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爱国者 立即播放

4.7亿播放
电视剧 50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龚朝晖

类型:谍战剧 /军旅剧 /战争

电视台:江苏卫视

简介: “九一八”前夕,地下党人宋烟桥接受中央特科的一项神秘任务-寻找抗日英雄颜红光。没想到任务的开始就面临着被叛徒出卖,好友牺牲,与上级失联等一系列问题,为了查明真相,宋烟桥设计入狱,勇斗满铁警察署,肃清了...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50/共5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31年8月末,两名假扮日本满铁警察的男人,从特务手中救出中共地下党刘沛。这两个男人,是中共中央特科派来的宋烟桥和大蹿儿。是夜,沈阳三一教堂,满铁日本警察署正在进行秘密抓捕,根据叛徒出卖的情报,捣毁中共地下交通站。岸谷雄一和横烟假扮成接头人,与南关教堂的神父陈思远交联。陈思远被捕,吞下了交联信物——黄铜钥匙。他被横烟破腹,牺牲。横烟拿到钥匙,却不知有何作用,与岸谷化装成神父,守株待兔。原定的接头人,正是宋烟桥。当他一步步走向教堂时,女地下党员舒婕发现了教堂有诈,向刘沛报警。为了避免宋烟桥钻进敌人设下的圈套,刘沛牺牲自己向宋烟桥发出警告。

  • 岸谷被土肥原邀请上车,土肥原告知他将会有一份新的工作。岸谷闻言心头很是忐忑。误以为自己被警察署开除。结果却被土肥原告知。自己看过了他的报告,很是欣赏,他以后拥有第二重身份,那就是为日本特务机关工作。岸谷很是意外和惊喜,但是为了保密起见,土肥原特意叮嘱他即便是横烟也不能告诉。宋烟桥主动联系邵爷,希望打通关系营救出被关在满天警察署的王振祥。当宋烟桥得知舒婕曾经背着自己私下里找邵爷营救老王,就掩饰说舒婕是自己的手下。为了谨慎起见,宋烟桥找到舒婕,谆谆告诫她从今天开始,不允许再联系邵爷,还有改由自己全权联系邵爷。舒婕心中很是不服气,但是她终究无奈的答应宋烟桥的要求。很快邵爷主动联系宋烟桥说事情有了眉目,执意要求双方见一面。宋烟桥察觉情况有异,怀疑这是一个圈套,迅速离开。

  • 很快宋烟桥被关进了监狱,他一走进监狱就被同监狱的几个人不由分说按倒在地。这时候狱霸侯啸天发话了,听说宋烟桥因为打日本人被关进监狱,立刻对他另眼相看,他要求宋烟桥来拜自己为大哥并睡着自己旁边,宋烟桥却置若罔闻,独自睡到墙角,这令侯啸天感到很是不爽。在浴室中,宋烟桥正在观察着四周。侯啸天带着一帮囚犯气势汹汹走了过来要求宋烟桥喊他大哥,看到宋烟桥面无表情,几个囚犯二话不说,抓住宋烟桥把他的头拼命的往水里按。看到宋烟桥仍是不肯屈服,侯晓天拿起水管朝他嘴里灌水,却被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囚犯破坏。侯啸天很是恼火,一声令下,几个囚犯一拥而上,准备动手,但是没想到却被对方打得屁滚尿流。孙髯前来通知宋烟桥,监狱突然规定从今天开始,政治犯不能到澡堂洗澡,普通犯人和政治犯不能在浴室见面,这样一来,为了能和老王联系,宋烟桥只好另想对策。宋烟桥顺口问起今天在浴室里救自己的老囚犯的身份,孙髯一无所知,只是知道对方被抓进监狱很久。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1年8月末,两名假扮日本满铁警察的男人,从特务手中救出中共地下党刘沛。这两个男人,是中共中央特科派来的宋烟桥和大蹿儿。是夜,沈阳三一教堂,满铁日本警察署正在进行秘密抓捕,根据叛徒出卖的情报,捣毁中共地下交通站。岸谷雄一和横烟假扮成接头人,与南关教堂的神父陈思远交联。陈思远被捕,吞下了交联信物——黄铜钥匙。他被横烟破腹,牺牲。横烟拿到钥匙,却不知有何作用,与岸谷化装成神父,守株待兔。原定的接头人,正是宋烟桥。当他一步步走向教堂时,女地下党员舒婕发现了教堂有诈,向刘沛报警。为了避免宋烟桥钻进敌人设下的圈套,刘沛牺牲自己向宋烟桥发出警告。

  • 岸谷被土肥原邀请上车,土肥原告知他将会有一份新的工作。岸谷闻言心头很是忐忑。误以为自己被警察署开除。结果却被土肥原告知。自己看过了他的报告,很是欣赏,他以后拥有第二重身份,那就是为日本特务机关工作。岸谷很是意外和惊喜,但是为了保密起见,土肥原特意叮嘱他即便是横烟也不能告诉。宋烟桥主动联系邵爷,希望打通关系营救出被关在满天警察署的王振祥。当宋烟桥得知舒婕曾经背着自己私下里找邵爷营救老王,就掩饰说舒婕是自己的手下。为了谨慎起见,宋烟桥找到舒婕,谆谆告诫她从今天开始,不允许再联系邵爷,还有改由自己全权联系邵爷。舒婕心中很是不服气,但是她终究无奈的答应宋烟桥的要求。很快邵爷主动联系宋烟桥说事情有了眉目,执意要求双方见一面。宋烟桥察觉情况有异,怀疑这是一个圈套,迅速离开。

