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建议您选择chrome或者IE7以上版本。×

风筝 立即播放

9.5亿播放
电视剧 46集全

地区:内地

导演:柳云龙

类型:悬疑剧/谍战剧

语言:国语

电视台:东方卫视

简介: 重庆军统王牌特工郑耀先,以狡黠机智,心狠手辣在军统和地下党同时闻名。郑耀先其实就是潜伏在军统的共产党特工“风筝”,为了确保“风筝”像一把尖刀始终刺在敌人的心脏上,在最关键时刻给国民党致命一击,郑耀先不...展开
剧集列表 (共46集)
正在加载...

分集剧情

  • 1946年山城,只有军统局局长戴笠掌握的核心机密,国民党自1927年以来陆续向共产党内部派遣的73人特工名单,竟被潜伏在军统电讯处的共产党女特工曾墨怡偷走。军统抓到了曾墨怡,那份名单却不翼而飞。负责审讯曾墨怡的是军统王牌特工六哥郑耀先,换作别人情报丢失可能就是一次失误,能把对手算计到骨头里的六哥居然会失手,让有些人尤其是中统负责人高占龙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高占龙笃定这件事与郑耀先有关。

  • 程真儿将游击队刺杀郑耀先的计划通报给了上线陆汉卿,两人分别行动,老陆去联系山城地下党负责人袁农,而程真儿则急忙赶往玫瑰饭店去通知郑耀先,可惜半路遭中统“设计”暗杀。同时,老陆也并没能见到地下党负责人袁农。郑耀先没能逃过山城地下党的刺杀,倒在血泊中,被随后赶到的赵简之率领的军统行动队送到医院抢救,郑耀先在军统的一干兄弟徐百川、宋孝安等,纷纷赶到医院探望。被抢救过来的郑耀先向军统四哥徐百川透露暗杀自己的是共产党,而中统行动队也参与其中。得知郑耀先没死后,中统负责人高占龙预感会被“鬼子六”郑耀先报复,开始跟门生田湖商量对策。

  • 回春堂药铺郎中陆汉卿被特务请到病房为郑耀先看病,陆汉卿其实就是郑耀先的上线。陆汉卿要把潜伏在中统电讯处的我党特工,也是郑耀先心仪的姑娘程真儿的意外告诉郑耀先。郑耀先跟老陆说自己透过窗户看到了程真儿出事。郑耀先誓为程真儿报仇,决定收拾高占龙。七十三名潜伏特务被我党处决,盛怒之下戴笠刑场处罚赵简之、宋孝安等人,重伤在身的郑耀先从医院跑来大喊“枪下留人”,一个人揽下全部罪责。郑耀先知道,戴笠这出戏是做给自己看的,名单丢失,戴笠不可能不怀疑到自己。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1946年山城,只有军统局局长戴笠掌握的核心机密,国民党自1927年以来陆续向共产党内部派遣的73人特工名单,竟被潜伏在军统电讯处的共产党女特工曾墨怡偷走。军统抓到了曾墨怡,那份名单却不翼而飞。负责审讯曾墨怡的是军统王牌特工六哥郑耀先,换作别人情报丢失可能就是一次失误,能把对手算计到骨头里的六哥居然会失手,让有些人尤其是中统负责人高占龙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高占龙笃定这件事与郑耀先有关。

  • 程真儿将游击队刺杀郑耀先的计划通报给了上线陆汉卿,两人分别行动,老陆去联系山城地下党负责人袁农,而程真儿则急忙赶往玫瑰饭店去通知郑耀先,可惜半路遭中统“设计”暗杀。同时,老陆也并没能见到地下党负责人袁农。郑耀先没能逃过山城地下党的刺杀,倒在血泊中,被随后赶到的赵简之率领的军统行动队送到医院抢救,郑耀先在军统的一干兄弟徐百川、宋孝安等,纷纷赶到医院探望。被抢救过来的郑耀先向军统四哥徐百川透露暗杀自己的是共产党,而中统行动队也参与其中。得知郑耀先没死后,中统负责人高占龙预感会被“鬼子六”郑耀先报复,开始跟门生田湖商量对策。

