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纯真的年代 电视剧 热度 965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更新时间:每天24:00两集连播

类型:家庭 /年代

导演: 汪锡宏 成浩

简介: 《纯真的年代》主要讲叙了1978年,在东北插队的北京知青 “厉家驹”逃往广州避难时,结识了“吉祥里”里的“阿静”和 “洗广伟”。在经历了一番不打不相识的波折之后,众人都来到了号称“天堂围”的知青点。那里却没...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8/共38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红卫兵在北京到处抓人,厉家驹藏在了段玲家,段父坚决要赶家驹走。家驹无奈上了去广州的火车,不料车上还有红卫兵拿着他的照片在找他,于是家驹扒上了去香港的货车,车上偶遇冼广伟。

  • 家驹、广伟一行人在广州入香港的口岸被士兵拦了下来,分别审讯之。一名连长在审问家驹时,问他从哪里来,并给他两条路走,要么直接劳教两年,要么联系北京公安局核实身份。家驹交代了身份,并表示是来投奔军区朋友赵冀红的。

  • 大队投票选举工农兵学员推荐上大学,冼广伟已经各处做好工作,有信心区静一定能当选。家驹唱票时,大家都屏息等待结果,最后赵冀红竟以一票优势击败区静,这让冼广伟又意外又气愤。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红卫兵在北京到处抓人,厉家驹藏在了段玲家,段父坚决要赶家驹走。家驹无奈上了去广州的火车,不料车上还有红卫兵拿着他的照片在找他,于是家驹扒上了去香港的货车,车上偶遇冼广伟。

  • 家驹、广伟一行人在广州入香港的口岸被士兵拦了下来,分别审讯之。一名连长在审问家驹时,问他从哪里来,并给他两条路走,要么直接劳教两年,要么联系北京公安局核实身份。家驹交代了身份,并表示是来投奔军区朋友赵冀红的。

  • 大队投票选举工农兵学员推荐上大学,冼广伟已经各处做好工作,有信心区静一定能当选。家驹唱票时,大家都屏息等待结果,最后赵冀红竟以一票优势击败区静,这让冼广伟又意外又气愤。

  • 毛主席去世,边境加强了管理,人武部的领导来天堂围大队传到精神,要清查外来流动人员,还特别提到了家驹,家驹再次陷入险境。赵冀红赶忙打电话通知家驹,冼广伟计划好了逃往香港的路线,准备和家驹一同赴港。

  • 家驹在香港收留所里身份暴露,香港记者来采访,企图借此炒作事件,引起家驹反感,于是决定自愿遣返大陆。区静得知消息后,牵挂广伟和家驹,来到边境要求过去,与英军发生冲突,这时何叔恰巧路过。

  • 家人来工地探视,区静从哥哥口中得知了恢复高考的消息,三人十分高兴,认为终于有出路了。但紧接着家驹意识到,他们这群特殊的人未必有高考的机会,广伟自告奋勇去问领导,要搞个清楚。

  • 四人帮被粉碎,文革结束,劳动改造的知青们都回家准备高考。赵冀红一个人剩在天堂围大队,孤苦伶仃,有一天段玲带人来接她回家,冀红开始不敢相信,当得知父母都已平反,正等自己回家时,喜极而泣。

  • 到了高考发榜的日子,区静不敢去看,广伟替她看榜,并带回好消息,阿静考上了中山大学。厉家驹也去看榜,没有看到自己的名字,十分失落,此时段玲开始四处疏通关系,说保证家驹有学上。到招生办查分后,家驹才知道自己分数太高了直接能上研究生了,所以没有出现在榜单上。

  • 区静、广伟跟父亲来到了家里,发现父亲又找了对象,还有一个小女儿。到了屋里,广伟说希望区父能去监狱找领导,重新开一份没有特殊控制字样的证明,否则由于他是特嫌身份,区静将不能上大学了。

  • 区父去机关申诉,说自己当年被冤枉了,谁知那位工作人员却一口咬定他的案子没问题。大家回到家里,发现阿珍竟然在屋里点柴火做饭,险些酿成火灾。区静很愤恨父亲,认为要被他耽误了,这时广伟斥责她,说不管父亲是什么身份,他始终都是要尊重的父亲!

