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天下粮田 立即播放

1.9亿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阚卫平

类型:历史剧/古装剧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央视一套

简介: 乾隆八年,一场“金殿验鸟”引出匿灾不报、贪绩婪财的惊天巨案,暴露大清国粮田萎缩、粮仓空匮的危机。因病归乡的刘统勋奉命出山,带领谷山、杜霄等新上任的年轻干臣,冲出重围,以颅为典,执行乾隆的开荒增田大策。...展开
剧集列表 (共40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金殿验鸟”引出贪腐现状 乾隆欲召回刘统勋辅佐自己 乾隆八年,山东诸城惊现乌鸦撞城门的灾祸之兆,原山东巡抚刘统勋上书一封给当今圣上,齐鲁风土已饿殍遍野,难享干涸之地,百姓以何为食,今日的一封信,势必又要掀起朝中巨浪,可叹圣上劳苦,即及而立之年却又要看清多少艰险。皇城内,每年一度的金殿验鸟正在如期进行,皇宫派出的验鸟御林军,到各个省份的田间抓回当地的田鸟,通过检验田鸟腹中的食物,验证当地巡抚所报之情是否属实。结果却不尽人意,全国十八个省份,六省以歉报丰,四省以丰报歉,一半以上的官员弄虚作假,乾隆皇帝盛怒,剥去十省巡抚的顶带花翎,全部押入大牢。山东诸城的山匪听说官仓存放了两千五百石官粮于是前来打劫,官仓的库兵前去找仓科郎中纪衡业和山东诸城县丞韩县丞讨救兵,纪衡业和韩县丞心中知道上报的两千五百石官粮全是虚数,其实官仓中是空的,但是又担心山匪闯入发现空仓走漏风声,只能带兵前往官仓支援。

  • 杜霄和谷山乘坐的马车来到宁古塔郊外,在车子停下歇息时突然车肚子底下爬出了索王爷的随从王不易,他说索王爷逃出军营被乱箭射死了,如今他无依无靠,请求二人收留于他。兵部尚书讷亲生怕下狱的十位官员熬不住酷刑招供出与兵部的银钱往来,若孙嘉淦真从山东请回刘统勋就更为被动了,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他以砍头威逼十人,希望能封住他们的嘴。杜霄和谷山来到山东诸城郊外,杜霄提出就此分手,他要回趟江西去杜家庄看看哥哥,大扇子说她也得走了,她要去淮安,查她父亲十年前的冤案。谷山舍不得二人离开,杜霄承诺之后会去钱塘找他,而大扇子则取出两人的定婚之物还给谷山,她说这辈子对她最好的是她父亲,所以父亲的案子她一定要查清,去淮安只是第一步,之后还要去很多地方,一路诸多艰险,能不能回来她真的不知道,所以她不想耽误谷山的终身大事,她提出要退婚。杜霄和大扇子离开后,王不易带来了江湖游侠外号小放生的唐紫琪,跟着原本以为只剩自己孤家寡人的谷山一起前往钱塘。

  • 乾隆在朝堂之上对众臣说昨日打了两个响雷,把太和殿的日晷都震裂了,他觉得心里不踏实查了下天象书,上面说了两句话他觉得非常有理,一句是“冬日雷,遍地贼”,这裕善和“金殿验鸟”下狱的十位官员都是贼;第二句话说的是“雷打冬,十个牛栏九个空”,他打算和众臣好好议议这个“空”字。以此引出山东诸城的空城之计,刘统勋将矛头直指户部侍郎铁弓南,他让铁弓南向众臣说说为何两千五百石贡粮迟迟没有进京。铁弓南振振有词,称京通二地仓廒年久失修,这两年正在积极修缮,若是将各省的贡粮全部运到只以搁在露天,他是怕这些好粮食被糟蹋,特意拜托山东巡抚萨哈谅,借他的官仓一储,等来年仓廒修缮完毕一并解到。刘统勋反问铁大人可知道借仓背后藏着怎样惊天的交易?可知道人有借他之手在瞒天过海,暗度陈仓吗?可知道那两千五百石粮食如今在何处飘荡?须知刘统勋在进京之后早已提审过萨哈谅,清楚那两千五百石粮食早已成为户部的账面之数,诸城的官仓里是一粒粮食都没有进去。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金殿验鸟”引出贪腐现状 乾隆欲召回刘统勋辅佐自己 乾隆八年,山东诸城惊现乌鸦撞城门的灾祸之兆,原山东巡抚刘统勋上书一封给当今圣上,齐鲁风土已饿殍遍野,难享干涸之地,百姓以何为食,今日的一封信,势必又要掀起朝中巨浪,可叹圣上劳苦,即及而立之年却又要看清多少艰险。皇城内,每年一度的金殿验鸟正在如期进行,皇宫派出的验鸟御林军,到各个省份的田间抓回当地的田鸟,通过检验田鸟腹中的食物,验证当地巡抚所报之情是否属实。结果却不尽人意,全国十八个省份,六省以歉报丰,四省以丰报歉,一半以上的官员弄虚作假,乾隆皇帝盛怒,剥去十省巡抚的顶带花翎,全部押入大牢。山东诸城的山匪听说官仓存放了两千五百石官粮于是前来打劫,官仓的库兵前去找仓科郎中纪衡业和山东诸城县丞韩县丞讨救兵,纪衡业和韩县丞心中知道上报的两千五百石官粮全是虚数,其实官仓中是空的,但是又担心山匪闯入发现空仓走漏风声,只能带兵前往官仓支援。

