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勇者胜 立即播放

1.7亿播放
电视剧 38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孙文学

类型:战争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湖北/山东卫视

简介: 1946年,国民党军与我军在东北驿马川一带战成胶着态势。驿马川匪患严重,民不聊生。我军常胜连入川剿匪,与以弓万堂为首的土匪势力展开较量。解甲归田的抗日英雄杨烽火与弓万堂是八拜之交,既是兄弟又是情敌。常胜连...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抗日英雄杨烽火因为父母乡亲皆被日本鬼子杀害,因而孤身一人前去杀鬼子为家人乡亲报仇,抗战结束后,手刃了仇人之后的杨烽火回到家乡驿马川,却发现驿马川的百姓犹如惊弓之鸟。原来杨烽火的结拜兄弟、崩石岭大当家弓万堂的土匪武装正在洗劫驿马川,杀害了民女厉雪男的父亲,正在拷打共产党工作组组长宋毅。带人洗劫的正是崩石岭三当家冷山和弓万堂的儿子文祺,杨烽火教训了文祺,令文祺怀恨在心。杨烽火拒绝了冷山请他回崩石岭的提议,他表示自己回来只是给父母上坟,不会久留。冷山和文祺回到崩石岭,冷山将杨烽火回到驿马川的消息告诉了弓万堂,弓万堂表示要下山见杨烽火,弓夫人沈玉容却心绪不宁,原来沈玉容曾经和杨烽火有过一段情。宋毅被杨烽火所救,却开始质疑杨烽火的身份,驿马川乡绅孙汝虞请杨烽火保护驿马川,宋毅却找上门来,拿枪逼杨烽火交代身份,两人正在对峙,遇上土匪进犯,宋毅和杨烽火携手抗击土匪,生出惺惺相惜之感。

  • 厉雪男因为父亲的死,而对土匪恨之入骨,她找到傅金刚,要求加入共产党,却在宋毅的提议下,成为驿马川的第一位女民兵。杨烽火找共产党说和,宋毅提出要弓万堂接受共产党的改编,杨烽火找到弓万堂,弓万堂假意同意改编,却送武器给蜂蜜沟、猫耳山和锅盔甸的另外三支土匪丁老客、大面红和小财神,要结盟共同对付共产党。而国民党救国锄奸会的特派员姜云鹏也在派人上山争取弓万堂,许了弓万堂师长职位,要弓万堂帮助国民党对付共产党。傅金刚以为弓万堂是真的愿意接收收编,带了几名战士上山商量改编事宜。弓万堂以沈玉容的名义引开杨烽火,沈玉容和杨烽火倾诉旧情,沈玉容对杨烽火抛下她去报仇还是耿耿于怀。弓万堂露出了本来面目,趁机将傅金刚等人射杀,造成几名战士死亡,傅金刚重伤。杨烽火听到枪声,冲出去却只看见傅金刚等人倒在血泊中,他明白弓万堂言而无信,是利用他设了个圈套,让他里外不是人。杨烽火怒斥弓万堂出卖自己,弓万堂却说是为了逼杨烽火回崩石岭,不让杨烽火和共产党搅在一起。

  • 土匪小财神和丁老客应了弓万堂的邀约去攻打驿马川,想要分一杯羹,但是一向以仁义著称的女匪首大面红却按兵不动,不愿和共产党结下梁子。常胜连指导员张建齐为了掩护部队,独自留下垫后,被小财神俘虏。下山路上,杨烽火遭遇截杀,寡不敌众。幸好宋毅和厉雪男及时赶到,帮助杨烽火度过困境。看到重伤的傅金刚,厉雪男误以为杨烽火和弓万堂是一伙的,故意引诱傅金刚入圈套,认为他根本不是英雄而是土匪。沈玉容听到姜云鹏和弓万堂在商议,得知弓万堂其实是国民党方面的人,她独自下山找杨烽火想告知其真相,沈玉容的儿子文祺看到告诉了弓万堂,弓万堂赶紧带人下山去拦截沈玉容。厉雪男举枪逼问杨烽火是不是弓万堂的人,杨烽火却不加解释。傅金刚受伤,宋毅代理连长,排长满仓却擅自带人上山打弓万堂,大败而归。杨烽火在红颜知己青一掐开的小客迎喝闷酒,沈玉容前来找杨烽火,被共产党战士发现,报告了满仓,满仓因为攻打弓万堂牺牲了不少人而心痛,得知弓夫人就在眼前,要绑了沈玉容去换指导员张建齐。杨烽火为了救沈玉容,和满仓对峙,认为不能殃及无辜。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抗日英雄杨烽火因为父母乡亲皆被日本鬼子杀害,因而孤身一人前去杀鬼子为家人乡亲报仇,抗战结束后,手刃了仇人之后的杨烽火回到家乡驿马川,却发现驿马川的百姓犹如惊弓之鸟。原来杨烽火的结拜兄弟、崩石岭大当家弓万堂的土匪武装正在洗劫驿马川,杀害了民女厉雪男的父亲,正在拷打共产党工作组组长宋毅。带人洗劫的正是崩石岭三当家冷山和弓万堂的儿子文祺,杨烽火教训了文祺,令文祺怀恨在心。杨烽火拒绝了冷山请他回崩石岭的提议,他表示自己回来只是给父母上坟,不会久留。冷山和文祺回到崩石岭,冷山将杨烽火回到驿马川的消息告诉了弓万堂,弓万堂表示要下山见杨烽火,弓夫人沈玉容却心绪不宁,原来沈玉容曾经和杨烽火有过一段情。宋毅被杨烽火所救,却开始质疑杨烽火的身份,驿马川乡绅孙汝虞请杨烽火保护驿马川,宋毅却找上门来,拿枪逼杨烽火交代身份,两人正在对峙,遇上土匪进犯,宋毅和杨烽火携手抗击土匪,生出惺惺相惜之感。

