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楼外楼 立即播放

3.1亿播放
电视剧 36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苏舟

类型:剧情 /战争

电视台:央视一套

简介: 清道光二十八年,洪瑞堂在西湖桥畔创办了楼外楼。民国早年,洪家家道中落,楼外楼也被昔日好友肖翰干勾结军阀巧取豪夺。楼外楼第三代少东家洪顺森丢了祖业,轻生不成,远走他乡。迫于生计洪顺森进了丰裕楼做了伙计,...展开
剧集列表 更新至36/共36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24年夏天,洪家柱婚礼前一天,杭州地方审判厅上,洪赵两家因为楼外楼地皮归属问题对簿公堂。赵田雨当庭自辩,想用高价赎回楼外楼地皮;洪家宝气愤不已当庭驳斥赵田雨的强盗行为。最终,法院判决洪家仍然享有楼外楼地皮归属权,并判决赵田雨所享有的楼外楼百分之五的干股提升为百分之十。洪家略胜赵家一筹,赵田雨怀恨在心,便暗中勾结青帮二当家云中虎,意图暗杀洪亭芳。云中虎对洪家心有顾忌,不愿下手,赵田雨便以当年为青帮辩护的恩情,要挟云中虎必须杀掉洪亭芳。云中虎最终妥协答应。

  • 李春贤厉声喝止正在打砸的家丁们。李百盛气愤难平,劝说女儿退了婚事,另觅良人。李春贤执意坚守婚约,要守在洪家,等待家柱回来。洪母感念李春贤的大体识礼,对这儿媳妇也是万分满意,便建议李百盛按照她老家徽州的习俗,用公鸡代替家柱拜堂成亲。李百盛不愿女儿的婚事如此草率,遭人非议,便让家宝代替家柱拜堂,家宝无奈答应。赵琳涵得知家宝要拜堂,误以为家宝要娶亲,急匆匆赶往楼外楼,隐匿在人群中看着家宝替兄拜堂,虽然明白了家宝的难处,却也不免生出醋意。

  • 家宝为防有诈,特意请来镖师相助,一同前往交赎金的地点。几人到达地点后却不见绑匪,只在芦苇荡中发现一条破船。家宝心急上前,却发现破船上的洪亭芳的尸体。洪亭芳的尸体被抬回楼外楼,洪母悲痛不已,令家宝一定要找出真凶。李百盛建议洪家报警务处处理,家宝不同意,直言警务处不作为。洪母也认同家宝的说法,决定不报案,洪家自己查明真凶后再报案。家宝悲伤之余,和赵琳涵分析事情前因后果,直觉洪亭芳的死和赵田雨有关。丧礼之后,洪母召集后厨,给大家伙分发遣散费,解散后厨。主厨王三槐虽心痛洪家遭遇,但自身也需养家糊口,坦言将去老燕京做掌厨。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24年夏天,洪家柱婚礼前一天,杭州地方审判厅上,洪赵两家因为楼外楼地皮归属问题对簿公堂。赵田雨当庭自辩,想用高价赎回楼外楼地皮;洪家宝气愤不已当庭驳斥赵田雨的强盗行为。最终,法院判决洪家仍然享有楼外楼地皮归属权,并判决赵田雨所享有的楼外楼百分之五的干股提升为百分之十。洪家略胜赵家一筹,赵田雨怀恨在心,便暗中勾结青帮二当家云中虎,意图暗杀洪亭芳。云中虎对洪家心有顾忌,不愿下手,赵田雨便以当年为青帮辩护的恩情,要挟云中虎必须杀掉洪亭芳。云中虎最终妥协答应。

  • 李春贤厉声喝止正在打砸的家丁们。李百盛气愤难平,劝说女儿退了婚事,另觅良人。李春贤执意坚守婚约,要守在洪家,等待家柱回来。洪母感念李春贤的大体识礼,对这儿媳妇也是万分满意,便建议李百盛按照她老家徽州的习俗,用公鸡代替家柱拜堂成亲。李百盛不愿女儿的婚事如此草率,遭人非议,便让家宝代替家柱拜堂,家宝无奈答应。赵琳涵得知家宝要拜堂,误以为家宝要娶亲,急匆匆赶往楼外楼,隐匿在人群中看着家宝替兄拜堂,虽然明白了家宝的难处,却也不免生出醋意。