  • 杜霄和谷山乘坐的马车来到宁古塔郊外,在车子停下歇息时突然车肚子底下爬出了索王爷的随从王不易,他说索王爷逃出军营被乱箭射死了,如今他无依无靠,请求二人收留于他。兵部尚书讷亲生怕下狱的十位官员熬不住酷刑招供出与兵部的银钱往来,若孙嘉淦真从山东请回刘统勋就更为被动了,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他以砍头威逼十人,希望能封住他们的嘴。杜霄和谷山来到山东诸城郊外,杜霄提出就此分手,他要回趟江西去杜家庄看看哥哥,大扇子说她也得走了,她要去淮安,查她父亲十年前的冤案。谷山舍不得二人离开,杜霄承诺之后会去钱塘找他,而大扇子则取出两人的定婚之物还给谷山,她说这辈子对她最好的是她父亲,所以父亲的案子她一定要查清,去淮安只是第一步,之后还要去很多地方,一路诸多艰险,能不能回来她真的不知道,所以她不想耽误谷山的终身大事,她提出要退婚。杜霄和大扇子离开后,王不易带来了江湖游侠外号小放生的唐紫琪,跟着原本以为只剩自己孤家寡人的谷山一起前往钱塘。

  • 乾隆在朝堂之上对众臣说昨日打了两个响雷,把太和殿的日晷都震裂了,他觉得心里不踏实查了下天象书,上面说了两句话他觉得非常有理,一句是“冬日雷,遍地贼”,这裕善和“金殿验鸟”下狱的十位官员都是贼;第二句话说的是“雷打冬,十个牛栏九个空”,他打算和众臣好好议议这个“空”字。以此引出山东诸城的空城之计,刘统勋将矛头直指户部侍郎铁弓南,他让铁弓南向众臣说说为何两千五百石贡粮迟迟没有进京。铁弓南振振有词,称京通二地仓廒年久失修,这两年正在积极修缮,若是将各省的贡粮全部运到只以搁在露天,他是怕这些好粮食被糟蹋,特意拜托山东巡抚萨哈谅,借他的官仓一储,等来年仓廒修缮完毕一并解到。刘统勋反问铁大人可知道借仓背后藏着怎样惊天的交易?可知道人有借他之手在瞒天过海,暗度陈仓吗?可知道那两千五百石粮食如今在何处飘荡?须知刘统勋在进京之后早已提审过萨哈谅,清楚那两千五百石粮食早已成为户部的账面之数,诸城的官仓里是一粒粮食都没有进去。

  • 刘统勋坐阵户部的第一天就狠抓纪律,严肃要求户部官员认真办事,绝不能像从前一样马虎,险些耽误了十大臣监斩,匆匆赶往刑场的刘统勋与讷亲一番辨别,他预感到十大臣尚有未明之言,便拦下斩首,讷亲略有不快,拂袖而去。大扇子丈量淮安土地惊动了淮安大户鲍老爷,他与知县私下勾结,欲除掉大扇子。粥厂里,谷山小放生一行与大扇子相遇,小放生暗自嫉妒起大扇子。不料赈粥时,官商勾结,百姓被迫要喝上稀粥,大扇子据理力争,让知县下不来台,太过惹眼,被鲍老爷盯上。多亏谷山和小放生,一行人才得以暂时保全。铁箭飞拜入讷亲门下,被收为义子。

  • 进京拼死告状的杜霄被讷亲的之子讷图百般羞辱,铁骨铮铮据理力争让铁箭飞看在眼里,孝衣贴身的举动更是让铁箭飞暗暗赞叹,动了招募之心,眼见杜霄要被拖出去,铁箭飞起身拦住,好言相劝,杜霄对铁箭飞不胜感激。可讷图并不这么想,看着铁箭飞的面子姑且放走了杜霄后,次日便借机将杜霄收监。小放生一向看不惯大扇子与谷山的温情脉脉,竟然与众人斗起来,谷山一怒之下,险些把小放生推入河中,小放生十分不解谷山为何看不出自己对他的情义。淮安知县一封信,从潘八指手上传到了讷亲手中,了解到情况后,讷亲动了杀心。而此时同在京城的户部侍郎梁诗正也在彻查关于鱼鳞册之事,大扇子似乎真的找到了关键线索。为了保住团队的和睦,加上为父亲平反心切,大扇子辞别众人,继续寻查。

  • 讷亲和潘八指商议后,决定拿安寿国开刀,夜里除掉安寿国。不想冯三鞭暗杀安寿国的全部过程被杜霄看的一清二楚。闻讯而来的孙嘉淦怒不可遏,严令死死看住其余九大臣,离开之时,杜霄喊冤,引起了孙嘉淦的注意,为了不打草惊蛇,孙嘉淦故作不在意,提前离开。见到刘统勋后,他立刻将杜霄被抓告诉刘统勋,刘统勋即刻下狱,保出了杜霄。讷亲得知是自己侄子讷图私扣刘统勋学生后大发雷霆,狠狠训斥了讷图,束手无策之时,铁箭飞挺身而出,愿意帮讷图了结此事。潘八指从白姑娘口中得知,侯祖本发现梁诗正可能正在找鱼鳞册,因此起了疑心,将梁诗正划入了敌对名单中,准备用私藏在梁氏老宅内的官银陷害梁诗正。刘统勋三声捶鼓为杜霄壮行,希望杜霄能在钱塘干出一番事业。户部官员的顽劣行为让刘统勋大为光火,刘统勋铁弓南和梁诗正狠狠训斥了顽劣官员,户部的风气被刘统勋整改一新。

