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超级翁婿 立即播放

电视剧 40集全 热度 1566

地区:内地

导演: 耿明吉

类型:都市 /剧情 /家庭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山东卫视

简介: 大鼓女演员朱侏想要介绍自己的男朋友何欣与因被骗入狱三年、刚刚刑满释放的父亲朱利见面。然而人生总会有许多巧合,这位片儿警何欣因为误抓了准岳父老朱,已经上了老朱的黑名单。刚出狱的老朱将自己的一对儿女视为至...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40/共40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何欣是派出所的一位片警,今天他和相恋两年的女友朱侏约好,中午要正式拜见朱侏的父亲,也就是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何欣为此特别提前请好了假,接到女友催促的电话,他忙对着镜子检查一下自己,看看打扮完毕,就准备出门赴约。此时,何欣的同事老张冲进来让何欣帮忙去六号审讯室录个口供,称自己接了新任务要出警,没等何欣来得及拒绝,老张就匆匆离开了。何欣满腹焦急也不敢耽误工作,只好又换回了警察制服,到六号审讯室开始审问。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坐在审讯室里倔头倔脑的老爷子,就是今天中午自己要拜见的岳父,女友朱侏的父亲朱利。朱利好心帮人看家具店里的摊,谁知摊主被人举报经营假的黄花梨家具进行诈骗,警察到家具店里没有看到年轻的摊主,就把帮忙的朱利当作了摊主的叔叔抓了回来。朱利惦记着中午和女儿还有准女婿的饭局,连连喊冤,希望警察能快点放了自己,他好赶去赴约。

  • 何欣耽误了和女友朱侏中午的约会,情知朱侏不会轻易原谅自己,他晚上下班后就来到朱侏家楼下,再三给朱侏打电话道歉,何欣招数出尽,终于说动朱侏批准他进门请罪。何欣献上特意为朱侏买的漂亮洋装外加一大堆甜言蜜语,终于哄得朱侏重新开心起来。得知朱建歧和朱侏的父亲都不在家,何欣动起了心思,拉着朱侏躺在床上准备亲热一番。两人正在调笑,突然听到有人进了家门,原来是朱利回到了家里。衣衫不整的何欣立刻紧张起来,从没想过会这样子和未来岳父见面。朱侏也感到很是窘迫,立刻让何欣先藏在窗帘后面,谎称自己要换衣服支开了老爸朱利。朱利觉得窗外好似有人,去而复返,一把拉开了窗帘,朱侏吓了一跳,窗帘后面却没了人影,原来何欣藏在了窗外楼下人家的遮阳篷架上。朱利见没有异样,以为自己醉酒眼花,终于回房休息去了,朱侏赶忙把藏在窗外的何欣拉了进来。朱利本已经躺到床上,他无意从自己房间的窗户向外看去,和女儿房间正相对的窗户里,正看到朱侏和何欣两人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

  • 朱侏父女三人因为何欣的为人争论起来,朱侏见父亲和弟弟统一口径一起说何欣的不好非常生气。父亲不了解何欣,但是弟弟这两年来没少受何欣的照顾,居然也昧着良心和父亲一起抵制何欣,让朱侏非常恼火,她发火让弟弟以后有事别来找自己,然后愤愤地回了房间。朱利见女儿无话可说自以为得计,和儿子朱建歧击掌庆祝,按照约定付钱给儿子。朱建歧热爱绘画,一直没有固定的职业,他想尽一切办法敛财来支持自己的绘画爱好,眼看有大好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用和朱利统一战线做条件,来换取老爸的经济支持。看在人民币的面子上,朱建歧坚定不移地站在了老爸朱利一边。朱侏听说弟弟下午又去派出所找何欣大闹了一场,实在放心不下何欣。她看父亲和弟弟都各自回了房间,于是蹑手蹑脚溜出家里,准备去看看何欣。谁知朱利颇为警醒,朱侏前脚出门,他后脚就发现了。朱利找到朱建歧,许以重金,终于买动朱建歧,开着自己的三角拖斗摩托带着老爸一起去何欣家里捉姐姐朱侏回来。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何欣是派出所的一位片警,今天他和相恋两年的女友朱侏约好,中午要正式拜见朱侏的父亲,也就是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何欣为此特别提前请好了假,接到女友催促的电话,他忙对着镜子检查一下自己,看看打扮完毕,就准备出门赴约。此时,何欣的同事老张冲进来让何欣帮忙去六号审讯室录个口供,称自己接了新任务要出警,没等何欣来得及拒绝,老张就匆匆离开了。何欣满腹焦急也不敢耽误工作,只好又换回了警察制服,到六号审讯室开始审问。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坐在审讯室里倔头倔脑的老爷子,就是今天中午自己要拜见的岳父,女友朱侏的父亲朱利。朱利好心帮人看家具店里的摊,谁知摊主被人举报经营假的黄花梨家具进行诈骗,警察到家具店里没有看到年轻的摊主,就把帮忙的朱利当作了摊主的叔叔抓了回来。朱利惦记着中午和女儿还有准女婿的饭局,连连喊冤,希望警察能快点放了自己,他好赶去赴约。

