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请赐我一双翅膀 立即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26集/共60集 每周二到周六20点更新2集,VIP会员抢先看10集 热度 6854

地区:内地

导演: 赖水清 国建勇

类型:年代 /偶像 /悬疑

语言:普通话

简介: 上世纪二十年代,警察局局长林傲东被枪杀,养女林九歌被指认为凶手,含冤入狱。九歌在狱中艰难求生,既要周旋于监狱中的各方势力,又要对抗从监狱外不断伸进的幕后黑手。自九歌入狱后,警察龙天羽一直调查真相,发现...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26/共6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九歌走在街头,回忆起父亲林傲东为了抚养她,甚至终身未娶,她的心中突然涌动着满腔歉意,她立刻转身跑向家中,想要对父亲说声“对不起”。然而,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林家突然响起的一声枪响,让九歌与他的父亲从此阴阳两隔……在书房里,九歌看见父亲倒在地上,身下一地的血,而她也突然被人砸晕……再次醒来时,林九歌发现龙天羽持枪正对着自己,父亲林傲东倒在身旁,而自己手中正握着一把枪!九歌问龙天羽,到底是谁杀了父亲,却不想龙天羽将一副手铐铐在了她的手腕上。

  • 庭审当天,有新的证人出现。萧临风站在了证人席,说在林家花盆下发现的脚印是自己的,他说林傲东死的那夜案发前一个小时,萧临风曾到林家行窃。检控官随即提交了当年林九歌的收养证明,同时要求冷念之出庭作证,因为事发当日,她也曾到过林家,而且听到了林家父女的争吵。林九歌的身世之谜终于暴露于公众。原来多年前,林傲东曾亲手抓捕过一个罪犯,后来这名罪犯因为不堪忍受狱中的痛苦绝望自杀。他死后,林傲东收养了他的女儿,也就是九歌。但最讽刺的是,此案后来被发现是件冤案。法官最后一次问九歌认不认罪,九歌当着众人面,做了最后申诉,最终,法官还是判九歌故意杀人罪成立,判处死刑,一个月后执行。

  • 九歌一次次地被青雕及其同伙所伤害,看着九歌浑身伤痕累累,念之把九歌受伤的事报告了监狱长,青雕等人受到处罚。然而,念之的好心却违背了监狱的生存之道——告密者会成为所有囚犯的敌人。九歌在洗衣间工作时,被青雕拖到水龙头底下猛灌冷水,就在这时,凤姐出手阻止了青雕,并警告她不要弄出人命来。九歌向凤姐致谢,凤姐说监狱里出了人命,谁也脱不了干系,她是怕青雕影响她出狱,她从来没有想过帮九歌。而九歌也终于得知青雕为何始终与她为敌的真正原因——原来青雕被林傲东亲手抓进来判了二十年的重刑。为此,青雕发誓要父债女还!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九歌走在街头,回忆起父亲林傲东为了抚养她,甚至终身未娶,她的心中突然涌动着满腔歉意,她立刻转身跑向家中,想要对父亲说声“对不起”。然而,这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林家突然响起的一声枪响,让九歌与他的父亲从此阴阳两隔……在书房里,九歌看见父亲倒在地上,身下一地的血,而她也突然被人砸晕……再次醒来时,林九歌发现龙天羽持枪正对着自己,父亲林傲东倒在身旁,而自己手中正握着一把枪!九歌问龙天羽,到底是谁杀了父亲,却不想龙天羽将一副手铐铐在了她的手腕上。

  • 庭审当天,有新的证人出现。萧临风站在了证人席,说在林家花盆下发现的脚印是自己的,他说林傲东死的那夜案发前一个小时,萧临风曾到林家行窃。检控官随即提交了当年林九歌的收养证明,同时要求冷念之出庭作证,因为事发当日,她也曾到过林家,而且听到了林家父女的争吵。林九歌的身世之谜终于暴露于公众。原来多年前,林傲东曾亲手抓捕过一个罪犯,后来这名罪犯因为不堪忍受狱中的痛苦绝望自杀。他死后,林傲东收养了他的女儿,也就是九歌。但最讽刺的是,此案后来被发现是件冤案。法官最后一次问九歌认不认罪,九歌当着众人面,做了最后申诉,最终,法官还是判九歌故意杀人罪成立,判处死刑,一个月后执行。

