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誓言 立即播放

4.9亿播放
电视剧 61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袁俊平

类型:剧情 /战争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江苏卫视

简介: 拥有数学天赋的南洋富商言家公子言少白,家遭变故,与从小一起长大的家中保姆女儿金元宝回到上海,与上海汇丰银行经理萧斯宇结识。与此同时,日本情报专家加藤博文正在全力捕捉中国兵棋高手“巨鲸”,并将目标锁定在...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61/共61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36年,波兰边境一队波兰军人在密林中追捕一位亚洲人,亚洲人利用密林躲闪,最终跑到了悬崖,跳崖逃跑。一年后,中日淞沪战役爆发,整个上海除租界外炮火不断。南洋少爷言少白从噩梦中惊醒,看着陷入战火中的上海。深夜,巨鲸来到位于仓库的兵棋场推演出日本将要在杭州湾登陆的信息。巨鲸紧急发送电报到南京希望与上线见面。中共地下党员洪芸与上线老潘接头,老潘告诉洪芸,有一位日本的兵棋高手即将到达上海,上级指示要尽快找到这个人,具体行动方案,共产国际的人会与她联系。

  • 言少白和萧斯宇因为房子的归属权问题不能达成一致,雷虎提议,言少白和金元宝暂住在这里,双方拿出证据后再做处理。洪芸与共产国际的人接头,共产国际的人指示需要尽快找到日本的兵棋高手,将其除掉。言少白计算出老宅中有一间密室,而父亲留下来的钱可能就在密室之中。而沈丽华的真实身份是军统的特工,她和萧斯宇假扮夫妻,她的任务是保护萧斯宇。沈丽华觉得言少白身份可疑可能会对萧斯宇不利,欲杀之,被萧斯宇制止,萧斯宇告诉她,言少白是一个数学天才,可以观察一段时间再下结论。言少白和金元宝在街上闲逛遇到了抗日游行的队伍,和游行的队伍一起赶往前线慰问抗战将士。

  • 加藤回忆起,在德国学习兵棋期间,曾经输给了一位中国对手江华,加藤和日本军部的情报人员在德国制造了一起爆炸案,炸死了江华,加藤亲眼目睹了一切。萧斯宇拿出了麻将,四人在老宅里打起了麻将,牌局中,萧斯宇发现了言少白惊人的记忆本领。言少白和金元宝认为萧斯宇夫妇是想霸占言家老宅,图谋父亲的遗产,四人闲聊中充满了火药味。言少白四处探寻房子的秘密,被萧斯宇发现,而言少白也觉得萧斯宇神神秘秘,并不简单。言少白和金元宝决定跟踪萧斯宇上班,不料却被萧斯宇反跟踪。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6年,波兰边境一队波兰军人在密林中追捕一位亚洲人,亚洲人利用密林躲闪,最终跑到了悬崖,跳崖逃跑。一年后,中日淞沪战役爆发,整个上海除租界外炮火不断。南洋少爷言少白从噩梦中惊醒,看着陷入战火中的上海。深夜,巨鲸来到位于仓库的兵棋场推演出日本将要在杭州湾登陆的信息。巨鲸紧急发送电报到南京希望与上线见面。中共地下党员洪芸与上线老潘接头,老潘告诉洪芸,有一位日本的兵棋高手即将到达上海,上级指示要尽快找到这个人,具体行动方案,共产国际的人会与她联系。

  • 言少白和萧斯宇因为房子的归属权问题不能达成一致,雷虎提议,言少白和金元宝暂住在这里,双方拿出证据后再做处理。洪芸与共产国际的人接头,共产国际的人指示需要尽快找到日本的兵棋高手,将其除掉。言少白计算出老宅中有一间密室,而父亲留下来的钱可能就在密室之中。而沈丽华的真实身份是军统的特工,她和萧斯宇假扮夫妻,她的任务是保护萧斯宇。沈丽华觉得言少白身份可疑可能会对萧斯宇不利,欲杀之,被萧斯宇制止,萧斯宇告诉她,言少白是一个数学天才,可以观察一段时间再下结论。言少白和金元宝在街上闲逛遇到了抗日游行的队伍,和游行的队伍一起赶往前线慰问抗战将士。

  • 加藤回忆起,在德国学习兵棋期间,曾经输给了一位中国对手江华,加藤和日本军部的情报人员在德国制造了一起爆炸案,炸死了江华,加藤亲眼目睹了一切。萧斯宇拿出了麻将,四人在老宅里打起了麻将,牌局中,萧斯宇发现了言少白惊人的记忆本领。言少白和金元宝认为萧斯宇夫妇是想霸占言家老宅,图谋父亲的遗产,四人闲聊中充满了火药味。言少白四处探寻房子的秘密,被萧斯宇发现,而言少白也觉得萧斯宇神神秘秘,并不简单。言少白和金元宝决定跟踪萧斯宇上班,不料却被萧斯宇反跟踪。

  • 言少白和金元宝借口买栗子甩掉沈丽华。徐副主任来到位于十六铺码头的兵棋场,看到了巨鲸关于日军将在杭州湾登陆的推演。巨鲸到达兵棋场,刚和徐副主任接上头,不料特高课的人已经赶到开始撞门。情况紧急,徐副主任立马发电报到南京汇报兵棋推演的结果。巨鲸迅速将整个兵棋场浇上汽油,在特高课川濑带人破门而入时,点燃了整个兵棋场,巨鲸和徐副主任准备逃走。不料,徐副主任中枪受伤,巨鲸搀扶着徐副主任从下水道的密道离开。特高课的人兵分两路在十六铺码头追捕巨鲸和徐副主任,金元宝引开了川濑。

  • 沈丽华和冷一丁接头,冷一丁向沈丽华下达了两个任务——营救徐副主任和寻找巨鲸。沈丽华回家途中,想到了萧斯宇昨晚的种种异常行为,不免对萧斯宇产生怀疑。但沈丽华对萧斯宇除了工作关系外,还对他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洪芸赶到联络站和老潘接头,老潘希望洪芸能够进入达华获取情报,并且配合共产国际的人找到日本的兵棋高手。言少白凭借惊人的计算能力,准确的找到了隐藏在房间内的密室。在密室中,言少白和金元宝找到了其父留下来的钱款。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前往银行查验汇票。沈丽华和萧斯宇正在商讨如何营救徐副主任。

