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誓言DVD版 电视剧

2222.7万播放

地区:内地

电视台:江苏卫视

更新时间:周一至周六22点更新2集,周日更新1集

类型:剧情 /战争

简介: 拥有数学天赋的南洋富商言家公子言少白(贾乃亮饰),家遭变故,与从小一起长大的家中保姆女儿金元宝(李晟饰)回到上海,与上海汇丰银行经理萧斯宇(秦昊饰)结识。与此同时,日本情报专家加藤博文(刘奕君饰)正在...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60/共60集 )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36年,波兰边境一队波兰军人在密林中追捕一位亚洲人,亚洲人利用密林躲闪,最终跑到了悬崖,跳崖逃跑。一年后,中日淞沪战役爆发,整个上海除租界外炮火不断。南洋少爷言少白从噩梦中惊醒,看着陷入战火中的上海。深夜,巨鲸来到位于仓库的兵棋场推演出日本将要在杭州湾登陆的信息。巨鲸紧急发送电报到南京希望与上线见面。中共地下党员洪芸与上线老潘接头,老潘告诉洪芸,有一位日本的兵棋高手即将到达上海,上级指示要尽快找到这个人,具体行动方案,共产国际的人会与她联系。

  • 言少白和萧斯宇因为房子的归属权问题不能达成一致,雷虎提议,言少白和金元宝暂住在这里,双方拿出证据后再做处理。洪芸与共产国际的人接头,共产国际的人指示需要尽快找到日本的兵棋高手,将其除掉。言少白计算出老宅中有一间密室,而父亲留下来的钱可能就在密室之中。而沈丽华的真实身份是军统的特工,她和萧斯宇假扮夫妻,她的任务是保护萧斯宇。沈丽华觉得言少白身份可疑可能会对萧斯宇不利,欲杀之,被萧斯宇制止。

  • 加藤回忆起,在德国学习兵棋期间,曾经输给了一位中国对手江华,加藤和日本军部的情报人员在德国制造了一起爆炸案,炸死了江华,加藤亲眼目睹了一切。萧斯宇拿出了麻将,四人在老宅里打起了麻将,牌局中,萧斯宇发现了言少白惊人的记忆本领。言少白和金元宝认为萧斯宇夫妇是想霸占言家老宅,图谋父亲的遗产,四人闲聊中充满了火药味。言少白四处探寻房子的秘密,被萧斯宇发现,而言少白也觉得萧斯宇神神秘秘,并不简单。言少白和金元宝决定跟踪萧斯宇上班,不料却被萧斯宇反跟踪。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36年,波兰边境一队波兰军人在密林中追捕一位亚洲人,亚洲人利用密林躲闪,最终跑到了悬崖,跳崖逃跑。一年后,中日淞沪战役爆发,整个上海除租界外炮火不断。南洋少爷言少白从噩梦中惊醒,看着陷入战火中的上海。深夜,巨鲸来到位于仓库的兵棋场推演出日本将要在杭州湾登陆的信息。巨鲸紧急发送电报到南京希望与上线见面。中共地下党员洪芸与上线老潘接头,老潘告诉洪芸,有一位日本的兵棋高手即将到达上海,上级指示要尽快找到这个人,具体行动方案,共产国际的人会与她联系。

  • 言少白和萧斯宇因为房子的归属权问题不能达成一致,雷虎提议,言少白和金元宝暂住在这里,双方拿出证据后再做处理。洪芸与共产国际的人接头,共产国际的人指示需要尽快找到日本的兵棋高手,将其除掉。言少白计算出老宅中有一间密室,而父亲留下来的钱可能就在密室之中。而沈丽华的真实身份是军统的特工,她和萧斯宇假扮夫妻,她的任务是保护萧斯宇。沈丽华觉得言少白身份可疑可能会对萧斯宇不利,欲杀之,被萧斯宇制止。

  • 加藤回忆起,在德国学习兵棋期间,曾经输给了一位中国对手江华,加藤和日本军部的情报人员在德国制造了一起爆炸案,炸死了江华,加藤亲眼目睹了一切。萧斯宇拿出了麻将,四人在老宅里打起了麻将,牌局中,萧斯宇发现了言少白惊人的记忆本领。言少白和金元宝认为萧斯宇夫妇是想霸占言家老宅,图谋父亲的遗产,四人闲聊中充满了火药味。言少白四处探寻房子的秘密,被萧斯宇发现,而言少白也觉得萧斯宇神神秘秘,并不简单。言少白和金元宝决定跟踪萧斯宇上班,不料却被萧斯宇反跟踪。

  • 言少白和金元宝借口买栗子甩掉沈丽华。徐副主任来到位于十六铺码头的兵棋场,看到了巨鲸关于日军将在杭州湾登陆的推演。巨鲸到达兵棋场,刚和徐副主任接上头,不料特高课的人已经赶到开始撞门。情况紧急,徐副主任立马发电报到南京汇报兵棋推演的结果。巨鲸迅速将整个兵棋场浇上汽油,在特高课川濑带人破门而入时,点燃了整个兵棋场,巨鲸和徐副主任准备逃走。不料,徐副主任中枪受伤,巨鲸搀扶着徐副主任从下水道的密道离开。特高课的人兵分两路在十六铺码头追捕巨鲸和徐副主任,金元宝引开了川濑。萧斯宇和言少白合力带着徐副主任离开,却遇到小野带的另一队特高课人马,三人迅速逃跑,不料徐副主任再度受伤,众人在屋顶展开了激战。

