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奔腾岁月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热度 1520

地区:内地

导演: 王飞

类型: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央视八套

简介: 作为插队返城的知青,周小强在命运的驱使下,在懵懂的自我抉择中,走上了一条与改革开放大潮相契合的奋斗之路。从最初“投机倒把”的个体户,到八十年代戴集体小厂,股份制民营企业,直至九十年代创立了自己的内衣王...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70年代末,全国的知青都归心似箭,红旗大队也不例外,但大队书记惜才心切、油盐不进,怎么也不肯轻易放人。大队的吴庆知青周小强使出百般解数,以牺牲自己返城的机会从大队书记手中讨得十个名额。然而大伙儿抓完阄,周小强的女朋友刘立秋却名不在列。县医院走廊,一群知青在排队做体检。X光室里传出一阵喧闹,小强和立秋随着人群上前去凑热闹,才知道是一个叫肖雄的知青为了拿到医疗证明,不惜吞下了一个吊着线的钉子。周小强为刘立秋铤而走险偷盖印章,碰巧被吴庆老乡肖雄撞见,三人不打不相识,上演了一番闹剧。

  • 刘立秋的境遇也没好到哪里去。刘母责令她不准再和周小强联系,刘立秋赌气将自己锁在屋里。刘立秋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已经几天没有正经吃喝了。刘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刘立夏想了个好办法,声称厂里正好缺个临时工的工作,每天固定和她一起上下班。还没等刘母应允,刘立秋兴奋地打开了卧室门,满心欢喜地同意。大门紧锁,周小强被关在家里写检查。周小强在家闷得烈火烧心,眼看自由之身遥遥无期,周小强干脆用床单结成绳子,跳窗而逃。

  • 刘经理匆匆赶到医院,和女儿大吵一架。原来刘经理的女儿想要打掉孩子,却因为孩子父亲不在而被医院拒绝。周小强假扮孩子父亲陪着刘经理的女儿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刘经理怒气冲冲地呵斥周小强,别以为通过利用他的女儿就能达到目的。从医院离开的肖雄来到立秋家,想要把手绢还给立秋,没料到却不小心说漏嘴,让立秋一家人得知了小强陪女人在医院打胎的事情。第二天,刘经理笑呵呵地来找周小强,向昨天的鲁莽道了歉,答应帮助周小强,给他一批商场的滞销货,小强拍着胸脯答应自己一定能把这批衣服卖出去。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70年代末,全国的知青都归心似箭,红旗大队也不例外,但大队书记惜才心切、油盐不进,怎么也不肯轻易放人。大队的吴庆知青周小强使出百般解数,以牺牲自己返城的机会从大队书记手中讨得十个名额。然而大伙儿抓完阄,周小强的女朋友刘立秋却名不在列。县医院走廊,一群知青在排队做体检。X光室里传出一阵喧闹,小强和立秋随着人群上前去凑热闹,才知道是一个叫肖雄的知青为了拿到医疗证明,不惜吞下了一个吊着线的钉子。周小强为刘立秋铤而走险偷盖印章,碰巧被吴庆老乡肖雄撞见,三人不打不相识,上演了一番闹剧。

  • 刘立秋的境遇也没好到哪里去。刘母责令她不准再和周小强联系,刘立秋赌气将自己锁在屋里。刘立秋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已经几天没有正经吃喝了。刘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刘立夏想了个好办法,声称厂里正好缺个临时工的工作,每天固定和她一起上下班。还没等刘母应允,刘立秋兴奋地打开了卧室门,满心欢喜地同意。大门紧锁,周小强被关在家里写检查。周小强在家闷得烈火烧心,眼看自由之身遥遥无期,周小强干脆用床单结成绳子,跳窗而逃。

  • 刘经理匆匆赶到医院,和女儿大吵一架。原来刘经理的女儿想要打掉孩子,却因为孩子父亲不在而被医院拒绝。周小强假扮孩子父亲陪着刘经理的女儿去医院做了人流手术,刘经理怒气冲冲地呵斥周小强,别以为通过利用他的女儿就能达到目的。从医院离开的肖雄来到立秋家,想要把手绢还给立秋,没料到却不小心说漏嘴,让立秋一家人得知了小强陪女人在医院打胎的事情。第二天,刘经理笑呵呵地来找周小强,向昨天的鲁莽道了歉,答应帮助周小强,给他一批商场的滞销货,小强拍着胸脯答应自己一定能把这批衣服卖出去。

