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和平饭店 立即播放

12亿播放
电视剧 39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李骏

类型:谍战剧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浙江卫视

简介: 东北敖东城黑瞎子岭土匪二当家王大顶,在追查一批即将流入民间的鸦片膏时意外进入到和平饭店内,并遇见了南铁情报部门机构特聘的行为痕迹分析专家陈佳影。此刻,警长窦仕骁为了追查携带重要证据胶卷而潜入和平饭店的...展开
剧集列表 (共39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中共地下党在满洲某市的联络点被一网打尽,前来接应的地下党员陈佳影赶到时为时已晚。满洲某市,某日。中共地下党员陈佳影接站前来该市考察路线的中共驻苏维埃代表团联络员冯先生;准备劫夺本地大亨熊老板一车鸦片的黑瞎子岭二当家王大顶,也在火车站盯梢;而此时,便衣队及临时抽调的某区警察正在暗中布网,准备围捕一名意欲携藏731部队罪证胶卷出境的编辑;三方在火车站附近,都觉察到了便衣队与警察局布控打算抓人。陈佳影一方以为地下工作站的突袭暴露了她的身份;王大顶以为是针对土匪的严打行动;文编辑感知到危险;于是阴差阳错、三方引发误会导致巨大骚乱,过程中,冯先生中弹、重伤。

  • 王大顶和陈佳影相互配合,以婚姻出现问题制造冲突,隐瞒了文编辑藏在两人房中的事实;然而两人已遭到警官窦仕骁的怀疑。警察刚刚离开,陈佳影帮助文编辑从吊着的窗台下回到房间,窦仕骁却又进入房间进行搜查,并就两人真实身份展开问询。好在有惊无险,二人搪塞过去。重伤的冯先生已落入日本人手中,大佐日下步在他随身物品中搜出一张写有和平饭店总机号码的字条,怀疑他与文编辑存在着交互关系,这个误判,顿时让石原和窦警长大为紧张,当即下令封锁饭店通讯、集中饭店所有住客、散客以及工作人员逐一排查。而此时,王大顶和陈佳影正为如何处置文编辑、发生着激烈的争执,一方想要引诱或逼迫文编辑自首、以免遭连累,一方却在分析了饭店建筑结构和敌方人员布局缺陷之后,准备帮助文编辑一同逃走!

  • 饭店大堂里,陈佳影开始不厌其烦地向王大顶分析起逃生路线来,不过此时的王大顶却是一味地试图与陈佳影调起情来,他嬉皮笑脸地说道如果成功逃生后那自己一定要与陈佳影“双宿双飞”。陈佳影这时不客气地威胁道如果王大顶再不正经的话那自己就要再次拿膝盖去顶他的裆部,王大顶吓得只得赶紧收敛并开始认真地与陈佳影交待起自己的逃生计划来。不久后,按着王大顶的说法陈佳影来到了饭店的厨房里开始做好逃生准备,而王大顶则是负责在饭店大堂里故意制造混乱。就在王大顶成功地在大堂里以一张污蔑性的肖像画引起了轩然大波时,陈佳影却在厨房里不期陷入了与意外出现在那里的姚女士的苦苦纠缠中。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中共地下党在满洲某市的联络点被一网打尽,前来接应的地下党员陈佳影赶到时为时已晚。满洲某市,某日。中共地下党员陈佳影接站前来该市考察路线的中共驻苏维埃代表团联络员冯先生;准备劫夺本地大亨熊老板一车鸦片的黑瞎子岭二当家王大顶,也在火车站盯梢;而此时,便衣队及临时抽调的某区警察正在暗中布网,准备围捕一名意欲携藏731部队罪证胶卷出境的编辑;三方在火车站附近,都觉察到了便衣队与警察局布控打算抓人。陈佳影一方以为地下工作站的突袭暴露了她的身份;王大顶以为是针对土匪的严打行动;文编辑感知到危险;于是阴差阳错、三方引发误会导致巨大骚乱,过程中,冯先生中弹、重伤。

  • 王大顶和陈佳影相互配合,以婚姻出现问题制造冲突,隐瞒了文编辑藏在两人房中的事实;然而两人已遭到警官窦仕骁的怀疑。警察刚刚离开,陈佳影帮助文编辑从吊着的窗台下回到房间,窦仕骁却又进入房间进行搜查,并就两人真实身份展开问询。好在有惊无险,二人搪塞过去。重伤的冯先生已落入日本人手中,大佐日下步在他随身物品中搜出一张写有和平饭店总机号码的字条,怀疑他与文编辑存在着交互关系,这个误判,顿时让石原和窦警长大为紧张,当即下令封锁饭店通讯、集中饭店所有住客、散客以及工作人员逐一排查。而此时,王大顶和陈佳影正为如何处置文编辑、发生着激烈的争执,一方想要引诱或逼迫文编辑自首、以免遭连累,一方却在分析了饭店建筑结构和敌方人员布局缺陷之后,准备帮助文编辑一同逃走!

