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阳光下的法庭 立即播放

电视剧 36集全 热度 1513

地区:内地

导演: 李巨涛 陈立军

类型:剧情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中央一套

简介: 省高院院长白雪梅(颜丙燕饰)负责审理一起环境污染案,原告代理律师突遭车祸,重担压在了年轻律师鹿鸣肩上。被告律师宁致远(刘之冰饰)是当年鹿鸣父亲张大年奸杀案公诉人。而白雪梅的丈夫,大学教授杨振华(王志飞...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6/共3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滨海环保联合会诉志成化工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即将开庭,但上诉方律师王玉芝却突遭车祸,出庭的任务落在年轻律师鹿鸣身上。上诉方律师宁致远根本不把鹿鸣放在眼里,面对鹿鸣的诉求,他辩称造成清水河污染的责任完全在第三方泰杰公司。看着宁致远似曾相识的动作,鹿鸣想起他正是十七年前审判父亲张大年奸杀案的公诉人。鹿鸣一时的恍惚被女友宁佳怡看在眼里,而父亲宁致远的咄咄逼人也让她心生不安。此时志成化工董事长韩志成为逃避责任也在积极部署,这次落入他圈套的正是省高院院长白雪梅的丈夫——东方大学生物医药系教授杨振华。对此全然不知的白雪梅正在指挥法警对另一起案件的被执行人栾坤实施司法拘留,但栾坤却在保镖的掩护下成功逃脱。

  • 由于高院审判大楼的资金问题迟迟没有落地,白雪梅亲自找到东方省省长李文祥,李文祥对审判大楼的建设给予高度重视,同时也婉转的表达了对志成化工的关心。白雪梅不禁思忖,李省长的话究竟是否出于公心?鹿鸣在母亲忌日这天来到墓前凭吊,脑海中不断闪现十七年前,在公诉人宁致远的义愤填膺中,母亲那无助的表情。夜幕降临,志成化工的行政总监王大利在深山小筑中找到失踪已久的泰杰公司董事长何泰,王大利代表韩志成转告何泰,希望他在环保案没有结案之前离开滨海市,何泰趁机索要两百万作为要挟。而作为省电视台记者的宁佳怡却突然接到举报称志成化工的废料处理有猫腻,这一消息更坚定了鹿鸣对志成化工是导致环境污染元凶的怀疑。

  • 宁佳怡告诉鹿鸣宁致远是自己的父亲,鹿鸣竟然向宁佳怡提出分手。随着全国法院员额制改革大幕的拉开,白雪梅面临重重压力。环境修复案又迫在眉睫,志成化工究竟是不是知情,泰杰公司缺席审判究竟有没有隐情,如果志成化工不承担责任,泰杰公司又是空壳,那受损环境将如何修复?就在一个又一个问题像石头般压向白雪梅的时候,她意外得知丈夫杨振华竟与韩志成达成了合作,而这背后所隐藏的一切已经不言而喻。深山小筑,鹿鸣找到何泰并对他晓以利害。何泰一副破罐破摔的态度,表面看来对鹿鸣所说的种种法律责任不放在心上,但内心已经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面对环保案日益扩散的社会效应,白雪梅带合议庭成员亲自来到清水河污染现场查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滨海环保联合会诉志成化工环境污染责任纠纷案即将开庭,但上诉方律师王玉芝却突遭车祸,出庭的任务落在年轻律师鹿鸣身上。上诉方律师宁致远根本不把鹿鸣放在眼里,面对鹿鸣的诉求,他辩称造成清水河污染的责任完全在第三方泰杰公司。看着宁致远似曾相识的动作,鹿鸣想起他正是十七年前审判父亲张大年奸杀案的公诉人。鹿鸣一时的恍惚被女友宁佳怡看在眼里,而父亲宁致远的咄咄逼人也让她心生不安。此时志成化工董事长韩志成为逃避责任也在积极部署,这次落入他圈套的正是省高院院长白雪梅的丈夫——东方大学生物医药系教授杨振华。对此全然不知的白雪梅正在指挥法警对另一起案件的被执行人栾坤实施司法拘留,但栾坤却在保镖的掩护下成功逃脱。