  • 何欣耽误了和女友朱侏中午的约会,情知朱侏不会轻易原谅自己,他晚上下班后就来到朱侏家楼下,再三给朱侏打电话道歉,何欣招数出尽,终于说动朱侏批准他进门请罪。何欣献上特意为朱侏买的漂亮洋装外加一大堆甜言蜜语,终于哄得朱侏重新开心起来。得知朱建歧和朱侏的父亲都不在家,何欣动起了心思,拉着朱侏躺在床上准备亲热一番。两人正在调笑,突然听到有人进了家门,原来是朱利回到了家里。衣衫不整的何欣立刻紧张起来,从没想过会这样子和未来岳父见面。朱侏也感到很是窘迫,立刻让何欣先藏在窗帘后面,谎称自己要换衣服支开了老爸朱利。朱利觉得窗外好似有人,去而复返,一把拉开了窗帘,朱侏吓了一跳,窗帘后面却没了人影,原来何欣藏在了窗外楼下人家的遮阳篷架上。朱利见没有异样,以为自己醉酒眼花,终于回房休息去了,朱侏赶忙把藏在窗外的何欣拉了进来。朱利本已经躺到床上,他无意从自己房间的窗户向外看去,和女儿房间正相对的窗户里,正看到朱侏和何欣两人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

  • 朱侏父女三人因为何欣的为人争论起来,朱侏见父亲和弟弟统一口径一起说何欣的不好非常生气。父亲不了解何欣,但是弟弟这两年来没少受何欣的照顾,居然也昧着良心和父亲一起抵制何欣,让朱侏非常恼火,她发火让弟弟以后有事别来找自己,然后愤愤地回了房间。朱利见女儿无话可说自以为得计,和儿子朱建歧击掌庆祝,按照约定付钱给儿子。朱建歧热爱绘画,一直没有固定的职业,他想尽一切办法敛财来支持自己的绘画爱好,眼看有大好的机会自然不会放过,用和朱利统一战线做条件,来换取老爸的经济支持。看在人民币的面子上,朱建歧坚定不移地站在了老爸朱利一边。朱侏听说弟弟下午又去派出所找何欣大闹了一场,实在放心不下何欣。她看父亲和弟弟都各自回了房间,于是蹑手蹑脚溜出家里,准备去看看何欣。谁知朱利颇为警醒,朱侏前脚出门,他后脚就发现了。朱利找到朱建歧,许以重金,终于买动朱建歧,开着自己的三角拖斗摩托带着老爸一起去何欣家里捉姐姐朱侏回来。

  • 范晶晶正缠着何欣让他请自己吃饭,何欣桌上的办公电话响了,原来是何乐打来的。何欣很奇怪妹妹怎么会打派出所的座机找自己,在何乐抱怨他不接手机后才发现自己糊里糊涂忘记了带手机上班。何乐邀请哥哥晚上陪自己看演出,何欣推辞说自己晚上有个重要的约会,范晶晶以为是何欣要请自己吃饭,非常开心,谁知何欣解释说几个兄弟很早就约了自己今天聚会,范晶晶依然不肯放弃想一起前去,被何欣婉言拒绝了。其实何欣并没有约人,但是和女朋友朱侏的感情路不顺,让他干什么都没了心思,他谁也不想见,独自一人回了家。请不动哥哥何欣,何乐只好邀请自己的朋友耿大志陪自己一起看演出,原来何乐想提前见见未来嫂子,特意买了大鼓书演出的票来偷看“大鼓女神”。谁知精彩的表演让两个人认真欣赏起中国的传统曲艺来,看到来捧场的观众给喜爱的演员送花篮做打赏的风俗,两人都觉得新奇又有趣。轮到朱侏出场了,因为没休息好又没有彩排再加上心事重重,朱侏连续开唱了几次都没法继续下去,观众渐渐不耐烦起来,朱侏努力调整好自己,一次次重新开始,终于找到了感觉。