  • 家宝为防有诈,特意请来镖师相助,一同前往交赎金的地点。几人到达地点后却不见绑匪,只在芦苇荡中发现一条破船。家宝心急上前,却发现破船上的洪亭芳的尸体。洪亭芳的尸体被抬回楼外楼,洪母悲痛不已,令家宝一定要找出真凶。李百盛建议洪家报警务处处理,家宝不同意,直言警务处不作为。洪母也认同家宝的说法,决定不报案,洪家自己查明真凶后再报案。家宝悲伤之余,和赵琳涵分析事情前因后果,直觉洪亭芳的死和赵田雨有关。丧礼之后,洪母召集后厨,给大家伙分发遣散费,解散后厨。主厨王三槐虽心痛洪家遭遇,但自身也需养家糊口,坦言将去老燕京做掌厨。

  • 家秀拿来自己的新衣衫给邓彤换洗,一番整理后,两位年纪相仿的姑娘越聊越投机。邓彤好奇地问起家宝,家秀将家宝因为受了赵田雨的气而故意糊招牌的事告知。邓彤若有所思地听着家宝不按常理出牌的趣事,突然心生一计,走出家秀闺房便去寻家宝。邓赵两家的相亲宴上,邓彤初见赵家公子,惊为“天人”;只见赵家公子赵墩,人如其名,长得肥头大耳,异常敦实,且是对眼,家宝忍不住笑场,被赵厅长一记眼瞪回去。家宝笑言称赞赵墩很有男子汉气概,邓彤不置可否地撇脸,冷冷地回应邓赵两家长辈的寒暄。不多时,家宝亲自上菜,为邓赵两家人盛上西湖藕粉。不料,家宝一个不留心,将藕粉泼在了邓彤身上。邓彤气愤交加,当场甩了脸子走人,一场相亲宴无疾而终。

  • 家宝希望邓彤帮忙引见她父亲,好洗脱家兄的罪名,重开楼外楼。邓彤带家宝见自己的父亲,邓会长忙着接待总理的事宜,对家宝很不待见。家宝心急家兄的事,义愤填膺地痛骂孙无忌等人没有任何证据便查封了楼外楼,是封建官僚的做派,一个收不住口,便把所有政府官员骂进去了。邓会长听了家宝把自己也骂进去了,顿时沉声赶走家宝。邓彤劝不住父亲,便追随家宝而去。家宝回到家中,将事情经过告知洪母和李春贤,家秀在一旁听着,迅速抓住了“接待总理”的重点,便提出利用新总理向警察局施压。李春贤想得更为长远,提出当务之急不仅仅是借助总理重开楼外楼,更需要免去家柱的罪名。

  • 楼外楼再迎宾客满座,生意总算是走上正轨,李春贤开始担忧等家柱回来,家业早已落到家宝头上,一时心忧,春贤便将自己求的真正的签文告知洪母。洪母当即表态,楼外楼的大掌柜将是家柱,家宝只是代替兄长照管家业。然而,家宝心思根本不在家业,一心只想考取上海美专,去学美术。家宝向母亲表明,楼外楼走上正轨了,自己便不想抗担子了,想静下心学画。洪母却希望家宝能够在此时担起掌柜之者。母子两一时僵持不下。恰此时,赵田雨看不惯楼外楼生意再见起色,便买通云中虎到楼外楼捣乱。云中虎故意点了一桌楼外楼的名菜,且在宋嫂鱼羹里面丢苍蝇,故意陷害楼外楼。水根赶来救场,一言不合便吵了起来,云中虎将水根打出包厢。家秀见舅舅受伤,转身便到厨房去取菜刀。

