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小楼又东风 立即播放

1.1亿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28集/共46集 周一至周六24点2集;周日24点1集

地区:内地

导演:吴家骀

类型:年代剧/谍战剧

语言:国语

电视台:安徽卫视

简介: 上海名媛吕晗芝因父亲被汉奸杀害,家道中落,从此走上了抗战的道路。因缘际会,与吕晗芝命运紧密相关的两个男人,却分别属于两大敌对阵营。表面上为汉奸做事的高晨,实际上是中共地下党的情报人员。表面上抗日锄奸的...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28/共46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37年11月,上海被日军占领,公共租界和法租界成为被日伪势力包围的孤岛。沪上名商吕其松的家——吕公馆晗园里,一片繁忙。从女主人到众仆人,都在为吕家独生千金吕晗芝今天的订婚仪式忙碌着。对父亲安排的订婚非常不满的吕晗芝正在气头上,高晨带着订婚礼服和新鞋上门。吕晗芝伶牙俐齿地奚落这个即将和自己订婚的男人,高晨却饶有兴趣地回应,吕晗芝气急了把新鞋子扔向高晨。吕晗芝不明白,向来民主的父亲明知她喜欢一个叫韩寿民的国军军官,为什么还要她和高晨订婚。

  • 吕晗芝赶回晗园,跪在父亲的遗体边,伤心欲绝地哭着说对不起。巡捕说经过初步调查,吕其松是因为跟日本人做生意,被爱国青年刺杀身亡。吕晗芝看着父亲的遗体被巡捕房带走,昏倒了,高晨把她送回房间。高晨带伤去勘查了刺杀吕其松的狙击手所在的现场。高晨把情况告诉了自己的上级领导胡掌柜。晚上,吕母抱着枕头到吕晗芝房间里跟她一起睡。第二天,主要报刊上都刊登了“沪上巨商吕其松被枪杀身亡,大实业家原是大汉奸”的消息。高晨回到特别调查所,身为情报科科长,他主动向林灿荣主任承认,保护周鸿志失利是他们的责任,他会做好检讨,全力配合行动科抓住凶手。林灿荣说南京方面已经不让他过问此事,让高晨和行动科科长王友尚以后也不要再插手了。

  • 高晨离开后,王友尚从狙击手口中得知,吕其松是林灿荣派狙击手去杀的。林美凤赶到圣约翰大学安慰吕晗芝。吕晗芝让林美凤帮忙约她们所有要好的朋友到红房子西餐厅吃饭。结果除了林美凤,一个人都没来。回到家,吕晗芝发现高晨在。高晨给吕晗芝买了药,吕晗芝没有接受。上级同意高晨除掉狙击手的计划,高晨要亲自行动。高晨通过王友尚找到了狙击手,一枪击毙。林灿荣让王友尚好好调查此事。高晨主动向林灿荣提出愿接受处罚,林灿荣说高晨是在向他示威。高晨是林灿荣派去接触吕其松的,怎么说吕其松也是高晨未来的岳父,林灿荣说南京方面要是追查下来的话,他替高晨出面解决。胡掌柜告诉高晨,组织上正在安排同志接吕家母女离开上海。吕家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少,吕母除了抱怨什么忙也帮不上。林美凤给吕晗芝介绍了一份教小孩子弹钢琴的工作。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7年11月,上海被日军占领,公共租界和法租界成为被日伪势力包围的孤岛。沪上名商吕其松的家——吕公馆晗园里,一片繁忙。从女主人到众仆人,都在为吕家独生千金吕晗芝今天的订婚仪式忙碌着。对父亲安排的订婚非常不满的吕晗芝正在气头上,高晨带着订婚礼服和新鞋上门。吕晗芝伶牙俐齿地奚落这个即将和自己订婚的男人,高晨却饶有兴趣地回应,吕晗芝气急了把新鞋子扔向高晨。吕晗芝不明白,向来民主的父亲明知她喜欢一个叫韩寿民的国军军官,为什么还要她和高晨订婚。

