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永远一家人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2集全 热度 2968

地区:内地

导演: 马进

类型:言情剧 /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辽宁/四川卫视

简介: 杜娜衣锦还乡,被沈阳铁西区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所震撼。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国营红旗厂在大的经济环境下陷入了困境,孙厂长为挽救工厂,找到外商买新设备,却不想上当被骗了全部集资款,孙厂长由于渎职被公安机关调查,...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2/共3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故事发生在90年代初,来势凶猛的下岗潮正威胁着红旗机械制造厂的一个家庭,他们是年过六旬的老父杜守福,长子杜保生,长女杜秀桂,次女杜秀丽,次子杜保林及小儿子乔卫平。当年,在一次工厂事故中,卫平的生父为救杜守福而亡。后者收养了年幼的卫平,视如己出,将其抚养成才。卫平大学毕业回到红旗厂,很快成为骨干,并被孙厂长视为接班人。在改革的巨浪下,红旗深陷泥潭,孙厂长想出了号召全场职工集资,购买国外专利的救厂方法,并得卫平拥护。在卫平的帮助下,集资成功,二人携款奔赴北京同外国人谈判。谈判结束当晚,孙厂长不知去向,卫平意识到情况不对,但为时已晚,他们的钱已然被那些外国人骗去了,孙厂长畏罪潜逃。卫平只有独自一人回到厂里,承担所有的后果。屋漏偏逢连夜雨,红旗厂这条本已搁浅的大船再受重创。

  • 在这一段时间,厂里的风波渐渐归于平息。杜守福找卫平促膝长谈,坦露了他的忧虑,他觉得秀丽只是一名普通工人,而卫平已是技术科长,两人差距太大。孙慧宁与卫平则是大学同学,工作伙伴,且互有好感。卫平直言不讳,他认为慧宁虽优秀,但不适合过日子,秀丽才是过日子的人。于是,婚礼在一家人的祝福中举行。婚礼次日,卫平一大早就被区长十万火急地召去谈话。谈话中卫平得知一个令他无比震惊的消息,区里决定委任他为红旗厂的厂长,立刻上任。向群曾是红旗厂第三任厂长,年轻时是杜守福的徒弟,因而和卫平以师兄弟相称。他明白,当前没有比卫平更合适的人选,只是在这个时候将他架到厂长的位子上,无异于将其置在火上烤。卫平也提出条件,希望区里拨款填补集资漏洞,挽回厂领导的威信,向群拒绝。任命大会,场内座无虚席,人们都盼望能有一个人力挽狂澜,拯救红旗。卫平坦言自己确有当厂长的雄心,只是没料到来得这么早,他话说到一半,忽然向大家宣布,区里决定下拨2000万资金扶持红旗,众人欢呼。

  • 纪委以擅自挪用公款为名,要将卫平带走查办。但全场职工堵在厂门口,保住了卫平。民意难违,纪委只得从轻发落,给了红旗厂一些名义上的制裁。这一时期,各大工厂都在裁员,天天都有下岗的工人聚集在公路上静坐示威。大势所趋,同样的命运也将降临到红旗头上。一家人感到危机将至,杜守福希望作为厂长的卫平能够尽力保住那个好吃懒做,干啥啥不行的儿子杜保林,卫平只得答应。没过多久,一家工厂带着法院的强制执行书来红旗讨债。此前的拨款全部用来赔偿工人们的集资损失,红旗厂再无钱可还,众人只能含泪看着厂里的一辆辆卡车被人家开走。红旗已然走到这一步,万般无奈之下,卫平只得召开全厂职工大会,宣布分流减负的决定。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故事发生在90年代初,来势凶猛的下岗潮正威胁着红旗机械制造厂的一个家庭,他们是年过六旬的老父杜守福,长子杜保生,长女杜秀桂,次女杜秀丽,次子杜保林及小儿子乔卫平。当年,在一次工厂事故中,卫平的生父为救杜守福而亡。后者收养了年幼的卫平,视如己出,将其抚养成才。卫平大学毕业回到红旗厂,很快成为骨干,并被孙厂长视为接班人。在改革的巨浪下,红旗深陷泥潭,孙厂长想出了号召全场职工集资,购买国外专利的救厂方法,并得卫平拥护。在卫平的帮助下,集资成功,二人携款奔赴北京同外国人谈判。谈判结束当晚,孙厂长不知去向,卫平意识到情况不对,但为时已晚,他们的钱已然被那些外国人骗去了,孙厂长畏罪潜逃。卫平只有独自一人回到厂里,承担所有的后果。屋漏偏逢连夜雨,红旗厂这条本已搁浅的大船再受重创。

