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幸福起航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3集全 热度 1750

地区:内地

导演: 刘国权

类型:都市 / 家庭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中央八套

简介: 钱途励志要成为中国最好的电视节目主持人,有朝一日能够站在春晚的舞台上,然而经历了十多年的拼搏,钱途不仅没成功,老婆还带着儿子离他远去。吴靓经历了一场失败的恋爱,她把原因归咎于父亲“囚笼”般的管束,分手...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3/共43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全新改版的《幸福终点站》在外景拍摄,这时在银行工作的吴靓陪同抱着狗的闺蜜曾雅在银行换取美元,抢劫犯误抢劫了吴靓手中包狗狗便便的报纸,抢劫犯逃跑过程中又撞飞了钱途的摄像机。吴靓摔倒在地,擦破了手臂,在医院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钱途陪吴靓去孙家医院堕胎,吴靓因为晕器材昏了过去,醒来后的吴靓面对众人的逼问一口咬定自己的孩子是钱途的。

  • 钱途堵在门口要求吴靓和秋叶解释清楚,吴靓无情拒绝。曾雅提醒吴靓可以和钱途交换条件。吴靓便找钱途向他提出两人继续演戏,钱途慷慨激昂的诉说着生活带给自己的无奈,自己不会再陪吴靓玩儿这无聊的游戏。吴治军劝女儿把孩子做掉,吴靓坚持要生下孩子,吴父大怒打了女儿一巴掌。吴治军对峙钱家父母,坚决反对女儿的婚姻,钱父亦说不会让儿子和吴靓交往,两人越吵越烈,吴治军激动的说等着警察来吧。

  • 大卫和小白偷拍着曾雅家中的画面,不料被吴靓发现,并警告大卫以后不要再来干扰自己的生活。钱途与吴靓出于各自的目的一拍即合随及去民政局领证结婚。钱途高兴的带领父母参观新房,但是得知这是与吴靓结婚换来的,钱父生气晕倒。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全新改版的《幸福终点站》在外景拍摄,这时在银行工作的吴靓陪同抱着狗的闺蜜曾雅在银行换取美元,抢劫犯误抢劫了吴靓手中包狗狗便便的报纸,抢劫犯逃跑过程中又撞飞了钱途的摄像机。吴靓摔倒在地,擦破了手臂,在医院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钱途陪吴靓去孙家医院堕胎,吴靓因为晕器材昏了过去,醒来后的吴靓面对众人的逼问一口咬定自己的孩子是钱途的。

  • 钱途堵在门口要求吴靓和秋叶解释清楚,吴靓无情拒绝。曾雅提醒吴靓可以和钱途交换条件。吴靓便找钱途向他提出两人继续演戏,钱途慷慨激昂的诉说着生活带给自己的无奈,自己不会再陪吴靓玩儿这无聊的游戏。吴治军劝女儿把孩子做掉,吴靓坚持要生下孩子,吴父大怒打了女儿一巴掌。吴治军对峙钱家父母,坚决反对女儿的婚姻,钱父亦说不会让儿子和吴靓交往,两人越吵越烈,吴治军激动的说等着警察来吧。

  • 大卫和小白偷拍着曾雅家中的画面,不料被吴靓发现,并警告大卫以后不要再来干扰自己的生活。钱途与吴靓出于各自的目的一拍即合随及去民政局领证结婚。钱途高兴的带领父母参观新房,但是得知这是与吴靓结婚换来的,钱父生气晕倒。

  • 吴靓说服父亲同意自己生下孩子,无奈父亲不理解,吴靓只好拿出杀手锏“结婚证”,吴治军气倒入院。吴治军说要见见钱途,吴父问及两人相识之事钱途漏洞百出,吴靓急忙救场。钱途被告知满三年才能给多多落户,钱途“威胁”吴靓必须履行协议继续假扮夫妻,吴靓不同意,两人一气之下决定离婚。

  • 钱、吴两家会亲家,饭桌上,两家人为了办婚礼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钱父为自尊心坚持由钱家承办婚礼。钱途和吴靓商量对策一致对外,被大卫看在眼里满是怀疑。饭桌上,钱家提出让吴靓赶紧搬进自家好方便照顾,钱途、吴靓傻眼。钱途和吴靓商量父母逼婚的对策,两人再次谈崩,决定离婚。