  • 厉雪男因为父亲的死,而对土匪恨之入骨,她找到傅金刚,要求加入共产党,却在宋毅的提议下,成为驿马川的第一位女民兵。杨烽火找共产党说和,宋毅提出要弓万堂接受共产党的改编,杨烽火找到弓万堂,弓万堂假意同意改编,却送武器给蜂蜜沟、猫耳山和锅盔甸的另外三支土匪丁老客、大面红和小财神,要结盟共同对付共产党。而国民党救国锄奸会的特派员姜云鹏也在派人上山争取弓万堂,许了弓万堂师长职位,要弓万堂帮助国民党对付共产党。傅金刚以为弓万堂是真的愿意接收收编,带了几名战士上山商量改编事宜。弓万堂以沈玉容的名义引开杨烽火,沈玉容和杨烽火倾诉旧情,沈玉容对杨烽火抛下她去报仇还是耿耿于怀。弓万堂露出了本来面目,趁机将傅金刚等人射杀,造成几名战士死亡,傅金刚重伤。杨烽火听到枪声,冲出去却只看见傅金刚等人倒在血泊中,他明白弓万堂言而无信,是利用他设了个圈套,让他里外不是人。杨烽火怒斥弓万堂出卖自己,弓万堂却说是为了逼杨烽火回崩石岭,不让杨烽火和共产党搅在一起。

  • 土匪小财神和丁老客应了弓万堂的邀约去攻打驿马川,想要分一杯羹,但是一向以仁义著称的女匪首大面红却按兵不动,不愿和共产党结下梁子。常胜连指导员张建齐为了掩护部队,独自留下垫后,被小财神俘虏。下山路上,杨烽火遭遇截杀,寡不敌众。幸好宋毅和厉雪男及时赶到,帮助杨烽火度过困境。看到重伤的傅金刚,厉雪男误以为杨烽火和弓万堂是一伙的,故意引诱傅金刚入圈套,认为他根本不是英雄而是土匪。沈玉容听到姜云鹏和弓万堂在商议,得知弓万堂其实是国民党方面的人,她独自下山找杨烽火想告知其真相,沈玉容的儿子文祺看到告诉了弓万堂,弓万堂赶紧带人下山去拦截沈玉容。厉雪男举枪逼问杨烽火是不是弓万堂的人,杨烽火却不加解释。傅金刚受伤,宋毅代理连长,排长满仓却擅自带人上山打弓万堂,大败而归。杨烽火在红颜知己青一掐开的小客迎喝闷酒,沈玉容前来找杨烽火,被共产党战士发现,报告了满仓,满仓因为攻打弓万堂牺牲了不少人而心痛,得知弓夫人就在眼前,要绑了沈玉容去换指导员张建齐。杨烽火为了救沈玉容,和满仓对峙,认为不能殃及无辜。

  • 杨烽火假意在小客迎沉迷酒色,装出一副颓废的样子,甚至当街耍流氓调戏厉雪男,厉雪男大惊,高声呼救,惊动了共产党的巡逻队员,被抓了起来关了禁闭。杨烽火的目的是让弓万堂放松警惕,以为杨烽火堕落了,与共产党不睦。所有人都被杨烽火蒙在鼓里,只有宋毅看出杨烽火是故意的,是在演苦肉计。大夫来给厉雪男诊治,原来杨烽火当街耍流氓也是另有隐情,厉雪男得了急症,杨烽火吓她其实是为了救她,若不是被吓唬了一下出了一身急疹子,厉雪男的病症会有生命危险。宋毅看出杨烽火想用苦肉计救出张建齐。宋毅只身上山见弓万堂。弓万堂对宋毅的勇气十分诧异,认为这是个不好对付的人。弓万堂开始软硬皆施收编周围的小土匪,要扩大力量对付共产党,并派出一股刚收编的小土匪去试探共产党武装。杨烽火和宋毅合计演一出捉放曹。宋毅故意让弓万堂认为共产党要处决杨烽火,杨烽火假装逃出,宋毅等人追赶却故意让杨烽火逃走,谁知厉雪男却以为杨烽火是要去投土匪,真追着杨烽火上了山。杨烽火无奈之下,只能半路上告诉了厉雪男实情,厉雪男要跟着杨烽火一起去救指导员。

  • 杨烽火回来崩石岭,对杨烽火仍有怨气的沈玉容却不愿意杨烽火留在山上。文祺见每次杨烽火出现,母亲都会伤心,对杨烽火十分厌恶。弓万堂和杨烽火叙旧,带着杨烽火看以前他住过的房间,依然保持原样,杨烽火对弓万堂的兄弟情仍有些感动。为了庆贺崩石岭二当家的回归,弓万堂召集小财神、大面红、丁老客结盟,一起庆祝,小财神、大面红、丁老客都久闻杨烽火的大名,纷纷要和名声在外的杨烽火比武。厉雪男被弓万堂关了起来,逼迫她嫁给杨烽火当压寨夫人,沈玉容反对,杨烽火却故意“强暴”厉雪男,令沈玉容对杨烽火彻底失望。实际上,这却是杨烽火和厉雪男商量好演的戏。沈玉容不忍心厉雪男受苦,偷偷去要放了厉雪男,厉雪男假意说张建齐是她的相好的,请沈玉容帮助救出张建齐。杨烽火和大面红、小财神、丁老客纷纷比试了一场,高超的武艺还得到了大面红的仰慕,比武结束,弓万堂把张建齐带到比武场,要杨烽火杀了张建齐表明心意,杨烽火不愿意枉杀无辜,双方僵持,最后沈玉容带着厉雪男出面,以自己的性命相要挟,要弓万堂放了张建齐和厉雪男。张建齐和厉雪男顺利下山。

