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国宝奇旅 立即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26集/共42集 VIP会员每日24点更新,非会员次日24点观看 热度 5256

地区:内地

导演: 花箐

类型:剧情 /悬疑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浙江卫视

简介: 九一八事变之后华北岌岌可危,一批爱国知识分子抱着“人在文物在,人亡文物不能亡”的信念,将故宫文物迁出北平。国民党军官任弘毅与故宫文物工作者周若思等护送国宝南迁,一路上日寇的追击、贪官的垂涎、帮会的觊觎...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26/共4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32年。北平。繁华的琉璃厂。周若思跟荣华斋掌柜打听失踪了十五年的《中秋帖》。 王立文去吉祥旅馆调查孙二被杀一案。丹青会的于洪向掌门汇报了孙二被杀《中秋帖》不见一事。王立文查不出孙二的死因向好友任弘毅求助。周若思当场揭穿碰瓷者的骗局,恼羞成怒的骗子们欲加害周若思,被任弘毅及时制止。周若思因被骗子推倒崴了脚,缠着任弘毅送她去医院。二人在斗嘴中乘车而去。结果任弘毅先带周若思去了警署见王立文,王立文发现自己的师妹居然在任弘毅车上,周若思在知道任弘毅是自己老师任颐和的叛逆之子。任弘毅在验尸时发现孙二死于活杀术,而任弘毅的日本同学本田喜多刚好会这一术。

  • 周旬达声称任颐和跟他一样立场,较真儿的任颐和却说他和周旬达意见不一致,让周旬达当场下不来台。散会后,周旬达埋怨任颐和,认为二人应该站一条线,阻止南迁。任颐和反感周旬达拉帮结派的做法,彼此不欢而散。任弘毅发现本田喜多踪迹,本田喜多也发现自己被人跟踪。王立文去看望任正秋,并送了一个西洋钟表,任正秋假装不悦却收下了。王立文向任正秋示好,任正秋却拿弟弟做挡箭牌,要弟弟先结婚才肯答应王立文。故宫内,周若思向老师任颐和学习书画装裱技术。而国民政府只给故宫文物南迁一个模棱两可的回复。

  • 周旬达看到任弘毅亲近若思,立刻沉下脸。赵光希对任弘毅更是充满敌意。贵宾室内,持帖人孙先生将传说中的《中秋帖》展现在贵宾们面前,请专家们鉴定真伪。一时间,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秋帖》上。周若思过目不忘,见到《中秋贴》,脑海中闪现儿时偶然看过此帖的情景。正在专家们鉴定时,王立文带着大批警察,闯入贵宾室,下令抓捕了丹青会的刘兴,没收了《中秋帖》,导致拍卖大厅一片骚乱。两个警察架着孙二走出贵宾厅,金花玉等记者冲过来拍照。王立文当众接受采访,公告案情。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2年。北平。繁华的琉璃厂。周若思跟荣华斋掌柜打听失踪了十五年的《中秋帖》。 王立文去吉祥旅馆调查孙二被杀一案。丹青会的于洪向掌门汇报了孙二被杀《中秋帖》不见一事。王立文查不出孙二的死因向好友任弘毅求助。周若思当场揭穿碰瓷者的骗局,恼羞成怒的骗子们欲加害周若思,被任弘毅及时制止。周若思因被骗子推倒崴了脚,缠着任弘毅送她去医院。二人在斗嘴中乘车而去。结果任弘毅先带周若思去了警署见王立文,王立文发现自己的师妹居然在任弘毅车上,周若思在知道任弘毅是自己老师任颐和的叛逆之子。任弘毅在验尸时发现孙二死于活杀术,而任弘毅的日本同学本田喜多刚好会这一术。