  • 由于高院审判大楼的资金问题迟迟没有落地,白雪梅亲自找到东方省省长李文祥,李文祥对审判大楼的建设给予高度重视,同时也婉转的表达了对志成化工的关心。白雪梅不禁思忖,李省长的话究竟是否出于公心?鹿鸣在母亲忌日这天来到墓前凭吊,脑海中不断闪现十七年前,在公诉人宁致远的义愤填膺中,母亲那无助的表情。夜幕降临,志成化工的行政总监王大利在深山小筑中找到失踪已久的泰杰公司董事长何泰,王大利代表韩志成转告何泰,希望他在环保案没有结案之前离开滨海市,何泰趁机索要两百万作为要挟。而作为省电视台记者的宁佳怡却突然接到举报称志成化工的废料处理有猫腻,这一消息更坚定了鹿鸣对志成化工是导致环境污染元凶的怀疑。

  • 宁佳怡告诉鹿鸣宁致远是自己的父亲,鹿鸣竟然向宁佳怡提出分手。随着全国法院员额制改革大幕的拉开,白雪梅面临重重压力。环境修复案又迫在眉睫,志成化工究竟是不是知情,泰杰公司缺席审判究竟有没有隐情,如果志成化工不承担责任,泰杰公司又是空壳,那受损环境将如何修复?就在一个又一个问题像石头般压向白雪梅的时候,她意外得知丈夫杨振华竟与韩志成达成了合作,而这背后所隐藏的一切已经不言而喻。深山小筑,鹿鸣找到何泰并对他晓以利害。何泰一副破罐破摔的态度,表面看来对鹿鸣所说的种种法律责任不放在心上,但内心已经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面对环保案日益扩散的社会效应,白雪梅带合议庭成员亲自来到清水河污染现场查看。

  • 白雪梅希望杨振华能解除与韩志成的合作,但学究气十足的杨振华坚决不同意,二人不欢而散。信息化升级专题会在白雪梅的推动下,使得升级方案顺利通过。不过环保案的进展就没有这么顺利了,上诉双方仍然在进行着激烈“博弈”。此时穆国柱妻子的病情突然加重,这让一直跟踪穆国柱的王大利迎来机会。王大利将其送到医院,还替穆国柱付了医药费,对此穆国柱很是感激。而韩志成在确定跟杨振华的合作后,开始有意无意的提及环保案,杨振华意识到韩志成跟自己合作动机不纯,决心解约。此外,“被分手”的宁佳怡再次找到鹿鸣,鹿鸣对宁佳怡表达了自己对婚姻的恐惧,但却对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只字未提,宁佳怡伤心离开。

  • 杨振华前往志成化工提出解约,得知需赔付五万元违约金。在白雪梅的坚持下,杨振华交付违约金时却被韩志成婉拒,不过韩志成也主动中止了合同。深山小筑,何泰找来鹿鸣,看似害怕的答应他会出席庭审。市郊小学突发群体性食物中毒,鹿鸣接到丛海天举报说学生中毒是因为吃了清水河里养的鱼。而白雪梅也决定亲自去志成化工厂区了解生产情况,以便做到心中有数。与此同时,穆国柱找到之前送他来医院的陌生人还钱,才得知此人竟然是志成化工的行政总监王大利。而他的身影恰恰被前来调查的斯薇和白雪梅看见。白雪梅不动声色。志成化工会议室内,王大利以不用还钱为诱饵,希望穆国柱在环保责任纠纷案中关照一下志成化工。

  • 王大利劝走穆国柱后意外发现宁佳怡潜入厂区偷拍,争执之下将其打伤,被白雪梅撞见并送医。自从在志成化工见到穆国柱之后,白雪梅便意识到韩志成有可能会拉拢腐蚀合议庭成员,于是安排张伟平侧面了解情况,谨慎处理。环保案庭前会议,宁致远提交清水河已在自然修复的佐证,鹿鸣则以学生中毒事件予以反驳。面对中毒事件,白雪梅表示合议庭已经委托专业公司对清水河水质进行检测,同时告诉大家,泰杰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泰已经明确表示会出庭应诉。韩志成得知此事后暗中让王大利再次联系何泰,何泰则趁机索要更多好处。被公安局拘留的栾坤拒不承认隐匿财产,希望白雪梅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放了自己,被白雪梅断然拒绝。

  • 环保责任纠纷案如期二次开庭,除了泰杰公司何泰没有出庭外,其他人俱数到庭。虽然对于何泰的缺席心有疑惑,但白雪梅只能缺席审理。白雪梅刚刚宣布开庭,突然传来何泰坠楼身亡的消息。鹿鸣对何泰的死心生疑窦,宁佳怡则凭借敏锐的新闻嗅觉,写了一篇《被告之死》的文章,结果遭到宁致远的斥责,父女二人因各自立场问题争吵。纪检组组长蔡新盛通报执行局局长原自强,执行法官孟铎因一碗面被债权人举报,这让原自强又气愤又无奈。

