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初奇人传

8.8
民国初年,以八仙爷爷为代表的一众江湖艺人坚守千年宝藏之秘密,又苦于谋生艰难,希望能改变生活现状,过上普通人的生活。可怎奈以方远极为首的军阀势力,对这宝藏之秘贼心不死,不择手段对八仙等人加以迫害。一名留洋归来的学子华民初,出身富贵却心怀百姓疾苦,希望报国兴邦,不愿安逸度日。在回国的火车上,他意外卷入到方远极的阴谋之中,最终于八仙走到一起,携手对抗阴谋者的惊天骗局。更让八仙意外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华民初带领着这群江湖艺人,摆脱了现有僵化的规矩和桎梏,寻得了更好的出路,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
打包价格:
剧集列表 更新至 24 / 共34集) 每周五至周日20:00各更新2集 VIP抢先看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在日本留学回来的华民初,坐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疲于长途奔波的他,一心只想回到北京,见到自己的亲人。然而在火车上,他却遇见了一些奇怪的人,这些人称自己为八行中人,正在寻求合适妥善的方式解散八行。其中有古灵精怪的花谷,还有身手高超的一方,以及气质超凡脱俗的金绣娘。原来是外八行的人收到消息,据说十行者绘卷就藏在乘坐这趟火车的南方和谈使节身上,而十行者绘卷是八行传承宝物,对于解散之事非常关键,因此他们必须得到绘卷。此时突然出现的炸弹制造了混乱,危急时刻,携带炸弹的人突然被杀,华民初的学弟柯书在紧要关头出手拆除了炸弹,得救的众人欢呼,华民初却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果不其然,一阵黑暗之后,南方和谈使节不知道被谁所暗杀,并且杀害南方和谈使节的凶器,是华民初随身携带的一把短刀。一波惊心动魄的危机暂时解除,列车安全到站。原来火车上的一切是京畿卫戍司令方远极和八行中的章三爷精心设计下来的圈套,目的就是为了引出外八行,将刺杀使者之事嫁祸八行。

  • 华民初应邀来到清吟别馆给众商女排戏,不料警察突然出现,并执意要带走华民初进行调查,华民初为了证明自己清白,跟随警察离去,追求金绣娘的启鸣为彰显自己的义气,为华民初出头,被警察以妨碍公务的罪名一并带走。钟瑶收到消息,为自己的弟弟担心不已,派人花钱将华民初与启鸣保释了出来。华民初为此气愤不已,觉得自己被花钱保释无法自证清白,并坐定了犯罪的事实,一番争执之后,双方都做出了让步。入夜,清吟别馆大戏开幕,一众身份不简单的人来看戏。华民初在表演《荆轲刺秦》时,丢失了道具地图,道具实则被八仙掉包,十行者绘卷作为道具展现在众人面前。绘卷的出现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众人开始争夺绘卷,易阳师希水为争夺绘卷大打出手,华民初陷入危险,情急之下一方出手,华民初得以侥幸逃脱。华民初落魄回到钟家,确认姐姐的安全,却没发现自己已经被希水跟踪。希水出现在浴室之中,想取走华民初身上的十行者绘卷,却发现华民初背上出现了阳极师的印记,将华民初认作师哥,执意要带华民初回昆明的易阳师一行。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在日本留学回来的华民初,坐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疲于长途奔波的他,一心只想回到北京,见到自己的亲人。然而在火车上,他却遇见了一些奇怪的人,这些人称自己为八行中人,正在寻求合适妥善的方式解散八行。其中有古灵精怪的花谷,还有身手高超的一方,以及气质超凡脱俗的金绣娘。原来是外八行的人收到消息,据说十行者绘卷就藏在乘坐这趟火车的南方和谈使节身上,而十行者绘卷是八行传承宝物,对于解散之事非常关键,因此他们必须得到绘卷。此时突然出现的炸弹制造了混乱,危急时刻,携带炸弹的人突然被杀,华民初的学弟柯书在紧要关头出手拆除了炸弹,得救的众人欢呼,华民初却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果不其然,一阵黑暗之后,南方和谈使节不知道被谁所暗杀,并且杀害南方和谈使节的凶器,是华民初随身携带的一把短刀。一波惊心动魄的危机暂时解除,列车安全到站。原来火车上的一切是京畿卫戍司令方远极和八行中的章三爷精心设计下来的圈套,目的就是为了引出外八行,将刺杀使者之事嫁祸八行。

