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外滩钟声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6集全 热度 3392

地区:内地

导演: 管虎 费振翔

类型:年代 /家庭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浙江/安徽卫视

简介: 杜心生和俞佩佩是同学,两个人感情深厚。俞佩佩的外婆何音是音乐学院的教授被红卫兵当成反动学术者给揪出来,经常被拉去批斗。杜心生和弟弟杜心根对俞佩佩十分关爱。为保护俞佩佩家里的那把珍贵的意大利大提琴不被红...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6/共3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66年夏天,文革的风暴已经波及到上海外滩后面的一条叫“梧桐里”的弄堂。阿盛带着几个红卫兵来到俞佩佩的家,要找到那把大提琴,那是资产阶级的乐器。此时,俞佩佩的外婆,音乐学院教授何音,正在学校被红卫兵批斗。俞佩佩抱着大提琴逃了出来,阿盛带着红卫兵去追,经过弄堂,正好被住在楼上的杜心生看到,他从窗口扔下一个钩子,俞佩佩把大提琴盒勾住钩子,杜心生把大提琴拉上楼。

  • 苗师傅是杜师傅的结拜兄弟,他向组织提出让杜心生顶替其父来海关钟楼工作。并亲自带杜心生了解钟楼的运作。杜心生向苗师傅表达了对父亲死因的疑问,认为是有人把父亲推下楼的。杜心根的恶作剧让小组长找上门来警告杜家,说是政治问题,再不管教就要送进劳教所。杜心生打了杜心根,杜母责怪心生打得太重。心根离家出走,杜母和心生在外面到处找心根。杜心生在海关大楼找到心根,告诉他,爸爸不在了,我们是男人,要挑起家庭的重担。

  • 佩佩找来心生,坚持要跟他一起下乡。杜心生不舍,不想让佩佩下乡受苦,面对分手,两人无计可施。心生将父亲留给他的手表给了佩佩表达心情。杜母为两个孩子出行前做准备,心里舍不得。心生和心芳安慰着杜母。心美和心芳约定,等心芳回上海,就一起开个姐妹裁缝铺。火车站人山人海,绿皮列车一开哭声一片。众人依依不舍的告别。这时候,苗师傅跑来,告诉杜母,心生顶替父亲的事海关批下来了,心生不用下乡可以留在上海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66年夏天,文革的风暴已经波及到上海外滩后面的一条叫“梧桐里”的弄堂。阿盛带着几个红卫兵来到俞佩佩的家,要找到那把大提琴,那是资产阶级的乐器。此时,俞佩佩的外婆,音乐学院教授何音,正在学校被红卫兵批斗。俞佩佩抱着大提琴逃了出来,阿盛带着红卫兵去追,经过弄堂,正好被住在楼上的杜心生看到,他从窗口扔下一个钩子,俞佩佩把大提琴盒勾住钩子,杜心生把大提琴拉上楼。

  • 苗师傅是杜师傅的结拜兄弟,他向组织提出让杜心生顶替其父来海关钟楼工作。并亲自带杜心生了解钟楼的运作。杜心生向苗师傅表达了对父亲死因的疑问,认为是有人把父亲推下楼的。杜心根的恶作剧让小组长找上门来警告杜家,说是政治问题,再不管教就要送进劳教所。杜心生打了杜心根,杜母责怪心生打得太重。心根离家出走,杜母和心生在外面到处找心根。杜心生在海关大楼找到心根,告诉他,爸爸不在了,我们是男人,要挑起家庭的重担。

  • 佩佩找来心生,坚持要跟他一起下乡。杜心生不舍,不想让佩佩下乡受苦,面对分手,两人无计可施。心生将父亲留给他的手表给了佩佩表达心情。杜母为两个孩子出行前做准备,心里舍不得。心生和心芳安慰着杜母。心美和心芳约定,等心芳回上海,就一起开个姐妹裁缝铺。火车站人山人海,绿皮列车一开哭声一片。众人依依不舍的告别。这时候,苗师傅跑来,告诉杜母,心生顶替父亲的事海关批下来了,心生不用下乡可以留在上海了。