  • 饭店大堂里,陈佳影开始不厌其烦地向王大顶分析起逃生路线来,不过此时的王大顶却是一味地试图与陈佳影调起情来,他嬉皮笑脸地说道如果成功逃生后那自己一定要与陈佳影“双宿双飞”。陈佳影这时不客气地威胁道如果王大顶再不正经的话那自己就要再次拿膝盖去顶他的裆部,王大顶吓得只得赶紧收敛并开始认真地与陈佳影交待起自己的逃生计划来。不久后,按着王大顶的说法陈佳影来到了饭店的厨房里开始做好逃生准备,而王大顶则是负责在饭店大堂里故意制造混乱。就在王大顶成功地在大堂里以一张污蔑性的肖像画引起了轩然大波时,陈佳影却在厨房里不期陷入了与意外出现在那里的姚女士的苦苦纠缠中。

  • 房间里,疑虑颇深的窦仕骁一再对陈佳影发起了审问,不过陈佳影却是丝毫没有招供的打算。陈佳影的真实丈夫名叫王伯仁,在华强商行工作。窦仕骁据此打电话给了华强商行,想让那里的店员向自己交待王伯仁的体貌特征以作比对。不过他哪曾想到此时的华强商行已经全然演化作了共产党的一个据点,作为地下党员的店员自然很快就巧妙地拒绝了他的要求。窦仕骁让曾经在厨房里见到过陈佳影的行踪的姚女士指证真正的事故制造人。此时的陈佳影简直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上,幸运的是姚女士虽然话语中充满玄机但最后倒也没有说出真正有威胁的线索。王大顶在窦仕骁面前一番口若悬河的说辞试图蒙蔽窦仕骁的推断,到了最后,他甚至还言辞俱厉地要求窦仕骁向自己和陈佳影道歉。

  • 石原队长对着王大顶出言威胁,表示就算他不愿配合自己那自己也一定能够将事情的真相查个水落石出。共产党战士老王是陈佳影的真正丈夫,这天他正守候在街角焦急地等待着文景轩前来与自己接头。可惜的是,当久候的文景轩终于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时,早已埋伏在一旁的日军便衣却是因故拔枪将他给打死了。牢房里,陈佳影一再死死地把自己声称成日本间谍而拒不承认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石原队长亲自来到了牢房里打算提审陈佳影,为了能够尽快地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窦仕骁残酷地下了狠手对着陈佳影严刑拷打起来。

  • 南铁情报机构派来了代表野间,野间当面告诉窦仕骁,陈佳影就是日方精心选拔的一名间谍,当年野间的前辈新佑课长就曾亲自对她实行了长达9个月的培养和审查,因此对她极其的信任。不久后,乔治白的手下很快打通了电话,通告内尔纳一定要保护好胶卷。内尔纳根本就不知道与胶卷有关的事,正待他进一步追问之时对方却又很快挂断了电话。旁边正在实行监听的窦仕骁认定这回自己可算是找到真正的证据了,就在他们准备对着内尔纳严加用刑之时,内尔纳极是恐慌地抢夺了一支枪支并架住了陈佳影的脖子作为威胁。不过心狠手辣的窦仕骁却直接出手一枪将他给打死了。警员们迅速地在刚被打死的内尔纳的身体上搜索起来,最终他们确实也是搜到了一卷胶卷。

  • 陈佳影分析,内尔纳的死并非偶然,而是有人蓄意制造的惨剧,所瞄准的正是内尔纳手里的胶卷。现在,他和王大顶需要通过行为分析搞清楚,到底痛下杀手的是谁?对方的目的是什么?究竟是可以成为伙伴还是潜在的敌人。的确,这边的情势非常危急:饭店外,冯先生即将苏醒,日下步已准备了大量的“吐真剂”,不惜代价也要撬开他的嘴;饭店内,美方间谍已准备用机密情报换取内尔纳的胶卷,而苏联间谍为了阻断这个交换,已准备暗施杀手了,他们已经推断出内尔纳之死是美方间谍为了获取胶卷采取的卑鄙手段,一旦胶卷曝光,将对他们的外交产生恶劣影响,他们决定毒杀美方间谍。