  • 在这一段时间,厂里的风波渐渐归于平息。杜守福找卫平促膝长谈,坦露了他的忧虑,他觉得秀丽只是一名普通工人,而卫平已是技术科长,两人差距太大。孙慧宁与卫平则是大学同学,工作伙伴,且互有好感。卫平直言不讳,他认为慧宁虽优秀,但不适合过日子,秀丽才是过日子的人。于是,婚礼在一家人的祝福中举行。婚礼次日,卫平一大早就被区长十万火急地召去谈话。谈话中卫平得知一个令他无比震惊的消息,区里决定委任他为红旗厂的厂长,立刻上任。向群曾是红旗厂第三任厂长,年轻时是杜守福的徒弟,因而和卫平以师兄弟相称。他明白,当前没有比卫平更合适的人选,只是在这个时候将他架到厂长的位子上,无异于将其置在火上烤。卫平也提出条件,希望区里拨款填补集资漏洞,挽回厂领导的威信,向群拒绝。任命大会,场内座无虚席,人们都盼望能有一个人力挽狂澜,拯救红旗。卫平坦言自己确有当厂长的雄心,只是没料到来得这么早,他话说到一半,忽然向大家宣布,区里决定下拨2000万资金扶持红旗,众人欢呼。

  • 纪委以擅自挪用公款为名,要将卫平带走查办。但全场职工堵在厂门口,保住了卫平。民意难违,纪委只得从轻发落,给了红旗厂一些名义上的制裁。这一时期,各大工厂都在裁员,天天都有下岗的工人聚集在公路上静坐示威。大势所趋,同样的命运也将降临到红旗头上。一家人感到危机将至,杜守福希望作为厂长的卫平能够尽力保住那个好吃懒做,干啥啥不行的儿子杜保林,卫平只得答应。没过多久,一家工厂带着法院的强制执行书来红旗讨债。此前的拨款全部用来赔偿工人们的集资损失,红旗厂再无钱可还,众人只能含泪看着厂里的一辆辆卡车被人家开走。红旗已然走到这一步,万般无奈之下,卫平只得召开全厂职工大会,宣布分流减负的决定。

  • 会上,包括大嫂(杜保生妻)和秀丽在内的近百名职工主动站起来申请下岗,卫平深受感动,他表示一定竭力救厂,能让这些人有一天能够回来。会后,第一批下岗名单公布,卫平和秀丽的生活一时陷入混乱。一方面,他们要不断应付找上门来闹事的工人,另一方面,他们须忍受着冷眼,走访安抚下岗职工家庭,当然也包括大哥大嫂家。 大嫂家中,一家人对卫平多少有些抱怨,嫌其不护着自家人,保林显得尤为愤怒,惹得秀丽痛哭。她称当初家里人都说等卫平当了厂长,一定支持他的工作,这会儿却翻脸。大嫂表示支持卫平,让他不要背思想负担,自己总有出路,但这话不足以减轻卫平心中的内疚,他决定帮大嫂找个的工作。

  • 大嫂在厂里是三产司机,卫平找到章副厂长,希望通过后者的关系,帮大嫂在外找个司机的工作。事情很快有了眉目。大嫂在家摆了一桌酒菜答谢卫平,却被告知人家只要年轻小伙。且雪上加霜的是,大哥保生所在车间也面临停工。卫平不能看着他们两口都下岗,便将大哥调到高长健(秀桂夫)的车间,虽然也发不下工资,但起码保证在岗。与此同时,保林得知一个工友主动下岗经商,他受到鼓动,也决定一次性买断工龄,拿钱下海。一家人对其冒失的想法大家斥责,但执拗的保林岂会听劝。