  • 胖嫂的丈夫继续被关押说是历史问题严重,不予释放。胖嫂的大女儿曼娟希望母亲能够和父亲离婚,这样父亲的问题就不会连累母亲。但是小女儿曼莉不能理解,痛斥母亲,胖嫂说离婚书是居委会送来的,让我签字交给居委会就生效了,但是自己坚决不动摇。曼莉为此深感伤心,心美安慰曼莉,让她理解妈妈的处境。邻里街坊都劝胖嫂离婚,胖嫂左右为难。

  • 曼莉将阿昌委托交给心美的信给了心生,心生看到后去找阿昌谈话。在心生的心里阿盛失手致父亲死亡的旧恨并没有消解,他绝对不能容忍妹妹嫁给小组长的儿子。心芳怀上了茅阿大的孩子,阿大又悲又喜。苗师傅有个女儿叫苗招娣,当年杜师傅曾说过结娃娃亲,招娣觉得这是封建时代的恶习,作为新时代的新女性,要独立要有自己的爱情,并且对小时候见过杜心生的印象很差。苗妈妈让招娣给苗师傅和心生送饭,当招娣看到心生后,彼此产生的感觉不同。苗招娣对心生有好感,但心生则客客气气,因为他心中已经有了佩佩。

  • 杜心生来到浦东苗师傅的家里,想给心芳找个住的地方安心待产。招娣对心生有好感,热情招待了心生,也表达了自己对心芳能够勇敢面对爱情的钦佩之情。但在关于幸福的话题中,两人产生了小小的分歧。苗师母有心撮合招娣和心生的终生大事。杜家孩子准备送心芳去苗师傅家待产,小滑稽在杜家门口给杜家拍了一张全家福。灶披间里,胖嫂、周姐、老虎灶爷爷对小组长的闲言碎语作出了反击。众人也安慰了杜家妈妈,杜家妈妈现在只希望心芳能把孩子顺顺利利生下来。

  • 正在维护大钟的心生接到加急电报,得知毛阿大牺牲的消息。老虎灶爷爷痛不欲生,但是心生决定暂时不告诉别人,封锁有关阿大的消息,连自己的弟弟妹妹都没有讲。他让佩佩模仿阿大的笔迹给心芳写信安慰她。佩佩觉得应该告诉心芳真相,但是心生觉得他说不出口。两人无限感慨。心芳读了佩佩模仿阿大笔迹写的信,虽然有点失望,但也没办法。心生心里有心事,不敢面对心芳。心芳看到杜妈妈和哥哥杜心生的行为,心生怀疑。灶披间的邻居在议论阿大被害的事情,被正来找杜妈妈的心根听到了,他跑去问妈妈事情的真相,被正巧走过来的心芳听见了

  • 杜心生为了安安的户口东奔西走,为了能安插农村户口,招娣和佩佩陪着心生来到大东北,三人在这里留下了难忘的回忆。1976年秋季,中国历史进程发生重大改变。杜心生把埋在沙床里的大提琴取出来。佩佩演奏圣桑的大提琴曲《G弦的咏叹调》,心随弦动,钟声与琴声融合。梧桐里和杜家的生活展开新的篇章。除了维护海关大钟,心生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安安身上,当爹又当娘,让他疲惫不堪,转眼安安长到四岁,安安在托儿所的孤独,和邻居孩子发生矛盾,让他费心费神。心生经过思考后,还是决定告诉安安她的身世。

  • 一天,何音邀请音乐界好友家庭聚会,庆祝新时期的来临。她把杜家兄弟介绍给大家。从一系列的生活细节中,杜心生感觉到他和佩佩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杜妈妈为了让心生能放弃佩佩,劝心生认佩佩做干妹妹。何音教授说,如果心生能够考上大学,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可以由她来负责,也算是作为当年的一种报答。心根也告诫哥哥,放弃幻想。俞佩佩胡乱拉着大提琴,何音认为这是外孙女用大提琴抗议她的决定。她告诉佩佩,在那个疯狂的动乱的年代,依赖心生对他有感情也是正常的。那是一种时代的错觉不是爱情。你爱的是大提琴,是音乐!佩佩不同意外婆的观点,两个人发生激烈的冲突。