  • 厉雪男在宋毅的支持下,主持驿马川进行土地改革,就在厉雪男发动群众之时,杨烽火出现了,他却认为,自己正在努力说和弓万堂和共产党,这个时候土改会激怒弓万堂,不利于驿马川的太平。厉雪男认为杨烽火就是帮着弓万堂说话。杨烽火再次请求宋毅和弓万堂讲和,但是宋毅坚持要弓万堂放弃武装,下山当老百姓。正在这时,刚被弓万堂收编的土匪青三好一伙在弓万堂的授意下进攻驿马川,杨烽火和共产党一起打跑了土匪。宋毅让厉雪男找到乡绅孙汝虞来劝杨烽火放弃和弓万堂的义气,和共产党一起保护驿马川。在孙汝虞的竭力劝说下,杨烽火还是不能放弃义气,但是他许诺既然弓万堂把驿马川给了他,他一定会免了驿马川百姓的保民费。小土匪钟国人和蓝大胆不服弓万堂的收编,被弓万堂追杀,两人来到杨烽火的开的疗马桩治伤,被杨烽火救下,两人从此认杨烽火为救命恩人。军区首长方江河政委要去勃利接收日本侨民,为了按期到达,必须借道崩石岭。宋毅决定请杨烽火帮忙,杨烽火找到弓万堂商量,弓万堂答应借道给方江河。

  • 在弓万堂的授意下,冷山找到姜云鹏密谋趁着共产党借道,要伏击方江河的事。沈玉容得知杨烽火要娶青一掐,独自下山到小客迎劝青一掐不要嫁给杨烽火,认为这会拴住杨烽火,给他带来危险,青一掐却说自己已经拒绝了杨烽火,因为她知道杨烽火不是真心的,她要等杨烽火真的爱上她。文祺偷偷跟着沈玉容下山,听到了沈玉容的话,知道杨烽火和沈玉容曾经的过往,心中不满,说沈玉容不守妇道,被沈玉容打耳光。文祺委屈的找到干爹冷山,冷山告诉文祺一定要为他出气。宋毅感谢杨烽火的帮忙,并分析了弓万堂迟迟不对共军用兵的原因,杨烽火对宋毅刮目相看。冷山趁夜色来到驿马川刺杀杨烽火,宋毅及时出手救了杨烽火一命。冷山不敌逃回崩石岭。钟国人和蓝大胆以杨烽火的名义拉起了一支雪狼军,两人要拉杨烽火入伙,所以想了个主意,绑了厉雪男和喜鹊,要逼杨烽火出来入伙雪狼军。宋毅和张建齐得知雪男等被绑架,前去和钟国人等人谈判,钟国人却说必须要杨烽火前来。杨烽火得知后也赶去,说厉雪男是自己的女人,而喜鹊是小能耐的女人,因此把厉雪男和喜鹊救了出来。

  • 军区政委方江河要经过崩石岭去勃利接收日本战俘,厉雪男不顾宋毅的反对,以自己熟悉地形为由要求随行,得到了方江河的批准。宋毅要以冷山为筹码要弓万堂下山保证方江河的安全,杨烽火仍然寄希望于能够调解崩石岭和共产党的关系,他答应亲自护送方江河去勃利,但是碍于和冷山结拜兄弟的情义,他要求宋毅放了冷山,宋毅答应了,放冷山回了崩石岭,也保证不会趁机偷袭崩石岭。冷山却对杨烽火和共产党等人恨之入骨。杨烽火上山希望弓万堂保证方江河等人的安全,弓万堂表面上满口答应杨烽火保证方江河安全通过崩石岭,暗地里却让冷山找小财神、大面红在崩石岭外的地方伏击方江河,利欲熏心的小财神答应了,大面红却因为不愿意和共产党结下梁子而拒绝了。宋毅猜到了弓万堂的诡计,他不信任弓万堂,因此亲自上猫耳山借道,大面红提出绑杨烽火上山给她当压寨姑爷的条件,宋毅答应了。宋毅和杨烽火护送方江河启程,宋毅让杨烽火去猫耳山搞定大面红。杨烽火和宋毅护送方江河去勃利,途中遭到姜云鹏等人的埋伏。

  • 冷山和小财神准备在半路上伏击方江河,宋毅等人故意将冷山和小财神引来,设计了一个局,让冷山、小财神和姜云鹏等人盲目的打了起来,宋毅趁机带着方江河等人撤退。冷山发现自己是和姜云鹏在对战,得知是杨烽火的计谋后,赶紧追击,和宋毅、杨烽火在秧歌汀再次相遇。双方激战,冷山要置杨烽火于死地,杨烽火失手伤了冷山。在宋毅的要求下,杨烽火上了猫耳山,假意要留下给大面红当压寨姑爷。大面红说到做到,让宋毅和方江河从猫耳山通过,自己兴高采烈地张罗着和杨烽火的婚事。厉雪男留在猫耳山,苦思冥想如何救出杨烽火的办法。青一掐带着小能耐闻讯赶上猫耳山救杨烽火,被厉雪男看见,厉雪男找到青一掐和小能耐,要演一出戏救出杨烽火。沈玉容再次因为杨烽火和弓万堂吵了起来,两人的争吵令文祺更加不快,更加憎恨杨烽火。沈玉容独自下山,在小能耐处得知杨烽火入赘猫耳山当压寨姑爷。杨烽火不答应娶大面红,被大面红押着去见红袄娘娘,并威胁如果不成亲就要杀了他,杨烽火被大面红故意押上了刑场,要逼他就范。

  • 厉雪男、青一掐和小能耐互相配合,在婚宴上利用侉子对大面红的爱慕,轮番上阵灌醉大面红,大面红兴致勃勃的入洞房,却和杨烽火刚说了两句话就醉倒不省人事,小能耐在床底下爬出,为杨烽火松绑,青一掐、厉雪男等人一起在新婚之夜带着杨烽火逃出猫耳山。杨烽火因为伤了冷山,为了兄弟情义,不放心要上山去探看。厉雪男、青一掐奋力阻止,认为杨烽火此去凶多吉少,但杨烽火依然坚持上山。大面红醒来后,发现杨烽火逃走,来找青一掐要杨烽火,她得知杨烽火上山找弓万堂,不放心也赶紧上山。弓万堂见到杨烽火怒不可遏,拿枪指着杨烽火质问他是否还认这个大哥,杨烽火坦诚以对,弓万堂和杨烽火推心置腹的谈话,最终还是达成和解,杨烽火保证共产党不会主动攻打崩石岭,也要弓万堂放弃成见,不要和共产党为敌。杨烽火谈完了事情准备下山,文祺追了出来,告诉杨烽火沈玉容有东西要送他,结果趁杨烽火走神之时拔枪打伤了杨烽火,杨烽火内心十分痛苦。受伤的杨烽火半路被赶来的大面红救下。

