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爱情的边疆 立即播放

8635.3万播放
电视剧 更新至34集/共54集 VIP每日24点更新 非VIP次日24点观看

地区:内地

导演:毛卫宁

类型:剧情

电视台:浙江卫视

简介: 20世纪50年代末,北京广播学院女大学生文艺秋爱上苏联功勋播音员维卡,并与之在北京结婚。苏联撤走专家后,维卡被迫离开中国。而文艺秋自愿来到边境城市黑河工作,担任电台播音员,就是为了离维卡近一些。后来,维卡...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4/共54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58年秋,北京广播专科学校院内,300多名来自五湖四海的新生聚在操场上,他们大包小裹,青春洋溢。来自上海的男生万声和来自大连的女生文艺秋排在队伍里等候分班,万声主动搭讪文艺秋。忽然狂风四起,操场上旗杆顶端的红旗滑落半空卡住,万声三下两下爬上旗杆,修好滑轮。大雨倾盆而至,新生们纷纷往楼内跑去,文艺秋冲进雨中帮万声拿行李,万声兴奋。教室里,文艺秋和万声成为同桌,万声任班长。课堂上,听崔老师生动地讲起苏联的播音英雄维卡,文艺秋激动流泪,渴望听到维卡的原声播音带。校园里,万声整篇背诵新闻稿,被同学挑战,困在“四和十”的绕口令上,文艺秋用俄语绕口令仗义声援,万声心动,在课堂上频传纸条给文艺秋。文艺秋擅长人像素描,引起万声羡慕。万声约文艺秋校外骑车,却一激动翻了车,人没有伤,车摔得七零八落。休息的空档,万声央告文艺秋给他画张像。文艺秋盼望已久的维卡的原声播音带终于到了,却被告知要寒假后才能借到,沮丧之际,意外在书包里发现了一盘维卡原音带,文艺秋到校录音室里如饥似渴地听了起来。

  • 维卡千里迢迢从苏联来到中国,一来是教同学们播音,也想顺便学习中文,文艺秋万万没想到维卡竟然成了她的同学,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她对维卡的声音刻骨铭心,现在维卡就站在她的面前,文艺秋深陷遐想无法自拔,直到崔老师喊她,文艺秋才猛然清醒,因为她精通俄语,崔老师让她教维卡中文,文艺秋自然求之不得。

  • 文艺秋和维卡商量决定尽快结婚,文艺秋首先向崔老师汇报,崔老师答应全力支持她。与此同时,维卡也向苏联方面提出申请,由于他们俩是涉外婚姻,中苏两国有关部门需要见面商谈,文艺秋和维卡也列席了这次见面会,维卡深情地表达了对文艺秋的爱慕之情,文艺秋也明确表示愿意把自己的一生都托付给维卡,两个人当众表明心意,赢得了双方与会人员热烈的掌声,维卡和文艺秋的婚事终于通过了,维卡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发誓要永远和文艺秋在一起,文艺秋也想做维卡的腿,陪他一生一世。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58年秋,北京广播专科学校院内,300多名来自五湖四海的新生聚在操场上,他们大包小裹,青春洋溢。来自上海的男生万声和来自大连的女生文艺秋排在队伍里等候分班,万声主动搭讪文艺秋。忽然狂风四起,操场上旗杆顶端的红旗滑落半空卡住,万声三下两下爬上旗杆,修好滑轮。大雨倾盆而至,新生们纷纷往楼内跑去,文艺秋冲进雨中帮万声拿行李,万声兴奋。教室里,文艺秋和万声成为同桌,万声任班长。课堂上,听崔老师生动地讲起苏联的播音英雄维卡,文艺秋激动流泪,渴望听到维卡的原声播音带。校园里,万声整篇背诵新闻稿,被同学挑战,困在“四和十”的绕口令上,文艺秋用俄语绕口令仗义声援,万声心动,在课堂上频传纸条给文艺秋。文艺秋擅长人像素描,引起万声羡慕。万声约文艺秋校外骑车,却一激动翻了车,人没有伤,车摔得七零八落。休息的空档,万声央告文艺秋给他画张像。文艺秋盼望已久的维卡的原声播音带终于到了,却被告知要寒假后才能借到,沮丧之际,意外在书包里发现了一盘维卡原音带,文艺秋到校录音室里如饥似渴地听了起来。