  • 保林妻子翠凤回家,看到保林和儿子坐在床上数着一大摞钱,兴奋不已,但得知此钱是丈夫买断工龄所得,同其大吵一架。卫平考虑到保林没技术没经验没学历,便帮他找了个保安的工作,翠凤很是高兴。谁知保林为了维护自己那一文不值的自尊,宁愿选择在家无所事事也不接受卫平的帮助。 一天,保林的好友,同是买断工龄下岗的二青找来,称自己有个远房亲戚养蛐蛐发了财。于是,他们将信将疑地来到所谓的“金蟋蟀养殖中心”考察。二人被店主牛老板忽悠得云里雾里,心花怒放。保林当即回家哄媳妇要钱,翠凤死活不给。保林向秀丽伸手,秀丽无奈之下说服卫平借了他三千。

  • 保林买了蛐蛐,小心翼翼地养着,做起了发财梦。翠凤找到卫平谈及此事,被告知铁定被骗。翠凤觉得卫平分析地在理,便逼着保林将蛐蛐退还,而牛老板竟出高价将蛐蛐收回。这么一来,二人再无顾忌,索性将买断工龄的一万元全部换做蛐蛐。第一轮下岗告一段落,红旗未见起色,只能再下一波。而这次轮到了厂某些干部。杜秀桂是厂里的政工干部,在厂数十年来只会做思想政治工作,但这足以支撑起她得高傲。因此,这次的下岗名单里有她,对其来讲无异于晴天霹雳。秀桂斥责卫平的大义灭亲,愤怒离去。回家后更是心烦意乱,同丈夫高长健撒火。长健是一个踏实勤奋的技术工人,早就看不惯妻子靠耍嘴皮子为生,便称下岗也是好事。几经劝慰,秀桂不得不接受这一事实。

  • 卫平的一个同学在某外企担任高管,答应帮秀桂介绍工作。秀桂的骄傲得以再度膨胀,称自己到哪都有人要,完全没必要窝在红旗。于是,她梳妆打扮,欣然前往。这家外企的老板是名韩国人,一听秀桂专职政治思想工作,顿然不悦,差人打发她回家。秀桂再受打击,彻底陷入绝望,即使丈夫温柔的安慰也不能挽回她被捣毁的自尊。家里眼看揭不开锅,秀桂听说大嫂正在倒卖小商品,便跟着去了一次,但路上躲躲闪闪,生怕被熟人认出来。秀丽得知,挺着大肚子又帮她找了个街道执勤的工作,秀桂还是觉得有失体面,宁愿在家呆着。卫平厂里有了新产品,前往外地参加竞标,招标会上遇见慧宁。

  • 卫平为儿子取名曙光,以图个好兆头,但这兆头似乎没那么立竿见影。红旗厂竞标失败的消息迅速传开,全厂上下一片沮丧。此时,每个家庭的承受力都已到了极限。长健的车间依然是开工不见钱,秀桂不得不放下自尊,去居委会当了街道干部,拿着每月100元的微薄工资,却对家里人称是500。大哥家的女儿杜娜自小学习唱歌,父母盼她能出人头地,所以再苦再难也要供女儿学唱,但这次实在交不上学费了。只好向家里人张口借。保林把一屋子蛐蛐养得膘肥体壮,拿去牛老板处换钱,对方称蛐蛐太肥,不能回收,保林急了,同对方纠缠,几次三番,才意识到自己可能中了圈套。

  • 杜娜衣锦还乡,被沈阳铁西区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所震撼。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国营红旗厂在大的经济环境下陷入了困境,孙厂长为挽救工厂,找到外商买新设备,却不想上当被骗了全部集资款,孙厂长由于渎职被公安机关调查,红旗厂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乔卫平临危受命,誓要将红旗厂带出困境;另一方面,乔卫平的养父杜守福是红旗厂的老劳模,他的小女儿杜秀丽对卫平痴心一片,可令卫平心动的女孩儿却是孙厂长的独生女孙慧宁,为了报答杜守福的养育之恩,卫平只得答应和秀丽结婚。卫平上任后困难重重,他都一一化解,并成功打开了磨球机的销路。而秀丽对她的默默支持也逐渐打开了他的心扉。十年后,在国家政策的扶持和卫平的带领下,红旗厂这艘国企大船终于扬帆起航,杜守福一家人也在经历了种种艰难困苦之后迎来了春天!

