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X女特工之冲破特训营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2集全 热度 2109

地区:内地

导演: 于敏

类型:谍战 /年代

简介: 《X女特工》是无锡慈嘉影视有限公司出品的电视剧,由于敏执导,张译兮编剧,唐嫣、罗晋、吕一、张晞临、孔维、王笛、魏千翔等主演。该剧讲述了身手矫健、怀揣梦想的率真少女钟离,在经历一系列残酷训练、斗计斗智斗...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2/共4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25年春,孙中山先生逝世,其后军阀混战,列强蚕食,民不聊生,国民革命政府为准备北伐,在江州建立了一个秘密特训营,15名热血青年志愿加入,但他们并不知道在这个秘密特训营里,正义与黑暗并存,梦想与残酷共舞。在那里有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有海外教官的言传身教,泪水,汗水,甚至用鲜血构成了她们青春的主旋律。在外界看来,他们是从不失手的X女特工。孙维君向主任报告,钟离提供的12日夜间西郊火车站的信息可靠。主任命令何芸,让他们三个休息,因为还有大任务等着他们的。钟离他们三个高兴的在雨中跳了起来。

  • 何芸告诉大家,今天夜里2点24分,英国人给孙传芳的两车厢军火会到达西郊火车站,这之前会先到达江州火车站。所以她命令四个组同时行动,让拉军火的8号9号车厢原地消失。凌晨1点的时候,四个组都埋伏在江州火车站车厢里,王二妮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被巡逻的人刚好发现。可当巡逻的人打开车厢时,里面竟然没有一个人。主任亲自布署,要大家晚上全体彩装作战,夺回军火,孙传芳的粮草站已炸为平地。特训营的成员们兴高采烈的回到基地,主任夸奖他们并给他们放假一天

  • 正帆和钟离在格斗的时候总是对她手下留情,钟离劝他下次不要这样,许正帆却说自己怎么能对女孩下手呢?此时钟离再次想起了那个贺俊峰。罗逸菲说他们两个真是孽缘呀,自己相信他们还会再见面的。何芸拿着上个月的考核成绩给主任看。罗逸菲各项考核成错都不错,钟离成绩不错,可就是测谎课不行,谭睿玲胆子太小。谭意外的掉进了悬崖,她拉着那根树枝苦苦的挣扎着。罗逸菲走了过去,突然想起了孙维君说过的话,于是她缩回了手。谭苦苦的请求罗逸菲救自己,罗逸菲还是回了头要把谭睿玲救上来。可是一个不小心,罗逸菲也掉了下去。何芸阻止了他,钟离提议自己去英国机要处偷那份协议。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25年春,孙中山先生逝世,其后军阀混战,列强蚕食,民不聊生,国民革命政府为准备北伐,在江州建立了一个秘密特训营,15名热血青年志愿加入,但他们并不知道在这个秘密特训营里,正义与黑暗并存,梦想与残酷共舞。在那里有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有海外教官的言传身教,泪水,汗水,甚至用鲜血构成了她们青春的主旋律。在外界看来,他们是从不失手的X女特工。孙维君向主任报告,钟离提供的12日夜间西郊火车站的信息可靠。主任命令何芸,让他们三个休息,因为还有大任务等着他们的。钟离他们三个高兴的在雨中跳了起来。

  • 何芸告诉大家,今天夜里2点24分,英国人给孙传芳的两车厢军火会到达西郊火车站,这之前会先到达江州火车站。所以她命令四个组同时行动,让拉军火的8号9号车厢原地消失。凌晨1点的时候,四个组都埋伏在江州火车站车厢里,王二妮突然打了一个喷嚏,被巡逻的人刚好发现。可当巡逻的人打开车厢时,里面竟然没有一个人。主任亲自布署,要大家晚上全体彩装作战,夺回军火,孙传芳的粮草站已炸为平地。特训营的成员们兴高采烈的回到基地,主任夸奖他们并给他们放假一天

  • 正帆和钟离在格斗的时候总是对她手下留情,钟离劝他下次不要这样,许正帆却说自己怎么能对女孩下手呢?此时钟离再次想起了那个贺俊峰。罗逸菲说他们两个真是孽缘呀,自己相信他们还会再见面的。何芸拿着上个月的考核成绩给主任看。罗逸菲各项考核成错都不错,钟离成绩不错,可就是测谎课不行,谭睿玲胆子太小。谭意外的掉进了悬崖,她拉着那根树枝苦苦的挣扎着。罗逸菲走了过去,突然想起了孙维君说过的话,于是她缩回了手。谭苦苦的请求罗逸菲救自己,罗逸菲还是回了头要把谭睿玲救上来。可是一个不小心,罗逸菲也掉了下去。何芸阻止了他,钟离提议自己去英国机要处偷那份协议。