  • 维卡千里迢迢从苏联来到中国,一来是教同学们播音,也想顺便学习中文,文艺秋万万没想到维卡竟然成了她的同学,激动之情溢于言表,她对维卡的声音刻骨铭心,现在维卡就站在她的面前,文艺秋深陷遐想无法自拔,直到崔老师喊她,文艺秋才猛然清醒,因为她精通俄语,崔老师让她教维卡中文,文艺秋自然求之不得。

  • 文艺秋和维卡商量决定尽快结婚,文艺秋首先向崔老师汇报,崔老师答应全力支持她。与此同时,维卡也向苏联方面提出申请,由于他们俩是涉外婚姻,中苏两国有关部门需要见面商谈,文艺秋和维卡也列席了这次见面会,维卡深情地表达了对文艺秋的爱慕之情,文艺秋也明确表示愿意把自己的一生都托付给维卡,两个人当众表明心意,赢得了双方与会人员热烈的掌声,维卡和文艺秋的婚事终于通过了,维卡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发誓要永远和文艺秋在一起,文艺秋也想做维卡的腿,陪他一生一世。

  • 文艺秋接受公安人员的询问,并如实回答他们的提问,他们问维卡对中国的什么东西感兴趣,文艺秋果断地回答是饺子,他们不依不饶继续盘问文艺秋,维卡对什么最执着,文艺秋不假思索地回答,维卡对她情有独钟,文艺秋还明确表示,维卡是最伟大的共产主义无产者,如果他们怀疑他,就是对英雄的侮辱。万声得知文艺秋在接受审查,他要闯进去声援,被公安人员拦在门外,万声只能在门外大声支持文艺秋。文艺秋继续陈述,她和维卡是领了结婚证的合法夫妻,可是维卡突然不见了,她写信的做法是理所应当的,公安人员质问文艺秋,信被事先拆开过,而且还调换了其中的内容,文艺秋矢口否认。

  • 老高发现文艺秋在监听室门口徘徊,就提醒她以后不许来这里,因为监听室是最保密的地方,华敏赶忙站出来帮文艺秋解围,还特意从家带来丰盛的饭菜请她吃,就是想向她打听万声的情况,可文艺秋只把万声当好同学,除了知道他助人为乐以外,其他都一无所知,文艺秋也试探着向华敏打听监听室的工作情况,还发现华敏时时刻刻把监听室的钥匙挂在胸前,华敏看出万声喜欢文艺秋,文艺秋矢口否认,还向她讲了很多万声的优点,让她大胆追求,文艺秋借口自己的房间很冷,华敏爽快地答应让她搬过来一起住,其实文艺秋就是想找机会拿到监听室的钥匙,可以近距离地接近维卡。

  • 文艺秋一心想拿到监听室的钥匙,她时刻关注着老高的一举一动,还特意买了一瓶酒,想把老高灌醉,趁机去监听室听维卡的播音。与此同时,华敏来到万声在上海的家,不但做了一大桌子饭菜,还亲自喂卧病在床的万声妈妈吃饭,华敏很晚才回到招待所,发现已经关门,她只好又返回万声家,还住进了万声的房间,华敏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房间里到处都是万声生活的痕迹,她紧紧抱着万声的枕头,仔细感受他的气息,华敏的心里激动万分。

  • 文艺秋借口到监听室找华敏一起休息趁机打听老高什么时候值班,华敏无意中将今晚自己和老高都不上班说了出来。晚上,文艺秋偷偷的溜进监听室,值班的赵大爷发现动静后过来,文艺秋紧张的躲在门后。万声发现文艺秋没回宿舍和华敏一起到单位找她,却被告知她早就已经离开了。万声对于华敏告诉自己文艺秋的事情很是感激,他一个劲儿的让华敏先回去,华敏将这理解为是万声对自己的关心。此时的文艺秋来到一家修理店的门前拼命敲门,可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万声和华敏没有找到文艺秋回到宿舍,华敏让他不要太担心了。万声娇嗔的说文艺秋就是不听自己的话,自己管不住她。华敏听了大笑起来,说自己好管不让他操心。万声赶紧撇清自己和华敏的关系,说华敏在这里自己没办法睡觉。