  • 吕晗芝赶回晗园,跪在父亲的遗体边,伤心欲绝地哭着说对不起。巡捕说经过初步调查,吕其松是因为跟日本人做生意,被爱国青年刺杀身亡。吕晗芝看着父亲的遗体被巡捕房带走,昏倒了,高晨把她送回房间。高晨带伤去勘查了刺杀吕其松的狙击手所在的现场。高晨把情况告诉了自己的上级领导胡掌柜。晚上,吕母抱着枕头到吕晗芝房间里跟她一起睡。第二天,主要报刊上都刊登了“沪上巨商吕其松被枪杀身亡,大实业家原是大汉奸”的消息。高晨回到特别调查所,身为情报科科长,他主动向林灿荣主任承认,保护周鸿志失利是他们的责任,他会做好检讨,全力配合行动科抓住凶手。林灿荣说南京方面已经不让他过问此事,让高晨和行动科科长王友尚以后也不要再插手了。

  • 高晨离开后,王友尚从狙击手口中得知,吕其松是林灿荣派狙击手去杀的。林美凤赶到圣约翰大学安慰吕晗芝。吕晗芝让林美凤帮忙约她们所有要好的朋友到红房子西餐厅吃饭。结果除了林美凤,一个人都没来。回到家,吕晗芝发现高晨在。高晨给吕晗芝买了药,吕晗芝没有接受。上级同意高晨除掉狙击手的计划,高晨要亲自行动。高晨通过王友尚找到了狙击手,一枪击毙。林灿荣让王友尚好好调查此事。高晨主动向林灿荣提出愿接受处罚,林灿荣说高晨是在向他示威。高晨是林灿荣派去接触吕其松的,怎么说吕其松也是高晨未来的岳父,林灿荣说南京方面要是追查下来的话,他替高晨出面解决。胡掌柜告诉高晨,组织上正在安排同志接吕家母女离开上海。吕家能吃的东西越来越少,吕母除了抱怨什么忙也帮不上。林美凤给吕晗芝介绍了一份教小孩子弹钢琴的工作。

  • 吕晗芝的生活重新有了动力。即使家道中落,她仍希望自己以最完美的形象出现在韩寿民面前,就连半夜出去扔垃圾都会换上漂亮裙子。吕母看她容光焕发,觉得莫名其妙。可是韩寿民一直没有再出现。吕晗芝好不容易找到一份书店的工作,可老板得知她是大汉奸吕其松的女儿后,就解雇了她。高晨从吕晗芝口中得知韩寿民最近去过晗园。林美凤带着各种日用品和补品上门,这才发现晗园的厨房食品柜里空空如也。吕晗芝看到林美凤送来的鸡蛋,忽然冒出个念头,要是买只母鸡回来,鸡生蛋蛋生鸡,不就能赚钱了。韩寿民拜托林美凤带自己去见吕晗芝,两人一起进晗园,调查所的人知道那是林灿荣千金,就没起疑心。吕晗芝正在教育不肯孵蛋的母鸡,搞得自己蓬头垢面,听到韩寿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

  • 吕晗芝准备把她原本去南京找韩寿民时带的两箱漂亮服装拿去当掉。王友尚的两个手下烦透了每天监视吕晗芝,王友尚暗示两人可以绑架吕晗芝引同党露面。当了东西,吕晗芝只拿到很少一笔钱,这就是她和母亲的全部生活费了。王友尚的两个手下绑走了吕晗芝,吕母吓得给高晨打电话求救。吕晗芝被关,两个喽啰欲抢吕晗芝当东西的钱,吕晗芝拼命反抗。在吕晗芝最无助的时候韩寿民出现了。高晨赶到的时候,韩寿民正要带吕晗芝离开。吕晗芝拒绝了高晨,和韩寿民一起离开了。韩寿民把车停在郊外,告诉吕晗芝她的父亲不但不是汉奸,还是个大英雄,希望吕晗芝加入他的商贸公司。这是吕晗芝第一次亲耳听到有人说父亲不是汉奸。高晨当着林灿荣的面把两个喽啰扔到王友尚面前,警告他别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吕晗芝。

  • 韩寿民责备吕晗芝比约定时间晚了两个小时二十分钟才到。吕晗芝对韩寿民不肯亲自训练自己很失望。金棠教吕晗芝如何利用女人特质和男人打交道,可吕晗芝轻轻松松就让金棠被映衬得越发像个纯爷们儿。金棠让吕晗芝背琴谱和美术资料,吕晗芝表现出极大的自信,可金棠暗中拿了吕晗芝包里的钥匙,吕晗芝却毫无察觉。吕晗芝凭女人的直觉发现了金棠其实很喜欢韩寿民。第二天,吕晗芝早早地就到商贸公司报到了,韩寿民连一句鼓励的话都没有。金棠让吕晗芝清点货架,吕晗芝偷偷在金棠身后贴纸条,金棠并未发觉。吕晗芝偷看金棠练枪,韩寿民在一旁调试枪支,两人十分默契,吕晗芝羡慕不已。吕晗芝写了一封请战书交给韩寿民。