  • 回春堂药铺郎中陆汉卿被特务请到病房为郑耀先看病,陆汉卿其实就是郑耀先的上线。陆汉卿要把潜伏在中统电讯处的我党特工,也是郑耀先心仪的姑娘程真儿的意外告诉郑耀先。郑耀先跟老陆说自己透过窗户看到了程真儿出事。郑耀先誓为程真儿报仇,决定收拾高占龙。七十三名潜伏特务被我党处决,盛怒之下戴笠刑场处罚赵简之、宋孝安等人,重伤在身的郑耀先从医院跑来大喊“枪下留人”,一个人揽下全部罪责。郑耀先知道,戴笠这出戏是做给自己看的,名单丢失,戴笠不可能不怀疑到自己。

  • 山城玫瑰饭店门口,高占龙迎接郑耀先,当二人的手握在一起后,郑耀先扭头看向旁边,一粒子弹从郑耀先的耳边掠过,高占龙的头向一旁重重摔去,血水喷薄而出。这个让人以为是刺杀郑耀先的场面,正是而郑耀先一手安排的,而为他办这事的人,是一直想跟着郑耀先干的毛人凤的手下宫庶。在玫瑰饭店,郑耀先跟宫庶、江心碰面,嘱咐去延安事项。

  • 田湖自从知道程真儿曾出入过回春堂药铺,就注意上了郎中陆汉卿,他要求中统对药铺严密监视。江心来到面馆跟袁农碰面,告知他自己被戴笠派去跟随郑耀先一起到陕北执行任务。袁农对她下达了见机干掉郑耀先的命令。徐百川为配合郑耀先以记者身份到陕北,在医院布置空城计,让外界以为军统四哥仍然在养病。

  • 延安侦查科科长韩冰告知她的徒弟马小五,,他们要负责我方代表安全。军事调查调解小组由国民党代表和美国顾问组成,郑耀先、江心和宫庶扮成记者,混在国民党一方随行队伍里。郑耀先的胸前,别上了那只派克钢笔。郑耀先一行提出要去延安采访,首长陈国华请君入瓮,很快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韩冰负责他们此次在延安采访期间的衣食住行以及人身安全。在中共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韩冰作为共党新闻发言人,和《中央日报》记者金默然即郑耀先第一次碰面,两人目光多次试探,较量。

  • 韩冰安排郑耀先等人入住了“西北旅社”,郑耀先嘱咐宫庶每次回来都要仔细检查房间。韩冰招待郑耀先等人吃饭,饭后她跟江心确认了身份,江心把带来的罐头托韩冰转交给自己的父亲。马小五带着自己连的战士在郑耀先离开延安的必经之路上埋下了地雷阵。宫庶怀疑江心的身份,郑耀先要宫庶还不能捅破这层窗户纸,反而让宫庶将藏有微型电台的摄影机交由江心保管。而且既然江心是共党,那么延安一定知晓了他们的身份,却迟迟不肯下手,看来对方也是想放长线钓大鱼。韩冰也已经猜到“鬼子六”此行不单是与人接头,所以绝不捆住他的手脚,干脆令其随心所欲,自由发挥。

  • 韩冰答应江心,一定让“鬼子六”死在她手上。延安舞会,穿着八路军军服的郑耀先,看到焕然一新的韩冰,彼此大吃一惊。两人以民主的名义共舞一曲,郑耀先跟韩冰谈起信天游。宫庶逃离延安的消息很快就到了韩冰这里,她命令马小五带人去抓回宫庶,马小五把自己埋地雷的事告诉了韩冰。宫庶以命相赌,趟过雷区,到了裴华南驻地。韩冰和江万朝表示自己查出郑耀先和宫庶手里有一部微型电台,并设计让他们利用电台取得联系,好从中探知情报。当日,韩冰在侦听室和郑耀先同时收到了宫庶发来的信号:“安抵裴宅,斯人已逝。”

  • 裴华南的部队按计划在刘家岭地区挑起了事端,而韩冰也逐渐摸清了郑耀先的意图,并猜出他将在归去的路上执行接头任务。徐百川向裴华南部发出电报,让宫庶再回延安,把情报带给郑耀先。宫庶这次从固临越境,回到延安。在路上埋伏准备抓捕宫庶的马小五,反被宫庶打折了腿。一架美式运输机穿越云层,在陕北国共军事辖区分界线刘家岭的上空,飞机被裴华南部的高射机关炮击落,赵长林的战友成钢等几人跳伞逃生。韩冰分析这一定是中统想借刀除掉郑耀先,那么索性借力打力,让郑耀先挡上一枪,然后我方再以保护为名,将他彻底控制在股掌之中。