  • 华民初应邀来到清吟别馆给众商女排戏,不料警察突然出现,并执意要带走华民初进行调查,华民初为了证明自己清白,跟随警察离去,追求金绣娘的启鸣为彰显自己的义气,为华民初出头,被警察以妨碍公务的罪名一并带走。钟瑶收到消息,为自己的弟弟担心不已,派人花钱将华民初与启鸣保释了出来。华民初为此气愤不已,觉得自己被花钱保释无法自证清白,并坐定了犯罪的事实,一番争执之后,双方都做出了让步。入夜,清吟别馆大戏开幕,一众身份不简单的人来看戏。华民初在表演《荆轲刺秦》时,丢失了道具地图,道具实则被八仙掉包,十行者绘卷作为道具展现在众人面前。绘卷的出现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众人开始争夺绘卷,易阳师希水为争夺绘卷大打出手,华民初陷入危险,情急之下一方出手,华民初得以侥幸逃脱。华民初落魄回到钟家,确认姐姐的安全,却没发现自己已经被希水跟踪。希水出现在浴室之中,想取走华民初身上的十行者绘卷,却发现华民初背上出现了阳极师的印记,将华民初认作师哥,执意要带华民初回昆明的易阳师一行。

  • 隔日,华民初已经安抚好钟瑶的情绪,一直纠缠不休的希水也冷静下来,此时表现出来的却是番活泼开朗不见外的性格,与钟瑶华民初共进早餐。希水仍旧坚信华民初是自己失踪多年的师哥,是易阳的唯一一位阳极师,希水内心极其重视这件事情,并跟华民初试着讲清楚易阳师一行及身上的剑阁之印的意义,但华民初不解,两人而后结伴去天桥看表演。与此同时章三爷暗中派人劫持钟瑶,并以钟瑶为筹码,威胁华民初,让他交出十行者绘卷。华民初从目睹钟瑶被绑架的柯书口中收到消息之后,焦急的冲了出去,但随后意识到自己力单势薄,根本无法救回钟瑶,在细心思考之后,华民初无奈之中找到金绣娘,却又从金绣娘口中得知商女一行已经被方远极全员扣押,彻底冷静下来的华民初,联手金绣娘,决定一同寻找外八行中其他行的人帮忙,努力对抗幕后黑手方远极与章三爷,并一同商议策划出了一个惊天大计划。金绣娘找到八行之中最善情报的谛听一门,打探到栾督办的行程,又寻找到混迹北京城的孩子王爵爷,爵爷起初因与花谷的个人恩怨拒绝。

  • 会议中众人商量应对办法,柯书提议通过炸掉地下河拯救被困的钟瑶与商女众人,金绣娘利用自己极广的人脉搞到了部分炸药,华民初提出建议想在炸毁地下河制造混乱的同时劫持栾督办,以此保证大家性命无忧,在接下来的集思广益之中,众人纷纷认同华民初所想。随后华民初带着十行者绘卷和金绣娘、启鸣来到与章羽约定的地点。华民初被章羽要求,额外用自己的命作为置换钟瑶的条件,方远极则要求华民初签字认罪是自己杀害了南方和谈使节,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华民初。华民初步步为营,提出用俄罗斯转盘的赌博方式与章羽进行博弈从而拖延救人的时间,章三爷同意,期间华民初巧妙的将仙流之主章三爷设下的种种圈套悉数化解。可一切优势随着时间流失渐渐消散,劫持栾督办的花谷一行也宣告失败。在最后一轮博弈时,柯书终于成功炸毁地下河,众人得以逃出。华民初想将十行者绘卷交还给金绣娘等人,众人告知十行者绘卷的归属必须得在八行会时做决定,让华民初代为保管,直到八行会结束。八行之人聚在一起,商讨八行会的会议地点,华民初心生一计,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 各行众人纷纷前往章府。章三爷佯装被迫参加八行会。开始会议,八仙主持各行行首分八角,以乾坤方位站定,华民初惊讶的发现学弟柯书属于墨班一行。此时,按规矩,章三需要把绘卷交给金绣娘,后者得到八行领袖持卷人的身份,解散八行一事才能开始展开。但交接时间将近,章三爷却心有不轨,他向大家揭露了华民初的真正身份,原来华民初是上任易阳之主柳烟与仙流之主华谕之的血脉。八行行规规定,隔行不婚、逆子当除。华民初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一方作为掌刑一派,准备就地格杀华民初。情急之下希水谎称向华民初种下了情毒,宣布从此二人同生共死,以易阳一派威胁一方,但情毒本身并不存在,因此此举有着很大的风险,而华民初本人此时也对忘恩负义的八行之人深恶痛绝。不料一方并未止步,关键时刻八仙向金绣娘暗示,此刻痛恨八行的华民初,才是帮助八行解散的最佳人选。交接时间已到,八仙将十行者绘卷从章三爷手中抢出,交接给了金绣娘,金绣娘瞬间让位,使华民初成为了新持卷人。情急之下华民初答应成为持卷人,但内心仍旧对八行感到厌恶,由于行规规定任何人不得弑主。