  • 韩寿民冒险用吕晗芝一试。吕晗芝总是穿同一件旧旗袍,于是韩寿民带她到当铺赎回衣服。韩寿民仔细交代吕晗芝任务,并把花瓶交给吕晗芝。林灿荣叮嘱吴克,如果有人利用青花款瓷瓶接近他,就很可能是抗日份子。吕晗芝带着花瓶刚走出晗园,就遇到高晨要带她去看新房子。为了不迷路,吕晗芝上了高晨的车,高晨送她去罗曼咖啡馆。高晨急刹车,盒子里的花瓶露了出来。高晨趁吕晗芝不注意,取出了花瓶里的窃听器。吕晗芝带着花瓶匆匆下车,把包落在了车上。高晨担心吕晗芝的安全故意摔碎了花瓶。吕晗芝喊住两个巡逻的印度红头阿三,谎称高晨抢劫,趁乱溜走。

  • 吕晗芝满心期待得到表扬,可韩寿民只是责怪她忘记带花瓶差点坏事,然后让她继续和吴克交往。金棠问韩寿民为什么明明十分欣赏吕晗芝却不说,韩寿民说吕晗芝历练太少,要是这点挫折都受不了,把她派到高晨身边潜伏只会死路一条。吕晗芝把旗袍还掉,她不干了。吕晗芝听韩寿民的话是因为喜欢韩寿民,可韩寿民对她只有轻视和冷漠,吕晗芝生气极了。胡掌柜告诉高晨,他让打听的光明商贸公司已经有消息了,公司骨干都是军统的人,其中包括韩寿民。胡掌柜叮嘱高晨,在外人看来他就是一个汉奸,千万不能暴露身份。高晨把吕晗芝的包还给她,并希望她辞职。吕母想买旗袍但没有钱,就装头疼让吕晗芝去预支薪水或者找高晨借钱。吕晗芝在商贸公司门口徘徊,实在做不到向韩寿民开口借钱。

  • 吕晗芝想尽办法,吴克终于答应和吕晗芝往西南门走。快到西南门时,吕晗芝假装崴了脚,吴克自己前往西南门。韩寿民把吕晗芝带回车上,让她留在车里,其余的事情不用参加了。吕晗芝以为自己被行动排斥在外。就在这时,吴克仓皇逃跑,被金棠一枪击毙。吕晗芝坐在车里,亲眼看到吴克血肉模糊地趴在玻璃外,正好和自己面对面。吕母买了新旗袍很开心。吕晗芝受到巨大刺激,她翻进被查封的晗园,打开所有灯,浴缸放满热水。高晨从王友尚口中得知吴克被杀的消息后,立即赶往晗园。吕母让高晨去看看吕晗芝。即使灯火通明,水温温暖,吕晗芝还是抑制不住地哆嗦。高晨给吕晗芝准备了浴巾和换洗衣服。吕母烧了鸭血泡饭,吕晗芝感到恶心,高晨让吕母煮碗姜汤。韩寿民到晗园确认吕晗芝是否安全,没想到高晨的枪早就对准了自己。高晨很想质问韩寿民为什么让一个刚刚遭遇家庭变故的单纯女孩去干这么危险的事,但他什么也不能说。

  • 金棠找到了吕晗芝,告诉她有新任务。吕晗芝把钱还给金棠,拒绝了她。临走时,金棠轻描淡写说新任务和高晨有关,他现在是晗园的新主人了。吕晗芝大吃一惊。在她看来高晨简直就是个趁火打劫的无耻之徒。吕晗芝引开晗园守卫,溜进去搬了很多东西。高晨发现家里的小贼是吕晗芝,哭笑不得。高晨让吕晗芝顺利偷走东西,还暗中帮她安排了黄包车,然后自己悄悄开车跟到了亭子间。看到吕家母女糟糕的现状,高晨很是心酸。高晨暗中出钱让房东把吕晗芝的房门修好。吕晗芝把亭子间布置一新,又和母亲饱餐一顿。吕晗芝的生日要到了,吕母提议邀请高晨一起吃顿饭,吕晗芝让她别再提这个人了。金棠让吕晗芝完全熟悉有关高晨的资料,然后投其所好潜伏到他身边。吕晗芝为了省钱,借故减肥不吃午饭,韩寿民心里明白,没有戳破。吕母为了给吕晗芝买蛋糕,去当铺当鞋却被羞辱。想不开的吕母拿了菜刀割腕自杀。