  • 谷山一行遇到老乡万春渠,万春渠告之家乡实情,谷山颇为感慨,暗自对钱塘土豪宋五楼产生了愤恨之心。谷山将麦香托付给万春渠,独自去寻找当年诬陷自己入狱,大坝决堤的实情。从龙大娘口中得知线索后,他即可入夜摸黑去找龙大爷。龙大爷将屋内藏着官银的线索告诉谷山后,正遇到把守兵丁,谷山只身逃出,投奔明灯法师。是夜,宋五楼遣管家李堂将反对自己建砖窑的万春渠抓走。谷山告诉明灯法师查到梁诗正老宅有官银一事,谷山回头再去查问龙大爷时被守丁抓住,龙大爷因此被牵连杀害。被抓入牢中的谷山遇到万春渠,万春渠告诉了谷山更多的实情。杜霄在上任钱塘的路上,不由得感慨自己的官运坎坷,想到刘统勋那么偏爱谷山,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妒忌。到浙江拜会巡抚唐思训时,因深感命运不公,不辞而别,却让唐思训刮目相看。

  • 铁箭飞命人告之岳父宋五楼大扇子出现在浙江,此女子正是潘八指要除掉之人。铁弓南得知梁诗正老宅藏银之事,而谷山却阴差阳错,在狱中得知梁诗正原来是遭到诬陷,本是清白!铁弓南将此事奏报乾隆,张廷玉当面划清与梁诗正的师徒关系,愿以江山为重。梁诗正在户部大院内被带走,张廷玉得知后心情沉重,虽然表明了愿以江山为重,但毕竟师徒情深,难以割舍。刘统勋夜遇被抓走的梁诗正,二人一番对话,刘统勋听懂了几分弦外之音。刘统勋被乾隆训斥,皇后深知刘梁皆是好官,其中定有蹊跷,便寻机以《十面埋伏》之曲劝诫乾隆不要意气用事,想想曾经的过失。铁箭飞与房杠比试武功,决定收用房杠,并命他去钱塘,杀了那两个告之谷山梁诗正是清白的户部主事。不日,再与父亲铁弓南的对话中。铁弓南表露建功立业的心志,而铁箭飞欲通过讷亲,帮助父亲高升。

  • 刘统勋细细盘查案情,想从书信中找到线索。他亲自下狱盘问梁诗正,得到的却是梁诗正誓死表明清白。刘统勋死求乾隆推迟处死梁诗正,愿以三十日为限,立生死状,清梁案。回府的小放生正巧听到汪子复,与罗师爷的对话,得知谷山被擒。她立刻告之大扇子,试图营救谷山,二人决定去寻找那份关键的公文。在唐思训的房间内,二人找到了梁诗正写给唐思训的信,二人似乎明白有人要陷害梁诗正。于是小放生动手擒拿汪子复,准备直奔京城。宋五楼得知谷山越狱,命洪把头追杀谷山,并命人将两件事告之铁箭飞。刘统勋拜访鬼师爷,得知账册上的把戏是“墨鱼汁”,用火烛微微加热,字迹便显现。而刘统勋没想到的是,“墨鱼汁”显现的内容竟然又是有人提前安排好给孙,刘二人故意查到的!

  • 谷山通过琴衣,告之刘统勋梁诗正本是清白,乃是遭人暗算。刘统勋再求乾隆,告之乾隆谷山奇遇。乾隆虽然不愿失信于臣工,可更不愿误斩大臣,命孙刘二人再查。刘统勋登讷府拜访讷亲,欲借侍卫,保卫小放生一行,其实自己早已派出琴衣去接应。可不料房杠抢先一步,欲击杀汪子复,及时赶到的琴衣与房杠大战一场,救下大扇子和小放生。琴衣护送小放生一行进京,不料还是未能阻止刺客,汪子复作为唯一的人证,被刺客一铳打死。铁箭飞得房杠回报刺杀失败,惊慌之下只能命房杠去赐死侯祖本,以圆梁案,保全讷亲集团不被牵连。刘统勋大殿陈词,用谷山从主事听到的实情加上小放生的一封书信,为梁诗正力保清白。讷亲并不对局势感到惊慌,潘八指以为铁箭飞赐死侯祖本是一招妙招,不想讷亲不以为然,他认为刘统勋不会被侯祖本的死所障眼。而刘统勋也确实没有停下脚步,他认为黑幕只掀开了一角,孙嘉淦十分赞同他,愿与他同心协力。

  • 谷山与刘统勋攀谈,告之刘统勋宋五楼欺占田亩的情况,刘统勋立刻联想到宋五楼的亲家铁弓南和女婿铁箭飞,谷山决定领圣命速回钱塘上任,同时调查宋五楼。而杜霄在浙江的禁烟也让唐思训对他刮目相看。大扇子从刘统勋处得知,自己的父亲在甘肃古浪调查处端倪,但过分心切,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写了奏疏被雍正帝发配宁古塔,故尔大扇子决定去古浪一看究竟。讷亲来到寸土堂,铁箭飞借机将京城绝色一品红献给讷亲,讷亲喜不自胜。铁箭飞暗命一品红监听讷亲消息。次日入狱中盘问裕善那日晕倒前没能说出的话。不料裕善饮水中毒,临死前写“鱼鳞册”,孙刘二人决定连夜提审剩余罪臣,拷问关于鱼鳞册的玄机。