  • 沈丽华和冷一丁接头,冷一丁向沈丽华下达了两个任务——营救徐副主任和寻找巨鲸。沈丽华回家途中,想到了萧斯宇昨晚的种种异常行为,不免对萧斯宇产生怀疑。但沈丽华对萧斯宇除了工作关系外,还对他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洪芸赶到联络站和老潘接头,老潘希望洪芸能够进入达华获取情报,并且配合共产国际的人找到日本的兵棋高手。言少白凭借惊人的计算能力,准确的找到了隐藏在房间内的密室。在密室中,言少白和金元宝找到了其父留下来的钱款。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前往银行查验汇票。

  • 小野来到医院,拿出言少白的照片让徐副主任辨认,但小野并没有从徐副主任口中得到任何答案。小野告诉徐副主任,将他关在租界的医院里就是为了吸引巨鲸前来救他。沈丽华告诉萧斯宇,已经打探出徐副主任的下落,准备组织营救。萧斯宇要求一同前往营救徐副主任。入夜,萧斯宇和沈丽华带着军统的人打扮成医护人员混进医院营救徐副主任,徐副主任见到前来营救的众人,立刻告诉众人这是日本人设的陷阱,赶紧撤退。众人带着徐副主任离开病房,碰到了只身一人前来救人的言少白。

  • 雷虎告诉言少白,现在外边很危险,日本人正在抓他,要言少白不能离开房间一步,而言少白告诉雷虎,自己在这有比命还重要的事情要做。雷虎将言少白带到达华的事情,被手下阿四告诉了元坤。元坤派人将言少白和金元宝带回元府,关进了元府的地牢。元坤让阿四去通知小野,他要的人已经找到,明天就可以来提人。在地牢里,阿四欲对元宝不轨,雷虎及时赶到,赶走了阿四,并发现元宝有一块神秘的玉佩。雷虎赶忙将玉佩交给了元坤,玉佩上有着元府的标记。元坤看到玉佩大惊失色,元坤赶到地牢审问元宝玉佩的来历和元宝身世。

  • 报纸上,舞皇后韩依璇将在达华演出的消息引起了言少白和萧斯宇的注意。而这条新闻正是出自小野的设计,小野相信加藤的判断,巨鲸就是当年的江华,而利用韩依璇就能找出真正的巨鲸。萧斯宇和沈丽华赶往达华旅社,萧斯宇在达华的大堂看见了韩依璇的海报,发觉到周围有很多神秘人在秘密监视。韩依璇也正好赶到达华前台办理入住,与萧斯宇和沈丽华在前台相遇。韩依璇听到了楼上舞厅正在放《如果没有你》的唱片,竟然听得入迷。洪芸接到元坤的指示,安排言少白换到最大的套房入住,并向言少白承诺元爷绝不会打元宝的主意。

  • 萧斯宇回到了达华旅社,正好遇到了化名为赵腾的加藤以韩依璇未婚夫的身份前来达华办理入住,加藤和萧斯宇一同乘坐电梯上楼。一路上俩人互相感受到了彼此的神秘。加藤进房间后向韩依璇打听住在对面的萧斯宇。萧斯宇回到房间后也立刻让沈丽华调查加藤的身份。元坤向雷虎询问言少白和元宝的消息,雷虎为了言少白和金元宝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提议撤掉门口的岗哨,改为暗中保护。萧斯宇推演出国军的西城防线形同虚设,南京岌岌可危,但苦于无法送出情报。韩依璇为正在工作的加藤送去茶水,沉迷于工作的加藤不小心碰倒韩依璇,韩依璇额头撞到了柜子上手被开水所烫伤。

  • 舞会上,韩依璇在加藤的暗示下,邀请萧斯宇跳舞,萧斯宇称自己不会跳舞,言少白却主动邀请韩依璇跳舞,金元宝负气离开。加藤和萧斯宇闲聊,聊天中,两人相互套话,都想打探出自己想要的信息。言少白和韩依璇跳舞时,发现了韩依璇手上的烫伤,误以为是加藤欺负韩依璇所致。言少白找加藤理论,和加藤拼酒,加藤以不会喝酒为由,并不理会,言少白再次紧逼,再次干下一杯后摔碎杯子,周围负责暗中保护加藤的人立马起身,萧斯宇和沈丽华发现情况不对,借口离开,众人不欢而散。

  • 言少白正在为将棋输给加藤而发愁,金元宝建议言少白可以向萧斯宇请教。言少白在萧斯宇的提点下,有很大的提升,但萧斯宇要求言少白必须拜自己为师才肯继续教他,并要求言少白保密。言少白告诉萧斯宇加藤和韩依璇的未婚夫妻身份很可疑,俩人非常的生疏。清晨,言少白送给韩依璇一束鲜花,却被金元宝打断,三人的关系十分微妙。韩依璇发现房间里放了一件绣满海棠花的旗袍,而海棠花是江华和自己在复旦大学的回忆,加藤认为送旗袍的人就是江华,加藤准备为韩依璇办场生日宴,请另外两家邻居来参加,加藤想要在这场生日宴上找出江华。

