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假凤虚凰第三季 立即播放

2389.1万播放
电视剧 12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何佳男

类型:古装剧/网络剧

语言:国语

简介: 林婉清于祭天大典上揭穿叶清歌的女儿身,叶清歌依计还位于谢清运,假死脱身,以谢家私生女身份获得重生,被指婚给了谢清运。大婚之日,苏域认出叶清歌,痛彻心扉,与叶清歌誓死不复相见。六年后,叶清歌之子瑞琪已然...展开
剧集列表 (共12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朝堂之上,叶清歌再遇苏域,两人在外人面前如同陌生人一般客套寒暄。大臣开始在谢清运和苏域之间站队,互相攀咬。叶清歌心知自己已是将死之人,对朝堂政事漠不关心,袖手旁观,指示大臣唯谢清运之命是从。苏域到处结党培养势力,彻查冤案笼络大臣。谢清运不甘示弱,以赈灾涨工资等手段收服民心。两派势力初见成效,百姓们对叶清歌这个太子愈加不满,十分期盼换太子。已到待嫁之龄的吴静初推却所有的婚事,却始终等不来小桃子的求亲,这段关系让她疲累不已。她直截了当地质问小桃子到底是谁,是否愿意娶自己。小桃子只得继续伪装,语言暗示自己身份尊贵,两人门户不当,不可能娶她。吴静初误以为小桃子是纨绔太子爷,从头到尾都是在玩弄践踏自己的感情。两人就此诀别。

  • 临到祭天大典,叶清歌明白身份即将揭穿“死期”将近,不经意地来到曾和苏域出游去过的几个地点,回忆起前尘往事。也许是受到冥冥之中的缘分牵引,苏域也来到了这些地方。两人几次三番地辗转失之交臂,迟迟不能会面。最终两人在摘星楼巧遇了,叶清歌猛地抱住了苏域。这一瞬间,苏域以为自己又有了希望,承诺只要清歌回到身边,自己可以设法保她性命。叶清歌表示一旦血脉不正的谎言被揭穿,自己就会被天下置于死地,苏域拿什么来救?苏域哑口无言。叶清歌问起当年宣德太子事件真相,林婉清和杨恭淑为何会如此疯狂,苏域解答。最后,叶清歌拥吻苏域,作最后的告别。

  • 皇帝与谢清运当场滴血验亲,证实他是自己亲生儿子,两人合伙演了一场戏,终于将谢清运推上了皇子位,但此时同为皇子的苏域的势力已不容小觑。皇帝再想传位于清运,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皇帝下令将清歌打入天牢,苏域挡在了身前,承诺自己一定会想尽办法营救清歌。但一切来得太晚了,叶清歌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叶清歌和林婉清被打入了天牢。天牢中,叶清歌与林婉清一番谈话,林婉清承认自己虽养了叶清歌二十一年,但对她毫无情感,从来只把她当成一把报复谢子兰和皇帝的利剑。至于谢清运,她更是没有感情,早就当孩儿已死。恰好这番话被前来探监的谢清运听到,深受打击。林婉清觉得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心愿终了大仇已报,在强烈的精神刺激下,直接发了疯,被隔离到了其他牢房。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朝堂之上,叶清歌再遇苏域,两人在外人面前如同陌生人一般客套寒暄。大臣开始在谢清运和苏域之间站队,互相攀咬。叶清歌心知自己已是将死之人,对朝堂政事漠不关心,袖手旁观,指示大臣唯谢清运之命是从。苏域到处结党培养势力,彻查冤案笼络大臣。谢清运不甘示弱,以赈灾涨工资等手段收服民心。两派势力初见成效,百姓们对叶清歌这个太子愈加不满,十分期盼换太子。已到待嫁之龄的吴静初推却所有的婚事,却始终等不来小桃子的求亲,这段关系让她疲累不已。她直截了当地质问小桃子到底是谁,是否愿意娶自己。小桃子只得继续伪装,语言暗示自己身份尊贵,两人门户不当,不可能娶她。吴静初误以为小桃子是纨绔太子爷,从头到尾都是在玩弄践踏自己的感情。两人就此诀别。

  • 临到祭天大典,叶清歌明白身份即将揭穿“死期”将近,不经意地来到曾和苏域出游去过的几个地点,回忆起前尘往事。也许是受到冥冥之中的缘分牵引,苏域也来到了这些地方。两人几次三番地辗转失之交臂,迟迟不能会面。最终两人在摘星楼巧遇了,叶清歌猛地抱住了苏域。这一瞬间,苏域以为自己又有了希望,承诺只要清歌回到身边,自己可以设法保她性命。叶清歌表示一旦血脉不正的谎言被揭穿,自己就会被天下置于死地,苏域拿什么来救?苏域哑口无言。叶清歌问起当年宣德太子事件真相,林婉清和杨恭淑为何会如此疯狂,苏域解答。最后,叶清歌拥吻苏域,作最后的告别。

