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龙凤店传奇第一季 立即播放

7541.3万播放
电视剧 15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霍志楷

类型:言情剧/古装剧/网络剧

语言:国语 年份:2017

简介: 镇远镖局的大小姐凤儿年幼丧母,父亲迎娶新媳妇后将她送去灵山镇学艺,凤儿和青梅竹马的小满哥哥分别。凤儿在师娘的教导下,学会做各种各样的面点,一晃很多年过去,凤儿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性格古灵精怪,爱打...展开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暮春三月的山路上仍有着一点积雪,外出摘草药的凤儿哼着小调正赶回灵山镇,到镇上后,凤儿发现全镇上下的老百姓都被一帮土匪杀害了,惊吓过度的凤儿立马躲了起来,她偷听到这帮土匪杀害全村人是为了伪装成村中百姓,劫持路过的车队。于是凤儿决定留下来通知车队,不能让他们也惨遭土匪的毒手。 车队果然按时到了灵山镇,土匪们却意外发现车中装的不是钱财,而是一群妙龄少女。这帮土匪顿时色心大起,决定把这一群女孩掳回山寨。凤儿知道这帮土匪的恶毒心思,为了救女孩们,凤儿利用食物暗中送出消息,女孩得到凤儿的消息后及时逃离,在逃跑的路上凤儿与雪儿、燕儿和茜儿结识。 众土匪不甘心就这样放女孩们逃跑,拼命追赶,女孩们体力不支慢慢被土匪追上,就在关键时刻豹奴出现,救下了众女孩,但自己却受伤了。豹奴相貌狞恶,众女孩虽看他受伤却不敢接近,只有凤儿不怕,还给豹奴包扎伤口,豹奴从未被人这样对待,由此对凤儿印象深刻,心生好感。在凤儿帮助下,大家逃离土匪的谋害,但在刚刚的逃离过程中有一名女孩被土匪杀害,侍卫长想让凤儿顶替空位与众女孩一起上路

  • 女孩们走过水榭,来到高大巍峨的飞云殿。大门里,一群身着舞衣的女孩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领舞的楚儿舞姿优美、美丽动人。凤儿她们被霁月台的景色和楚儿她们的歌舞所惊艳,尤其是楚儿和一班女孩,每个人容妆、衣着和气质都非常洋气,和她们相比,凤儿这些新来的女孩衣着颜色、款式、发型等都参差不齐,气质上也远远不如,让新来的女孩们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霁月台的总管夜莺告诉新来的女孩,她们将在这里开始为期一年的学习。在霁月台可以学到各种技能。刚刚跳舞的女孩是上期培训完成的学姐们。她希望,女孩们可以在这里一年的学习,也能像她们一样,美丽、自信地离开这里。 女孩们得知自己也能像她们一样,兴奋地议论起来。 女孩们回到各自的寝室,凤雪燕茜发现她们住在同一个房间,雪儿非常开心,提议大家都做一个自我介绍。原来雪儿是大户人家的千金,但是后来家道中落。燕儿从小以卖艺为生。凤儿父亲是总镖头,三年前却被仇家杀害。茜儿家中经商,此次是逃婚出来的。