  • 韩寿民说军统之所以找到吕晗芝,是因为她和高晨过去的关系特殊,是唯一有可能潜伏到高晨身边的人。吕晗芝只需要把高晨上下班的时间和平时走的路线确切地告诉韩寿民就行。吕晗芝问韩寿民,他所做的一切是不是都只是为了任务而已,韩寿民说是,吕晗芝很失望,但吕晗芝还是答应去高晨身边。高晨交代门房,如果上次拿东西走的那个女孩儿再来,千万不要为难她,可是吕晗芝再没出现。韩寿民亲自训练吕晗芝如何防备男性袭击。吕母为吕晗芝置办了新旗袍。韩寿民告诉吕晗芝,高晨受过特训,所以她千万不能主动出击。吕晗芝假装和高晨在晗园外邂逅,在韩寿民的安排下吕晗芝被汽车溅了满身泥泞,吕晗芝恳求高晨让自己进晗园换件干净衣服。吕晗芝想去以前的房间里找衣服,高晨说晗园之前遭了贼,吕晗芝的衣服还有房间的窗帘都被偷走了,吕晗芝只好去高晨的房间换上高晨的睡衣。

  • 高晨让吕晗芝睡自己的房间,自己睡书房。吕晗芝担心高晨溜门撬锁进来,把门堵得严严实实的,可是自己好饿,又只好把东西都搬开出去找吃的。紧张兮兮的吕晗芝手里捏了只螺丝刀当武器,溜到书房找高晨陪自己去厨房。吕晗芝在厨房里什么都不会做,高晨拿出自己提前熬好的白粥,吕晗芝嘴上嫌弃却喝得很开心。第二天等吕晗芝睡醒起床,高晨已经离开了。到晗园潜伏的第一天,吕晗芝就睡过了头。吕晗芝打电话给韩寿民汇报工作,韩寿民说吕晗芝的生命安全是最重要的,吕晗芝很感动。吕晗芝回到公寓,对母亲说有个女同事生病了要去照顾一段时间,然后收拾了衣服搬进晗园,正式开始了和高晨同一屋檐下的生活。吕晗芝搬回了自己从小长大的房间,熟悉的感觉让她鼻子发酸。细心的高晨把手绢塞到了吕晗芝手里,吕晗芝竟然有些感动。吕晗芝向门房打听高晨的行程,门房说不知道,吕晗芝说以后叫门房不大叔。

  • 吕晗芝照着菜谱折腾了一下午,等高晨回来的时候,桌上摆了两道黑乎乎的菜。高晨发现吕晗芝的手受伤了,帮她处理伤口,不经意间高晨发现吕晗芝知道自己学过医。高晨让吕晗芝这两天别干活了,手别沾水。高晨提前给吕晗芝发了薪水,吕晗芝拿了一部分还给他,高晨又悄悄地放了回去。高晨在洗碗,吕晗芝说明天早上想坐他的车顺路去买支口红,高晨答应了,但条件是吕晗芝得陪他出去吃夜宵。高晨专门带吕晗芝去她和林美凤以前经常去的小吃店,吕晗芝突然伤感起来,高晨提醒吕晗芝她现在是管家,就算逛街吃东西也得是和自己。吕晗芝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竟然会跟高晨说心里话。小顺独自回家,并未察觉到住处周围已经布控了王友尚的手下。高晨出门前接到林灿荣的电话,让高晨上班之前先接他一趟。高晨告诉吕晗芝今天不能带她出去了,吕晗芝很生气。