  • 保林穿上了最体面的衣服,前往机关报到,任职第一天便遭人讥讽,他一气之下,乱开电梯,搞得楼内秩序大乱。回到红旗,他怒斥乔卫平,认为对方给自己找这种工作纯属有意侮辱,随后摔门而去。就这样,保林继续过上了和翠凤打打闹闹的混乱生活。除此之外,他仍坚持在金蟋蟀门外蹲点,甚至扮成算命瞎子。一日,他听旁边的出租司机说附近新开了一家歌厅,里面一束花就卖好几百。这又一次唤起了他的发财梦。他找到沮丧的二青和消沉的黄超(政工科下岗干部),说了自己开歌厅的计划。回到家里,他翻箱倒柜,寻找二人最后的一点积蓄。翠凤得知,与其厮打,最终气急,提出离婚,并带儿子回了娘家。

  • 保林又去找二青和黄超,说动二人与其联手。接着又找到卫平,好言好语借来了厂里闲置的活动中心。一番折腾,终于将歌厅开了起来,命名为“胜利者联盟”,意在告别失败的人生。然而,三人皆无经验,歌厅生意冷清,门可罗雀。正在犯愁之际,贵人驾到,此人名为赵强,也是红旗厂的职工,几年前因打架进了监狱,出来后就去了南方发展,如今返乡已是西装革履。赵强称自己经验十足,愿当经理人,帮他们把歌厅做大做好,三人喜不自胜。赵强计划第一步先将歌厅里里外外装修一遍,口若悬河,说得头头是道,使得三人再次掏空了口袋。

  • 秀桂在婚介所为保林填写的资料为:三十岁,离异,不带孩子,董事长。没过几天就找到个合适的,一见面发现女方竟是翠凤,两人二话不说,当即开战,互骂不要脸。赵强已将胜利者装得里外一新,开业当晚,他雇了一帮年轻女郎在店外招揽生意。保林得意地看着此番热闹景象,不料正瞅见翠凤也在这些女子当中,打扮得花枝招展,正在劝客人进去唱饮。保林一怒之下打跑了翠凤,随后抡起凳子砸向赵强。情急之下,赵强交底,自己并没有混成,这次回来是因母亲住院,而保林三人给他的钱也被花光了。这段时间,厂里频繁发生盗窃案,丢失了许多钢铸部件,卫平决心调查此事。

  • 大嫂贩货时同竞争者发生冲突,三轮车被毁,经济来源被切断,大哥依旧发不出工资,杜娜吵着要去北京参加歌唱比赛,夫妻二人拿不出路费,一家人陷入愁苦。秀丽听到消息,孙慧宁要回红旗。她顿感不安,向卫平探问,对方含糊其辞。一天,秀丽跟踪卫平下班,发现丈夫同慧宁在咖啡厅碰面。卫平希望慧宁辞掉外企职务,回到厂里,用她的技术挽救红旗。而慧宁向卫平暗示自己仍对他有意。秀丽回家和卫平大闹,夫妻感情遭受冲击。杜守福带着众人于夜晚潜伏在车间。窃贼出现,众人一拥而上将其擒获。窃贼身份令所有人震惊,竟是杜保生。杜守福当即昏倒,被送往医院,保生则被公安带走,全家上下彻底乱了。

  • 家人不明,大哥如此老实,怎会干起了偷盗,且不止一次。只有大嫂深知其中原委,大哥望女成凤心切,送杜娜到专业声乐老师处受教,面对高昂的学费也毫不犹豫。如今,家里异常拮据,他为了不中断杜娜的学习,才出此下策。如今,大哥进了看守所,对于他们一家来讲,的确是莫大的打击,尤其是杜娜。她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女,不明白父亲的苦心,只知道他成了罪犯。学校里,她开始被同学欺负,有人说她父亲是三只手,她便上前与其厮打,屡次三番后,她开始不去上学。