  • 招娣为了向心生示好,主动来接触安安,招娣觉得安安有点近视眼,主动帮安安去配了眼镜。没想到安安不喜欢招娣,推开了招娣。但是招娣还是想办法让安安戴上了眼镜。心生为了佩佩能够继续追寻音乐的梦想,向面试的老师说明真相,希望面试的老师能够再给佩佩一次机会。俞佩佩的再一次演奏,获得了老师的认可。心生和佩佩一同参加高考,进考场前招娣给心生送来了她的幸运钢笔。心生偷偷和佩佩交换了钢笔。高考成绩出来了,杜心生落榜了,而俞佩佩则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佩佩答应心生,每周写一次信。心生答应会努力复习,争取考到北京的大学,和佩佩在一起。

  • 队长把曼莉叫到办公室,想占曼莉便宜,被杜心根识破,用计谋整了队长,为此他丢了工作。心生埋怨弟弟不该如此冲动,这个工作还是托关系找来的。心根不想干这个,他有更大的野心。 胖嫂是开理发店的,小组长来理发,并责怪曼莉和心根惹恼了维修队长,他们失去工作不说,也丢了我的面子,是我保荐他们去的,杜母向小组长表示歉意。小组长嘲讽胖嫂,被胖嫂强力反击。曼莉来到心美的裁缝铺跟心美聊天,阿昌买了面给心美,聊到心根丢工作的事跟心美起了争执。

  • 曼莉拉着心美到地下舞厅跳舞,遇到郭阿昌,阿昌教心美跳舞。纠察来检查,舞厅大乱,阿昌保护心美。心美去找曼莉,看到曼莉正和一个男孩拥抱,曼莉说是刚刚认识的。胖嫂得知曼莉去地下舞厅跳舞勃然大怒挥手就要打女儿被心美拦住。阿昌陪着心美复习功课准备参加高考,就在高考那天,心美发现曼莉和那个舞伴在一起,舞伴要占曼莉便宜,被心美及时制止。心美包里的东西在争抢中散落在地上,里面有准考证。两人跑回公园找寻准考证。曼莉看到阿昌和心美站在一起,心生妒忌,将原本已经找到的准考证藏了起来。

  • 心生在佩佩家楼下,听着佩佩拉着大提琴。两人和好,心生答应佩佩,会好好考虑去北京工作的事情。安安一直高烧不退,招娣用了以前老中医的一个偏方让安安的烧退了下来。俞佩佩拎一只蛋糕盒来到杜家看望发烧的安安。杜妈妈告诉佩佩,心生会像他爸爸一样,做个守钟人,和普通的女孩生儿育女。佩佩伤心地离开杜家。杜心生去看佩佩,心生告诉佩佩自己无法离开家里,但是他会一直等佩佩回来。佩佩感觉到她和心生的感情不可能再继续发展下去了。

  • 心根从福建回来了,他送给曼莉一个四喇叭,一盒眼影和一条牛仔裤。心根回到家,被心生一顿教训。他给每个人都带了礼物,给哥哥带了块很贵的手表,但是心生并不领情,认为走私赚钱很危险,不是正当的工作,杜家的人要干正当工作,才能对得起在天之父。曼莉在理发店跟着心根送的录音机学歌,胖嫂让曼莉老老实实去找个好男人赶快嫁人。

  • 心美给杂货铺老板娘送衣服,得知郭阿昌的眼睛在工作中受伤了,匆忙跑去看望,被回来的小组长冷言赶走。小组长告诉阿昌,因为两家的恩怨,坚决不同意两人在一起。阿昌向母亲表明坚决要和心美在一起,小组长表示,阿盛能从北大荒回来,就同意他们在一起。阿昌跑去找心美,因为眼睛看不见,他误把曼莉当成了心美。曼莉吻了郭阿昌并嘲讽他连心美和她都分不清,还好意思说喜欢心美。两人发生了口角。