  • 言少白看到上海战后的惨状,找到萧斯宇表示希望能够上前线抗日,希望萧斯宇能够帮他。萧斯宇却告诉他,抗日不一定要上前线,就让他从下棋开始。冷一丁来到上海与小野见面,告诉小野有一位代号玉山的特工将和巨鲸接头,而自己就是玉山。萧斯宇正准备推演上海之后的战事,却苦于没有足够的情报,萧斯宇在报纸上看到了玉山和自己接头的暗号,但是萧斯宇怀疑南京方面有叛徒,而玉山就是他所怀疑的对象。萧斯宇要进行南京的推演就需要有人帮助,但他现在只相信沈丽华,于是就将实情告诉沈丽华,萧斯宇就是军统的高级特工巨鲸,而言少白只是在误打误撞下卷入其中,言少白就成了日本人眼中的巨鲸。

  • 萧斯宇带言少白来到宝山,路上萧斯宇告诉言少白,言少白是一个天才,只要动动脑子敌人就会数万数万的死。萧斯宇利用石子摆出了宝山保卫战的攻防态势。萧斯宇向言少白讲解了兵棋在战争中的作用,并教给言少白兵棋推演的方法,言少白迅速推算出最佳作战方案。言少白第一次认识到兵棋强大的作用。日本人押运着战俘来到这里,杀害了所有战俘,言少白和萧斯宇亲眼目睹了一切。言少白想要冲上去和日本人拼命,遭到了萧斯宇的制止。言少白指责萧斯宇只会空谈。萧斯宇告诉言少白他的武器应该是大脑,而不是蛮力。

  • 萧斯宇将自己对加藤的所有判断都告诉言少白,加藤有很大可能是日本人。萧斯宇和言少白来到一座林中小屋,让言少白根据自己教他的兵棋推演方法,推演南京保卫战。言少白推演出的结果和萧斯宇推演的结果基本一致,但中间缺少了一个重要的数据,因此推演的结果并不准确。萧斯宇告诉言少白,兵棋推演的依据就是情报,收集情报是最重要的。言少白在达华的露台碰到了上次卖给自己情报的连先生,言少白在连先生所卖的情报中发现一张日本报纸,上边刊登的一条信息引起言少白的注意,日军的一位军官表示,占领南京后将消灭一切有呼吸的东西。

  • 尾崎来到加藤老家,发现加藤已离开日本,确认了在上海的赵腾就是加藤。言少白提出和加藤下兵棋,每次遇到难题时便回来向萧斯宇请教,再回来和加藤过招。到了最后,加藤微笑,你也不用总回去上厕所了,把身后那位高人请出来吧。言少白回答,哪有什么高人,就只有我言少白啊。加藤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在言少白上厕所时冲进了萧斯宇的房门,萧斯宇假装与沈丽华亲热,佯装不知。加藤离开后,沈丽华问萧斯宇为什么要暴露自己的本领,萧斯宇说,只有这样,才能试出加藤的真实身份。

  • 雷虎告诉言少白金元宝喜欢他,言少白一时之间接受不了,表示自己和元宝之间没有别的感情。婚礼如期举行。当神父问韩依璇是否愿意时,言少白闯入,反对韩依璇和加藤结婚,并称自己已经爱慕韩依璇许久。小野与埋伏的特高课成员们由此确定言少白就是江华,正准备抓捕言少白,突然,桌下的炸弹爆炸,布列金带人刺杀加藤。言少白奋不顾身保护着韩依璇。萧斯宇对韩依璇露出瞬间的关切,被加藤捕捉到。紧急关头,雷虎保护言少白、金元宝逃跑,和布列金撞在一处,洪芸掩护几个人沿着下水道逃出达华旅社。小野没有抓到言少白,对洪芸进行盘问,萧斯宇从人群中悄然走出,掩护洪芸摆脱了日本特高课。洪芸此时感觉萧斯宇非寻常之人。

  • 元坤向金元宝说出了她的身世,让她回元府当大小姐,元宝不能接受元坤当年抛妻弃女的行为,拒绝认亲。雷虎找到言少白,让他赶紧离开上海,并且告诉他元宝是元坤的女儿,言少白觉得自己来到达华之后一切都变了样,他决定去找萧斯宇搞清楚这一切。共产国际刺杀任务失败,洪芸急着向上级报告,没想到已被人悄悄跟踪。洪芸回到家,发现家里有人,灯亮时,来人是萧斯宇。萧斯宇要求洪芸说清加藤的身份,洪芸拒绝。萧斯宇出手,从洪芸身上找到了证明加藤身份的照片。萧斯宇临走时说了一句,自己知道洪芸是什么人,但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消灭加藤,并且告诉洪芸,日本人在上海的目标是一个叫江华的人。