  • 吴靓打电话叫曾雅到医院,说要打掉孩子。但医生说她若做人流手术,以后有可能失去生育能力。钱途回家,吴靓拖着他在父母前假装恩爱。在钱途房间里,钱途质问吴靓为何要搬过来,吴靓威胁他说如果不合作,房子没法过户。半夜钱途拿着棒球棒把吴靓吓醒了,让吴靓以后拿着,防止自己以后非礼她。

  • 秋叶以钱途前妻的身份找吴靓了解两人相识之事,吴靓谎称自己和钱途在和秋叶还没离婚的时候就在一起了,秋叶失望离去,吴靓内疚撒了谎。翁立荣匆忙叫来钱大广,拿出在钱途和吴靓的卧室找到的棒球棒和手电筒。吴靓告知钱途秋叶已经来找过自己,为了自保向秋叶说了谎话,钱途怪吴靓自私,愤然离去。

  • 吴靓心中内疚,约门栋为钱途办理过户手续,无奈门栋出轨被宋红华抓现形,过户泡汤。吴靓称赞钱途坚强有骨气,一定可以靠自己闯出一番事业。钱大广听了吴靓的一番话对她刮目相看。

  • 翁立荣拿着果篮到米联邦国际银行找吴治军,表面上表达了与吴治军结成亲家的荣幸,实质上是为了让吴治军给儿子找份工作,吴治军心中暗自不满。吴治军约见钱途,以为钱途提供银行的工作为条件要他离开吴靓,钱途深感自尊受到伤害。大卫偷拍钱途家卧室,被钱途发现偷拍,钱途转身扑倒吴靓。

  • 钱途在图书馆专注“幸福终点站”的改版策划,吴靓无心说到自己对传媒行业的见解,钱途茅塞顿开,并为吴靓的见解吃惊。

  • 钱途心灰意冷地回到家中,吴靓却得意洋洋地告诉了他关于房子可以顺利过户的好消息,并且向其为了妻儿拼命奋斗的行为表示赞赏,二人为计划顺利进行欢呼拥抱,被无意中闯进房间的翁丽蓉撞见,翁丽蓉为掩饰尴尬拿走了钱途与吴靓打地铺的备用铺盖去晒,钱途与吴靓哑然却又无法阻止。孙大卫前往吴治军家向其表明钱途和吴靓的婚姻有诈,并拿出偷拍的照片作为证据,双方父母联手“审查”两人。翁丽蓉撞破钱途与吴靓没有同床的事实,二人慌忙遮掩,漏洞百出。

  • 翁丽蓉撞破钱途与吴靓没有同床的事实,二人慌忙遮掩,漏洞百出。双方父母分别“审讯”钱途与吴靓,关键时刻,大卫出现在众人面前,令众人大跌眼镜地声称自己是出于嫉妒丧失理智才捏造了钱途与吴靓假结婚的证据,钱途与吴靓的危机暂时解除。钱途、吴靓与孙大卫在外面吃饭商议现状,巧遇秋叶与于雷在同一家餐厅正要离开。秋叶误会钱途,故意与于雷表示亲昵,钱途大受打击。

  • 双方父母分别“审讯”钱途与吴靓,关键时刻,大卫出现在众人面前,令众人大跌眼镜地声称自己是出于嫉妒丧失理智才捏造了钱途与吴靓假结婚的证据,钱途与吴靓的危机暂时解除。钱途、吴靓与孙大卫在外面吃饭商议现状,巧遇秋叶与于雷在同一家餐厅正要离开。秋叶误会钱途,故意与于雷表示亲昵,钱途大受打击。

  • 大卫苦心寻找关于吴靓孩子父亲的线索,白白自作聪明地声称自己找到了其中的关键——门栋之前的情人婷婷。大卫约门栋和婷婷在门栋房屋中介附近的酒店吃饭套话,却不巧因为门栋的妻子带钱途与吴靓办理房屋过户遍寻门栋不着而最终打上门来。

  • 门栋假离婚成了真离婚,被净身出户扫地出门,房屋中介也被过户给了别人,钱途的房子再次泡汤。钱途因为吴靓辞职的事情与吴靓在家发生争执,温丽蓉进门,吴靓话赶话将怨气撒在了温丽蓉身上,钱途暴跳如雷,与吴靓大吵。