  • 钟离决定要去英国机要处,谭睿玲让罗逸菲劝劝她,可是罗逸菲却不劝她,因为她决定要跟钟离一起去,可是钟离说什么都不同意。钱串子带领学员在下赌注,有人赌钟离会回来,有人赌她回不来。伍苹说钟离是回不来了,罗逸菲听见了生气的走过去指责了她。钟离爬上了英国机要处的楼顶,看着转动的风扇,她计算好时间快速的从那里跳了下去。到了下面,钟离发现里面好多的镜子,多的她都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机要处的房间。钱串子找到那个赌徒李龙瑞,给了他一笑钱,让他帮自己一个忙,就是扮好李大山的远房亲戚。李龙瑞碰到堂哥李大山,说起刘老板要找刘大兴要钱,可是刘大兴抽大烟抽死了,只留下一个小媳妇,可是小媳妇说什么都不卖身。

  • 沈蔓婷跪下来请求李大山给自己一条生路?李大山掏出手卷给她擦泪,他质问沈蔓婷是从什么时候到这里的?沈蔓婷说四年前。老刀子向李大山回报,沈蔓婷的来路不对,因为从时间上来查不对劲。沈蔓婷在洗衣服的时候,李大山走了这去,他拉着她的手说,这可不像是一双干活的手。李大山借上厕所的时候,偷偷的观察着沈蔓婷。沈蔓婷正在动李大山公文包的时候,李大山从身后冲过来拿刀逼着她。钱串子带着男班的同学进了府上,赵谦周让他们吼上两嗓子。当钱串子接过定钱时,借口钱太少了,正当他们闹着不唱的时候,罗逸菲带着李夫人赶紧离开。李夫人被带到了特训营,可是高义山命令钟离,自己回来之前不准她见到李大山。

  • 钟离私自带着李夫人去见了李大山。李夫人拿着钢笔刺入了李大山的体内,并指责李大山竟敢背叛潘军长。李夫人赶紧将协议吞进了肚子里。尽管钟离阻止,可是没能拿回协议。手何高主任罚钟离劳役三个月,任何任务没有优先权,观察期半年。钟离再次找到了钱主任,请他打探一下那个人的家人。钱主任将她的镯子还给了他,并说做他们这一行,是不能感情用事的。 何芸向大家布署了一项新的任务,她要求钟离扮成舞女,如果任务中出现了任何差错,就会被当场击毙。主任告诉她,那个秘书是自己人。钟离又向钱主任打听起那个秘书,钱主任告诉她,贺俊峰是主任的义子,受命到校长,所以他是他们特训班的高级卧底

  • 钟离向钱主任问起,贺俊峰执行的是什么任务?钱主任说就是为了那份协议书,而之前他本来要去英国机要处偷协议时,被钟离给搅和了,不过最后他还是得手了。晚上谭睿玲上厕所的时候,突然发现王二妮在抽大烟。王二妮不停的请求谭睿玲不要告发自己。钟离胆怯的站在那里,这时王二妮的烟瘾又犯了,她请求钟离打死自己。钟离一直犹豫着,她不忍心向二妮开枪,这时谭睿玲冲上前夺过枪,向王二妮开了枪。大家都哭了起来,谭睿玲上前跪到了王二妮的面前,哭着向她说对不起。罗逸菲向谭睿玲道歉,是自己坚决要告发王二妮的。谭睿玲说自己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钟离,一方面是为了王二妮。

  • 钟离一直闷闷不乐的,她不知道为何要来到这里?因为在这里学会的却是冷酷无情。夫妻之间可以深藏秘密,出生入死的伙伴学会了自相残杀,难道这就是成长吗?贺俊峰开着车回到了特训营里,高义山上前迎接他回家。主任质问他,偷走协议书后英国人没有怀疑他吗?贺俊峰回答,之前自己遭到暗杀受了点伤,英国人打消了对自己的怀疑。孙维君拿着手电筒抓住了赵龙和柴英,而此时伍苹在那里洋洋得意。高义山告诉孙维君,两个人之中只能留一个。夜里,钟离偷偷过去救出了赵龙和柴英,并给他们准备了一些吃的和钱。高义山吩咐贺俊峰去把抓回赵龙他们抓回来,命令何芸查出那个放走他们的人。