  • 家宝为了举办笔会一事造访西泠印社,偶遇秋水,秋水将自己求得的吴昌硕先生的字画赠予家宝。家宝感激莫名,带着字画回到楼外楼,随即处理阿文的事,严罚阿文薪水,并令其光着膀子在后院罚站。水根替阿文向家宝和洪母求情,但母子俩都认为失火时大事,该让阿文受教训。阿文罚站后,身体着凉得了重风寒,家秀来看望阿文。阿文满腹委屈将实情告知家秀,原来是阿干忘了封火炉,阿文夜里劈柴火,请阿干帮忙看火、封火炉,阿干没有尽职,阿文毕竟是所托与人,也只好受罚。阿文委屈气愤之余向家秀告状,直言当初家柱逃婚是家宝帮的忙,他亲眼所见。

  • 赵琳涵到访笔会,抛砖引玉率先题了一幅字。恰此时,杜小笙带着青帮弟兄不请自来,耍赖吃霸王餐,硬要用自己的“墨宝”来抵饭钱。赵琳涵气不过,与杜小笙争执起来。赵老宋怕女儿吃亏,卷入是非中,责令赵琳涵回家。赵琳涵硬生生被父亲押回家。杜小笙耍帅充愣,大笔挥毫了好几张“墨宝”,说是抵押饭钱。家宝毫不客气地讽评杜小笙字迹不能称之为“墨宝”,眼看一场混乱又起,李春贤挺身而出救场,春贤看过杜小笙的字迹后,虽不认同,但却有意破财免灾,违心而论杜小笙的字体类似“板桥体”,且借古喻今,将杜小笙等青帮弟兄比作梁山好汉。杜小笙见好便收,带着弟兄施施然离开楼外楼。

  • 孙振接到上级命令,强调北伐战争仍是重中之重。家宝从秋水那打听到家柱的下落后,便直接禀明了洪母。洪母得知家柱南下参军,分外担心,着家宝带着阿文南下寻找家柱归家。恰此时,家柱凭借自己的好厨艺赢得了军校众师生的好感。家柱也不再排斥伙头兵,全心全意地为众师生改善伙食,将杭帮菜在军校中推广开来。但傅班长依然芥蒂小李子的死,故意捉弄家柱,在家柱为同学们做的东坡肉放泻药。最终家柱背锅,被罚为全校师生做饭。

  • 家宝将家柱托付给秋水的礼物,交给秋水。莲花趁机挑拨李春贤和家宝的叔嫂关系,李春贤请来父亲为自己做主,并向父亲吐露自己的心事,担心家宝受惑于楼外楼掌柜的权利,排挤自己的哥哥,李百盛直言家宝耿直简单,不会干出这种事。李百盛宽慰女儿不应该猜疑小叔子,为人处事当以“和”与“善”为准。青帮内讧,大当家和云中虎皆死于非命,杜小笙继任大当家,一时身份水涨船高。杜小笙继任大当家后,警察局特派孙无忌上门道贺。孙无忌言语中满含拉拢讨好,杜小笙却不待见。

  • 三姨太发威,直接拍案离席。三姨太的弟弟遂拔枪相向,想直接以武力强抢地皮。家宝冲动之下与他们发生冲突,家宝受伤。李春贤挺身护家宝,赵琳涵见家宝受伤,央求父亲出面劝解三姨太等人。最终赵老宋出面劝和,三姨太要求楼外楼道歉,李春贤自愿道歉,家宝不愿看嫂子受委屈,撑着伤,心有不甘,无奈妥协道歉。秋水探病之余跟家宝说起余督军家的家常事,提点家宝三姨太虽在外面很跋扈,但其实内心极为忌惮大太太和余督军。家宝知悉三姨太弱点,便有意借大太太之势打消三姨太觊觎楼外楼地皮之事。家宝和李春贤商量宴请大太太到楼外楼做客。

  • 战乱虚惊一场,余督军胜战凯旋,杭州再复太平。老燕京引京剧入店,生意复兴。家宝不甘落后,引杭州评弹入楼,扭转生意颓势。同时,家宝料到范德池的诊所,也定会有病患涌入,特意捐钱捐物到诊所,救济病人。家宝有意借余督军之势将赵田雨题字的牌匾撤换,主意一定,家宝多方奔走送请柬,决意再办笔会,但是未曾告知李春贤。李春贤以为家宝有意隐瞒,叔嫂再生嫌隙。家宝好意向春贤解释,表明自己先斩后奏再办笔会,实则是担心嫂子不赞成。李春贤顾全大局,从中牵线,特邀余督军和大太太到访笔会。