  • 戴笠驾鹤西去,接线人也迟迟不露面,郑耀先认为留着电台弊大于利,要宫庶马上毁掉,不留下任何把柄。晚上郑耀先和宫庶来到延安广场看文艺汇演,两名便衣跟着宫庶,宫庶扛着摄像机借机到后台采访女演员,故意和便衣推搡起来,“失手”将摄影机掉在地上,实则趁乱将电台塞到了女演员的戏服下面,然后有意摔坏了摄影机,转移跟踪他的那两个便衣的视线。

  • 坟地早已被八路军包围,郑耀先命大毫发无损,延娥和成钢抢得电台退到了一座破窑。再一次大难不死的郑耀先以延安不安全为理由要求立刻离开,他和宫庶选择了一条对他们来说最为安全也唯一完全的路线——刘家岭!为了逼迫延安方面同意,郑耀先吩咐宫庶逢人就告别,特意说明要走刘家岭回国统区,以先声夺人。另一方面,也是要让“影子”知道他们的回程时间路线。江心坚持一定要替曾墨怡报仇,亲手处决“鬼子六”!临走前江心让韩冰转交一张照片给父亲江万朝,这是江心离开山城前偷偷从军统档案柜取出来的一张发黄的全家福照片,照片上是江万朝夫妻以及年幼的江心。

  • 老常带警卫班战士开卡车送郑耀先、宫庶和江心三人走,回到办公室的韩冰总觉得有不妥,问题在哪里呢?韩冰突然警觉,大鱼极有可能隐藏在警卫班里,她急忙派拄着拐杖的马小五去报告陈国华,迅速联络刘家岭我前沿部队,命令他们务必赶在“鬼子六”离开边区之前,将其全部扣押!卡车停在了刘家岭共军前沿,前面是雷区,再通过一段非军事缓冲地带,就是国民党驻军了。一行人走在雷区,郑耀先、宫庶准备和对方誓死一拼的时候,老常射出的子弹竟飞向了两边的警卫员。老常杀死江心,和郑耀先按约定的暗语接完头,掏出一枚机枪弹递给郑耀先,绝密情报就藏在里面。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我不是“影子”,我在执行“影子”交给我的任务。最后,老常冲进雷区,掩护了郑耀先和宫庶,

  • 影子的情报,让郑耀先分析出陆汉卿绝未出卖自己,而是某些环节出现了问题。毛人凤这边设局拉拢宫庶,郑耀先那边却被中统庞雄派人挟持到秘密地点,接到郑耀先通知,毛人凤气急赶去,却和田湖一起看到被郑耀先制服在地的中统特务。田湖说让庞雄绑来郑耀先,是为了让他与共产党员陆汉卿当面对峙。郑耀先想为久经酷刑的老陆解脱,却被田湖夺了枪,临走时他抬手杀了庞雄。狱中的陆汉卿明白郑耀先的意图,煎熬中回忆着两人的十年革命历程。狱外的郑耀先手握蓝宝石戒指,与敌人继续周旋,为了洗清中统对自己是共党的怀疑,在毛人凤的要求下,忍痛将程真儿挫骨扬灰。

  • 陆汉卿表明自己舍身饲虎,就是为了陷害郑耀先是共产党,咒骂中暗藏对郑耀先的提醒。宫庶假意拿起竹签子耍狠,陆汉卿突然向前撞向竹签子,壮烈牺牲。“坚冰”向山城地下党报告,是“鬼子六”让手下用竹签子杀害的老陆,袁农质疑“风筝”连老陆的尸体都保不住,怀疑郑耀先是变了节的“风筝”。面对罪大恶极的鬼子六,上级对游击队下达了郑耀先的追杀令,随着陆汉卿的牺牲,郑耀先和组织的连线,被彻底切断了。