  • 小野来到医院,拿出言少白的照片让徐副主任辨认,但小野并没有从徐副主任口中得到任何答案。小野告诉徐副主任,将他关在租界的医院里就是为了吸引巨鲸前来救他。沈丽华告诉萧斯宇,已经打探出徐副主任的下落,准备组织营救。萧斯宇要求一同前往营救徐副主任。入夜,萧斯宇和沈丽华带着军统的人打扮成医护人员混进医院营救徐副主任,徐副主任见到前来营救的众人,立刻告诉众人这是日本人设的陷阱,赶紧撤退。众人带着徐副主任离开病房,碰到了只身一人前来救人的言少白。情况紧急,一行人立刻撤退。特高课早已在医院外围布置了埋伏,小野下令一定要抓活的。萧斯宇一行人刚走出大楼,就遇到了特高课的埋伏。

  • 雷虎告诉言少白,现在外边很危险,日本人正在抓他,要言少白不能离开房间一步,而言少白告诉雷虎,自己在这有比命还重要的事情要做。雷虎将言少白带到达华的事情,被手下阿四告诉了元坤。元坤派人将言少白和金元宝带回元府,关进了元府的地牢。元坤让阿四去通知小野,他要的人已经找到,明天就可以来提人。在地牢里,阿四欲对元宝不轨,雷虎及时赶到,赶走了阿四,并发现元宝有一块神秘的玉佩。雷虎赶忙将玉佩交给了元坤,玉佩上有着元府的标记。元坤看到玉佩大惊失色,元坤赶到地牢审问元宝玉佩的来历和元宝身世。随后立刻为言少白和金元宝松绑,安排金元宝在元府住下,言少白被雷虎送回达华旅社。

  • 报纸上,舞皇后韩依璇将在达华演出的消息引起了言少白和萧斯宇的注意。而这条新闻正是出自小野的设计,小野相信加藤的判断,巨鲸就是当年的江华,而利用韩依璇就能找出真正的巨鲸。萧斯宇和沈丽华赶往达华旅社,萧斯宇在达华的大堂看见了韩依璇的海报,发觉到周围有很多神秘人在秘密监视。韩依璇也正好赶到达华前台办理入住,与萧斯宇和沈丽华在前台相遇。韩依璇听到了楼上舞厅正在放《如果没有你》的唱片,竟然听得入迷。洪芸接到元坤的指示,安排言少白换到最大的套房入住,并向言少白承诺元爷绝不会打元宝的主意。

  • 萧斯宇回到了达华旅社,正好遇到了化名为赵腾的加藤以韩依璇未婚夫的身份前来达华办理入住,加藤和萧斯宇一同乘坐电梯上楼。一路上俩人互相感受到了彼此的神秘。加藤进房间后向韩依璇打听住在对面的萧斯宇。萧斯宇回到房间后也立刻让沈丽华调查加藤的身份。元坤向雷虎询问言少白和元宝的消息,雷虎为了言少白和金元宝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提议撤掉门口的岗哨,改为暗中保护。萧斯宇推演出国军的西城防线形同虚设,南京岌岌可危,但苦于无法送出情报。韩依璇为正在工作的加藤送去茶水,沉迷于工作的加藤不小心碰倒韩依璇,韩依璇额头撞到了柜子上手被开水所烫伤。

  • 舞会上,韩依璇在加藤的暗示下,邀请萧斯宇跳舞,萧斯宇称自己不会跳舞,言少白却主动邀请韩依璇跳舞,金元宝负气离开。加藤和萧斯宇闲聊,聊天中,两人相互套话,都想打探出自己想要的信息。言少白和韩依璇跳舞时,发现了韩依璇手上的烫伤,误以为是加藤欺负韩依璇所致。言少白找加藤理论,和加藤拼酒,加藤以不会喝酒为由,并不理会,言少白再次紧逼,再次干下一杯后摔碎杯子,周围负责暗中保护加藤的人立马起身,萧斯宇和沈丽华发现情况不对,借口离开,众人不欢而散。

  • 言少白正在为将棋输给加藤而发愁,金元宝建议言少白可以向萧斯宇请教。言少白在萧斯宇的提点下,有很大的提升,但萧斯宇要求言少白必须拜自己为师才肯继续教他,并要求言少白保密。言少白告诉萧斯宇加藤和韩依璇的未婚夫妻身份很可疑,俩人非常的生疏。清晨,言少白送给韩依璇一束鲜花,却被金元宝打断,三人的关系十分微妙。韩依璇发现房间里放了一件绣满海棠花的旗袍,而海棠花是江华和自己在复旦大学的回忆,加藤认为送旗袍的人就是江华,加藤准备为韩依璇办场生日宴,请另外两家邻居来参加,加藤想要在这场生日宴上找出江华。

  • 言少白看到上海战后的惨状,找到萧斯宇表示希望能够上前线抗日,希望萧斯宇能够帮他。萧斯宇却告诉他,抗日不一定要上前线,就让他从下棋开始。冷一丁来到上海与小野见面,告诉小野有一位代号玉山的特工将和巨鲸接头,而自己就是玉山。萧斯宇正准备推演上海之后的战事,却苦于没有足够的情报,萧斯宇在报纸上看到了玉山和自己接头的暗号,但是萧斯宇怀疑南京方面有叛徒,而玉山就是他所怀疑的对象。萧斯宇要进行南京的推演就需要有人帮助,但他现在只相信沈丽华,于是就将实情告诉沈丽华,萧斯宇就是军统的高级特工巨鲸,而言少白只是在误打误撞下卷入其中,言少白就成了日本人眼中的巨鲸。