  • 心生跑到佩佩家,突然用力吻佩佩。何音将机票护照给佩佩并说,人生就是靠不断的遗忘才能走下去的。杜心生就是你必须遗忘的!爱情让我们的人生更美好,更丰富。可是爱情同样能让我们沉沦,变成理想的绊脚石!何音要砸大提琴,佩佩妥协,她不能没有大提琴。但是离开了杜心生,她这辈子不会再爱上任何人。她的心永远留在梧桐里……

  • 阿昌把曼莉从派出所领出来,并训斥她为什么要作践自己。曼莉说我要是珍惜自己,你会对我好吗?你会选择我吗?有人看上了心美设计的衣服,把心美设计的图纸和样衣带回工厂给厂长看,并和心美约定了周末去工厂。心生和招娣见面,招娣说他不近人情,他告诉招娣,说照片没有本人好看。原来信封里装的是招娣的照片。

  • 雨夜。心生从佩佩家路过,正赶闪电,他看到一个黑影在楼里,以为是盗贼,就翻墙进了小洋楼,经过一番搏斗抓到的盗贼竟然是佩佩。俞佩佩告诉心生,她这次回来是准备把房子卖掉。心生告诉佩佩,他现在和招娣在相处,有结婚的打算。佩佩说,你要结婚,我要定居在国外,再回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之前想跟梧桐里的老邻居聚一下。

  • 阿昌醉酒后走在梧桐里,曼莉把他扶到理发店。他错把曼莉当成心美搂着,早晨,他发现和曼莉一起躺着,自己衣服也没穿。赶忙穿好衣服溜出理发店,被正准备开店的周姐看到。心生回到家和心美谈心。说如果真的心美那么喜欢阿昌,他不再反对他们俩在一起。心美伤心的告诉心生,他们已经分手了。俞佩佩和心生走到曾经一起走过的情人墙,佩佩告诉心生,房子没舍得卖,毕竟度过了自己的青春岁月。俞佩佩和心生走到曾经一起走过的情人墙,佩佩告诉心生,房子没舍得卖,毕竟度过了自己的青春岁月。

  • 心美跑到公园摆摊,阿昌跑来帮忙。心美拒绝了阿昌的帮忙,她祝福阿昌和曼莉。阿昌跑去理发店质问曼莉为什么要和心美说他俩要结婚的事情,两人发生了口角。心生来到裁缝铺安慰妹妹,心美告诉哥哥,美芳这个牌子自己是永远不会放弃的。招娣从厂里走出来,外面很黑,后面有人跟着。她用喷雾剂对着身后的人一喷。那人是心生。心生说,师傅说你这几天晚上加班,你怕黑,怕走夜路,我来接你。心生约招娣看电影,招娣大胆地亲了一下心生的侧脸。

  • 心根从深圳来长途电话了。他说自己过的很好,也找到了好工作。让家人放心。而真实情况正好相反,心根不仅没有工作,钱也快花光了。房东要赶他和大头走。心根发现哥哥在他出发前藏在闹钟里的救急钱。不料,闹钟里的钱被人偷走了。心根和大头被房东赶走,暴雨中流落街头。大头打退堂鼓想要回上海。心根表示不混出人样绝不回家。好兄弟决定共同进退。

  • 杜母给了儿子一枚家传戒指。心生在阁楼里向招娣求婚。就在心根绝望的时候,大头的堂哥回来了。他答应给心根他们介绍工作机会。心根来到大头堂哥介绍的高级公寓,有马桶有淋浴,完全是不同与梧桐里的生活。大头的堂哥把他们介绍给老板的手下。并给了心根一份司机的工作。心根不懂英文也没有大学文凭和工作经验。心根灰头土脸的离开了高级公寓,准备放弃淘金梦回上海。心根买好了回上海的火车票却下不了决心。