  • 肖雄迫于父亲的压力,退出了和老楼的生意。没想到这时立夏却带着自己厂里批量生产的假领子滞销货,和立秋去仓库找到周小强,周小强再次迎来了转机。周小强和肖雄将刘立夏厂里的滞销货假领子带到市面上。周小强用了甩卖的模式,只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填补了之前的亏空。周小强还清了债,买了一件新的的确良衬衫想哄立秋开心,没想到粗心大意错拿成了假领子。本来是想讨好立秋,没想到却捅了篓子,刚刚缓和的关系又达到冰点。

  • 周父病情好转,大超的录取通知书也下来了,周家一家人欢欣鼓舞。新生班上,一个大龄、样貌寒酸的学生章曦颇受奚落,大超替章曦说话,两人成为朋友。正在车间作业的陆永年被叫到厂长办公室,里面已经有好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在场。他们质问陆永年是不是给当地党报写了一封长信?在这时候写这种充满修资之风的文章是什么意思?有什么企图?陆永年镇定地一一作答,最后只说了四个字,时代变了。然后丢下呆若木鸡的一帮人,回车间了。

  • 周小强在国营厂的日子越久,就越发困惑,他主动找到陆永年谈心,表达了自己想要离开国营厂的想法。陆永年告诉小强中央决定大力发展深圳特区的决定。周小强和王卫国、伍云霞、立秋、立夏等人凑在一起,周小强告诉大家自己已经辞掉了国营厂的工作,决定去深圳看看新的世界。小强突然离开的决定让立秋十分生气,两人大吵一架,并且发现各自对未来的生活期待并不一样,两人不欢而散。小强不顾众人阻拦,买了南下深圳的车票,给父母和立秋各自留下一封信,就离开了。立秋看着小强的信,泪流满面,立夏开导立秋。立秋后悔,跑出家门直奔火车站。

  • 廖厂长向周小强道出苦衷,周小强提出,让廖厂长把货卖给他。但周小强的积蓄根本不够支付货款,阿彩为周小强作保,周小强再次成功空手套白狼。立秋找不到周小强寄来的信件,发现最近的信都被刘母藏了起来。立秋与刘母争吵,刘母细数周小强的不是,让立秋赶紧找对象。立夏劝慰刘母,反被刘母指责,说周小强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大骗子。一家人乱作一团,立秋哭着跑出家门。周小强终于回到吴庆,立秋喜出望外,带着小强回到刘家,却被刘母一阵呵斥。

  • 谁知王卫国告诉小强政府要“围墙打洞”,设置简易商铺,对私营商贩出租。周小强眼前一亮,迅速联系了王卫国去办申请。周小强为了开商铺,把结婚的钱也搭了进去。立秋因此闷闷不乐。小强不稳定的生活让立秋对未来十分担忧,就在小强跟朋友们侃侃而谈自己在深圳的奇遇的时候,立秋又当面给小强脸色看。立夏却对小强描述的新新世界和未来计划十分感兴趣,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周小强拎着一堆吃的去监狱探望肖雄,肖雄气色明显与之前不同,他积极地了解外界的动向,周小强很高兴,和肖雄聊起了自己的生意。

  • 一天,立秋带着几个干部要来查封周小强的工厂。周小强一挥手,几个工位上的哥们立刻抱着原材料直奔厕所。干部质问周小强懂不懂国家政策,知不知道七上八下?周小强说懂啊,我没超标啊!我只是机器多,老机器方便替换,人没那么多,不信你点点。干部们一点,果然只有七个人。干部们窃窃私语一番,正准备撤,不料一个知青小弟骑着车飞驰而来:对不住小强哥,我家里临时有事,迟到了迟到了!干部们大喜:这还有一个!周小强哭笑不得,跟干部们软磨硬泡,最后干部勉强同意,让他严格执行七上八下,并且专门留下一人盯防。