  • 韩寿民送吕晗芝回晗园,看着吕晗芝的背影,韩寿民有点内疚。高晨说他被女人抛弃了,所以把本来打算送他女朋友的衣服给了吕晗芝。王友尚打电话找高晨借调人手,高晨意识到王友尚要收网了。吕晗芝给高晨准备早饭,高晨夸吕晗芝有进步。高晨带吕晗芝去散心,开满荷花的郊外让人有种远离乱世的错觉。吕晗芝问高晨为什么要替日本人做事,高晨却环顾左右而言其它。韩寿民和金棠做好了牺牲的准备,韩寿民说他知道金棠对他的心思,他感到很荣幸。王友尚命人逮捕小顺,小顺当场服毒身亡。高晨把吕晗芝关在了一个偏僻的仓库里。王友尚告诉高晨小顺自杀的事,他请高晨帮忙调查顺风修车铺和光明商贸公司之间的关联。高晨接吕晗芝回晗园,并告诉她小顺的事情。金棠认为小顺遇害是因之前暗杀高晨遭到报复,韩寿民决定提前暗杀高晨的计划,否则会有更多同志牺牲。韩寿民给了吕晗芝一处安全房的钥匙,如果明天行动失败,吕晗芝必须立刻撤离到这间安全房。韩寿民让吕晗芝今晚设法把高晨车里的油放掉。

  • 吕晗芝问高晨明天的早饭需不需要提前准备,高晨说王友尚会派汽车给他,他还是老时间开车去上班。吕晗芝挣扎很久,最终还是放掉了高晨车里的油。吕晗芝为高晨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吕晗芝突然从背后抱住高晨,叮嘱他路上小心。高晨正要出门,吕晗芝找借口上了高晨的车。韩寿民金棠已埋伏在顺风修车铺。高晨改变了上班路线,可是又得去顺风修车铺加油,吕晗芝心中万分懊恼。高晨把车开进了修车铺,吕晗芝突然大喊了声快走,高晨立即开车离开,金棠没有打中高晨。一路上高晨没说一句话,吕晗芝却担心高晨会把自己抓回调查所严刑拷打逼问,回到晗园,高晨刚停车,吕晗芝就跑掉了。韩寿民打电话到晗园,接电话的是高晨,韩寿民称自己是成衣店的,让吕晗芝去取旗袍。

  • 吕晗芝说自己见韩寿民是去跟他做个了断的,高晨说自己是不婚主义者,王友尚看不下去离开了。关上门,高晨让吕晗芝以后做任何事情一定要动脑子。吕晗芝意识到特别调查所已经盯上商贸公司了,必须想办法尽快提醒韩寿民。吕晗芝没有发现王友尚暗中监视自己,她想给韩寿民打电话,被高晨拦下。王友尚故意让吕晗芝听到自己打电话,透露出行动科十点整将围剿光明商贸公司的假情报。高晨在暗中观察着。吃早餐时,吕晗芝想用餐刀解决王友尚,被高晨拦下了。吕晗芝说要出门买东西,王友尚提出送吕晗芝去,吕晗芝不得不答应了。高晨暗中做好准备,如果王友尚威胁到吕晗芝的安全,他将开枪。王友尚让手下盯紧吕晗芝,一旦她进入商贸公司,立即抓捕。吕晗芝突然警觉起来,她拿出小镜子,发现自己被跟踪了。吕晗芝走进了郑福斋西点店。高晨这才松了一口气。王友尚一无所获。饭桌上,吕晗芝装作若无其事请王友尚吃点心,还让他把护肤品送给夫人缓和关系,并主动表示可以帮他们夫妻说合。

  • 王友尚向林灿荣汇报,暂时没有什么别的发现,林灿荣让王友尚这两天找个借口回家。高晨正要送王友尚离开晗园,吕晗芝却热情地留下了王友尚。高晨质问吕晗芝,吕晗芝说她以后要对王友尚专情。吕晗芝对王友尚处处照顾,高晨看在眼里却不吱声。高晨警告吕晗芝不要和王友尚卿卿我我,吕晗芝偏要去找王友尚,高晨控制不住自己强吻了吕晗芝。吕晗芝说出自己留住王友尚是为了高晨,高晨紧紧抱住吕晗芝。高晨想起胡掌柜说过,他们必须牺牲常人的情感,否则越想保护的人越容易失去。吕晗芝因为跟高晨相爱而开心,决定和高晨好好相处下去。吕晗芝准备了丰盛的早餐,却不见高晨,王友尚才告诉吕晗芝高晨昨晚跟人打架了。吕晗芝哭得很伤心。林灿荣训斥高晨,让他每天锻炼两个小时。林美凤没给林灿荣写信,林灿荣只能从高晨那儿打听女儿的消息。