  • 很快宋烟桥被关进了监狱,他一走进监狱就被同监狱的几个人不由分说按倒在地。这时候狱霸侯啸天发话了,听说宋烟桥因为打日本人被关进监狱,立刻对他另眼相看,他要求宋烟桥来拜自己为大哥并睡着自己旁边,宋烟桥却置若罔闻,独自睡到墙角,这令侯啸天感到很是不爽。在浴室中,宋烟桥正在观察着四周。侯啸天带着一帮囚犯气势汹汹走了过来要求宋烟桥喊他大哥,看到宋烟桥面无表情,几个囚犯二话不说,抓住宋烟桥把他的头拼命的往水里按。看到宋烟桥仍是不肯屈服,侯晓天拿起水管朝他嘴里灌水,却被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囚犯破坏。侯啸天很是恼火,一声令下,几个囚犯一拥而上,准备动手,但是没想到却被对方打得屁滚尿流。孙髯前来通知宋烟桥,监狱突然规定从今天开始,政治犯不能到澡堂洗澡,普通犯人和政治犯不能在浴室见面,这样一来,为了能和老王联系,宋烟桥只好另想对策。宋烟桥顺口问起今天在浴室里救自己的老囚犯的身份,孙髯一无所知,只是知道对方被抓进监狱很久。

  • 宋烟桥走进牢房,他和老王终于相见,两人四目相对,已经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对方的用意。宋烟桥故意装作不小心洒出尿桶里的尿液引开了狱警,他的手指飞快的敲打桶沿开始用摩斯密码和老王接头。宋烟桥用摩斯密码讯问疯子囚犯的身份,老王告诉他疯子姓赵,会唱戏并且似乎唱功不错。岸谷已经对孙髯起了疑心,他跑到值班室假装聊天,专门问起孙髯换班的情况,得知孙髯五分钟前去了医务室。当岸谷赶到医务室,孙髯正在看病,并且从医生手中拿过来一盒奎宁。岸谷顺口问起来奎宁的用途,孙髯掩饰说自己的亲戚得了疟疾。

  • 宋烟桥准备带着侯啸天越狱,而他知道监狱有个地下水道,只要进入入口就有越狱的希望。侯啸天没好气的说所有下水道的入口都被焊死。宋烟桥认为入口被焊死可以打开,锅炉房的那个就可以。宋烟桥和侯啸天在锅炉房干活,侯啸天故意往锅炉房里倒水,锅炉瞬间冒烟。宋烟桥声称锅炉烧穿漏水。宋烟桥称他修过锅炉,狱警于是安排宋烟桥今天把锅炉修好。回到牢房,宋烟桥让侯啸天给二区的犯人们带话,约他们中午打一架,这样日本人就会被吸引到饭堂里,掩人耳目。饭堂里,二区的犯人见侯啸天没来,在饭堂打的昏天暗地。岸谷闻讯赶来命他们全体抱头蹲下,二区的头说明是侯啸天约架,结果他却没来。岸谷发现宋烟桥不在,此时一名狱警急急跑来汇报锅炉房的门从里面被反锁了。岸谷预感到大事不妙,领着人前往锅炉房。

  • 石川指示岸谷,就当做没有看到东北军的引渡令,立刻把宋烟桥和赵峰押解到郊外执行枪决。在刑场上,岸谷再次追问宋烟桥颜红光的下落,他每问一遍就会开枪打死一名犯人,想要从心理上打垮宋烟桥,最后只剩下了宋烟桥和赵峰两个人。岸谷用枪指着宋烟桥的脑袋再次追问颜红光,赵峰却疯疯癫癫地承认自己就是颜红光,随后又胡乱指认宋烟桥就是颜红光。徐师长预料到日本人肯定会阳奉阴违,就命令部下冯超立刻赶往日本宪兵的秘密处决场。冯超当场拿出来引渡令的附件,强烈要求引渡宋烟桥和赵峰两人,岸谷虽然满心的不甘,但也只好认栽。岸谷向石川报告,他认为宋烟桥和赵峰两个人之中有一个人肯定就是颜红光,但是需要一天的时间进行核实,这直接被石川驳回,就连他提出想见土肥原的请求也立刻被石川拒绝。岸谷的心中愈加的不甘,石川严厉训斥岸谷,因为拖延行刑才造成如今的被动局面,岸谷后悔不迭。

  • 1931年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爆发,关东军突然袭击沈阳,由于张学良执行不抵抗政策东北军撤出沈阳。关键时刻狼师师长,徐国柱率领自己的部下拼命抵抗,在战斗中徐国柱负伤,但仍率领官兵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最终为国捐躯,很快整个沈阳也落入日本人手中。日本宪兵很快接管了沈阳第一监狱,原本的石典狱长沦落成了阶下囚,被和宋烟桥赵峰关到了同一个牢房,赵峰冲上去就想杀死石典狱长,却被宋烟桥及时阻止,石典狱长叹息着说恐怕等到明天,满铁警察署就会接管沈阳第一监狱,宋烟桥听完不由心中一惊。关东军占领沈阳城后,岸谷第一时间跑去找横烟,询问如今的沈阳第一监狱情况。岸谷对此毫不在意,告诉他如今日本宪兵占领沈阳第一监狱,到了明天会有满铁警察署接管。岸谷对宋烟桥和赵峰格外关心,准备到宪兵司令部问一问情况。