  • 元坤得知雷虎去达华保护言少白,大怒,要带人去抓言少白,元宝说,她娘和言少白的父母就是被日本人炸死的,他们和日本人有深仇大恨,元坤决不该为日本人办事。元坤正在无计可施之时,小野进来告诉他,日本人已经放弃对言少白的追捕,元宝听了,又惊又喜。元坤提出,想让自己保护言少白,得看元宝的表现,元宝只得勉强认爹。萧斯宇和沈丽华计划,教会言少白兵棋后,把言少白送到后方,让他发挥才能。他找到洪芸,提出将言少白送到延安,并拿出一支钢笔作为信物,让洪芸和上级接头。洪芸与老潘接头,经过调查,江华是当年共产党派入国民党情报局的特工,死于德国的爆炸事件。如果江华没有死,那很有可能就是萧斯宇。

  • 加藤在房间里,打开了他的“大和计划”,他思索一下,开始实施第一步。加藤把小野叫来,要在上海大世界建一个兵棋推演的场地。这就是加藤来上海的目的,吸引世界各国的情报人员、兵棋高手到达,收集到足够的情报,同时,也能引出巨鲸。言少白盯着加藤,发现他每天早出晚归,便和元宝潜入大世界看个究竟,被特高课的杀手发现,加藤下令放了他们,还请雷虎转告言少白,大大方方的来看。加藤在报纸上登出广告,称自己摆下了擂台,等着兵棋高手前来大世界兵棋场过招。言少白心痒难熬,非要萧斯宇再教会自己几招。

  • 言少白密切关注着加藤和彼得罗夫的比赛。彼得罗夫看起来形势很好,此时萧斯宇却指出,彼得罗夫看似占了上风,实则已经必输无疑。果然,加藤赢了比赛。加藤说,彼得罗夫是德高望重的前辈,不需要履行承诺,可以离开,彼得罗夫仍然选择以一个军人的方式去死,当场自尽。言少白被彼得罗夫的死刺激,不顾萧斯宇的反对,想要上场挑战。他用新的算法,与加藤战了个平手。两人约好改日再战,言少白就要离开,加藤以再次比赛结束之前,言少白不能离开大世界的借口,把言少白关了起来,并对他使用了审讯专门的药物,想逼问出言少白所用的计算方法,被言少白装疯卖傻骗过。

  • 言少白的举动成为各大报纸的头条。冷一丁来到武汉后,重新得到军统的重用,他得到小野的消息,希望他帮忙查这个言少白和巨鲸的关系、以及江华的情况。冷一丁找遍了国民政府中的各种关系,查不到言少白的任何线索,他回电小野:这个言少白要么就是个白痴,要么是个隐藏极深的高手,还有,沈丽华应该知道巨鲸到底是谁。达华旅社又热闹起来。外国人、中国人,各路人马,形形色色前来找言少白,个个说自己能买到飞机。雷虎挡架,帮着言少白避开了一个个骗子。萧斯宇搞不清言少白这回葫芦里卖什么药,言少白告诉他,就是要把声势做大,好让更多的人来帮助我们。萧斯宇并不认同言少白的做法。元坤让元宝尽快习惯当大小姐,今后要继承他的位置。

  • 小野找人调查言少白的底细,意外发现言少白是南洋巨商言正一家的后代,言正在南洋为抗日募捐,公然与大日本帝国作对,炸死他们的正是小野。布列金找到言少白,希望他和加藤下生死约,战胜加藤之后除掉他。言少白拒绝,布列金拿枪威胁,被萧斯宇救走。萧斯宇答应帮助言少白战胜加藤,但是言少白必须在事成之后离开上海,言少白同意了。比赛开始,日本人布置好了埋伏,无论结果如何,都会杀死两名飞行员。萧斯宇则带着沈丽华和军统的人在机场外埋伏,准备营救,他们发现了另一队人马,这正是萧斯宇请洪芸带来配合的共产党游击队。

  • 萧斯宇告诉言少白,找日本人报仇不是一个人的事,抗日需要把所有人的力量团结起来,言少白终于有所触动,答应离开上海,去能发挥他能力的地方。小野找来当时在南洋一起执行任务的宇井,让他确认言少白在南洋有没有其他身份或动作。言少白就要离开上海,但是舍不得元宝,两人在街头漫步,又带元宝去舞厅教她跳舞。元宝在舞厅发现宇井,认出宇井就是当时在南洋找过言家的人。两人跟踪宇井来到一片居住区,但不知道到底在哪栋房子,元宝说她会让他爹带人看守这片区域。小野约见加藤,让加藤带着言少白明天到达华的阳台与他见面。

  • 加藤让韩依璇利用她和江华之间的旧情搞清楚萧斯宇究竟是不是巨鲸,韩依璇拒绝。加藤接到海军中佐的电话,约他见面,加藤出门赴约,碰上了在达华埋伏的杀手,特高课的四名成员留在达华拦截,加藤趁机甩掉他们,没想到外面也有人追杀,加藤被小野带的人救回。小野指责加藤行事太高调,现在全上海都盯着他,保护他要花费太多人力,加藤不理,依然只身前去见海军中佐。特高课的成员在达华死伤,川濑让洪芸对这件事负责,要将洪芸带回审问,雷虎阻止。小野接到法国领事馆的电话,让川濑撤离,法国领事馆让日本人不要在法租界太过放肆,元坤与日本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渐渐激化。