  • 周旬达声称任颐和跟他一样立场,较真儿的任颐和却说他和周旬达意见不一致,让周旬达当场下不来台。散会后,周旬达埋怨任颐和,认为二人应该站一条线,阻止南迁。任颐和反感周旬达拉帮结派的做法,彼此不欢而散。任弘毅发现本田喜多踪迹,本田喜多也发现自己被人跟踪。王立文去看望任正秋,并送了一个西洋钟表,任正秋假装不悦却收下了。王立文向任正秋示好,任正秋却拿弟弟做挡箭牌,要弟弟先结婚才肯答应王立文。故宫内,周若思向老师任颐和学习书画装裱技术。而国民政府只给故宫文物南迁一个模棱两可的回复。

  • 周旬达看到任弘毅亲近若思,立刻沉下脸。赵光希对任弘毅更是充满敌意。贵宾室内,持帖人孙先生将传说中的《中秋帖》展现在贵宾们面前,请专家们鉴定真伪。一时间,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秋帖》上。周若思过目不忘,见到《中秋贴》,脑海中闪现儿时偶然看过此帖的情景。正在专家们鉴定时,王立文带着大批警察,闯入贵宾室,下令抓捕了丹青会的刘兴,没收了《中秋帖》,导致拍卖大厅一片骚乱。两个警察架着孙二走出贵宾厅,金花玉等记者冲过来拍照。王立文当众接受采访,公告案情。

  • 小岛偷袭任弘毅失败,王立文追踪本田喜多也被发现。本田喜多斥责小岛并禁止小岛偷袭任弘毅,他要在中国战场上与其一决雌雄。赵立夫果然上当了,赵光希宴请王立文,提出借帖欣赏三天。王立文欲擒故纵,获得赵光希提拔自己的许诺。王立文亲自把假帖送到了赵府。赵立夫窃喜在心,答应王立文三天后完璧归赵。罗素断定:三天后,赵立夫还回来的,定是赵家的真帖。本田喜多得知消息便派人盯着赵家,妄图找准时机抢夺《中秋帖》。任弘毅接周若思去看电影,碰到来约若思的赵光希。

  • 任正秋感激王立文为了她不惜得罪权贵,王立文也立马顺杆爬,向任正秋示好。任弘毅接到王立文消息前往火车站抓人,结果周若思也女扮男装的去了现场。在抓捕过程中,若思用水瓶打倒欲偷袭任弘毅的日本人,救了任弘毅一命。最终任弘毅抢回了《中秋帖》,但小岛却跑了。经过这次事件,周若思与任弘毅的关系更近了一步。周若思发现夺回的《中秋帖》不仅是假的,还不是六国饭店那幅,罗素得知周若思能鉴别出《中秋帖》的真假,对其更是喜欢,想收其为徒。

  • 任颐和发现周若思和儿子好上了,便想和周旬达缓和下关系。任颐和和周旬达的谈话因谈论到文物南迁问题发生了激烈争执,两人不欢而散。周若思在一旁也很为难。王立文请示母亲,想让于洪和任正秋见个面,被罗素一口拒绝。罗素表示任正秋什么时候做了她的儿媳妇,再跟她亮明身份也不晚。王立文只好盘算,另想办法,应付任正秋。任弘毅教周若思打枪,周若思总是闭着眼睛,任弘毅细心手把手教会了周若思。暗中跟踪周若思的小包回去向赵光希回报,赵光希气急败坏。

  • 赵光希突然来请任弘毅喝酒,要和任弘毅结拜为兄弟,赵光希用苦肉计求任弘毅把周若思让给他。之后任弘毅和周若思散步时说起此事,两人便调侃起来。两人走到周若思家门口时发现赵光希的车在,就冲进屋里赶走赵光希。周旬达再一次和若思谈判,坚决反对女儿和任弘毅交往。周若思忍无可忍指出:父亲是想与权贵联姻,达到当院长的目的。周旬达被女儿说得恼羞成怒……从金花玉监视任弘毅的照片中,本田吃惊地看到了一个人——田惠。这天,去给任弘毅送她做的小点心,不料,在街上与本田走了个对面。