  • 钟离向何芸承认,是自己放走了赵龙和柴英。罗逸菲和谭睿玲也出来承认,大家见状都统统出来承认。高义山告诉大家,放人的事情就不追究了,但是逃跑的人必须法办。孙维君给了柴英两个选择,一个是杀了赵龙,一个是自杀。柴英最后决定,他们要一起生死。孙维君把枪给了赵龙,让他按照心里的想法去做。赵龙拿枪对准了柴英,可是一闭上眼,柴英便不见了。柴英躲在那里伸出了头,赵龙不禁上前开了枪。孙维君调查了钟玲珑的身份,高义山要她解决刀锋队。钟离一回到家,便看到奶妈被绑在那里。奶妈让她别动,并告诉她,千万不要追究今天的事情是谁做的?在奶妈的不停催促下,钟离剪断了红线,可是此时炸弹爆炸了,奶妈被炸死了。

  • 钟离收拾好了行李准备离开特训营,罗逸菲和谭睿玲上前阻止。谭睿玲告诉她,等毕业了之后他们会帮钟离查出凶手报仇的,此时钟离也想起了奶妈临终之前交待自己的话。实弹拆弹课上,钟离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何芸冲她发脾气。伍苹被钟离打的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钟离被关进了禁闭室里。伍苹觉得仅仅对钟离关禁闭还不够,她要求对钟离军法处置。罗逸菲跑过去替钟离打抱不平。柴英故意将自己的手臂划伤,并诬陷是伍苹做的,因此伍苹被派到了海岛看监狱。

  • 钟离被戴上了头笼在那里接受审问,主任和几位教官站在那里偷偷的观察着。贺俊峰质问主任,为什么要给学员戴上头笼?而这只是考核。毕业典礼当天,特别行动队也正式成立,高义山任主任,钟离他们三姐妹也被挑进了特别行动队。尽管主任答应钟离会帮她报仇,可是钟离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不对劲。孙维君质问主任,不废了钟离也就罢了,为何还要将她弄到特别行动队?主任却说因为钟离有仇恨,一旦人有仇恨,就会变成他们手中的一把利器。钟离邀请谭跟菲一起去自己的间谍房间,到了那里,他们看到房间是那么的漂亮,不禁高兴的欢呼了起来。

  • 谭睿玲告诉主任,自己也喜欢他,高义山听到这些不禁高兴的抱住了她。妈妈躺在床上不停的咳嗽,罗逸菲让妹妹洁菲好好的照顾妈妈。柴英告诉钟离,这个世界只有钱才是最重要的,而自己早已想开了这一切。洁菲把妈妈带到了特别行动队,孙维君告诉她们,罗逸菲这次的任务凶多吉少,能不能回来就不知道了。罗妈妈不停的请求着她,孙维君告诉他们,让他们去罗湾码头,一定要从侧面走。罗妈妈看到了女儿罗逸菲在船上,于是拼命的叫着。警卫以为他们擅闯军事码头,所以便冲他们开了枪。钟离跑了过来,上前抱住了死去的洁菲。

  • 米青知道康凯对她有所隐瞒后生气地离开了,于娜拦住要追出去的康凯,说自己也要结婚了,准备把小龙留给康凯,康凯很为难。于娜走后康凯马上去找米青向她解释。说了房子的事,还说自己作为父亲准备接受小龙,米青觉得康凯做什么决定都没有和她商量,感觉被骗了,生气地离开。南北和米蓝试婚,南北装小媳妇模样巴结米蓝女王,百依百顺。老米钓了鱼回来,给南北和康凯打电话,让他们晚上回家吃饭。米婶又开始唠叨米青和她不亲,从小到大没和她亲近过。米青很伤心,到酒吧喝酒,丽莎到酒吧找她,米青说原以为只要有感情什么都能解决,可没想到康凯就是个懦夫,在他心里她米青谁都不如。

  • 米婶出去以后米青又开始哭,赖了会床就起来上班去了。米婶又开始和老米唠叨,数落康凯的不是,然后罗梅给米婶打来电话,说是第二天见面商量结婚场地的事,米婶答应了。为了不在罗梅跟前掉面子,米婶一件件试衣服,最后选了个米蓝给她买的一件最贵的衣服。到了饭店,罗梅说结婚人太多,中国大的场地没定到,于是改在了金融界洲际酒店。罗梅问米婶的意见,米婶说没意见,老两口回去后一提到一桌一万五都在乍舌。正说着看见米婶来了,罗梅说她肯定是来落井下石看笑话的,为了应付她就装病。米婶却是来安慰她的,还说酒店和婚事是两码事,婚该结还照样结。