  • 华敏在办公室被大家包围了,大家知道她要去北京出差都吵着要她帮自己带东西,嗜酒的老高也让她给自己带瓶二锅头。万声到监听室没有找到华敏,只得在江边大喊着他恨维卡。华敏其实并不是要去北京,而是奉了台站的命令去了文艺秋的老家,调查文艺秋的家属和亲属是否有国外背景。远在莫斯科的维卡沉迷在对文艺秋的思念中,对于其他人的搭讪,他坚持自己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女儿,而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妻子。一直对维卡心有所属的加莉娜不顾疲惫来到维卡的家里,精心的给维卡做了晚餐,和维卡的妈妈一起等着维卡回来。维卡喝的醉醺醺的回到家,见到加莉娜还要和她继续和,加莉娜自然不让。就在两人争夺酒瓶的时候,维卡和一桌子的饭菜倒在了地上,一顿晚餐就这么不欢而散。

  • 万声怎么也没有想到文艺秋会跟着来到这里,他的初衷就是要保护文艺秋。文艺秋不以为然,说本来就是自己犯的错误,哪能让他独自替自己承担。文艺秋的仗义陪伴让万声感到非常感动,两人有说有笑的一路斗嘴,坐在马车上在白茫茫的林间往一五五电台驶去。两人穿过重重的守卫终于到达了一五五电台的办公室,负责一五五电台的那主任将这里的生活习惯一一告诉他们。一五五电台藏在在这个冰雪覆盖的深山老林里,这里地理位置偏僻,还经常有野猪、狐狸甚至东北虎出没。同时一五五电台还是一个保密单位,所以在这里知道的所有事情都不能,同时这里还驻扎着一个连队。那主任告诉他们这里是睡大通铺,万声满脸喜悦的看着文艺秋,那主任说大通铺并不是男女混合住。万声和文艺秋等着那主任给自己分配工作任务,不想那主任思索了一下就让万声去养猪。万声一听就呆住了,反复的问那主任到底是让自己干什么。万声以为文艺秋和自己一起养猪,不想那主任说恩以求的工作另有安排。

  • 吕连长集合队伍发现文艺秋不见了,赶忙到树林子去找。与此同时,一名巡逻的战士发现文艺秋形迹可疑,又答不上来口令,战士举枪瞄准她,文艺秋吓得魂飞魄散,不小心把脚崴了,多亏吕连长及时赶来,才把文艺秋救下来,吕连长警告她要牢记口令,否则在这里不但寸步难行,还有可能送命的,吕连长逼问她中途退出去干什么了,甚至怀疑她是敌特分子,文艺秋只好承认是去见万声了。宋绍山来接文艺秋,承诺会好好教育她,吕连长才放他们走,文艺秋拄着棍子一瘸一拐跟着宋绍山往回走,宋绍山还不停地教训她,文艺秋心里郁闷,脚又越来越疼,她实在走不动了,只好靠在路边的大树上休息,宋绍山想背她走,文艺秋赌气要自己回去,可宋绍山刚走,文艺秋就听到熊和狼的吼叫声,她吓得魂不附体大声呼救,宋绍山返回来把她背回宿舍。

  • 万声特意给吕连长送来一盒烟,想恳求他网开一面,万声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养猪的,军事训练根本用不上,吕连长向他讲述了军情的严重性,还狠狠教训他,并且把那盒烟扔了出去,万声只好和文艺秋继续练习。文艺秋很害怕手榴弹,想找那主任为他们求情,宋绍山想陪他们一起训练,遭到文艺秋坚决反对,她径直去找那主任,无意中听到那主任和吕连长的谈话,才知道吕连长是故意吓唬他们,文艺秋才放下心来,她求万声帮忙把她调进干扰组,就想听听维卡的声音,万声想练习好投弹,再去找那主任求情。景大姐一有空就找那主任汇报思想,他不胜其扰,只能想尽一切办法躲避。

  • 文艺秋下班回宿舍,路上偶遇巡逻的宋绍山,劝她要多注意身体,不要总是逞强值夜班,宋绍山想送文艺秋回去,她婉言谢绝,走到半路,文艺秋突然听到熊的吼叫声,她吓得魂不附体,宋绍山及时赶来陪她,忍不住和她闲聊起来,想知道她还会不会离开,文艺秋含糊其辞,没有正面回答。宋绍山把文艺秋安全送回宿舍,又陪她去了一趟厕所,文艺秋感激不尽,她随口向小瑞说起半路上遇到熊的遭遇,才知道熊是冬眠的,文艺秋大惑不解,她万万没想到那是宋绍山为了接近她,故意吓唬她的。第二天一早,文艺秋就把万声叫到一边诉苦,她没有听到维卡的播音,心里发慌,担心他是不是生病了,万声宽慰她,说不定明天就能听到了,文艺秋又说起昨晚遇到的熊,万声也声称熊是要冬眠的。

