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王的女人 电视剧 热度 1847

地区:内地

语言:普通话

电视台:浙江、深圳、陕西、厦门

更新时间:每日24:00 两集连播

类型:宫廷 / 古装 / 历史 / 言情

导演: 成志超 胡储玺

简介: 两个女人,一生的战争,串起了秦末汉初,那一场说不清,道不明的爱与哀愁。男人靠征服天下来征服女人,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天下,于正工作室古装传奇又一力作,《王的女人》为你讲述一个发生在《美人心计》前的英雄...展开
20
剧集列表 更新至32/共32集 )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群雄纷争,天下大乱。陈国攻破卫国,卫国守城大将军之女妙戈因战乱失去双亲,落难荒野。吕家兵器铺老板之女吕乐随父在荒野战场收捡遗留兵器之际,偶见妙戈躺在死人堆当中,乐儿强求父亲收养,从此妙戈进入吕家与吕乐儿共同生活,乐儿从小爱护妙戈,视其为亲姐妹,甚至让其父收妙戈为义女。长大后,乐儿并不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她晚上偷跑去酒馆伴舞,巧遇一少年侠士前来喝酒,乐儿被其吸引,侠士却冷面相对。侠士离开时,乐儿追出,却被酒馆其他男士调戏,侠士出手相救,乐儿表示感谢。回家后,吕母对乐儿诉说吕父最近常夜不归宿,想让其父纳妾,乐儿调查其父,晚上跟踪其父外出发现父亲夜出是为了出售兵器,乐儿被其父发现后教育了一番,乐儿一气之下出走。在街上乐儿虚脱晕倒,上次酒馆出手相救的少年侠士正好见到,再次将乐儿救起并送回吕府。

  • 吕父安抚回到家的乐儿,乐儿说想像男儿一样做个顶梁柱帮助其父开展生意,吕父欣慰,于是告诉了乐儿一个秘密,其实他是在为一帮准备起义推翻暴秦统治的义士打造兵器,乐儿想协助其父,但吕父说乐儿是女儿身不应该操心男儿家的事情,乐儿不悦。吕母当面和吕父商量想让他纳府里的玉奴为妾,这样可以为吕家续香火,吕父不同意,两女相逼,吕父一气之下吐血重病,恰逢晚上最后一批兵器需要供货,管家因吕父突然病倒无法完成交易而焦虑,吕乐说服管家女扮男装偷偷代替父亲押货前往。成功完成交易的吕乐回到家,吕父非常担心,恼怒其女不听话,吕乐暗下决心要离家自己闯出一番天地。

  • 女扮男装的吕乐在街上被人绑架去和正准备被征去陪葬的独女成亲,当那家人发现吕乐是女儿身后,反指认吕乐是他们的女儿,吕乐被误征为陪葬女,带往太尉府加入陪葬队伍。被乐儿搭救的少年侠士实为薛国名将云家后代云狂,云狂在练剑时忽然发现遗失了家传的玉佩,其叔父命其务必找回玉佩。被关在太尉府的吕乐屡次想逃脱,但最终都被抓了回来,期间结识了同为陪葬女的戚喜冰。身为亭长的海天整天游手好闲,好赌成性,其父变卖家产为其谋得了为大王运送陪葬少女的差事,海天觉得不吉利所以不愿意去,当得知自己老婆已经怀孕后,决定为自己的孩子和家人着想,与子书、厐万两兄弟一起干好这份差事。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群雄纷争,天下大乱。陈国攻破卫国,卫国守城大将军之女妙戈因战乱失去双亲,落难荒野。吕家兵器铺老板之女吕乐随父在荒野战场收捡遗留兵器之际,偶见妙戈躺在死人堆当中,乐儿强求父亲收养,从此妙戈进入吕家与吕乐儿共同生活,乐儿从小爱护妙戈,视其为亲姐妹,甚至让其父收妙戈为义女。长大后,乐儿并不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她晚上偷跑去酒馆伴舞,巧遇一少年侠士前来喝酒,乐儿被其吸引,侠士却冷面相对。侠士离开时,乐儿追出,却被酒馆其他男士调戏,侠士出手相救,乐儿表示感谢。回家后,吕母对乐儿诉说吕父最近常夜不归宿,想让其父纳妾,乐儿调查其父,晚上跟踪其父外出发现父亲夜出是为了出售兵器,乐儿被其父发现后教育了一番,乐儿一气之下出走。在街上乐儿虚脱晕倒,上次酒馆出手相救的少年侠士正好见到,再次将乐儿救起并送回吕府。