  • 周小强来到上海,想方设法混进上海百货公司采购科拉订单被拒,却遇到同样来拉订单却被拒绝的老金。周小强只好在街上闲逛,再次遇到老金在路边摆地摊。老金抹不开面子,年纪又大,卖衣服的小摊无人问津。小强给老金帮忙,成功地让老金摊子上的东西销量激增。老金感激周小强,道出自己其实是东乡国营服装厂的厂长。周小强灵机一动,想出妙计,两人配合,一起拿下了上海百货公司的订单。老金欣赏周小强的能力,想让周小强去东乡厂帮忙。两人一拍即合。

  • 小强跟立夏回到吴庆,拿着准备好的金戒指金耳环去向立秋负“金”请罪。立秋对小强气不打一处来,闭门不见。小强满心黯淡,去医院找卫国,原来云霞因为照顾孩子太累生了病,卫国丢了工作,又没有小强的厂子支撑,虽然小强给了他一些本钱谋生,但不善经营的王卫国很快赔了本,现在只能在工地做临时工。立夏为周小强出主意挽回立秋,两人策划了一场盛大的饭局,将刘母和周父周母统统请到,周小强用在上海学来的新方式,当着两家父母面,单膝跪下,用戒指正式向立秋求订婚。

  • 肖雄回到自家老屋,看到立秋、立夏在打扫卫生,只得离开。周小强和王卫国没有接到肖雄,匆匆赶回肖雄家,立秋却告诉他们肖雄并没有回来。周小强坚持要等到肖雄回家,独自一人坐在肖雄家门口,一直等到晚上,还不见肖雄的踪影,只好留了一张纸条插在肖雄家的门闩上,让肖雄看到以后去美姿厂找他。肖雄在外面游荡了一天,终于回到家,这时小强已经离开。肖雄默默地收起门上的纸条,走进屋,恭恭敬敬地把老冯的骨灰盒放在父亲的照片旁边,为两位逝者上香、磕头。

  • 章曦深知市政府引进的那套报废生产线是陆永年的一块心病,于是将流水线的信息透露给了周小强。周小强正为产能不足担忧,听到消息大喜,但同时也很担心机器买到手,还是弄不好。刘立夏因为对小强暗生情愫,心怀愧疚,想要主动辞职,没想到辞职信还没递上,周小强就风风火火地去了上海。刚出狱的肖雄找工作四处碰壁,最后多亏狱中认识的朋友帮忙,才找到了一份私营小厂临时工的工作。厂子里的工人看不起他劳改犯的过往,处处为难肖雄,肖雄忍辱负重,咬牙坚持。

  • 章曦仍未死心,他决定去找陆永年,最后再试一试。不料原来随时可入的市长办公室,现在却被秘书牢牢挡在外面。章曦从天亮等到天黑,终于不顾秘书的阻拦冲了进去。陆永年在办公桌前安静地批阅文件,只是示意章曦坐下。章曦忍不住喊陆永年,喊了两次陆叔叔,陆永年丝毫不理会。第三次,章曦改口喊陆市长,陆永年才冷冷抬头,问章曦有什么事。章曦心头大冷,只是搪塞了两句工作失误,便失魂落魄地离开陆永年办公室。肖雄独自在小酒馆中喝闷酒,章曦也在酒馆里自斟自饮。两个心里有事的男人都喝多了,店里只剩最后一瓶酒,两个男人争抢起来。

  • 章曦刚回吴庆就被肖雄约去喝酒,肖雄直言要章曦搞定外贸批文。章曦为难,认为现在美姿的资质离标准还有距离。肖雄说只要章曦肯帮忙他可以等。不久,肖雄向周小强报告,批文已经搞定。王卫国不信,要肖雄拿出原件,肖雄笑笑,就在路上。果然有关部门通知周小强去办理相关手续。周小强大喜,借此机会提出要给肖雄股份,王卫国只得答应。肖雄再次立下军令状,帮助美姿解决原材料不足的问题。肖雄哼着歌,拎着下酒菜和两瓶二锅头去找章曦,章曦闭门不见。不料肖雄居然翻墙进门,章曦冷言相向:批文已经给你办好,不要再来害我了。