  • 一番惊险,陈佳影和王大顶终于坐上满铁的专车离开了,他们以疗伤为由去了医院,并成功支走跟随的野间课长,准备各自遁形,不料这时便衣匆匆找来,请他们回去协助办案,原来通过监听发现,曾有两通使用暗语的电话打出去,而时间点正好卡在窦仕骁得到内尔纳藏有胶卷的证据并对他进行调查的半小时前,暗语指示外部人员给内尔纳打电话,正是这通电话逼得内尔纳反抗以至被击毙。石原和窦警长由此判断内尔纳根本就是被人陷害的,为什么?内因是什么?必须查证!但饭店当夜就要举办舞会,多国观察团成员及香雉将军等高官都会参加,因此破案时间不多,而饭店住客又大多身份不低,无法刑讯、只能依靠技术性侦辨,鉴此,必须依靠陈佳影的帮助了,她是侦缉高手,顶尖的行为痕迹专家。

  • 陈佳影决定保守政治献金的秘密,亲自调查取证,因为如果查实南京政府确实有联苏抗日的意向,那么这种良性的意向是可能救国的;不料,王大顶却将这一切都暴露给了姚苰。姚苰要求陈佳影在酒会上当众将这一政治丑闻公布出来,否则她就会把陈佳影是共产党的底细抖落出去。姚苰看似深不可测,陈佳影却通过微观查判断出她只是个被凌辱后想毁掉一切的绝望者;她的猜测没有错,姚苰遭到了香雉将军的性侵,处在痛苦之中的她一心想要将一切搅乱、破坏,她听不进陈佳影的劝告,冲上舞台想要将秘密公开,陈佳影赶上去巧妙地阻止了她“曝光秘密、揭示政治丑陋”的冲动。

  • 窦仕骁和石原按照陈佳影的误导展开行动,搜查伊藤夫妇的房间,发现伊藤夫妇竟是外务省设置在和平饭店里,用来监视关东军的站点工作人员。而在关东军与外务省之间协调矛盾之时,陈佳影准备展开行动,搜索美苏间谍及南京代表的房间,她委托王大顶为她望风,接应于她,王大顶欣然答应。然而王大顶却在行动展开之际,再次找到肖苰,要求她借由香雉将军,带他一同离开。两人商量之际,被陈佳影碰个正着。得知王大顶居然怀疑她的属性并一直欺瞒于她,陈佳影不由痛心之极,这是一种情感被伤害的痛心,歇斯底里!事后她甩下王大顶独自行动,然而就因为此,她已无人保护,于是就在她从苏方间谍房中查出一串神秘数码并牢记于心之后,却遭遇美方间谍的袭击,被毒剂烧坏了大脑。

  • 陈佳影烧坏脑子之后,完全呈现出一个好骗小姑娘的状态,因此,在窦仕骁和石原即将对她进行审问之时,她六神无主。王大顶情急之下只来得及嘱咐她一句“就说饭店里没人比她更像共产党”。王大顶被请了出去,而陈佳影却还没转过弯儿来。饭店餐厅内,王大顶也很着急,他的用意是要陈佳影拿脑子烧坏了说事儿,满腔委屈的控诉自己就因为脑子坏了就被宪警方栽赃为共党,因为她已毫无与其抗衡的能力,只能由着宪警方说什么是什么,这说到底就是撒泼耍赖,但偏偏宪警方无可奈何。好在陈佳影关键时刻理解了王大顶的话,一番歇斯底里宣泄委屈,竟就生生愣愣地过了关。

  • 陈佳影思前想后无法得到政治献金一事被日方知晓的途径,与此同时,日下步却主导了一个陷阱来逼苏美南京三方吐露真相,同时引出藏在外面的“钉子”,“钉子”如果因此行动,则足以证实和平饭店内还藏有中共人员。这个计划是借由对无辜人员三线歌星陆黛玲以及某导演的迫害,一方面威胁苏美南京三方人员赶紧束手就擒,知无不言;一方面借两人的特殊身份引起外面风言风语的流传,传达出和平饭店内情势危急的信息,引出“钉子”。陈佳影苦思无果后,却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必须抢在日方之前验明真相,夺得先机以布后局,所以那串数码尤为重要,但是陈佳影苦思冥想、只记起自己背下数码之后,将记录数码的拓纸撕碎在了楼层垃圾桶里。

  • 政治献金一事最终被解释成了一个曾让各方间谍疲于奔命的谣言,事儿压下去了,饭店内的共党,也移花接木去了自然存在的苏方间谍,应该算是完事大吉吧,所以王大顶不理解陈佳影为什么依旧焦虑,事实上陈佳影也说不出来,她只有一个预感:王大顶低估了所有人。的确,日下步根本就不相信事情会如此简单;他相信政治献金确有其事,而查无所获正是这群人一起攒的一个局。与此同时,王大顶所冒充的丈夫王伯仁从未现过真容,因此满铁机要课长野间,也对陈佳影产生了怀疑。于是宪警方、满铁联了手,无条件延长了饭店的封锁时间。美苏南京三方急于摆脱目前的局面,饭店中常住的德国军火贩也急了眼。正在此时,日下步在卫生间发现易容所需要的材料,断定唐凌潜进了饭店,进而又一次进行大搜查,这使得本来就不稳定的局面更加岌岌可危。