  • 吕父安抚回到家的乐儿,乐儿说想像男儿一样做个顶梁柱帮助其父开展生意,吕父欣慰,于是告诉了乐儿一个秘密,其实他是在为一帮准备起义推翻暴秦统治的义士打造兵器,乐儿想协助其父,但吕父说乐儿是女儿身不应该操心男儿家的事情,乐儿不悦。吕母当面和吕父商量想让他纳府里的玉奴为妾,这样可以为吕家续香火,吕父不同意,两女相逼,吕父一气之下吐血重病,恰逢晚上最后一批兵器需要供货,管家因吕父突然病倒无法完成交易而焦虑,吕乐说服管家女扮男装偷偷代替父亲押货前往。成功完成交易的吕乐回到家,吕父非常担心,恼怒其女不听话,吕乐暗下决心要离家自己闯出一番天地。

  • 女扮男装的吕乐在街上被人绑架去和正准备被征去陪葬的独女成亲,当那家人发现吕乐是女儿身后,反指认吕乐是他们的女儿,吕乐被误征为陪葬女,带往太尉府加入陪葬队伍。被乐儿搭救的少年侠士实为薛国名将云家后代云狂,云狂在练剑时忽然发现遗失了家传的玉佩,其叔父命其务必找回玉佩。被关在太尉府的吕乐屡次想逃脱,但最终都被抓了回来,期间结识了同为陪葬女的戚喜冰。身为亭长的海天整天游手好闲,好赌成性,其父变卖家产为其谋得了为大王运送陪葬少女的差事,海天觉得不吉利所以不愿意去,当得知自己老婆已经怀孕后,决定为自己的孩子和家人着想,与子书、厐万两兄弟一起干好这份差事。

  • 吕乐向一起被释放的喜冰及众陪葬女告辞,私放陪葬女自知犯下大罪的海天与子书、庞万一起来到太尉府负荆请罪,本以为新王登基能大赦天下,没想到太尉怕被连累派兵埋伏海天三人并且准备就地正法。庞万凭借一己之力,带领海天、子书逃离包围,海天怕家人被牵连决定回家查看,当晚海天一行三人回到海家,却发现海母及海妻已惨遭杀害,悲愤之际,海天忽然发现海父逃过一劫,海天想要以死谢罪,被海父深刻教育一番。深遭大变的海天与子书商量决定要干出一番事业来,海父的鼓励更坚定了海天的决心。吕府的管家偶然在街上找到了落魄的吕乐,告知吕乐妙戈因为她的事情受到了责罚,吕乐决定回家带妙戈一起走,正好被吕父撞见,吕父重重责打了二女,吕乐更是被打晕过去,妙戈在房间照看着乐儿直到她清醒,吕乐告诉妙戈这次离家她一点也不后悔,因为她遇见了爱情,妙戈很是向往。

  • 云狂带兵攻打寇县,却被设计击溃铩羽而归,久攻不下之时,海天派人送信给云狂欲理应外合帮助云狂攻取寇县,条件是要和云狂平起平坐,云狂大怒,苏先生却觉得这是一个妙计,私下同海天达成了一致。云狂攻占沛县后,残杀百姓,海天冒死前来阻止,更与云狂成为兄弟。海天同子书商议,决定要收买人心,更要把云狂的军事苏先生请来为己所用。苏先生得知陈国大将张吉带领四十万大军前来攻城,于是让云狂避其锋芒,云狂不悦。苏先生更叫云狂要小心海天,不要与其走得太近,云狂不愿听取其意见。

  • 吕父吕母为乐儿喜欢云狂的事情担心起来。乐儿见到妙戈给云狂炖了一碗鸡汤,便问妙戈是不是也喜欢云狂,并提议两人公平竞争。妙戈感谢云狂上次的救命之恩,云狂这才认出妙戈。乐儿带云狂外出散心,路上遇到因战火背井离乡的灾民,乐儿好心救济,却被灾民伤害,云狂发誓要建立一个和平的国家。中途两人的马车被抢走,还不幸掉入了村民捕捉野兽的陷阱,当晚两人困在陷阱中抱膝夜谈并确认了彼此的心意。妙戈见乐儿和云狂如此亲密,便找玉姨帮忙出主意,却不小心撞见了玉姨的奸情,玉姨告诉妙戈如果想占有云狂那么就要先主动去诱惑云狂。