  • 鹿鸣在分析志成化工数据时发现异常,他提议找第三方机构重新检测,背水一战。省高院,穆国柱在被王大利不断纠缠下终于下定决心找到白雪梅,准备彻底解决此事,而随着纪检组的参与,事件的走向发生了新的变化。此外,鹿鸣养父刘建业开出租车意外拉到宁佳怡,刘建业得知宁佳怡与鹿鸣原来是校友。但当宁佳怡叫鹿叔叔的时候,刘建业却说自己姓刘,宁佳怡不禁心生疑惑。

  • 随着员额制改革细则公布,广大干警议论纷纷,而欧阳春跟白雪梅新老工作模式的冲突也凸现出来。同时,关于孟铎被举报吃面一事,进过纪检组的调查已经水落石出。白雪梅亲自主持环保修复案的调解会,但因为双方意见分歧,导致调解会一度失控。为了将审理过程透明化,白雪梅决定开庭时进行庭审直播。

  • 坚决反对庭审直播的韩志成,暗中开始运作起自己的关系网,试图通过各方压力逼迫白雪梅放弃庭审直播。夜幕降临,宁佳怡带着满满的疑问找到鹿鸣,在谈话中得知了一直深埋鹿鸣心底的身世之谜,而这也是鹿鸣一直不敢正视自己跟宁佳怡爱情的根本原因。

  • 环保案庭审如期开庭,但鹿鸣迟迟没有拿到第三方检测机构的检测结果,已然顾不上检验结果的鹿鸣,在法庭上与宁致远展开激烈对辩。当他拿出何泰妻子提供的何泰生前的秘密账本时,看直播的韩志成才意识到自己是被好兄弟给坑了。就在白雪梅准备宣读判决书之时,苦等不来的第三方检验报告却及时送到了。

  • 根据检测报告内容,合议庭决定恢复法庭调查。最终白雪梅对这起轰动滨海市的环保案做了最终宣判。随着环保案审判结束,大家都松了口气,但穆国柱此时却向张伟平提出辞职。深夜,宁致远回到家跟宁佳怡说起鹿鸣的身世。虽然宁致远肯定了鹿鸣是一名优秀律师,但也明确表示自己绝不同意宁佳怡嫁给他。

  • 白雪梅对穆国柱辞职一事十分重视,她找来穆国柱询问他离职的原因。在得知穆国柱辞职背后的艰辛后,白雪梅表示了理解。丛海天找到鹿鸣,告诉他志成化工正在进行资产转移,鹿鸣得知此事后匆匆赶到高院,告诉张伟平这一消息,希望法院能够采取措施制止 。

  • 天健公司董事长曲晓曼突然收到法院传票,是美国艾瑞克公司状告自己公司OW项目涉嫌专利方法侵权。这一消息,让杨振华气愤不已。白雪梅认为既然杨振华没有涉嫌侵权,那就安心应诉,并向他推荐了宁致远做律师。面对志成化工的执行问题,韩志成气急败坏,指使工人去高院上访。白雪梅得知这件事后,匆匆从省委赶回来。

  • 海远律所,曲晓曼前来寻求宁致远的帮助,宁致远一针见血,认为案子的成败在于杨振华配合与否。志成化工,面对白雪梅毫不动摇的司法理念,指使工人上访失败的韩志成只能再生一计。而此时的宁佳怡跟杨博源开车前往凤凰山去探寻“闹鬼”真相时发生车祸,生死未卜。

  • 天建公司,宁致远提议找艾瑞克进行谈判,争取和解,但艾瑞克出人意料的态度让曲晓曼断然拒绝和解。因为韩志成的实名举报,省纪检组入驻高院开始调查白雪梅。而刑警队长田大鹏找到韩志成询问王大利的去向,面对田大鹏的询问,韩志成意识到王大利的背后一定隐藏着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 针对韩志成对白雪梅的实名举报,省纪委调查组经多方调查,认为违约金一事缺少证据,无法证明白雪梅的清白。白雪梅表示违约金一事纯属诬告,但对于组织的调查和处理意见,也会坚决服从。但就在此时,欧阳春突然闯入会议室,白雪梅被举报一事似乎迎来了转机。专利侵权案在滨海中院开庭,法官判天健公司胜诉,大家皆大欢喜,但对此十分不满的迈克却暗中开始了第二轮的上诉。