  • 心有余悸的章曦把苏苏的医药费还给了肖雄,两人因此发生口角,最后肖雄还是犹豫着收下了。章曦允诺肖雄:只要合理合法的事情,他一定帮忙。肖雄向小强提出申请,去马来西亚商洽合作事宜。小强满口答应,但肖雄提出条件,要带立秋一同前往。小强质疑,肖雄说他的计划,非要有立秋不可,周小强强烈反对。立秋对周小强十分不满,认为自己在厂里就是个摆设,与小强因为这件事发生争执,周小强当即表态:不同意立秋去马来西亚。立秋认为立夏和周小强都不信任自己。小强犹豫再三,最终决定相信肖雄,并希望立夏跟着立秋和肖雄一起去。

  • 立秋颤抖着打开保险柜,发现型号确认书不翼而飞,小强发了疯一样到处翻找,还是一无所获,最终众人在角落里发现了型号确认书的灰烬。立秋试图安慰小强,气头上的小强一把推倒立秋。肖雄扶起立秋,指斥小强不冷静。小强六神无主之时,立夏站了出来,从柜子里翻出一个文件袋。原来立夏一直担心有问题,特地专门复印了一份待存,肖雄高度紧张。小强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但心怡告诉小强,在此类国际贸易中,有正式法律效力的只能是原件,复印件因造假难度低,无法作为相应证据,如果打官司,美姿输定。

  • 立秋手里拿着肖雄陷害小强的证据,却心生犹豫,迟迟没有把磁带交给小强,小强因为工作过度疲劳,病倒进了医院。立秋最终还是把录音带给了小强,立夏要把录音带交给公安局,却被小强阻止。小强一夜未睡,在病床上思考如何度过难关。第二天,卫国来到医院,发现小强留下一张字条。“我去搬救兵了,贷款到期那天回来。”美姿众人困惑不安,立夏坚决相信小强,鼓励大家抓紧处理眼前的事务,剩下的人都下到车间加入生产制作。王卫国把小强留在医院的搬砖录音机给了立夏,立夏宝贝地珍藏了起来。

  • 清晨。裸着身子的肖雄仍在酣睡,立秋已经起身。她回头看了看睡得香甜的肖雄,惨淡地笑了笑,拾起了案台上的剪刀朝着手腕扎了下去。肖雄醒来,抱住立秋,真挚而诚恳,立秋感动。周小强去刘家找立秋,谁知立秋一夜未归。正当大家准备分头去找人时,肖雄带着面色憔悴的立秋回来。刘母上前质问,立秋淡然道:我已经是肖雄的人了。小强知道真相以后,怒打肖雄,立秋护着肖雄,立秋告诉小强:我不会再等你了。小强得知超美成立的事情,上门质问肖雄。

  • 第二天众人继续练摊,又遇到昨天吃亏的黄牛,黄牛早有准备,人多势众,将他们围住,卫国跑得快,只剩小强立夏。黄牛不仅抢了他们的衣服和钱,还准备把两人扔进金角湾。小强立夏觉得已到绝路,立夏向小强表白,并亲吻小强,表示此生无憾。关键时刻,卫国带着威子和其他华人赶到,危机解除。小强和卫国在海边寻找立夏,最终还是一群捞鱼的俄国人把立夏救了上来,两人拥抱在一起。

  • 立夏回到办公室,小强故作若无其事,没话找话,立夏开门见山表示立秋来过,小强更是慌张,只是顾左右而言他地讨论婚礼的事。立夏索性直接问小强:你心里是不是还有她?周小强支支吾吾,立夏称自己不想做任何人的替代品,要周小强想清楚了答案再来找自己。周小强为了挽回立夏,精心设计了一个惊喜,当众向立夏求婚。在周大超的帮助下,周父周母也被骗了过来。两人在众人的簇拥下,在工厂举行了婚礼。五年后。周小强又熬了一晚上没睡觉,立夏给小强送来早饭。

  • 周小强和王卫国看着工人们往一辆集装箱上搬运纸箱,手下突然慌张地跑过来告诉两人出事了。周小强在各个政府衙门之间穿梭,想方设法要给美姿找到突破口,但在哪儿都是碰了一鼻子灰。周小强回家煮饭烧菜,伺候立夏。张涛匆匆来到小强家,瞒着立夏偷偷告诉小强厂里出事了。立夏看到鬼鬼祟祟的两人,起了疑心。卫国等人已经商量好了,准备在工厂集合,到市政府前示威,小强赶到阻止,卫国不听劝。还好小强让张涛带着“太太团”赶到,云霞痛斥卫国:这个责你负得了么?你们都不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更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做事要为全家老小考虑!