  • 云狂无意中撞见妙戈沐浴,却坐怀不乱的离开,这让妙戈很是气愤,她发誓要把云狂抢到手,乐儿让妙戈教自己化妆,妙戈意识到乐儿是为了云狂而想改变自己。妙戈为了使乐儿不能按时去赴云狂的中秋节之约,于是设计坚持让乐儿完成攻陈战略,而自己却赶去跟云狂见面。云狂发现妙戈总是帮自己洗衣服,妙戈也趁机向云狂表白,但却遭到了拒绝。这一切都被玉姨发现,玉姨趁机威胁妙戈,让她去偷夫人的钱,而且约好晚上在花园见,否则她就将妙戈喜欢云狂的事说出去。玉姨如约而至,却不料妙戈将玉姨相好的陈平也约了出来,于是当众被捉奸。

  • 乐儿对妙戈无意中说起玉姨跳崖前对自己说的话,吓得妙戈不小心烫伤了自己。云狂的叔父云深带钱忠来到吕家庄,与云狂说起攻打陈国的事情,当提起目前兵器缺乏之时,乐儿表示会说服父亲无偿的赞助兵器,吕父在同意将兵器拿出来的同时也对云氏叔侄下了逐客令,乐儿情急之下谎称自己怀了云狂的骨肉。吕家无奈只好置办婚礼,可此时妙戈骗乐儿自己和云狂有过肌肤之亲,婚礼被迫取消,而乐儿同时也意识到了妙戈的私心,吕母雪如在集市上巧遇初恋张吉,张吉表示现在可以带雪如走,否则便要血洗吕家庄。

  • 吕母在云狂叔侄饯别宴会的酒中下了药,让吕家人全部睡着了。张吉的兵马早已围在吕家庄外,吕母让云深挟持自己出了吕家庄,放走他们之后,吕母自尽身亡。张吉闯进吕家质问他们,当看到乐儿脖子上挂着雪如的护身符,便带人离去。揭发云氏叔侄的妙戈被张吉赶出了军营,走投无路之下遇见了一个神秘人,乞讨无门的妙戈准备走进青楼,被乐儿及时发现并带回了家中。

  • 神秘公子自称罗丰,妙戈还钱后将罗丰带进吕家庄帮忙,乐儿和他俩在集市上遇见新大王正在甄选美女,于是妙戈动了心。乐儿发现罗丰很喜欢妙戈,便去和妙戈说想撮合两人,妙戈觉得乐儿是瞧不起自己,内心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比乐儿过得好。妙戈带着攒好的银子去太尉府,想自己能够被挑选上,结果银子却被抢走。乐儿抓野兔的时候差点被大王的箭射中,于是仓皇而逃,大王令手下找到了乐儿,并下旨让乐儿进宫陪侍。妙戈抓住了这个机会,劝乐儿离开吕家庄去寻找云狂,而自己便代替乐儿进了宫。

  • 乐儿开始了背井离乡的逃难生活,途中又遭遇强盗劫走了自己的包袱,海天帮她追回包袱,想起当初自己放走乐儿害得自己家破人亡,于是灌醉乐儿欲把她卖去青楼,紧急关头海天回心转意将乐儿带回自己的家里,众人一眼便认出了乐儿是害海天和子书家破人亡的那个女人,海天阻止家人伤害乐儿。在乐儿得知海天为放自己而家破人亡后一夜没睡,心里下定决心要报答海天他们。妙戈代替乐儿进了宫,大王发现这并不是自己当初见到的美人,正要发怒,但想起赵盛只手遮天,便将她派到了与冷宫无异的凤凰台,妙戈看到了精神不正常的云姜,发誓自己绝不能就这样在凤凰台终老一生。

  • 乐儿不仅将海天家中打理的井井有条,还为他出谋划策,这让海天对她刮目相看。海天带领海家军出征讨伐,临行前他将父亲托付给了乐儿。云家军和陈国两军交战,云深不敌而亡。太尉带着官兵来捉拿海天的父亲,乐儿为了掩护海父自己却被打了一顿,两人从此踏上了逃亡之路,途中海父得了瘟疫,乐儿表示自己绝不会丢下他,海父深受感动。大王受制于赵盛,于是紧急召罗丰入宫,原来罗丰是大王的侄子。妙戈躲在水中期待得到大王的注意,却被当作是赵盛的眼线抓了起来,罗丰为救妙戈进而谏言让妙戈去刺杀赵盛。