  • 钟离在特别行动队看到了贺俊峰,于是便向钱主任打听,得知贺俊峰调回特别行动队时,钟离不禁偷笑了起来。何芸走过来冲钟离大发脾气,因为她上班迟到了,而且写的报告一踏糊涂。谭睿玲给钟离做了饭吃,她劝告钟离学做饭,给自己喜欢的男人吃,那种感觉非常好。钟离质问她是不是有男朋友了?谭睿玲质问钟离,是不是喜欢贺俊峰?因为他在主任面前说起是钟离拆的那个弹。钟离跑进办公室偷偷查看案子的调查情况,谭睿玲发现此时孙维君走了过来,于是她上前故意拖延她。同时她告诉钟离,平时结案的卷宗都送到机要库。钱串子从车夫那里得到情报---使者午后小商船到。

  • 钱串子在苏丽文隔壁的房间住下,他一直拿听诊器监听着苏丽文的动静。苏丽文晚上睡不着觉,她让周充出去买些安眠药。看到贺俊峰长得如此帅,苏丽文不禁有些心动了。主任给贺俊峰两天的时间,让他一定要成为苏丽文的贴身翻译,进入他们的会议。孙维君给了钟离一粒药丸,让她在下午四点之前让苏丽文吃下去。在餐厅里,贺俊峰故意出现在了苏丽文的面前,苏丽文邀请他一起坐下来吃饭。称这个时候,钟离又偷偷溜进苏丽文的房间,把窃听器安装在了那里。苏丽文过来后他们赶紧停手。周充进了苏丽文的房间寻找窃听器,钱主任说自己应该早些汇报做了他。谭睿玲化妆成妓女,在他的酒杯里倒进去了一些白色的粉末。

  • 贺俊峰带着苏丽文在那里跳舞,钟离悄悄的走了过去,看到他们两个有说有笑的,不禁十分的生气,不一会儿她便气的离开了。苏丽文发现钟离一直盯着他们,于是让贺俊峰不要回头看。钱主任命钟离靠近贺俊峰,把录音机交给他。周充死了,苏丽文下午的会议没办法开了,所以她请求薛先生(贺俊峰)当自己的翻译。贺俊峰要带她回酒店,可是苏丽文却说不能回酒店,因为自己感觉此事有些蹊跷。钱主任走到贺俊峰身边质问他,那五分钟为什么要关掉窃听器。钟离溜到机要库,找到奶妈案件的报告,可是里面却没有报告结果,此时她发现了那面笑面佛,钟离猜测,那一定是凶手留下的。

  • 许正帆和钟离钓鱼回来,看到贺俊峰坐在那里。贺俊峰开车带着钟离去吃晚饭,钟离质问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贺俊峰告诉她,她身后坐着美方代表,因为他们把录音带和资料交到他们手里,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他是否与军阀的联络员接触?钟离不小心把酱料洒到了贺俊峰的外套上,她上前擦拭的时候,发现了他兜里的那块玉。钟离约贺俊峰出来,告诉他自己接了任务,是给人按摩的,所以想找他试试。第二天下午,贺俊峰如约的去了钟离指定的地点。钟离在认真的给他按摩,突然她偷偷的拿出刀想要杀贺俊峰,这时一股风刮了过来,钟离迅速的将刀藏起来。

  • 何芸质问钟离这几天都干嘛去了,钟离谎称在给谭睿玲准备生日礼物。何芸提醒钟离,不管跟谁要动手,别不自量力。高义山去赴约的时候,发现孙约君竟然坐在那里。孙维君向他问起,那块玉他镶好了没有?钟离躲在门外心想,孙处对自己那么好,她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手呢?孙维君又对高义山说起,钟离早晚会知道是自己杀了她奶妈,那该怎么办呢?高义山说自己会让她没事的。看到孙维君24小时警备,钟离明白孙维君对自己产生了怀疑。罗逸菲坐在那里回忆起来,自己临走前妈妈和妹妹死在面前,还有那次,钟离和谭睿玲去家里看自己的情景。罗逸菲去倒垃圾的时候,钟离惊喜的看到她,于是便上前拉住她,可是罗逸菲却生气的甩开她的手离开了。

  • 罗逸菲给伍伯送糖的时候,料到那个人不是伍伯。正当“伍伯”对瑟曼开枪的时候,罗逸菲上前拉走了瑟曼。贺俊峰和钟离他们冲上前将凶手抓获。钟离上前夸奖罗逸菲真勇敢,罗逸菲哭着向她说,自己这两年的生活都是做下等服务员,被人呼来喝去,而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钟离明白不管自己做什么,都不能弥补她,所以对不起。谭睿玲让罗逸菲跟自己一起住,可是她却拒绝了。钟离带着罗逸菲回到家里,夜里她醒来看到罗逸菲一个人在喝酒。听完罗逸菲的一番话钟离明白,她还是没有原谅自己。罗逸菲生气的说,不管怎么样,一切都由不得她做,而自己不会放过她的。上班的时候,钟离一直心神不宁,闷闷不乐的,贺俊峰躲在门外远远的望着。