  • 凤儿、雪儿、燕儿、茜儿和女孩们一起练习舞蹈,楚儿也在其中。 雪儿做大幅度动作时,私藏的玉佩从胸前掉落,雪儿忙把玉佩塞回衣服里,但被夜莺看到了。夜莺厉声说,雪儿,规定练舞时不得佩戴个人饰品,拿过来。雪儿张开双手,里面却什么都没有。夜莺明白了,于是让站在雪儿身后的凤儿单独留了下来。雪儿担忧地看了凤儿一眼,匆匆离开了。健妇对凤儿进行搜身后,却一无所获。夜莺无奈,只好让凤儿离开。 此时燕儿已经揣着玉佩匆匆离开了,路上遇见楚儿,楚儿为了偷到玉佩假意撞了燕儿,燕儿却毫无察觉。所以当燕儿要还雪儿玉佩时,才发现玉佩不见了。雪儿心急如焚,于是在晚上夜深人静时偷偷跑到练舞场地寻找玉佩,就在雪儿寻找过程中,凤儿也悄悄跑来陪雪儿一起找。可谁知道此时夜莺和健妇正在附近巡逻,发现了她们,凤儿急中生智,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引开夜莺,救了雪儿。 这件事最后被云裳姑姑知道了,于是在第二天清晨的召集会议中,云姐给凤雪两人出了一道难题,霁月台便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生死游戏。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暮春三月的山路上仍有着一点积雪,外出摘草药的凤儿哼着小调正赶回灵山镇,到镇上后,凤儿发现全镇上下的老百姓都被一帮土匪杀害了,惊吓过度的凤儿立马躲了起来,她偷听到这帮土匪杀害全村人是为了伪装成村中百姓,劫持路过的车队。于是凤儿决定留下来通知车队,不能让他们也惨遭土匪的毒手。 车队果然按时到了灵山镇,土匪们却意外发现车中装的不是钱财,而是一群妙龄少女。这帮土匪顿时色心大起,决定把这一群女孩掳回山寨。凤儿知道这帮土匪的恶毒心思,为了救女孩们,凤儿利用食物暗中送出消息,女孩得到凤儿的消息后及时逃离,在逃跑的路上凤儿与雪儿、燕儿和茜儿结识。 众土匪不甘心就这样放女孩们逃跑,拼命追赶,女孩们体力不支慢慢被土匪追上,就在关键时刻豹奴出现,救下了众女孩,但自己却受伤了。豹奴相貌狞恶,众女孩虽看他受伤却不敢接近,只有凤儿不怕,还给豹奴包扎伤口,豹奴从未被人这样对待,由此对凤儿印象深刻,心生好感。在凤儿帮助下,大家逃离土匪的谋害,但在刚刚的逃离过程中有一名女孩被土匪杀害,侍卫长想让凤儿顶替空位与众女孩一起上路

  • 女孩们走过水榭,来到高大巍峨的飞云殿。大门里,一群身着舞衣的女孩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领舞的楚儿舞姿优美、美丽动人。凤儿她们被霁月台的景色和楚儿她们的歌舞所惊艳,尤其是楚儿和一班女孩,每个人容妆、衣着和气质都非常洋气,和她们相比,凤儿这些新来的女孩衣着颜色、款式、发型等都参差不齐,气质上也远远不如,让新来的女孩们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霁月台的总管夜莺告诉新来的女孩,她们将在这里开始为期一年的学习。在霁月台可以学到各种技能。刚刚跳舞的女孩是上期培训完成的学姐们。她希望,女孩们可以在这里一年的学习,也能像她们一样,美丽、自信地离开这里。 女孩们得知自己也能像她们一样,兴奋地议论起来。 女孩们回到各自的寝室,凤雪燕茜发现她们住在同一个房间,雪儿非常开心,提议大家都做一个自我介绍。原来雪儿是大户人家的千金,但是后来家道中落。燕儿从小以卖艺为生。凤儿父亲是总镖头,三年前却被仇家杀害。茜儿家中经商,此次是逃婚出来的。

  • 凤儿、雪儿、燕儿、茜儿和女孩们一起练习舞蹈,楚儿也在其中。 雪儿做大幅度动作时,私藏的玉佩从胸前掉落,雪儿忙把玉佩塞回衣服里,但被夜莺看到了。夜莺厉声说,雪儿,规定练舞时不得佩戴个人饰品,拿过来。雪儿张开双手,里面却什么都没有。夜莺明白了,于是让站在雪儿身后的凤儿单独留了下来。雪儿担忧地看了凤儿一眼,匆匆离开了。健妇对凤儿进行搜身后,却一无所获。夜莺无奈,只好让凤儿离开。 此时燕儿已经揣着玉佩匆匆离开了,路上遇见楚儿,楚儿为了偷到玉佩假意撞了燕儿,燕儿却毫无察觉。所以当燕儿要还雪儿玉佩时,才发现玉佩不见了。雪儿心急如焚,于是在晚上夜深人静时偷偷跑到练舞场地寻找玉佩,就在雪儿寻找过程中,凤儿也悄悄跑来陪雪儿一起找。可谁知道此时夜莺和健妇正在附近巡逻,发现了她们,凤儿急中生智,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引开夜莺,救了雪儿。 这件事最后被云裳姑姑知道了,于是在第二天清晨的召集会议中,云姐给凤雪两人出了一道难题,霁月台便上演了一出惊心动魄的生死游戏。