  • 晚上任正秋偷偷去看望自己的孩子——铭铭。有人向报社透露了故宫文物南迁的计划,故宫方面准备加快准备的进度。另一方面,马衡在记者们面前发表了文物南迁意义的演说。周若思因吃醋田惠会做饭,也想学,结果根本不会做。罗素得知了文物南迁计划,劝说于洪截取南迁的文物。为应付任正秋的不断催问,王立文找了个演员,冒充龙帮北平堂主跟任正秋见面,结果,被任正秋识破。一气之下,跟王立文绝交。王立文想跟任正秋亮明身份,又觉母命难违,心中很苦恼。殊不知,任正秋的心里也很纠结。

  • 当夜,本田狰狞的脸一直出现在田惠的噩梦中,梦中的本田要杀了她……田惠受到惊吓,发起高烧。王立文发现任正秋并没真的拒绝跟他来往,反而主动给他打电话,缓和关系。一天,王立文带着礼物,来见任正秋,不料,却发现任正秋身边多了一个七岁的男孩,而且,男孩竟然管她叫妈妈。王立文震惊之余,深受打击,喝得酩酊大醉。任正秋一连数日不见王立文的踪影,打电话,王立文不接。来警署找,王立文躲起来不见。

  • 在周旬达的撮合下,周若思被赵光希接走去鉴定他家的字画。任弘毅得知发动所有兄弟去找赵光希踪迹。赵光希安排小包在周若思的茶里下药,想要迷奸周若思。幸好任弘毅及时赶到,把小包下过药的茶掉了包,赵光希正想对周若思动手,任弘毅英雄救美,而赵光希也被迷晕。任弘毅临走时还让小宝转告赵光希让他好自为之。之后任弘毅带周若思去早已精心准备好的军营给周若思庆生,结果在周若思拆蛋糕时,王立文夸任弘毅说一个月追到若思就追到了,周若思顿时就不高兴了,在结束后甩开任弘毅独自离开。

  • 赵光希先是在若思面前忏悔,求若思原谅,继而告诉若思,田惠已经住进任家。而且,任弘毅和田惠每天出双入对。看到赵光希提供的偷拍照片,若思很伤心。赵光希趁机诋毁任弘毅人品,求若思再给他一次机会。故宫领导希望任弘毅来担负南迁文物重任,但任颐和告诉大家任弘毅有军命在身,可能无法担此重任。周旬达和袁炳章继续商量阻止文物南迁的方法。若思态度冷漠,拒绝了任弘毅,并提醒他:既然和田惠的关系那么密切,就不要辜负人家。任弘毅耐心解释:田惠遇到坏人纠缠。

  • 东北军将领狄国勇准备抢夺文物拿去充军饷。故宫人手挽手挡在金水桥头。易培基挡在最前面不让人通过。李左翔准备强冲,故宫人誓死抵抗,幸好任弘毅和王立文带人及时赶到,将狄国勇和其部队控制住。任弘毅听到若思在冲突中被打,愤怒地暴打了狄国勇。任弘毅应少帅命令带走了狄国勇和其部队。故宫人心有余悸地谈着文物劫后余生多亏了任弘毅。任弘毅将狄国勇交给张学良后,到故宫汇报事件处理情况,却不见若思。丁洋把若思的去处告诉了任弘毅。

  • 王立文来找任正秋解释“纠缠”铭铭的事,见任正秋正在忙就到里间等候。结果铭铭刚好也在,铭铭向王立文展示他妈妈好玩的宝贝,王立文才发现里面全是他以前送给任正秋“已经卖掉的”礼物。王立文心头一热,明白了任正秋对他的在意和珍惜。两人关系更近了一步。王立文回家,罗素依然惦记着故宫的文物,问王立文何时南迁,王立文想劝阻,罗素却已丹青会的兴旺为重,坚持要截取故宫文物。铭铭在胡同里被车撞伤,陈丹打电话找任正秋,恰巧,任正秋不在颐和斋。