  • 贺俊峰塞给钱主任一些钱,让他安排罗逸菲去酒店住,而且今晚就出去。谭睿玲得知罗逸菲对钟离所做的事情后,不禁想去找她理论,可是钟离去阻止了。晚上罗逸菲对钟离下了迷药,她唆使钟离从楼上跳下去。贺俊峰一把上前接住了钟离,许正帆刚好也看到此情景,赶紧冲了过去。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谭睿玲告诉钟离,孙处的曼陀罗不是弄丢的,她觉得一定是孙处交给罗逸菲的,不过这只是直觉而已,不过她也想不通,孙处为什么要害钟离?钟离听后觉得自己似乎知道原因。钟离向谭睿玲承认,自己是爱上贺俊峰了,可是她却说自己没有资格谈感情,因为罗逸菲对自己恨之入骨,而奶妈的仇也没有报。

  • 钟离得知赵正权的老婆自杀时,不禁非常的自责,她觉得都是自己拍了那些照片才会害了她。钟离去了葬礼现场,看着赵正权的孩子哭着喊着要妈妈时,钟离不禁流下了眼泪。赵正权质问贺俊峰,雅淑的照片是不是他们的人拍的?贺俊峰却谎称不知道。钟离看到队里一个人都没有,这时柴英着急的告诉他,关武认出她了,带着人现在正在会议室,所以她劝钟离赶紧离开。钟离说什么都不肯走,他害怕自己这一走给队里带来麻烦。当她冲进会议室的时候大吃一惊,因为大家都为她庆祝生日。大家都在那里跳舞热闹着,可是钟离却一个人坐在那里喝闷酒。

  • 主任命令,让队里的每人都写一份思想汇报,同时监视队里每人的一言一行,两手材料一比,谁是反党份子就一目了然了。钟离在书写着报告,贺俊峰站在门外静静的看着她。何芸走了过来,贺俊峰赶紧离开。高义山给老婆打电话,让她来给自己治治头痛的病。正在开会的时候,钟离闯了过去,她指责主任,就凭思想材料中的几句话,就可以将他们开除吗?主任对她大发脾气,钱主任赶紧把她拉出去,她说钟离早晚要吃亏在这张嘴上。何芸走过去对钟离臭骂了一通,并让她回去写份检查给主任。维君告诉主任,刚才钟离这么一闹,正是他所需要的,他想借此机会抓出那个真正的内奸。高义山说知我者维君也。主任命孙维君调查除自己和她外的所有人员。

  • 内奸跑了,为此主任非常的生气,警卫过来报告,内奸是从窗口逃跑的,没有目击者,但他们从二楼的卫生间里发现了脚印。约瑟夫为了弄到钱,打算将校长和英国人谈话的录音像带卖给美国人,而交易时间是下午三点半,地点在南城集市。主任命令他们分两路人马,一路截住美国人,另一路冒充美国人把东西拿到手。主任命令孙维君带领柴英去接头,可是孙维君却说柴英不行,她坚持要谭睿玲负责接头。谭睿玲打扮成接头的印度人前去见了约瑟夫,她听后录音带之后确定那就是母带。钟离告诉她,他们一直在等孙处的命令。孙维君承认,并指责高义山在外面跟人勾搭,让自己怎么冷静。孙维君质问他,自己到底算什么?主任说她在自己心目中永远是第一位。

  • 任告诉贺俊峰,线人报告,江州的激进人士秘密开会,公然表示要反对党,而今天就是他们开会的日子。同时他交待贺俊峰,不要将此事告诉何芸。贺俊峰带着罗逸菲和钟离前去执行任务,钟离从前门进入,罗逸菲从后门进入。孙维君告诉主任,钟离很可能就是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那个内奸。主任让她好好的彻查此事,并命令等钟离醒了之后就让她好好的审问钟离。为了拿到证据,孙维君决定用测谎议来测试一下钟离。测试的时候,钟离对于孙维君的问题都能控制住情绪,可是当被问及她知道谁是杀害奶妈的凶手时,钟离迟钝了一下。孙维君将测试结果拿给主任,她说钟离一切都过关了,但她就是内奸,因为她的测试成绩太完美了,好像经过了专业的训练一样。