  • 乐儿在带海父前往吕家庄的路上遇到陈国征兵的人,于是两人都被带走。云家军打入薛国,云狂被众人拥戴为薛国战王。大王要与虎视眈眈的匈奴联姻,于是让宫中的女子抽签,抽到便是公主可以前往匈奴进行联姻,装疯卖傻的云姜被抽中,本以为从此可以借机逃离凤凰台,但她后来被罗丰的一表人才所吸引,于是继续装疯,无奈之下妙戈被选中前往匈奴和亲。

  • 罗丰带人假装劫匪,半路劫走了前往和亲路上的妙戈。罗丰想跟妙戈两个人一起亡命天涯,可是妙戈却放不下荣华富贵,说服罗丰重返陈国。乐儿和海父在军营中被折磨,遇到了正为公主逃走而烦恼的张吉,张吉决定让乐儿冒充公主前往匈奴和亲。此时,海天也听说了公主和亲之事,于是便带兵前往追堵,在救父亲和乐儿之时,海天受了重伤,于是便让乐儿帮他缝伤口,意乱情迷之下海天强吻了乐儿,乐儿向海天坦白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

  • 赵盛毒死了陈王,同时花倾国也趁乱杀死了赵盛,于是众人拥戴罗丰为新的陈王。海天为了让自己能保护乐儿而苦练剑法,他还认乐儿为义妹。乐儿听说云家军马上就能赶到,喜出望外,海天也因此知道了乐儿的心上人就是云狂。妙戈回到吕家省亲,仍然觉察自己和乐儿永远得不到一样的待遇,于是威逼吕父把乐儿找回来,乐儿踏上了回家的路,而海天也一路尾随保护着她。

  • 乐儿终于回到了吕家庄,和已经成为陈国王后的妙戈再次见面。妙戈将多年来积攒在心中的抱怨和盘托出,她认为乐儿口中的所谓姐妹之情都是假的,妙戈为了解心中怨气以赐婚的形式迫使乐儿与海天成亲,洞房之夜,海天没有碰乐儿,在那一瞬间海天觉得自己已经被乐儿彻底的改变了。钱忠改变作战策略,海天必须回到山上重整旗鼓,乐儿留下一封书信便独自踏上了寻找云狂的路。云狂赶到吕家,以为乐儿已经被逼入宫,于是和海天决定攻入陈国,并约定谁先入城谁便称王。

  • 乐儿在路上遇到有女子落水,原来是因为这个痴情女子和一个哑巴为了争夺萧辉的宠爱而寻短见。竞技场上,萧辉因为迟到,眼看心爱的女子就要成为他人的玩物,为了救自己心爱的女人不惜从那人胯下钻过。原来萧辉心爱的女子便是当初陈王身边的花倾国。喜冰从竞技场上偷钱,逃跑的时候碰巧被乐儿所救,乐儿为了不让喜冰被带去青楼,于是决定参与竞技场的比赛。在竞技场上,乐儿并没有选择她搭救过的萧辉,于是被暴揍了一顿,第二天乐儿带伤仍要参与竞技,看着乐儿的倔强和义气,萧辉想到了一个万全之策。

  • 乐儿首选选择了最厉害的将也,并且一上场就认输。萧辉选择了能力中等的人,于是也轻易取胜。原来萧辉是在用田忌赛马的方法帮助乐儿赢得比赛。乐儿想劝说有才能的萧辉去做大将军,萧辉为了倾国决心只过平常的日子。乐儿和喜冰在路上遇到颠沛流离的百姓,发现他们都恨透了云狂,萧辉发现倾国背着自己跟其他男人暧昧,于是想尽办法和人打擂台,并且故意打输让自己赚钱。当他拿着赚来的钱想为倾国赎身,倾国却一点也不领情,气急了的萧辉当晚便一把火烧了青楼,在被官府衙役押送的途中,他想起了乐儿当初交给他的一封信,于是便打伤衙役逃走,最终萧辉体力不支晕倒,后来被一家百姓搭救,就这样误打误撞的进到了陈国。