  • 皇帝与谢清运当场滴血验亲,证实他是自己亲生儿子,两人合伙演了一场戏,终于将谢清运推上了皇子位,但此时同为皇子的苏域的势力已不容小觑。皇帝再想传位于清运,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皇帝下令将清歌打入天牢,苏域挡在了身前,承诺自己一定会想尽办法营救清歌。但一切来得太晚了,叶清歌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叶清歌和林婉清被打入了天牢。天牢中,叶清歌与林婉清一番谈话,林婉清承认自己虽养了叶清歌二十一年,但对她毫无情感,从来只把她当成一把报复谢子兰和皇帝的利剑。至于谢清运,她更是没有感情,早就当孩儿已死。恰好这番话被前来探监的谢清运听到,深受打击。林婉清觉得一切按照计划进行,心愿终了大仇已报,在强烈的精神刺激下,直接发了疯,被隔离到了其他牢房。

  • 叶清歌改头换面,戴上人皮面具,以谢家私生女谢萱的身份认祖归宗,获得重生,重新收服了谢家势力。另一边,苏域每天醉生梦死,走到哪都能看到叶清歌的影子,日日抱着她的“骨灰坛”入睡,走火入魔一般跟它对话。杨恭淑怒其不争,苏域跟她发生激烈冲突,认为如果不是她苦苦相逼,清歌就不会死。杨恭淑因此恨透了叶清歌。小桃子深知情由同情苏域,为二人可惜,主动劝苏域振作,自己主子惨死却连个像样的葬礼都没有,恐怕黄泉路上找不到回家的路。苏域被说动,带领百官向皇帝求取葬礼,皇帝允许以庶民身份下葬。

  • 杨恭淑起了疑心,重金收买了皇帝太监总管、谢府的家丁等一干人等,逐步拼凑出了真相。叶清歌以谢萱的身份和谢清运举行大婚典礼,走过当初她与苏域大婚时的大殿。叶清歌无意中做了个绞头发的动作,被苏域认了出来,但被皇帝等一干人等阻拦住。苏域这才发觉,原来叶清歌并未死,强颜欢笑恭喜二人。叶清歌同样心碎不已。在叶清歌回谢府的路上,苏域带了人马赶来劫人。苏域和谢清运大大动干戈,双方火拼。苏域恨极之下,几乎错手杀了谢清运,叶清歌来不及多想,执剑怒刺苏域,决绝相对。苏域误会清歌心里只有清运,一切都是她处心积虑地欺骗自己,于是他彻底死心,将谢清运和叶清歌视为死敌,放话必将报复。谢清运承诺会誓死守护她。谁都不知道,叶清歌会突然变得如此决绝,是因为在大婚之前,杨恭淑再度上门,以苏域的性命和叶清歌好不容易得来的安稳生活相要挟,目的就是为了让苏域失去软肋,练就铁石心肠。叶清歌不得不答应这个交易。

  • 朝堂之上,叶清歌再遇苏域,两人在外人面前如同陌生人一般客套寒暄。大臣开始在谢清运和苏域之间站队,互相攀咬。叶清歌心知自己已是将死之人,对朝堂政事漠不关心,袖手旁观,指示大臣唯谢清运之命是从。苏域到处结党培养势力,彻查冤案笼络大臣。

  • 叶清歌与谢清运平淡生活,渐渐变得像一对夫妻了,只是两人从来不同床,就像当初刚娶苏域时一样,谢清运在床下打地铺照料母子俩。杨恭淑担心苏域对叶清歌还存在旧情,接连赐下美人,苏域一概置之不理,。后又为他安排了众多相亲,苏域便做出各种装病、跪求、恐吓对方家女儿等等的荒唐事。杨恭淑设法寻了个跟叶清歌容貌极度相似的女子,趁苏域酒醉时送到他房里,第二天却得知苏域根本没碰她,只是让她叫自己爱妃叫了一夜。叶清歌再也没了苏域的消息,直到一次宫宴上,叶清歌作为清运王妃带孩子出席,再次见到了苏域。两人对立而坐,苏域带着那名美女宠妾出席,言语调笑。有大臣提及这名女子长相很像当年的清歌太子,叶清歌心中刺痛,假作视而不见。