  • 主任命钟离刺杀欧阳楚--潘石军的背后金主。何芸得知此事,断定此事有蹊跷。城南戏院里,钟离打扮成一个卖烟姑娘。何芸坐不住了,她跑进弹药室,查看到钟离所领取的装备。她立马找到贺俊峰,告诉他,主任派钟离去杀欧阳楚了,重要的是主任给了钟离一件C十二的爆炸背心。在他们离开的时候,贺俊峰脱掉了钟离身上的背心,然后引爆了它。钟离指责高义山为什么要给自己一件炸弹背心,同时她大骂高义山卑鄙无耻,并说自己再也不会为他们服务了。贺俊峰走过来,刚好看到了跑着离开的钟离。贺俊峰向主任承认,是自己把钟离带回来的。高义山生气的要对钟离军法处置,贺俊峰替钟离求情,并说自己一定会把她带回来的。

  • 谭睿玲去了二楼,钟离被服务生的酒水洒到了身上,于是高夫人便拉着她去房间里洗洗,钟离说自己去就行了。钟离跑到了二楼的窗外,贺俊峰站在窗户内侧拿枪准备着。大家听到尖叫一声后都匆匆赶到了屋内,当高义山看被抓的那个人竟然是谭睿玲时,不禁十分的吃惊。罗逸菲质问贺俊峰赌场的事情有结果了吗?而自己知道那个人一定是她,自己不能替她背那个黑锅。贺俊峰警告她别乱说话。罗逸菲找到孙维君,说自己要调查钟离,但不知道从何开始?孙维君说或许有一个办法。孙维君对罗逸菲进行了催眠让她记住,钟离不仅是杀害她妈妈和妹妹的凶手,也是她的情敌。罗逸菲又记起,钟离的哥哥不姓钟,而叫韩阳。主任告诉贺俊峰,韩伟民就是钟离的亲生父亲。

  • 何芸命令钟离,称罗逸菲找到张文军这前,提前找到他,因为张文军身上有一份名单。很快,何芸和钟离就赶到了棚户区44号,张文军拿枪指着她们。何芸向他表明是来救他的,正当他们打算离开的时候,发现有人来了。张文军知道自己走不掉了,所以把名单交给了何芸,之后他便开枪自杀了。何芸让钟离赶紧拿出手枪对着张文军,并说张文军是她杀的。这时罗逸菲和贺俊峰匆匆的赶到了。何芸向主任说起了这次搜查张文军的过程。主任夸奖钟离立了一功。何芸批评钟离,高义山夸奖了她,她连感谢的话都不会说一声。钟离生气的说,看着自己的战友死在面前,宁可牺牲的是自己。罗逸菲觉得这件事情不对劲,她觉得钟离这就是在灭口。

  • 正在他们发现钟离不在办公室的时候,钟离从屋内走了出来。何芸发现钟离的腿受伤,她质问那帮人是否认出了钟离?钟离说自己易容了。何芸向自己的腿部开枪,叮嘱钟离,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要说出一切秘密。而且自己腿也有跟她一样的枪伤……何芸在钟离腿上又补了一枪,并大叫着说钟离才是内奸。何芸被铐了起来审问,高义山说今天就送她上路。何芸被带到了刑场,此时钟离想起了何芸对自己说过的话。原来当年海鸥号的事情是钟离的父亲还有哥哥代替何芸去的,所以这次何芸要代替钟离去死。同时何芸交待钟离,申请亲自枪决自己,这样自己就会死得更有价值。

  • 高义山告诉夫人,她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自己不用在她面前伪装的人。高夫人拿着红壳烟土卖给那个老板,听完老板的那一番话,高夫人在纸上签了字。高义山去开会的时候,看到夫人跟人签字的照片时,不禁愣了。他回家生气的指责夫人,指责她签的是刀锋队的入伙声明。大家提议,高夫人是刀锋队一员,所以反党份子不能留。高义山请求领导,希望夫人死于病痛,因为夫人已经快不行了。 高义山向夫人说起,上面不要自己怎么样,只要她……要不然自己就得死。高义山不忍让夫人喝下那毒酒,可是夫人却说自己愿意。高义山收到一个包裹,里面的录音机里竟然是夫人的声音。贺俊峰他们匆匆的赶到墓地,却发现里面只有一张字条--让他将五百万存入那个户头。

  • 高义山拿着那个录音给大家听,同时他承诺,自己确定将那药给夫人喝了,怎么会这样?领导质问高义山,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高义山觉得那帮人肯定不是为了钱,目的就是为了陷害自己,让党国不再信任自己。领导承诺,这件事情一定会好好的查查,还他一个清白。高义山去见了夫人,原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高义山亲手安排的,不禁陷害了钱串子,而且还保住了夫人的命。谭睿玲在那里给钱主任烧香,并说害她不是自己的本意。高义山命令贺俊峰,今天下午在中央广场亲手杀了钟离,如果他敢抗命,自己同样处置他。接到这个命令,贺俊峰的手不禁抖了起来。因为钟离的事情,贺俊峰去找了校长的周秘书,可是周秘书却阻止他见校长。