  • 在章副厂长的鼓励下,卫平振作起来,并决心对所有因偷盗而被捕的工人一视同仁,不对大哥包庇袒护。包括秀丽在内所有家人对他的这一决定自然难以接受。正在卫平愁闷之际,慧宁回到厂里,决定帮助卫平研制新的产品。秀丽气哄哄来到厂长办公室斥问大哥的事,正遇卫平慧宁握手。她一怒之下,决定和卫平分开。正值叛逆期的杜娜彻底开始逃学,成日在街上乱逛惹事,令大嫂伤心至极。全家纷纷拿出财物,希望通过赔偿厂里损失来减轻法院对大哥的量刑,但于事无补,大哥还是背叛了三年多的监禁。卫平同这一家人的关系彻底走入寒冬。

  • 大嫂找到一个夜间开出租车的活计,开始了奔忙的生活。因此,也就疏忽了对女儿的管教。一家人去监狱探望保生,杜娜死活不去。大哥伤心欲绝,他可以说是为了女儿才进的监牢,现在却得不到对方的理解,于是决定以后除了杜娜,谁来探监也不见。杜娜成日逃学在外,一家人很是着急,各自找她谈心,希望帮其走出阴影,原谅父亲的过失。但处在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岂能明白人情世故。这时,秀桂站了出来,称要用自己善做思想工作的特长挽救杜娜,却没料想起了反作用。她对杜娜说保生犯罪都是被女儿逼得,这话令杜娜彻底陷入疯狂,离家出走。

  • 全家分头行动寻找杜娜,张贴告示,询问派出所。最终,保林在网吧将其找到。大嫂痛骂女儿,骂过之后疼在心里。秀桂好心办了坏事,自尊心再度受挫,回到家中痛哭一场,并向丈夫坦言自己在街道每月只拿100而非500,称若长健再拿不回钱,家里就没饭吃了。卫平在慧宁的帮助下开始了新型产品的研制,正需要高长健这样的技术骨干,但长健迫于生活压力,只能选择忍痛离开。秀桂陪着丈夫找到一家私企,老板很看重长健的技术,决定录用。第一个月工资发下,顶得上在红旗干一年,夫妻二人决定拿出一些补贴大嫂家。保林也逐渐找到一家之主的感觉,开始为家中大小事操心。就这样,全家在相互帮扶中咬牙前进。

  • 高长健人在曹营心在汉,始终放不下红旗厂。他得知,厂里新项目的研制离了他果真难以进行,便向私企老板申请周末不加班,这样就能利用休息时间回红旗做工。秀桂在居委会的工作做得出色,已帮不少下岗工人解决了就业安置问题。其间,她听说有人在一家企业干清洁工,收入可观,便随同前往。原来正是自己早前去过的那家韩企,秀桂想了想,决定放下身段,一边做街道工作,一边去那里做保洁人员,企业管事的人欣然接受。

  • 胜利者三人帮商议,找一些女性暖场,以增加歌厅人气。于是,他们分别找家里人帮忙。秀丽秀桂铁定不愿意,保林只好去找翠凤。之前离婚草草,翠凤心里也有些后悔,因此决定趁此缓和二人关系,便应了保林。卫平陪着慧宁等人没日没夜地在厂里参与新产品的研制,回到家中倍感冷清,便去求秀丽复合,遭到拒绝。这段时间,秀丽找工作屡屡碰壁,秀桂帮她摆个小摊做服装生意。其间,秀丽见旁边摊位的一个妇人在编中国结,供不应求,于是想学手艺,对方怕其成为竞争对手,不肯传授。