  • 希水带着华民初趁学生街头游行时躲避追查,但华民初目睹了士兵殴打教师学生,他奋力出手却被士兵发现。危急时刻,华民初被爵爷手下的小孩救走,并且在爵爷做主的贫民窟“紫禁城”中得到喘息和片刻的安宁,在这里华民初感受到了底层百姓的坚强与努力,深受感动。方远极因抓捕华民初未果,气急败坏的带人搜捕钟家,一阵仔细搜索之后,却没有搜到一点线索,只得灰头苦脸的离开。然而随后,栾督办新的手下张禄却搜查到了贫民窟,在众人帮助下,华民初逃向树林,重新与八行众人会合,然而众人都希望华民初能够承担持卷人的重任,带领八行顺利解散,他们都期盼能够回归市井,以普通人的身份活下去。华民初本无意成为外八行的持卷人,向众人一阵推脱,并表示自己只想做个普通人,众人向华民初讲述了八行的渴求,华民初为之动容。于是在众人的一阵恳求之下,终于同意做外八行的持卷人,料理解散八行的事情。

  • 钟瑶深知华民初已经陷入了外八行的纷争中无法自拔,为了拯救华民初,钟瑶只得用计,让华民初以自己未婚夫的身份与她一起出国逃避,为此钟瑶与栾督办进行了交易周旋。同时八仙也道出了华民初真实的身世,原来当初那场大火,八仙也在,柳烟为了保住还是婴儿的华民初的性命,用十行者绘卷与八仙做了交换,八仙因为对这孩子的未来感到好奇,救下了幼年的华民初,并在多年后,决定将华民初视为八行持卷人。华民初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对自己的信念越发的坚定,他开始明白解散八行,引导八行之人回归社会是一件极为有意义的事情。此时,章羽却依旧不死心,用仙流一行作为苦肉计想引出华民初。爵爷传来消息,说仙流一行以及无辜的学生代表被当做了火车刺杀案的主使,即将被方远极处决,华民初十分气愤,集结众人计划营救无辜的学生,并且与所有人约法三章不可以做任何违背道德法律的事情,与此同时,遭到罢辍的司令方远极在牢房中发现华谕之,两人相谈,华谕之告诉方远极,他做事欠缺冷静,无法成大事,劝方远极冷静旁观,自己愿意从旁配合。

  • 华民初决定劫狱,华民初将救出仙流的方法告诉八行众人,并制作出周密的劫法场计划,众人都觉得计划无误,蓄势待发,然而就在此时,八仙前来,告知行刑时间已经提前。突然的时间更改打乱了华民初的所有计划,无奈之中华民初表示只能当天看情况行事。行刑当天,新司令张禄布下天罗地网,准备捉拿八行一行人。行刑场上围观的人中也分布了众多方远极的眼线,侦查着行刑场中的状况,为防止外八行的人前来劫场后逃走,行刑场外还安排了许多士兵。然而在方远极漫长的等待和计划之中,华民初和外八行的人始终没有出现,眼看行刑时间将至,华民初突然出现将方远极等人的栽赃恶行广而告之,民情激愤之下,方远极怒极并向普通民众开枪,彻底越线,人群变得愈加混乱,华民初乘乱将章羽救出,并开始按计划撤退。华民初与章羽碰面时忽然一帮杀手出现,原来这是栾督办为防止华民初逃脱安置的后手,华民初无路可逃。危急时刻八行众人出现,将杀手吓退,华民初得以解围。事后方远极被赶出北京,华民初处置了章羽,但在与钟瑶的交谈中,被希水得知师哥想要解情毒。