  • 不管许正帆怎么劝告钟离,钟离都不肯离开江州,她觉得此事一定有蹊跷,所以坚持回中央广场复合。高义山约贺俊峰去舞会上,他告诉贺俊峰,他是最适合做自己这个位置,同时他还说起了钟离他们两个是有缘无份。贺俊峰解释,自己跟钟离除了工作没有任何关系。高义山说起,前几日来了一艘船,船上坐的都是汪精卫和幕僚。主任说起,当年庄文鸿想杀的是他,而不是他的未婚妻。称高义山去卫生间的时候,贺俊峰偷看了那份文件。贺俊峰站在楼上本想干掉庄文鸿,可是却无从下手,于是他冲过去拿枪想干掉他,可此时钟离冲了过来大叫了他一声。贺俊峰朝庄文鸿那里开枪,却被警卫及时的按倒。贺俊峰指责钟离为什么要这样?要不是她阻止,自己就能杀了庄文鸿。

  • 主任生气的告诉钟离,她被停职了。主任指责贺俊峰,为了一个庄文鸿却去牺牲自己值得吗?所以他也被停职了。贺俊峰恨死了钟离,是她害自己没能报仇,所以他说自己和钟离不会有任何的关系。钟离想起贺俊峰对自己说过的话,不禁流下了眼泪。谭睿玲告诉高义山,自己怀孕了。高义山安排范木原故意丢掉了笔记本,他们又故意让钟离得到了开会的时间和地点,然后设下了陷阱将许正帆抓获。许正帆被送到了关押室,贺俊峰看守,孙维君亲自审问,可是许正帆一句话都没透露。沈甜甜让钟离劝许正帆赶紧说出来,要不孙处就要上手段了。孙维君告诉主任,自己将会给许正帆用吐真剂,到时候想知道什么都会有结果。

  • 钟离借口去了关押室,称大家都不在的时候,她溜到了许正帆身边。尽管许正帆知道那是毒药,可是他仍然催促钟离赶紧给自己注射。钟离扮做护士去给许正帆加药,这时外面一声爆炸声音,称警卫出去的时候,钟离赶紧将药注入了许正帆体内。不一会儿,许正帆便不停的抖了起来,钟离赶紧给他打了一针急救针。而这个急救针只有钟离明白,用了它之后可以让许正帆呈现假死状态。钟离安排人将许正帆埋葬,正在这时,罗逸菲走了过来,她拿枪朝许正帆的身上打了两枪便离开了。罗逸菲质问她,这次准备偷什么药?同时她警告钟离,自己一定会把她调查清楚的。钟离向她坦白,是自己偷了马福他林,救了许正帆。罗逸菲威胁他,说自己是会告发她的。

  • 老徐收到了钟离所发的电报,他觉得钟离现在的形势很危险,为了保护钟离的安全,同志命令发报员用明码发电报。看到那些被抓的无辜百姓,钟离不禁坐在那里伤心起来。谭睿玲上前劝钟离,不要把情用在不该用的地方。谭睿玲希望高义山跟她远走高飞。当高义山得知房契在谭睿玲的办公桌时,不禁觉得特别不放心。因为他明明交待小曹,把房契给她送到家里的。黄包车拉着谭睿玲飞奔,此时她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于是赶紧朝那人开枪,可是不一会儿,便从周围冲出来几个男人,将谭睿玲抓了起来,不停的往她有肚子上打。

  • 高义山一直守在谭睿玲的病床前,谭睿玲醒来伤心的哭了起来,因为她没能保住他们的孩子。手下去找了高义山,告诉他,赵正权并没有死,而是坐船从江州去了日本,而通行证上盖的是军政部飞鹰队的章。高义山约贺俊峰出来,向他问起有没有什么话要说的?见贺俊峰没有承认上次放走赵正权一事时,高义山命令他下午去钟湾码头要英国人的通行证,同时交待他不能带武器。罗逸菲跑去指责钟离,高义山要对贺俊峰动手,而该死的是她不是贺俊峰。钟离听到这些匆匆的跑了出去。贺俊峰去了钟湾码头,通过水的倒影发现有人拿枪指着他。那帮人不停的朝贺俊峰开枪,贺俊峰不停的躲闪。这时钟离拿着枪赶了过来。