  • 萧辉被选中准备前往刺杀云狂,罗丰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日夜盼望着能与云狂重逢的妙戈,得知此信息后她便写了一封以表达相思之苦的书信夹在了降书中代替用来刺杀云狂的匕首。萧辉终于见到了云狂,也将自己是被派来刺杀他的目的和盘托出。云狂见到了妙戈的书信,误以为是乐儿写的而喜出望外。海天率领军队攻至陈国城下,罗丰为保百姓平安,决定开城投降,不料海天的军队一进城便烧杀掳掠,妙戈决定陪伴罗丰与陈国共存亡。原来海天其实对军队入城的所作所为并不知情,于是下令严惩。罗丰带着妙戈来到一处密室,欲在此一起了结二人生命。妙戈不想就这样死去,于是骗罗丰先喝下了毒酒,然后抛弃了他独自离开。海天来到了陈王曾经的卧榻,又想起了不知身在何处的乐儿。

  • 云狂入宫后疯狂的寻找乐儿,意外的救了身困火海的妙戈。妙戈醒来后告诉云狂乐儿已经嫁给了海天,云狂大怒,于是想起了当初自己回到吕家找乐儿的时候是被海天所欺骗,于是云狂恨透了海天,乐儿和喜冰在郊外烤红薯时,抓住了一个偷红薯的小毛贼,一路追赶追进了海天的军营,云齐正巧来送书信,于是便回到城中告诉了云狂。云狂大醉,意乱情迷之下将妙戈错当了乐儿。被雷声震醒的云狂醒来后发现身边躺着的女人是妙戈后拂袖而去,只留妙戈一人独自伤心。

  • 云狂把头天晚上将妙戈错当乐儿的事情告诉了钱忠,钱忠坚决反对云狂娶妙戈为妻。妙戈见云狂对自己不理不睬,于是便想偷偷离开,云狂得知后前去追赶,正好遇到奉钱忠之命前去杀害妙戈的人。云狂在赶去营救妙戈的路上被人挟持,两人被关在一起,一个女子前来营救二人,原来这人便是钱忠派去杀害妙戈的自己的女儿。云狂和妙戈即将结婚的消息传入了海天的军营,乐儿当天梳妆完毕,带着自己答应要做给云狂的刀来到了城中,这把刀却阴差阳错没能按期送到云狂手中。乐儿只能看着云狂迎娶了妙戈,海天一直在乐儿身边默默的守护着她。

  • 大婚之夜,云齐拿着本该送到云狂手中的刀来见云狂,等云狂匆忙赶到与乐儿约定的地点,乐儿早就已经不在那里了。在海天的营地,乐儿终于接受了海天,躲在营帐外偷听的喜冰因为自己也喜欢海天而醋意横生。云狂和钱忠决定要铲除海天,前来通知海天的苏先生巧妙地提醒海天此去凶多吉少。海天为了保全自己的兄弟们和乐儿,决心要赴这场鸿门宴。

  • 为了救海天,乐儿也跟来城中想阻止云狂杀海天,途中遇到萧辉。宴会上云齐开始舞剑助兴,不料招招落到海天身旁,苏先生见状也一同舞剑,实则为保护海天。海天紧张得将酒杯打落在地,在宫外等候的子书和庞万冲进了大殿。乐儿得萧辉所助,打扮成传菜的公公,云狂认出乐儿于是追了出来,两人终于相见后互相诉说着这几年的相思之苦,可是最终乐儿还是决心离开云狂。云狂失魂落魄地回到殿中,因为乐儿的请求云狂最终放走了海天。在妙戈的建议之下,云狂将海天派往艰险的蜀中要地驻守。

  • 海天临行之前,苏哲前往探望,他看出海天是心胸坦荡胸怀天下之人,于是劝诫海天韬光养晦将来一统天下。乐儿怀孕了,喜冰趁机告诉她怀孕期间不能行夫妻之事,想借此机会离间乐儿和海天。海天从喜冰口中得知了乐儿怀孕的事情后大喜,质问乐儿为何如此大事却不告诉自己,但看到乐儿仍然把云狂送给她的玉佩当成珍宝一样看待后,心中不禁产生了芥蒂。匈奴前来侵犯,众大臣推荐萧辉前往抗击。