  • 舒捷希望王振祥能够反驳宋烟桥的话,王振祥没有反驳,承认了自己的所有行为,王振祥承认在自己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曾做了对不起组织的事情,但是他已经努力将对组织的损失降到最低,且他从来没有背叛过舒捷。宋烟桥看得出来,王振祥根本不爱舒捷,只是一直在利用舒捷给自己打掩护,舒捷明白自己被王振祥欺骗,明白今晚这场骗局中,只有自己一个是最傻的。王振祥见自己唯一的护盾舒捷也不相信他了,立刻将舒捷拉过来,想要用舒捷做人质,帮自己逃脱,舒捷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王振祥心里没有任何地位,是随时可以拿来做挡箭牌的人。

  • 丁康骑车到跟舒捷约定的公园,将假证件交给舒捷,丁康说如果舒捷去哈尔滨的话,想让她帮自己买一瓶哈士蟆油,以治疗亲戚的肺痨,舒捷满口答应,并让丁康将他的地址写下来。舒捷离开后将自己的围巾忘在了丁康的车上,丁康追过去想将围巾还给舒捷,没想到却看到舒捷将自己写地址的纸条撕碎扔到了地上,丁康明白自己是纯粹被舒捷骗了,舒捷根本没想帮他忙。宋烟桥三人来到火车站,火车站到处都是宋烟桥的通缉令,宋烟桥只能装作眼歪嘴斜的摸样蒙混过关,大蹿儿的假身份是满铁员工,火车站的警士对大蹿儿和舒捷的身份起疑,将舒捷和大蹿儿带到办公室核对身份。

  • 舒婕和大蹿儿凭借充足的社会经验,成功潜伏在哈尔滨。大蹿儿每天在索菲亚大教堂外贴寻人启事,等待宋烟桥,却杳无音信。而舒婕启动了一条被废弃的关系,用一个死信箱向哈尔滨特支传信。宋烟桥没有出现。但舒婕却收到了神秘的回复,“玛申卡,白手套”。舒婕和大蹿儿按照提示,前往玛申卡酒吧,和“白手套”交联。哪知道,没等来同志,却等来了横烟和岸谷。惊魂的酒吧之夜,大蹿儿和岸谷横烟等人拼桌喝酒,几次险些暴露。在舒婕的掩护之下,大蹿儿逃脱了监视。但掩护撤离时,舒婕给岸谷留下了一个极其深刻的印象——女人的侧脸、红唇,以及一支不常见的口红。舒婕使用口红有强烈的个人习惯,把头用成圆形而非斜切面。这是她极强的掌控欲带来的强迫症导致的。

  • 宋烟桥带着大蹿儿搬了家,把舒婕一个人留在大杂院出租房内等待命令。实际上,宋烟桥这么做是悄悄在保护舒婕。但舒婕并不这么想,急切地想要赎罪、立功,找到存在的价值。她没和任何人商量,展开了一个疯狂而危险的计划。一次交联失约,宋烟桥意识到事情非同寻常。他通过在舒婕屋中找到的蛛丝马迹,推测出了舒婕的去向。这家公司的真实背景,宋烟桥是知道的,它是日本特务机关的分支机构。

  • 舒捷询问宋烟桥,当时发现她去了特务机关后,会做什么,宋烟桥回答说会立刻撤退,因为舒捷一旦暴露就会给他们带来危险。舒捷有些放心,又有些失望,她原本还担心宋烟桥会选择不顾一切去营救她,看来宋烟桥没有失去理智,但舒捷不知道宋烟桥刚刚为了救她,跟大蹿儿打的不可开交。宋烟桥让大蹿儿联系五号交通线,这条交通线是通过绥芬河越界去苏联的,宋烟桥审查舒捷,不是为了让她加入自己小组,而是要送她去苏联,送走舒捷她肯定会恨宋烟桥,但宋烟桥只希望舒捷平安就好。

  • 满洲有规定,中国人不准吃大米,一个中国百姓买大米被警察打,舒捷搬家路过此处,上前去制止警察,警察想连舒捷一起打。岸谷的妻子今天到哈尔滨,橫烟和岸谷一起去接惠子,回来时候在街上看到舒捷险些被打,岸谷上前帮助了舒捷。舒捷得罪了警察,帮忙搬家的人立刻将她的行李扔下车,岸谷和橫烟便用自己的车帮忙给她搬家。舒捷的新家在岸谷家隔壁,是会社安排的房子,宿舍门口有守卫看守。

  •  岸谷循着颜红光的作案记录,查到森林警察的制服、枪支被抢,岸谷想知道颜红光究竟长什么样子,抢了多少枪,但是这些森林警察没有提供出任何有用的线索。这几天被颜红光连续袭击的保安团、维持会、森林警察都是在远离哈尔滨的村镇,且每个村镇距离不远,附近没有日本皇军护卫队,几乎每次袭击都会有四把短枪被抢,这说明颜红光所带领的是非常小的队伍,他们每次都只带短枪,少量子弹,子弹用完了就抢新枪。经过逻辑推测,岸谷判断颜红光下一个作案地点就在黑沟子屯,于是匆忙带人赶去,却来晚一步,黑沟子屯维持会的人都被杀,只有会长幸存,维持会会长告知岸谷,颜红光是个大胡子、带着高礼帽,身穿森林警察制服的人。

  • 荡寇子屯的贺礼是宋烟桥以颜红光的名义送的,礼盒打开的一瞬间,炸弹即点燃,橫烟立刻将炸弹扔出门外。“颜红光”在地主家外的楼台上,用机关枪扫射日本人,闹事之后立刻策马离开。岸谷带人向着“颜红光”离开的方向去追,警士却报告在他们追踪的相反方向,频繁发现“颜红光”的踪迹。岸谷到每个颜红光出没过的地方去找,都一无所获,这时颜红光出现在他们身后,开枪打伤了橫烟。