  • 本田和小岛在浴场里商谈接下来的事宜。突然任弘毅带人突袭,结果还是被本田逃跑了,小岛还没来及跑,但任弘毅一下没有认出小岛。放走小岛后才回忆起一些事,但这时已经迟了。任弘毅回到家和任颐和提出想在走之前和若思结婚,任颐和认为他们想不经过周旬达同意私自结婚是在胡闹,也不同意这么做。本田喜多在街上暗杀任弘毅失败,还被任弘毅嘲讽,高傲的本田立刻禁止了一切对任弘毅的暗杀行动。事后任弘毅向少帅汇报了这次情况,少帅立刻派人全程监视本田动向。

  • 任弘毅和周若思去报社登公告结婚,正好被金花玉看到,并通知了赵光希。赵光希立刻去找周旬达商量对策。周若思回到家后,与周旬达发生激烈的争执,周旬达愤怒地失手打了周若思一耳光。周若思伤心地跑去找丁洋谈心,丁洋开导若思,并让若思先住在她家。南迁的准备工作已经结束,故宫内马衡经过讨论,决定让吴瀛随火车主持押运工作。周旬达去任家谈任弘毅和周若思结婚的事,明确告诉任弘毅:既然当兵,就不要跟若思在一起。他指责弘毅自私,对若思不负责任。

  • 周若思因可能走漏了文物南迁时间,被马衡要求暂时回家休息。周若思回家和父亲周旬达就泄密一事展开讨论,而周旬达死不承认,周若思无可奈何。袁炳章不仅带人堵了故宫的门,还不准铁路那边来故宫装箱。故宫方面则一时拿不出对策。伤心的周若思去找任弘毅,表示要和任弘毅去广州,而任弘毅考虑到周旬达对他说的话,向周若思提出分手。周若思不同意分手,任弘毅还是坚持分手,并伤心的离去。而周若思则一人留下喝闷酒。丁洋回来开导周若思,并打电话斥责了任弘毅。任弘毅虽然立马开车去了丁洋家,却在门口守了一夜,不敢进去面对周若思。

  • 王立文回家后,试探性地问母亲罗素对共产党的看法。罗素则为了王立文的安全着想,不让他参合这线党派问题。王立文去接任正秋,路上王立文和任正秋谈论了对共产党的看法。罗素在路上遇到周若思去茶楼谈谈,周若思认出了罗素就是小时候带她鉴赏《中秋帖》的人,两人谈论着《中秋帖》的相关事情,而罗素则想收周若思为徒,周若思则婉言谢绝。王立文终于等到了宋子文的命令,抓捕了袁炳章和几个主要人员,并驱散了人群,结果在审问主要人员后,发现幕后还有他人操纵。

  • 本田喜多越狱后,杀死了故宫的护卫队长吴兴国。王立文则赶到火车站通知任弘毅周若思出车祸的消息,任弘毅二话不说,冲向了医院。任弘毅握着周若思的手,回忆着两人的种种往事。终于若思醒来,任弘毅如释重负。而赵光希带着周旬达、文娟赶到医院。看到任弘毅没走,而是守在若思床前,赵光希立刻紧张了。周旬达安慰若思身体为重,而文娟埋怨周旬达在故宫闹的威信扫地,才导致女儿出车祸。周旬达不服气,和文娟发生激烈争执。文娟愤然离开,刚好出门碰到罗素,原来罗素就是周旬达一直心心念念的苏默涵。

  • 任弘毅得知本田绑架了任正秋,便派部下绑架了日本参赞。任弘毅也请求少帅加强对故宫人员家属的保护。任正秋则在被绑架期间,要求每顿的伙食并要求每顿必有凉拌白菜心。本田喜多得知参赞被任弘毅绑架,立刻打电话给任弘毅,威胁他一小时内放了参赞,不然就杀了任正秋。王立文在任弘毅的提示下想到了任正秋最喜欢吃凉拌白菜心,两人通过此线索确认了任正秋的方位,并按时释放了日本参赞。并于当夜营救出了任正秋。任弘毅从任颐和处得知真的《中秋帖》在郭葆昌处,便想出一计。