  • 次日入狱中盘问裕善那日晕倒前没能说出的话。不料裕善饮水中毒,临死前写“鱼鳞册”,孙刘二人决定连夜提审剩余罪臣,拷问关于鱼鳞册的玄机。讷亲和铁箭飞都收到了裕善被毒死的消息,铁箭飞因此明白了讷亲并不是完全信任自己,关于鱼鳞册一丝一毫都没有告诉自己。两人各有盘算。杜霄建议唐思训“擒贼擒王”从源头根除烟患。杜霄禁烟,百姓拥护,大振官威。刘统勋奏报乾隆,出动御林军及禁军清查各地田亩,人丁,核对与造价鱼鳞册的偏差。醒来的谷山十分后悔昨夜与大扇子的争执,为自己的疯话抱歉,然而大扇子已经下定了去古浪一查究竟的念头,谷山阻拦不住,大扇子要与谷山做姐弟,不再做夫妻。刘统勋发动户部官员,清查田亩实数,铁弓南对刘统勋的不满渐渐消除,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丝敬佩。

  • 小放生向谷山表露爱意,大扇子明白小放生的心意,将谷山托付给她后直奔甘肃古浪,调查父亲当年的旧案。杜霄回京见到刘统勋,在浙江的禁烟让刘统勋很是满意。刘统勋教育杜霄做官的道理,要按大清律例做事,惊世未必骇俗。刘统勋留杜霄在府上多住几日,欲交给他一个大作为。然而杜霄半夜思来想去自己仍混在七品之位,家乡大仇未报,被讷图羞辱的场景,不由恼怒无比,砸了茶杯,惊到了刘统勋和琴衣。谷山赴任钱塘,人没到,却将米斛放在了轿子里,第一次见面,便给钱塘诸官员上了一课。而同在钱塘的劣绅宋五楼却在府上与人算计谷杜二人。谷山回到县衙,触景生情,想起了曾经和杜霄的日子,他穿上旧官袍,命令屋内陈设不许改变。

  • 乾隆巡视户部,刘统勋告之乾隆鱼鳞册存在很多疑点。谷山上任第一件事,便是将万春渠从狱中放出,他交代万春渠回乡暗查线索。万春渠回到家中,与万蛉子麦香团聚。刘统勋为户部带来巨大的算盘,加快了清算二册的速度,铁弓南甚为欣慰。奸细故意灌醉了王不易,从其口中问出了大扇子的下落。刘统勋告之铁弓南他的亲家宋五楼在江南祸害粮田,建窑烧砖,铁弓南立刻表示愿以大清粮田为重,但不能忽视金砖在皇室宫殿,各地庙宇里修建的作用太重要。而宋五楼处没有一丝收敛,自提“宋氏御窑”的大字,更加不可一世。万春渠不辞而别,为了夺回被侵占的家田,和无辜遭殃的乡亲们,他决定牺牲自己,烧掉宋五楼扣得砖窑。不料被抓个正着。万蛉子和麦香前去寻救被拦下,辛亏龙大妈路过看到了万春渠被抓住放进砖窑要被活烧,她匆忙到县衙报给谷山,谷山即刻带人去救援。

  • 潘八指在比剑中为了奉承,博得好感,夸张的输给讷亲,二人商议如何对付刘统勋清查账册。大扇子在沙漠中遇到哑老人,得以援救后,老人不辞而别。宋五楼设计将谷山逼的撞船毁匾,顺势搞到省衙,逼唐思训收监谷山。唐思训告诫谷山做事做官不能直凭忠义,还要会迂回,不可莽撞。刘统勋提棺见乾隆,报之乾隆田亩有差,乾隆报出雍正年间的数字,不信这十年只降不升,与刘统勋打赌三日之不食。刘统勋不忍乾隆禁食,奏报乾隆人均田亩不足四亩,乾隆震惊,君言一出,驷马难追,在打算盘清算后,果真如此,乾隆遵守诺言禁食三日,皇后不忍乾隆遭罪,自愿同受此罚。皇后体弱,不胜饥饿,昏了过去。乾隆让群臣拿着空碗上殿,告诫他们,无粮你们也要乞讨受饿。

  • 唐思训告诉谷山,潘八指.与甘肃古浪有渊源,大扇子可能有危险。谷山决定去古浪营救大扇子,临走前他命叶书办造好大堤,保护粮田安危。张廷玉奏报乾隆军机处缺人,乾隆不屙意刘统勋前往,便任命讷亲为军机处大臣。讷亲领命后喜不自胜,他知道这是他,所能攀爬到的政治顶峰。讷亲就任军机大臣后,上门拜访刘统勋,二人以鼓面为盘下起了棋,高手过招,也暗自在政事上较劲。马旗门入京往讷图处买官,加入讷亲集团。

  • 乾隆与大臣谈二册造假之事,铁弓南提议立规矩才能制止造假,刘统勋则提议找到实际增田增粮的办法。刘统勋密令杜霄进京与梁诗正会合,不想早就被一直关注杜霄的皇庄总管太监李公公发现,铁箭风计使杜霄被抓。随后铁箭又亲自来救,引得社霄再度叩谢救命之恩。铁箭飞与杜霄拜为兄弟,杜霄吐露真心,铁箭飞暗笑杜霄上钩。