  • 家秀感到范德池新诊所,通知家宝,家宝怒而回家,与副将僵持。杜小笙听闻,特意带着青帮兄弟来护楼,和余督军的部下对峙。对峙不久后,杜小笙劝说余督军副将撤军不成,双方交战起来。小白条特意带着自己的丐帮兄弟前来为楼外楼助威,丐帮兄弟无孔不入,配合青帮兄弟,将余督军的士兵打得颓败不堪。恰此时,孙传芳率部队攻陷杭州城,杭州顷刻之间改朝换代。洪母因余督军强拆楼外楼一事被气病倒。李春贤责怪家宝意气用事,冲动摘下赵田雨的题字牌匾才惹来祸端,同时责备家宝不该自作主张,瞒着大家捐钱给范德池的诊所。家宝不服嫂子的责备,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叔嫂俩争吵起来。

  • 赵田雨死灰复燃,靠着上海名流圈的交情,再回杭州城。同时,赵老宋也将赵琳涵接回杭州。但琳涵一回到杭州,未来得及跟家宝见面,就被赵老宋软禁在家。夏超的父亲偏爱杭帮菜,夏超有意请楼外楼的厨师到家中帮厨。家宝接到通知,便决定让三槐带着阿干到夏超家帮厨。阿干受赵老宋唆使,有意搞砸这次帮厨,特意在做好的饭菜中混入竹片。王三槐察觉异样,狠狠教训了一顿阿干。

  • 家宝告知家秀,李叔同先生已出家,不宜打扰雪子女士。家宝和家秀同情雪子,有意借端午节祭典的放生仪式,让李叔同和雪子再见一面。赵田雨见哥哥和侄女因为洪家宝闹得不开心,遂向赵老宋提议,将赵琳涵介绍给夏家当儿媳妇。赵老宋顿时做起了女儿嫁入豪门的白日梦。赵田雨特意在老燕京设宴请来夏老太爷和夏超、夏添。家宝和家秀在门口迎接客人正好看见夏家人到访老燕京,家秀看见自己的那个花花公子的校友夏添,便留了一份心思,注意着老燕京这边的动静。赵老宋有意撮合琳涵和夏添,见夏家人都到了,便极力劝女儿出来见客。

  • 李春贤向父母表明,自己将启程前往广州,寻找家柱。赵家突生变故,赵琳涵面对风儿的惨死,悲痛不已,老管家只好求助于家宝。家宝毅然帮衬着老燕京重整,以及风儿的后事。赵琳涵悲伤过度,家宝一边陪伴安慰,一边为救赵老宋奔走。家宝陪同琳涵到牢狱探监,赵老宋回忆前因,觉得自己可能得罪的就是夏家。家宝求到夏老太爷面前,直言赵老宋是被栽赃陷害的,情急之下冲动出口顶撞了老太爷。赵田雨得知哥哥入狱后,找孙无忌质问。孙无忌透露一切缘由都在赵琳涵,只要琳涵愿意嫁给夏添,赵老宋将平安无事回来。

  • 赵田雨来到秋水舫,以高参之权威逼利诱,秋水虚应周旋。丫鬟小琴趁机向青帮求助。杜小笙出面替秋水狠拒了赵田雨,秋水感恩,两人结拜为义兄妹。琳涵伤愈之际,夏添强行将她接回夏家。家宝知悉此事,气怒之下,持枪到夏家,欲击毙夏添。不料,夏添躲过一劫,家宝却被捕入狱。洪母无措,请来杜小笙,杜小笙承诺出面保家宝。洪母多方奔走求人救家宝,李百盛答应帮忙。夏添怒急和赵田雨、孙无忌谋划着要彻底至家宝于死地。琳涵被迫和夏添达成交易,答应和夏添好好过日子,夏添遂放过家宝。李母病情稳定后,李春贤带着阿文南下寻找家柱