  • 萧斯宇带言少白来到宝山,路上萧斯宇告诉言少白,言少白是一个天才,只要动动脑子敌人就会数万数万的死。萧斯宇利用石子摆出了宝山保卫战的攻防态势。萧斯宇向言少白讲解了兵棋在战争中的作用,并教给言少白兵棋推演的方法,言少白迅速推算出最佳作战方案。言少白第一次认识到兵棋强大的作用。日本人押运着战俘来到这里,杀害了所有战俘,言少白和萧斯宇亲眼目睹了一切。言少白想要冲上去和日本人拼命,遭到了萧斯宇的制止。言少白指责萧斯宇只会空谈。萧斯宇告诉言少白他的武器应该是大脑,而不是蛮力。萧斯宇告诉言少白,自己就是一个兵棋推演者,而言少白的天赋比自己更适合做一个兵棋推演者,住在隔壁的加藤有可能是日本的兵棋高手。言少白因为萧斯宇利用他,而生气离开。萧斯宇则表示明天还会在这里等他,继续教他兵棋。言少白回到达华后,想着萧斯宇给他说的话,一直无法入眠。

  • 萧斯宇将自己对加藤的所有判断都告诉言少白,加藤有很大可能是日本人。萧斯宇和言少白来到一座林中小屋,让言少白根据自己教他的兵棋推演方法,推演南京保卫战。言少白推演出的结果和萧斯宇推演的结果基本一致,但中间缺少了一个重要的数据,因此推演的结果并不准确。萧斯宇告诉言少白,兵棋推演的依据就是情报,收集情报是最重要的。言少白在达华的露台碰到了上次卖给自己情报的连先生,言少白在连先生所卖的情报中发现一张日本报纸,上边刊登的一条信息引起言少白的注意,日军的一位军官表示,占领南京后将消灭一切有呼吸的东西。言少白将这份报纸拿给萧斯宇,萧斯宇根据这一信息,重新制定了参数,推演出南京即将失守。

  • 尾崎来到加藤老家,发现加藤已离开日本,确认了在上海的赵腾就是加藤。言少白提出和加藤下兵棋,每次遇到难题时便回来向萧斯宇请教,再回来和加藤过招。到了最后,加藤微笑,你也不用总回去上厕所了,把身后那位高人请出来吧。言少白回答,哪有什么高人,就只有我言少白啊。加藤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在言少白上厕所时冲进了萧斯宇的房门,萧斯宇假装与沈丽华亲热,佯装不知。加藤离开后,沈丽华问萧斯宇为什么要暴露自己的本领,萧斯宇说,只有这样,才能试出加藤的真实身份。加藤要求韩依璇辨识萧斯宇和言少白是不是江华,韩依璇和两人同桌聊天,依然一无所获。为了激江华出现,加藤宣称将在达华与韩依璇结婚。金元宝试了一件新旗袍,言少白对她无动于衷,此时韩依璇进来,给言少白送上喜帖,言少白情绪失控,金元宝则怪言少白对自己无情无义,愤而离开。

  • 雷虎告诉言少白金元宝喜欢他,言少白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表示自己和元宝之间没有别的感情。婚礼如期举行。当神父问韩依璇是否愿意时,言少白闯入,反对韩依璇和加藤结婚,并称自己已经爱慕韩依璇许久。小野与埋伏的特高课成员们由此确定言少白就是江华,正准备抓捕言少白,突然,桌下的炸弹爆炸,布列金带人刺杀加藤。言少白奋不顾身保护着韩依璇。萧斯宇对韩依璇露出瞬间的关切,被加藤捕捉到。紧急关头,雷虎保护言少白、金元宝逃跑,和布列金撞在一处,洪芸掩护几个人沿着下水道逃出达华旅社。小野没有抓到言少白,对洪芸进行盘问,萧斯宇从人群中悄然走出,掩护洪芸摆脱了日本特高课。洪芸此时感觉萧斯宇非寻常之人。言少白质问布列金为何要在婚礼现场制造混乱伤及无辜,布列金告诉言少白,赵腾的真实身份是日本兵棋高手,必须要杀掉他。

  • 元坤向金元宝说出了她的身世,让她回元府当大小姐,元宝不能接受元坤当年抛妻弃女的行为,拒绝认亲。雷虎找到言少白,让他赶紧离开上海,并且告诉他元宝是元坤的女儿,言少白觉得自己来到达华之后一切都变了样,他决定去找萧斯宇搞清楚这一切。共产国际刺杀任务失败,洪芸急着向上级报告,没想到已被人悄悄跟踪。洪芸回到家,发现家里有人,灯亮时,来人是萧斯宇。萧斯宇要求洪芸说清加藤的身份,洪芸拒绝。萧斯宇出手,从洪芸身上找到了证明加藤身份的照片。萧斯宇临走时说了一句,自己知道洪芸是什么人,但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消灭加藤,并且告诉洪芸,日本人在上海的目标是一个叫江华的人。

  • 元坤得知雷虎去达华保护言少白,大怒,要带人去抓言少白,元宝说,她娘和言少白的父母就是被日本人炸死的,他们和日本人有深仇大恨,元坤决不该为日本人办事。元坤正在无计可施之时,小野进来告诉他,日本人已经放弃对言少白的追捕,元宝听了,又惊又喜。元坤提出,想让自己保护言少白,得看元宝的表现,元宝只得勉强认爹。萧斯宇和沈丽华计划,教会言少白兵棋后,把言少白送到后方,让他发挥才能。他找到洪芸,提出将言少白送到延安,并拿出一支钢笔作为信物,让洪芸和上级接头。洪芸与老潘接头,经过调查,江华是当年共产党派入国民党情报局的特工,死于德国的爆炸事件。如果江华没有死,那很有可能就是萧斯宇。

  • 加藤在房间里,打开了他的“大和计划”,他思索一下,开始实施第一步。加藤把小野叫来,要在上海大世界建一个兵棋推演的场地。这就是加藤来上海的目的,吸引世界各国的情报人员、兵棋高手到达,收集到足够的情报,同时,也能引出巨鲸。言少白盯着加藤,发现他每天早出晚归,便和元宝潜入大世界看个究竟,被特高课的杀手发现,加藤下令放了他们,还请雷虎转告言少白,大大方方的来看。加藤在报纸上登出广告,称自己摆下了擂台,等着兵棋高手前来大世界兵棋场过招。言少白心痒难熬,非要萧斯宇再教会自己几招。