  • 刘统勋决定以皇庄之弊入手,与梁诗正私下商量,意图暗查。君臣长谈二册造假,铁弓南提议立规矩才能制止二册作假,而刘统勋则提议找到实际增田增粮的办法。刘统勋密令杜霄进京与梁诗正回合,二人一同去暗查皇庄。不想早就被一直关注杜霄的铁箭飞发现,铁箭飞布下局,杜霄被抓,铁箭飞亲自来救,引的杜霄再度叩谢救命之恩。铁箭飞借酒与杜霄拜为兄弟,杜霄心里十分高兴能结交到铁箭飞这样的能人。二人饮酒入夜,杜霄吐露真心,铁箭飞暗笑杜霄果然上钩。次日酒醒,铁箭飞用言语,慢慢挑拨策反杜霄离开刘统勋,杜霄因为心中大志渐渐中招,出卖了刘统勋。孙嘉淦告诫刘统勋不可轻易提废皇庄之事,定会惹的皇上大怒,这是动祖宗根基之事,而刘统勋缺指出,不除皇庄百姓信心不足,不废皇庄,粮田难兴。讷亲老谋深算,听闻刘统勋窑废皇庄,决定用皇庄除掉刘统勋。

  • 杜霄梁诗正回京,像刘统勋报告皇庄之弊的情况,梁诗正私下告诉刘统勋杜霄此人过份心切容易败事,刘统勋不以为然,认为自己的学生定是正直之人。侯朝室,孙嘉淦为刘统勋力辩群臣,刘统勋在外听到,十分感怀孙嘉淦对自己的支持。刘统勋死谏乾隆废皇庄,讷亲在侧挑拨,惹得乾隆暴怒,骂刘统勋欺君灭祖!刘统勋狼狈被赶出皇宫,讷亲得势。铁箭飞送别杜霄,杜霄十分感谢,二人情义更深,为杜霄带去包裹,入夜后杜霄打开一看,是白花花的银票。虽然念及师徒旧情退回银票,但杜霄的内心开始挣扎。铁箭飞十分满意杜霄的做法,觉得他是个死士志士,能为自己做更大的事情。他命房杠去皇庄杀死知情的太监守卫,做到万无一失。

  • 张廷玉孙嘉淦缓缓劝说乾隆不要过激处理刘统勋,乾隆也知道皇庄的弊端,但祖制不能随意改动,但讷亲从中作梗,以速斩十大臣为面,行废刘统勋权力之实。乾隆想给刘统勋一次认错的机会,在悬挂重臣画像的贤良祠中召见刘统勋,没想到刘统勋更加言语激烈的死谏,加上讷亲等人的从中挑拨,彻底惹恼了乾隆,刘统勋被罢黜出宫。张廷玉为了刘统勋与讷亲对立,讷亲借势,紧逼张廷玉,二人势同水火,军机处暗生波涛。讷亲讽刺张廷玉年迈,劝其退休,张廷玉见讷亲咄咄逼人,便以退为进,暂避锋芒。刘统勋知道自己的过激进谏可能让自己彻底退出政治舞台,他在自己府中擦拭棺材,准备告老还乡,孙嘉淦梁诗正等忠良之臣来看望刘统勋,三人对政治现状的黑暗表示无奈,都希望刘统勋能留下。

  • 刘统勋知道自己的过激进谏可能让自己彻底退出政治舞台,他在自己府中擦拭棺材,准备告老还乡,孙嘉淦梁诗正等忠良之臣来看望刘统勋,三人对政治现状的黑暗表示无奈,都希望刘统勋能留下。讷亲趁刘统勋倒台之际,向乾隆告状,将孙嘉淦梁诗正的忠良之臣罢黜发配。根据他和铁箭飞的约定,铁弓南终于坐上户部尚书的位置,终尝夙愿。潘八指得讷亲授意,速斩十大臣,刘统勋救场不及,讷亲亲下斩令,十大臣全部被斩。刘统勋得知孙梁都因自己而被贬,内心十分愧疚。幸得张廷玉开导,作为三朝老臣,张廷玉的一番话让刘统勋受益匪浅,两人的交流出这些事件的背后主使,正式权倾朝野的讷亲!

  • 三朝老臣张廷玉分析局势,点破古浪乃是全局之中心,不仅仅是大扇子为父洗冤的关键,更有可能是讷亲集团的死穴。刘统勋豁然开朗,即刻命琴衣奔赴甘肃古浪,保护大扇子。铁弓南从书童小肚子处无意中得知铁箭飞可能有异常行为,心中自此留下了怀疑的种子。随着刘统勋的离职,讷亲集团利用军机处要职,将浙江巡抚唐思训贬为九品皂隶。唐思训无奈接旨。谷山王不易小放生一行来的大漠,三人一路坎坷,不想又路遇沙尘暴,三人被大风吹散,昏迷不醒的谷山被赶来的大扇子救起。刘统勋决定离京前再拜会一次铁弓南,铁弓南出乎刘统勋意料的以君子之礼对待刘统勋,二人早已搁下当年的成见,掏心掏肺的一番长谈,刘统勋希望铁弓南能尽力照顾好大清钱粮,管理好户部。铁弓南以一道水蒸蛋,吃出一个“田”字,表露了自己的心志,表示定会安民护田。不知觉二人竟有志同道合之感。皇后差人给刘统勋送去一幅字“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刘统勋明白皇后的用心良苦,并从关山五十州中悟出了,安民护田绝不止自己要回的山东诸城。

  • 铁箭飞派人袭击刘统勋马车,刘统勋果不其然被撞伤。沙漠中谷山和大扇子遇到一座沙城。乾隆听到刘统勋离去的消息,好不伤感。铁弓南也在府中对月长吁,感怀与刘统勋的恩恩怨怨。刘统勋料定有人暗算自己,决定悄无声息的赶往浙江,不再回家乡山东诸城。乾隆带领铁弓南等人趁夜微服私访。潘八指通报讷亲大扇子可能会把古浪的旧事捅出来,讷亲决定杀人灭口。谷山和大扇子遇到幸存的老官员,得到了重要线索。没过多久,王不易和小放生也和谷山大扇子会合。铁箭飞奔赴大漠,欲杀谷山一行,大扇子为小放生挡剑,身负重伤。幸亏琴衣及时感到,缠住铁箭飞。 铁箭飞被琴衣之剑擦伤,见对方人多势众自己势单力薄,便掷出飞镖,卖个破绽而去。