  • 郑耀先用计暂时解除了毛人凤对自己的怀疑。原来,为了保全情报,郑耀先用一只折断笔头的纵火铅笔除掉了叛徒吴福,共产党的机密和相关同志的安全得以保全。宫庶向郑耀先报告,毛人凤派宋孝安和他镇压女校学生运动,宫庶怀疑毛人凤想拉人垫背。郑耀先出奇制胜,反而要宫庶按毛人凤说的去做,宫庶抓的女学生,十有八九都有军方背景,这正是郑耀先的用意所在。一方面,郑耀先让宫庶按图索骥,查这些女学生里面是否有共党,军方哪些人和这些阔小姐有联系,尤其是对包围陕北匪区的部队,逐个清查。于是很快牵扯出一批军方人士,因有通共嫌疑被处理。另一方面,被牵扯的军方人士也对毛人凤的行为颇为不满。

  • 共党叛徒在众目睽睽之下死于非命,毛人凤自然不会轻易解除对郑耀先的怀疑,共党叛徒如果真是郑耀先所杀,他无非两种动机。一他是共党,要杀人灭口;二他不是共党,要拆自己的台。无论如何,郑耀先已经成为他鞋子里的一粒石子。田湖找到毛人凤,在郑耀先问题上,双方诉求一致,都想置郑耀先于死地。毛人凤答应调开郑耀先的手下,以配合中统针对郑耀先实施的“木马计划”。

  • 没过几日,那个后庭苑的“小凤仙”居然来到了渣滓洞门口,说要找自己的男人郑耀先。郑耀先竟然也来者不拒,把这个真名叫林桃的,非同一般的“小凤仙”给收了,接着两人就要操办婚事。林桃上街置办嫁妆,目的是要出去接头,她其实是中统的特工“剃刀”,眼看在渣滓洞无法对郑耀先下手,想利用上门迎亲的时机引郑耀先出渣滓洞。而郑耀先早就猜到林桃和后庭苑刺杀他的那些人是一伙的,他之所以答应林桃的种种要求,是因为他对这个女人真正的目的产生了好奇。

  • 林桃的“迎亲计划”是想杀了郑耀先,岂不知,郑耀先也正想利用她脱身。渣滓洞已经呆不下去了,毛人凤对他早有提防,未必不想借刀杀人,而且他和徐百川的关系也让毛人凤十分忌惮,一旦徐百川和他步调一致,不管同时存在还是消失,对方肯定会置他俩于死地。另一边中统田湖佯装生病,山城地下党中了他的“木马计划”,决定在“送亲”二字上做文章,混进渣滓洞看守所。林桃突然发现一旦干掉郑耀先,中统下一个就会对自己下手。她做梦也没想到,对于自己奉命要置于死地的郑耀先,最后却不得不去求助于他。此刻,林桃才知道郑耀先已经猜透了中统“木马计划”的每一步,并告知她将成为整件事的替罪羊。田湖把部下召集到医院,佯装卧病在床,并示意取消“木马计划”,以此让潜伏在中统的坚冰获取了“假情报”,为游击队设下了圈套。

  • 郑耀先所以选择从渣滓洞消失,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他坚信自己的突然失踪,会彻底打乱敌人的“木马计划”。失去追杀目标,组织自然就不会钻进“木马”,也就不会被中统一举围歼。但山城地下党对郑耀先必欲除之而后快,肖猛带着锄奸队队员,决定在监狱和码头之间拦截郑耀先。正当肖猛他们包抄到江边向郑耀先、林桃射击时,背后遭遇军统的扫射,锄奸队员们纷纷中弹。逃过一劫的林桃跟郑耀先说要跟他在一起,一生一世都不分开,并请他相信自己,林桃这辈子若会为个男人死去,这个男人一定是郑耀先。眼前发生的一切,令郑耀先痛苦、绝望、自责,可他却偏偏无法阻止。