  • 凤儿坐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圆月,心里想着她的小满哥哥。忽然,凤儿听到不远的树林有声音,凤儿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身着男装的人影,从树林边一闪而过。凤儿急忙站起来,心想难道是自己心想事成了吗,凤儿立刻向人影消失的方向跑去。凤儿跟着“小满哥哥”跑进后院门里,没有留意到门口的“禁地”标志。 凤儿进去后,发现“小满哥哥”不见了。凤儿推开石门走进密室,好奇的看着这个自己从没来过的地方。她拿起空地中央挂着的牌子,看了一眼,只见上面上写着巧儿二字,隐约还有些血迹。凤儿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心中惊恐,心想难道这些女孩最后都没有走出霁月台?凤儿向屋内走去,正要上前看烛台,忽然听到外面响起云姐的声音,凤儿停住,迅速看了一下两边,最后躲到了右侧的小通道内。凤儿刚躲好,门就开了。云姐缓步走到烛台后,揭开了前面的小棺木,伸手从里面抱出来一个小襁褓。云姐把襁褓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目光迷离,一边轻声地哼着儿歌,一边慢慢陷入回忆。凤儿吃惊,心想难道这是云姐的孩子?

  • 云姐在飞云殿端坐,夜莺站在旁边。飞云殿下,雪儿、燕儿、茜儿和女孩们等待接受训示。夜莺说道,昨天晚上凤儿私闯禁地,按规矩本该处决,但念在凤儿是误入禁地的份上,便赦免凤儿死罪,改判禁闭三日反省。雪儿、燕儿、茜儿听了后欢欣鼓舞。 凤儿在禁闭室百无聊赖,忽然门被打开,楚儿进来了。楚儿见凤儿在禁闭室吃好喝好,心中不是滋味,于是计上心头,吓唬凤儿说霁月台有一个凄厉的女鬼,专门撕漂亮女生的脸。凤儿听了假装害怕,心里却是不屑一顾。楚儿走后,凤儿见窗外好像有个男人的身影,怀疑是小满哥哥,结果她正要出门,就被门上掉下的“蛇”吓晕过去了。豹奴闻声赶来,急忙抱着昏迷的凤儿跑到了雪儿她们的寝室。燕儿见到凤儿发烧,就按照雪儿的药方去药房给凤儿抓药。凤儿喝了燕儿熬的药后,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 此时刘默因为皇宫内的事务,决意前往霁月台挑选几个出色的女孩,以便帮助自己在皇宫内立足。云姐紧急召集所有女孩,通知此事,并让女孩们准备一个自己的拿手节目。女孩们听后心事重重,不知道这个机会对她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 楚儿正在宿舍院子的一角看书,只见燕儿拿着两个纸包一路小跑来到寝室门前,心中好奇。片刻,燕儿打开寝室门,急匆匆向厕所走去。楚儿在一旁看着,想了想,悄悄溜进凤儿她们的寝室。楚儿进入寝室看见桌子上放着两堆药材,就将两堆药材互相掉包了。做完这些,楚儿迅速离开了寝室。 茜儿回房来到桌边,把掉包的药材放进了自己的香囊。等凤儿的药材熬好后,茜儿拿着药汤进入禁闭室看凤儿了。凤儿见到茜儿,特别开心,茜儿把药罐递给凤儿,凤儿拿着药罐喝了一口就直皱眉头,说好苦! 茜儿打趣说,奇怪,昨天你怎么不嫌苦?只有喝了药病才能好啊。凤儿笑了,一口气把药喝完了。茜儿看着凤儿喝完,正准备走,凤儿突然痛苦的呻吟起来,然后就晕倒在床不省人事。茜儿一时心急,哮喘发作,但是香囊已经不管用了,茜儿痛苦的倒在地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第二天凤儿醒来后,却不见茜儿,燕儿流着泪说,都怪我,是我把药搞混了,害了你和茜儿。凤儿以为茜儿也病了,直到最后,凤儿才明白,原来茜儿已经永远的离开了她们。