  • 老朱在小区口等朱侏,却看到朱侏跟何欣一起回来。老朱气得扔掉了伞淋着雨回家了,朱侏连忙追上。进门老朱想起给女儿做的海报还没收起来,眼看要被朱侏发现,老朱急忙装晕。朱建歧看穿了老朱装病,老朱只好付了200元封口费。何欣来探望老朱,老朱见到何欣心头火起,几次险些穿帮。何欣看出了老朱的端倪,悄悄告诉朱侏不用为老朱担心,朱侏责怪何欣对老朱有偏见。

  • 朱侏跟何欣前往度假村度周末,何欣路见不平出手救了一个差点被坏人带走的女房客,搏斗中何欣受了轻伤,在保安赶到之时制服了犯罪分子。第二天两人就被一大堆媒体记者包围了,原来是有人将何欣在酒店勇斗歹徒的视频发到了网上,成为了热门新闻。老朱拿着给朱侏制作的超豪华易拉宝海报来到公园,吸引了很多老头老太太,老朱十分得意,和很多人交换了资料但是却都不靠谱儿。

  • 朱建歧月儿白薇吃饭,遇到也来餐厅吃饭的何乐与耿大智。朱建歧跟何乐又是一番唇枪舌剑。朱建歧讽刺何乐傍大款,何乐则告诉朱建歧耿大智是自己的下属。田秀美给老朱看了公司几个会员的资料,老朱觉得都特适合朱侏。但昂贵的VIP价格还是让老朱吓得肝儿颤,决定再考虑考虑。老朱约田秀美去看朱侏的演出,而何欣与耿大智也不约而同来给朱侏捧场。耿大智跟何欣斗,卯着劲比谁送的花篮多。老朱发现送花篮的何先生是何欣,气不打一处来,也斗了起来,甚至掏出所有的钱把花篮包了圆儿,总算胜利收场。田秀美暗自决定一定要拿下老朱这个大客户。

  • 朱建歧约白薇看电影,偶遇白薇前男友强哥。朱建歧与强哥大打出手,居然打败了练拳击的强哥。白薇把朱建歧带回家里上药。二人关系又进一步。老朱回家看到满脸伤痕的朱建歧,斥责他不务正业,朱建歧反唇相讥,父子俩又吵了起来。夜里老朱难以入睡,想起两年前因为要帮朱建歧筹措留学的费用而上了马有余的圈套。朱侏来剧团上班,发现老朱遗落的自己大照片的征婚海报。同事们开着玩笑,朱侏尴尬异常。派出所的同事们都庆贺何欣当了英雄,要为何欣庆功。何欣推脱不掉只好答应,告诉朱侏晚上不能去接她了。

  • 田秀美骗老朱说留了一个幸运名额,只要五千多块就可以成为VIP,老朱说自己有一笔存款下周到期,请田秀美一定帮他保留名额。小师妹劝朱侏趁着结婚之前多选择,不要把自己拴在何欣这个小警察一棵树上。何欣跟同事们吃完饭,送范晶晶回家,范晶晶醉意之中把何欣的手机装进了自己的包里。何欣扶着范晶晶走出餐厅,遇到了和小师妹来吃宵夜的朱侏,朱侏看到何欣与范晶晶的样子心生误会。何欣送范晶晶回到家,范晶晶趁机表白,何欣尴尬逃走。路上,何欣才发现电话拿错了。朱侏打电话给何欣,醉醺醺的范晶晶接起电话。朱侏怒火中烧,立刻前往何欣家。

  • 朱侏见到何欣,何欣百般解释,朱侏仍然气愤而去。老朱为了筹钱来到搬家公司找工作,却输给了年轻力壮的竞争者。老朱又来到月嫂公司毛遂自荐,虽然语惊四座,但仍然没有顾客愿意聘请一个老头儿照顾产妇。老朱偶遇某剧组正在招聘群众演员,被安排了大内总管角色,换上了超级累人的造型,老朱感到极度不适应,又不懂片场规矩,遭到导演呵斥,老朱罢演而去。朱建歧发现网上最新的新闻报道,度假村被救的女孩儿反咬一口,指何欣对她欲行不轨。剧团团长宣布下一周有企业包场演出,由朱侏领衔带团。这一决定招来了不少口舌是非,团长只得明说是对方点名要朱侏作为头牌。