  • 言少白和元宝到巡捕房偷枪支弹药,一路上都没有受到阻拦,顺利进入了所谓的“械备科”,没想到却被锁在了里面。原来这是雷虎布下的陷阱,就是想给他俩一个教训。言少白为了脱身,想出了放火的办法,点燃了衣服,燃起浓烟,雷虎没办法只能开门放他们出去。沈丽华发现言少白和元宝两人最近行踪诡异,前去刺探,她借口教元宝削苹果,来到言少白房间,看到元宝床下藏着一只手枪,出门时,正好撞到言少白,将言少白手中的书碰落,捡起来发现是一本《炸药的设计与制造》。沈丽华回去向萧斯宇报告,萧斯宇明白,这是言少白准备向小野报仇。老李截获了从武汉到上海的一名日本特务,他交代,是玉山让他把沈丽华的照片送到上海,说能找到沈丽华,就能找到巨鲸。

  • 正在川濑要发现布列金和洪芸之时,接到了小野的紧急电话,两人躲过一劫。从武汉来的特务尸体被找到,沈丽华的照片也不翼而飞,加上之前在黄浦江发现的宇井的尸体,小野认定这一切都和言少白有关,下令全城搜捕言少白。言少白被洪芸的手下老李带往朱家角,在那里偶遇逃出达华的韩依璇,两人住进一个旅店。言少白对韩依璇表明心迹,表示自己愿意保护她,韩依璇有些感动。韩依璇这次出来是想给远在台湾的父母发电报,但出来之后,她就决定要从加藤那里逃走,买船票回台湾。韩依璇思念父母,十分脆弱,言少白心生怜惜,安慰了韩依璇。老李要带言少白去延安,言少白想把韩依璇安全送走之后再离开,一行人在朱家角暂时停留下来。

  • 小野抓了元宝和雷虎,并把这个消息广为散布,想引言少白出面。元坤找法国人帮忙,法国人不想得罪日本人,不愿出面。言少白在报纸上看到元宝和雷虎被抓的消息,马上要回去救人,此时日本人追到了朱家角,是韩依璇受到加藤的威胁,向日军报告了他们的位置。言少白知道是韩依璇出卖了他,非常气愤。老李带人和日军对抗,韩依璇带言少白偷偷离开。韩依璇带着言少白乔装打扮,从水路逃走。韩依璇说自己厌烦了身边的勾心斗角,很羡慕言少白与元宝之间的情谊。言少白回想起往日元宝对自己的关心和保护,渐渐对元宝产生怀恋之情。两人就此分手,言少白看着独自神伤的韩依璇,心生怜悯。

  • 元坤把言少白交给小野,言少白承认是自己指使元宝去买炸药,并且目的就是要炸死小野,小野一怒之下,当场就要枪决言少白。加藤赶紧过来阻止,三番五次请示了东京,终于等来了上级的命令,阻止了小野杀言少白。小野勉强同意,但仍不肯放人,将言少白扣留在特高课。加藤提出和小野比试剑道,如果他赢了,就要放走言少白。小野接受了这个挑战,他认为加藤只会纸上谈兵,他的那一套兵棋理论完全是在浪费时间。最后加藤却赢了小野,小野只能放人。小野知道加藤最近一直被苏联人刺杀,他想借苏联人刺杀加藤之机,趁乱杀掉言少白,被两人躲过。

  • 言少白回到达华,依然绞尽心思想要杀死小野。布列金要求洪芸安放炸弹,萧斯宇极力反对。布列金得知加藤要在达华开情报会议,又发觉言少白、金元宝正竭尽全力向小野复仇,到处打听炸弹,于是故意派了一个杀手去跟踪言少白,声称自己要炸死一个身份重要的日本人,他们的目的相同,他可以帮言少白制作炸弹。言少白以为他要炸的是小野,同意让他帮忙,但自己要亲自动手。加藤原本的计划是:在达华旅社内和各国情报人员交换情报,既能保护自己的安全,又能获取兵棋推演的重要信息,当加藤知道了言少白的行动,他就决定顺水推舟,除掉小野。他给小野打电话,谎称自己要在会议上揭露言少白就是巨鲸,让小野带人来抓捕,小野大喜,答应到场。

  • 小野之死震动了上海滩,日本人下令在上海全城搜捕,很多人无辜被杀。萧斯宇异常愤怒,指责言少白做事莽撞,丝毫不考虑后果。萧斯宇气到病发,言少白不由心软。新任上海特高课课长东川平四到任,与小野全然不同,他告诉加藤,自己也接受到东京的指令,要全力配合他在上海的兵棋推演。东川希望加藤进驻日军司令部,在一个最安全的地方完成工作。加藤则反对,相反,他要再次入住达华旅社,目的在于:其一,吸引巨鲸或者江华前来,消灭这个心中隐患;其二,重建情报交易中心,为其兵棋推演搜集足够的情报;其三,也是最重要的,加藤对言少白越来越感到兴趣,认为天才不可得,不管他是不是江华,必要利用他。东川逼元坤交出爆炸案凶手。