  • 袁农没有及时撤走,还是被捕入狱。1949年在中统看守所,“坚冰”就要被执行枪决的时候,作为国民党警察的郑耀先将“坚冰”送往了北去的路,希望他能将一份国民党破坏山城目标的蓝图送达延安。 1951年,用仿宋体写有“内详”的信寄到了北京钱重文副部长手里,内容是一份川渝地区国民党保密局潜伏特务的名单。信转到了时任山城公安局局长陈国华和副主任袁农的手里。陈国华从北京请来了郑耀先的生死克星,和郑耀先、宫庶均交过手的韩冰,由她来主抓这个案子。韩冰到山城市公安局的第一天,在公安局的大院里碰到一名腿瘸、驼背、胡子拉茬的中年男子,他的名字叫周志乾,作为国民党留用人员,在公安局档案室工作。中统田湖和军统徐百川在咖啡馆见面,商定合作之事。早就做好埋伏的马小五,将徐百川和田湖一并逮捕。随后,根据“特务名单”,公安局围捕了军统联络站,并当场抓获了赵简之,宫庶等人趁乱溜走。

  • 韩冰找到周志乾的资料,籍贯南京,曾在国民党74军第57师当过少尉排长。常德战役中,他身负重伤并获得了云麾勋章,此后又几经辗转,做山城警察局的档案管理员。与他相关的历史不是死城,就是有头无尾,根本无从查起。但就单从周志乾的眼神,韩冰笃定周志乾就是郑耀先。而这次,韩冰又碰上了一个老难题,同郑耀先去陕北那次一样,她认出他就是“鬼子六”,却无法证明他是“鬼子六”,这次她该怎么证明周志乾就是郑耀先呢?而周志乾已得知徐百川被捕,而且韩冰已经发现自己。得知儿子被共产党从保密局手里解救出来,徐百川终于肯配合,一点点给韩冰透露郑耀先的信息:郑耀先只能潜伏在大陆,不说、不做、不动,彻底改换身份,隐姓埋名,做一枚死子。这更加坚定了韩冰对周志乾就是郑耀先的判断。徐百川还指出宫庶的弱点,并指认了在捕人员赵简之是宫庶的副手。

  • 袁农第一次见到韩冰就喜欢上了,他托副政委江万朝找到局长陈国华,希望由他来做介绍人,陈国华表示对这件事不支持也不反对。1946年从延安逃出来的中统特工延娥,解放后也潜伏了下来。她和军统的宫庶接上线,中统和军统打算合为一处,并掩护军统特务潜回山城。韩冰和马小五调查宫庶等人时,发现宫庶同郑耀先的资料基本都被销毁了。而对周志乾的体貌特征和过往经历的进一步调查,找不到半点可证实他就是郑耀先的证据。周志乾其实就是郑耀先。此时的他已与化名林云燕的林桃结婚,并有了一个四岁的女儿周乔。他是一只断线的风筝,之所以隐姓埋名留在山城,并成为国民党警局的档案管理员,也是为了能从原始档案中,找出“影子”的蛛丝马迹。可遗憾的是,迄今也毫无头绪。韩冰和马小五来到档案馆,当面指出周志乾就是郑耀先,周志乾并不承认,于是,韩冰让周志乾负责重建郑耀先的档案。

  • 韩冰把周志乾叫到办公室,再次询问宫庶和郑耀先的资料档案问题,周志乾小心应对。副政委江万朝带韩冰到袁农办公室,介绍他们认识。袁农向韩冰表达了自己的爱意,但是韩冰对他并无爱意,跳窗离去。韩冰跟马小五再次提审徐百川,以期查出更多郑耀先的消息。郑耀先(周志乾)被科长要求下班后送份材料到劳动饭店,劳动饭店一侧的墙壁上,用粉笔画了一个“雷泽归妹”的象图。

  • 走投无路的郑耀先迟疑着要不要赌一把,写信给中央求救。信没写完又被郑耀先撕掉,而垫在下面的空白信纸却被林桃发现,灯光下几行力透纸背的硬笔字痕,清晰地呈现出来:北京总部领导钧鉴:我是一名情报员,代号“风筝”,从苏区时期受国家政治保卫局委派,在敌人心脏战斗了十八年

  • 在韩冰等人审问郑耀先时,获悉了一个消息,林桃自杀了。而且临死之前,将自己的脸用剃刀全划破了,根本看不出本来的长相。林桃毁容的目的,是为了保护郑耀先。因为徐百川一旦指认了她是林桃,就等于指认了周志乾就是郑耀先。怎样都无法指证周志乾就是郑耀先,激动的袁农指着郑耀先的鼻子大骂:我早就想知道“风筝”是谁,问过陆汉卿,也问过还在延安时期的江副政委……