  • 乾隆密诏皇后之弟傅恒,令他入京密查讷亲。刘统勋在桥上遇见了唐思训,两位肱骨忠臣激动的热泪盈眶,二人在酒楼里畅饮,唐思训的心态让刘统勋肃然起敬。杜霄从铁箭飞处得知乾隆南巡,眼见就要来到自己管辖的县域,自导自演了一处舍己开仓救百姓的好戏,让乾隆看的好不感动。房杠替杜霄将知情其演戏的官员除掉,杜霄更加对铁箭飞死心塌地。 马旗门得知乾隆即将到巡后,也开始扮演忧国忧民的好官形象,不仅将衣服抹上泥土,还命下属挖坑装水,营造出一种挖井救田的假象,并亲自假装向灾民运粮,博得乾隆的好感。乾隆见了井水果然龙颜大悦,晋升马旗门为巡抚。

  • 杜霄被马旗门羞辱官小势微后探查出马旗门的诡计。铁箭飞刺杀大扇子一行失败,引得讷亲潘八指不满。唐思训和女儿小放生团聚,而叶书办带着谷山连夜出城和刘统勋一起去龙大妈处寻找当年的真相。谷山和刘统勋一番长谈,刘统勋告诉谷山鱼鳞册之事,如今自己被贬谪,不一定就是坏事,把垦荒做好就是最大的胜利。唐思训带着小放生约谈谷山,唐思训知道小放生对谷山的感情,因此言语间暗暗提醒谷山,有托付小放生之意。杜霄带着百姓来投奔谷山,明为带人助阵,实则暗自较劲。没成想刘统勋也在钱塘,这十分出乎杜霄之意。

  • 刘统勋不顾腿部伤势,亲自将杜霄带来的灾民安排在明灯法师的寺庙中,众人一番热议,决定将这些灾民带到垦荒的队伍里。大扇子从伤势中回复过来,将从古浪得来的讷亲集团的问题罪证一一像刘统勋及众人说来。谷山杜霄和明灯法师和刘统勋商议如何发动更多的人垦荒,谷山十分积极,而杜霄却另有盘算。杜霄告诉刘统勋,他觉得刘统勋开垦荒田的行为太过激了,如果这样开垦,便是与百官为敌,刘统勋开始没明白杜霄的意思,以为杜霄是为自己的仕途考虑,慢慢的刘统勋才发应过来,杜霄是要清丈征税垦荒的田亩,为了百姓杜霄不愿冒险,刘统勋大怒,师徒争吵,关系出现裂痕。刘统勋气的卧病在床,杜霄和谷山在酒楼也应支不支持刘统勋无偿带领百姓开垦荒地发生了争执,谷山坚决支持老师,杜霄不以为然,对刘统勋出言不逊,兄弟扭打起来,也生了间隙。

  • 杜霄发动百姓离开钱塘,却被赶来的刘统勋一番义正言辞打乱了局势,百姓决定留在钱塘跟随刘统勋开垦荒地。杜霄愤恨之下,吟唱悲歌,直奔京城,投奔铁箭飞,决定投奔功名,与刘统勋势不两立。刘统勋与众人在禅寺中描绘出一幅雄伟的垦荒图,垦荒大业轰轰烈烈的拉开大幕。来到京城的杜霄拜访了铁箭飞,希望能支持他举报马旗门得到朝廷的赏识,铁箭飞劝说他不要义气行事,杜霄犹豫不决,而事实上铁箭飞早已安排好营救即将因告状被捕的杜霄,想通过这次机会,彻底将杜霄留京,为自己所利用。杜霄不服命,为了博得一个功名前程,登刑部大门告状,希望能得到朝廷的重视。刘统勋建议唐思训给皇上写一份奏折,请皇上来浙江看一看,或许发动百姓垦荒,给予税率的优惠,正是解决粮灾的办法。不出意外,杜霄被擒,铁箭飞迅速营救,并告之杜霄,踩着别人往上爬,不是长久之计,有银子,才能真正有圈子。

  • 听闻刘统勋在钱塘,乾隆悄悄的去垦荒营看望刘统勋,恰巧看到刘统勋在给百姓普及种粮的知识,乾隆听到以后,甚为欣慰。铁弓南带谷山去见宋五楼,一番寒嘘,让宋五楼误以为铁弓南是向着自己的。乾隆将刘统勋召到船上,二人相谈垦荒大计,乾隆十分心疼刘统勋憔悴的模样,君臣和睦,铁弓南在侧也知道,离刘统勋重回朝堂主持朝政的日子不远了。铁箭飞向杜霄传达了讷亲的意思,让杜霄放弃死告马旗门,并应允提拔杜霄,杜霄为功名所诱惑,决定向讷亲效忠。晚间进膳,马旗门准备了山珍海味供乾隆享用,不料乾隆不仅不领情,反而差点治了马旗门的罪,乾隆告诉众臣,值此百姓遭殃,生灵饥荒之时,一律开销用度从简,以自己为表率,所有人不得铺张浪费。杜霄夜寻冯三鞭寻仇,讹诈银两。误以为有铁弓南撑腰的宋五楼给乾隆请安,不料铁弓南突然义正言辞的指责宋五楼侵占田亩,致使百姓遭殃,乾隆下诏,命江南各地,拆窑还田,有不遵毁田者,乃大清罪人,重罪处罚,马旗门见状忙声应和,宋五楼只能服软.