  • 四五年过去了,谢清运和苏域两派斗争呈白热化,势均力敌。瑞琪已经长成了个聪慧伶俐的孩子。京中流传起以叶清歌、苏域、谢清运为原型的话本子,瑞琪看得津津有味,不时询问叶清歌种种人物关系,叶清歌十分头疼。小桃子带瑞琪到民间玩乐,巧遇苏域。小桃子异常紧张,拉着瑞琪要走,不料瑞琪直接扑了上去,莫名对苏域十分亲近,还问他究竟是不是自己的爹爹,坊间那些话本子上是这么写的。苏域温柔地告诉他,自己并不是他爹爹,但如果有他这么机灵的儿子会很高兴。 小桃子眼看罩不住了,赶忙让家丁去找叶清歌来。 苏域好奇瑞琪为何会认识自己,瑞琪告诉他一个秘密,母亲有时老是躲起来画画,他偷偷去瞧过了,那些画画的都是苏域。苏域震惊不已,这才明白,原来清歌心里还有自己。

  • 太监总管向杨恭淑汇报皇帝身子越来越弱了,她深感即将大仇得报,派人暗中给皇帝下了加重病情的药。皇帝突然病危,命太监下旨传谢清运入宫。清运夺嫡临行前,嘱咐清歌绝不能走出王府,否则一定会被苏域拿来要挟自己。另一边,杨恭淑命太监总管伪造诏书,火速传苏域带兵入宫寻找遗诏。京城一派山雨欲来的气势,叶清歌派人戒严王府,等待消息。瑞琪时不时会问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苏域。叶清歌难以解释。瑞琪见母亲忧心,便懂事地称自己会保护母亲。

  • 叶清歌掀开了车帘,却只见到杨恭淑和一名男子坐着里面。原来,杨恭淑使出苦肉计,找来一名以假乱真冒充苏域声音的人,蒙骗清歌,捉走她和瑞琪,用来要挟清运交出遗诏。杨恭淑称,这一切都是苏域布置好的。叶清歌伤心欲绝,深恨苏域。另一边,谢清运却陷入了苏域的陷阱,原来之前苏域是假装不敌败走,引得谢清运举兵来追。谢清运无奈之下,只得带着遗诏逃离,前往城郊军中驻地驻扎下来。苏域入主皇城,得知母后将叶清歌和瑞琪捉来,万分震惊。苏域想去找叶清歌解释,但杨恭淑告诉他,此时叶清歌已经万念俱灰,到了这一步,谢清运和清歌都会自动认为这些就是苏域做的,他无论如何也洗不白了。苏域万分无力。

  • 皇帝已死,苏域在杨恭淑的策划下,伪造遗诏登基为帝。叶清歌忧心瑞琪安危,请苏域将他还给自己。苏域知道杨恭淑的人一直在身边监视自己,故意要叶清歌拿身体来换。叶清歌受尽屈辱,脱衣侍奉,苏域忍受不住,落荒而逃。苏域求了杨恭淑,将瑞琪还给了清歌。 叶清歌视苏域如同仇寇,迫于无奈之下,吩咐给清歌下了昏睡药,每晚陪伴她睡觉。瑞琪问苏域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一家,苏域无言以对。叶清歌发觉苏域给自己下药,故意绝食,将他赶走了。朝中再起事端,有部分旧臣质疑苏域遗诏的真伪,被苏域下令处死,一时间流言四起,众人纷纷传说苏域伪造遗诏,皇位来路不正。杨恭淑得知后,认为不能再放任谢清运这个心腹大患了,毕竟他手中拿着真正的遗诏。

  • 小桃子被放下了出来,决意赴死。临死前,他去了沈家,父兄避如蛇蝎。随后又与吴静初见了最后一面。吴静初怒斥他是骗子,比负心薄幸还恶心。小桃子表白自己当初是真的喜欢她,不敢说出真相就是怕对方厌恶自己。最终,吴静初告诉小桃子,如果她早一点得知真相,未必不能接受他,但现在一切都晚了。叶清歌万念俱灰,日夜做噩梦,梦中全是瑞琪的影子。苏域下令放谢清运回王府软禁。小桃子与叶清歌告别,二人回忆起自己初入宫时,写下沈姚二字,叶清歌却误念成了桃,从此自己变成了小桃子。太子知道小桃子的心底渴望——保留男人的尊严,在小桃子弱冠礼时,她送了他一顶束发冠,小桃子视若珍宝,但此后始终没有机会再戴上。小桃子嘱咐叶清歌,以后她必须一个人学着长大了。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7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