  • 万声和文艺秋都不服气,赌气离开比赛现场。景大姐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地背诵老三篇,她不负众望终于取得了全省的第一名,景大姐身披大红花,手拿获奖锦旗回到电台,那主任又向她报告了一个好消息,组织上准备开会研究她的升职问题,景大姐喜极而泣,可是正当她对前途满怀憧憬的时候,组织上查出她父亲曾经当过土匪,景大姐顿时心灰意冷。

  • 文艺秋已经十四天没有听到维卡的声音,她心里忐忑不安,悄悄来找万声诉说心里的苦闷,万声只能极力安慰劝解,看她把自己折磨得心力交瘁,心里又气又急,万声提醒她不要再对维卡抱任何幻想,因此错过身边的自己,文艺秋坚持要见到维卡,即使他已经结婚或者不在人世,文艺秋劝万声争取回到父母身边,万声坚持一直死等文艺秋回心转意,只要能天天看到文艺秋,他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文艺秋无言以对,只好默默离开,葛大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劝万声不要强求,要把眼光放远一点,万声坚信总有一天能感动文艺秋。

  • 万声对文艺秋照顾得无微不至,她在这里住得很舒服,万声还耐心地教她喂猪的技巧,以及清理猪圈的方法和步骤,让她能自如应对景大姐的检查监督,文艺秋没想到养猪还有那么大的学问,又看到万声乐在其中,文艺秋不禁对他刮目相看。万声把文艺秋房间的大炕烧得滚烫,自己房间的大炕却是坏的,而且一时半会修不好,他被冻得发高烧了,文艺秋把他拉到自己房间休息,还提醒他不要把播音的业务丢掉了,万声声称自己从来都没有懈怠,还经常对着猪播音。景大姐例行检查的时候,发现万声在文艺秋的房间,刚想提出质疑,文艺秋急忙解释他在发高烧,景大姐塞给万声一个暖水袋。

  • 两人想方设法的让景大姐离开,但是景大姐就是吃了秤砣铁了心非要留下来,还说只要自己有碗汤喝就可以了。景大姐做到了藏猪的东屋,万声赶紧进来和她念叨自己照顾眨巴眼儿的辛苦。文艺秋果然就只是做了一碗菜汤给她,万声假装不好意思,景大姐趁机又给他们上起了政治教育课,两人也表现出一副虚心学习受教的样子。景大姐是在受不了文艺秋的菜汤,就在这时候小猪发出了动静。景大姐趁机放下菜汤,文艺秋说是老鼠,景大姐到处找了起来。文艺秋和万背着景大姐发出声响,万声向景大姐打包票自己会消灭老鼠的。文艺秋和万声殷勤的让景大姐喝汤,景大姐忙不迭的离开了。

  • 万声刚把调料藏到猪圈里,宋绍山就来例行检查,还坚持要去猪圈巡查,文艺秋慌忙跑出来拖住他,谎称打扰猪睡觉它们就不好好吃食,体重也会降下来,对宋绍山百般阻拦,宋绍山保证轻手轻脚,他推开文艺秋刚想去猪圈。万声正好进门,宋绍山把他单独叫到房间,拐弯抹角打听他去镇上买了什么东西,万声如实回答买了一包调料,宋绍山马上提出要分一点调料拿回去,万声谎称在路上丢了,还拜托宋绍山一起回去寻找,宋绍山没有发现异常,只好先离开了。文艺秋觉得宋绍山话里有话,心里惶惶不安,万声极力劝说安慰她,他们千辛万苦东躲西藏终于养大了猪,眼看明天就能吃到肉了,决不能前功尽弃,文艺秋的顾虑才渐渐打消了。