  • 回到商贸公司,金棠突然从背后抱住了韩寿民。韩寿民让商贸公司照常营业,但针对高晨的行动要尽快。吕晗芝看到韩寿民登的寻人启事后,到韩寿民的住处找他。吕晗芝说她求高晨放过韩寿民,韩寿民抱紧吕晗芝。胡掌柜问高晨要不要上级派人保护高晨,高晨说不用了,韩寿民对他的暗杀反而能消除林灿荣对他的怀疑。吕晗芝不想杀高晨,韩寿民说出唯一有可能杀害吕其松的人就是高晨。韩寿民带吕晗芝到金门咖啡馆对面的房间,告诉她到时候一定要看窗户,如果一切顺利窗帘会打开,如果窗帘关上说明出了意外行动取消,必须马上离开。如果高晨答应吕晗芝到金门咖啡馆喝咖啡,韩寿民让吕晗芝晚上十二点在房间开关两次灯。吕晗芝说她一定会让高晨答应,不行就用女人对付男人的办法,韩寿民一激动,吕晗芝包里的茶叶罐掉到了地上。韩寿民让吕晗芝确认她对高晨没有个人感情,可以顺利完成任务。韩寿民会提前把枪藏在咖啡厅的洗手台下面,如果出了任何意外,让吕晗芝用这把枪自保。

  • 林灿荣下令所里所有打进来和打出去的电话都要监听和记录。高晨当着林灿荣的面给吕晗芝打电话,下午两点咖啡馆见,昨天他撬了锁会找人修锁。林灿荣叫高晨把换锁的事交给手下去办,并派人去接吕晗芝。高晨把情报留在钱上,通过让手下买锁把钱交给了胡掌柜。胡掌柜及时把军统行动暴露的情报传递了出去。在明白了吕晗芝约自己喝咖啡的真实目的之后,高晨感到了一阵深深的刺痛。金棠告诉韩寿民,石锐被捕了。林灿荣和高晨在发信号的屋子里,手下发现了一个装着碧螺春的茶叶罐,正是吕晗芝丢的那个。高晨派去的人送吕晗芝去咖啡馆。韩寿民要去咖啡馆通知吕晗芝,可是金棠不让韩寿民去。吕晗芝在咖啡馆门口正要回头看窗帘时,高晨出来了。

  • 这次的意外让韩寿民意识到吕晗芝在自己心中的分量,进入安全房的韩寿民忘情地抱住了吕晗芝。高晨跟踪吕晗芝发现了安全房。为了防止被高晨跟踪,韩寿民决定明天一早就带吕晗芝转移。晚上,两个人在安全房过夜,韩寿民睡客厅。林灿荣和王友尚没有查出什么,高晨说吕晗芝已经辞职了。韩寿民和金棠一直以假夫妻的身份隐蔽在一个郊区据点。金棠看到吕晗芝出现很抵触,韩寿民坚持自己有责任保护吕晗芝的安全。吕晗芝主动要学开枪,韩寿民说她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他不想让吕晗芝做危险的事情。吕晗芝说服韩寿民自己已经卷进争斗,与其遇到危险坐以待毙不如学会保护自己。韩寿民终于答应教吕晗芝开枪。高晨一个人在晗园,常常想起吕晗芝。吕晗芝把所有心思都放到了射击练习上,韩寿民发现专注做事的吕晗芝很有魅力。吕晗芝请金棠教自己调整瞄距,金棠让吕晗芝学完就离开,别害了韩寿民。

  • 金棠说吕晗芝应该是回晗园找高晨报仇了,韩寿民怒斥金棠。吕晗芝从棋谱里发现了一张带情报的书签。吕晗芝去了高晨说的茶楼,与她接头的是化名岳先生的胡掌柜。吕晗芝把棋谱交给了胡掌柜,还告诉他高晨受伤了。吕晗芝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书签,问胡掌柜他和高晨是什么人。胡掌柜烧了书签,什么也不承认。吕晗芝跪求胡掌柜告诉她高晨有没有杀她父亲,胡掌柜说她应该相信她父亲的判断。吕晗芝回到晗园见高晨没有反应,以为高晨死了,大哭。高晨醒来,问吕晗芝棋谱送到了吗。吕晗芝说送到了,给高晨松绑。吕晗芝说她知道高晨是什么人了,也理解为什么她说喜欢高晨的时候高晨要躲着她。吕晗芝希望当高晨能说出一切的时候,她是第一个知道的。高晨不能去医院,吕晗芝在高晨的指导下帮高晨处理腿伤。高晨让吕晗芝离开晗园,吕晗芝哭着求高晨留下自己,吕晗芝又成为了晗园的管家。王友尚什么都没截获,高晨说也许是共党和军统知道了些什么,林灿荣很恼火。