  • 周志乾到底是不是郑耀先?陈国华和韩冰决定先把郑耀先扣下再说。周志乾当过旧警察,那就是和人民有过对立,就凭这一点,就可以给他定性个历史反革命罪。此时郑耀先要不认这个历史反革命罪,就必须承认自己不是周志乾;但他不是周志乾,就说明他就是郑耀先。人生在世三十多年,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延娥、宫庶用电台收到台湾保密局发来的情报,徐百川被捕,而且还投降了共产党。同时收到“剃刀”自杀的情报,也让宫庶确定周志乾就是六哥郑耀先。宫庶让弟兄们全体出动,三天之内,务必查清六哥的下落!

  • 公安局看守所里的郑耀先剑走偏锋,他先写了一封信向中央首长举报原国民党军统特务郑耀先,据其情妇林桃酒后吐露,现隐匿于台湾新竹县井上温泉。接着又写第二封信举报山城公安局内部有国民党潜伏特务“影子”——副政委江万朝。凭着信中提供的情报和熟悉的仿宋体,郑耀先不信中央不派人下来核实。在那两份追杀令没撤销之前,他还不敢承认自己“风筝”的身份。韩冰被关在延娥、宫庶的据点博爱诊所,正在苦思冥想自己的出路。宫庶对她不审不问,还好吃好喝好伺候,有时还和韩冰聊聊闲篇,这让一旁早就对宫庶情愫暗生的延娥产生醋意。

  • 从1946年送到延安的那份73人名单,到通过解职国民党整编36师师长李淮来提醒延安,党中央转移出陕北的行动计划,已被敌人获悉;从为保护潜伏的中共情报员而杀死叛变的交通员吴福,到给山城地下党传递“六一大逮捕”的消息,1949年救出“坚冰”为组织传递蒋介石和毛人凤将对山城实施“大爆破”计划的行动,郑耀先把这些年的工作一一向组织汇报。外调干部和保卫干事开始了证明“郑耀先”就是“风筝”的行程。林桃作为“周乔嫁妆”留下的那枚蓝宝石戒指,管用却无法证实,他的资料作为机密,被埋在了陕北的黄土地。“风筝”的身份,似乎永远也无法证实了。郑耀先坦然接受,只是希望组织可以继续寻找,当年他尽力也没找到的陆汉卿的遗体。

  • 为了保护身份,郑耀先以后只能继续以周志乾的身份工作,也接受了组织交给的新任务——抓到宫庶。并且为了得到江万朝是“影子”的直接证据,郑耀先建议散出口风,说山城公安局里有个潜伏已久的国民党特务被捕了,只要台湾方面听到消息,为弄清是不是“影子”出了麻烦,肯定会动用潜伏特务来调查。宫庶布局把火力引到博爱诊所,打起锣鼓另唱戏,留下几个人看守韩冰并周旋,大部分特务则跟着宋孝安走暗道去劫狱。但监狱外的铁栅栏,让宫庶的计划功亏一篑,宋孝安他们不得不放弃解救郑耀先。

  • 宫庶和延娥藏在温家老店,除了郑耀先,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让他们继续潜伏山城。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彻查近期被捕的共产党干部。而郑耀先他们就是要借台湾之手,逐步缩小排查范围。郑耀先建议陈国华从最可靠的同志开始,分批向宫庶透露被捕名单。有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来找江万朝,自称是他的外甥,他给江万朝带来了一张和当年一模一样的全家福。等来了郑耀先要的“证据”,审讯室里的江万朝痛苦地交待了他当年的叛变经历,1933年他和妻子在上海开展地下工作的时候被捕,国民党对妻子惨绝人寰的拷打让他崩溃,叛变了革命。之后戴笠召见他,要他继续留在中共工作,并且规定了日后和他的联络暗号,他的代号叫“影子”。

  • 陈国华派马小五去给郑耀先当徒弟,马小五抵触却又不得不服从。马小五早就相中了一位做文书的姑娘冷眉珊,一直等着韩冰给他当介绍人。郑耀先想借此给马小五开开窍,他要求马小五做出一个追求冷眉珊的行动方案。追求过程中不得依靠任何外力,尤其是组织手段给冷眉珊施压,要靠自己的真本事去完成。