  • 为了保留万声和文艺秋偷偷吃肉的证据,景大姐特意让两人举着猪腿照相,这让文艺秋忍俊不止。饭桌上,宋邵山和那主任轮流给景大姐敬酒,并且极尽溢美之词将景大姐夸得不行,景大姐听得也是心花怒放,对于敬的酒一干而尽。万声和文艺秋看着三个人聊得热火朝天,默默的坐在旁边一言不发。那主任让万声和文艺秋也给景大姐敬酒,说景大姐在暗中帮了两人很多忙。万声倒是从善如流,可文艺秋就有些不情不愿了。喝到高兴的时候,那主任让万声将剩下的肉都拿出来。第二天,景大姐闯到那主任的办公室,说证据被偷走了,那主任说自己已经将照片都洗好了。景大姐结果照片一看,自己大啃骨头的照片特别的清晰,这下她直接坐在了椅子上。那主任故意说现在人赃俱获要开会批评,景大姐一听面如死灰,半天才诺诺的说自己抓住他们的证据也是为了教育他们。那主任见火候差不多了,就将照片全都撕了,让景大姐以后对万声和文艺秋好一些,一定要保证一对一任务的成功。

  • 吃完饭后,万声抱着新买的枕头被子独自走在前面,回到养猪场后就将自己关进了屋子里。文艺秋回屋后反复的想着维卡在广播中念的诗,下定决心来到万声的门口,说今天是自己激动了,以后两人还是照常过他们的日,但是万声躺在炕上,悄悄的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景大姐顶着一张蜡黄的脸去上班,那主任劝她回去休息。景大姐坚持自己没事,正在给那主任汇报工作的时候身子一软就倒下了。那主任赶紧带着人将她送到医院,医生告诉他们景大姐失血过多,而且还在她的手腕上发现了伤口,很有可能是割腕自杀,还问景大姐平时的精神是否有异常,这让大家都没有想到。

  • 文艺秋一有时间就来到那个饭馆,而且每次都要坐在靠近里屋的座位上,也不管桌上有没有客人,遭到同桌客人的不满,文艺秋也毫不在意,坚持坐在那里等维卡的播音,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维卡此时正在接受母亲的拷问,逼他赶快调回莫斯科电台工作,维卡迫于无奈,只好答应母亲,等忙完这一段工作就回来。文艺秋失魂落魄回到养猪场,看到宋绍山不但做好了饭菜等她回来,还在帮她缝补衣服,与此同时,文艺秋的调令下来了,她要即刻赶往北方电台报到,宋绍山很不舍得,可是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 维卡连夜回到江边找望远镜,为了不引起怀疑,他故意拿着扫帚假装扫雪,功夫不负有心人,维卡终于找到了望远镜,他欣喜若狂,推着母亲载歌载舞,母亲也被他感染,母子俩开开心心有说有笑。此时,文艺秋为了找望远镜绞尽脑汁,下班的时候还特意给赵大爷打了一壶热水,然后坐下来假装看报纸,拐弯抹角向赵师傅打听谁家还有望远镜,赵师傅发觉她对望远镜很感兴趣,随口说起废品收购站可能会有,文艺秋立刻赶过去寻找。

  • 文艺秋向赵大爷哭诉了自己的委屈,赵大爷很同情她的遭遇,答应帮她找一个望远镜。维卡在江边堆了一个雪人,却不小心把脸划伤了,母亲很着急,维卡谎称参加同学聚会时摔倒了,母亲催他尽快结婚。文艺秋拿到望远镜,就迫不及待来到江边遥望对岸,她清晰地看到维卡为她堆的雪人,腿用一根木棍代替,文艺秋激动万分,哭得痛不欲生,仿佛维卡就在眼前,华敏从望远镜里看到文艺秋在遥望对岸。

  • 维卡思念过度,已经做好要游过黑龙江的准备,他对母亲谎称要出差几天,母亲不放心,一直在后面悄悄跟着他来到江边,文艺秋用望远镜看到维卡,并提醒他不许游过来,可维卡根本不听,他迅速脱掉衣服,开始做热身运动,母亲急忙过来拼命拦住他,维卡等待这一天已经十年了,一定要见到文艺秋,否则死不瞑目,母亲苦苦规劝他不要冒险,并张开怀抱等他过来,维卡却义无反顾跳下黑龙江,奋力向对岸的文艺秋游过去,文艺秋很揪心,始终拿着望远镜仔细地看着维卡。维卡拼尽全力终于游了过来,两个有情人终于再次重逢,他们都激动不已,情不自禁紧紧相拥,抱头痛哭,恨不得时间就此停止,他们就可以永远不要分开。