  • 何欣浏览网上留言,发现自己被反咬一口成了色狼,万分沮丧。朱侏付了封口费给朱建歧,让他不要把此事告诉老朱。朱建歧和何乐分别上网力挺何欣,二人并不知道,微博上同一战线的网友就是早已见过的彼此讨厌的对方。上班的何欣在派出所遭到媒体记者的围追堵截和众多骚扰电话。所长让何欣暂停职务等事情查清楚再来上班。朱侏因为何欣的事被同事冷嘲热讽,但朱侏力挺何欣。何欣回到家中情绪低落,突然到访的范晶晶搞得何欣措手不及。何乐到来解了何欣的围,范晶晶搞不清何乐的身份,尴尬离去。

  • 何欣一大早赶到朱侏的小区求和,朱侏告诉何欣挺他是一回事,但是和女同事的问题是另一回事。何欣抢在朱侏到达剧团之前,把花店所有的花都送到了团里,引起热议。老朱走街串巷对煎饼摊进行了一翻市场调研后,摆上了煎饼摊开卖,生意不错。老朱不小心撞到了赵月兰的大奔车,赵月兰的傲慢和侮辱语言让老朱很生气。朱建歧发现老爸受伤询问,老朱谎称摔了一下。朱建歧提出带着老爸去医院,老朱不同意让儿子少管他,两人又拌嘴。老朱费了半天劲都无法上床,朱建歧不由分说抱起老朱到楼下扔进跨子直奔医院。老朱感慨万千。

  • 朱侏与何欣赶到医院,看见老朱的样子,朱侏心疼一通埋怨。老朱看见何欣火冒三丈,又吵闹起来。医生认出何欣就是网上被冤枉的英雄,听得老朱一头雾水。何乐来到网络公司,惩治恶意炒作栽赃何欣的网络推手蓟明,遇到来找蓟明借钱的朱建歧。朱建歧没搞清楚情况就替蓟明解了围气走了何乐。蓟明要求朱建歧留下身份证作为借款的保证。何乐找到何欣哭诉自己受到的欺负,却因朱侏突然到来而被何欣“赶走”。老朱问起何欣为什么成了英雄,朱建歧看到网上的新闻才知道自己错怪了何乐。老朱将自己的莱卡老相机卖给了典当行,带着钱去找田秀美。

  • 老朱交了钱让田秀美赶紧给朱侏安排相亲,却突然来了一个老太太指着田秀美说骗子,警察把田秀美和老朱都带回了派出所。何欣得知老朱给朱侏相亲,不高兴,虽然讲被骗的钱退给老朱,但话里话外让老朱很不舒服。朱侏跟剧团来到企业包场演出,却差点被该公司的孟总揩油,朱侏逃脱。朱侏和何欣吃饭,朱侏因为被骚扰事件郁闷,何欣问朱侏是不是早就知道老朱替她相亲的事情,言语间数落起老朱,朱侏委屈又不快的离去。何乐的微博“青椒先生”与朱建歧的微博“地三鲜2046”之间发生了热络的交流,双方在网络上将彼此引为知己。

  • 朱侏对老朱一通埋怨,老朱气愤何欣恶人先告状,再度表态坚决不同意女儿跟一个警察在一起。朱侏表示警察虽然没钱,但也比富二代强多了,让老朱不要再管自己的事了。老朱问女儿为什么要如此嫌弃他。朱侏告诉老爸自从他回来,生活乱成一团糟。朱侏甩下老朱跑回了家,老朱黯然。何欣跟何乐诉苦,说朱侏讨厌富二代,何乐给何欣出馊主意。何欣带着朱侏去给了孟总下马威。朱侏疑惑询问,何欣胡搅蛮缠糊弄过去。耿大志跟团长说要剧团去专场演出,条件是朱侏挑粱。

  • 耿大志开车送朱侏,并向朱侏表白,朱侏尴尬。耿大智送朱侏到医院接换药的老朱,老朱对这个突然出现的耿大智如获至宝,盛情邀请耿大智留在家里吃饭,并趁朱侏做饭的时间进一步打探了耿大智的各种情况,老朱认为理想的女婿人选出现了,打算撮合耿大智与女儿。朱侏对老爸的生拉硬套很是反感,却又不敢告诉何欣。因为彩绘工作的事,朱建歧给耿大智脸色,耿大智对朱建歧却是十分讨好,出手阔绰。需要用钱的朱建歧感到左右逢源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晚上何欣来剧团接朱侏,却看到拿着花来的耿大智。