  • 言少白密切关注着加藤和彼得罗夫的比赛。彼得罗夫看起来形势很好,此时萧斯宇却指出,彼得罗夫看似占了上风,实则已经必输无疑。果然,加藤赢了比赛。加藤说,彼得罗夫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不需要履行承诺,可以离开,彼得罗夫仍然选择以一个军人的方式去死,当场自尽。言少白被彼得罗夫的死刺激,不顾萧斯宇的反对,想要上场挑战。他用新的算法,与加藤战了个平手。两人约好改日再战,言少白就要离开,加藤以再次比赛结束之前,言少白不能离开大世界的借口,把言少白关了起来,并对他使用了审讯专门的药物,想逼问出言少白所用的计算方法,被言少白装疯卖傻骗过。

  • 言少白的举动成为各大报纸的头条。冷一丁来到武汉后,重新得到军统的重用,他得到小野的消息,希望他帮忙查这个言少白和巨鲸的关系、以及江华的情况。冷一丁找遍了国民政府中的各种关系,查不到言少白的任何线索,他回电小野:这个言少白要么就是个白痴,要么是个隐藏极深的高手,还有,沈丽华应该知道巨鲸到底是谁。达华旅社又热闹起来。外国人、中国人,各路人马,形形色色前来找言少白,个个说自己能买到飞机。雷虎挡架,帮着言少白避开了一个个骗子。萧斯宇搞不清言少白这回葫芦里卖什么药,言少白告诉他,就是要把声势做大,好让更多的人来帮助我们。萧斯宇并不认同言少白的做法。元坤让元宝尽快习惯当大小姐,今后要继承他的位置。

  • 小野找人调查言少白的底细,意外发现言少白是南洋巨商言正一家的后代,言正在南洋为抗日募捐,公然与大日本帝国作对,炸死他们的正是小野。布列金找到言少白,希望他和加藤下生死约,战胜加藤之后除掉他。言少白拒绝,布列金拿枪威胁,被萧斯宇救走。萧斯宇答应帮助言少白战胜加藤,但是言少白必须在事成之后离开上海,言少白同意了。比赛开始,日本人布置好了埋伏,无论结果如何,都会杀死两名飞行员。萧斯宇则带着沈丽华和军统的人在机场外埋伏,准备营救,他们发现了另一队人马,这正是萧斯宇请洪芸带来配合的共产党游击队。

  • 萧斯宇告诉言少白,找日本人报仇不是一个人的事,抗日需要把所有人的力量团结起来,言少白终于有所触动,答应离开上海,去能发挥他能力的地方。小野找来当时在南洋一起执行任务的宇井,让他确认言少白在南洋有没有其他身份或动作。言少白就要离开上海,但是舍不得元宝,两人在街头漫步,又带元宝去舞厅教她跳舞。元宝在舞厅发现宇井,认出宇井就是当时在南洋找过言家的人。两人跟踪宇井来到一片居住区,但不知道到底在哪栋房子,元宝说她会让他爹带人看守这片区域。小野约见加藤,让加藤带着言少白明天到达华的阳台与他见面。

  • 加藤让韩依璇利用她和江华之间的旧情搞清楚萧斯宇究竟是不是巨鲸,韩依璇拒绝。加藤接到海军中佐的电话,约他见面,加藤出门赴约,碰上了在达华埋伏的杀手,特高课的四名成员留在达华拦截,加藤趁机甩掉他们,没想到外面也有人追杀,加藤被小野带的人救回。小野指责加藤行事太高调,现在全上海都盯着他,保护他要花费太多人力,加藤不理,依然只身前去见海军中佐。特高课的成员在达华死伤,川濑让洪芸对这件事负责,要将洪芸带回审问,雷虎阻止。小野接到法国领事馆的电话,让川濑撤离,法国领事馆让日本人不要在法租界太过放肆,元坤与日本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渐渐激化。

  • 言少白和元宝到巡捕房偷枪支弹药,一路上都没有受到阻拦,顺利进入了所谓的“械备科”,没想到却被锁在了里面。原来这是雷虎布下的陷阱,就是想给他俩一个教训。言少白为了脱身,想出了放火的办法,点燃了衣服,燃起浓烟,雷虎没办法只能开门放他们出去。沈丽华发现言少白和元宝两人最近行踪诡异,前去刺探,她借口教元宝削苹果,来到言少白房间,看到元宝床下藏着一只手枪,出门时,正好撞到言少白,将言少白手中的书碰落,捡起来发现是一本《炸药的设计与制造》。沈丽华回去向萧斯宇报告,萧斯宇明白,这是言少白准备向小野报仇。老李截获了从武汉到上海的一名日本特务,他交代,是玉山让他把沈丽华的照片送到上海,说能找到沈丽华,就能找到巨鲸。

  • 正在川濑要发现布列金和洪芸之时,接到了小野的紧急电话,两人躲过一劫。从武汉来的特务尸体被找到,沈丽华的照片也不翼而飞,加上之前在黄浦江发现的宇井的尸体,小野认定这一切都和言少白有关,下令全城搜捕言少白。言少白被洪芸的手下老李带往朱家角,在那里偶遇逃出达华的韩依璇,两人住进一个旅店。言少白对韩依璇表明心迹,表示自己愿意保护她,韩依璇有些感动。韩依璇这次出来是想给远在台湾的父母发电报,但出来之后,她就决定要从加藤那里逃走,买船票回台湾。韩依璇思念父母,十分脆弱,言少白心生怜惜,安慰了韩依璇。老李要带言少白去延安,言少白想把韩依璇安全送走之后再离开,一行人在朱家角暂时停留下来。