  • 日本少佐前田胜家抓了三十多个学生,他推测这一批学生里面没有一个是共产党,但还是枪杀了所有学生。宋烟桥在学生被枪杀的现场,对着大雨发誓要报仇,宋烟桥粘上了颜红光的大胡子,拿起颜红光的双枪和高礼帽,他要让全世界都知道,颜红光还活着。前田胜家对舒捷一见钟情,给舒捷留下了自己的电话,舒捷约前田胜家在咖啡馆见面,宋烟桥和大蹿儿合计着趁机刺杀前田,大蹿儿在马路对面使用狙击枪枪杀了前田,咖啡馆引起一阵哄乱,舒捷上前查看,发现杀死的根本不是前田,而是前田的勤务兵。

  • 几个警察闯进玛申卡酒吧,包瑞斯慌忙将地下道的出口用酒柜堵上,之后用金条打发走警察。警察还没走出房门,宋烟桥他们一不小心撞倒了酒柜,并开枪杀死了警察。附近的宪兵听到枪声蜂拥而来。气急败坏的包瑞斯没有选择,只好带着兄弟们开车逃亡。

  • 岸谷让手下盯紧胳膊受伤的人,其他人不用管。宋烟桥为了引开宪兵队,带着舒捷下车逃向山林,后面宪兵紧追不舍。最后一道山崖挡住去路,前有大江,后有追兵,宋烟桥和舒捷两手紧握,纵身跳下了山崖。

  • 乡亲们聚在贾有德家中的院子里,彭措大和罗开山被绑着在一口大缸里。贾有德指责罗开山勾结外人来劫他,并且让他家的哑巴炮头姜东魁对众人展示身手,围在人群中的宋烟桥看姜东魁想要动手,上前制服姜东魁,他表示自己只是打家劫舍,不滥杀无辜,现如今国难当头,希望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枪就出枪,是爷们就要跟鬼子死磕到底。宋烟桥告诉贾有德他就是颜红光,贾有德明显不相信。宋烟桥认为真的假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手中的镜面匣子。贾有德听了立马没了气势,还让宋烟桥自己进屋拿枪。贾有德答应给三支沈阳造,二百发子弹,宋烟桥交代朴一生明天就让队员们操练起来,看能否以一当十,以十当百。宋烟桥向朴一生打听叫野骡子的绺子,并且表示他已经答应贾有德等下次野骡子再来的时候,游击队会保护贾家大院。

  • 乡亲们聚在贾有德家中的院子里,彭措大和罗开山被绑着在一口大缸里。贾有德指责罗开山勾结外人来劫他,并且让他家的哑巴炮头姜东魁对众人展示身手,围在人群中的宋烟桥看姜东魁想要动手,上前制服姜东魁,他表示自己只是打家劫舍,不滥杀无辜,现如今国难当头,希望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枪就出枪,是爷们就要跟鬼子死磕到底。宋烟桥告诉贾有德他就是颜红光,贾有德明显不相信。宋烟桥认为真的假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手中的镜面匣子。贾有德听了立马没了气势,还让宋烟桥自己进屋拿枪。贾有德答应给三支沈阳造,二百发子弹,宋烟桥交代朴一生明天就让队员们操练起来,看能否以一当十,以十当百。宋烟桥向朴一生打听叫野骡子的绺子,并且表示他已经答应贾有德等下次野骡子再来的时候,游击队会保护贾家大院。

  • 姜东魁打晕了贾有德,宋烟桥交代姜东魁带上所有的兄弟,把贾有德家里所有的枪都拿出来。野骡子带着绺子又来到烟筒山,却获悉村子里的人都跑光了。贾家院子大门紧闭,野骡子相信贾财主不会跑,因此敲响了贾家院子。罗开山假装害怕打开了门,野骡子在贾家院子搜到很多值钱的东西,正奇怪之时发现罗开山不见了。此时宋烟桥等人已经包围了野骡子,劝他投降。野骡子不愿向这些他认为的庄稼汉投降,见势不妙赶紧逃跑,手下的那些绺子被游击队抓了起来。游击队打掉了野骡子的绺子团,一些村民自愿报名加入游击队。

  • 大当家问赵疯子是否知道他杀的那些日本士兵都是天野联队的,赵疯子表示只要是鬼子他都杀。大当家喜欢赵疯子的敞亮,同意他加入山林队,只不过他们有个规矩,刚入伙得先当马夫。赵疯子没意见,他认为只要能打鬼子,让他干什么都可以。宋烟桥告诉大蹿儿他准备干掉整个天野联队,这样做的目的是要把颜红光的威风打出来。而这个计划他已经酝酿了半年的时间,目前要先把队伍拉起来,虽说没钱没人,但有他就够了,他就是大英雄颜红光。山林队的二当家总感觉赵疯子有些邪乎,他盯着赵疯子也有些时间,这天在马厩质问赵疯子是什么来路,费尽心思混进来有什么盼头,边说边掏出枪。赵疯子眼疾手快按住二当家的手阻止,二当家表示大当家最恨的是共产党,让赵疯子识相的话就赶紧认了。赵疯子表示他是想跟共产党干,只是人家不要他。二人正对峙着时,有手下汇报有日本鬼子来了。