  • 方间谍乔治白曾去过王大顶的姘头——刘金花那里,他注意到刘金花处的一张合影,根据合影分析认为,王大顶、与传说中的黑瞎子岭二当家,颇有几分神似之处,乔治白在刘金花的合影中,无法看到照片中男人的正脸,但他却记得那个人的脖子上有一块阴影,很有可能是胎记,如果这个王伯仁的脖子上同样位置有同样的胎记就足以说明问题,他与同伴一起想办法看到了王大顶脖子处的皮肤,那里果然有一块胎记,乔治白的猜测基本可以肯定。德国军火贩子该隐坚决要求离开,并使得德国当局对日方施加了压力,致使日下步抵不住,请求野间以满铁的牌子介入,因为陈佳影隶属满铁且是机要人员,她的受伤极有可能被判断为更为恶性的事件,这样就可以压下各方质疑声,对饭店继续进行封锁。

  • 陈佳影服了唐凌的两颗药丸,产生了预料中的严重过敏反应,必须送院救治,王大顶、也可就此跟着脱身。此时,窦仕骁却在想办法拖住王大顶,以便确定他的真实身份。于是,就在王大顶护送陈佳影出门的一瞬间,他被窦警长用明摆着栽赃的方式扣下了。窦仕骁请求日下步再给他一点时间,他想要证实一件事情,而一旦这件事情坐实,他们排查共党的任务将有极大进展。这个意想不到的变局随后便有了更为惊悚的结果,窦警长妻子赶来了,经她指认,陈佳影所谓的丈夫王伯仁,就是土匪王大顶!而与此同时,地下排污通道也被临时封焊了栅栏,唐凌,也无法像预计的那样悄然离开了。位于哈尔滨的地下党组织分部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要求对陈佳影启动A级保护预案,组织随机应变在后方准备接应陈佳影。野间课长接到了来自和平饭店的电话,王伯仁是土匪王大顶的消息,让他彻底崩溃,不顾陈佳影还在抢救中便冲入病房要她给个解释。

  • 前任课长的爱将陈佳影,性情冷漠、智商超高,是全球仅有了十几名的行为痕迹专家之一!野间课长在与她的长期共事过程中,建立了深厚的信任与情感,他无法接受陈佳影的性质发生了转变。野间课长当然不会知道,这个人其实早已被掉包了,被一个相貌相同、用了半年时间进行研究学术以及特征模仿的女人掉包了,这个女人,就是现在的陈佳影……唐凌无法按照计划离开,却正好可以穿梭在饭店排风管道中获取信息。在窦仕骁对于王大顶的一再逼问下,王大顶承认自己的身份、承认自己是假丈夫,而真正的王伯仁、已被宰杀!在通风管道中听到王大顶口供的唐凌,开始为了将口供坐实而奔走。陈佳影在医院醒来,野间就守在旁边,质问她的真实身份以及与王大顶的关系,陈佳影要求回到饭店再回答,野间无奈只得同意。到达饭店后,陈佳影发现了唐凌悄悄留下的讯息,得知这些信息顿时会意,于是声泪俱下演绎了一个因偷情被发现而与奸夫合杀亲夫并亲手埋尸的惊悚故事,并声称当初为让奸夫脱罪,利用自己的特权招安了王大顶,从此王大顶便是为满洲效力的人。

  • 窦仕骁和石原分别问询陈佳影和王大顶关于王伯仁的情况,王大顶什么都不肯说,陈佳影则说自己是机要工作人员,不能和王伯仁家的亲戚有过多接触,他们的婚礼也是在新佑卫门课长的见证下低调举办的。日下大佐带人搜查了王大顶和陈佳影所说的埋葬着王伯仁的地方,确实找到了一具带有枪伤的尸体,死亡时间和陈佳影王大顶所说一致。至此,日下大佐和野间都认为,陈佳影和王大顶所说属实。但窦仕骁依然不信,想要派人去查王伯仁和陈佳影在青岛的住所。或者,去六合公寓查王大顶的女人刘金花。石原说当初追踪文姓要员时,