  • 孙治军来到钱途家,要吴靓回到银行上班,吴靓拒绝,吴治军气极,当着钱途与翁丽蓉打了吴靓一巴掌,吴靓反而更加坚持,夺门而出,吴治军心脏病发昏倒在地。安华带领美国律师团来到医院查账,孙连胜赶来质疑。

  • 正在大卫、吴靓、钱大广与翁丽蓉积极筹备招聘事宜的时候,钱途却突然出现,宣布由于吴治军的帮助,自己即将重回大地传媒工作。吴靓打电话给秋叶想和她谈谈,秋叶拒绝,被旁边的姜斌看在眼里。吴靓不顾秋叶的拒绝直接来找秋叶,却意外看到了姜斌,吴靓转身跑了出去。

  • 演出结束,多多拉钱途与于雷父女一起吃饭,秋叶阻拦,钱途大怒,二人当众大吵,秋叶带多多离开。

  • 广源盛世内,钱大广正在忙着张罗新员工的培训;广源盛世外,正在处处拉资源的吴靓与大卫与吴治军和钱途狭路相逢。

  • 钱途再次找到秋叶解释一切,想挽回之前的生活,秋叶回绝,并让其善待吴靓。秋叶在大地传媒的公司会议上正式宣布离开,这突如其来的消息令钱途失魂落魄。

  • 于雷、秋叶温馨晚餐,于雷趁机表达自己的感情,秋叶回避,晚餐后,多多睡在了于雷家里,于雷顺势留住了秋叶,并趁两人酒醉,吻上了秋叶。钱途借酒浇愁,吴靓安慰。钱途酒后崩溃大哭,吴靓心生内疚,揽住钱途两人相泣。

  • 钱大广埋怨翁立荣多管孙家的闲事,却不料挑起了两人的战争,翁母出手打伤钱父。大卫质问钱途是不是和吴靓已经假戏真做,钱途否认,大卫生气将什么也没带的钱途扔在大马路上。吴靓心急打电话问钱途到哪儿了,两人进饭店,吴靓不自觉的挽住钱途的手臂,钱途看了一眼,吴靓慌忙抽回了手臂。

  • 秋叶送于雷出家门,秋叶欲要划清和于雷的界限,于雷不能接受秋叶的突然分手,抱住秋叶两人拥吻,却正好被前来找秋叶的吴靓撞见,吴靓捂嘴大惊。钱家卧室的床上,钱途拿着平板电脑积极的和吴靓探讨“幸福起航站”的节目策划,吴靓心中想着秋叶的事情难以集中,吴靓有心提醒钱途秋叶的背叛,但又难以启齿,只好睡去。第二天早晨,两人睁眼发现抱在了一起。

  • 吴靓情绪失控打翻了翁母手里的孕妇汤。大卫、小白召集手下兄弟砸了于雷家,并把于雷打伤,邻居看到后报警,大卫一行人刚出于家便被警察带走。吴靓慌忙离开银行赶往警察局,却被前来找吴治军的姜斌看到,姜斌随即开车追了出去,却不料两人发生车祸。

  • 大卫出狱,孙父怒打大卫,吴靓恢复良好,护士无意提到姜斌伤势较为严重,吴靓偷偷来到姜斌病房前探望,钱途找到吴靓正好碰到了回病房的姜斌和秋叶,四人“针锋相对”。

  • 姜斌来到吴靓病房,询问吴靓孩子是不是他的?吴靓激动,要姜斌出去。姜斌约钱途见面,求证吴靓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钱途看出了姜斌的别有用心,冷酷拒绝了姜斌提出的收买自己的条件。

  • 宋红华带领一群人前来讨回自己的房子,钱父翁母誓死保卫家园。钱途刚到家楼下,却看到正被警察带走的父母。姜斌找吴治军“叙旧”,姜斌别有用心告诉吴父钱途和吴靓是假结婚。小白正兴奋的向大卫报告自己查到的姜斌底细,两人正琢磨着怎么对付姜斌,此时姜斌却出现在两人面前。姜斌想从大卫口中打探吴靓孩子的亲身父亲,大卫看穿姜斌心思,机智反击姜斌。