  • 今天是刘默来霁月台的日子。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女孩们就已经穿戴整齐集合起来了,她们都期待着自己被选中。夜莺正指挥健妇们装饰霁月臺上下。这时一个健妇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说,他们已到五里路外。夜莺一听,更着急了。楚儿此时气定神闲等在一边,信心满满,一直保持着挺拔的姿势。女孩们见了,不觉噤声,端正一下姿势。 飞云殿那边,又一队表演的女孩鞠躬退下。刘默显得兴趣寥寥,对云姐说,这么长时间,她们就接受了这样的培训?云姐战战兢兢地回话,说她除了琴诗书画歌舞这些基本功外,还教授了女孩易容、破解机关等密探的初级技能。刘默有些不耐烦。此时夜莺拍手,音乐响起。刘默瞬时睁大了眼睛。楚儿上场,表演的是刘默家乡的民谣舞蹈。刘默专注地看她跳舞,面露喜色。说道,这所有女孩里,也就这个楚儿表演的还像点儿样。这还不是压轴节目,不过让我多少有些期待,继续吧。刘默说着,又拿起女孩们的画像看了起来。刘默忽然大叫起来:这个是谁?刚才表演的女孩里有她吗?刘默有些激动,用手指着凤儿的那张自画像。云姐一笑说,主人不用急,她马上就来了。

  • 东厂掌班看着凤儿、雪儿、燕儿,告诉她们这次任务的目标是夺取感恩寺的拍卖品----《武穆遗书》。说完东厂掌班递给雪儿一个信封,说他们收买了感恩寺里的一个人,要雪儿安排人去见一下,时间、地点和银票都在信封里。雪儿点头,郑重的收起信封。回房后,雪儿将信封递给凤儿说,我们现在分头行动,燕儿和我扮成香客去感恩寺踩点,打探消息,凤儿去见感恩寺那个人。凤儿点头,立刻就出发了。转眼凤儿已经来到高丽小馆门前。凤儿停住了,脑海里想起了初次遇见景荣的情景。凤儿有些期待地向高丽小馆望去,想着这次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遇见景荣。 凤儿走到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桌子旁只有一个披着连帽斗篷的人在喝酒,斗篷的帽子很大,遮住了他大半部分脸。凤儿坐到桌边,将信封放在桌面上。两人对了暗号后,凤儿点点头,把信封推给斗篷男。斗篷男告诉凤儿东西在大乐春秋府,负责守卫的是锦衣卫指挥使宋长庚。凤儿一惊,心想大乐春秋府的守卫太严密,不容易攻破,然后放开了压住信封的手。斗篷男将信封拿起来,揣进怀里。

  • 凤儿女扮男装,在得月楼的包房里等着景荣。不多久,景荣就到了,凤儿忙上前施礼。景荣入座,凤儿拿起酒壶为景荣斟满酒,然后举杯说道,小弟前些日子不懂事,荣兄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弟先自罚三杯。说罢,凤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接着又连干了两杯。凤儿再次将杯子满上,举杯敬景荣。景荣见凤儿这么热情,喝的也很起劲。凤儿和景荣在房间推杯换盏,气氛热烈。最后喝的景荣面色略带潮红。 凤儿此时十分清醒,看景荣喝晕了,就准备套景荣的话,便提起了《武穆遗书》。景荣嘟嘟囔囔地说到,我不会告诉任何人《武穆遗书》就藏在大乐春秋府的密室里。凤儿眼睛一亮,整了整衣衫,准备离开。景荣看着她,朦胧的眼睛一亮,眼前的凤儿活脱脱一个女子。两人相互注视着。景荣看着凤儿的脸庞,男装的凤儿开始变得模糊,景荣用力揉了揉眼睛,发现凤儿的两撇胡子越看越不对劲,便上前把胡子给撕了下来。这一撕,凤儿的女儿相完全暴露在景荣面前。景荣呆住,嘴里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想要上前吻凤儿,凤儿吓了一跳,情急下一拳就把景荣给怼了回去。