  • 日本特工装扮成当地巡警的样子,按响了青岛王伯仁住处的门铃,中共地下党的同志正准备去开门,这时候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这个电话只有共产党内部的人才能拨通,所以一旦有人打进来就是有重要的信息。地下党同志老罗拿起了电话,仆人已经把门打开,王大顶在电话中提醒老罗注意两个信息,一是王伯仁已经一个月时间没有回家,现已失踪不见,二是王伯仁夫妻两人的感情并不好。讲完王大顶就挂断了电话。还不知道实情的扮演王伯仁地下党同志,从楼上走下来给巡警打招呼,老罗连忙示意他不要多说。陈佳影这边的房门被窦仕骁敲响,为了争取拖延时间,陈佳影穿上了性感的睡裙打开房门,她想让窦仕骁他们认为自己和王大顶正在行房事。看到陈佳影穿成那样,窦仕骁和石原课长都很惊讶,陈佳影佯装愤怒关上了房门。过了一会儿窦仕骁再次敲响了房门,王大顶迟迟没有出来,陈佳影非常紧张,她故意拖延开门时间,一边还在拼命想办法。在窦仕骁跺开房门冲进来的一刹那,王大顶终于从壁炉内钻了进来。

  • 美国间谍乔治白主动提出向石原他们提供帮助,石原课长同意了他的建议,暂时不对刘金花实施刑讯,让乔治白单独去和刘金花谈一谈。乔治白劝刘金花学聪明点,他告诉刘金花,质控不指控王大顶和陈佳影是共产党结果都是一样的,现在是日本人的天下,日本人想让谁死难道还编不出理由?刘金花心里没底,她不知道在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了拖延时间,扯了个幌子说要让自己证实他们也可以,那得看报酬够不够丰厚。乔治白让瑞恩帮自己搞定,让苏联人或者南京政府出钱都可以,只要能买住刘金花的嘴。陈氏兄弟和苏联夫妇以及美国人以赌牌的名义买通了饭店的服务员,侍从给他们打开顶楼赌博大厅的房门,在博彩桌上,南京国民政府拿出一个筹码,苏联人拿出两个筹码。他们迫不及待的需要刘金花的供词,以便和平饭店的封锁能够尽早地解除。唐凌回到自己的住处,想把自己隐藏的手榴弹拿出来用,没有想到土匪大当家他们一路尾随追到这里,还把唐凌绑在了柱子上。

  • 刘金花忽然变脸,揭露几方间谍伙同窦警长收买她做伪证!而被收买的陆戴玲更是将一切和盘托出,是窦警长让她去找乔治白,乔治白吩咐她栽赃王大顶的。原来从到到尾,都是从小就混迹于市井的刘金花在玩攒儿,她就算再混,她也不可能出卖王大顶!于是之前对陈、王二人所有的不利因素,全都成了他们“被陷害”的证据,于是窦警长公报私仇的动机被放大,顿时成了众矢之的。而乔治白本与王大顶陈佳影并无私仇,却插上这一杠子,他的动机更加令人玩味。更重要的是经历这个过程,“政治献金”已被确定不是谣言,野间和日下步再次将目光转移向了这里。

  • 陈佳影本打算在此之后一力负担姚苰的审讯,从而再找机会救她脱身,不料肖苰甚至没给陈佳影另想它法的机会,便叫来了曾经凌辱过她的香雉将军,假意招供、夺刀突袭、随即被杀。姚苰之死使得清查共党一事彻底了结,陈佳影和王大顶解脱了。陈佳影愤怒宣泄对于野间和日下之前所作所为的不满,而两人也为之前在不必要的地方浪费时间感到愧疚,要知道在他们停滞的这段时间里,政治献金的交易一直都没有停止,根据陈佳影的推断,政治献金的交易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只要饭店解除封锁,各国间谍离开饭店,立刻就能完成交易;而他们一方,却连政治献金的来源、交易方式都一无所获。

  • 苏联间谍房间里的电台被端令他们十分恐慌,而陈氏兄弟自以为房间里的外线电话并没有被发现,于是借此和苏联人谈条件,想要从政治献金中捞取好处。德国人该隐找到陈佳影想要合作却被陈佳影狠狠拒绝,在此之后,陈佳影却派出刘金花色诱该隐,套取他手里关于政治献金的线索,该隐识破陈佳影的计谋,前来质问她为何不肯合作却要这样空手套白狼,不料陈佳影通过刘金花的失败却分析出了该隐的弱点,并对该隐反咬一口。王大顶利用陆戴玲想要打探美国人那边的情况,陆戴玲傻傻上钩并完成了计划,陈佳影得知后却并不愿意让无辜的人卷入争端,让陆戴玲不要再为此奔走。