  • 九歌一次次地被青雕及其同伙所伤害,看着九歌浑身伤痕累累,念之把九歌受伤的事报告了监狱长,青雕等人受到处罚。然而,念之的好心却违背了监狱的生存之道——告密者会成为所有囚犯的敌人。九歌在洗衣间工作时,被青雕拖到水龙头底下猛灌冷水,就在这时,凤姐出手阻止了青雕,并警告她不要弄出人命来。九歌向凤姐致谢,凤姐说监狱里出了人命,谁也脱不了干系,她是怕青雕影响她出狱,她从来没有想过帮九歌。而九歌也终于得知青雕为何始终与她为敌的真正原因——原来青雕被林傲东亲手抓进来判了二十年的重刑。为此,青雕发誓要父债女还!

  • 湘湘在龙天羽面前替九歌惋惜,说如果自己是九歌,肯定就一死了之了。湘湘的话点醒了龙天羽,他连夜赶到女子监狱,要求必须见到九歌。狱警无奈,只得将牢门打开。龙天羽的猜测被证实——心灰意冷的九歌还是割腕自杀了……九歌被送到医务室时,只有一息尚存。冷念之得知后,火速赶往监狱,终于从死神的手中将九歌抢救了回来。九歌在昏迷中抓着龙天羽的手连呼“爸爸”,龙天羽在情感的天平上开始向九歌倾斜,他相信九歌的无辜。龙天羽与典狱长唐德宗曾是警校同窗,龙天羽提醒唐德宗好好“看管”自己的犯人,唐德宗答应整顿监狱风气,只是龙天羽一向为人冷淡,此番举动还是让唐德宗在心里略感诧异。

  • 龙天羽取出一枚子弹,告诉九歌这就是射入林傲东心脏中的那枚子弹,他问九歌难道不想知道杀死父亲,冤枉自己的真凶是谁吗?这样死去,她真的甘心吗?这几天,他翻阅了九歌亲生父亲当年的案宗,发现九歌的亲生父亲同样是被冤入狱,同样是在狱中自杀。可当时,只要他再多等一天,林傲东就能拿到证明他无罪的证据,是他自己放弃了。他问九歌难道真的要重蹈覆辙?九歌的斗志被一点点点燃了。龙天羽告诉九歌他会尽全力调查此事,也会定时来狱中跟她见面说明进展,而九歌要做的,是设法在狱中活下去,给他时间,也给她自己时间。

  • 警局,龙天羽通过抓走沙爷拍到一些照片,照片里一个小贼的意外出现给了龙天羽重要线索——小贼说,林傲东被杀那夜,萧临风和他在租界区一大使家里切磋偷盗的功夫。也就是说,案发时萧临风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林家!龙天羽苦苦追寻的“案件疑点”终于出现了!龙天羽立刻将情况上报,同时让冯道广签署通缉令全城搜捕萧临风!毛九看见通缉令,问萧临风怎么办。萧临风问起外面情况,毛九说追他的警察越来越多,黑道的人也越来越多,城门封锁,还有记者湘湘三天两头寻他。

  • 湘湘采访九歌,当得知是龙天羽的妹妹时,九歌心理上信赖不少。她从湘湘处得知龙天羽这段时间夜以继日地寻找证据,九歌心中平生一丝感动。虽然九歌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公开开口的机会,但她努力平静着纷繁的思绪,将自己的经历向湘湘娓娓道来……湘湘白天采访九歌,晚上整理录音、撰写文稿,萧临风成了她的第一个读者。通过湘湘的讲述,九歌在萧临风的心里,一点点熟悉鲜活起来……湘湘的古怪引起龙天羽的怀疑,龙天羽几乎就要发现萧临风的存在,却被及时赶回的湘湘掩饰过去。

  • 龙天羽通过九歌提供的线索,很快从那一叠照片里面找到了嫌疑对象。于是,龙天羽调集人马,开始在赌场内部及周围进行蹲点。 经过两个日夜的蹲守,功夫不负有心人,龙天羽发现凶手终于出现在了赌场。当他闯进沙爷办公室时,发现凶手已经逃脱,龙天羽与警员大宝随即向凶手追踪而去,并与凶手展开殊死搏斗,杀手出手狠辣,招招致命,龙天羽虽拼尽全力,但身负重伤,警员大宝牺牲,杀手最终逃脱。悲痛之下,龙天羽再次回到沙爷办公室,要他说出凶手身份。 冯局长批评龙天羽行事冲动,要解除龙天羽队长职务。众警察哀悼大宝,龙天羽接到念之电话,得知九歌要见他。