  • 何欣对耿大智的出现非常在意,朱侏见何欣吃醋心里高兴,故意逗他,却引得何欣不快,二人吵了一架。朱建歧拿着耿大智赠送的购物卡带着白薇购物,却遇到何乐。何乐故意买下了所有白薇喜欢的衣服,把朱建歧刚刚生出的一点愧疚浇灭了。老朱在小区纳凉,何乐装成邻居与其搭讪套话,被朱建歧撞上,何乐索性承认自己的身份,朱建歧没想到也不能相信这个富二代居然是何欣的妹妹。老朱认为这女人一定和何欣是不三不四的关系,直奔派出所找何欣理论。何欣请范晶晶为他挡驾,老朱更加认为何欣做贼心虚,而范晶晶的态度也让老朱起了疑心。

  • 老朱故意告诉范晶晶何欣作风有问题,刚巧被所长听到,老朱要所长好好管管手下民警。老朱告诉朱侏,何欣脚踏三只船,除了那个“妹妹”肯定和女同事关系也非同一般,朱侏不胜其烦。看到女儿伤心的样子,老朱深感其幼稚单纯,决定拿到铁证。范晶晶和何欣一起前往分局办事,范晶晶开车。范晶晶试探何欣隐晦表达爱慕,何欣正在解释,临道出租车老朱探出头用相机偷拍二人。范晶晶不小心追尾撞到前车,对方司机不依不饶,老朱说出何欣警察身份激化矛盾,对方拨打110。朱建歧带着白薇去外地玩,正要买火车票,却突然被警察扣住了。

  • 大鼓女演员朱侏想要介绍自己的男朋友何欣与因被骗入狱三年、刚刚刑满释放的父亲朱利见面。然而人生总会有许多巧合,这位片儿警何欣因为误抓了准岳父老朱,已经上了老朱的黑名单。刚出狱的老朱将自己的一对儿女视为至宝,让他把女儿托付给连一个人都能抓错的小片儿警,那肯定门儿都没有。何欣和老朱两人火花四溅,朱侏因而夹在父亲和恋人之间左右两难,时刻面临“老爸和老公同时掉水里,你先救谁”的愁人问题,一场不容懈怠的感情争夺大战就此展开。

  • 朱侏因为何欣的事失落,独自在外淋雨,朱建歧也因为失恋和好基友在酒吧喝酒。老朱为自己的生日炒了一桌子菜,可是儿子和女儿都没回来,老朱心情也低落了。老朱独自撑伞在小区门口等,终于等到了喝醉回来的朱建歧。听着醉语不断叫着“妈”的儿子,老朱心里难受,难得没有对儿子发脾气,而是悉心照顾了朱建歧。耿大智开车接了浑身淋湿的朱侏,朱侏想着何欣的不辞而别和老爸跟何欣的不共戴天,心情更加郁闷,不想回家。耿大智带朱侏到宾馆,给她开了房间,自己则独自离开。

  • 心情不好的朱侏去国外散心。朱建歧给老朱迟到的生日祝福,老朱欣慰。朱建歧之前丢掉的画砸在了一家画廊老板老楚的头上。老楚看中了朱建歧,力邀他成为了画廊的签约画师。何乐偶然路过老楚的画廊,见到朱建歧的作品感到似曾相识。老楚热情地介绍了作品来自最新的签约画家,何乐直接买下了画廊。朱建歧发现老板换成了何乐,负气要离去,老楚劝阻朱建歧不要因为赌气而放掉一个大放异彩的机会。朱建歧去而复返表示自己识时务者,何乐得意又开心。朱侏从国外回来,给老朱带了礼物,老朱感慨万千。

  • 邻居家小孩不小心被锁在了屋子里,妈妈爷爷焦急万分,老朱自告奋勇要从外面翻窗户进去。最后还是物业公司的小伙子翻阳台打开了门,避免一场灾难。大家让老朱写封感谢信鼓励一下新物业,老朱觉得自己终于能发挥光热了。朱侏还在为失联的何欣而烦恼,朱建歧却在画廊和何乐见招拆招,两人渐渐变成欢喜冤家。老朱好好准备了感谢信,跟老街坊们一起来到物业公司声情并茂宣读。然而,物业老板蒙面的奇特打扮出场让老朱很惊诧。集体合影时,大家一把摘下老板的口罩,老朱呆住了,新老板居然是何欣。