  • 小野抓了元宝和雷虎,并把这个消息广为散布,想引言少白出面。元坤找法国人帮忙,法国人不想得罪日本人,不愿出面。言少白在报纸上看到元宝和雷虎被抓的消息,马上要回去救人,此时日本人追到了朱家角,是韩依璇受到加藤的威胁,向日军报告了他们的位置。言少白知道是韩依璇出卖了他,非常气愤。老李带人和日军对抗,韩依璇带言少白偷偷离开。韩依璇带着言少白乔装打扮,从水路逃走。韩依璇说自己厌烦了身边的勾心斗角,很羡慕言少白与元宝之间的情谊。言少白回想起往日元宝对自己的关心和保护,渐渐对元宝产生怀恋之情。

  • 韩依璇带着言少白乔装打扮,从水路逃走。韩依璇说自己厌烦了身边的勾心斗角,很羡慕言少白与元宝之间的情谊。言少白回想起往日元宝对自己的关心和保护,渐渐对元宝产生怀恋之情。两人就此分手,言少白看着独自神伤的韩依璇,心生怜悯。言少白刚上岸,就遭到日本人的追杀,老李带人解决掉几个日本人,要带言少白走,言少白一心想回上海救元宝,假装落水,摆脱了老李和日本人。加藤得知言少白落水身亡,大发雷霆,亲自前去查看言少白的尸体。

  • 言少白,元宝,雷虎三人终于重聚,此时言少白对元宝的感情已经更进一步,雷虎在旁边暗自心酸。言少白回到达华,发现自己的行动被限制了,巡捕房的人看着他,不让他出门。韩依璇也回到达华旅社,她邀请大家晚上去看她的表演。同样的夜晚、同样的舞厅。韩依璇与众人翩翩起舞。众人各怀心事,却不见加藤出现。洪芸笑着问韩依璇:你的日本老公呢?正言语间,加藤在众目睽睽之下步入大厅,他当众宣布一个消息:他要在达华成立一个情报中心,在这里会见各国的情报人员,购买或者交换有价值的情报,还有更重要的消息,不日将会举行会议。

  • 加藤原本的计划是:在达华旅社内和各国情报人员交换情报,既能保护自己的安全,又能获取兵棋推演的重要信息,当加藤知道了言少白的行动,他就决定顺水推舟,除掉小野。他给小野打电话,谎称自己要在会议上揭露言少白就是巨鲸,让小野带人来抓捕,小野大喜,答应到场。在达华碰到言少白时,加藤又故意告诉言少白小野会主持会议,言少白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计划。第二天,会议如期举行。元宝将炸弹放进一盆菊花里,让手下送进达华,路上被日本人拦住检查,此时加藤走过来,说这几盆菊花产自小野的家乡三重县,一定是有人特意送给小野课长的,命令放行,还让人把花放在了小野座位的旁边。会议开始,加藤却迟迟不到场,炸弹引爆,小野被炸死。

  • 东川逼元坤交出爆炸案凶手。在家里,金元宝竟然承认自己就是事主,雷虎想阻拦也来不及。元坤又气又急,他实在不愿意与日本人摊牌交恶,同时,他又不得不交出凶手。这时,言少白挺身而出,悄悄告诉元坤,愿意顶罪。元坤与雷虎不让言少白去自首,雷虎告诉言少白,日本人早就想搞到元坤在上海的势力,现在自投罗网更是给了他们一个借口。萧斯宇也让沈丽华跟着他不让他乱来。言少白执意进入日本特高课顶罪,怎么也没想到,东川少将就是认定他在胡说八道,将其赶回了达华旅社。原来,这是加藤的主意,就算言少白害死了小野,加藤还是要利用这个人。

  • 加藤请求东川调查萧斯宇,东川调查的结果是萧斯宇的档案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查到了一位高明的整容医生雷蒙1937年在德国南部,现在在上海,很有可能参与了德国那场爆炸的抢救。加藤带人来到了雷蒙医生的诊所,审问关于德国那场爆炸的抢救工作,但是却并没有什么收获。日本东京军部,关于日本北上还是南下的讨论异常激烈。会后,尾崎约海军中佐一起喝酒,趁机向海军中佐打探加藤的消息,打探到加藤在上海执行一项关于日本战略选择的秘密任务。尾崎推断出加藤可能在做关于日本未来北上还是南下的战略选择的兵棋推演,立马向共产国际发电报,汇报了这一消息。尾崎来到了上海,和加藤一起喝酒叙旧,加藤酒醉,向尾崎透露了自己在上海的任务,就是在执行大和计划。加藤酒醒后,怀疑自己酒醉时向尾崎透露了任务,不免对尾崎产生了怀疑。

  • 萧斯宇带言少白看自己推演出的加藤的大和计划,而言少白执行这项计划,就必须要假扮成江华,和韩依璇在一起,最后误导加藤的推演,言少白愤怒的离开。东川调查言少白的资料显示,言少白只是言少白,而加藤并不相信,但还是要求东川一定不能动言少白。东川决定对元坤动手,元坤的货物多次遭到特高课的查封,元坤知道这是东川准备向自己下手的信号。元坤寻求法国人的帮助,法国人对此却表示无能为力。共产党在江浙地区新成立新四军,萧斯宇和言少白利用兵棋推演为新四军找到合适的驻扎地-苏北。元坤寻求法国人的帮助未果,于是决定用自己的全部家产购买一批军火帮助一支部队在上海附近立足,让日军不得安生。元坤将这一想法告诉洪芸,让洪芸联系新四军。老李带着新四军驻扎地的情报送往新四军的路上遭到了特高课的追捕,在达华门口遇到了正要出门的言少白,老李带着言少白逃到了仓库,将情报交给言少白,川濑带着特高课的人赶到,老李不幸牺牲。言少白被东川送回达华,老李的死又一次刺激到了言少白,言少白决定听从萧斯宇的安排执行计划。