  • 沈玉容、厉雪男、青一掐三人来到大面红处,沈玉容却没有进屋。厉雪男和青一掐见到杨烽火,杨烽火的伤并无大碍,但是需要休养。青一掐告诉大面红杨烽火的心上人是沈玉容,杨烽火也承认自己的心里只有沈玉容,并诉说了自己和沈玉容的情感过往,沈玉容在门外听到,感慨万千。大面红被杨烽火和沈玉容之间的故事感动,觉得自己不可能得到杨烽火的心,于是放了杨烽火。厉雪男却在回去的路上想去找草药与青一掐分散,被弓万堂绑上了崩石岭,弓万堂为了试探杨烽火是否和共产党穿一条裤子,假意要把厉雪男嫁给冷山,并向冷山表明了自己的意图:如果杨烽火上山抢人,弓万堂就认为杨烽火已经和共产党一伙,就会杀了杨烽火。如果杨烽火不上山抢人,那将厉雪男交给冷山处置。杨烽火得知消息上山,弓万堂布好枪手要射杀杨烽火。不料大面红偷偷跟在后面,绑架了文祺要保证杨烽火的安全。杨烽火让大面红不要伤了文祺。杨烽火为了救厉雪男,受了弓万堂的忠义棍,沈玉容跪求弓万堂放了杨烽火和厉雪男。大面红将杨烽火带回猫耳山养伤。弓万堂悄悄在后山约见杨烽火,两人达成共识。

  • 酒席上,宋毅和大面红相谈甚欢,正式提出收编大面红,大面红提出如果要大面红接受共产党的改编,杨烽火就必须留在驿马川的条件。可当宋毅向杨烽火提出大面红的要求时,杨烽火却决定离开驿马川。姜云鹏等特务穿着共产党的衣服,杀进猫耳山,趁着大面红不在,杀死了红袄娘娘,猫耳山损失惨重。大面红的侍女小翠赶来通知大面红,得知消息后,大面红火速赶回轱轳屯。杨烽火和宋毅跟着来到轱轳屯,目睹了惨状。小翠指认凶手都是穿着共产党的衣服,致使大面红误认为是共产党所为,扬言要杀了宋毅等人,为红袄娘娘报仇。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宋毅有理有据地证明了共产党的清白,杨烽火也担保宋毅等共产党的队伍绝不会做这种事。大面红发誓要抓住凶手,宋毅猜测是国民党特务干的。杨烽火设计引出姜云鹏的人,宋毅等人断定凶手就是军统特务。宋毅和杨烽火分头寻找凶手,而姜云鹏却找到弓万堂,要帮助他消灭其他三块金和共产党,只要他站在国民党一边。弓万堂动了心。宋毅决定在驿马川成立保民队,发动群众来对抗土匪,以防止弓万堂等人偷袭。

  • 大面红送给保民队的枪都是新枪,而战士们背着的还是旧枪,战士们眼馋大面红送来的新枪,又因为和队员们有些不愉快,便将旧枪换给了保民队,新枪留着自己用,被宋毅一通教育。战士严格训练保民队,却引起以林二为首的民兵的不满,林二的老婆还大闹训练场,斥责战士训练太重,不让林二回家。姜云鹏暗中找到丁老客的夫人小玉,原来丁老客的夫人是军统潜伏人员,在蜂蜜沟潜伏多年就是为了收服土匪来攻打共产党,丁老客知道了丁夫人的身份,心中恐惧,他找到大面红,要出卖姜云鹏等人,让大面红给他好处。姜云鹏的人偷袭保民队,战士小胡为了救林二中弹牺牲。林二的老婆给宋毅跪下,保证会让林二认真训练。民兵们因为小胡的牺牲而受到巨大震动,都开始打起精神训练,保民队空前团结。弓万堂找到杨烽火,说丁老客与国民党过往甚密,要他说动共产党去攻打丁老客,而弓万堂的真实意图是同时消灭丁老客和共产党。宋毅觉得弓万堂打的是一箭双雕的主意,但是杨烽火却出于兄弟情义还是相信弓万堂。

  • 杨烽火害怕弓万堂会出兵,于是上山打探,故意将共军有援军支援攻打蜂蜜沟的消息告诉了弓万堂。弓万堂不知真假,得知后开始犹豫,老谋深算的他疑心过重,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姜云鹏和丁夫人暗中商议,准备在战斗中动用毒气弹,丁老客在窗外探听,得知后大惊,被姜云鹏发现后灭口。宋毅和大面红带兵攻打蜂蜜沟,和姜云鹏和丁夫人等人激战,弓万堂果然害怕自己受到损失而却没有出兵,杨烽火让大面红和共产党在正面强攻,宋毅和杨烽火从后面摸上蜂蜜沟。弓万堂不愿出兵,让冷山去放炮,要坐山观虎斗顺便消灭共产党主力,但是被宋毅等人躲过。宋毅和杨烽火摸上后山,炸毁了丁老客的军火库。大面红和解放军正面强攻得手,他们冲进蜂蜜沟,姜云鹏和丁夫人等人仓皇逃窜,但最终除姜云鹏和丁夫人外全部被歼灭。杨烽火劝宋毅离开驿马川,不要再和弓万堂起冲突伤及驿马川的百姓,宋毅不肯,坚持共产党是为了救百姓才来到驿马川,而百姓遭难的根源就是弓万堂这些土匪。杨烽火说不通宋毅,摆下擂台要和宋毅比武,以输赢来定去留。