  • 陈佳影需要确认苏方及美方是否清楚政治献金的来源。王大顶和刘金花共同在苏联人面前演了一场戏,将政治献金的来源不经意地透露给苏联人,之后王大顶和陈佳影又在苏联人面前揭穿陈氏兄弟这个南京方谈判代表的身份有诈。苏联人愤怒之下找美方核实真相,不料,原来两方都被蒙在鼓里。愤怒的美苏两方与陈氏兄弟对峙,得知政治献金的来源果然是要靠抢夺,陈氏兄弟被逼到绝境,然后承认他们根本就跟南京方没有关系,而是拆白党,政治献金就是他们做笼子骗钱的骗局!陈佳影接近真相,日下也并没有闲着,他想要争取整件事的主控权,更无法放下这么大一笔政治献金。

  • 陈佳影通过收集来的信息分析出,政治献金来源于犹太商行,由于德国对犹太人的政策不断收紧,犹太人开始大量转移资产,这种情况下,南京政府对犹太人表现出了友好态度,帮助犹太人进行转移。政治献金正是来自于这些转移的资产,然而这并不是犹太人为感谢南京方面而自发的捐助行为,相反,很有可能是南京方面想要将犹太人的资金转移到自己的地盘,之后再强行掠夺!这个推断令人震惊,陈佳影需要确认苏方及美方是否清楚政治献金的来源。王大顶和刘金花共同在苏联人面前演了一场戏,将政治献金的来源不经意地透露给苏联人,之后王大顶和陈佳影又在苏联人面前揭穿陈氏兄弟这个南京方谈判代表的身份有诈。

  • 陈佳影提议日方假装乘夜撤离,唱个空城计让几方间谍外出活动,然后将窦仕骁和石原悄然安插在饭店里,通过盯梢他们的行动,找到“政治献金”的下落;王大顶和刘金花随同撤离,暂时待在宪兵队。大当家和唐凌伪装后到饭店附近查探,发现宪警方已经撤防,大当家十分紧张,担心王大顶的安危,也担心他是趁乱和陈佳影私奔了。陈佳影密电传讯,唐凌截到密电,得知陈佳影那边的情况,大当家这边的情绪稳住了。唐凌却要求大当家带着兄弟们准备行动,他要去劫尸——肖苰的尸。日下阴险的将肖苰的尸体布置在破败之地,并将她的死嫁祸给共产党,想要以此给老百姓造成共党血腥极端的印象。

  • 东北敖东城黑瞎子岭土匪二当家王大顶,在追查一批即将流入民间的鸦片膏时意外进入到和平饭店内,并遇见了南铁情报部门机构特聘的行为痕迹分析专家陈佳影。此刻,警长窦仕骁为了追查携带重要证据胶卷而潜入和平饭店的文编辑,下命令封锁整个和平饭店。陈佳影作为潜伏的共产党,为了能将藏有日本在东北试验细菌武器证据的胶卷送出和平饭店,并突破日本宪兵队的包围,只好和萍水相逢的王大顶假扮夫妻,躲避日伪敌人的调查。与此同时,作为世界政治格局的缩影,和平饭店入住的每个客人都不简单,日本、德国、美国、法国、苏联、中统、军统等各方代表都将在和平饭店内展开合作和斗争。

  • 陈佳影进入赌场后,以帮助众人揪出杀害石原的真凶,还众人自由为由,说服众人配合他进行问询。各方间谍也是各怀心虚,都希望自己洗清、别人落网,于是在分批问询中落入陈佳影的问话陷阱,陈佳影一步步地求证了自己关于政治献金的猜测,并引起了各方间谍之间的猜忌,陆戴玲恐慌不已,而随即,陆黛玲便看出了陈佳影和王大顶的用意,惊恐之下强行阻断问询、捆绑并扣押了他们!而这时,害怕石原案真会被破的窦警长,已盘算着借刀杀人,弄死身在赌场的陈、王二人了。于是,窦警长设局,使得沉不住气的刘金花要前去见王大顶,她这一闹,引来了日下步。日下步赶到赌场,使得陈佳影之前所要求的——中途其他人员不得前去赌场接触变成了空话。于是,陆戴玲隔空喊话,当被以陈佳影和王大顶的性命为要挟勒索条件后,日下步以为陈佳影已败,狂躁了。

  • 老犹太将大当家妈妈与自己之间的故事讲给了大当家听,得知母亲已经含恨而终,大当家本想将老犹太杀之而后快,想到哥哥王大顶还在里面遂改变主意,要求老犹太救出哥哥。日下步已经难以忍受要挟,他不顾陈佳影等人的安危,决定强攻,这正是窦仕骁想要达到的目的。窦仕骁被派入赌场以作内应,鸣枪后宪警闯入以作抓捕。然而此时,陈佳影却通过陆戴玲对老犹太消失一事的态度判断出了她的用意,她就是想要事态恶化,之后坐山观虎斗,再伺机与日本人接上头谋求共同利益,陈佳影宣布分析结果后,赌场瞬间炸了锅,大伙儿打算将陆戴玲作为杀害石原的凶手供出去以求自保。