  • 因为宋烟桥断然拒绝了天黑黑的要求,天黑黑恼羞成怒,端起长枪就楼了火。听到了枪响声,二当家和大蹿儿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冲进屋去,就看到天黑黑手里端着枪,板着脸斥责宋烟桥,借四十根黄金必须还八十根黄金,还喝令宋烟桥赶快滚蛋。朴医生跑来向宋烟桥汇报,根据情报翻天球的绺子头头换人了。宋烟桥心中一惊,因为原来的绺子头只认钱不认人,自己这四十根黄鱼算是白弄了。朴医生接着说,现在的绺子头目是朴医生的原来的少东家,一肚子坏水,叫候继福。既然朴医生认识侯继福,宋烟桥就派他前去联络。在候府中,候老爷新娶的小妾缨娘,原来也是一个绺子。她对着候老爷威逼利诱,想要问出候家粮食的下落。候老爷豁出老命,死活不开口。这时候啸天突然回到候家,口口声声称缨娘为媳妇,并且故意告诉缨娘,候府的钥匙就挂在候老爷的脖子下面,还故意暗示缨娘粮食所藏的位置。找到粮食后,缨娘丢下候啸天,命令绺子们粮食装车,然后离开。缨娘他们半路上遇到了森林警察押一批妇女准备送给日本人,一个森林警察见缨娘姿色不错,就想上去调戏,结果撂倒。

  • 当晚候啸天和缨娘在屋里争辩,缨娘坚决反对和颜红光合作,侯啸天却认为如果日本人不断增兵自己,粮食用完就非常危险,倒是可以和颜红光合作,就算是权宜之计。缨娘趁机提出枪要双份,外加一个独立大队司令的称号,缨娘传担心共产党的规矩多,侯啸天一下子要这么多,共产党不一定给。侯啸天丝毫不担心只要有枪有粮,他谁也不放在眼里。朴医生狼狈回到烟筒山,宋烟桥立刻给他包扎伤口。朴医生告诉宋烟桥,对方就是候啸天,是他下令割掉自己耳朵的。宋烟桥不禁失笑,没想到这么巧,居然又碰到老熟人。朴医生劝说宋烟桥不要单枪匹马前去见候啸天,因为这小子有奶便是娘,无奶就翻脸。宋烟桥却很有把握,他决定带着四十根金条,单枪匹马去会会候啸天。在候府中,宋烟桥见到了候啸天。候啸天开始觉得对方眼熟,凑近一看,一眼就认出对方是宋烟桥,不禁亲热地搂住他的肩膀。侯啸天指出宋烟桥根本就不是闫红光,宋烟桥辩解说自己原本就叫颜红光,只是遇见候啸天才叫宋烟桥。最后宋烟桥拿出了四十根金条作为见面礼,候啸天一看到金条立刻两眼放光,毫不犹豫照单全收。

  • 日本特使找到程彬,跟他谈条件,想拉他收编。颜红光突然闯到谈判地点,开枪杀了日本特使,要程彬跟着自己干。程彬被逼同意,一番谈判下来,颜红光答应了程彬的条件,给了他自制虎符。宋烟桥召集舒婕冯硕英具恩惠开会,说颜红光需要城里同志帮助搞清天野连队的动向。在敌人的通讯密档中,部队用代号表示,上级能肯定的是,T9和F6是分属天野联队和栗田大队的代号,但不能明确究竟哪个是天野。

  • 岸谷出差到新京,跟天野大队会和,天野大队的天佑大佐叮嘱岸谷,他肩膀上的少将军衔会成为反日分子的袭击目标。天野大队的职责是治安、剿匪,天野所过之处,绝对没有任何反日分子敢袭击,就算有,也会在几分钟内被剿灭,天佑大佐非常自信。宋烟桥安排了战术,天黑黑、侯啸天、程斌各自带领人马战斗,宋烟桥和大蹿儿在后方纵观全局,战前指挥官该做的就是联合作战,指挥行动,而不是冲锋陷阵,宋烟桥要立起颜红光义勇军的大旗,只有打赢天野,这面大旗才能在东北立足。侯啸天的人在后方负责截断鬼子退路,天黑黑负责游击战,程斌的人武器最好,负责前锋,侯啸天觉得宋烟桥给他的安排是最没价值的,都是逃窜的鬼子,根本捞不到什么油水,自己心里打起了鬼主意;程斌的手下认为自己前锋,其实就是送死,程斌认为他拿的利是大头,理应干的多一些,义无反顾的带头冲向敌人。

  • 邵熠辉派出使者送信给侯啸天,要求他出卖颜红光,侯啸天毫不犹豫地一枪撂倒了使者。大蹿儿刚好赶到劝说侯啸天向西突围,程彬会在那里接应。侯啸天一听气不打一处出,决定宁可在这里死守,也不接受程彬的好意。宋烟桥率领部下突袭了邵熠辉的部队,他们边打边撤,可是因为他们人少寡不敌众。宋烟桥命令分散突围,眼看伪军就要追上来,就在这时,天黑黑骑马赶到,带着宋烟桥及时的撤离。同时程彬看到侯啸天迟迟没有撤下来,率领部下冲上乱石岗,直接把侯啸天绑了抬下乱石岗。

  • 程彬查实糟蹋烟筒山妇女的是侯啸天手下的绺子,将两绺子击毙,和侯啸天结下了梁子。颜红光认为军纪必须严明,程彬做得对。侯啸天和缨娘带着自己的人负气出走,要离开烟筒山。大蹿儿上前挽留。正当此时传来消息,邵聿辉的人上山把侯啸天的寨子围了。侯啸天愤怒,要去打邵聿辉。邵聿辉设计,将侯啸天的人马逼上了高地,高地就是死地,侯啸天遭遇险境。颜红光得知侯啸天中了邵聿辉圈套,决定带领天黑黑和程彬去营救,程彬认为侯啸天之流,根本不值得救,但在颜红光的劝说下同意了。