  • 省高院,白雪梅组织召开阳光平台建设座谈会,宁致远跟鹿鸣受邀出席。座谈会上,鹿鸣和宁致远的意见针锋相对,鹿鸣提出环保案执行问题,引起宁致远的反感。会后,白雪梅跟鹿鸣、宁致远交流对环保案执行的意见。白雪梅对志成化工的执行问题提出创新型的建议,让宁致远跟鹿鸣佩服不已。省高院,员额制法官述职演讲如期进行,办公室主任于皓川参加述职演讲,预示着他将放弃办公室主任一职,这让白雪梅感到很意外。

  • 韩志成在得知白雪梅的想法后,很受触动,亲自来到省高院向白雪梅道歉。艾瑞克的败诉,让总部很不满意,高薪聘请了一名法律顾问,而此人正是刚从高院辞职的穆国柱。穆国柱在研究卷宗后向其推荐鹿鸣作为二审的代理律师。鹿鸣把此事告诉了宁佳怡,宁佳怡希望鹿鸣不要接这个案子,面对宁佳怡的恳求,鹿鸣内心纠结万分。

  • 宁致远认为鹿鸣这种不接案子的行为是对自己职业的一种侮辱,鹿鸣一气之下接下案子。白雪梅亲自找到于皓川,根据中央跟最高法的规定,建议他继续担任办公室主任一职,于皓川表示接受院里安排。立案庭庭长成立栋告知白雪梅有一起涉外知识产权案件涉及白雪梅的丈夫杨振华。白雪梅表示,自己将依法回避。

  • 省高院,白雪梅得知民庭法官陈骏竟然主动提出退出员额,而陈骏背后却有着自己的苦衷。白雪梅就未入额法官问题向省委王书记求援,建议采取系统内交流,并建议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法官,得到王书记的认可。白雪梅汇报中央批准最高法在东方省设立巡回法庭,王书记很高兴,表示省委省政府将会大力支持。

  • 痊愈出院后的杨博源再次跟鹿鸣、宁佳怡来到凤凰山。杨博源判断,土地下面一定埋着有害物质。宁佳怡去环保局举报凤凰山毒地的情况,环保局高度重视。深夜,白雪梅下班,被躲在暗处的栾坤持刀挟持,栾坤丧心病狂的威胁白雪梅放过自己,白雪梅情况危急万分。

  • 高院法官遴选委员会,省政法委牛书记赞扬高院在确定入额名单时能坚持原则。晚上,鹿鸣带宁佳怡第一次回到养父母家,鹿鸣告诉刘建业决定去监狱看望张大年。次日,丛海天去律所找鹿鸣,要状告省政府,鹿鸣劝他要做好心理准备,但丛海天坚持上诉。高白雪梅想起栾坤挟持自己所说的话,认为法院内部可能有人违纪收取了栾坤的贿赂款,栾坤案的内幕即将被拉开。

  • 碌西监狱,鹿鸣以律师身份见到张大年,在询问张大年当年案发过程时,张大年却称自己没有犯罪,是被冤枉的。而此时的宁佳怡,也在家中对宁致远旁敲侧击的说起张大年案之事,宁致远则认为此案是铁案,证据确凿,不会有错。而自从清水河环保案之后就消失踪迹的王大利,突然出现在镇威市的某渔港,意图随渔船非法出境。鹿鸣通过第三方检测机构得出结论,按照杨振华备案的方法,并不能生产出OW产品。

  • 白雪梅创新性的提出设立立案调解环节,这一想法得到葛卫东等老法官的赞成。宁佳怡告诉鹿鸣高院招考法官的事,她知道鹿鸣一直有个法官梦,但法官的收入和律师相差很远,鹿鸣则表示很多事与钱无关。鹿鸣在申请调阅卷宗时得知这个案子的原承办人是白雪梅。鹿鸣以张大年儿子的身份见到白雪梅,白雪梅很惊讶,同意为鹿鸣办理阅卷。HF金控集团兼并志成化工签约仪式上,韩志成正在发言,突然几辆警车呼啸而至。

  • 侵权案开庭在即,鹿鸣提交了第三方检验报告,这个证据对天健相当不利,曲晓曼再次找到杨振华,希望可以拿出令人信服的东西,但杨振华却坚决不同意。省高院,侵权案如期开庭。庭审结束后,杨振华忍不住激动的指责鹿鸣,鹿鸣称法庭相信证据,两人争吵,鹿鸣的一句剽窃,把杨振华气得晕倒在地。正在参加最高法巡回法庭揭牌仪式的白雪梅得知此事后赶到医院,但此时的杨振华似乎并不想看到自己的妻子。