  • 吕晗芝很担心高晨,她说她可以去跟韩寿民说高晨不是汉奸。高晨让吕晗芝别猜测他的身份,也不要把她的猜测告诉任何人。韩寿民在行动时被76号的人打伤。几番挣扎,高晨告诉吕晗芝,韩寿民生死未卜。韩寿民是吕晗芝少女时第一个为之心动的男人,高晨很清楚,这个男人在吕晗芝心中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吕晗芝要去安全房找韩寿民,高晨送她去。吕晗芝进入安全房,金棠正在销毁材料。吕晗芝找到韩寿民的手表,金棠说韩寿民不让她告诉吕晗芝韩寿民的情况。吕晗芝说想跟韩寿民告个别,金棠这才说出他们的秘密撤离路线。高晨送吕晗芝过去,他叮嘱吕晗芝,无论遇到什么事情,别自己做决定,有他在。吕晗芝找到了身负重伤的韩寿民。高晨独自回到晗园,深深叹了一口气。吕晗芝和韩寿民躲到了乡下。吕晗芝煮粥照顾韩寿民。吕晗芝拿出韩寿民落在安全房的手表,韩寿民说他是特意留给吕晗芝的,关键时候还能换点钱,吕晗芝把表还给了韩寿民。

  • 韩寿民和金棠约好明天下午两点在国泰大戏院门口见面,吕晗芝说她替韩寿民去。吕晗芝穿粗布衣服进城,韩寿民才发现吕晗芝用旗袍换了大米。韩寿民叮嘱吕晗芝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林美凤约了高晨陪自己逛街,得知林灿荣不在家,高晨故意用咖啡弄脏了自己和林美凤的衣服,趁机进入林灿荣书房寻找天网计划名单。林灿荣突然回来了,高晨躲在门后,林灿荣离开书房后,高晨迅速地获取天网计划名单。高晨陪林美凤逛街,逛到家具店,高晨却不断回想起跟吕晗芝逛家具店的情景。吕晗芝在国泰大戏院门口等金棠,不自觉地走到家具店,突然看到高晨在陪林美凤逛街。金棠来了,和吕晗芝离开。高晨锁上了为吕晗芝保留的房间,他意识到,他一直坚守着的和吕晗芝的爱情可能要放弃了。高晨明白,他和吕晗芝已经渐行渐远。上海军统站站长王天木下令除掉伪中储行的科长徐明生,从他身上拿到伪中储行下半年的计划书,徐明生正在仁济医院住院。

  • 林美凤见到吕晗芝很兴奋,林美凤问吕晗芝来找高晨什么事,高晨说是自己让吕晗芝过来取衣服的。林美凤只准备了两人份的牛排,吕晗芝说自己刚吃了一大碗面,不饿。林美凤走开一会儿,吕晗芝忙问高晨,韩寿民是不是被76号抓了。吕晗芝看出林美凤喜欢高晨,林美凤想和高晨单独说会儿话,吕晗芝出去走走。吕晗芝太饿了,买了个馒头吃。林美凤对高晨表白,高晨没有明确回应,但也没有拒绝。听说下雨了,高晨出来给吕晗芝送伞,发现吕晗芝在吃馒头。高晨让林美凤先上车,等他带吕晗芝拿完衣服他就送林美凤回家。林美凤临走前主动亲了高晨。高晨告诉吕晗芝,韩寿民现在是安全的,没有被用刑。吕晗芝现在住在安全房等韩寿民,她拜托高晨不要告诉林美凤自己住在哪儿。