  • 区父出车祸去世,全家人都很悲伤。当区静发现当年是哥哥把父亲的日记上交组织,才导致父亲被冤枉的时候,大呼是哥哥害死了父亲。但哥哥也有自己的苦衷,由于父亲是特嫌,他在人前抬不起头,没有工作上进的机会,父亲离家后,是他辛苦操持的整个家。

  • 哥哥认真考虑的阿静的要求,最后同意将4000元钱给她开店做生意。与此同时,广伟也很快将香港搞来的10块电子表销售一空,获利颇丰,这让广伟看到了巨大的市场前景。广伟问阿静想做什么生意,阿静说打算开餐馆,广伟表示非常支持,感慨最近二人开始时来运转了。

  • 广伟做买卖赔掉了区静的钱,又被赖焕明刺伤,他无法面对阿静,遂玩起了失踪。区静到派出所报案,并带警察来到广伟的家里,哥哥广雄告诉阿静,不必担心阿伟。广伟使出最后的办法,每人分摊终于把电子表低价卖出,收回了1000元钱,而后便和阿全去了天堂围。

  • 区静如愿拿到了美食街的摊位,工商部门还颁给她一块名吃的牌子,但冼父认为做生意要诚信,阿静现在做出的并不是正宗的路边鸡,并提到一个叫罗老师的吃货,说他对各种吃食有深入研究。阿静找到罗老师求教,开始罗老师不以为然,直到阿静辛苦找到乌鱼这一罕见食材,感动了他。

  • 区静独自一人来北京看雪,到宾馆要住宿,工作人员要介绍信,阿静没有,工作人员就叫她去广州驻京办。从驻京办出来,阿静想到去找厉家驹,在小院里遇到了段玲,段玲知道二人的往事,故意在阿静面前秀恩爱照片,还谎称家驹出差了。

  • 家驹得知区静来北京的消息,很高兴,发动同学和他一起到处寻找。区静也利用仅有的一点线索寻找家驹,但二人似乎缺少些缘分,一次次的前后脚错过对方。有一次区静在公交车站刚好看到家驹在车上,家驹却并未注意到她,于是区静一次次的坐着那趟公交车希望能再次遇到家驹。

  • 家驹突然现身广州,并专程来见她,这使阿静很难接受。在阿伟的仓库里,家驹向阿静表白,说自己终于想明白,正在喜欢的人是她,虽然可能一时接受不了,但是希望阿静知道自己是真心的,并且不打算和段玲结婚了。正在这时,阿全突然出现,告诉说阿伟订了西餐厅,大家好好喝一杯。

  • 家驹给段玲打电话,希望她能来趟广州,劝劝赵冀红,要她放弃起诉冼广伟,并表示只要肯帮这个忙,自己什么事情都能答应段玲。段玲欣然来到广州,来到赵冀红病房,给了她一份生产资料调配表,并说这表格能值至少20万,希望她能答应这笔人情交易。

  • 广雄嘀咕怎么人都去深圳了,这话被赵冀红听到,说自己也要去深圳找厉家驹,替段玲摊牌。原来广伟听说家驹到深圳做生意,特意到深圳去找他,但他并不知道家驹的确切地址,因为听说何书记的一个朋友知道家驹的下落,广伟又前往天堂围。

  • 家驹做成的玉米生意,赚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再加上段玲的催促,几年后家驹第一次回到了北京。在家里,段玲提出了一起去美国的生活的想法,想要换一种生活方式,而家驹不同意,他看好国内的发展形势,认为大有可为,而且赚钱也不再是件困难的事情。

  • 家驹、广伟、区静三人在天堂围的厂房里合计要不要把地皮先卖出去,以解当前公司面临的财务危机,但家驹坚持不卖,认为虽然现在报纸上在渲染要收紧私营经济,但他认为改革不会走回头路,只要攥紧了天堂围的地皮,迟早能发大财。

  • 区静帮哥哥建刚安排相亲,带了家驹一起,女方开始还以为家驹是区哥,差点误会。家驹去市场寻建刚,发现他正在摆摊卖自己缝纫机厂的股票,一块钱一股,若能卖出就能获得400万的流动资金了。由于厂子经营不善,濒临倒闭,众人皆知,所以一股上午也无人问津股票。

  • 赵冀红给伟业公司介绍了一笔生意,马老板有一批电解铜出手,广伟打算拿下,但马老板要求陪打麻将并赢钱才肯出货,于是阿全没日没夜陪他在办公室打麻将。家驹看到这种情况后十分生气,说无论是何情况都不能上班打麻将,而且公司不能放弃原则,无条件讨好客户。

  • 阿全因被开除一事,与家驹闹矛盾,在停车场又因和家驹言语不和遭阿伟训斥,二人矛盾加剧,阿伟也逐渐对家驹产生不满。区静到家驹家发现屋子里乱糟糟的,他还长期吃泡面,全然不是居家过日子的状态,家驹解释说他是为了多省点钱将来为公司做大项目。

  • 家驹、广伟、广雄在休闲会所,支开广雄后,家驹说对董事会上广雄的表现很感动,自己没有看错人,并表示如果这次会上没有通过股权分配的话,自己就会离开公司,这话让广伟心中一颤。接着家驹再次指出,不能做小作坊式的家族企业,不应让阿雄参与管理。