  • 家柱回到家的事情遭泄露,孙无忌带着人到楼外楼抓人,家柱直接从后门逃往秋水舫。孙无忌追到秋水舫,家柱无奈之下躲进湖水里。孙无忌逼问秋水,杜小笙适时出现解救秋水。孙无忌忌惮青帮,被迫放弃搜捕。家柱从湖水中出来,见杜小笙在秋水舫,误以为杜小笙对秋水不轨,遂拔枪相向。秋水及时解释,家柱感恩杜小笙对秋水的照拂。家柱逃出秋水舫后,和革命军的地下线人接上头。家柱抄树林小道欲脱身,却陷进孙无忌的埋伏圈。家柱危难之际,杜小笙带着青帮弟兄救了家柱,并把孙无忌打伤。

  • 狱卒们忌惮革命军,想为自己留后路,对家宝有所改观,鉴于监狱伙食差劲,想到家宝是楼外楼掌柜,有意让家宝为狱卒们露一手。不成想,家宝的手艺彻底征服狱卒们,在监狱的生活也有所改善。孙无忌见严刑对家宝无效,便和赵田雨、李半仙等人商量,让家宝无故死在监狱中。不料,赵老宋恰好听到这番阴谋,指责赵田雨等人阴毒,并怀疑赵琳涵的婚事也是赵田雨和孙无忌等人勾结夏家的阴谋。赵田雨好说歹说安抚了赵老宋。夏添带着赵琳涵参加名流聚会,不料在宴会上,夏添的死对头们却暗里议论赵琳涵不愿意给夏添生孩子一事,说夏家至今子嗣单薄,后继恐无人。

  • 退役之际,家柱回到军营,向战友们告别。然而,再回到家,家柱仍旧不适应,质问李春贤,擅作主张,差点毁了自己的感情,现在又要毁自己的军旅生涯。李春贤无言以对,洪母及时训斥家柱,直言恳求孙振让家柱退役是自己的主张,是为了洪家的家业。最终家柱告别战友,退役在家。楼外楼再度换上张坚题字的牌匾。家宝对于孙无忌两面三刀的所作所为,分外不耻,将孙无忌昔日的恶性告到孙振面前。孙振指出孙无忌已弃暗投明,如今是有功的革命军士兵,不好对他处分。家宝甚是失望,又无奈。

  • 马蕊提出花钱参观,家宝认为马蕊用钱羞辱人,两者争吵起来,马蕊负气离开楼外楼。小琴做家务时,不小心打碎了家中花瓶,却在瓶中发现了秋水的生辰八字。秋水见自己的生辰八字和母亲说的有出入,便找来杜小笙商量。杜小笙带秋水找算命先生测算生辰,发现自己并不是洪家的侄女。秋水质问母亲为何要编造谎言,毁掉自己和家柱的感情,秋水娘逼迫女儿放弃这段感情。杜小笙将真相告知家柱,家柱此时对秋水再燃希望,然而此时,李春贤已怀有身孕,家柱左右为难。杜小笙见家柱和秋水对彼此都有心意,便到楼外楼和李春贤商量纳秋水为妾的事宜。

  • 楼外楼遂开始整修。同时家秀毕业,说服家人,要去《大浙江报》工作。赵田雨在上海攀上亲日富商何瓒,通过何瓒的关系,赵田雨得以回到杭州,成为《浙江新闻》的主编。赵田雨回到杭州之处便以新闻报主编的身份向家柱和秋水挑衅。新年之际,春贤顺利为洪家生下长孙,取名响声。家宝独自一人在上海过年,本想对付着凑合着在街头吃顿饱饭即可,不料遇到马蕊。马蕊见家宝独自一人在街上啃冷馒头,同情心起,将家宝带到自己家过年。马家父母对家宝颇有好感,相聊投契。得知马家父母年后会去杭州,便请马父带封家书回家。家秀成为《大浙江》的记者。而此时,赵田雨正通过职务之便为老燕京在《浙江新闻》报上打广告。