  • 加藤脑海中不断重复着东川所说的话,加藤开始回忆言少白的诸多细节,不由觉得言少白的身份十分值得怀疑。加藤回到房间,质问韩依璇言少白到底是不是江华,韩依璇说感觉言少白根本就不像江华,加藤又一次陷入混乱。萧斯宇来到言少白房间,告诉言少白,他对于战争的作用应该更大,不要再鲁莽行事,自己怀疑加藤应该还有别的任务,可以将计就计,调查出加藤真正的任务。东川来到元府,表示可以延长抓捕炸死小野凶手的时间,但是希望特高课的人可以自由出入达华。加藤还是无法确认言少白的身份,但是坚定言少白一定要为自己所用,一定要查清言少白的真实身份。

  • 加藤联系了海军中佐,希望调查尾崎。连夜赶到特高课,找到东川,请求东川跟踪尾崎,调查尾崎。尾崎和布列金接头,将自己调查到了所有信息都告诉了布列金,希望能够和中共的人接头,听听中共的想法。萧斯宇通过洪芸得知了尾崎调查出来的加藤的任务,认真思索研究了一夜,最终制定了一个针对加藤的计划,立即向老潘汇报了自己的计划,而计划的前提就是要留着加藤。萧斯宇和尾崎接头,向尾崎讲述了自己的计划,希望能够得到共产国际的帮助。尾崎听了萧斯宇的计划后决定立即向共产国际汇报。萧斯宇来到言少白房间,撞见言少白和元宝在一起。

  • 元坤寻求法国人的帮助未果,于是决定用自己的全部家产购买一批军火帮助一支部队在上海附近立足,让日军不得安生。元坤将这一想法告诉洪芸,让洪芸联系新四军。老李带着新四军驻扎地的情报送往新四军的路上遭到了特高课的追捕,在达华门口遇到了正要出门的言少白,老李带着言少白逃到了仓库,将情报交给言少白,川濑带着特高课的人赶到,老李不幸牺牲。言少白被东川送回达华,老李的死又一次刺激到了言少白,言少白决定听从萧斯宇的安排执行计划。加藤需要修建一座大型兵棋场来执行大和计划,因此赶往特高课寻求东川的帮助,东川建议将兵棋场建在兵营附近。

  • 老潘在达华旅社的地下酒窖,见到了萧斯宇。门关上,两人秘密长谈。老潘走出来的时候,嘱咐洪芸,放走言少白,今后一切要听萧斯宇的安排,哪怕是发生最极端的事情,也要听萧斯宇的。东川调查到刺杀加藤时,有共产党在现场,并且怀疑言少白可能也和共产党有联系。川濑在林中小屋里找到了被共产党关押的言少白,欲杀之而后快,被赶来的冷面书生制止,告知加藤先生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言少白,川濑只能做罢,放走言少白。言少白回到达华,找到萧斯宇。言少白愤怒异常,问萧斯宇究竟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被中国人当作“汉奸”的?

  • 加藤将徐州会战的推演结果交给了东川,东川觉得加藤应该不精力放在自己的任务上,不用再为这些小事费心,而加藤表示自己做这些事是为了试探一个人。言少白将自己的和加藤的推演过程全部向萧斯宇复述一遍,萧斯宇根据加藤的推演方法,找到了此次会战的最佳推演方法。萧斯宇告诉言少白,自己曾和加藤一起推演过兵棋,加藤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缺少对所有可能的全面分析。上海的几家报社报道了日本正在秘密进行人体实验,特高课对这几家报社的人进行了刺杀和抓捕,洪芸和老潘商议,将这几家报社秘密转移到租界,寻求租界的保护。

  • 加藤坚信一定是他的同乡尾岐和布列金接头出卖了自己,但是伊万却告诉了他一个令他难以相信的名字——言少白。加藤再次陷入了沉思,他一遍遍的回忆言少白和自己接触的种种细节,觉得言少白身份太过可疑,很有可能就是巨鲸,东川认为言少白如果是巨鲸的话就太过可怕了,东川提议马上派人抓住言少白,加藤犹豫,请东川先等一等。日军在台儿庄战败的消息传来,言少白欢喜若狂,但萧斯宇告诉言少白不能表现的过于高兴,过几天将会输掉整个徐州会战。日军战败,东川并没有责怪加藤的意思。

  • 元宝几天没见言少白,准备去达华找言少白,在达华门口看到言少白和韩依璇乘车出门,元宝立刻命令司机跟上他们,韩依璇带言少白赶到了十六铺码头。加藤让雷蒙辨认言少白是否是江华,雷蒙回答并不认识言少白,德国特使带雷蒙登船,雷蒙看到了藏在远处的萧斯宇,拿出口琴吹起了犹太民歌《狂欢》,即将离开时突然反身逃跑,特高课的人开枪击毙了雷蒙,德国特使愤怒的指责特高课的人,德国特使愤怒的离开码头。元宝带人赶到码头,看到了雷蒙的尸体,元宝带言少白和韩依璇离开,车上元宝认为韩依璇要伤害言少白,拿枪指向韩依璇,却遭到了言少白的袒护,言少白和韩依璇下车离开,并告诉元宝以后自己的事情不让金元宝插手,元宝失落的离开。