  • 虽然情毒是假,但希水仍然陷入了深深的难过,因为她清楚华民初或许要前往国外,华民初面对伤心的希水也只能流下泪水。栾督办派人搜寻也是毫无音讯,而各种报纸上都刊登了方远极枪击民众的事情。栾督办陷入了极为被动的地步。另一方面,华民初传消息给栾督办告知八行撤出京城,栾督办只好放过华民初等人。华民初打算如约前往美国,但却发现钟瑶已先他一步离去,钟瑶留下一封与华民初道别的信,希望他能够顺利解散八行,完成自己的任务。八行在北京的故事告一段落,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华民初决定跟随希水等人,向昆明出发,解除身上其实并不存在的情毒,并且为千手、易阳两行找寻出路。此时的方远极再次遇见华谕之,华谕之伙同失势的方远极,打算阻止八行解散并且据为己有。另一边,谛听行首出现,并打算一同去昆明,而所谓的六耳先生其实是钟瑶。华民初众人在前往昆明的途中,遭遇到仙流章三爷残党的圈套,华民初等人被困住。危难时刻被枫茗解救,困局得解,枫茗道出自己佩服年轻有为的华民初,并直言华民初有望解散八行。

  • 汉口关的情势紧急,枫茗表面上出卖华民初一行人,被希水等人误解,然而华民初发现了枫茗给自己的暗示,与枫茗两人上演骗中骗的计谋,成功将胆小怕事的一众军官唬住,随后众人顺利度过了危机。枫茗夸赞华民初,能够及时理解自己的暗示,华民初则谦虚回应。在火车进入南界之后,受到了滇南军阀的攻击,八行本能的以为又是有人想对华民初不利,然而枫茗道出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原滇南司令薛将军的妹妹、将军遗训的宣读人。此番遭受军阀攻击,其目的是想要取走枫茗持有的将军遗训,然后以此获得军权。枫茗道出事实,众人忙于应付,情势越来越紧张,此时薛将军曾经的左膀右臂杨照山出手相救,大家才得以度过难关。杨照山将众人安全接走。此时花谷也回到了千阳坊,见到了千手之主兰庭老人。花谷做为兰庭老人的座下首徒,将华民初需要帮助的消息传给兰庭老人。杨照山收到饶杜君的消息,邀请枫茗前往督军府作客。华民初认为这是一个鸿门宴,但迫于司令部的压力,无法拒绝。华民初心生一计,以稍事歇息为由让杨照山先独自前去,并以佩刀为号,确认晚宴是否存在变故。

  • 杨照山前往司令部,华民初则决定跟随希水前往三野坡解情毒。此时,千阳坊的兰庭老人与弟子花谷重聚,花谷告知了千手之主持卷人此行的目的与军阀的野心,兰庭老人心领神会。此时恰巧钟瑶与爵爷来到千阳坊拜访兰庭老人,兰庭老人暗中给爵爷设下了三道关卡。另一方饶杜君识破了佩刀的暗号,成功邀请到了枫茗,杨照山身陷督军府,与此同时,华民初跟希水去了三野坡。钟瑶、爵爷来到千阳坊,却遇上了千阳坊的闯三关考核,一番灵巧身手展示后,爵爷轻松通过千阳坊三试,也初识了花谷的师父兰庭老人,原来兰庭老人并非老者,而是一位仅仅四十余岁的女性。此时,枫茗正在前往司令部,路途之中心觉不妥,用计告知柯书,并开始拖延时间。希水与华民初漫步山野,终于来到三野坡并遇见了前易阳行首柳轻,得知华民初身世的柳轻十分气愤,她身为华民初母亲的妹妹,认为华民初及其父亲是害死姐姐的罪魁祸首,气氛变得微妙而紧张。

  • 此时,柳轻打算抓捕并软禁华民初,在希水求情与华民初持卷人身份的忌惮下,只能将华民初轰赶出去。华民初神秘黑衣人出现,开始攻击华民初,此人正是希水的师哥羲和,羲和自幼离开三野坡,他心疼师妹希水之余十分恼怒华民初,因此他将华民初击倒,随后将希水带回三野坡。醒来后的华民初遇见柯书,得知枫茗有难,斟酌之下只好命令柯书通知谛听,下令八行全力营救枫茗。暗中,方远极听从华谕之以苦肉计才能混入三野坡的建议,自伤左臂并且伪造出易阳的毒伤。华民初与杨照山重新碰头后,提议电告西南,揭发饶杜君的恶行,饶司令彻底失败。此时,钟瑶在询问兰庭老人关于华谕之的事情,原来兰庭老人是为数不多知道钟瑶是六耳的人,但对于华谕之的事情她并未解答,此时华民初与众人来到千阳坊,商议是否可以将枫茗藏身于此,大家有了一丝休整的时间,华民初也重新见到了姐姐,可是钟瑶谎称是船期延误,也没有告知华民初自己是六耳的真相。与此同时,爵爷正与鹤云相谈,此时鹤云却表现得有些怪异……