  • 冬天来了,一家人的生活也面临严冬的考验。胜利者因保林的冲动,难以经营下去,二青黄超心灰意冷,想要放弃,保林好说歹说,才鼓动他们坚持下去,继续抱团合伙。秀丽通过别的渠道学会了编制中国结,但遭竞争对手毒打,落得一身伤。她最终放弃了摆摊,在家专门编中国结,然后乘火车到外地贩卖,不辞劳苦。红旗厂的新产品在卫平慧宁等人的努力下研制成功,但因缺乏明显优势,出口成为问题,于是他们开始四处奔波,寻找销路。一次,在火车上,秀丽提着几个笨重的编织袋上车,正巧遇到卫平慧宁靠在一起熟睡,这更加重了误会。最终,卫平找到了新产品的销路,红旗厂可以暂松一口气了。

  • 赵强忽然回来了,摇身一变成了所谓的成功学翡翠级讲师,一顿慷慨激昂的演说,令保林三人心中再燃希望。于是,胜利者便成了成功学讲堂,靠门票赚钱。一时间,下岗工人奔走相告,相继涌来,门庭若市。只不过,人们听着听着,就发现了问题,赵强每天所讲的内容均大同小异。卫平用卖新产品所得的钱,为在厂职工发了工资,众人一片欢腾。然而,新的问题接踵而来,这些钱用来发了工资,那么新项目的开发及技术改造所需的钱又从何而来?这个问题不解决,红旗还是死路一条。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向群找来卫平,称市里预备发放一笔帮扶资金,领导要到红旗考察,若考察结果良好,资金便能到位。

  • 卫平找到保林,说了市领导考察的事,希望胜利者能以下岗职工活动娱乐中心的面貌出现。这样能为红旗争取帮扶资金加分添码。保林答应,却在考察当天有口无心,说了些荒唐话,使得资金泡汤,卫平陷入绝望。卫平让慧宁打电话给各矿区,希望能争取到更多的销路,并称女人打电话好使,这令慧宁觉得卫平变了,变得世故圆滑。秀丽的中国结生意做得不错,引来许多下岗女工效仿,秀丽热心传授。这期间,她也偶尔回趟家,给卫平做顿热饭,夫妻感情略有回暖。赵强的骗子身份再次暴露,这次连他自己都绝望了,甚至玩起了跳楼,保林三人拼命将其救下,事后也只能认栽。

  • 杜娜衣锦还乡,被沈阳铁西区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所震撼。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国营红旗厂在大的经济环境下陷入了困境,孙厂长为挽救工厂,找到外商买新设备,却不想上当被骗了全部集资款,孙厂长由于渎职被公安机关调查,红旗厂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乔卫平临危受命,誓要将红旗厂带出困境;另一方面,乔卫平的养父杜守福是红旗厂的老劳模,他的小女儿杜秀丽对卫平痴心一片,可令卫平心动的女孩儿却是孙厂长的独生女孙慧宁,为了报答杜守福的养育之恩,卫平只得答应和秀丽结婚。卫平上任后困难重重,他都一一化解,并成功打开了磨球机的销路。而秀丽对她的默默支持也逐渐打开了他的心扉。十年后,在国家政策的扶持和卫平的带领下,红旗厂这艘国企大船终于扬帆起航,杜守福一家人也在经历了种种艰难困苦之后迎来了春天!

  • 魏东晓在大学期间猛追慧宁未遂。如今,他在一家跨国公司担任高管,此来也是为了竞标,没料想竟遇到慧宁,于是旧情复燃,预备展开追求。他请卫平喝酒,套对方的话,卫平称自己和慧宁只是工作关系,这令魏东晓大喜。于是他在强迫症和神经质的驱使下对慧宁开始穷追。红旗厂赢得了竞标,众人得胜回来。新年来临,全场职工都领到了奖金。与此同时,卫平和家里人的关系也日渐缓和。大哥出狱的日子眼看快到,卫平说服杜娜同家里人一道去探监,杜娜同意,可到监狱门口又临时变卦。