  • 广伟的保健品已经在各销售点铺好货,就等着那些选美比赛的冠名,产品就马上上市。最终广伟以800万的超预期价格拿下冠名,正当要财务开支票的时候,才得知下午家驹用走了470万,公司账上的钱已经不够了,这让广伟非常恼火。原来广伟的电话一直不通,区静家驹就自作主张,提钱用在了收购国企项目上。

  • 广伟车上接到电话,说小峰不见了,阿全立刻掉头回家。到家后,广伟很生气,辞退了保姆,这时阿全拿来一张小峰留下的字条,果然是家驹带走了他。小峰跟家驹来到了简陋的出租屋里,很不喜欢这里,但家驹说这才是自己的家,并要给小峰转学,彻底离开冼家人。

  • 区静到家驹的住处找到他们父子,说当初是自己不对害的家驹入狱,这一年多以来,自己也很愧疚。家驹很愤怒,说出狱后处处碰到冼广伟和她,自己本来打算带小峰离开广州,但入狱当天见到冼广伟的趾高气昂,使他决心在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现在家驹希望冼家人不要再来打扰他了。

  • 李东升是香港富商,美华很希望能拿下这个大客户,为此家驹开始想办法接近李东升。他发现李总每天早上都会到公园练太极拳,于是他也跟着学,回家练习,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他的拳法大有长进,这引发李总的认可和好感。正当公关计划顺利进行之时,赖焕明却突然将家驹撤出。

  • 段玲突然回国,径自去学校找小峰,小峰根本不认识母亲,二人在校门口拉扯起来,被保安带到了保安室。家驹闻讯后和区静赶来,段玲震惊的听到小峰喊区静妈妈,顿时情绪激动。出了学校,家驹让区静先带走小峰,自己和段玲好好谈谈。

  • 段玲在小峰那里遭到冷遇后,找赵冀红倾诉,说她看到小峰叫别人妈妈,心里很不是滋味。随后她又提到了家驹到她公司面试,并想办法阻止家驹加入,赵冀红则建议录用他,这样二人就又有了在一起的机会,家驹的态度就有转变的希望。

  • 家驹将小峰送出国后,来花店找区静,这时区静正在看小峰的来信,十分牵挂他,不知在国外适应了没有,家驹说男子汉要吃的了这个苦。随后家驹提出二人结婚的事情,并把求婚戒指给区静带上。伟业公司的口服液涉嫌造假,经销商闹到公司要退货,广伟面临空前危机。

  • 广伟公司破产,他独自来到大厦顶,准备跳下去,还好阿静及时赶到,一把抱住他,拉了下来。随后阿伟便精神失常,不愿面对现实,还想着去上班,阿静悉心照料他,回绝了家驹要见面的要求。有一天阿全来到冼家,告诉说口服液的配方通过了检测,可广伟已经这样了,没法东山再起了。

  • 区静又收到了小峰的来信,他已经高中毕业了,看照片已经长成大孩子了。区静对家驹说,阿雄去世了,阿伟疯了,这个时候冼家最需要她,她和家驹已经不可能再结婚了,家驹听后十分伤心,离开花店后,区静又追出来把戒指还给了他。

  • 何木养被纪委调查,说他有贪污嫌疑,何叔觉得冤枉,整个企业都是他承包的,当初经营困难,他接手几年后,公司蒸蒸日上,已经在欧洲市场打开了销路。阿静安慰何叔说,这无非是要明确公司的产权问题,这是好事,产权弄清了,以后可以踏踏实实地赚钱,并能把产业留给子孙后代。

  • 广伟为救区静牺牲了,全家人都十分难过。这时警察通知她第二天到政府去一趟,领导要见她,众人原本以为假冒蜂蜜制作窝点被端,区静就要重获清白了。可令人万没想到的是,对蜂蜜的化验结果显示,假冒蜂蜜中并无毒素,使人中毒的毒素来自阿静的正牌蜂蜜。

  • 段玲患了严重感冒,众人送她去医院,在医院竟意外遇到赖焕明,原来他现在开始做医疗器械生意,赚得暴利,他把赵冀红叫到一边,向她传授“生意经”,赵冀红对此很不屑。这时医生突然赶来,说段玲基本确诊为非典,一众人都要被隔离了。

  • 赵冀红临终前,给了她一串钥匙,抽屉里有100多万的存折,都留给区静,算是为自己赎罪,冀红去世后,区静将她和广雄安葬在一起。时间到了2006年,阿静毒蜂蜜案要最后审理,如果区静还找不出新的证据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就要面临坐牢,这时她找到家驹希望能帮助她。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