  • 宫庶送延娥去和宋孝安会合,两人乘公交车时暴露,宫庶索性劫持了公交车。陈国华不得已再次动用郑耀先,想办法抓住宫庶。怎想在悬崖处公交车接近弯道时,宫庶从车厢里和延娥突然飞出,借助汽车的惯性腾空而起,跳入嘉陵江。宫庶的警惕性太高,除了郑耀先,他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郑耀先建议陈国华放自己出去,以周志乾的名义交给地方监管,宫庶一定会来找他的。临走他向陈国华提了一个要求,把韩冰放了。郑耀先被分到了劳改农场食堂劳动。

  • 郑耀先扮成乞丐,跟随马小五等人来到码头,向路人乞讨时,高君宝挎着个箱子,领着周乔从郑耀先身边走了过去,也许是父女连心的缘故,已经走了过去的周乔突然转回身来,眼睛不眨地看着郑耀先:……爸爸……一个身穿棉袍的“瞎子”,听到周乔的那句:“周志乾,我爸爸叫周志乾,他就是我爸爸!”迈入检票口的腿又收了回来。“瞎子”正是伪装的宋孝安,他看到郑耀先正陷身危境,冲过去保护他和公安干警一阵枪战,被当场击毙。

  • 三个月后,袁农果真又来了,还带来了北京的回信,韩冰的问题解决了。韩冰与袁农结婚。一个从美国回来的爱国火箭专家,想绕道香港返回祖国,因为台湾特务宫庶的阻拦,目前滞留在香港难以动身。组织上派马小五前往香港与火箭专家联系,并安全将他护送回国。之所以考虑派马小五去,因为马小五熟悉宫庶的打法。北京曾派过去两组人,不幸的是,任务都失败了。直到现在,那个专家还躲在香港椰林酒店里不敢露面。马小五来到香港,一切看起来顺风顺水,与在香港的情报员制定了行动计划。但他心中仍然闪现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宫庶既然成功打掉了前两拨人马,难道这一次对自己会手下留情?

  • 在警察逮捕他的前一刻,马小五将皮包里的资料拍成把微型胶卷吞到肚子里。在警局,马小龙面临着国民党潜伏特务的逼供,又要与英国方面情报专家斗智斗勇,最后一刻艰难地把胶卷带回来了。幸运的是,他带回来的微型胶卷经过有关部门鉴定后,上面的火箭方程式,几乎就是专家全部的研究心血和成果。在马小五去香港执行任务期间,郑耀先一直在为弟子提心吊胆。得知马小五安全返回,郑耀先从心底为徒弟的劫后余生,高兴得忘乎所以。

  • 宫庶利用敌特电台有意散步韩冰当年在山城失手并被俘的所谓谜团,基于当时两岸的紧张局势,山城公安局内部不得不再一次对韩冰进行调查和甄别。郑耀先写信为韩冰鸣冤叫屈,结果被带离了劳改农场。带着手铐的郑耀先和同样锒铛入狱的韩冰,被一前一后带进了公安局看守所,他俩被关在了同一层。因为韩冰被俘的经历,最后组织上决定韩冰不能继续留在公安局工作,袁农选择和她离婚,韩冰签完《离婚协议书》后,让袁农帮自己保管好一个红绣面的日记本,说是在延安参加纺线线比赛的奖品。

  • 因为北京钱重文副部长的干预,郑耀先的处理意见被批复下来:发回劳教农场进行劳动改造,对面的韩冰处理意见和他一样。1958年的春天,马小五亲自押送着自己一明一暗的两个师父,前去石口劳教农场,郑耀先和韩冰又一道回到劳改农场开始了切葱剥蒜的生活。两人在患难之中产生了得之不易的友情。

  • 延娥这些年来一直下落不明。郑耀先分析,如果延娥一心要藏,是没法儿找到她的,不过有一个人可以叫她露面,那就是宫庶。高君宝主动找到了延娥,表明了身份并表示他每天背着修鞋箱子走街串巷,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谁是“政府”。高君宝想跟着他们一块干,延娥把高君宝留了下来。台湾,蒋介石为几年来潜伏特务在大陆的哀势忧心,郑介民向蒋介石建议唤醒他在大陆的死子郑耀先,让郑耀先在内地一面恢复原有潜伏组织的活动,一面发展新的人员建立秘密交通点和秘密通讯台。而被派到大陆找郑耀先的,正是他的弟子宫庶。