  • 弓万堂否认自己串通军统,他劝杨烽火离开驿马川,说怕和共产党打起来伤了杨烽火,其实是为了试探杨烽火是不是想留下帮共产党,但是杨烽火却说自己就是怕弓万堂和共产党打起来,他告诉弓万堂自己会用打擂台来解决这个危机,要弓万堂不要再和共产党作对,交给他来处理。弓万堂假意答应,回头却找姜云鹏商量,姜云鹏却告诉弓万堂,这是杨烽火的诡计,是为了让共产党休养生息好对付崩石岭,让弓万堂千万不要相信杨烽火。杨烽火和宋毅打擂台,成为驿马川的一大盛世,青一掐和小能耐还摆了个摊下赌注,川民们纷纷都赌杨烽火赢。果不其然,第一局宋毅输了。孙汝虞找到杨烽火,劝杨烽火留下共产党保护驿马川,不要让共产党走,杨烽火却认为共产党走了,驿马川就安全了。厉雪男为擂台的胜负而心神不宁,她不想共产党离开,又怕杨烽火输了离开驿马川。青一掐看出厉雪男喜欢上了杨烽火,劝她不要泥足深陷,她告诉厉雪男,杨烽火的心早有所属。第二局宋毅使了些手段,在腿上绑了铁皮,胜了杨烽火一局,这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 张建齐将冷山带着文祺往驿马川方向来的事情告诉了宋毅,宋毅猜到冷山和文祺是冲着杨烽火来的,让张建齐带人在驿马川寻捕两人。张建齐带着战士们在周围警戒巡逻,发现可疑的人,张建齐带人追了上去,结果与战士们走散,落单的张建齐被姜云鹏和丁夫人的人设计,被打晕拿走了随身的配枪和怀表。冷山带着文祺来到驿马川,埋伏在擂台边的酒楼里,枪口对准了杨烽火。第三局打擂时间已到,宋毅提出取消打擂,告诉杨烽火他有生命危险。杨烽火却误以为宋毅怕输找借口。就在这时,文祺在冷山的怂恿下开枪击中了杨烽火。大面红、厉雪男、宋毅等人急忙扶住杨烽火,大面红朝着开枪的方向追来,冷山带着文祺在逃回崩石岭的路上,被伪装成共产党的姜云鹏等人伏击,冷山重伤坠入山崖,文祺重伤。杨烽火不放心,知道是文祺,也带着伤和宋毅、厉雪男等人一起赶到,却看见文祺中枪倒地不起。正好这个时候,弓万堂知道文祺下山,也带人赶到,见此情景,误以为是杨烽火伤了文祺。两方剑拔弩张,弓万堂为了文祺,没有和杨烽火纠缠,就带着文祺回了崩石岭。文祺伤重不治去世,沈玉容万念俱灰。

  • 杨烽火带着伤要上山祭奠文祺,厉雪男和宋毅都阻止,杨烽火却不听,执意要上山向弓万堂说明凶手不是他。弓万堂却做好了杀死杨烽火的准备,杨烽火上了山,祭奠了文祺,并向弓万堂说明自己不是杀害文祺的凶手,但是弓万堂不信,要杨烽火一命抵一命。悲痛中的沈玉容却坚持相信杨烽火。厉雪男不放心,跟着杨烽火上山,被弓万堂抓住。弓万堂要杀厉雪男给文祺报仇,沈玉容以自杀为要挟,让弓万堂放杨烽火和厉雪男下山。弓万堂无奈,只能放行,沈玉容托杨烽火一定要抓到杀害文祺的真凶,给文祺报仇。弓万堂故意将捡到的怀表交给杨烽火,让杨烽火去查出真凶。杨烽火带着厉雪男下山。宋毅接到军区的命令,让部队暂时离开驿马川,避免与弓万堂直接冲突。杨烽火拿着怀表来找宋毅,宋毅不在,张建齐说怀表是他丢的,杨烽火开始怀疑张建齐,张建齐愤怒不已,两人吵了起来。厉雪男认为张建齐不可能是凶手,力劝杨烽火查清真相。坠下山崖的冷山被小财神所救,小财神变着法子折磨冷山。杨烽火带伤寻找冷山无果,来到小财神处探听,小财神故意透露说冷山死前说凶手是共产党。

  • 沈玉容看到受伤的杨烽火,询问杨烽火是否已查出凶手。杨烽火告诉沈玉容是国民党特务干的,厉雪男还拿出子弹壳向沈玉容证明不是共产党干的,但沈玉容认为杨烽火让共产党帮助找证据就是和共产党串通一气。沈玉容对杨烽火失望,和杨烽火不欢而散。沈玉容回到崩石岭,告诉弓万堂杨烽火的调查结果,弓万堂明知是真相,却故意指责这是杨烽火和共产党勾结共同伤害文祺。弓万堂集结手下,决定杀进驿马川和共军决战。宋毅奉军区的命令,他带着部队和病重的杨烽火转移,民众们依依不舍的送别,宋毅向乡亲们保证一定会回来保证驿马川的平安。青一掐和厉雪男随行照顾杨烽火。途中宋毅得知弓万堂已经向驿马川杀来,为了保护老百姓,宋毅安排部队将弓万堂引出驿马川,宋毅带着部队投入战斗,让厉雪男等人带着杨烽火去猫耳山汇合。激战中,张建齐为了掩护部队撤退,受伤被弓万堂截住,为了不让弓万堂俘虏,张建齐拉响了手榴弹。宋毅等人陷入险境,弓万堂穷追不舍,幸亏钟国人和蓝大胆带着雪狼军赶来支援,大面红也率部下来帮忙,弓万堂见继续纠缠下去得不到好处,便率军撤退。