  • 钟离赶到了钟湾码头,她带着胳膊受伤的贺俊峰赶紧离开。贺俊峰去了钟离那里,质问她到底是不是内奸?高义山去了谭睿玲那里,钟离一直在身后跟着他,称高义山不注意的时候,钟离迅速的将药加进了那瓶酒里。不一会儿,高义山他们两个便晕倒在桌子上。很快,钟离就找到了他兜里的那份名单。夜里钟离去钱串子那里找到了电台,贺俊峰发现黎阳街那里出现了电台,于是匆匆的开车赶了过去。尽管贺俊峰的手下拿枪不停的朝自己开枪,钟离还是坚持着发完了电报。当贺俊峰看到那个人是钟离时,不禁愣了。

  • 贺俊峰说钟离是叛徒,钟离说自己背叛的只是无良的政党,而他是否应该继续信任自己,他应该听的应该是他自己的心。贺俊峰承诺,如果谁要想找她麻烦,自己就是他最大的麻烦。因为清剿行动失败,所以政府让高义山晚上过去开会,他担心自己此事凶多吉少。因为清剿行动的情报泄露了,所以高义山被停职软禁了,而且接替主任的人是孙维君。谭睿玲得知此情况后不禁去找了孙维君。孙维君给了谭睿玲一把枪,谭睿玲拿枪指着她质问她,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孙维君说自己跟了高义山十几年,为了他自己什么都愿意做。孙维君让谭睿玲离开高义山,可是谭睿玲却给她跪了下来。

  • 谭睿玲跪下来求孙维君,求她救救高义山。孙维君大叫着说,她真是一个愚蠢的女人,面对一个伤害自己的女人,竟然不敢开枪,而且还求她。谭睿玲说为了他自己什么都愿意。孙维君告诉她,下令软禁高义山的人就是自己,而这是他欠自己的。谭睿玲故意向钟离说起,自己想离开这个政党,去过全新的生活。钟离真高兴她能这样说,谭睿玲质问她,是不是就是刀锋队的成员?钟离笑了起来。谭睿玲把钟离亲口承认自己是内奸的录音带交给了孙维君。很快,钟离就被带到了孙维君面前,可是方处长来了之后却要带走谭睿玲,因为那段录音里全部都是谭睿玲的声音。此时谭睿玲想起,原来钟离使用了音叉干扰了她的声音,尽管这样,老方还是将谭睿玲带走了。

  • 高义山告诉贺俊峰,孙维君这个女人留不得,而且自己要让她有苦吐不出来。因为汀四桥监狱的二十多个囚犯都是中央派孙维君看管,所以高义山命令贺俊峰放火烧掉汀四桥监狱里的一切人质,包括罗逸菲和谭睿玲。贺俊峰把晚上的行动告诉了钟离,他交待钟离,晚上自己会在北门给他们留一个出口,不过他让钟离答应自己,她绝对不能出手,因为他害怕钟离被认出来,高义山便会对她下毒手。高义山去了监狱,谭睿玲请求他把自己救出去。高义山却无动于衷,谭睿玲质问他为什么在害自己?高义山说她害死了姐,她还想怎么样?高义山下令,让贺俊峰半个小时以后动手。

  • 许正帆带人侨装成军政部的去了汀泗桥监狱,当他签字的时候,手有些抖,看门的不禁有些怀疑,不过还是放他们进去了。看门的突然发现许正帆的通行证是伪造的,于是赶紧拉响了警报封锁了监狱。贺俊峰命手下去其它地方查看,自己则去北门。许正帆上前救罗逸菲的时候,被身后的人拿棍子打晕在地。小平头带人在不停的浇汽油,贺俊峰见状赶紧阻止。双方激烈的搏斗着,这时外面有人开过了一辆大卡车,他们都匆匆的上了车,钟离让贺俊峰赶紧坐车离开,可是贺俊峰不同意,钟离坚持把他拉到了车上。很快,卡车就冲出了监狱。钟离他们到了安全的地方,钟离向贺俊峰道歉,不仅没有听他的话,而且连他也暴露了。

  • 贺俊峰和钟离开车冲进了高义山的屋内,而此时高义山则坐在那里平静的喝茶。钟离说他们是来拿绝密档案的。钟离打开档案发现,杀害父亲和哥哥的人竟然是贺俊峰。孙维君拿枪指着钟离,这时枪响了,是罗逸菲开枪将孙维君干掉了。搜查队包围了刀锋队的落脚点,他们双方进入了激烈的战斗。贺俊峰点燃了炸弹,钟离听到身后的世响不停愣住了。当她看到身后特别行动队化为灰烬时,不禁愣了。贺俊峰疲惫的从里面走出来,钟离不禁上前指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她上前抱住了贺俊峰,贺俊峰质问她,那个家还在吗?钟离哭着说,那个家还在,自己就是她的家,永远的家。

收起
爱奇艺号

锐风行之冲破特训营

5.2万人已关注

+关注 已关注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