  • 除夕夜,卫平一家三口在家吃了温馨的年夜饭。而慧宁独自在厂宿舍里倍感寂寥,她拨通了卫平的电话。卫平放心不下,便在饭后前去探望,二人谈心。慧宁称自己回到红旗一半是为了帮父亲还债,一半是心里依旧放不下卫平,说到动情处,她上前拥抱对方。而这一切都被跟踪而来的秀丽看到。卫平回家,不见老婆孩子,直到保林找来,说秀丽带着孩子哭哭啼啼地回了杜家,方才明白事情始末。次日,卫平同杜守福促膝长谈,杜守福表示理解卫平同慧宁间的复杂情感,而卫平坦言,他此刻心中只有秀丽。

  • 卫平找到秀丽,坦白了一切,加上杜守福从中斡旋,二人重归于好。而此时,红旗厂的命运也有了转机。魏东晓找来,要跟红旗厂合资开办子公司,慧宁在中间推波助澜,促成此事,只不过她因为父亲的案底,未能如愿当上子公司的中方经理。魏东晓为此甚是生气,而卫平也着实无奈。保林把翠凤拉到高档餐馆,掏心掏肺向对方承认之前的所有过错,决志痛改前非,但翠凤说一切都已太晚,她的心早已伤透。

  • 翠凤新找的对象大郑也是下岗工人,只不过下岗后自己在乡下开了个养鸡场,成为个体户,条件很好。可保林万万没想到,这个人居然会找来问自己借钱。原来,大郑的养殖场闹了鸡瘟,急需三万块周转。保林怕翠凤跟了大郑后还要背起债务,便东拼西凑,将钱借给大郑。如此一来,翠凤心里反而对大郑这个人犯起嘀咕。此间,保林又帮秀丽处理了一场买卖纠纷,自己被打的鼻青脸肿也不还手。由此可见,他真的成熟多了。

  • 上回,秀桂受挫,长健给予安慰,而这次轮到她帮助丈夫了。秀桂陪着长健回到当初两人下乡的地方散心,一路上回忆着他们这代人的命运,感慨万千,长健的情绪逐渐恢复平稳。他回来后,参加电脑学习班,还恶补英语,很快便能熟练地操控数字机床,令那些新来的大学生大跌眼镜。红旗子公司鸿达成立后,效益显著,里面的工人月月开支,还有奖金,而留在红旗的工人却分不到一星半点,这令他们心理失衡,决定去厂里闹事。

  • 工人聚众阻挡鸿达开工,卫平心急如焚,同厂干部前去劝阻。后在保林的帮助下,才勉强平息了风波。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家工厂忽然找上红旗,他们以低价收购了红旗厂在外的债务,这次看到红旗有了转机,便来讨债,数额惊人。卫平怒火中烧,晕了过去。卫平住院期间,得到秀丽无微不至的照顾,这也令慧宁彻底死心,她放下执念,投入魏东晓的怀抱。大哥出狱的日子临近,一家人并未感到高兴,因为杜娜的思想还看不到转变,她依旧不愿同父亲见面。

  • 大哥出狱回家,心中忐忑。不料一进门就看见花瓶里的康乃馨。花是杜娜新插的,她提着大包小包菜回来,张罗着给父亲烧饭接风,并向父母鞠躬认错,一家人终于团聚。这件大事了却,杜守福心头的重担落地,他彻底松了一口气,但却硬生生病倒了。在他生病期间,红旗的命运又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转折。改革新阶段已然来临,政府决定对老工业区旧址进行商业开发,将其上所有工厂搬到别处,予以重新整合。为此,卫平多次同政府进行激烈谈判,希望用拍卖土地所得资金弥补工人们这么多年的牺牲。最终,区委通过了他的提议。

  • 保林关闭了胜利者,一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遇见正在等他的翠凤。原来,对方回心转意了,发再大的财也不比这件事值得兴奋。随后,二人走在街上,竟碰到蛐蛐骗子牛老板,保林扑上去将其擒获。大哥出狱后也找到了正式工作,他和大嫂恩爱不减,将为美好的未来加倍努力。孙厂长落入法网,卫平随同慧宁前去探望。之后,慧宁跟着魏东晓去了美国。红旗厂在爆破中被夷为平地,卫平十年的厂长生涯终告结束。他觉得自己在位期间碌碌无为,很是沮丧。但秀丽安慰他说,能让红旗平稳过渡就是最大的成功。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