  • 中了易阳行特质毒药的方远极此时来找华民初求助,华民初陷入两难的境地。最终华民初下定决心,带着方远极去往三野坡,请求易阳救治方远极。钟瑶先行一步找到希水的师父,前来打听华谕之的事,却被柳轻道出钟瑶母亲才是华民初身世悲剧的始作俑者,并随后软禁了钟瑶。华民初带方远极来到三野坡中,此时羲和出现,羲和答应救方远极,但要求华民初等人离开三野坡,花谷爵爷与其争吵,暗中中了阳极师的毒物。方远极苏醒,感谢羲和的同时,怂恿羲和杀死华民初,羲和同意并打算利用方远极。花谷爵爷毒发,华民初愤怒带人回去质问易阳师宗门,遇见希水。两人在寻找另一枚解药的过程中重修旧好。此时他们却又收到消息,钟瑶被软禁在此,华民初等人前来营救钟瑶,却没有料想到被柳轻埋伏。华民初在三野坡中被柳轻控制,后者同时将钟瑶的真实身份抖出。此时,爵爷柯书三人正在准备营救华民初。

  • 华民初意识到钟瑶的母亲正是二十年前害死自己一家的关键人物,让华民初更不能忍受的是钟瑶长达二十年的欺骗。柳轻夺取了十行者绘卷,绝境之中,希水挺身而出,以再也不见华民初的誓言,换取了华民初等人的逃脱机会。另一边,方远极恢复之后,反咬羲和一口,杀害了羲和。然而此时此刻,丁天赐却发动阴谋,派遣自己的部队伪装成杨照山的部队,动身来到千阳坊,打算趁华民初不在直接得到枫茗,获取将军遗志。华民初得知此阴谋,立马兵分二路,让花谷爵爷先去支援枫茗,自己则准备去杨照山府邸搬救兵。危难关头,兰庭老人挺身而出,用计拖到了华民初及盟友的到来。然而丁天赐的部队队长为了不让阴谋被破坏,直接向枫茗扣动了扳机。兰庭老人为了大义,用身体替枫茗挡住了致命的子弹,自己命陨于此。杨照山带着缴械了的贼兵前去找丁天赐对峙,并告诫丁天赐,不要再打遗训的主意。

  • 华民初意识到八行中出现了内奸,于是开始设局调查内奸底细,一番调查后却仍旧没有头绪,只得先将暂有嫌疑的启鸣、金绣娘以及钟瑶三人遣散回去,以保证安全。钟瑶不肯离开华民初,但在华民初的要求之下,无奈只能配合,临走之时再次向华民初表达了自己的感情。另一方,千手中竟然留有仙流残党,并计划着发动一场惊天阴谋。此时方远极带兵前往三野坡,准备攻陷三野坡。方远极与丁天赐血洗三野坡,易阳宗门惨遭屠戮,柳轻希水奋起反抗,却被方远极制服,柳轻死前赶到千阳坊,将易阳的情况告诉华民初,并且请求华民初救出被控制在三野坡的希水。看着柳轻死在自己面前、希水身处危机,华民初气愤不已,当即安排了救援行动,并召集所有人拯救希水、破碎方远极得到十行者绘卷的野心。

  • 华民初安排好周密的计划:爵爷保护枫茗前往杨旅长处避难,一方、花谷利用自己的身手支开三野坡外围的兵力,好让柯书潜入三野坡内部寻找此前发现的墨班水坝装置。而自己,则只身来到三野坡,并用绘卷诱惑丁天赐。此时丁天赐发现了方远极另有所图,欲望促使他染指绘卷,时间得以拖延。此时,柯书取到关键齿轮,三野坡即将决堤。丁天赐只得放人,但方远极不从,大坝决堤,大量水流倒灌三野坡。一方带华民初逃出生天,方远极欲追却被水流挡住。华民初等人安全到达千阳坊后,八仙出现并告知华民初万山河绘卷的事。希水则因师傅身死、易阳行覆灭内心悲痛不已。柯书为安慰希水为她去买小吃,却无意发现丁天赐的阴谋——丁天赐丧心病狂的在三月三花会上安置了炸弹,准备破罐子破摔。