  • 小颖回家又逼问万声和文艺秋的关系,并认定文艺秋肚子里的孩子是万声的,而且万声心里始终忘不了文艺秋,万声百般解释,可是还是被赶出家门。万声来招待所找文艺秋的时候,才知道她已经买车票离开上海了,万声感觉很失落,他到火车站没有找到文艺秋,只好买了一瓶酱油回家,小颖赌气收拾东西要回娘家,万声苦苦哀求,可小颖根本不买账,她刚打开家门要走,却看到文艺秋站在外面。文艺秋向小颖一五一十说明情况,小颖被她和维卡的感情感动地热泪盈眶,立刻热情地下厨做饭去了。文艺秋本来想一走了之,可是不想给万声造成麻烦,最后还是决定留下来说清楚,万声劝她打掉这个孩子,可文艺秋不舍得,万声对她讲明利害关系,不要再给维卡增加压力。

  • 文艺秋手把手教加莉娜包饺子,可她一时半会儿根本学不会,文艺秋就不厌其烦一遍一遍教她,还让她亲自煮饺子,文艺秋事先告诉她步骤和要领,可是加莉娜还是煮成了一锅片汤,文艺秋一改昨日的剑拔弩张,和加莉娜和平共处,不但夸她的片儿汤煮的好吃,还让她讲笑话给来听,维卡百思不得其解,他万万想不到这是文艺秋特意安排的,就是想让维卡体会到有人陪伴的幸福,维卡很快就喝多了,文艺秋让加莉娜把他扶到床上,她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痛苦,就跑到院子里来冷静一下,维卡错把加莉娜当成文艺秋。紧紧抱着她不放手,加莉娜拼命挣脱,出来陪文艺秋,文艺秋知道加莉娜对维卡一往情深,并向她表达了真挚的谢意,感谢她这十年来对维卡的照顾与关爱。

  • 医生断定文艺秋一定有隐情,华敏解释孩子的父亲是维族人,而且他们俩已经离婚了,可医生根本不信,逼文艺秋说出实情,文艺秋拜托医生替她保密,因为她有不得已的苦衷,医生才勉强答应。文艺秋梦到女儿文文被抢走,她吓得惊慌失措,悄悄来到育婴室,偷偷把孩子抱走了。外面狂风大作,文艺秋用大衣把孩子包好,她刚想冲出大门,就被护士拼命拦住,医生狠狠教训了她一顿,答应在住院期间替她保密,还给她讲了身体恢复和新生儿护理的注意事项,文艺秋对她感激涕零。

  • 文艺秋到想给女儿文文申报户口,工作人员却以条件不符合不给她办,文艺秋只好去找革委会赵主任苦苦求情,如果孩子没有户口,就无法堂堂正正地生活,孩子的一辈子就毁了,赵主任断然拒绝,文艺秋不肯放弃,一直跟着她回家,赵主任迫不得已只好让她去找派出所出证明。文艺秋立刻去找马所长,她磨破了嘴皮子都无济于事,马所长也无能无力,又把她推到街道革委会,文艺秋把心里的委屈倾诉了一遍,可还是遭到拒绝,文艺秋被逼无奈,只好来到马所长家,她一进门就开始洗衣服,还承诺会帮他们做饭,打扫卫生,马所长的老婆竟然误会她和马所长有不可告人的关系,文艺秋一不做二不休,索性进屋证明给她看。

  • 夜里,文艺秋趁华敏睡着了,悄悄打开收音机搜索频道,不料孩子突然醒来,文艺秋赶忙过去把她哄睡着,然后继续调试收音机,可是始终找不到布拉戈维申斯克电台,文艺秋一直折腾到天亮,才终于听到那个久违的频道,可是播音员不是维卡,而是一个叫萨沙的人,文艺秋心急如焚。与此同时,维卡和加莉娜也回到了莫斯科,开始了新的生活,可维卡还是一如既往守在收音机前等待文艺秋的播音,可无论他怎么努力,始终听不到,加莉娜看到这一幕,心里倍感失落。

  • 文艺秋苦苦恳求,并真诚地向他拜师,范老三不想收徒弟,明确说明扎木排的过程很繁琐,根本不适合女人做,文艺秋无奈,只好回去自己琢磨,她用木棍反复试验无数遍,都以失败告终,最后还是鼓足勇气抱着文文来找范老三求助。范老三断定她是想划着木排去对岸,文艺秋索性直言相告,文文的爸爸在对岸,而且现在生病了,文艺秋不知道什么原因,就想过去看他一眼,范老三担心她到江心就会被公安发现,不想眼睁睁看着文艺秋去送命,就威胁她不许再来,否则就向派出所告发她。文艺秋失魂落魄抱着文文来到江边,恨不得立刻游过江去,哪怕就看维卡一眼也好。