  • 弓万堂却在回崩石岭的路上遇到了小财神的伏击,正当难以抵挡之时,为了挖密道而诈死的崩石岭四当家马乘四蒙面出现,打退了小财神,救下了弓万堂。原来马乘四多年前便诈死,一直在打通去猫耳山的通道,准备暗中攻打猫耳山,现在密道已经快要挖好了。弓万堂嘱咐马乘四不要在出现,以免暴露他攻打猫耳山的意图。宋毅、大面红、青一掐等人到处寻找杨烽火和厉雪男却无果。弓万堂回到崩石岭,告诉沈玉容,杨烽火已经必死无疑。得知杨烽火死讯的沈玉容十分伤心,她依然不信凶手是杨烽火,对弓万堂的做法十分不满。弓万堂对于沈玉容多年夫妻仍然不和自己一条心很是心寒。厉雪男和杨烽火落在一片荒地山谷里,杨烽火身上有伤身体虚弱,厉雪男外出为杨烽火找药,遇到正在搜寻杨烽火的猴子腿等人,厉雪男藏了起来,宋毅等人出现,打退了猴子腿,厉雪男高兴的带着宋毅等人来到原处,杨烽火却不见了踪影,青一掐等人责怪厉雪男。沈玉容下山逼问潘青子真凶的情况,以枪要挟,潘青子说出了真相,潘青子带着沈玉容找到姜云鹏的藏身处。姜云鹏和盘托出,说就是弓万堂授意栽赃杨烽火的。

  • 钟国人和蓝大胆跟着厉雪男去密林深处寻找杨烽火,结果蓝大胆等人偷了猎户给山神的供品,厉雪男发现了却制止不及,被猎户闹开等人围攻,差点打了起来。养伤的杨烽火听到动静,起身为钟国人等人解了围。钟国人、蓝大胆、厉雪男等人留在在猎户营寨。闹开等人要追究蓝大胆等人偷供品的罪责,杨烽火为了钟国人、蓝大胆、厉雪男等人的安危提议与闹开比武。与此同时,宋毅和大面红依然没有得到杨烽火的消息,很是着急,决定一起去山间寨子问问情况。杨烽火和闹开比武过程中,闹开飞刀失手,钟国人救了闹开的妹妹小兰,自己却受了伤。闹开因为钟国人的救命之恩,决定不再处罚蓝大胆等人。此时,弓万堂手下猴子腿顺着贡品残渣搜寻而来,发现了杨烽火藏身在猎户营寨,猴子腿将杨烽火的下落告诉了弓万堂,弓万堂让猴子腿想办法将这些人一起干掉。杨烽火和厉雪男在山寨前遇到了前来找寻他们的宋毅和大面红,带他们来到了猎户营寨,双方交了朋友。小兰喜欢上了钟国人,引起了暗恋小兰的二黑的嫉妒,二黑看不惯小兰和钟国人秀恩爱,跑到外面透气,遇上了猴子腿。

  • 钟国人和小兰互定终身,在族长的主持下,钟国人准备迎娶小兰,二黑嫉妒不已,他带着猴子腿等人摸进山寨,二黑做内应给大家下迷药,却被杨烽火等人看穿。杨烽火和宋毅等将计就计,让猴子腿误以为大家都被药倒,但是当猴子腿等人进寨子之后,突然包围将猴子腿等人抓住,但杨烽火却放了猴子腿传递给弓万堂假情报。猴子腿回到崩石岭报告了弓万堂,弓万堂决定斩草除根。闹开得知二黑串通土匪,将其逐出山寨,二黑心生怨恨。杨烽火深知弓万堂定会前来报复,离开前劝闹开等人去避难,但是钟国人却决定留下,和小兰成亲,和山寨共存亡。杨烽火等人半路上看见弓万堂带人攻打猎户营地,于是兵分几路行动。杨烽火和厉雪男折回山寨组织闹开等人撤离。宋毅回去搬救兵,大面红佯攻崩石岭来吸引弓万堂的主意,让弓万堂回去支援崩石岭。因不熟悉地形,心思慎密的弓万堂没有贸然进攻,这给杨烽火等人赢得了宝贵时间。杨烽火利用二黑的背叛之心设了反间计,打退了弓万堂,弓万堂知道崩石岭受到攻击,无心恋战。但是弓万堂依然指使猴子腿抓了厉雪男和小兰,将两人和山民一起关了起来。

  • 沈玉容来到弓万堂身边,却根本不认得厉雪男,厉雪男见到沈玉容呆滞的表现,知道沈玉容得了失心疯。在闹开的带领下,烽火等人通过崖道摸向弓万堂落脚点,巧计诱使猴子腿放掉雪男等人。只是棋差一招,还是被老谋深算的弓万堂发现。双方交火,为掩护烽火等人撤退,蓝大胆只身犯险,差点丢了性命。众人好不容易逃出升天,此时二黑突然出现,心怀怨恨的他不由分说将枪口对准了钟国人,情急之下,小兰为钟国人挡枪中弹,闹开将二黑击毙。钟国人望着奄奄一息的小兰,不禁潸然泪下,两人互诉衷肠。钟国人亲手埋葬了小兰,决意参加共产党,势要剿灭弓万堂!杨烽火从厉雪男口中得知沈玉容得了失心疯,上山要带走沈玉容,他认为只有自己才能让沈玉容恢复,弓万堂要阻拦,谁知沈玉容却一心要跟着杨烽火走,杨烽火带着沈玉容来到小客迎养病,厉雪男用中医为沈玉容调理,沈玉容很快恢复了清醒,沈玉容和杨烽火互诉衷肠,杨烽火告诉沈玉容,自己对不起她,欠她一辈子。

  • 弓万堂带着土匪们在驿马川各种打砸抢,老百姓遭了秧,弓万堂砸了青一掐的小客迎,青一掐害怕,杨烽火却安慰青一掐不用怕。弓万堂让猴子腿去杀杨烽火,被沈玉容听见,沈玉容劝弓万堂和共军和解,两人闹得很不愉快,弓万堂表面答应,心里却要除掉杨烽火和共军。孙汝虞因为喝尿受辱要自杀,被宋毅和林二救下,孙汝虞痛心疾首,觉得弓万堂的存在就是让驿马川的百姓没有好日子过,宋毅看到孙汝虞的惨状,发誓要为驿马川除掉弓万堂这个首恶。小财神混入驿马川,来暗杀一直要找他报杀父之仇的小能耐,却被喜鹊发现,喜鹊为小能耐挡枪,小财神误杀了喜鹊,小能耐悲愤之下要参加共产党,杨烽火为了小能耐的安全,不愿意让他加入共产党,但是小能耐对弓万堂的控诉让杨烽火有些动摇,他开始怀疑自己和弓万堂讲情义其实犯了大错。大面红准备下山接受共产党的改编,侉子有些不甘心,大面红却说自己要给红袄娘娘报仇,弓万堂知道了大面红的动向,让猴子腿准备攻打猫耳山。