  • 萧辉出征在即,苏哲前往提醒他一定要小心。果不其然,钱忠的女儿在途中设下陷阱,伏击了萧辉。萧辉在途中身受重伤晕倒在倾国的家门口,被倾国所救。苦苦追求倾国却总被拒绝的一个男子在街上发现了通缉萧辉的告示,于是威胁倾国嫁给他。倾国将萧辉催眠,用船将他送走。醒来后的萧辉觉得事情有诈,便返回村子。原本一心想娶倾国的男子代替萧辉在倾国家等着钱忠的追兵到来。

  • 萧辉经由苏哲的提点和推荐,来到了蜀中投奔海天。海天因为萧辉曾经受过胯下之辱所以不肯重用他,于是派他看守粮仓,不料所有人都不听萧辉的指令,而且孤立他,乐儿和子书前来帮萧辉整顿粮仓。海天看到乐儿如此看重那块玉佩,于是和乐儿有了冲突,喜冰趁虚而入,对海天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情,而且还拿着乐儿给的头花做人情收买了众宫女。妙戈得知马上就要到罗丰的生日了,于是请灵媒前来作法。

  • 乐儿炖了海天最爱喝的汤去看望他,恰巧遇到海天喝多了,喜冰正好倒在他的怀里。乐儿心里很难过,只能找萧辉倾诉,萧辉表示自己可以永远当她的倾诉对象。乐儿为了弥补海天,于是将玉佩交给海天任他处置,并且建议让海天娶喜冰为妾。妙戈带着侍女出宫游玩,巧遇当年的云姜,云姜带她去找一位神人算卦,这位神人将罗丰和妙戈的种种过去都说了出来,原来这个神人就是罗丰,当年云姜趁罗丰不备,调换了罗丰原本要喝的毒酒。

  • 乐儿为海天生下了一个儿子,海天大喜,于是喜冰更加憎恨乐儿,她怂恿海父滴血验亲,自己趁机从中做了手脚,让海父相信这个孩子并不是海家的骨肉。喜冰借口要帮乐儿照顾儿子,然后转身便孩子卖给了村中的农妇,幸得子书一路跟踪救下了孩子。乐儿偷听到有人对海天说自己的儿子并不是他亲生的,十分失望而离家出走。海父对海天说出了喜冰是建议滴血验亲的人,而海家的人脚底都有红痣,海天相信儿子一定是自己亲生的。喜冰知道自己即将大难临头,于是教唆子书带着所有的钱和她一起私奔,待追兵已至,喜冰以子书做要挟,跳河逃走。乐儿一人走进了森林,因体力不支而晕倒了,恰逢云狂带兵路过,于是云狂决定带乐儿回陈国。

  • 云狂带着乐儿回到了陈国,妙戈见乐儿和他一起回来,心中十分失望。妙戈跑出宫寻找那个神秘人,罗丰在她面前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告诉她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然后便带着云姜离开了。经过乐儿的劝诫,云狂终于放下了戒备,与妙戈重归于好。海天得知云狂带走了乐儿,于是率兵准备与云狂决一死战。钱忠将妙戈当作交换的人质交到了海天的手中,自己却一病不起。

  • 通过交换人质,乐儿和妙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丈夫身边。云狂和海天两人决心为了黎民百姓的安定生活,不再交战。乐儿发现海天总是半夜溜出家中,便尾随着来到了一处山洞口,乐儿发现海天正暗自训练着自己的军队。正当云狂享受安定生活的时候,海天的军队攻入了城中。

  • 云狂迎战海天,却节节败退,最终被逼到了江边。妙戈为云狂跳了最后一支舞后拔剑自刎,云齐也身中数箭死去,海天的军队追上了云狂,云狂最后希望海天承诺以后要带给天下百姓太平的日子,之后便抱着妙戈的尸体一步步走进水中。三年后,当年逃走的喜冰带着海天的孩子回到了宫中,重新赢得了海天的欢心,并且期待着自己的儿子被立为太子,于是派人追杀身在宫外的乐儿母子。

  • 海天派人接了乐儿母子回到宫中,乐儿也早已看透了喜冰。喜冰的儿子如意见到乐儿的儿子,便让他抓了一把黑豆去吃,结果这把黑豆被发现是有毒的。乐儿随后向海天请示,让如意住进了自己的宫中。喜冰想让儿子回到自己的身边,于是设计让萧辉看到如意被乐儿折磨。乐儿让倾国母子和萧辉相见,为的是让萧辉帮助自己完成盛世太平的理想。最终,乐儿和海天终于消除了彼此心中的芥蒂,共同悟出了爱的真谛。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9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