  • 耿大智对朱侏关怀备至,老朱更加用力撮合,朱侏却始终不冷不热。何欣来到了朱家,朱侏大骂何欣不辞而别冷酷无情,何欣坦言对朱侏的感情无法确实,自己向母亲开出条件,买下朱家小区的物业公司,并亲自出任经理,这一切就是为了朱侏。何欣告诉老朱,他绝不放弃,直到他被接受的那一天。朱侏意识到确实需要重新认识恢复“富二代”身份的何欣了。老朱觉得富二代比警察更不靠谱一万倍,朱建歧却觉得好极了,跟老朱唱反调。老朱和朱建歧对朱侏和何欣的问题各持己见,一个坚决反对,一个拥护支持,朱侏不胜其烦,却陷入了迷茫。

  • 老朱想发动群众把何欣赶走,没想到邻居们都觉得新物业不错,谁也不响应老朱,反而还提醒他不要私报公仇,老朱孤掌难鸣。何欣开豪车接朱侏下班,引起同事的惊讶和艳羡,朱侏却感到难堪。耿大智也来剧团接朱侏,两个男人差点为了朱侏打起来,朱侏负气独自离开。何欣偶遇三年前离自己而去的前女友于娜。追随大款未果的于娜与何欣意外重逢,才知道自己居然甩掉了一个高富帅,后悔莫及,决定重新夺回何欣。何欣还没起床就被叫醒,原来是赵月兰叫一干佣人来替何欣收拾房间。何欣将人赶走,对隔壁的何乐发脾气。

  • 赵月兰来到物业公司找何欣,恳请儿子给自己机会,弥补过去对儿子的疏忽,何欣告诉赵月兰已经晚了。朱建歧找到何欣问他的打算。何欣表明态度自己不会放弃朱侏。朱建歧则告知何欣他愿意做内应,帮助他重新追回朱侏。老朱鼓起勇气参选社区的业委会主席,打算让何欣知难而退。竞选会上,有人提及老朱的前科让人难以信任。何欣出人意料的力挺老朱,扶助他登上了业委会主席的宝座。老朱虽感意外,却并不领情,他认定何欣来者不善。于娜找借口约见何欣,并提出复合的要求,却被何欣拒绝,何欣告知于娜自己已经有了女朋友。

  • 画室里,何乐依旧和朱建歧斗嘴。但在朱建歧离开后,何乐掀开画布看到朱建歧的画中画的是自己,暗自开心。老朱成为业委会主席正式走马上任了,他打算找街坊邻居调查不满意事件,以此给物业找茬,但邻居都答非所问不靠谱,老朱哭笑不得。何欣用狗狗卖萌,跟朱侏套近乎,终于得到朱侏答应,允许何欣去接她下班。何欣和耿大智各自拿着花来到剧场门口,两个男人剑拔弩张。朱侏婉言拒绝了大智,上了何欣的车。于娜打来电话说自己摔倒让何欣帮忙,朱侏误会何欣愤然下车。还没有离开的耿大智看到了这一切,迎上了朱侏。

  • 耿大智送朱侏回家,向朱侏表白,朱侏明确的拒绝了大智。于娜设计了苦肉计加美人计,哭诉自己的后悔与思念,何欣断然拒绝了她,飞车赶往朱侏的小区。朱建歧再次来找白薇,却发现白薇已经换了有钱的新男友。朱建歧醉倒在河边,被路过的何乐看到。朱建歧抱着何乐哭诉,何乐抬不动烂醉如泥的朱建歧,只好守了他一夜,同时也发现了朱建歧就是微博上的“地三鲜2046”。朱侏回到家中坐立不安。何欣从阳台爬进朱侏房间强势表白以放弃财富,但绝不会放弃朱侏。老朱在门口差点发现端倪,被朱侏搪塞过去。两个人终于和好了。

  • 朱建歧找何欣密谋,两人策划搞一次小区老年人的联谊会,希望给老朱介绍个老伴儿,也省得他成天搅和儿女的事儿。朱建歧顺便向何欣旁敲侧击地打探了何乐。赵月兰开门见山让何欣远离大鼓女友,何欣却对赵月兰的警告置之不理,母子不欢而散。不甘心的赵月兰让助理好好调查一下朱侏。老朱见义勇为,救了小区里险些被坏人拐走的孩子。何欣灵机一动,使出了大招,求助老朱出马出任物业的安保特聘顾问,老朱拿着劲儿故意没答应。朱建歧向网友青椒先生吐槽何乐的奇怪举止,却不知道网络另一端的青椒先生正是何乐。