  • 百日酒宴会上,一家人客客气气地坐在一起,唯独周小强一人不在。立夏满脸担忧,大伙刚要动筷子,周小强就推门走了进来,立夏和周父周母满眼泪水与周小强相拥而泣。满月酒宴会后,陆永年劝小强和肖雄强强联合:风物长宜放眼量,竞争是手段,发展才是结果。周小强表示:不管谁把我当成敌人,在我这儿,敌人只能是我自己。五年后。美姿和超美均发展迅速,成为全省在东欧最大的两家服装外贸企业。超美因为流动资金短缺市场占有率进一步下滑,肖雄决定掀起价格战,和周小强抢占东欧的市场份额。

  • 陆永年指示章曦开办企业家学习班,请学者讲课。周大超出马讲恶性竞争,肖雄根本看不上周大超,借故逃脱,周小强却从大超的讲课内容中得到启发:与其大家一起在低端市场靠价格互相割肉,不如跳得更高。年夜饭,一家人在一起,刘母劝周小强和肖雄和好,肖雄假意答应刘母。周小强对肖雄的态度也有所缓和。 在美姿进行品牌升级的同时,立夏对周小强的使用原料再度提出异议:她认为美姿服装需要使用高端面料,但周小强坚持认为如果采用进口面料,过于高昂的成本,美姿扛不动。

  • 作为插队返城的知青,周小强在命运的驱使下,在懵懂的自我抉择中,走上了一条与改革开放大潮相契合的奋斗之路。从最初“投机倒把”的个体户,到八十年代戴集体小厂,股份制民营企业,直至九十年代创立了自己的内衣王国,新世纪来临之际,公司上市,完成跨国兼并,走向世界,也迎来了“电商时代”,并在“反倾销”诉讼中大获全胜。商海中几度浮沉,爱情婚姻历尽艰辛,兄弟友情遭遇背叛,都没有击垮周小强不屈的信念和理想。在妻子刘立夏、红颜知己肖瑶、弟弟周大超的帮助下,周小强最终战胜了重重困难,收获了事业和人生的成功,实现了精神的升华,为新时代的中国工商业者书写了一首辉煌的史诗。

  • 周小强带着立夏、周娅住进了厂里。肖雄的行为影响了整个吴周的服装行业,吴庆本地服装企业家纷纷来到超美找肖雄算账。肖雄有些怕了,找章曦想办法。章曦提议建立行业联合会,利用超美的实力帮扶其他同仁,并且大家共同努力进驻开发区,打造吴庆服装企业舰队。肖雄称超美想当会长,章曦坦言:谁的贡献大谁做会长。并且告诉肖雄,想当这个会长,必须学会合作和双赢,暗示肖雄放下心中恩怨,帮助美姿走过难关。成立行业联盟的讨论会上,章曦牵头组织,肖雄毛遂自荐想要当会长。

  • 肖雄拿到行业协会的报告,发现美姿已经迎头赶上,质问程明美姿为什么突然活了过来。程明坦言美姿门店在消费者中的口碑非常好,一下子供不应求。肖雄决定继续走自己上市的策略。美姿跟一家法国时尚杂志合作,拍摄一组明星加缪的时尚大片,立夏设计的衣服却被杂志退了回来。小强让立夏的助手小丁参与这次设计,立夏却扔下一句话:我的设计稿只能我来修改。肖雄作为民营企业上市有难度,盘算着收购一家国企借机获得国企的地皮,他盯上了濒临倒闭的吴庆市服装厂。