  • 洪芸接到布列金的情报,立即将这一信息告诉萧斯宇,萧斯宇突然犯病,异常虚弱,只能安排沈丽华和言少白去阻止布列金。沈丽华赶到兵营附近,发现布列金正要开枪,立即朝天开枪,提醒加藤。言少白跳了出来,将加藤扑倒,洪芸劝布列金撤退,布列金不肯撤退,与日军展开战斗,布列金牺牲。言少白从日本军营逃出来后,遇到了洪芸带领的共产党,由于言少白刚刚救下加藤,被人误会成汉奸。老潘在达华旅社的地下酒窖,见到了萧斯宇。门关上,两人秘密长谈。老潘走出来的时候,嘱咐洪芸,放走言少白,今后一切要听萧斯宇的安排,哪怕是发生最极端的事情,也要听萧斯宇的。

  • 金元宝专门做了一套西服给言少白,并且在房间里不停地摆弄着这套西服。言少白心事重重地来到元府,他站在金元宝的房间门口,犹豫许久还是没有敲门。金元宝透过影子知道言少白在门口,于是打开门搂住了转身准备离开的言少白。四姨太见状向元坤汇报这一情况,元坤气得将四姨太赶了出去。受气的四姨太逮着雷虎说了此事,雷虎劝四姨太别管这些事情。金元宝给言少白试衣服,现在外面世道混乱,言少白交代金元宝以后就待在元府,也不要去达华,毕竟那里太复杂,而他们今后都要习惯一个人的日子,金元宝只要记住他的心里有她就好。离开时,言少白还亲了金元宝的额头道别。言少白在达华的西餐厅吃着西餐,韩依璇上前与言少白打招呼称好几天没有看见他,提起言少白为了救金元宝舍生取义,羡慕他们的情义,知道言少白曾经为了她也这样奋不顾身。言少白佯装有些不耐烦地表示那些都过去了,这让韩依璇很受伤,于是提出不打扰离开,言少白则一直盯着韩依璇离开的背影发愣。

  • 韩依璇约萧斯宇一起跳舞,两人到桥上散步,萧斯宇向韩依璇坦白自己就是江华,两人相认,相拥痛哭,萧斯宇告诉韩依璇自己有任务在身,希望韩依璇能够帮他,把言少白当做江华。韩依璇和言少白一起逛街,韩依璇要求言少白表面上应该装作喜欢自己,韩依璇回到达华后向加藤隐瞒了萧斯宇的身份。刺杀加藤的俄国人伊万在医院醒来,东川和加藤分别审问了他,然而别没有任何收获。东川将伊万带回特高课,加藤拿出尾岐的照片让伊万辨认,伊万说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是言少白告诉他们加藤在兵营修建兵棋场。

  • 东川决定抓捕言少白,但是却被萧斯宇安排的人所救。加藤得知后十分生气,但同时更加认定言少白就是巨鲸,希望东川下次在抓捕言少白前一定和自己商量后在动手。雷蒙医生被盖世太保盯上,决定离开上海。萧斯宇来到雷蒙的诊所和雷蒙告别,特高课的人赶来抓捕雷蒙,将雷蒙带回特高课审讯,希望能够得到关于江华的信息。审讯正在进行,德国特使到达上海,因为雷蒙掌握更多犹太高层资料,要将他马上带回德国,刻不容缓。加藤无奈,只得马上打电话要求韩依璇将言少白带来十六铺码头,让雷蒙进行辨认。萧斯宇发现雷蒙已经被日本人带走,得知言少白要去十六铺码头,顿时感觉情况不妙,立刻赶往码头准备营救言少白。元宝几天没见言少白,准备去达华找言少白,在达华门口看到言少白和韩依璇乘车出门,元宝立刻命令司机跟上他们,韩依璇带言少白赶到了十六铺码头。加藤让雷蒙辨认言少白是否是江华,雷蒙回答并不认识言少白,德国特使带雷蒙登船,雷蒙看到了藏在远处的萧斯宇,拿出口琴吹起了犹太民歌《狂欢》,即将离开时突然反身逃跑,特高课的人开枪击毙了雷蒙。

  • 元坤用自己所有的积蓄从英国人那里买来了一大批军火,元坤和老潘见面,和老潘商议将军火运到苏北的哪个码头。加藤收到消息,英国的军舰送来了一船的军火,将要交给元坤,加藤将这一消息告诉了东川。东川明白元坤这是公开和他作对,准备加快对元坤下手的进度。元坤有一条秘密水道,特高课一直没有查到,于是找到元坤曾经的手下阿四。元坤让雷虎调查和日本人有关的人,准备清除这些汉奸。元坤发现阿四已经投靠了日本人,觉得会有麻烦。云坤安排雷虎找到阿四,让他帮忙送批货到苏北,并假装不小心让他看到是在运军火。阿四果然带着东川来到码头,结果发现运的全部是空箱,东川知道这一定是元坤设计的圈套,但阿四已经失去了价值,让手下的人处理掉了阿四,东川决定抓元宝来威胁元坤。元坤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已经带着军火赶到了苏北,将所有的军火亲手交给了新四军。元宝依然无法放下言少白,为言少白做了两套衣服,准备将衣服送给言少白,路上准备先到大世界买上言少白最爱吃的栗子。元宝发现被人跟踪,趁机让凤儿回家向雷虎报信,凤儿刚离开,特高课立马抓了元宝。

  • 元坤将达华的房契交给洪芸,请洪芸和雷虎以后多多帮助元宝。租界工部局的负责人将巡捕房的所有人召集起来,任命雷虎为总探长,元坤降级为副总探长。雷虎十分惶恐,元坤明白自己大势已去。日本人送来请帖,请元坤去杏花楼听戏。元坤给日本人回话,只要放了我的女儿,我就去赴约。元坤回想这东川信里的话,明白日本人应该是要自己的命。元坤召集了所有的手下,宣布元宝将接替自己的位置,元府以后的大小事务由雷虎打理。元宝被放回来了,想吃元坤包的小混沌,元坤亲自下厨为元宝做混沌,元坤问元宝有什么心愿,元宝支支吾吾不好意思开口,元坤知道元宝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言少白。元坤让元宝去把言少白请来,言少白来到元府,元坤要给言少白和元宝举办订婚宴,言少白内心既喜悦又痛苦。