  • 何欣带着老街坊们对老朱三顾茅庐,请他出山当顾问,老朱嘴上喊累无奈答应,其实却十分带劲儿,何欣暗喜。于娜故意找到赵月兰,告知她朱侏一家都是骗子。赵月兰约何欣见面谈清楚,何欣以工作忙推脱。物业公司策划的中老年联谊会即将举办,朱建歧告诉老朱希望他能够重新开始人生的第二春,找个老伴儿,这是他和姐姐的心愿。老朱欣慰儿子女儿长大了。小区的环境有了大幅度提升,居民们交口称赞,老朱也得到了小区居民的认可,这对一直深感抬不起头来的老朱来说,意义太重大了。朱侏参加团里的体检,却不知道收了她体检表的医生是于娜。

  • 何乐告知朱建歧,推荐他的作品参加新锐艺术家作品展览,他也被邀请参加开幕式。朱建歧兴奋之余,却发现评委之一是白薇的现任男友周小更,一时百感交集。何乐故意对朱建歧冷嘲热讽了一番,搞得朱建歧摸不着头脑。社区联谊会开始了。老朱受到了不少青睐,感觉美美的。但看到何欣到场,老朱又习惯性的恢复了高冷。听说朱建歧要参加画展开幕式,一家人都很高兴,举杯庆祝。赵月兰气势汹汹杀到何欣家里,终于堵住了儿子,质问儿子关于朱侏一家的事,何欣点头承认说早就知道老朱坐过牢的事,赵月兰要气死了。

  • 赵月兰鄙视朱侏家庭关系复杂并且还是唱大鼓的,让何欣跟朱侏分手。何欣愤怒回击母亲,两人不欢而散。朱侏来到医院取体检报告,却被告知自己患上了宫颈癌晚期。遭逢晴天霹雳的朱侏进了山,在母亲墓前哭泣,因为当年孙玲玲就是宫颈癌去世的,朱侏悲伤自己为何也会有这样的命运。何欣四处打电话寻找朱侏未果,焦急担心。开幕式上,朱建歧故作镇定其实却颇为紧张。周小更出现,以评委身份对朱建歧的作品刻薄嘲讽。何乐却力挺朱建歧,说并不认为自己男朋友的作品有那么差。何乐高高在上的姿态和与朱建歧的亲密样子让白薇大受刺激,更给足了朱建歧面子。

  • 朱侏喝醉遇到耿大智,大智安慰喝醉呓语的朱侏,送她回家。在小区门口遇到找来的何欣。何欣和大智再起争端,朱侏包里的体检报告单掉出来,何欣看到,震惊,朱侏抱住何欣大哭。何欣要带朱侏去全国最好的医院或者去美国的医院检查。朱侏却拒绝了,提出分手,何欣说绝对不会放弃她。朱侏回到家,老朱还在联谊会的兴奋之中,拉着朱侏说这说那,朱侏强颜欢笑。何欣将朱侏患病的实情告知了朱建歧。朱建歧如五雷轰顶完全不能接受。朱侏坐在房间里垂泪发呆,突然朱建歧推门而入,朱侏连忙擦去眼泪,朱建歧却抱住姐姐哭了起来。

  • 老朱在门口听到姐弟俩的话,目瞪口呆。朱建歧告诉老朱,为了姐姐的病治好,自己做什么都行,老朱感慨。老朱打算卖房给朱侏治病,朱侏坚决不答应,她希望能够在余生一家人和和美美的在一起。何欣来到朱家,郑重地告诉老朱,他会一直陪着朱侏走下去,不管前路如何。朱侏深受感动。朱建歧的画卖出了高价,受到热捧。何乐通知朱建歧参加发布会。朱建歧告诉何乐他没有心情。何乐臭骂了一通朱建歧,挑明自己已经知道朱侏生病的事情,但是一个大男人不仅应该重情,也得能够担当养家的重任。朱建歧前往发布会现场。

  • 发布会现场,朱建歧明确拒绝了又来找他的白薇。朱建歧无意中发现了何乐的手机账号就是青椒先生。朱建歧找到何乐询问真相,何乐却装傻躲避,朱建歧直接吻了何乐。赵月兰亲自找到朱侏家里,跟朱侏摊牌,朱侏不卑不亢请赵月兰离开。何欣去医院再次确认体检报告的权威性,被于娜偷偷看到。朱侏请何欣吃饭。两人到了一家高级餐厅。朱侏告诉何欣,经过深思熟虑,她还是决定跟何欣分手,不想连累他。何欣却拿出一枚刚买的的戒指,向朱侏求婚。