  • 衣兰因此丢了工作,但她也跟肖雄不打不相识,衣兰带肖雄来到自己常去的屋顶,在上面喝着啤酒谈心,活泼鬼马的衣兰逗得肖雄十分开心,并向肖雄将起了自己悲惨的身世。肖雄把酩酊大醉的衣兰送回家,才看到立秋给自己的手机打了无数个电话,肖雄回到家,看到睡在沙发上的立秋,有些不忍。章曦来到肖雄办公室,希望能说服肖雄主动跟周小强联营,渡过眼前的资金难关。另一边,周小强的机器开工不足,白白放弃了很多订单。陆永年找周小强到家里吃饭,提醒周小强可以考虑和肖雄联营。

  • 肖雄的如意算盘全部落空,失意来到酒吧喝酒,和小年轻发生口角,肖雄被酒瓶打了脑袋晕了过去,被衣兰带回了家。肖雄醒来,衣兰在他身边睡着,给衣兰留了一张名片。衣兰到超美去找工作,肖雄让衣兰去做前台,衣兰拒绝,称自己想要去学卖衣服。肖雄从衣兰那里学会网络沟通工具OICQ的使用,衣兰把自己的博客主页给肖雄看,希望跟肖雄合作在自己的网站主页上卖衣服。立夏为加缪设计的新服装设计稿终于完工了。周小强专门支开周娅,亲自下厨,在家里为立夏准备了烛光晚餐。

  • 登机前,小强本来只是想随便说点什么把肖瑶打发走,但肖瑶对小强提及的几个欧洲服装新概念引起小强的兴趣,原本说好五分钟,结果小强愣是拖着肖瑶聊了一个小时。最后要走,小强向肖瑶发起了邀请。肖雄摆脱了困境,超美大厦也即将落成。肖雄很开心,买了不少礼物回家给老婆孩子。然而,此时的立秋在家里发烧,可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立秋对肖雄不咸不淡,两人发生口角,肖雄才发现立秋生病了,被立秋怒怼了一通。这时可儿酒气醺醺地回了家,和肖雄大吵一架,肖雄摔门而去。

  • 肖雄得知法国迪诺高层许铮将赴上海,抽调公司全部精英,准备前往上海攻克迪诺,他答应衣兰带她一起。肖瑶与许铮同机抵达上海。许铮对肖瑶的跟随喜出望外,一路不忘对肖瑶的追求,却屡屡碰上冷钉子。肖瑶透露,自己这趟到中国,不仅为了完成采访,还为了去吴庆寻根。雄带人约见许铮,想请他去实地考察超美,许铮对此兴趣不大,肖雄很懊恼。肖雄跟踪许铮,发现他正与上海卡索服装公司洽谈,肖雄心生一计。许铮和法国同事在卡索的专卖店门口停下车,看到店门口人声鼎沸,一群人在那里拿着卡索的产品指责他们的质量问题,衣兰假扮的顾客闹得尤其厉害。

  • 肖雄约肖瑶见面,把全家福递给肖瑶,告诉肖瑶自己是她的亲哥哥。 正当三人坐在一起吃早餐时,肖雄电话响了。肖雄故意把电话掐断,表示要好好陪同妻儿,但一看来电是许铮的,着急不已。立秋主动拨通电话,表示这是董事长命令你去打的电话。肖雄笑着接过电话,脸色一变。周小强公开宣布美姿将收购超美大厦,这让许铮对超美的实力充满担忧。肖雄怒摔电话,但一看身边的妻儿,肖雄又满脸堆笑,控制住自己坐下吃饭。立秋叹气,让肖雄去忙自己该忙的吧。肖雄如释重负,迅速出门。

  • 小强回家,发现立夏态度似乎十分冷淡。小强几度试探,立夏始终不说。小强请立夏吃饭,肖瑶打来电话,说自己要回法国了,小强劝肖瑶留下,电话被立夏听到,两人语气暧昧,肖瑶表示已订好机票准备登机,小强要肖瑶在机场等自己。周小强抛下立夏,开车到机场,却不见肖瑶踪影,这时肖瑶给周小强打来电话,告诉周小强她在周小强家。周小强回到家中,看到肖瑶正跟立夏聊天。立夏终于愿意和周小强谈一谈,周小强想让立夏重回美姿,立夏表示自己还是需要补补课。