  • 吴治军联合翁立荣苦口婆心劝吴靓出国,吴靓怨父亲逼自己做不想做的事,吴父无奈之下给吴靓跪下了。大卫召集兄弟借钱,却被兄弟起哄卖飞机,大卫不舍。此时钱途拿来了电视台的合作合同,大卫为帮吴靓渡过难关狠心拍卖自己心爱的飞机。吴靓冲到公司找姜斌算账,警告其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 吴治军翻着吴靓小时候的照片独自伤心,不料心脏病突发倒地,正好被前来看望吴父的钱途看到,钱途慌忙打电话叫救护车。失落的钱途回到光源盛世,父亲看到满怀心事的儿子要其陪自己喝两杯。钱途小心翼翼的提出想老家的想法,钱父说只要是儿子想做的就一定支持,钱途感动。

  • 咖啡厅里,钱途和秋叶还在争论着多多的抚养权,秋叶的现实让钱途无法接受,秋叶离去随即上了一辆豪车,钱途看着豪车慢慢离去。董升组织同学聚会,实为向秋叶求婚,秋叶不知所措,只好答应董升慢慢交往。宋红华来到钱家找钱途谈房子,宋坐地起价,要钱途多加一百五十万才能过户,钱途崩溃。

  • 夏天还在为宋红华坐地起价的事争辩,此时门栋带着姜斌来到猪肉店,姜斌称自己是钱途的朋友并付了一百五十万房款,大家看傻。夏天拿着房产证冲回钱家,翁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人直接冲到电视台告诉大家这个好消息。电视台的录播间里,钱途为起航站录制样片,众人看着钱途在镜头前的表现,真心为他鼓掌。

  • 钱大广拿着自己的书法作品“好大一棵树”到医院看望吴治军,却不料气得吴治军再次晕倒。钱途给大卫打电话却得知吴父病危住院,钱途奔向医院与大卫会合,两人赶到医院却看到抱在一起的吴靓和姜斌。钱途拉着冲动的大卫走出医院,大卫愤怒打向钱途骂其和姜斌狼狈为奸,从此断绝兄弟情义。钱途找姜斌“算账”,并拿出自己写的一百五十万欠条,姜斌当着钱途的面撕了欠条,开车离去。

  • 钱大广和翁丽荣还在为是否回老家的事情争论不休,钱途当着父母的面撕了车票。大卫拿着偷拍姜斌的证据告诉吴靓姜斌不可靠,吴靓反怪大卫改不了打探别人隐私的习惯,并告知大卫不要在来掺和自己和姜斌的事情。大卫到美国找到袁芳告知其姜斌在国内的种种行为,提醒其姜斌可能预谋着大阴谋。

  • 袁芳谢谢大卫的善意提醒,转身离开。就在此时,遇到了同来餐厅的安华,大卫苦笑。钱途回到广源盛世,却发现已经空无一人,随即跑回新房子制止众人搬家。安华押解大卫回国,刚到家门口便看到上急救车的韩美静,孙连胜说有流产迹象,急忙去了医院。

  • 正在主持葬礼的钱途接到了李总的电话,要钱途救场主持一场婚礼,钱途因高额的出场费答应了。钱途匆忙赶到婚礼现场,却发现这是秋叶和董升的婚礼。钱途压抑着心中情绪主持着秋叶的婚礼,婚礼结束后落荒而逃。此时姜斌出现刺激钱途说你真伟大,还可以来主持前妻的婚礼,愤怒的钱途挥拳打向姜斌,姜斌倒地,钱途被抓进警察局。

  • 姜斌来警局录口供,翁母下跪求姜斌高抬贵手。翁丽荣找到吴治军的银行,在银行大闹吴靓找儿子假结婚一事,吴父尴尬。钱父翁母等着儿子出拘留所,钱途醉酒回到家中,感叹自己被生活打败了,钱父恨铁不成钢打了钱途,翁母忙把酒醉的儿子扶回房间,钱大广胸闷一咳,吐出一口鲜血。