  • 赵田雨勾结孙无忌,让孙无忌直接到楼外楼抓人。因通缉令上明文抓“周树人”,鲁迅巧言自辩,声称孙无忌抓错人了。孙无忌一脸懵圈带队离开。赵田雨恨铁不成钢地点醒孙无忌,孙无忌再到楼外楼抓人时,家宝早已暗中送鲁迅先生逃离了。此时,家宝亦送马蕊到车站,临别时,家宝向马蕊要回母亲的传家宝,马蕊试探地询问家宝的感情归属。家宝忆起赵琳涵,悲从中来。马蕊心知家宝很难忘记那段感情,便不再追问,转身离开。王三槐被赵老宋重金诱惑到老燕京当主厨,岂料却发现阿干是内鬼。更甚者,王三槐发现老燕京为了降低食材成本,将死鱼、死虾拿来做菜。

  • 家宝认为阿文的欺骗行为不可助长,提议让阿干参赛。而家柱则认为阿文的整体厨艺水平胜过阿干,为取得好名次,应有阿文参赛。洪母最终拍板,让阿干参赛。老燕京也参赛,为了了解楼外楼的参赛菜品,赵老宋试图再买通阿干。阿干坚决拒绝老燕京的利诱,一心只想为楼外楼赢得比赛。马蕊再回杭州,洪母有心撮合,便让家宝带着马蕊到杭州城逛逛。家宝帮着家柱准备参赛事宜,抽不出时间,便让阿文陪着,由小白条带着马蕊四处走走。岂料阿文心系赛事,心不在焉,一不小心就和小白条、马蕊走丢了。家宝闻讯后,焦急地寻找,最终在城外树林找到马蕊和小白条。一番寻人,不知不觉间,家宝对马蕊的感情渐显。

  • 马蕊对家宝情根深种,临别时,直接表露情意,执意要家宝一个回应。家宝无法给出正面回答,马蕊伤心回上海。东北抗日战争打响,全国各地宣扬抗日救亡的运动,自发迭起。杭州学生亦走上街头游行助力抗日救亡运动。家秀一路跟踪报道学生的游行运动。一二八事变爆发,国民党奉行不正面抵抗政策,还四处围剿共产党。苗长玲通过家秀牵线联系上家宝,请求家宝发动杭州工商界声援学生的救亡运动。家宝四处奔走,召集杭州工商界一边应援学生,一边计划到南京请愿停止内战。洪家内部对政事持有不同看法,家柱支持家宝的行动,对自己一直尊重的革命军开始怀疑;而洪母和春贤则不希望兄弟两过多地卷入政事立场中。

  • 家宝义无反顾帮助马蕊,两人假扮未婚夫妻,回到上海,试图让何瓒父子死心。岂料,何瓒有预谋将马家父母请到百乐门,试图利用杜月笙的势力,来打压马家。何瓒儿子见到家宝,见马蕊与之甚是亲密,分外嫉妒,一言不合就动手打起来。家宝一心护着马蕊,以娴熟的飞刀技术震慑住何瓒父子。马父看出家宝敢于为了马蕊拼命,便假意逼婚马蕊,逼得马蕊和他断绝父女关系,以保住女儿不被何瓒抢婚。家宝确定自己对马蕊的情意,遂将马蕊带回楼外楼。后藤勾结赵田雨,试图找回笕桥航校炸毁的日军飞机残片。赵氏发现赵田雨汉奸嘴脸,与赵田雨发生争执,便起了杀妻之心。赵田雨故意将生病的赵氏送到范德池的诊所,借范德池开的药下毒害死赵氏。

  • 孙无忌蛮横地将聘礼扔在秋水家。秋水无奈,求助杜小笙,表明愿意嫁给杜小笙。同时家柱也忧心秋水,春贤吃醋,旧事重提家柱逃婚一事。春贤见洪家兄弟都对秋水很担心,便提议既然秋水不愿意做小,不妨让家宝娶了秋水,好帮秋水逃过赵田雨的强娶。家宝当即拒绝。杜小笙为难,向秋水透露自己伤了根本的秘密。秋水表明自己不在乎,只希望杜小笙娶自己,好过嫁给赵田雨。杜小笙最终答应。赵田雨知悉杜小笙截自己胡,遂勾结孙无忌,挑唆青帮二把手刘胖子暗中枪杀杜小笙。