  • 乾隆与刘统勋长谈,并表示回京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保垦荒,不能让有些官员趁机清丈垦荒田亩,给垦荒大计带来阻碍。铁箭飞告诫杜霄,步伐和眼神要恭谦,杜霄太过傲气。要在京城为官,不仅要厚颜更要无耻。然而杜霄刚刚上任京官,就严正苛察,弄得守仓下官好不惊慌。乾隆回朝告诉皇后与众臣南巡之见,乾隆深知古今农耕是第一件大事,他希望全国各地都能像钱塘一样,众人垦荒种田,以农事为雅事,何愁饥荒不除。讷亲不愿意刘统勋建功回朝,他让潘八指告之马旗门,全力搅和刘统勋的垦荒营。马旗门得知消息后与宋五楼商议,决定用交割粮食的机会,陷害刘统勋与谷山一众垦荒之人。

  • 马旗门连夜将粮食交割给刘统勋谷山,并将一伙“被擒住”的盗贼押上粮船交给谷山处理,约定明日清晨将粮食运抵钱塘。次日清晨,谷山一行并未等到粮船,大扇子听了谷山讲述昨晚的情况觉得,这伙交给谷山处理的盗贼可能要坏事,果不其然,离钱塘五里,贼人生乱,粮船被烧。众人都知道马旗门做了手脚,可一粒粮食都没打捞上来,刘统勋听到消息后气的当场昏厥。明灯法师为了帮助垦荒营继续下去,让谷山带着自己的口信去浙江天台山问师兄借粮。杜霄带来的青铜县灾民本为了刘统勋开垦大计而留下,没想到刘统勋一昏厥无人主持大局,人心惶惶,有大批百姓离去。刘统勋不顾病体,亲自登高挥起大旗,百姓一见刘统勋尚在,信心大振,便又潮水般的回到垦荒营中。

  • 讷亲命人将拨给垦荒赈灾所用银两动了手脚,铁弓南为保垦荒大计面见讷亲求情,讷亲虚情假意表示赞同。同时,讷亲让自己所管理的兵部奏报皇上,说兵部缺银两,军队告急,以此胁迫乾隆暂停对垦荒的救济。此外,还准备敲打铁箭飞,让铁弓南屈从清丈垦荒田亩的计划。张廷玉得知兵部奏报缺银,此事涉及国家边关安危,不顾病体,准备去找讷亲商议。讷亲将兵部缺银的事情严重话陈述给张廷玉,虽然张廷玉也有怀疑真伪,但毕竟牵涉边关安危,不容马虎,二人准备即可奏报皇上。潘八指集合一帮各部要员,都准备奏报皇上本部缺银,需要支援,以此来调空给垦荒营的拨款。铁箭飞与铁弓南争吵,铁箭飞认为铁弓南不识时务,此时再不听从讷亲的必将被当做刘党清理,铁弓南傲气禀然,绝不屈从党派,只认朝廷和百姓。

  • 张廷玉奏报乾隆,清丈垦荒田亩不利于改变缺粮的局势,乾隆明白这个道理,并准备召集大臣们再度商议,看清谁赞同清丈。来到京城的谷山唐思训二人接连碰壁,无奈之下谷山去找杜霄,也吃了闭门羹,于是杜霄知道了谷山和唐思训来京,由此心生盘算。杜霄将谷山唐思训进京的事告诉了铁箭飞,铁箭飞料定必是刘统勋来京打听风口的探子,二人合计,准备围绕讷亲与刘统勋阵营大战一场。曾经在朝中建立团体的张廷玉彻底被乾隆刘统勋所感化,坚定地站在了支持刘统勋垦荒上,不仅事事以朝廷为重,以不见而避嫌,实是暗中派人保护进京的谷山和唐思训 。乾隆召集群臣讨论垦荒与税,奖的问题,此时谷山和唐思训已经来的紫禁城外,长跪不起,等待乾隆召见。大雪倾盆,唐思训渐渐不支,皇后听闻消息,速命侍女小齐儿告之乾隆谷唐二人大雪而候的消息。乾隆听闻消息,赶忙往外迎接,不想看到的确实活活冻死的唐思训,和拼死力撑的谷山,乾隆被唐思训以生命证明垦荒的重要所震撼,决定亲自厚葬唐思训。

  • 讷亲潘八指等人发觉了密查皇庄的傅恒,并认为此人是来替刘统勋梁诗正孙嘉淦等人平反的,铁弓南也成为平反集团的一员,潘八指献计欲以邹子旺所藏之银,陷害铁弓南。没想到乾隆自大殿朝议清丈就对讷亲失去信任,查办了邹子旺,保下铁弓南。心狠手辣的讷亲怕邹子旺经不住拷打,差冯三鞭夜里袭杀了邹子旺。但是这更是让乾隆警觉起来。讷亲为了保住自己,同时也为了制衡乾隆,以边关告急为借口,前往边关领兵大金川,乾隆早有准备,遂放他出关。刘统勋感怀与唐思训的过往情谊后,决定不负其志,亲自前往临近州县,发动垦荒,主动解决粮食危机。杜霄和马旗门奉铁弓南命来浙江监察垦荒进展,但实际上二人更受潘八指之拖前来破坏垦荒义举。一到浙江二人就翻脸不认人,违背铁弓南本意,大肆清丈垦荒田亩。引得群情激愤,刘统勋十分不解杜霄的变化,为自己没能教好学生而自责。