  • 宋绍山给文艺秋母女送来松子和蘑菇,文艺秋拜托他看一会文文,谎称去买点东西,其实是偷偷去找倒卖全国联票的小贩赵小顺。宋绍山无意中听文文说起,铁蛋叫她二毛子,宋绍山立刻去找铁蛋算账,铁蛋吓得躲回家里,宋绍山就带文文来到他家,铁蛋父母不服气,和宋绍山大吵一架,铁蛋妈妈想去报警,宋绍山好汉不吃眼前亏,就带文文先走了,宋绍山谎称二毛是三毛的哥哥,还编出一个故事来化解文文心里的困惑,文文信以为真。

  • 文艺秋看巡防队员走远了才偷偷出来,刚想从鸡窝里取出那桶油,那家女主人急忙喝止她,一眼就看出她的油来路不明,竟然大言不惭地说那桶油是自己家的,文艺秋百口莫辩,只能垂头丧气地回家,文文拉着她不停地问这问那,文艺秋本来就没好气,索性一股脑把气全撒在文文身上,文文被打得哇哇大哭。夜里,天上下起了瓢泼大雨,文艺秋醒来发现文文不见了,她赶忙冒雨出去寻找,一直到天亮,文艺秋也没有发现文文的踪影,她悔恨交加,猛然发现地上有一只文文掉落的鞋子,赶忙到旁边的水泥管里去找,最终发现了昏昏欲睡的文文,文艺秋心疼不已,抱着文文回家,看到宋绍山一直在家门口等她们。

  • 宋绍山和万声开怀畅饮,不由地说起了在一五五电台的往事,万声故意和宋绍山对诗,宋绍山就拿他的弱点来回击,要和万声比赛投弹,两个人互不相让,势均力敌,万声问他和文艺秋什么时候结的婚,宋绍山故意岔开话题,要出去办事,万声只好先离开,要明天晚上再来陪他喝酒,宋绍山谎称这两天都有事,万声只好作罢,决定明天就离开,邀请他们俩有时间去上海玩。万声不相信宋绍山的话,就悄悄跟着他,不小心被他套住了脖子,宋绍山警告万声,不许插足他和文艺秋的家庭,万声连连解释自己已经结婚了,而且儿子都快上小学了,宋绍山还是不放心,万声信誓旦旦表示,就是想来看看文艺秋,宋绍山很晚才给文艺秋送饭,然后故意躲出去,让万声进去看文艺秋,文艺秋再次见到万声,心里百感交集。

  • 维卡终于重获自由了,他回到奶奶家里,奶奶抚摸着他已经长出来的胡子和脸上的皱纹,说自己好像真的没有多少时间可。奶奶告诉维卡自己年轻的时候喜欢过一个害羞的钟表师,虽然两人最终无疾而终,但是钟表师从此成为了自己的枕头,每天藏在心里成为连他祖父都不知道的秘密。就像维卡和文艺秋的爱情一样,不一定非要厮守在一起。维卡将加莉娜约了出来,加莉娜说自己以前总觉得是自己在和文艺秋竞争,但是她一直努力的往前跑着,终于文艺秋过来后将维卡让给了自己,她赢得了这场战役。可是结婚之后,那种激情过后的乏力感让自己很困惑,不久之后维卡被带走了,自己真的绝望了,因为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再见到他。维卡知道自己亏欠加莉娜良多,说不管加莉娜做任何的决定,自己都会尊重她。

  • 维卡回到了广播台,现在他的工作是传达室收发信件。电台新来的女主播柳芭因为业务无法胜任播音岗位面临着被辞退的危险,柳芭再三恳求台长让自己留下来,但是台长最后还是将她调到了导播的岗位上,说这是她留下来的最后机会。柳芭伤心的夺门而去,将维卡手中的报纸撞到在地上了。维卡叫住了柳芭,柳芭满不在乎的给他说了声对不起。第二天,维卡很想叫住柳芭,给她讲讲播音的技巧,但是柳芭以为他只是想要个恭敬的道歉,还嘲笑维卡这样的人受不得半点的委屈和不尊重,然后直接越过他走掉了。晚上,文艺秋正在缝补枕头,宋邵山在一旁嘀咕着这么这么久了还没有见到文艺秋怀孕的动静,文艺秋让他不要乱说,宋邵山就理解成了文艺秋是在说自己不行。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