  • 家宝只能等待天黑后,暗中将杜小笙带回楼外楼。刘胖子一路追踪过来,以搜寻凶手为名,搜查楼外楼。家宝早已料到,将杜小笙藏于地下室躲过一劫。孙振派人夜审赵田雨,赵田雨拒不承认勾结日军,直狡辩是为了新闻采访,也否认杀害赵氏。物证已有,但是人证不足,范德池的暂不能洗脱冤屈,家宝便将范德池保释出来。杜小笙身受重伤,范德池连夜被接到楼外楼为其治伤。莲花看到带血的纱布,直觉家宝将人藏在楼外楼了,便向孙无忌告密。洪家内宅这几日总有陌生人出入,李春贤不禁怀疑,和家宝说起此事,并告知家宝为了洪家着想,不能参与到政事斗争中。

  • 马家父母甚为欣慰,非常看好家宝。当着两家长辈的面,家宝和马蕊的婚事敲定。杜月笙知悉杜小笙遇害,特回杭州青帮主持大局。杜月笙暗中查探杜小笙的踪迹,知道是家宝救了杜小笙,特意向家宝表示感谢,且锁定刘胖子为陷害杜小笙的嫌疑人。最终杜小笙伤愈,和杜月笙干父子俩在秋水舫设局,诈出刘胖子。刘胖子趁机跳湖逃脱。在杜月笙的见证下,杜小笙和秋水正式结为夫妻。同时,家宝和马蕊也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全面抗战打响,笕桥航校的同学们并肩作战,对抗日本战机。笕桥航校最终获得了胜利,击溃日军敌机。

  • 家秀决定遂服务队共赴前线,洪母极力反对,家秀说服母亲,执意上抗日前线。阿文得知家秀要去前线,毅然决定跟随。洪母也决意带着春贤等人到城外山林避难。此时,马蕊怀孕,洪母当即决定让家宝带着马蕊随马家父母到香港避难。家宝不同意走,不忍抛下母亲和众人。洪母以死相逼,家宝最终妥协。家宝好不容易托关系买了两张机票,来到机场时,见众人拖家带口,便将自己的机票匀给了别人,只让马蕊去香港避难,自己决定回到楼外楼,和母亲一起坚守。洪母带着李春贤等人逃往山林,临行前,洪母托付小白条保住楼外楼的牌匾。杭州城沦陷,洪母及时带着众人避难于城外的山林中。

  • 家秀跟随服务队也来到新四军的驻扎地,洪家兄妹重逢。家秀和阿文都已经成为新四军战士,家柱深感欣慰。兄妹俩重逢没多久,又随着各自军队阵营的开拔而分开。为了截断日军的物资供应,家柱奉命回到杭州,炸毁钱塘江大桥。赵田雨打着日军旗号,强逼杜小笙当汉奸,杜小笙不从,赵田雨便以秋水为人质,强逼杜小笙低头。秋水为了不成为杜小笙的软肋,跳湖诈死。赵田雨从中牵线,让日军在杭州城成立了维持会,杭州各方势力敢怒不敢言。事后,赵田雨借着维持会的名义,想强行重开楼外楼。小白条领着丐帮兄弟与楼前与之对峙。

  • 赵老宋让小白条赶紧去通知秋水,可惜小白条终究是去迟了一步,秋水被抓。赵田雨四处登报,言明要把秋水送去日军军营充当慰安妇,企图逼出洪家人。小白条告知家宝秋水被抓,洪家人左右为难,但终究不愿回到楼外楼成为日军走狗。恰此时,苗长玲代表中共党中央联系上家宝,要求家宝回到楼外楼,重掌掌柜之责,同时暗中帮助共产党搜集日军情报。家宝说服洪母,最终重回楼外楼。楼外楼从此变成中共地下党的联络站。家宝重新召集三槐等伙计,阿文也被派回楼外楼,协助家宝做好地下党联络工作。杜小笙以为秋水已死,心痛之下,带领青帮兄弟玩转绿林,一边以游击形式击溃日军,一边搜罗日军的武器弹药。