  • 程彬瞧不起侯啸天的绺子队伍,侯啸天和程彬前嫌未了,劈头盖脸吵了一架,颜红光斥责了二人各自的不当之处,不许任何人以后再尥蹶子。游击队的事告一段落,颜红光换回宋烟桥的装束,回到了城市斗争中。宋烟桥和薛唯方论战,宋烟桥认为薛唯方在日本媒体发表文章是汉奸行为,薛唯方表示,相比“爱国贼”们,日本人更能帮助中国变好。中共中央交通员鸿雁来到哈尔滨,带来了指令,让宋烟桥今晚就离开哈尔滨,去陕北。

  • 日本关中军司令部将在哈尔滨召开一个作战会议,会只开一天,但由于抄写量大,舒捷等抄写员需要在司令部全封闭工作5天,开会当天有一个半小时休息时间,这期间,作战计划由战略参谋关岛随身携带。也就是说,地下党需要在这一个半小时时间内,拿到会议内容的文件,并带出司令部,拍完照片后,再将文件送回去。取得情报很重要,但是保护情报来源更加重要,如果由舒捷离开司令部送文件,日后追问起来,舒捷必定被怀疑,所以送出情报这个事情,就不能由舒捷来做。邵熠辉当天也会在司令部,但他中午会出去,舒捷打算将自己的大衣交给邵熠辉,让邵熠辉帮忙送去洗,而事实上是将情报放在大衣口袋里,让邵熠辉浑然不觉的成了送情报的人。

  • 宋烟桥和日军在山林展开游击战,手下打探南面和冬面都没有鬼子,宋烟桥却要往西走,宋烟桥让手底下的义勇军记住,游击战就是要比鬼,就是要冒险。宋烟桥太了解岸谷,只要有一丝的可能性,岸谷就绝对不会放弃,宋烟桥故意留下可以追踪的痕迹,让岸谷根据痕迹追踪,将岸谷引到西面。攻城军并没有跟日军发生战斗,天亮前就撤退了,邵熠辉在城外十里,五鹤岗那里发现一支抗联部队的踪迹,不超过一百人,岸谷命令邵熠辉周旋,不用急于求胜。

  • 岸谷半夜来舒婕家敲门,声称家里蚊子太多,蚊香用完。看到舒婕正在熬粥,便随口问起。岸谷还试图闯入舒婕的卧室,发现被褥凌乱,反问舒婕都已经睡下了为何还要起来喝米汤,舒婕却笑称自己喜欢躺在床上吃东西。岸谷故意东翻西找,并准备掀开床上的被子,但他最终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决定放长线钓大鱼。山谷接到了土肥原的电话,要求他立刻彻查情报泄露事件。山谷有些为难,因为他当时出入的有五十三个人,一一排查需要时间。同时他提出了一个意见,既然共产党可以渗透进入日本人内部,那么自己也可以反渗透。他的建议得到了土肥原的极力认可,鼓励他大胆的放手去干。

  • 深夜舒婕前去传递情报,她刚把一张纸条塞进门缝,她的后腰就被一把枪给頂住了,舒婕扭过头,不由脸色大变,原来对方竟是日本人的密探。但随即这名密探就被赶到的岸谷一刀捅死,岸谷杀掉密探后冲着舒婕森然一笑,直接戳破她的身份说她是共产党。

  • 岸谷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爱理惠子,送上以前让横烟帮忙买的那枚戒指。天真的理惠子她选择相信岸谷,帮岸谷松开绳子。舒婕撕心裂肺地大喊,劝她不要被岸谷骗了。理惠子根本就不听劝,上前狠狠地扇了舒婕一个耳光。理惠子为岸谷松开绳子,没想到的是岸谷转身就勒住了她的脖子,并且冷血的将她当场勒死。

  • 横烟在野外勘察时,发现了一系列痕迹,推测岸谷杀了理惠子抛尸野外。回到警察厅,横烟向岸谷申请去治安科。岸谷笑着说自己最喜欢的还是跟横烟搭档,他们了解彼此的工作模式和秘密。横烟看着岸谷终于在申请上签下名字,刚刚因紧张而浑身是汗。夜晚,宋烟桥和舒婕并肩坐在炭火前聊天,忽然火星溅起,飞进宋烟桥的眼睛里。舒婕赶紧上前帮宋烟桥吹眼睛,这一幕正好被前来的天黑黑撞见,而她的角度看着就像是舒婕在亲吻宋烟桥。天黑黑跑到树林里生闷气,缨娘跑来安慰,天黑黑打算要让舒婕在密营里待不下去,还让缨娘跟她一起在宋烟桥面前唱一出双簧。

  • 天黑黑遭遇倒日本人的巡逻队,舒婕独自前去救援,她故布疑阵,把巡逻队引向雪山的方向,两个人巧妙配合,把巡逻队的日本一一干掉,这才逃离险境。天黑黑在洗衣服时,舒婕前来找她谈心,天黑黑却直言自己无论她怎么帮自己,自己仍不喜欢她,但她身上的那股子傲劲自己很欣赏。舒婕转身准备离开,天黑黑却忽然问起自己如此带待她,她为何还要救自己。舒婕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转述了宋烟桥的一句话,我们不能在别人的苦难面前转过脸去。听了这句话天黑黑欣慰地笑了,两人一笑泯恩仇,从此以后两个人也彻底的化敌为友。

  • 联络员见到了宋烟桥,原来赵锋准备和他合作,端掉河口镇日军大队的守备队。宋烟桥找程彬商量,程彬却直言这场仗太险了,没法打。他指出宋烟桥真实目的是为了帮赵锋一把,宋烟桥希望程彬能和赵锋成为朋友。邵熠辉立刻来向岸谷邀功,岸谷命令邵熠辉不得和颜红光谈判,必须完全歼灭,随后岸谷立刻向关东军司令部汇报了此事。出发前,宋烟桥告诉大蹿儿,要留下一支战术预备队,给自己留一个后手。联络员向赵锋传达了宋烟桥的意思,等待他先动手拿下河口镇,赵锋很恼火,觉得这是宋烟桥轻视自己,他决定独自动手,抢先拿下河口镇,让宋烟桥看看。