  • 阿四果然带着东川来到码头,结果发现运的全部是空箱,东川知道这一定是元坤设计的圈套,但阿四已经失去了价值,让手下的人处理掉了阿四,东川决定抓元宝来威胁元坤。元坤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已经带着军火赶到了苏北,将所有的军火亲手交给了新四军。元宝依然无法放下言少白,为言少白做了两套衣服,准备将衣服送给言少白,路上准备先到大世界买上言少白最爱吃的栗子。元宝发现被人跟踪,趁机让凤儿回家向雷虎报信,凤儿刚离开,特高课立马抓了元宝。雷虎接到消息后,判断元宝是被日本人抓起来了,而他们的目的就是元坤。言少白不顾萧斯宇的劝阻,去找加藤帮忙,让他救元宝,而加藤却认为言少白是在演戏,是为了掩盖自己江华的身份。

  • 元府正在张灯结彩地筹备元宝和言少白的订婚宴,元宝满心欢喜在等待言少白的到来,言少白准备了最漂亮的衣服,准备去元府时,被萧斯宇拦下。萧斯宇还是那一句,你是江华,所以你喜欢的人只能是韩依璇,而不是元宝。言少白哪里肯从,经萧斯宇一阵劝说,走在路上的他,又不得不回头。订婚仪式现场,元府并没有来多少客人,雷虎向元坤说,现在咱们得罪了日本人,很多客人都不愿意来参加这场订婚宴。元坤见久久等不到言少白,只得说一声“罢了”。元坤要求雷虎将订婚宴改成家宴,要雷虎照顾好元宝,说完这些,元坤只身前往杏花楼听戏。锣鼓声中。元坤端坐台前,面露微笑,数十位手持尖刀的杀手从四面涌来。元坤之死震动了整个上海滩。

  • 言少白来到元府祭拜元坤,东川带着特高课的人前来祭拜,元宝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准备杀东川为父报仇,雷虎及时制止。元宝让言少白杀掉东川替元坤报仇,言少白替东川说话,告诉元宝,这中间有些误会。东川来到院里,向众人说道,不想和日本为敌的话,就少来元府。东川带人离开元府,东川送去的花圈被扔了出来。众人都劝雷虎不要再和日本人对着干了,众人也都相继离开。加藤在达华露台举办了情报拍卖会。萧斯宇高调亮相拍卖会,甚至主动和韩依璇打招呼,故意引得加藤的注意。洪芸担心萧斯宇的安全,询问萧斯宇为什么要高调的在露台上暴露自己。

  • 东川前往车站接收冷一丁的绝密档案。谁知,因为杀害了元坤,东川成了元宝的眼中钉、肉中刺。雷虎领着手下死盯着东川不放。东川被袭击,侥幸保命,秘密档案却落入了元宝手里。元宝看到档案里的照片,大吃一惊,照片上的人竟然就是萧斯宇。原来,这是徐副主任临走前,留下的最后一张照片。元宝找到萧斯宇,交出照片,同时质问言少白的行踪,萧斯宇称言少白跟日本人走得很近,加深了元宝的愤怒。萧斯宇收到这份档案照片,突然心生一计,何不让这份档案再落入日本人手里,进一步混淆日本人的视听?萧斯宇左右为难,他告诉沈丽华将档案照片放置于军统的一个安全屋内,再让日本人查获。

  • 加藤认定萧斯宇根本就是个冒牌货,实则是为言少白打掩护。东川向加藤指出,萧斯宇更加沉稳老练,更有可能是江华。加藤坚持认为言少白的种种出格行为,都是为了将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少爷。东川问,如果言少白是江华,你如何能掌握他?加藤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说:我相信这个所谓的言少白,伪装得再好,也一定有弱点,那就是女人。加藤来到元府,他向元宝和雷虎提出,可以不拿元家和巡捕房下手,只要他们合作,给日本人在租界的行动提供便利,两人无奈同意。加藤问元宝,现在的言少白究竟是不是真的言少白?当年的爆炸言少白为什么没有葬身其中?元宝说,言少白当然是言少白。

  • 言少白上场和加藤比试,他用新的战法完胜加藤,加藤更加坚信他就是当年战胜自己的江华,他想出来一个新计划,准备征服巨鲸。加藤准备为言少白和韩依璇办一场婚礼,并在达华发了请帖。加藤回到达华旅社,见韩依璇异常痛苦,加藤叹息,一则已经对韩依璇产生感情,二则觉得她应该为帝国献身了,她该去说服江华为日本工作。言少白拿着请帖去找萧斯宇,要他放弃元宝和韩依璇结婚,他万万办不到。萧斯宇要求言少白和韩依璇结婚,并且不能再和元宝见面,这是迷惑加藤重要的一步。川濑要为小野报仇,东川将他调往前线,他不服从调令,开始自行跟踪言少白。萧斯宇发现了跟踪的川濑,意识到川濑和加藤可能闹翻了,这里面或许有可趁之机。