  • 报纸上报道元坤命丧大世界,是因为黑帮火拼。沈丽华没想到日本人竟然暗杀元坤,萧斯宇表示不是暗杀,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杀的,而元坤是第一个,日本人是要铲除元坤在租界的势力,这样日本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而法国人只能顺从。日本人在租界的势力越来越猖獗,杀了元坤还大肆宣扬,萧斯宇知道达华将再无宁日。元府上下笼罩在悲痛之中,金元宝跪在元坤的灵堂面前,脑海中想起与元坤一起经历的一幕幕。雷虎安慰金元宝,她和元坤在一起的日子,是元坤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劝金元宝一定要坚强,因为元坤最怕看到她伤心。金元宝冲动得拿起枪想要去特高课杀了东川为元坤报仇,雷虎拦住金元宝,提醒她现在去特高课还没到门口就会被打死。金元宝指责雷虎不去给元坤报仇,雷虎明确表示元坤的仇一定要报,只是不能让金元宝和兄弟们白白送死,而这个仇必须血债血偿。金元宝不能去报仇,于是决定去达华找言少白,问他为何没来参加订婚宴。

  • 洪芸担心萧斯宇的安全,询问萧斯宇为什么要高调的在露台上暴露自己。萧斯宇告诉洪芸,这都在自己的计划之内。沈丽华觉得洪芸身份特殊,向萧斯宇询问洪芸真实背景。萧斯宇此时已经经常双手颤抖、意识不清,他告诉沈丽华,大家有着同样的目的,不必再相互猜疑。雷虎暗中跟踪东川助手到他家杀了他。言少白在黄浦江边见到元宝,元宝要他解释,要他亲手杀死加藤,为元坤报仇。言少白久久没有答应,更加深元宝对言少白的误会。元宝哭着让言少白给她解释这是怎么回事,言少白内心极其痛苦,但却也无能为力,只能将元宝推开。萧斯宇高调地出席达华的各种活动,甚至主动接近韩依璇。但是,加藤疑心更重,他认为萧斯宇是在掩护真正的江华,而言少白才是江华。冷一丁在清查国民党政府档案库时,发现了“巨鲸”的一张照片,正是萧斯宇本人。冷一丁通过秘密电台将这一消息发送给东川,却遇到了锄奸队的检查,玉山翻窗逃跑,但把配枪落下了。雷虎在特高课门口安排暗哨监视东川的一举一动,伺机替元坤报仇。

  • 加藤看着萧斯宇的照片,全然不信,他认定这是对手的计谋,抛出一个假的江华,为真的江华做掩护。为了搞清楚言少白是不是江华,加藤和东川作局引诱元宝和雷虎前去报仇,抓住元宝,威胁雷虎带领巡捕房和他们合作。川濑抓到了当时布列金派去帮言少白布置炸弹的杀手,通过拷问发现当时陷害小野的就是加藤和言少白,川濑向东川报告,东川维护加藤,不同意重新调查这一事件,川濑决定自己向小野报仇。萧斯宇为了扰乱加藤,约韩依璇回到复旦大学,谈起两人的往事,故意暴露自己就是江华,韩依璇不明白萧斯宇这样做究竟是什么目的,与萧斯宇和言少白的周旋,让她十分迷茫。加藤认定萧斯宇根本就是个冒牌货,实则是为言少白打掩护。东川向加藤指出,萧斯宇更加沉稳老练,更有可能是江华。加藤坚持认为言少白的种种出格行为,都是为了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少爷。东川问,如果言少白是江华,你如何能掌握他?加藤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说:我相信这个所谓的言少白,伪装得再好,也一定有弱点,那就是女人。

  • 元宝来到达华,此时加藤正约几人一起吃饭,他向萧斯宇和言少白宣布,自己和韩依璇已经不是夫妻,韩依璇另有所爱,沈丽华开玩笑说,那个人是不是言少白?听闻元宝前来,言少白说元宝现在是大小姐,今时不同往日,不便再与她相见。看着被拦在达华门口的元宝,言少白内心十分痛苦。东川收到消息,韩依璇的父母在台湾已经死亡。为了继续让韩依璇替他们做事,加藤向韩依璇隐瞒了这个消息,伪造了一封父母给韩依璇的电报,让韩依璇回到言少白的身边去。加藤把萧斯宇和言少白同时请到自己的兵棋场,与两人交手,加藤选择了当年他和江华在德国进行的波兰战争的兵棋。萧斯宇提起他们共同的老师赫尔曼,加藤冷笑说,你不用扰乱我,最终萧斯宇落败,言少白上场。少白上场和加藤比试,他用新的战法完胜加藤,加藤更加坚信他就是当年战胜自己的江华,他想出来一个新计划,准备征服巨鲸。加藤准备为言少白和韩依璇办一场婚礼,并在达华发了请帖。加藤回到达华旅社,见韩依璇异常痛苦,加藤叹息,一则已经对韩依璇产生感情,二则觉得她应该为帝国献身了,她该去说服江华为日本工作。

  • 洪芸和萧斯宇接触频繁,引起了沈丽华的怀疑,沈丽华跟踪洪芸,洪芸说,我们都是为中国的胜利而努力的人,希望沈丽华的枪口不要对准自己人,沈丽华意识到,萧斯宇可能还有另一重身份。沈丽华回到达华,萧斯宇发病,痛苦地躺在地上,沈丽华连忙过去查看,萧斯宇说,自己命不久矣,如果可以的话,其实很想和她一直这样并肩战斗,沈丽华心痛不已。言少白和韩依璇结婚的消息传到元府,雷虎怕元宝闹事,将元宝锁在房间里。结婚前夜,言少白一定要去见元宝,萧斯宇只得让沈丽华假扮言少白,躲过日本人的监视,言少白则偷偷前往元府。言少白和元宝相见无言,只是激烈地拥抱亲吻,一夜之后,言少白给元宝留下一封信,回到了达华。第二天,言少白和韩依璇的婚礼在达华举行。元宝醒来发现言少白不在,雷虎只有将元宝绑在凳子上,说什么也不让元宝去参加婚礼,元宝以死相逼,雷虎不得已放行。言少白和韩依璇婚礼现场,神父报出的名字是江华而不是言少白,言少白挣扎中正说出“我愿意”之时,元宝赶到,质问他是不是一定要为了韩依璇跟日本人合作,一刀刺进了言少白的小腹。

