希照约定请源叔上台,但公开的却是另一套说辞,全村人都十分震怒,但考虑到源叔的立场,无法当面指责平真希。电影上映后广受好评,平真希正式改回原名丘一心,许强跟严东鸣因为这部片子相继爆红,耘海村也受到瞩目,游客暴增。

  • 纪录片在台北大受欢迎,丘一心顶着光荣返乡的荣耀,来到耘海村食堂发送高级礼物,一边向村民炫耀成就,一边等着欣赏村人拋来的羡慕目光。但事情的发展完全不在丘一心的预料之中,村民不但没有向丘一心百般讨好,反而十分厌恶丘一心。随着纪录片的爆红,游客不断增加,耘海村亦遭到前所未有的观光破坏。村人召开村民大会商议对策,中途变成了批斗大会,丽裕更是将矛头指向严东鸣,认为观光破坏的源头是严东鸣造成的,是因为严东鸣当初提议拍摄耘海村的片段,耘海村才会走到今日的窘境,严东鸣自责不已。许强爆红后,阿嬤再次找上许强,想再捞点好处,但许强不再天真幻想拥有亲情,不再理会阿嬤。情急之下,阿嬤告知许强一个难以接受的真相,原来自己并非许强的亲阿嬤,而主导这场骗局的人,就是丘一心。

  • 丘一心的谎言被一一揭穿,从逼迫亲生父亲为自己说谎,到纪录片造假拍摄,所有的一切都被报道出来,原本广受好评的纪录片顿时成了网友拒绝观看的片子,网友不断发起拒看活动。投资方八风唱片大受损失,乔琪拿出合约论事,要丘一心赔偿损失。丘一心本想查出幕后黑手,洗清自己的污点,没想到在背后说出真相的人竟是许强。得知真相的丘一心彻底崩溃,源叔为了帮助丘一心,向村人提出救援请求,但赔偿金额实在太大,村人的支援只是杯水车薪。严东鸣为了源叔,答应帮助丘一心,但提出的条件,却被丘一心拒绝。相持之下,田礼耘决定回台北接诉讼案赚钱,替丘一心还债。田礼耘再次为了丘一心离开了严东鸣,严东鸣无法接受自己又一次被舍弃,要求田礼耘做出选择,如果还想两人在一起就留在耘海村,但田礼耘终究是离开了村子。

  • 丘一心拒绝田礼耘提出的所有赔款方式,也不理会村民们对她的关心,终日被网络上越来越失控的谴责言论束缚着,足不出户。耘海村失去了田礼耘,耕种受到严重影响,为了孩子们的未来,米家、麦家陆续卖出耘海村土地,迁往市区生活。严东鸣试图挽留众人,得到的只有众人的道歉。村子自给自足的平衡被破坏了,大部分生活用品必须要开车去市镇上购买,留下来的村民都感受到村子正在一步步迈向崩解。源叔卖了地,还是无法偿还丘一心的债款,为了筹钱,在市区兼职了好几份工,劳累到引发重病倒下了。源叔病重,丘一心却不肯前去探视,麦家、米家众人都到医院探望源叔,替源叔感到不值,但如今大家也都相继搬离村子,各自有各自的家庭要照顾,无法在医院久留,探视完源叔就各自回家了。

  • 耘海村的农地荒芜了,甚至连驻在所都因为村子人数过少而被要求撤离。严东鸣不愿放弃,依旧一个人巡视水路、种田,誓言要守护着耘海村,看着劳累的严东鸣,田礼耘很是心疼。在众人的劝说下,丘一心终于来到医院,见到了父亲源叔的最后一面,看着为了帮自己凑足债款而劳累死去的父亲,得知因她而破败的耘海村,平真希懊悔不已。但田礼耘无法谅解丘一心直到现在才懂得悔悟,更气自己为什么一直以来都选择纵容丘一心,造成现在这个不可挽回的结果。另一边,建筑商想将耘海村开发成渡假村,找上严东鸣为建筑方案写歌,得知建筑商是因为网络上关于耘海村的片段以及纪录片的首映会而盯上耘海村,严东鸣自责不已,认为是自己破坏了耘海村原本的生活环境。

  • 严东鸣为了买回耘海村,打算卖掉自己所有的歌曲版权,田礼耘不希望严东鸣如此牺牲,坚定阻止严东鸣,但严东鸣拿出户籍证件,显示自己的户籍已迁入耘海村,向田礼耘宣告要捍卫自己的家。搬走的米家、麦家众人也不适应市区的生活,怀念起耘海村跟大家生活在一起时的舒服自在,田礼耘和严东鸣得知后认为机不可失,出面劝说众人搬回耘海村。丘一心也重新振作,打算搬回耘海村,在田礼耘的陪同下和八风唱片公司重新谈论赔偿条件,在谈判中,田礼耘灵机一动,提议由宋氏集团投资兴建新型态的耘海渡假村,宋氏集团接受了田礼耘提出的既保存耘海村原有生态环境,又能发展经济的双赢提案,耘海村有望恢复往日的勃勃生机。,严东鸣和田礼耘也终于能够相守。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