  • 林间小道,一小伙赶着一辆马车。长庚坐在车帘前,仔细观察两边的路况。景荣拨开布帘,看了一眼窗外的风景。突然景荣叫停马车,对车夫说我们不走大路,抄小道。车夫迟疑了一下,但又不敢忤逆景荣的意思,无奈地把马车慢吞吞地赶往小路。张岐山赶着马车,感觉到背后长庚冷冷的监视,他不敢乱动,可又担心自己突然换路线,会影响刘公公的计划,不能贸然带人进镇。张岐山便故意找了一处凹坑,让马车陷了进去。突然的颠簸,让长庚一个趔趄,差点从车上掉下来。 张岐山蹲在地上,装模作样地检查车轱辘。景荣下车问车夫,怎么回事?车怎么停了?张岐山摇头道,车轴坏了,走不动了。景荣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镇子,微微一笑说,那就送到这里吧。长庚,我们步行进去。张岐山这下着急了,一把拽着景荣,不让他们走。长庚紧张地按住腰间的刀,怒视车夫。张岐山装出害怕的样子,却始终不曾松手。他支吾道:车坏了,可这车钱?长庚掏出一串铜钱,递给张岐山几文钱。张岐山终于松开景荣,颠了颠铜钱。

  • 景荣和长庚跟随夜莺走进龙凤店大堂,景荣观察整个龙凤店里的朴实布置。夜莺给景荣介绍龙凤店,景荣却觉得这大堂装修得比太监房还差。景荣落座后,不经意地转头,看见大堂的一张桌子上围坐着一群人,其中一位白面书生长得特别俊俏,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雪儿感受到景荣的目光,抬起头,大方的和景荣对视。夜莺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一幕,不动声色地走到景荣的身边。 只听雪儿说轮到我了,然后站起身,作诗一首:复照青苔蔽归路,残菊萧萧人碌碌,重生门前轮双桨,觉来满眼利名客,岁岁催年年,清歌消魂付曙色。景荣应和:归朝欢,只有上半段,缺了下半段,也是不完美。雪儿颔首,看向景荣的方向,相邀景荣将词填完整。景荣道:长眉画了具面人,入目游丝翦愁痕,倚墙繁花留不住,物是人非事事休,梦断春渐远,日影下帘勾寂寥,无人处,离殇唱罢,疏影尚风流。景荣话音刚落,雪儿第一个鼓掌。这时一个五大三粗的客人倏然站起身,口沫横飞地说到,你们这些诗都太文绉绉,看着雅,一点都不实用!说罢就立刻作诗一首: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

  • 山贼霸天虎威风凛凛地来到龙凤店门外,大喊:天虎今日只为迎亲,并不想伤害任何人。若是有人敢阻拦我和燕儿姑娘的婚事,那就别怪天虎心狠手辣!所有人都紧张地看着彼此,面面相觑。夜莺受不了霸天虎的威胁,起身想要去开门。景荣一个箭步挡在夜莺的面前,生气的说到,掌柜的,亏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好人!倘若你开了这扇门,就是要把她们母女俩往火坑里推。景荣话音刚落,大门就被一脚踢开。霸天虎在山贼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地走进来。景荣看见霸天虎,心中不爽。 雪儿见景荣蠢蠢欲动,忍不住劝说。景荣受不了霸天虎盛气凌人强抢民女的模样,站出来朝着霸天虎大喊:淫贼,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两个山贼见状,赶紧冲上前,一把抓住景荣,将他押到霸天虎的面前。霸天虎饶有兴致地看着景荣,景荣挣扎。霸天虎嘲讽道:哎呦,来了个不要命的。老子娶亲,关你什么事?既然你想做出头鸟,那我就成全你!说完,霸天虎抽出腰际的刀,作势要砍景荣。燕儿这时大喊住手!霸天虎听到燕儿的声音,急忙转身。