  • 华民初危难关头以丁天赐为人质,破解了他的计划,让昆明真正迎来了和平。华民初与希水表达了自己的感情,而此时谛听一门传来了关于万山河绘卷的消息,称关于万山河绘卷的内卷在广州一个名为白锦的人手上。在得到有关万山河绘卷的情况之后,华民初决定前往广州,面见墨班行首墨知山前辈,并向他询问万山河绘卷的秘密。华民初一行人为寻找万山河有关线索前往广州,途中对白锦及她的“佬礼泉”进行了个大致的了解。与此同时白锦需要大量火器等兵器,妄图占领广州,白锦带着佬礼泉的人寻求墨班帮忙,然而墨知山却一再拒绝佬礼泉的兵器制作要求,白锦身后军师冯本诺献计,只要挟持了持卷人便能让墨班乖乖妥协为他们办事,白锦觉得有理,于是白锦派人埋伏在车站准备绑架持卷人华民初,此时华民初刚刚抵达广州,云门的总经理郁步堂也似乎有所企图…

  • 华民初一行人刚到广州,希水打算换身漂亮的行头,华民初却被三名神通师“绑架”带走,但意料之外的躲过了佬礼泉预先涉及好的埋伏。此时八仙出现,道明一切都是误会,华民初被神通师释放。随后,华民初等人前往启鸣在广州经营的金鸣戏楼与金绣娘会和,然而到达之后钟瑶却不见了踪影,实际上后者正在深入调查华谕之的踪迹。正当华民初等人为佬礼泉的事情焦头烂额时,希水与花谷归来。希水打扮漂亮的出现在华民初面前,然而却因一些小误会,被华民初训斥,希水倍感委屈,独自跑了出去。众人出来一番寻找,无果。夜晚,希水难过的独自在外买醉,却不巧的遇到佬礼泉的老大白锦,之前计划失败没有抓到华民初的白锦见此人嘴中离不开华民初的姓名,便误认为这便是华民初的姐姐钟瑶,想借此人将华民初引诱出来,随后便使计将希水迷晕,随后希水反而将计就计与白锦展开了周旋。

  • 方远极一路奔波也来到广州,并立誓要华民初付出代价。另一方面,白锦将希水带回府邸,并将其软禁于此。白锦乘机取得希水腰中挂饰,派人将其给华民初送去。花谷自认为可以将万山河绘卷利用自己的身手偷出来,于是自己只身一人前往佬礼泉,进行偷取。不料中了防守机关,身受重伤。华民初通过花谷伤势判断出佬礼泉中有着墨班叛徒的存在,意识到佬礼泉打算利用墨班一行的能力实现称霸广州的野心。正当此时华民初收到希水被绑架的消息,无奈华民初只得前往佬礼泉总部交涉。另一方面,钟瑶逐步查询关于华谕之的讯息,终于与华谕之相见,华谕之哄骗钟瑶,说自己在暗中帮助华民初,钟瑶信以为真。华民初安排金绣娘营救希水,却以失败告终。白锦气愤之下以希水生命为威胁,再次约见华民初,要求墨班向自己提供大量武器装备。华民初应约而来,被白锦威胁,关键时刻,此前不愿与华民初合作的墨班行首墨知山出现,提议华民初与白锦用将军百战的方式决一胜负,华民初若胜则释放希水,并将万山河绘卷交给华民初,败,则输掉的,是整个墨班。

  • 将军百战的对决一触即发,然而对广州毫不了解的华民初却处于劣势。场外的启鸣突发奇想,用激将法刺激了另一个大帮派——云门,使其参与将军百战之中,并且暗中帮助华民初。钟瑶前往墨班阁,以华民初军师的身份帮助华民初进行将军百战。白锦以万山河绘卷作为筹码,华民初不得不慎重对待。另一方面,爵爷柯书找到了希水被关的地方,却发现希水都被五轮锁捆绑,而且在四肢各有一颗小型炸弹,柯书为了救希水,冒着随时爆炸的风险开始拆除炸弹。华民初利用谛听的情报能力,全力搜集着广州的各种情报,开始渐渐了解到了广州现在的局势。然后华民初又巧妙的运用外八行的能力和云门的帮助,将将军百战棋的棋势慢慢偏向华民初和云门一方。然而此时白锦不顾民众的生死强行将粮油一行垄断,此举使俩方都陷入了僵持之中。然而华民初利用穷苦百姓们对佬礼泉强行垄断粮油的愤恨,终于在棋局中成功击败白锦,赢得了将军百战的胜利。与此同时,柯书、爵爷二人也成功制止了希水身上小型炸弹的爆炸,救出了希水之后,终于与华民初会合。