  • 元宝醒来发现言少白不在,雷虎只有将元宝绑在凳子上,说什么也不让元宝去参加婚礼,元宝以死相逼,雷虎不得已放行。言少白和韩依璇婚礼现场,神父报出的名字是江华而不是言少白,言少白挣扎中正说出“我愿意”之时,元宝赶到,质问他是不是一定要为了韩依璇跟日本人合作,一刀刺进了言少白的小腹,现场大乱,日本人马上想抓住元宝,元宝想自杀,跟言少白同归于尽,雷虎赶到,护着元宝逃走。萧斯宇趁乱找到韩依璇,坦然承认自己就是江华,两人相认。韩依璇疯狂地抱着萧斯宇,再也不愿意松手。

  • 沈丽华被共产党的特工追捕,萧斯宇救了她,沈丽华想陪着萧斯宇回达华,萧斯宇说沈丽华已经暴露,不能再回去,但是他要沈丽华再帮他最后一个忙,这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你愿意吗?沈丽华说,在这个年代,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死在一起,是一种幸福。元宝带言少白回到达华,帮他记起以前的事。他们让言少白听韩依璇唱歌,言少白记忆错乱,头痛难忍,他现在只记得元宝。萧斯宇找到老潘,说出自己的“玉碎”计划,这个计划的关键就是言少白。他让言少白和韩依璇结婚,故意暴露自己,又从医院找了一具死尸扔到黄浦江冒充言少白的尸体,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加藤彻底相信言少白。

  • 两人进行武汉会战的推演,言少白的布局让加藤心服口服,加藤确定,言少白就是江华,只有江华才能用兵棋规则完成这样的布局。冷一丁从武汉逃到上海,还带来了从军统偷的潜伏名单,受到了东川的欢迎。东川给冷一丁听了言少白的审讯录音,冷一丁听出,言少白在说江华的名字时,三次都说得不一样,这肯定不是一个人在说自己名字时的反应。他们又查了从黄浦江里捞出来的言少白的尸体,冷一丁发现这具尸体上有编号,只有医院的死尸会有这种编号,一同捞出来的护照上所贴的相片,相纸也是上海地区使用的材料,南洋并没有。在达华盯梢的人发现,言少白和萧斯宇在用奇怪的数学公式进行交流。

  • 言少白对萧斯宇说,你为什么要我假扮江华,为什么要把我卷进这场战争,我只是个南洋人,又不是中国人,没必要为了中国的抗战付出生命的代价。这时加藤派来的特工追到天台,加藤为了不再让萧斯宇干扰他的计划,已经决定杀了他,沈丽华在一旁埋伏,救走了萧斯宇,言少白被日本人抓住。萧斯宇和言少白的对话都被川濑听见,他回去向加藤报告,加藤仍然固执地认为这一切都是言少白和萧斯宇在演戏给他看。加藤决定审问言少白。言少白承认自己不是江华,是萧斯宇看中他的数学天才,教他兵棋,而且向他承诺,只要他假扮江华,韩依璇就会爱上他,他才答应配合萧斯宇,而他会德语,知道德国生活的细节这些都是萧斯宇教他的。

  • 加藤带着言少白去抓捕巨鲸的现场,言少白回忆起萧斯宇之前对他的交代,萧斯宇要让加藤相信,被骗的不光是他自己,还有言少白,从萧斯宇死的那一刻起,言少白就要开始单独行动了。汇丰银行萧斯宇办公室,韩依璇拿枪指着萧斯宇。言少白上前质问萧斯宇,说你把我害惨了,为什么要让我去送死?加藤完全不信他们的表演,他要让言少白和萧斯宇进行一场兵棋较量,萧斯宇代表中国,言少白代表日本,来推演中日战争的结果。言少白运用兵棋规则的最新参数战胜了萧斯宇。萧斯宇虽然输了,但他知道,他的“玉碎”计划的第一步成功了,他在兵棋场上静静死去。

  • 德国人已经开始怀疑加藤就是当年爆炸案的凶手,加藤虽然现在还在东川的保护下,但如果德国人要处决凶手,东川也无能为力。冷一丁来到戏院,找到了元坤的四姨太,元坤死后,元宝当家,她在元府活不下去,又回来唱戏。言少白和韩依璇婚礼前夜,偷偷去找元宝,在她房间过夜,都被四姨太看见了。四姨太不小心在冷一丁面前说出了这件事。冷一丁给了她一根金条,让她告诉元宝,言少白被日本人关在天坑里,如果通过不了日本人的考验,就会困死在里面,引诱元宝去救他。元宝和雷虎来到四姨太说的地方,韩依璇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言少白果然从这里走出了迷宫。

  • 加藤在上海为言少白的归来举行庆功宴,言少白与韩依璇尽情跳舞,一曲终了。韩依璇下场休息,冷一丁一直在一旁观察,他对韩依璇说,你看言少白的眼神,既不像恋人也不像夫妻,你们一定不是真的情侣,韩依璇警惕地走开。元宝来找言少白,两人走进舞池跳舞,言少白之前对元宝说,他做这一切都是配合萧斯宇,跟日本人演戏,现在萧斯宇已经死了,他为什么还在和日本人合作?为什么还要和韩依璇在一起?言少白记起萧斯宇的话,他不能向元宝透露任何信息。元宝伤心欲绝,对言少白说,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是仇人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