  • 心美被白先国赶出了公司。被冤枉的心美发誓就是白先国跪着求她也不回去。心美不想做曼莉的伴娘,曼莉决定不结婚了。她把多年对心美嫉妒怨恨发泄出来,并坦白她就是一直给心美的人生道路挖陷阱的人。而心美其实早就知道。好姐妹决裂了。痛苦的心美失去了工作和朋友。心生安慰妹妹。曼莉带着行李离开家,她发誓永远不再回梧桐里。被女儿抛下的胖嫂痛哭绝望。心美赶去阻拦曼莉。曼莉解除了儿时与心美的约定,毅然决然地走出了梧桐里,去寻找自己的梦想。

  • 心美在服装公司顶撞了大客户,被白先国教训。她明白为生存必须学会委屈求全。在心美的不懈努力下,那位挑剔的客户下了一笔很大的订单。白先国也对心美刮目相看。白先国为心美化妆,他在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非常有个性和才华的杜心美。心根拉着大头入伙,找了几个司机载着三车玩具跑长途。大头带着的三万经费不见了。心根费劲心思找到偷钱的司机,终于把三万块追了回来。

  • 为了争取更多的客户,心美开始训练厂里的女工组建业余模特队。为了带动女工的积极性,心美练习走模特步,困难重重。阿昌心疼她,却被心美漠视。她拒绝了阿昌,觉得一切都过去了。心美带着女工们练习走台步。她们穿上心美设计的时装给客户展示,得到了好评。并促成了新订单的签约。白先国到周姐家里作客,他说起在巴黎留学勤工俭学的日子。周姐注意到白先国看心美的特别眼神。白先国的内心早就被心美吸引了。周姐发现白先国胳膊上胎记。确定他真的是自己当年送人的亲生儿子。

  • 招娣打扫卫生时无意扔掉了心芳和阿大的照片和日记。安安故意把招娣藏在饭盒里的工人们的工资给扔了。心生责怪安安不懂事打了女儿。安安离家出走了。招娣解释不是有心扔了孩子的东西。全家人在暴雨中寻找安安。安安和小伙伴准备买火车票去东北。招娣找到了安安,逃走中的安安遭遇车祸。招娣及时推开了孩子,自己昏倒被送去了医院。好在胎儿保住了。安安只是把钱藏起来了。她向后妈道歉。招娣没有埋怨孩子,而是用自己的爱感动了安安。招娣出院回家,安安第一次叫她妈妈。

  • 白先国需要心美参加公司的应酬,必须学会跳舞。心美在这方面的才能几乎为零。曾经是白乐门舞女的周姐帮助心美突击训练。杜心生的自行车被扔满了烂菜皮。心美的裁缝铺也被人砸了。阿昌没想到弟弟阿盛从北大荒回来了。阿盛腿拐了,残废了。满心仇恨。深夜他带着汽油准备烧了心美的裁缝铺。阿昌阻止了弟弟。他绝对不会原谅毁了自己人生的杜家人。同样憎恨把自己送去劳改的亲哥哥。

  • 周姐挂念丈夫,每晚都在弄堂里等他回来。雷船长终于平安回家。这对老夫妻互相理解。雷船长不再过问周姐的秘密,也愿意接受她的儿子。又是几年过去了。安安已经十六岁。成为学校的三好学生。心生和招娣还是没有自己的孩子。招娣看了很多中医,也用了不同的偏方。医生说怀孕的希望不大。招娣的母亲身体不好,已经是高级会计师的她常常加班,回梧桐里的时间越来越少。

  • 心生听到了一切。招娣闹的不可开交。心生觉得老婆太过分了,不能收佩佩的钱。他并不在乎将来是否有孩子。可招娣不相信他的心里没有佩佩。她不让心生回家,逼他睡在美发屋好好反省。心生表示帮佩佩只是出于朋友间的好意。没有任何企图。心生把钱还给了佩佩。佩佩并没有生气,而是称赞在乎他的招娣是个好妻子。