  • 立夏的杯葛行动初见成效,美姿高层均不看好薇特萌。小强特地约请肖瑶对整个公司管理层宣讲,肖瑶不仅谈到自身优势,而且与美姿的成衣交易中心相勾连,提出未来是互联网的时代,美姿不应故步自封。周娅偷偷溜到会议室门口,把肖瑶的宣讲都录了下来。周娅将肖瑶的宣讲内容完整录音交给立夏,但周娅也希望父母能够好好谈谈,不要因为理念之争伤了家庭和气。立夏怀着极大的恶意去听录音,但似乎肖瑶的观点对她有所触动。

  • 肖瑶充分调动自己在欧洲时尚圈的人脉,并雇佣了一个会德语的学生,打探到了德尚那边的顾虑和疑惑,成功帮助了周小强在谈合作时占得上风。德尚总裁对周小强刮目相看,但还是对周小强的手表品味有所怀疑。周小强解释了自己那块手表的来历,称这块手见证了太太和自己的爱情,赢得尊重,双方的谈判终于获得了实质性的进展。肖雄对妹妹跟周小强的亲密合作让他极不爽。肖雄打电话指责妹妹,被立秋听到肖瑶和小强在欧洲的事情。

  • 肖雄让章苏苏帮自己管理雄霸基金,苏苏首战告捷,帮肖雄赚了不少钱。美姿虽然拿下欧洲公司,但外籍设计人才存在流失,设计理念始终得不到有效提升。小强召集公司高层开会商议,薛化成和伍云霞等人劝小强及时收手,不要再在德尚上面投入资金,小强没有采纳云霞的意见,并且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欧洲顶级设计师。迪诺向周小强提出了一个债转股的方案,以解决小强的资金问题,小强担心迪诺最后通过这种方式吃掉德尚,拒绝了迪诺。没想到迪诺还留有后手,如果小强拒绝迪诺债转股的方案,迪诺就会要求德尚提前清偿全部本金。

  • 肖雄发现电脑里有一份彼岸花工作室发布会的邀请函,于是好奇地到发布会现场去看。而这家发布会的主办方正是衣兰。衣兰离开肖雄后,独自操办起一个服装设计工作室,专做独立品牌、私人订制,在文艺圈内已形成一定口碑。在发布会的最高潮,她还请来当季网红“无边落木”亲自登场走秀。在现场一众少女的欢呼声里,“无边落木”穿着时尚的服装在几个女模特的簇拥下登台,衣兰亲自登台解说,肖雄只觉得“无边落木”看上去很眼熟。

  • 肖雄溢价收购美姿的股权,从美姿的各个小股东手里又拿到了一部分股权。周小强和立夏去医院看望立秋,不料碰上肖雄。周小强偷偷把肖雄拽出病房:美姿那么大,你吃得下么?肖雄笑言:我给你送钱,你怎么还不领情啊。小强冷笑:肖雄,你这么多年,一直活在仇恨的牢笼里,我替你惋惜。立秋和立夏听到了二人的谈话,立秋得知肖雄收购美姿的行为,质问肖雄:他们是家人,你之前答应过我不要再为难美姿,你现在为什么又要这样做?

  • 章曦联系章苏苏,告诉苏苏自己会马上在文件上签字,让苏苏去天台找他。苏苏立马通知了肖雄。苏苏来到天台上,章曦拿着文件,最后一次劝苏苏收手,苏苏:我今天不是来听你说教的,给还是不给。苏苏看章曦没有反应,扭头就走。章曦跪下:苏苏,算爸爸求你了。章苏苏答应章曦重新开始,并拒绝再为肖雄收购美姿。失去了章苏苏的肖雄陷入了更大的危机之中,红了眼睛,命令超美的工厂立刻停工停产,把所有的资金都转到雄霸账上。

  • 章苏苏决定暂时留下,和章曦住在一起,并且决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帮肖雄和小强渡过难关。法国迪诺正大举吃进超美的股份,小强召开会议,告诉大家,他想给超美注资。薛化成当场反对,小强表示:如果没有超美这样的对手,美姿不可能进步的这么快。而且法国不止在对超美下手,在欧洲,法国正在抹黑美姿的品牌,迪诺现在是超美和美姿共同的敌人,帮超美就是帮美姿,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企业。周小强还请来了许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一次,咱们中国人要联手。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