  • 吴靓与姜斌正式签订合作合同,吴靓与公司高层庆祝合作成功。钱途扛着摄像机采访着各行各业的人们,询问大家幸福是什么。广源盛世召开幸福起航站的大型启动仪式,吴靓在台上做着精彩的演讲。钱大广假借孙连胜的名义约吴治军出来钓鱼,在谈到儿子和吴靓的竞争之余有意提醒吴治军姜斌对吴靓心怀不轨,吴治军说相信女儿。随后钱父又说到自己对人生的感慨,吴父说钱父怎么像是在留遗言呢。

  • 钱途夏天一行人刚准备出去采访,被姜斌拦住,并拿出了自己的节目样片给钱途看。钱途急忙打开电脑观看,看到和自己的节目创意完全一样,所有人都崩溃了,钱途怒砸电脑。大卫拿着医院的所有手续找吴治军抵押贷款,只为了解救钱途和吴靓,吴父因事情重大并未答应。

  • 大卫拿着三千万的支票拍在钱途的面前,告诉他一定要振作打倒姜斌。大卫带着夏天、小白和律师来到广源盛世新公司,告知吴靓自己作为法人已经收回了公司由自己统一管理。袁芳告诉吴靓别轻易相信姜斌,并且姜斌的所作所为已经伤害到自己的利益,吴靓回答到与自己无关,袁芳对峙姜斌,姜斌仍然不知悔改,却不知袁芳早已立案起诉,姜斌随及被警察带走接受调查。警察查封了广源盛世新公司,并且要求吴靓一起接受调查。

  • 孙大卫决定抵押医院向康之友贷款三千万,支援钱途创业。韩美静巴不得孙大卫贷款,但她表面扮出无可奈何的模样同意孙大卫做出的决定。孙大卫拿着三千万支票找到钱途,表示想支持钱途创业。钱途对孙大卫一下投资三千万产生了怀疑,担心孙大卫提供的资金来路不正。孙大卫只想帮助钱途战胜姜斌,他劝钱途不要胡思乱想,他提供的钱干干净净,绝对不是黑钱。袁芳约谈吴靓,要求吴靓与姜斌保持距离,吴靓自认跟姜斌只是合作关系,没有私人关系。袁芳却一门心思把吴靓当成了情敌,提醒吴靓早晚会上姜斌的当。

  • 孙大卫是广源盛世的法人,尽管犯罪的是股东姜斌,但孙大卫也被牵扯其中,他投入方源盛世名下的款项被法院冻结了。钱途去监狱看望姜斌,他没有幸灾乐祸,而是为姜斌感到惋惜,他一直没有把姜斌当成敌人,只把姜斌当成竞争对手,他希望姜斌以后出狱了,两人继续公平竞争。姜斌坐了牢才回归了正常的心理,意识到自己不该为了达到一些目的不择手段。钱途与吴靓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两人其实都不愿意离婚,但在结婚之前就约定了离婚,谁也不好开口改变主意。办完了离婚手续,两人强装笑颜欢送彼此离开民政局。晚上,离了婚的吴靓在家与父亲一起吃饭,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吴靓开门一看,站在门外的是钱途。

  • 钱途问凌秋叶是否真心爱着董升,凌秋叶坦言嫁给董升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每天不用为柴米油盐发愁,但却感受不到一丝快乐。凌秋叶已是没有回头路走了,只能与董升继续走下去,她主动拥抱了钱途,与钱途合影一张。钱父把孙大卫抵押医院的事情告诉给了孙父孙母,孙父怒气冲天去找 孙大卫算账,孙大卫是在韩美静的引诱下抵押了医院,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落入到了韩美静设好的圈套中。孙父煽了韩美静一耳光,指责韩美静表里不一。韩美静索性与孙父撕破了脸,坦言自己引诱孙大卫抵押医院,过不了多久,孙家的医院法人代表将改姓韩,韩美静将接管医院。孙父约谈康之友的负责人林总,提出与林总和解。林总公事公办,不念旧情,指责孙父玩花样想赖账。

  • 孙连胜和韩美静离婚了,孩子归韩美静。大卫决心改头换面重振孙家,并婉转表达了对夏天的心意,夏天没看出来。钱大广烧了自己所有的书法作品和书籍,留下信和自己的全部存款离开了。钱途顺利晋级前三甲。众人开心庆祝,钱途却因父亲还未找到心事重重,就在此时,钱途接到了来自医院的电话。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