  • 老虎灶爷爷就要搬走了。还请了佩佩和外婆一起吃饭。在老虎灶爷爷的送别饭局上,外婆非常开心,也回忆起很多往事。外婆的病情加重。佩佩还是打算带她回美国继续治疗。招娣的心思都放在舞厅里了。舞搭子老是劝她离开丈夫。外婆突然过世,伤心的佩佩在梧桐里为外婆办一场追思会。追思会上佩佩拉着大提琴。阿盛突然捧着红色玫瑰闯入,当众向佩佩求婚表达爱意。佩佩冷面拒绝。阿盛故意刺激心生,要他当着大家的面向招娣宣誓心里没有佩佩只爱老婆。

  • 白先国的母亲从香港来到梧桐里,她根本瞧不起心美的出身,觉得弄堂里的女孩子配陪不上自己的儿子。白母告诉心美,绝对不会答应他们的婚事。招娣为心美说话,让心美十分感动。白母被招娣气走。与周姨擦身而过。心生鼓励妹妹不要在意别人的看法。白母带着阔太朋友来到服装公司请心美定制高级礼服。故意给她难堪。表示自己不会认同这个媳妇。心美非常顾虑,她不想为了他人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没有信心当好白家媳妇的心美把结婚戒指还给了白先国。

  • 梧桐里的居民纷纷围堵郭家,逼着阿盛退钱。准备跑路的阿盛被小组长拦住了。母亲不相信儿子所作所为。企图逃走的阿盛劫持了心美,并弄伤了自己的母亲。面对警察的围攻,阿盛准备杀死心美然后自杀。阿昌想要说服弟弟自首。阿昌为了救心美被捅伤。阿盛被捕再次入狱。白先国再次向心美求婚。心美照顾阿昌,他看到心美戴的戒指十分感慨。胖嫂陪杜母去了医院。胖嫂把杜母得了绝症的情况告诉了心生。心生懊悔自己没有早点发现。心生去了医院。医生证实了母亲是晚期肺癌,已经无法治疗和手术。

  • 曼莉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心根收留了她。九月来送合同遇上了曼莉。心根让曼莉扮演情人的角色,为了能让九月死心,离开自己。曼莉回到了梧桐里,搂住了多年不见的母亲。胖嫂非常激动。曼莉骗妈妈自己就要结婚了过的非常幸福。小滑稽忙着为曼莉做菜。胖嫂的丈夫去了贵州,再婚了。胖嫂告诉女儿已经放下了那段感情。这些年是小滑稽在身边照顾自己。曼莉也不再反对母亲和小滑稽结婚。

  • 招娣的父母来家中看望杜母,杜母暗示她已经知道儿子和媳妇是为了自己在演戏。希望他们能好好过日子。心生不愿意离婚。他把修好的手表送给招娣,并向她道歉,过去的自己一直爱着佩佩,现在才意识到跟自己白头的人只有招娣。招娣觉得一切都无可挽回了。也不能谅解心生这些年没有真正地爱过自己。心美和白先国准备拍婚纱照。阿昌整理行李准备出发去外地。小组长鼓励儿子不要留下遗憾。

  • 安安不想眼看着父母离婚。她把怨气发泄在爸爸身上。安安放弃了美术大赛为了挽回母亲。招娣也舍不得女儿,她向安安道歉,破坏了约定,不能再做她的的妈妈。安安在录像厅消磨时间被心生拖回家。安安怪父亲没有给自己一个完整的家。心生要女儿学会放弃。安安无法理解。失踪的大头回来了。他也是皮包公司的受害者。心根回了上海。悲痛的他跪倒在母亲的遗像前。

  • 曼莉回到了梧桐里,她要结婚了,要去加拿大定居实现了自己的出国梦。胖嫂不放心女儿远嫁。胖嫂和小滑稽见到了女儿的未婚夫理查德。理查德是个七十多岁的老华侨。胖嫂非常心疼女儿。但曼莉的主意已定不会改变。心美带着亲手缝制的嫁衣送别好姐妹。苗招娣约心生去办理离婚,不想再拖。心生看出妹妹依然爱着阿昌。只是两人都选择转身把感情放在心底。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