  • 窦仕骁知道,陆戴玲醒来后一定会先咬住自己,证明她的清白,于是他设下局引陆戴玲往里钻。窦警长落井下石的陆黛玲,竟没像预料中那样急于辩白自己,她很聪明,她知道无法证实自己特殊身份的情况下,应该让日下大佐先关注她属于哪个阵营,所以她只告诉日下步:赌场、有通外的密道,如陈佳影所料,各方间谍逼问老犹太密道究竟通向何方,好在陈佳影事先跟老犹太串联好了供词,于是老犹太告诉众人,密道那一边有力行社的人,正因为这个原因,他跑出去了却不得不再回来。于是间谍要老犹太作为两方的传话人,请力行社帮助大家逃脱。看到老犹太再次只身出来,大当家忧愤不已,老犹太将陈佳影和王大顶为了刘金花选择留下的决定告诉给了大当家。

  • 唐凌阻拦不住大当家,但他心里很清楚,这样鲁莽冲撞必死无疑,于是他抢夺载了火药的马车、率先冲入了和平饭店,他用生命证实了自己的判断,饭店已经设伏,以此避免了黑瞎子岭全军覆灭,让大当家等人得以逃脱!眼见丈夫死于乱枪之下,长期处于高度紧张和疲劳状态的陈佳影,昏倒了。当她醒来后,得知因为密道被堵,各方间谍一个也没有跑出去,而致命的是,共产党人唐凌的尸体,让之前谎称是力行社的人在外接应逃跑、变得站不住脚了,于是陆黛玲在这合适的时机、向日下步袒露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并把矛头直接对向了陈佳影和王大顶,指正他们陷害并试图控制自己最先获取政治献金的下落,因为,他们是共产党!然而,正是这种女人本能的报复,让她落入了败势。

  • 当陈佳影提出验尸后,日下大佐和野间随即在唐凌的背上发现了力行社典型标记的纹身——这是唐凌最早埋下的伏笔,却在最后时刻,帮助了爱人瞬间翻盘!于是瞅准了陆黛玲没有证据证实自己身份的陈佳影、王大顶,运用反质询技巧通过丝丝入扣的配合,生生便将她栽成了跟南京间谍制造内讧假象的阴谋者。陆戴玲面对陈佳影的分析竟无法辩解,只得一直强调陈佳影就是共产党,然而此时各国间谍却在审讯中迅速审时度势,判断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回答,这些回答汇聚起来形成的信息是——陆戴玲与陈氏兄弟一样,都是南京方想要运用政治献金联苏抗日的谈判代表,她与陈氏兄弟演出双簧,目的就是完成南京方派遣的任务。

  • 面对陆戴玲的逃脱,以及政治献金的不知所踪,日下步却出人意料地想要终止陈佳影的办案权。事实上野间已暗中派人寻找回国隐居的前任课长,回函很快就到,在最终验证之前,他同意了日下步的判断,终止了陈佳影的办案权;陈佳影很清楚,事实上真正的陈佳影、所谓丈夫只是个虚拟配置,她和王大顶的谎言,其实一捅即破……而在此情形下,她居然绑架了日下大佐,逼迫野间同意由王大顶独自外出追踪“政治献金”的下落——她把自己扮演成一个控制狂,她抓的案子、必须由她主导!芥蒂于四千万美金之巨的政治献金尚还不知其踪,野间只能被迫放出了王大顶、还有刘金花。

  • 陈佳影本就是要让王大顶逃脱,她拖到各方势力介入后,犹太人察觉不对,再将资产转移走,这样,政治献金蒸发,老犹太保住性命,她完成任务再无遗憾。她是想舍自己的命保全大局,但王大顶却不愿看着她就死,连陈佳影都没想到,王大顶随即竟打来了电话:任务、进展中——这无疑、给她做出了最有利的证明,很显然,王大顶和大当家包括刘金花,都为她、留下来了,他要在陆黛玲之前,找到运送“政治献金”的关键人,李佐……各方外事人员进场,野间采纳了陈佳影的方案、许以分享那笔原为当做政治献金的巨款,以此稳住了他们,陈佳影所表演的“忠诚于满洲大计”、也因此让野间消却了敌意、信任大增。然而日下步却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陈佳影就是潜藏在酒店的共产党。