  • 由于局势危急,讷亲又不在京城,潘八指私下与铁箭飞商议,不如鱼死网破,刺杀了刘统勋,一了百了。然而张廷玉通过长期安插在讷,潘身边的白姑娘得到了这个消息,他即刻命人前往浙江,保护刘统勋。谷山发动百姓,欲与前来清丈百姓保命田的官兵来一场决战。为了筹集兵器火器,谷山一行摸黑前往湖州寻访匠工高手。没想到在路上路遇清丈田亩的杜霄,兄弟反目,撕打在一起,彻底决裂。奉铁箭飞命刺杀刘统勋的房杠失手了,但是为了救下刘统勋,琴衣舍身挡镖,中毒身亡,刘统勋悲哀万分,追忆与琴衣的过往,为了苍生大计,只能草草安葬琴衣。由于失手,房杠受到了责骂,心中甚是不快。而铁箭飞即刻开始第二道计划,命杜霄在浙江搅个天翻地覆,定要了刘统勋的命。同时,换尽了宫中侍卫,严密监视张廷玉等人。大扇子见局势危急,不顾自身安危,决定只身进京,向皇上陈述暴虐清丈的实情。

  • 傅恒查明真相,梁诗正,孙嘉淦,唐思训得以平反,讷亲集团的叛逆行为一步一步暴露出来。乾隆无比愤恨讷亲集团的行为,他令傅恒封锁消息,不要打草惊蛇。潘八指纠集了十几个省的巡抚,决定虚报垦荒田亩,让乾隆高兴。乾隆去看望装疯的孙嘉淦,乾隆好言相抚,重新启用了孙嘉淦,复位为刑部尚书。刘统勋和王不易假扮成乞丐这才见到了铁弓南。铁弓南命小肚子王不易手持火铳把守铁府,自己与刘统勋密探江南之事。铁弓南完全得知了讷亲的叛逆行为,怒火中烧。铁箭飞大怒,命房杠去家中刺杀,不论父子感情,铁府之中格杀勿论。孙嘉淦带着大扇子去见铁弓南,惊喜的见到了刘统勋,众人一番商议,想让大扇子面见乾隆陈情暴虐清丈之事。

  • 孙嘉淦献计,让大扇子假扮太医入宫。铁箭飞回铁府刺杀刘统勋,却发现中了家父的调虎离山之计,小肚子与王不易阻拦铁箭飞不成,铁箭飞夺门而出。刘统勋假扮太医入宫。铁箭飞与铁弓南父子彻底决裂,得知刘统勋进宫后,铁箭飞速与潘八指等人商议,企图围剿大扇子。刘统勋向乾隆说明实情,乾隆决定让大扇子当殿对证,捉拿贼臣。铁箭飞派出的房杠一路追杀,孙嘉淦扥一路护送,凶险之下,大扇子终于踏进了大殿,她用超人的记忆力记下的数字,将地方巡抚的算盘打碎的一干二净。

  • 殿外,大扇子将实情如数呈报乾隆,有十省官员虚报田亩被当场拆穿,乾隆毫不留情严查严办,立即将十人拿下大狱。大势已去,铁箭飞,潘八指都准备出逃,临走前按讷亲留下的密令,将所有知情者全部灭口。乾隆与刘统勋,孙嘉淦,梁诗正,铁弓南等要臣又重聚一堂,讷亲集团的阴谋完全败露,乾隆命傅恒领兵前往鸦儿胡同,擒拿潘八指归案。潘八指被擒,临行前企图烧毁的贪污银两竟然被烧成一条银龙!乾隆与众臣都被这赃物的规模所震惊,乾隆朝最大的腐败,舞弊之案,终见天日。

  • 乾隆圣谕,天下所有垦荒田亩,新开田亩,永不征赋,并颁布法令,凡清丈新开,垦荒田亩者,从重处罚。并命傅恒手持尚方宝剑前往大金川斩杀讷亲,命孙嘉淦前往浙江捉拿杜霄,宋五楼的相关要犯。铁弓南得知铁箭飞的罪行后,百无聊赖,决定亲赴钱塘,捉其归案。不想铁箭飞到达钱塘后,变本加厉,意图吞并宋五楼财产外逃。铁弓南与他狭路相逢,终归铁箭飞还是命丧钱塘。杜霄也没有停下贪婪的脚步,企图联合窦帮主转移大批赃银,不想大坝决堤,海水涌入陆地,窦帮主早已不知去向,留下白日做梦的杜霄。

  • 讷亲巨案告破,刘统勋主持朝政,陈述多年来的积患,群臣激奋,乾隆也是终于得见忠天。而铁弓南因子之罪,负罪感深重,加上铁箭飞命陨钱塘,国仇家恨汇于胸膛,最终在小肚子的见证下,自刎归天。刘统勋辞别乾隆,准备回钱塘继续调理垦荒营。

  • 杜霄被押解进京,治罪再度发配宁古塔,谷山与刘统勋送别杜霄,临没了杜霄终于良心又起,认识到了自己的贪欲,刘统勋为这个才华横溢的志士感到惋惜,但国有国法,杜霄必须受到惩罚,刘统勋忍痛送别杜霄。谷山与杜霄兄弟释怀,再为兄弟。刘统勋大殿做《救田疏》,大殿之上,金钟回荡,刘统勋再拜高爵,为乾隆盛世,开疆拓土!天空之中,大日如轮,乱云飞渡!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