  • 王天木表面无限信任韩寿民,还许诺韩寿民除掉徐明生有功要给他嘉奖,结果却在韩寿民离开的路上派人对他进行暗杀。韩寿民有所防备躲过此劫。吕晗芝从报上得知韩寿民下落不明。林美凤突然来家里找吕晗芝。吕晗芝和林美凤在咖啡馆聊了一下午,林美凤让吕晗芝帮忙自己给高晨挑礼物。吕晗芝回家,发现高晨等在楼下。高晨说韩寿民平安脱身后就没有消息了,如果韩寿民来找吕晗芝,让吕晗芝告诉他。高晨问吕晗芝那天她是不是去了美琪电影院,吕晗芝说没有。高晨一直咳嗽,吕晗芝叫高晨让林美凤给他熬点贝母梨汤止咳。吕母从吕晗芝口中得知,林美凤现在的男朋友是高晨。吕晗芝陪林美凤逛街,最后吕晗芝让林美凤做贝母蒸梨送给高晨,自己则送高晨领结。高晨、吕晗芝、林美凤三人在晗园包饺子,林美凤想知道吕晗芝喜欢人的名字,包了一个辣椒馅儿的饺子,还做了标记。如果吕晗芝吃到辣椒馅儿的饺子就要告诉林美凤她喜欢人的名字。

  • 林灿荣和韩寿民见面,韩寿民想借林灿荣的手,让王天木也在76号走一遭。林灿荣让韩寿民告诉自己具体的时间和地点。第二天,林灿荣训斥王友尚让军统的人救走了韩寿民。王天木被捕,以为是赵理君出卖了他,一气之下把上海十四个联络点全部供出。林灿荣派出76号所有人马将他们一网打尽。林灿荣说,只要韩寿民愿意,韩寿民可以成为林灿荣手中的一个秘密武器,他们一对一保持联络。吕晗芝看见安全房亮着灯,很开心,推开门发现韩寿民在屋子里布满了鲜花。吕晗芝接过韩寿民送她的花,韩寿民告诉吕晗芝事情都解决了。韩寿民说,行动组永久性解散了。吕晗芝带回韩寿民送她的花,吕母看见了问个不停。吕晗芝说,韩寿民说要照顾她,她还没想好怎么答复韩寿民。吕母让吕晗芝好好考虑考虑韩寿民,吕晗芝说她对韩寿民已经没有那种感觉了。吕晗芝到晗园找高晨,高晨不在,吕晗芝留了字条给不大叔。

  • 吕晗芝打开房门,里面摆着一件婚纱,吕晗芝很兴奋。韩寿民为吕晗芝戴上头纱,吕晗芝紧张地说自己还不打算结婚。韩寿民说,军统有家规,抗战胜利之前不能结婚,他先向吕晗芝求婚。吕晗芝拒绝了韩寿民。韩寿民问吕晗芝是因为高晨吗,吕晗芝说因为她已经不是那个当初的自己了。吕晗芝不在家,高晨把晗园的钥匙挂在了门口。韩寿民送吕晗芝回家,再一次争取,吕晗芝说她喜欢高晨。高晨默默地听着他们的对话。林灿荣让王天木立一份投名状,王天木交出了军统上海站所有人员的详细资料,其中包括金棠。高晨和胡掌柜设局让林灿荣以为王天木是双面间谍。林灿荣让王友尚派二组活捉金棠。金棠来到吕晗芝住的公寓,告诉她站长叛变,提醒吕晗芝要提高警惕。76号的人拿着金棠的照片搜查公寓,金棠意识到自己被跟踪。

  • 手下汇报说死者身份没有确认,只知道是个拒捕的女军统,高晨因为没有正面照片大发脾气。高晨担心出事的是吕晗芝,不顾76号丁主任例行检查的规定,把证件押在门卫处,离开了76号,直奔吕晗芝住处。吕母说吕晗芝已经一个晚上没回来了,高晨立马冲进房间翻找吕晗芝的衣柜。结果绣着牡丹花的绿色旗袍、红色高跟鞋和粉色坤包都不在。突然吕母和高晨都担心起来。高晨赶往上海市巡捕房,林灿荣问高晨怎么来了,高晨说他想确定下死者是不是金棠。林灿荣说尸体炸得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看不出什么名堂来。林灿荣坐高晨的车回76号。林灿荣问高晨怎么魂不守舍的,高晨说例行检查时他擅自硬闯外出,担心丁主任会追究,林灿荣安慰高晨别多想了。所有的证据都在向高晨传达着一个信息,照片上死去的女人是吕晗芝,高晨只觉得胸口透不过气。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