  • 刘金花本应与大当家一同离开,却预感到王大顶有危险,返回市内,并亲眼见到与李佐接洽的陆戴玲,她意识到这个女人会给局面造成变数,遂立即与大当家展开行动,在宪兵队门口盗窃了陆戴玲的委任函,陆戴玲追踪而去,却没意识到自己已被大当家的截住退路,即将被她们置之死地。王大顶从海上逃回市里,九死一生。得知陆戴玲已与李佐接头,他即将展开行动;而饭店里,白秋成也拿到了日下大佐的军刀,返回了赌场。白秋成按照大佐的吩咐开始往赌场里泼洒酒精,陈佳影崩溃了,她希望老犹太能够安全脱身,但这同归于尽无疑会让老犹太也死在这里,她承认自己是共产党,请求日下大佐停下这疯狂的举动,但她的这一举动却让日下大佐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 王大顶看到自己的妹妹和刘金花都被绑了,后背发凉,一个小时前,大当家靠近陆戴玲时,不小心被她顶了,于是情势逆转,陆戴玲把王大顶和煤球也绑了,她得意地告诉王大顶,之所以自己不马上杀了他是因为留着他们陈佳影会死得更快。陆戴玲把他们关在庙里,自己朝宪兵队方向走去,在路上,她打开了自己的身份函,上面画了一头猪,陆戴玲快气爆了,她举着枪返回去,王大顶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四个人一齐上阵,终于把陆戴玲打晕了。这时宪兵队听到庙里的枪声闻讯赶来,王大顶他们因为藏在破庙的地道里才得成功脱险,他们把陈佳影关在的地窖里。

  • 熊老板告诉窦仕骁,李佐藏在六安码头,至于之后王大顶是不是去到那里,他不知道。窦仕骁很疑惑熊老板为什么主动帮助王大顶,熊老板告诉窦仕骁,王大顶拿着自己的人头来交换,当然会同意帮他。老犹太经不住严刑拷打终于承认自己就是核武器专家,日下大佐向陈佳影宣告自己已经找到核专家了,陈氏兄弟对此也没有否认,陈佳影祝贺了日下大佐的成功,并且催促日下大佐早点把老犹太送到日本,为国家做贡献。日下大佐有点懵,他原本会以为陈佳影会极力论证老犹太不是核专家,而现在恰恰相反,日下大佐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 熊金斗的手下梅姐按照陈王大顶的要求,用不一样的纸张抄写了电报内容对原有的电报进行了更换。其实,这都是老左的意思,掉包电报要明显到让野间和陈佳影都知道电报被掉包了。野间一定会去中继站重新核查电报内容,而老左有能力在中继站改变电报内容。此外,掉包的电报也可以让陈佳影知道,她的外援来了。窦仕骁拿着文件夹交给日下大佐,说这个文件夹从来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野间发现蜡封也是完整的。王大顶被窦仕骁带回和平饭店,在楼道里,王大顶大喊要见陈佳影,陈佳影听见后赶紧回应王大顶,王大顶告诉陈佳影,新佑卫门的回复已经到了,一定会还陈佳影清白的。野间对陈佳影说,新佑卫门在电报中夸奖了她,叙述的情况也基本与陈佳影所述一致。只有一条,陈佳影的丈夫王伯仁是新佑卫门虚构出来的,而陈佳影和王大顶竟然编纂出王伯仁被他们杀害的故事桥段。野间大怒,无法原谅陈佳影对他的欺骗。陈佳影接过电报,对野间说这封电报是假的。情报结构专用纸张更厚更重,而这张纸明显是邮局普通用纸。

  • 窦仕骁和秋成一起送老犹太去医院,窦仕骁假装疏忽,帮助老犹太制造逃跑的机会。然后他和秋成换上便衣等在医院门口,打算尾随逃跑的老犹太。而窦仕骁不知道的是,老左和刘金花已经埋伏在了医院里,帮助老犹太乔装打扮,顺利逃出了医院。窦仕骁和秋成在外边等了一会。秋成问窦仕骁有没有想过,老犹太这么重要的人物,如果想要逃跑,一定会有人接应。可不其然,两人回到医院时,老犹太已经不见了。秋成带人检查后发现一个出口没有锁,窦仕骁说他明明锁了,还检查过。秋成说他没检查过就不算,秋成叫人拿下窦仕骁。老左和刘金花带着老犹太回到联络点,老犹太紧紧抱住大当家。老左也请求组织按照老犹太的意愿送他去想去的地方。

  • 佳影向老左分析如何发现窦仕骁是爱国人士的细节,继而对窦仕骁的付出生出敬意。与此同时,裴秋成为表功对窦仕骁施用酷刑审讯。大顶和大花等人制造报仇现场,继而将窦仕骁妻儿保护起来。野间和日下大佐发现新佑卫门的电报被调包,他们意识到错怪窦仕骁遂将其放出。潜伏任务顺利完成,佳影跟老左坐上回组织的列车。窦仕骁将妻儿委托给大顶照顾,自己则继续潜伏在敌方当伪警察。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