  • 孙无忌碰了一鼻子灰,无奈告辞。何瓒告诫儿子,日本人需要通过楼外楼来展示中日亲善的假象,让儿子暂时不要动楼外楼。家柱奉命回到杭州以刺杀汉奸何瓒。杜小笙带着兄弟一路抗日打游击,不料这次反被日军伏击。恰此时,苗长玲带领新四军为杜小笙解围,击溃了日军。苗长玲有意说服杜小笙,假意让杜小笙投靠日军,实际做中共地下党的情报员,专门刺探日军和汉奸的情报。杜小笙芥蒂汉奸头衔,即便是假的,也恐背上历史骂名,内心抗拒。杜小笙最终决定忍辱负重,假装当汉奸,卧底绥靖军。杜小笙回到杭州,与秋水重逢,秋水误以为杜小笙当了汉奸,失望痛心,决意和杜小笙划清界限。秋水告知家宝杜小笙当汉奸之事,家宝存有疑惑,始终对杜小笙保留一份相信。

  • 次日,春贤告知洪母等人家柱回来过,洪母略感欣慰的同时,又更加担忧。家柱联合杜小笙重新布置人手,在何瓒家,将何瓒父子枪杀。家柱被追杀,一路逃往了李半仙开的澡堂子。李半仙知悉家柱杀了何瓒,正受追杀,便帮助家柱躲进澡堂泡澡,最终躲过了日军搜查。家柱躲过追查后,联合新四军,刺杀何瓒。日军追寻线索找到新四军的炊事班,一举炸毁。炊事班弟兄壮烈牺牲,家柱也重伤毁容。家秀赶到支援时,见整个炊事班被毁,以为家柱已牺牲。洪家人接到消息,陷入悲痛中,为家柱举行了衣冠冢丧礼。秋水得知消息,隐忍悲痛,为家柱放河灯祈福。家秀从废墟中找到家柱,家柱被救却因此被毁容。恰此时,日军在笕桥机场寻衅滋事,上级领导有意炸毁笕桥机场,家柱主动请缨。

  • 家宝巧言数落孙无忌,孙无忌无功而返。赵田雨便使计挑唆日军司令去秋水舫寻找杜小笙线索。赵田雨到秋水舫逼问秋水杜小笙的下落,秋水宁死不答;赵田雨试图再度强娶秋水,秋水一宁死不从。赵田雨愤恨之下,决意报复秋水,遂带着日军司令到秋水舫逍遥。日军司令柳村见色起意,施暴于秋水。小琴逃出魔爪来楼外楼求救,家宝带着小白条赶到时,为时已晚。秋水恨向胆边生,隐隐生出同归于尽的报仇之心。家柱和杜小笙逃离过程中,得知秋水的遭遇,皆怒意不止。春贤前来秋水家探望秋水,两个女人终于放下心中嫌隙,只有各自悲苦,互相安慰。

  • 家宝深知赵田雨等人的阴谋,拒绝办断头酒。洪母思虑再三,决定,即便不能认家柱,也要好好为他送行。家柱被拖着在街上游行,路径楼外楼时,暂停游行,洪家人一一上前为家柱敬酒。家柱虽不能承认自己的身份,言语话别时,却隐含了对洪家的歉疚,对春贤母子的亏欠。洪母最后含泪亲自为家柱喂饭。家柱跪谢洪母,泪别家人。秋水于西湖之上秋水舫船头,含泪歌唱杭州情人间的歌谣,惜别家柱。家柱听闻歌声,遥望秋水,两两相望对唱。最终家柱牺牲,小白条带着丐帮的小伙伴把家柱的尸体偷回来。洪母亲自主持将家柱葬于孤山。为了给自己,也为家柱报仇,秋水和小白条设计在秋水舫埋了炸药,特邀柳村和赵田雨等人到秋水舫做客。酒过三巡后,秋水引爆炸药,赵田雨及时跳湖避难。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