  • 程彬、侯啸天策划了一次针对赵疯子的暗杀活动。他们约定,参与的人都臂系白布。赵疯子猛追邵聿辉,每每即将追到,却又功亏一篑。终于,他被邵聿辉牵制于一个处于日军大包围的小村中。此时,颜红光已经全盘掌握了岸谷的计划。他阻止大部队跨过军事界线嘎子岭。自己带小而快的精兵赶赴救援。就在颜红光快要打进伏击圈时,赵疯子的队伍终于战至弹尽粮绝,赵疯子力战至最后,被日军俘虏。他拄着军旗,站立于风中,毫无惧色。

  • 岸谷生擒赵疯子后,转而围剿主动撞进埋伏圈的颜红光。颜红光兵行险棋,带领小分队从人兽不行的无人区突围。在日军一路穷追猛打下,这支小分队的战士几乎都牺牲了。颜红光和少数人悲壮地回到了密营。赵疯子被俘后,关押于哈尔滨。岸谷深知这个曾假扮颜红光的抗联领袖作用。他对赵疯子以礼相待,施以感化,企图令赵疯子替伪满洲效力。赵疯子假意逢迎,麻痹岸谷。在一个没有鸟语花香的清晨,赵疯子撕裂自己的伤口,活活拽出肠子,自杀了。

  • 岸谷告诉邵熠辉,他刚刚收到的通报是不准确的,他不会忽视邵熠辉在这一战中的功劳。他看出邵熠辉心中有事,便旁敲侧击,邵熠辉犹豫再三,拿出宋烟桥送给自己的信。岸谷当即表达了对邵熠辉的信任,并表示要把送信的人送回去押回去审讯。看到邵熠辉脸色迟疑,岸谷冷冷一笑随即离开。在密营中,天黑黑问起岸谷为何还不对邵熠辉动手,宋烟桥推测岸谷早就对邵熠辉有所怀疑,只是缺少证据,岸谷既然已经发现了自己知道一号战士是眼线,那就把他坐实,再次派出一号战士前去联络邵熠辉。宋烟桥当即给岸谷送去了一封信,岸谷立刻得出结论,前来送信的一号战士身份已经暴露,一号战士当即自杀谢罪,很快他被悬尸城外。宋烟桥得到消息,立刻派天黑黑,带领那伙渗透进义勇军的日本士兵悄悄埋伏在何邵熠辉联络的密营附近,然后命令天黑黑尽快撤离,让那伙日本士兵和邵熠辉的部队狗咬狗。邵熠辉精心安排一番后,带领士兵到达密营,他们冲出来,二话不说就消灭了密营的游击队。

  • 丁康来到军营第一天就和别人打了一架,他跑到河边。舒婕追到河边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询问他是否喜欢自己。丁康极力否认,舒婕坦诚说自己把他当战友,当成亲弟弟,在这里除了革命,其他一切包括爱情都不重要。丁康酸酸的说舒婕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却没有言明转身离开。丁康决定主动向宋烟桥道歉承认错误,宋烟桥也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开诚布公的找丁康谈一谈。他向丁康坦言自己结过婚又离婚,丁康犹豫再三,直接询问宋烟桥是否爱舒婕。当宋烟桥肯定得说爱时,丁康激动地站了起来。宋烟桥又解释说,自己所说的爱和他理解的爱不是同一回事,他还鼓励丁康大胆的去追求自己所爱的人。

  • 侯啸天的队伍在半路上遇到了日本士兵的伏击,他要求缨娘向南撤退,缨娘不肯,他只好命令部下架走缨娘。日本士兵向侯啸天喊话要求投降,为了保存实力,侯啸天决定先投降再说。缨娘急匆匆的带来了侯啸天被围的消息,与此同时,岸谷得到消息,声称侯啸天被捕。他要求警察厅立刻把侯啸天转送到哈尔滨。冯硕英通过警察厅内部的线人瑶瑶口中得知,岸谷派出了两队人押送侯啸天,以此来迷惑抗日联军,岸谷因为信不过靖安军,所以负责押送的肯定是日本宪兵。他们冒着暴露的危险,用电台向抗日联军传递消息。

  • 在警察厅,冯硕英见到了血肉模糊的具恩惠,岸谷提出自己可以答应救治具恩惠,但是冯硕英必须交代警察厅内部的线人究竟是谁。冯硕英犹豫了片刻,提出要单独和具恩惠呆一会。原来当天在报社外,具恩惠为了救瑶瑶,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结果被逮捕。当岸谷再次打开牢房时,他顿时惊呆了,原来冯硕英和具恩惠手拉手已经壮烈牺牲,他们选择了用一颗钉子自杀。宋烟桥准备出一次远门,临行前宋烟桥来找薛教授,他相信薛教授所写的文章是被逼无奈。薛教授分辨只有自己的这样的人才是纯粹的爱国者,宋烟桥指责薛教授这是苟且偷生,认贼作父,他要薛教授睁大眼睛,看看自己这些爱国者究竟是如何做的。薛教授要求宋烟桥带话给颜红光要珍爱和平,宋烟桥却直言和平是用战争换来的,希望薛教授活到战争结束那一天。