  • 杨烽火得知猫耳山遇袭,匆匆赶到猫耳山,见到了大面红临终最后一面,大面红在杨烽火怀里闭上了眼睛,杨烽火悲愤。侉子为了给大面红报仇,带着猫耳山的残兵要求加入共产党,一起对付弓万堂。杨烽火因为大面红的死,对弓万堂彻底灰心,决定彻底和共产党站在一起。小能耐受了杨烽火的嘱托给孙汝虞送药,小财神没有杀成小能耐不甘心,尾随而至,小财神要杀小能耐,孙汝虞用自己的性命拖住小财神,让小能耐逃跑,孙汝虞被小财神毫不留情的杀死。小能耐悲愤万分,他发誓要杀了小财神,给所有被小财神所害的人报仇。小财神关着坠崖受伤的冷山,横加羞辱,冷山恨小财神入骨。小财神囚禁着冷山,行为表现出异常,被宋毅的人发现。宋毅和杨烽火商量,计划救出冷山,让冷山带人去打小财神,这样就能打乱弓万堂的计划。蒯姥姥要投降弓万堂,要独霸一方的小财神却不愿意,蒯姥姥让小财神杀了冷山。宋毅和杨烽火及时潜入锅盔甸,从小财神刀口救出冷山,冷山被蒙着头,不知道谁救了他。

  • 冷山不顾猴子腿的劝阻,带着手下攻入锅盔甸,杀死了所有土匪,挖地三尺寻找小财神,却发现蒯姥姥被小财神所杀,而小财神已经不知所踪。小财神去当初蒯姥姥领养自己的地方核实自己的身份,确认了是自己杀了自己的亲爹,小财神杀了证人灭口。弓万堂亲自带兵来锅盔甸,虽然不满冷山擅自行动,却没有责怪,而是关怀备至的接冷山回崩石岭。钟国人、蓝大胆因为与弓万堂的仇恨,都带着人马投奔了共产党。

  • 钟国人看着奇兵队眼馋,所以将闹开和猎户们也带来参加奇兵队,杨烽火十分欢迎,老朋友们又重新聚在了奇兵队里。冷山心中郁愤难平,急着要带兵去打驿马川,消灭杨烽火的奇兵队,为自己和文祺报仇。但是弓万堂制止了冷山,告诉他自己的长远计划。青一掐得知杨烽火在训练奇兵队,专程来给奇兵队送粮食,杨烽火问青一掐打完仗的打算,为了青一掐的安全,想让她离开,青一掐却说自己不想走,想要陪着杨烽火,杨烽火无奈。小财神证实了自己的身份,后悔杀了自己的亲爹,对小能耐也产生了一些不同以往的情感。冷山不顾弓万堂的劝阻,擅自下山,带着猴子腿去宋家屯暗杀杨烽火,却因为扑了空而没有成功。失去了锅盔甸的小财神重新纠结了一帮土匪抢占了依兰城的一处宅子,为非作歹,劫持人质。军区给宋毅下达了支援任务,要扫清依兰城的土匪,在宋毅的推荐下,杨烽火受军区政委的委托,带着奇兵队去攻打小财神。小能耐得知了小财神的下落,他急着要为父报仇,坚持要跟着去攻打小财神。杨烽火出于对小能耐的保护,不想让他去,但是小能耐的哭诉让杨烽火心软了,答应带上小能耐。

  • 杨烽火等人趁机杀进了小财神霸占的宅子,小财神却还是拒不投降,小能耐为父报仇,要和小财神单挑,杨烽火担心小能耐的安全,小能耐却坚持要亲自手刃仇人,面对小能耐的小财神最终不忍心杀死自己的亲弟弟,没有反抗,死在小能耐的手里。冷山带着猴子腿杀到宋家屯,和宋毅、满仓等人在宅子内外展开激战,宋毅早有准备,冷山眼看就要支持不住,诈死的马乘四带人来支援,才掩护冷山回到崩石岭。

  • 马乘四来到驿马川,来到小客迎,青一掐看见已经死去好多年的马乘四突然出现,吓了一跳。马乘四要绑了青一掐作为人质,杨烽火及时赶来,马乘四告诉杨烽火,不拔香,兄弟情义就还在,杨烽火若真是要与弓万堂恩断义绝,就要亲自上山去拔香。青一掐阻止,认为杨烽火上山肯定会被弓万堂所害,马乘四却说自己只认江湖仁义,谁仁义自己就听谁的。杨烽火答应马乘四,自己一定去拔香,给兄弟们一个交代。

  • 姜云鹏向所有人承认是自己杀了文祺,伤了冷山,弓万堂明知道真凶还让杨烽火背黑锅,挑动崩石岭众兄弟仇视杨烽火的计划破产了。沈玉容以此为要挟,让马乘四赶快送杨烽火下山。杨烽火怕弓万堂会对马乘四不利,让马乘四跟着自己走,马乘四左右为难,心中还是放不下他的江湖道义。沈玉容因为杀子之仇不共戴天,要杀了姜云鹏为文祺报仇,却被弓万堂拦下,弓万堂告诉沈玉容,崩石岭还要借用军统特务的力量才能在合江称霸,沈玉容看清了弓万堂的真面目,对他十分失望。

  • 杨烽火和侉子等人打下了猫耳山,猴子腿从密道逃生,猫耳山重新回到了杨烽火和侉子的手里。杨烽火看着大面红住过的地方,睹物思人,很是怀念大面红。面对军区下达的攻上崩石岭的命令,满仓提出可以正面强攻,打一场硬仗,但是杨烽火认为双方力量相当,崩石岭易守难攻,强攻的话伤亡太大,还是要找内应从雷区进攻,才是更加妥当的方式。青一掐提醒杨烽火,如果弓万堂以沈玉容为人质,那么杨烽火心中放不下沈玉容,此战必败。