  • 何欣深情的告白让朱侏感动,朱侏含泪答应。何欣说仪式很重要,要在周末就给朱侏一个最美的婚礼。老朱得知此事,与何欣推心置腹的交谈了一回。老朱问何欣是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娶一个身患绝症的姑娘。何欣说这就是他理解的不离不弃。两个人终于能够以诚相待,老朱决定正式接纳何欣为自己的女婿。朱侏在家坐立不安,终于等到了两个男人有说有笑地返回家中。朱侏百感交集。于娜按捺不住打电话给何欣试探口风,何欣告诉于娜他要结婚了,于娜万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

  • 于娜再次找到赵月兰,告诉她朱侏和何欣要结婚的消息。赵月兰惊呆了。朱侏与何欣的简单婚礼如期举行,大家都百感交集。一对新人正在行礼,赵月兰却出现在现场大声喊停。老朱一眼就认出了这就是曾经侮辱自己的富婆,而赵月兰也认出了老朱。仇人见面,新仇旧恨一起涌来,两人直接开火,赵月兰认定了姓朱的一家子是骗子,是奔着他家的财产而来。满场哗然之际,于娜出现,声称是朱侏为骗婚收买自己,制造了虚假的癌症证明。于娜拿出真正的体检报告单,所有人都傻了,何欣却开心地抱住朱侏。老朱长叹一声,说这个婚没法结了。

  • 何欣约朱侏到楼下,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甚至把户口本都交给了朱侏。朱侏虽然感动,但想起赵月兰对自己家庭出身的百般挖苦,左右为难。赵月兰的出现也让老朱改变了想法——就算可以接受何欣,但决不能接受这个恶毒女人做亲家。何欣带朱侏来见赵月兰,当面拆穿了于娜的阴谋。但赵月兰赶走两人,坚决不能接受。赵月兰甚至放下身段找到老朱谈儿女的分手条件。老朱故意言语相激毫不退让,赵月兰以死相逼要儿子和朱侏分手。何欣和朱侏赶到现场,双方争吵,赵月兰不小心摔倒受伤。

  • 赵月兰住进医院,故意要何欣寸步不离自己。朱侏告诉何欣,先分别照顾好自己的母亲父亲,其他的再说吧。小区更换了新的物业公司,再也看不到何欣的身影,老朱感到说不出的失落。朱建歧要跟何乐去英国,老朱一万个不同意。眼见朱建歧执意不肯放弃,老朱找到了何乐,开诚布公的话让何乐萌生退意,只身前往英国。朱建歧一气之下搬出了家。老朱感到迷茫而失落,自己全力维护的家保护的儿女,如今却四分五裂冰冰冷冷。看着孙玲玲生前的日记,老朱伤感。

  • 老朱一个人进了山,赶上暴雨滚下山坡腿受了伤,狼狈不堪,老朱觉得自己活不下去了,他拨通了何欣的电话。何欣与朱侏经过一番辛苦,终于救回了满身又是泥又是血的老朱。何欣悄然离开,朱侏深感黯然。朱建歧赶到,看着老爸的惨样却不肯服软。老朱让儿子找瓶酒来,父子对饮,老朱检讨了自己作为父亲这些年的不周,并说不会再干涉他和何乐。父子彼此打开了心结。老朱决议撮合儿女的幸福,他主动约见了赵月兰,掏心恳请赵月兰允许遵从孩子们的心愿,让他们自己发展选择。第一次见到这么诚恳的老朱,赵月兰虽然依旧嘴硬,但是心里已经发生了变化。

  • 老朱约了何欣和朱侏在餐厅包间,终于吃了这顿早已预订的“见面饭”。老朱同意了何欣和朱侏在一起,而何欣也终于明白了正是因为老朱的恳求,母亲的态度才发生了变化。赵月兰被人骗,公司陷入危机,而老朱无意中发现那个骗子很像两年前害了自己的马有余,何欣决定帮老朱抓住这个人。两个人调查跟踪却一无所获,而此时马有余却绑架了赵月兰。在搏斗中老朱为了保护何欣挨了马有余一刀受伤。马有余的落网,使得何家挽回了损失,老朱当年的案件也平冤昭雪。儿女成双成对,康复的老朱也骑上跨子,和一帮车友驶上幸福的大路。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