  • 龙天羽混进了戒备森严的光明制碱厂,惊险中偶遇萧临风。萧临风解释说,那晚余大莽冲进龙家地窖想杀他,他幸而逃脱,后来本想去警局自首,却发现毛九和毛凤被抓。昨天,他又在赌场附近看见了余大莽和龙天羽打架,光明制碱厂后来便一路跟踪余大莽到了光明制碱厂。两人达成同盟,先去寻找毛九父女。制碱厂的杂物间里,两人终于找到毛九毛凤,但却惊动了制碱厂的打手和余大莽。混乱中,毛九为救萧临风,被打手开枪打中。龙天羽奋力一搏,终于将余大莽抓获。

  • 九歌的车子正要驶出监狱,尖锐的哨声响起,囚车被拦了下来。典狱长说自己的女儿嘟嘟不见了,他怀疑嘟嘟也许是跟着野猫,走进了下水道。危急时刻,九歌主动提出进入下水道营救出了嘟嘟。看着九歌的狼狈模样,典狱长深受感动,想以重大立功表现为九歌申请终止死刑。但此时青雕突然站了出来,说她曾看见九歌教唆嘟嘟,要她跟着野猫钻进下水道,这一切都是九歌预先计划好的。典狱长不禁怀疑九歌是在利用嘟嘟为自己争取减刑的机会。九歌被再次押上囚车驶向刑场。

  • 龙天羽做光明制碱厂的结案报告,发现光明制碱厂的户头上有笔巨款,是在余大莽被抓当日,转入了租界银行。龙天羽赶到银行,要求将巨款冻结,但银行工作人员拒不配合。冷立威恰巧在银行办事,出面替龙天羽担保,终使银行答应在接到警方的正式手续前,可以将巨款冻结到中午12点。还有半个小时,龙天羽打电话回警局,催促冯道广务必带着所有资料在中午12点前赶到。冯道广带着资料赶到银行,说警车没油了,为了不耽误时间,自己只有跑着过来但还是迟了五分钟,钱已被转往国外。制碱厂这条线索彻底断了……

  • 监狱女子浴室中,留在最后的九歌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的临近。一双男人的脚踩在浴室门口,他推开了门悄然潜入浴室。这时,九歌刚换好衣服头发湿漉漉地转身向外,突然撞到了喝醉了酒的狱警张三。见到美人出浴,张三的眼睛更红了。而在浴室外,青雕锁上了门,这一切都是她设计好的。浴室里,张三捂住了九歌的嘴巴,意欲实施不轨。就在此时,小白菜从角落里冲出来,她从背后将毛巾套在张三脖颈上,发疯似的勒住了他。九歌震惊,平时看似懦弱的小白菜竟然会这样。就在两人以为张三已死之时,张三却从地上站起,向两人走来,两人惊慌不已,张三却踩中了肥皂,摔倒在地,气绝身亡。

  • 冯道广回忆说林傲东生前的确在调查一件大案,这个案子部署了三年,当时已经到了收网阶段。因为是高度机密,即使身为副局长,他也不知道。但他知道除了林傲东,还有个卧底在帮他查这个案子。通过冯道广的形容,龙天羽猛然察觉,这个卧底正是九歌行刑当日的“送信人”!林傲东的前秘书带龙天羽去检查林傲东的遗物,看到钢笔,秘书突然想起,林傲东死亡当日,曾想签署一份逮捕令,后来因为林九歌被当作小偷抓入警局,才打断了逮捕令的颁发。龙天羽听到此处,猛然醒悟——逮捕令上的那个人才是杀害林傲东的幕后真凶!