  • 霸天虎坐在虎皮椅上,对景荣的提议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什么?你要跟我结拜兄弟!景荣点头。霸天虎皱眉,说道我霸天虎行走江湖多年,独来独往惯了,为何无缘无故添一位兄弟?景荣一本正经的说:我就是欣赏天虎兄的行侠仗义和仁义孝顺!霸天虎明白了,就给景荣出了一道题,让景荣先献个投名状。景荣听后默不作声,心里在盘算。霸天虎又说,山西即将上任的知府是个大贪官,这次路经青龙山,足足带了三箱银子!咱们这是劫富济贫啊。景荣一听,心想这是好事啊,激动之下就答应了投名状。 护卫们已经被山贼五花大绑了个结实,那魏大人也被两个帮众押着。景荣心想一定要惩罚惩罚这个贪官。但魏大人毫不惧怕,说自己是不会向山贼屈服的。景荣不屑,打开箱子,想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可谁知第一个箱子里竟都是书。景荣不信,急忙把所有箱子都打开,翻了个底朝天,仍然不见一纹银子。魏大人见状说道,圣君当朝,我这知府还算是买得起书的,认识的其他同僚穿着打补丁的衣服、一日三餐皆小菜稀粥。景荣惊讶。

  • 景荣骑着马,朝龙凤店走去。大街上人来人往,有百姓认出景荣,人们欢呼起来,朱公子回来了,我们的英雄回来了!百姓的叫嚷声传遍了整条大街,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纷纷驻足,都想一睹朱公子的真容。景荣下马,见周围的百姓越来越多,有点受宠若惊。一个小女孩从人群中挤出来,手里拿着手编的野花花冠,跑到景荣的面前。景荣友善地蹲下身,摸摸女孩的头,小女孩把花冠戴着景荣的头上。景荣向所有人报以友善的微笑,不住地点头,却突然发现围观的人群中,有一张似曾相识的脸——青龙山小头目。 凤儿房内,云裳在为凤儿梳妆打扮。凤儿对着铜镜笑,化完妆后,额头更是被点了一个梅花胎记,几乎和当年的宁妃一模一样。凤儿开心地原地转了个圈,特别喜欢这身装扮。只有云裳在喃喃自语,说凤儿太像了。凤儿好奇的问:我像谁?云姐叹了口气说:暂时还不能告诉你。接着又提醒凤儿,今晚就是你的压轴大戏,好好表现,不要让公公失望。凤儿心心念着她的小满哥哥,就追问云姐任务结束她是不是就自由了?云裳似笑非笑的看着凤儿,点了点头。

  • 景荣匆忙赶到后花园,到处找寻雪儿和燕儿的身影。只见不远处的水阁上摆着一张桌子,雪儿坐在中央,抚着一张古琴,悠扬的琴声传来。景荣缓缓走进水阁,安静地欣赏着。突然,景荣眼前一亮,只见换上舞服的燕儿在天桥上翩翩起舞,身姿妙曼灵动。在雪儿的琴声和燕儿舞蹈的配合下,景荣心情大好。一曲终了,景荣鼓掌赞扬。然后三人一起落座在水阁的桌子旁,景荣看着身边倾心于自己的女孩,正左右为难,忽然远处传来嘈杂的声音。原来是燕儿和雪儿的爹娘正在找她们。燕儿惊慌,想跟景荣私奔,景荣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两个姑娘拉起逃跑。可最后他们还是被发现了,雪儿、燕儿也分别被父母怒斥带走。景荣目送两人远去,神情萧索,长叹一声。 景荣落寞地回到水阁,发现桌子上还有一壶酒,便拿起酒壶,大口大口的喝。这时一阵悠扬清越,如泣如诉的笛声传来。听到笛声景荣一个激灵,突然整个人振奋,这不是宁儿生前最爱的曲子吗?是宁儿!景荣激动地冲出水阁,顺着笛声,跌跌撞撞地寻去。

收起
演职员表
更多> 电视剧榜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