  • 马乘四杀死了姜云鹏,来到驿马川寻找丁夫人,要将丁夫人斩草除根,杨烽火得知马乘四出现,请马乘四在青一掐处喝酒,杨烽火直言不讳请马乘四当内应,而马乘四却认为杨烽火这样做太不仗义了,他告诉杨烽火,弓万堂毕竟是他们的大哥,如果杨烽火一意孤行打崩石岭,马乘四一定会拼命保护弓万堂。宋毅认为马乘四不会帮忙,杨烽火却说还是有希望的。沈玉容因为弓万堂坚持要和杨烽火为敌,心里很是难过,她在丈夫和心上人的夹缝里无比痛苦的挣扎,想要上吊自杀,却被来送饭的马乘四救下。

  • 沈玉容一反常态的不再绝食,吃过饭去文祺墓前怀念儿子,其实已经和马乘四商量好,做好离开的准备。马乘四偷偷带着沈玉容下山,杨烽火等人在半路接应,宋毅不放心,带了部队在山脚下等待消息,万一有变故就前去支援。弓万堂从沈玉容的反常中发觉了马乘四的意图,带这猴子腿等人追赶,沈玉容刚刚和杨烽火接上头,就和弓万堂狭路相逢,两边人马对峙,局势一触即发。万堂让沈玉容跟自己回去,沈玉容却说自己已经受够了,不想在看着弓万堂走上绝路,她要下山。杨烽火和马乘四也让弓万堂放沈玉容走。

  • 弓万堂和李开源一起商量,设了诡计来引杨烽火入局,他请了一个戏子扮演新来的国民党特派员,并故意在接头的时候被宋毅等人发现,戏子被杨烽火等人抓住,从他身上搜出一份密信,上面写着假消息,说其是国民党任命的特派员。虽然戏子努力扮演特派员角色,但是还是被经验丰富的宋毅和杨烽火识破,并顺水推舟设了个反间计,他们将戏子关了起来,让战士伪装成军统潜伏人员救下“特派员”,将“特派员”送上崩石岭,并通过“特派员”传递了进攻的假消息,让弓万堂以为共军的主攻方向是后山,会用飞机轰炸后山。让戏子相信,战士还故意“杀死”两个共产党看守,戏子因此深信不疑。

  • 宋毅的部队将崩石岭的正面围住,小打小闹的进攻,杨烽火要宋毅继续小打,让冷山沉不住气,直到逼弓万堂下山为止,宋毅安排满仓、奇兵队等人不断的骚扰崩石岭。冷山不胜其扰,几次三番要下山应战,却都被弓万堂拦住了。弓万堂认为杨烽火就是要吸引冷山下崩石岭,这是一个圈套,不能让杨烽火得逞,就要死守崩石岭正面,易守难攻,共产党就没有办法。杨烽火在总攻开始前向宋毅提出了加入共产党队伍的请求,宋毅批准了,杨烽火终于穿上了军装,正式加入了共产党的队伍,宋毅也给奇兵队的钟国人、侉子等人发了新军装,奇兵队以全新的精神面貌迎接即将到来的总攻。

  • 李开源和潘青子喝酒密谋,青一掐借送酒的机会探听消息,得知潘青子见的是国民党的特派员。青一掐急忙回来告诉杨烽火,说特派员来到驿马川与潘青子见面,宋毅要抓了特派员审问,看看他们有什么阴谋,但是杨烽火觉得事情很蹊跷,他让宋毅不要打草惊蛇。黑白二炮看到马乘四痛苦凄惨的样子,报告给了弓万堂,弓万堂让冷山给马乘四一个痛快,冷山却因为怕兄弟们认为自己杀了结拜兄弟而没有下手。马乘四虽然瞎了,却用手挖开了一块巨石,他用自己身体引爆了雷区,为杨烽火等人趟平了崩石岭后山的道路。杨烽火听到爆炸声,知道马乘四牺牲了自己,悲从心来。

  • 青一掐死在了杨烽火的怀里,小能耐受了重伤但是活了过来,他告诉杨烽火这是冷山干的。青一掐的死对杨烽火触动很大,他发誓要攻下崩石岭,为这些被弓万堂所害的无辜的冤魂报仇。冷山杀了青一掐上山复命,弓万堂交代冷山,让国军特战队和共军去拼,保存自己的力量,让冷山不要冲在前面。国军特战队在李开源和丁夫人的带领下来到崩石岭,要和弓万堂一起消灭共产党,弓万堂看着自己师长制服心里美滋滋的,认为干掉了杨烽火自己就可以当上国军师长,走上远大的仕途。

  • 厉雪男、小能耐等人因为和冷山都有深仇大恨,因此都要杀了冷山,宋毅看着几近失控的局面,鸣枪制止,要留着冷山活口进攻崩石岭的时候作为对弓万堂的要挟。众人押着冷山上路去攻打崩石岭,林二却偷偷跑了过来,他受了弓万堂指使,在押解途中杀死了冷山。杨烽火等人责怪林二,林二却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是为民除害,杨烽火等人也无可奈何。杨烽火和宋毅带着队伍上山,杨烽火将冷山的尸体放在崩石岭寨口,用来刺激弓万堂,双方展开激战。宋毅和杨烽火留了一小部分人从正面攻击,杨烽火、宋毅带着奇兵队从后山雷区进入,弓万堂疏于防范,杨烽火和宋毅攻入了崩石岭。

  • 弓万堂却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他先装作乞丐将小能耐引到破庙,在林二的配合下,弓万堂杀死了小能耐。厉雪男判断川民队中有奸细,杨烽火认为要对川民队进行排查。正在这时,杨烽火得到小能耐被杀的消息,赶到现场,杨烽火从小能耐致命的刀口判断就是弓万堂干的。有战士告诉杨烽火,小能耐是送一个老乞丐回家,所以才到了这个破庙,而这个老乞丐之前谁也没见过。杨烽火判断老乞丐就是弓万堂,宋毅让厉雪男注意安全,因为弓万堂很有可能下一个目标就是厉雪男,宋毅由命令满仓保护她的安全,满仓开始贴身跟着厉雪男。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