  • 上世纪二十年代,警察局局长林傲东被枪杀,养女林九歌被指认为凶手,含冤入狱。九歌在狱中艰难求生,既要周旋于监狱中的各方势力,又要对抗从监狱外不断伸进的幕后黑手。自九歌入狱后,警察龙天羽一直调查真相,发现杀害林傲东的真凶乃是上沽位高权重的海关监督冷世南,并且查明冷世南操纵着上沽的毒品交易,危害一方。最终,九歌联合龙天羽等人,对冷世南等人进行了公正的审判。

  • 龙天羽在九歌病床边守了很久,九歌苏醒后,两人相对无言,却情愫涌动。当龙天羽问起九歌在监狱中的处境时,九歌反而安抚龙天羽说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林九歌,再说监狱里还有萧临风帮她。说话间,九歌的鬓角有耳发垂落,龙天羽伸手替她挽起,念之推门进来,察觉两人异样。典狱长带青雕三人进来让九歌指认,可是九歌却因证据不足,放弃了指认。龙天羽在监狱门口等待念之,问九歌的身体情况,念之问龙天羽为什么对九歌这么关心?龙天羽被这么一问,才发现九歌在自己心中已有很重的分量。龙天羽不便在念之面前表露,只能以恩师惨死、九歌无辜,为了查明真相为由化解过去。

  • 九歌请凤姐做裁判。输了,她把命给青雕;赢了,青雕从今往后不再找麻烦!青雕觉得这是顺理成章除掉九歌的大好机会,遂应了九歌的赌局。赌黑羽当天,青雕对着九歌拳脚相向,招招致命,九歌一时不敌,处于下风。但九歌毕竟有过正规拳击的底子,再加上个性沉稳,及凤姐传授的应敌技巧,虽处下风,但始终没有落败。青雕暗中使诈,却被九歌一一识破,一番激烈的对决后,九歌反而将青雕压制,在关键的一招里,九歌突然发力,制服了青雕。在场的女囚也被九歌的气势震动……

  • 在九歌的悉心呵护下,嘟嘟的自闭倾向有了明显好转。龙天羽也不时来教嘟嘟绘画,和九歌有了在监狱外独处的机会。两人的感情在接触中不断升温。 龙天羽带着那只钢笔钥匙去了林家,试了大大小小的柜子抽屉,仍旧毫无进展。离开时,龙天羽发现除了自己,还有人躲在林家,他追出去,那人已经跑了。龙天羽从直觉上判断,认为藏在林家仓库的这个人,就是之前的“送信人”。龙天羽在仓库里发现了“送信人”吃的安眠药,他通过安眠药查到了一家医院,医生告诉他,的确有个五十岁的男人每隔上一段时间就会来开上一些安眠药。而这种安眠药,上沽只有他们医院能开。

  • 龙天羽来到监狱,死者的身份很快被确定,正是之前无故旷工的狱警张三。通过狱警们的口供,龙天羽判断,张三是在离开监狱后遇害的。但是,小白菜听说张三尸体被发现后,显得魂不守舍,这让青雕起疑。青雕联系到当晚的种种,觉得张三的死颇为蹊跷,她向龙天羽举报了九歌和小白菜。龙天羽提审九歌,九歌一口咬定那晚自己并没有见过张三,龙天羽拿出他在尸体上发现的东西——那条子弹项链,这是龙天羽送给九歌的那枚从父亲身上取下来的子弹。九歌内心波涛起伏,但表面上却故作平静,不管龙天羽怎么问她,她只有一句话,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 龙天羽痛苦地来到林傲东坟前,一向滴酒不沾的他破天荒地喝了酒,他嘲讽自己居然会以感情作为证据。突然,龙天羽发现林傲东坟前刚被祭奠过,猛然联想起“送信人”可能来过。 龙天羽接到医生的电话,神秘的“送信人”出现了。龙天羽赶到医院时送信人已经离开。茫茫人海中,龙天羽凭直觉寻找着“送信人”!他一只手搭在一个男人的肩头,男人回头,眼神刚一接触,龙天羽就知道是他。“送信人”甩开龙天羽的手,在人群中逃跑,龙天羽紧追不舍,“送信人”冲过马路,一辆汽车开过来,把紧随其后的龙天羽撞飞出去。

  • 龙天羽带着“送信人”的肖像画让九歌辨认。九歌一看画便惊呆了,因为画中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生父亲关泊君。然而,当龙天羽问九歌是否认识时,九歌竟矢口否认。龙天羽觉出了九歌的异样,却未曾细究,他告诉九歌,决定回到林局长被杀案的起点调查。为什么亲生父亲还在世?为什么养父要一直瞒着自己?亲生父亲到底跟林傲东的案子有什么关系?九歌有太多的疑问…… 九歌跳下床,摇醒青雕和小白菜,说她想好了,要一起越狱!