  • 将军百战事件后,华民初通过钟瑶得知,白锦参加将军百战是在掩人耳目,其真实目的是控制离广州不远的墨城。华民初意识到当务之急是前往墨城阻止这场灾难的发生,然而广州这边并未稳定,为了断绝后顾之忧,华民初将广州交给了云门的郁先生,然后带着希水、柯书前往墨城解围。然而到达墨城的华民初却发现此地并未有什么异样,坚信谛听情报无误的华民初处处提防,并善意提醒墨城的几位长老。然而后者却不以为然。华民初开始琢磨不透敌人的行动,无奈之下只能寻求办法加固防御。众人在墨城中见到了柯书的父亲柯图,柯图一生平庸,却是一位好父亲,此时也努力帮助华民初等人。此时,华民初等人得知此日将是墨班一行极为重要的联廊考核仪式,华民初不由得担心敌人会在明日进攻。

  • 墨城中极为重要的联廊考核随即开始,过于平静的状态让华民初越发觉得不对劲,同时华民初发觉墨班中人都拥有极高的天赋,但因为互相孤立导致很多天赋人才被埋没。要想真正改变墨班,有很大难度,而解散八行后墨班恰恰可以融入社会,离开象牙塔,真正做到学以致用。正当这时,墨班叛徒冯本诺出现在连廊考核中,并用武力威胁众多墨班学徒,将墨城由内部控制。柯书为了拖延时间,提出和冯本诺进行生死比试,冯本诺发难,将比试改成了一场柯书必输之局。关键时刻柯图替柯书拒绝了应战,打算牺牲自己。柯图天赋平平,根本无法做出能够抵挡冯本诺武器的防具,但为了自己的儿子和墨班一行,他还是果断的挺身而出。但此时,希水与华民初却在调查佬礼泉人手所在,无法驰援。

  • 希水二人遭遇黑纱中人,遂赶回墨城。此时对决时限已到,柯图牺牲在冯本诺枪下,墨城中的半数墨班师已经被冯本诺游说归顺,并被冯本诺带走。冯本诺放言明日攻打墨城。华民初等人看到墨班上下完全没有信心防守,只得自己想办法防守明日的进攻。柯书却深陷刚刚失去父亲的悲痛中不能自拔,他发现父亲与冯本诺对抗时,使用的看似滑稽的陶瓷器皿,实际上发挥了相当的作用,他认定父亲只是输给了这个时代。此时华民初与希水知道事情已经陷入死局,逃跑已经不可能,因此他决定彻底唤醒柯书,组织反击。柯书被华民初激起斗志,挑起了拯救墨班的重任,并且成功与华民初设计了一场精妙的破局之法,成功化解了敌人势不可挡的进攻。

  • 柯书解决墨城危机时,方远极正与华谕之详谈下一步的计划,钟瑶无意中听到,知晓了华谕之的野心和阴谋,惊觉自己被骗。此时,远在金鸣戏院的金绣娘也遭到贴身弟子红袖的叛变,危难中被爵爷救走。从墨城归来的华民初一行人想前往火车站,然而此时华民初等人却意外遭遇了方远极人手的伏击,方远极早已看破华民初弱点,告知华民初幕后黑手是他的生父华谕之,此时方远极挟持希水,钟瑶也被其手下挟持,方远极提出二选一,只能救一,华民初面临钟瑶、希水两者性命的抉择。华民初选择了钟瑶,内心打算与方远极同归于尽,但希水此时却不明白华民初的选择,她心灰意冷之下,选择了以自己重伤为代价重创方远极,救下了众人。希水生死未卜,华民初受到巨大打击,内心崩溃。方远极成功夺得十行者绘卷选择暂时修养,并且同时召集已叛变的千手鹤云、黑纱九方等人,成立新外八行,自号持卷人。

收起
演职员表
系列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