  • 萧斯宇趁乱找到韩依璇,坦然承认自己就是江华,两人相认。韩依璇疯狂地抱着萧斯宇,再也不愿意松手。萧斯宇冷静下来,告诉韩依璇,我需要你回去马上找加藤,告诉他我就是江华。韩依璇吃惊,问为什么,萧斯宇说,本来加藤已经认为言少白是江华,但元宝这么一闹,加藤可能又产生了怀疑,现在只有这么做才能让加藤确认,萧斯宇是迷惑他的,言少白才是真正的江华。雷虎将言少白留下的信交给元宝,元宝打开看,里面是他们小时候约定的一个暗号,元宝明白了言少白的用意,失声痛哭。韩依璇来到医院,告诉加藤,萧斯宇就是江华,加藤果然不信。此时元宝来看言少白,她看见言少白做出了他们约定的手势,心里了然,在加藤面前说,言少白,你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言少白了。日本人对言少白使用了审讯专用药物,这种药对言少白并没有用,他假装进入昏迷,说自己是江华,言少白已经死了,自己顶替了他的身份。经过审讯,东川和加藤都确信了,言少白就是巨鲸。川濑仍不相信言少白是巨鲸,东川将他派往武汉,与冷一丁接头。洪芸接到上级的电话,准备逮捕沈丽华。

  • 萧斯宇找到老潘,说出自己的“玉碎”计划,这个计划的关键就是言少白。他让言少白和韩依璇结婚,故意暴露自己,又从医院找了一具死尸扔到黄浦江冒充言少白的尸体,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加藤彻底相信言少白。老潘感叹,萧斯宇一定是个爱冒险的人。萧斯宇回忆,当年带自己进入特工工作,又送他去德国学习兵棋的黎农,就是这么教他的,要敢想敢做,但是也要有正义感,有底线。出发前,江华在车里看到了韩依璇,黎农对他说,你要忘记她,从此以后,当她是个陌生人。冷一丁在武汉街头看到了黎农,黎农并没有死,还升官了。冷一丁大惊,黎农知道他是日本间谍,他不能再留在武汉。他偷了一份军统的文件,离开了武汉。加藤跟言少白正式摊牌,说,你就是江华,你就是那个在德国的中国兵棋高手。言少白虽然身体无大碍,但脑子似乎总不太清醒,对加藤的提问反应迟钝,答非所问。加藤提出用兵棋帮他恢复记忆,言少白同意。两人推演了徐州会战,言少白输了,但加藤认为言少白是故意输给他的,按他的推演办法,国军可以全身而退,这局算他赢,加藤要求言少白与他推演即将进行的武汉会战。

  • 冷一丁认为萧斯宇、江华、巨鲸很有可能就是一个人,只是不明白萧斯宇究竟在玩什么名堂。川濑提出由他去盯紧萧斯宇和言少白,相信很快会真相大白。洪芸向老潘汇报国民党军统的高层出现一个叛徒,出卖了很多人,日本人正在全城搜捕。组织上要求老潘去帮助那些被叛徒出卖的国民党情报人员,洪芸认为不能让自己的同志去冒险,老潘表示现在是抗日统一战线,要联合力量。东川急见加藤,他需要知道大和计划的全部内容,加藤究竟在推演什么,加藤只能抱歉地告诉东川自己不能说。东川要对加藤的安全和大和计划负责,但经过调查言少白只是南洋的少爷,而不是加藤认为的巨鲸,如果判断出现失误,那将给大日本帝国带来巨大的损失,他假设加藤真的错了,需要加藤做出一份评估错误带来的影响。加藤坚持言少白就是江华,是巨鲸,这一点不会错。

  • 冯斯科特上校向东川说明自己这次来上海不仅仅是通报那些情况,还是负责调查这起爆炸案件,要抓到凶手,有线索证明是日本人干的,所以需要日本情报部门的通力合作,据说凶手很可能就在上海,而他马上要去日本核实一些证据。老潘与萧斯宇通电,他接到组织上的最新指示,组织上是完全同意这个计划的实施。萧斯宇感谢组织对他的信任,虽说他最后的时间到了,但老潘他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因为他的死才是计划的开始,他非常想回家,只是这次回不了家了。老潘问萧斯宇还有什么要交代的,萧斯宇表示军统特工沈丽华也会配合他们的工作,而日本人已经注意上洪芸,要告诉洪芸多注意安全。挂断电话之前,萧斯宇和老潘二人互道胜利。

  • 加藤让萧斯宇来到兵棋场,他要与萧斯宇推演一年之内日本能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萧斯宇不屑道只要日本不撤退,战争永远不会结束,而他们的军队会拖到日本山穷水尽。加藤认为他们有一流的军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他提出让言少白来证明萧斯宇的论断,交代言少白用新计算出的参数击败萧斯宇。言少白和萧斯宇开始兵棋推演,推演的时候,萧斯宇感觉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于是大吼让言少白赶紧出棋。紧张激烈的对决后,萧斯宇说言少白赢了,而他鼻孔流血呆坐在地上。东川见萧斯宇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于是上前发现萧斯宇死了。虽说死因不明,但可以肯定萧斯宇做好了死亡的准备。言少白的心里特别难受,但他不能露陷,只得把悲伤隐藏。

  • 元宝和雷虎来到四姨太说的地方,韩依璇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言少白果然从这里走出了迷宫。面对元宝和韩依璇,他选择了韩依璇。加藤还让言少白在报纸上发表声明,宣布自己和大日本帝国合作。冷一丁却还是对言少白不放心。雷虎看到了报纸,不敢置信,他找到言少白,问他为什么要当汉奸,元宝怎么办?言少白正被饭馆里的人指指点点,众目睽睽之下,言少白说,我从头到尾就没喜欢过元宝,我要带韩依璇回南洋。沈丽华突然出现,刺杀言少白,打伤了一名特高课成员,逃走时被冷一丁堵住。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