  • 越狱前的探监日,这一次,为了告别,九歌并没有拒绝。龙天羽拿出那个念之帮忙挑的项链送给九歌,九歌打开项链的盒盖一看,里面镶嵌着一张自己的小小的素描写真,九歌心中感动。龙天羽含蓄地向九歌表白,会找回她的笑容,只要再给他一些时间,等到花开时就会来接她。九歌来到典狱长家里,看到嘟嘟画的两人背影,心中五味杂陈。秋千上,九歌告诉嘟嘟自己要去很远的地方,要嘟嘟好好地长大。嘟嘟第一次开口,叫了声姐姐,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 越狱当日,所有的一切都按原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当天晚上,青雕顺利进入浴室,等待九歌从典狱长家里回到这里。而在典狱长家,九歌心急如焚。嘟嘟感染了猩红热,高烧不退。九歌守在嘟嘟床边,寸步不离。念之想尽办法,嘟嘟病情却无好转迹象。唐德宗见嘟嘟依赖九歌,认为情况特殊,告诉狱警陆佳九歌可以破例留下来。唐德宗让九歌自己选择去留,九歌犹豫着。时间紧迫,萧临风迫不得已匆忙赶到典狱长家,却见九歌仔细地照看着嘟嘟。萧临风急匆匆地赶到典狱长家,而九歌却朝门口的萧临风摇了摇头,她决定守侯嘟嘟直到她醒来。

  • 女囚牢房里,女囚们发了疯地拿钢钉去捅青雕,关键时刻,九歌握住钢钉,要众人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暂时饶过青雕。其实,青雕并不知幕后真正的黑手,但她透露给九歌一个重要的信息——那人腿不太好。在后山墓园,冯道广借拜祭林傲东,与冷立威相约,这一切都被跟踪冯道广行踪的龙天羽所见。龙天羽回想起冷家之前所为,以及每一次与冷立威的偶遇,龙天羽恍然而悟。与此同时,九歌从念之处偶然得知冷立威一到刮风下雨的天,就会膝盖疼。九歌回想见过冷立威的场面,发现他每次都杵着拐杖。九歌突然明白了——原来冷家才是真正的幕后真凶,难怪父亲当初会坚决反对自己的婚事!

  • 冷立威给冯道广施加压力,全力对付龙天羽。冯道广要撤销了龙天羽的职务,说是保护他。然而,龙天羽根本不领情,冯道广悻悻离去。龙天羽一次次按下扳机,发泄心中的郁闷……脑海里闪回着林傲东对他的教诲。离开射击场在更衣室里换衣服时,龙天羽看见贴着林傲东名牌的储物柜,龙天羽试探着用那把钢笔钥匙插进了锁孔,居然打开了。他在储物柜里发现了一本笔记本,笔记本上面记录着“入货”,“出货”这样的字眼,到底冷家在做什么生意呢?龙天羽猛然想起萧临风告诉他的那个“王”字,龙天羽终于明白,那可能是一个未写完的“毒”字,也就是说冷家是在做毒品交易的生意。

  • 龙天羽来监狱见九歌,连吃两次闭门羹。龙天羽没办法,只能让萧临风把九歌绑过来,因为他有很重要的事跟九歌商量。龙天羽告诉了九歌,冷家杀害林傲东的来龙去脉——冷家贩毒,林傲东派关泊君到光明制碱厂当卧底收集证据,林傲东打算收网时,被冷家洞悉,于是派余大莽杀害了林傲东。直到龙天羽离开,九歌也没开口、问出自己的疑问——龙天羽到底对念之是什么态度,对自己又是什么感情。萧临风觉察到了九歌的痛苦,说要替九歌去问清楚。九歌拦住萧临风,说龙天羽已经对她施舍了帮助,没必要再施舍感情。九歌对龙天羽的误会加深。

  • 冯道广收到自己女儿的照片,想到冷立威的威胁,他立刻找来吴三石询问狱警张三一案,了解到案情有很多疑点,隐隐觉得九歌与这个案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重新复查案件。冯道广还在龙天羽办公室找到证物项链,他亲自来到监狱调查。审讯室里,青雕说出杀害狱警张三的凶手是林九歌。由于青雕的指控,还有之前龙天羽故意压下的证据——尸体身上原本属于九歌的子弹项链。九歌以谋杀狱警和企图越狱两项指控,再次被判死刑。龙天羽责问冯局长为什么草率判案,但被革职。龙天羽大骂冯道广不配身上的警服和警徽。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