  • 周若思告诉母亲文娟,自己即将去参加文物南迁,文娟则开导若思和任弘毅的关系。周若思临走时,文娟给了若思一块玉佩。周若思回家后,看到赵光希也在,很是不满,并提出自己要参加文物南迁,之后便离开了。故宫内,任弘毅向故宫领导提议三天后出发,并正要离开。这时周旬达前来,提出让若思退出这次文物南迁。就在周旬达和众领导争论时,周若思赶到,并表示自己一定会参加这次文物南迁行动。“白狼”悄悄潜入通信站,打电话将书画所在车厢和出发时间告诉了日本人。

  • 深夜,老廖从煤堆中取出两颗定时炸弹,身手矫健地躲过哨兵巡逻,在第5节车厢埋下一颗炸弹,之后向第15节车厢摸去。在老廖翻找《中秋帖》时,被任弘毅抓个正着,老廖反抗准备用手雷炸毁15号车厢,被赶到的叶光及时击毙。然而任弘毅意识到车上已被安置了炸弹,便要求停车检查。在定时炸弹将要爆炸时,任弘毅终于循声发现炸弹,但爆炸已迫在眉睫。最后关头,弘毅拿着炸弹,跳下火车,向远处冲去。

  • 经过任弘毅解除炸弹危机一事,周若思和任弘毅感情持续升温,周若思也将自己的玉佩交给任弘毅,希望保佑他平安。日本人通过周旬达联系赵光希陷害炸弹是任弘毅安置,赵光希因此去抓捕任弘毅。任弘毅为顾全大局,只能被赵光希囚禁在一节车厢内,并被赵光希折磨。周若思求赵光希放人,赵光希不同意,而田惠则冲动地要杀赵光希,被周若思及时拦下。在北京,马衡也找到少帅,并联系上宋子文,从上层想办法释放任弘毅。

  • 高茂宽通过计策得知了任弘毅的近况,带着其他兄弟一起解救任弘毅,但任弘毅以保护文物为重,并没有离开车厢,但是赵光希之后也没机会再去折磨任弘毅。而赵立夫则联合周旬达密谋让火车改线去西安,事成赵立夫则安排周旬达当院长。而周若思则找人抓了老鼠和蟑螂,放在给赵光希的饭里,恶心赵光希。周旬达找到任颐和,挑衅并威胁他,气得任颐和心脏病发作。

  • 任弘毅发电报通知马衡发生的情况并向少帅求助,请徐州驻军前来支援。结果王立文收到电报第一时间通知的是罗素,罗素因此出了一计,并让王立文不通知少帅,尽快赶到徐州。任正秋也因共产党安排协助文物南迁要去徐州,因此任正秋和王立文这各怀目的的两人一同前往徐州。而本田喜多绑架了周若思,并写信要求任弘毅第二天中午12点带着《中秋帖》去换周若思。

  • 任弘毅发现王立文和丹青会有关系,并怀疑起王立文,虽然任正秋帮忙说清,但任弘毅还是没有打消疑虑。小月劝解周若思,并告诉她罗素的相关故事----丢失女儿22年,想要打动周若思。王立文回到家里想要劝阻罗素不要动文物的念头,然而罗素认为丹青会利益高于一切,并拒绝了王立文的要求。王立文退让,只想把周若思带走,罗素依然也拒绝了。

  • 任弘毅等人参加了周若思的任免大典,任弘毅在大典上发现于洪不在,发现自己中了调虎离山计,于是挟持了罗素,和王立文、周若思、任正秋一起赶往专列。与此同时于洪假扮徐州驻军正在从专列上搬文物到卡车上。幸好任弘毅及时赶到,保住了文物。任弘毅让罗素保证丹青会不再打文物的主意,并关押了王立文。而本田喜多假扮的徐州驻军在路上拦下了丹青会的人,发现他们是假扮的,对抗一触即发。本田喜多提出要和于洪谈谈,表示要和丹青会合作,而于洪表示丹青会掌门才能做主。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