  • 东方省高院,欧阳春与合议庭成员对侵权案的最终判决进行表决。而省政府法制办魏副主任也因为民告官的案子找到白雪梅。魏副主任见到白雪梅后,对接到状告省政府的高院传票不满,认为应该提前跟省政府商量后再立案。白雪梅外柔内刚,称法律面前官民平等,告知李省长有义务出庭应诉。

  • 院长接待日,对判决结果不服的杨振华带着所有研究数据大闹省高院,白雪梅忍不住训斥杨振华,杨振华将文件撒向空中。白雪梅心情低落,没想到又被三位未入额的老法官堵在办公室,要求解决岗位问题。深夜,回到家的白雪梅却突然发现杨振华失踪了。

  • 鹿鸣跟宁佳怡来带十七年前的案发现场,发现早已沧桑巨变。他们抱着一线希望来到被害者许敏家中,没想到许敏已在三个月前去世。许敏母亲回忆着当年的情形,悲痛欲绝。但鹿鸣却在老人的表述中,察觉到一丝异常,张大年案的申诉似乎有了希望。与此同时,杨振华意识到案子败诉,责任在自己,所以主动找到宁致远提供一切材料,表示一定要向最高法申请再审。

  • 阳光平台正式上线仪式暨新闻发布会顺利召开,白雪梅也来到碌西监狱进行调研。监狱长马文革就监狱工作情况做了介绍,白雪梅询问张大年的服刑情况,监狱长表示张大年表现还可以,就是认罪悔罪态度不好。之前也对自己的案子申诉过,不过因为没有关键证据,所以按照规定是不能立案的。从监狱调研回来的白雪梅,回想起监狱长所说张大年在狱中的表现,陷入沉思。

  • 丛海天状告省政府的案子如期开庭,李省长亲自出庭应诉。庭审现场,李省长的发言深深触动了丛海天。休庭时,李省长专门找到丛海天,语重心长的跟他交流起来。虽然败诉,但丛海天对鹿鸣表示自己输的心服口服。滨海市公安局对何泰指甲缝残留物的DNA进行检测,检测报告的内容却让人大吃一惊。

  • 面对鹿鸣对张大年案的申诉,从监狱回来后的白雪梅召开院务会,力排众议,最终立案成功。而此时深知自己是死罪的王大利,供述自己十七年前还犯下一桩奸杀案。这一重磅消息,让局长孔尚吾非常震惊,第一时间上报。政法委的牛书记也亲自找到白雪梅,因为王大利供述的案情竟然跟张大年案惊人的相似。

  • 一案两凶的消息在社会上引发广泛的舆论关注。滨海市公安局刑警押解王大利指认奸杀案的现场,众人挖出埋藏了十七年的一款老式手机,这款手机正是被害人许敏当晚所用手机,至此一切真相大白。在专利侵权案证据交换会上,宁致远叫住鹿鸣,为十七年前的事情向他道歉,鹿鸣质问他,难道凭一句道歉就能挽回一切吗?宁致远无言以对,看着鹿鸣离去,他手捂着胸口缓缓倒下。

  • 宁佳怡找到鹿鸣,问他是否会原谅宁致远,鹿鸣反过来质问宁佳怡,一句原谅就能弥补十七年的家破人亡吗?宁佳怡失望而归。鹿鸣也陷入深深的自责。他回忆起宁佳怡一直以来对自己的鼓励和深深的爱,决定找宁佳怡道歉。病房中,鹿鸣为自己在巡回法庭的态度向宁致远表达了歉意,二人冰释前嫌。

  • 张大年案真相大白,鹿鸣再次来到监狱。面对张大年佝偻的背影,鹿鸣抑制不住,轻轻喊了一声:爸。张大年愣住了,父子二人在时隔十七年后再次相认。东方省高院入额法官任命宣誓大会上,白雪梅庄严的发表讲话。入额法官身穿法袍,面对国徽庄严宣誓,坚定的声音如洪钟大吕。

  • 鹿鸣策划了浪漫的求婚仪式,让宁佳怡激动不已,两个年轻人在经历诸多波折后,终于走到一起。巡回法庭上,庭长郑怀玉对张大年案做了最终宣判。在不同的法庭,王大利、栾坤、韩志成等被宣判。而艾瑞克专利侵权案,天健公司最终胜诉,杨振华倍感欣慰。三个月后,鹿鸣以新晋法官的身份走进省高院大门,他身穿法袍,面对着国徽庄严宣誓。白雪梅接到通知,去北京参加司改推进会。她坐在驶往北京的高铁上,目之所及,苍茫大地,阳光正好。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