  • 岸谷杀害理惠子的事情败露,被石川带走审讯。岸谷推脱说理惠子通共,已经被共产党员舒婕渗透,为了自保,所以只能杀掉自己的妻子。石川反复追问谁能够为岸谷作证,岸谷顿时沉默了。就在这时,石川接到了土肥原的指令,决定释放岸谷。原来,当岸谷被特高课带走时,就暗中命令横烟马上向土肥原求救。程彬投降后,在他的帮助下,岸谷差点围堵了了颜红光的警卫连。但是程彬却拒绝帮助岸谷对付颜红光,岸谷怂恿程彬如果成不了大人物,也可以杀死大人物,一样可以被写进历史。程彬很担心会遗臭万年,岸谷以韩信的例子劝说程彬,要么遗臭万年,要么造反到底,他的左右摇摆只会害死他。事到如今,程彬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决心跟着日本人一条道走到黑。

  • 岸谷带着特务来抓薛教授,薛教授低声下气地表示自己以后会全力配合他们,自己会写文章支持满洲新政,岸谷却冷笑着说让他为大日本帝国做出更大的贡献。他冷漠的命令特务把薛教授带到满洲给水防疫部队,也就是臭名昭著的731部队给石井博士当高智商试验品。薛教授已经吓破了胆,他反复哀求岸谷别杀自己。在山林密营,老虎班的战士请求去靠山屯弄些粮食。宋烟桥有些不放心,他命令大蹿儿带着老虎班的战士一同前去,快去快回。老虎班的战士偷偷摸进了靠山屯,他们带走了一部分粮食,但是很快被巡逻的日本士兵发现。小豆子仓皇逃跑,被一名日本士兵开枪打伤,幸亏大蹿儿及时出现,这才从日本兵的枪口下救了小豆子。

  • 在密营中,宋烟桥发现小豆子失踪,和战士们一起去寻找,终于找到了他。小豆子觉得这样的日子没有盼头,但向宋烟桥保证不会当汉奸,不会投靠日本人。宋烟桥信任的说小豆子往密营的方向走,说明后悔了,想回到队伍,而大家都会犯错,只要能改都没错。宋烟桥命令小豆子带着少年队往西走,分散突围,逃出敌人的包围圈,但要注意分散隐蔽,等待大部队的联络。1939年至1940的冬天,宋烟桥的部队终于战胜了严寒,却不知道死神却悄悄地临近。为了一举消灭抗日联军,关东军向满洲大规模增兵。为了保证抗联有生力量,抗联各军分批向苏联境内转移。

  • 天黑黑引侦察队离开后,意外地发现了日军骑兵和雪橇大队的动向。她猛然意识到,日军除了飞机、摩托化部队、步兵讨伐队以外,还出动了这些隐秘的高机动性力量。天黑黑无法推测颜红光的行军路线,为了给司令争取更多的时间,她主动率队攻击日本骑兵队。天黑黑疏散了伤员和丧失战斗力的战士,带上最后的力量,向敌人发起了死亡冲锋。在苍茫的冰河上,天黑黑的侦查排面对几十倍于己的日军,殊死搏斗。最终,天黑黑力战不降,带着她的爱国之魂,长眠于这片不知名的冰河上。

  • 舒婕肺炎复发,加上头部伤势加重。颜红光踪迹再次暴露,敌人追上。战斗中,程彬故意击伤大蹿儿,拖缓颜红光逃亡速度。军医朴大夫背着大蹿儿逃离战场,自己却受重伤,给大蹿取出子弹后,要把颜红光带给祥子的话捎过去,他知自己必死。大蹿儿受伤后无法逃离,躲进树洞,用朴大夫的遗体挡在树洞口。岸谷众人追至,险些发现大蹿儿。在大蹿儿离队,朴一生牺牲后,颜红光身边仅存几名战士。

  • “九一八”前夕,地下党人宋烟桥接受中央特科的一项神秘任务-寻找抗日英雄颜红光。没想到任务的开始就面临着被叛徒出卖,好友牺牲,与上级失联等一系列问题,为了查明真相,宋烟桥设计入狱,勇斗满铁警察署,肃清了叛徒,重建沈阳地下组织。 “九一八”爆发后,宋烟桥在哈尔滨找到颜红光,并暗中帮助,颜红光牺牲后他扛起这面英雄的旗帜,扮演着“颜红光”继续战斗。他改变城市斗争的形态,开始建立城市游击队。他不愿让任何人受到牵连,面对战友的表白他拒绝了。在极端艰难的条件下,他带领着游击队和隐秘战线,屡建奇功。 随着整个东北抗战局势的恶化,他也走向了自己命运的终点。他有过选择,可以越界苏联偷生。但他决定留下来,扛着“颜红光”这面旗帜战斗到最后 。

  • “九一八”前夕,地下党人宋烟桥接受中央特科的一项神秘任务-寻找抗日英雄颜红光。没想到任务的开始就面临着被叛徒出卖,好友牺牲,与上级失联等一系列问题,为了查明真相,宋烟桥设计入狱,勇斗满铁警察署,肃清了叛徒,重建沈阳地下组织。 “九一八”爆发后,宋烟桥在哈尔滨找到颜红光,并暗中帮助,颜红光牺牲后他扛起这面英雄的旗帜,扮演着“颜红光”继续战斗。他改变城市斗争的形态,开始建立城市游击队。他不愿让任何人受到牵连,面对战友的表白他拒绝了。在极端艰难的条件下,他带领着游击队和隐秘战线,屡建奇功。 随着整个东北抗战局势的恶化,他也走向了自己命运的终点。他有过选择,可以越界苏联偷生。但他决定留下来,扛着“颜红光”这面旗帜战斗到最后 。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