  • 七天过去了,马小五没有回来,郑耀先也没有能出去。马小五为什么会突然离去?什么任务能让他如此匆忙?郑耀先最后确定了一种可能——台湾来人了,而且是自己的熟人。陈国华、马小五分析,敌人很可能以偏远山区代表的名义参加山城市委举办的“三面红旗英模报告会”,浑水摸鱼。他们将怀疑的目光放到了一位木讷少语的山区代表身上,这个人果然就是宫庶。为避免打草惊蛇,工作人员扮作招待所“服务员”暗中监视,却被宫庶发现蛛丝马迹。宫庶突然消失,然后以公安部门的名义住到了劳动饭店。

  • 为了迷惑宫庶,郑耀先建议先将自己释放回街道,清明的那一天,第一次给老婆林桃上坟的郑耀先遇到了等待他的宫庶。两人在墓地相遇,宫庶随后被马小五等人抓获。郑耀先来到宫庶牢房送他最后一程,并向他陈述了自己是共产党党员的事实: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曾经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永远都不会改变!郑耀先的话彻底打倒了宫庶。宫庶被判处死刑。

  • 宫庶被镇压了,留下了解不开的历史谜团,他此行另外一项任务到底是什么?郑耀先谢绝了组织对他的另行安排,坚持以周志乾的身份继续工作,声称自己是个钓饵,只要他在,台湾兴许就会再派人来。“宫门倒”的邮票其实一直在高君宝手里,被高君宝藏好。郑耀先以周志乾的身份来到香橙镇,继续接受改造。正在扫街时,韩冰提着一个旅行包走了过来。韩冰也被发配来香橙镇扫街,郑耀先心里明白一定是陈国华安排的。两人一起做伴儿,同甘共苦。他俩的亲近被街道潘主任盯上了。

  • 韩冰向潘主任递交结婚申请书,被潘主任无视。郑耀先安慰她,两人在香橙镇街道起舞,就像1946年的那场舞。郑耀先和韩冰没有结成婚,但这也未曾影响二人之间的相依相伴。袁农来到香橙镇找韩冰,他为韩冰争取到了一个组织上的名额,可以让韩冰回到原单位工作。韩冰对袁农暗生感激,两人一起离开劳改农场,没有和郑耀先告别。韩冰回到公安局工作岗位,一天晚上袁农酒后来招待所找韩冰,和她提出复婚的请求。袁农万万没有想到,韩冰当场拒绝了他。于是,借着酒劲儿,袁农将香橙镇街道办事处韩冰上交的那份结婚申请,当着韩冰的面,撕了一个粉碎。

  • 袁农因为公文包机密文件被窃事件,被专案组带走,随后韩冰也被带走调查。韩冰再次回到香橙镇,日子又像以前一样那么过着。她在想,兴许自己这一辈子,真就这个样子和周志乾在一起,反倒算得圆满了。一天,郑耀先和韩冰又被带走进行调查审问,韩冰被要求出面作证周志乾就是郑耀先。审问过程中,韩冰说起宫庶的被捕,在她看来,能将宫庶置于死地的人,只有郑耀先,而周志乾绝对不是郑耀先,因为他那个时候正在石口劳教农场接受社会主义改造。徐冬秀却告诉韩冰,当年宫庶来山城的时候,“周志乾”被陈国华派来的人秘密地接走了。韩冰震惊了:难道是周志乾抓的宫庶?他怎么会去抓宫庶呢?

  • 而另一边,郑耀先被审问时,意外在韩冰的红绣面日记本中看到了宫门倒的邮票。郑耀先和韩冰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互相揭晓谜底。郑耀先告诉陈国华,韩冰就是“影子”,当年江万朝的死不过是掩饰,所有的关系都被理清了。钱重文在下放前签署了最后一个命令,就是让郑耀先假死,现在内外都有人盯着周志乾,也就是郑耀先,他有可能被内部人整死,也有可能被台湾趁机掳走,只有让周志乾和郑耀先都死了,真正的“风筝”才能活下去。马小五把佯死的郑耀先送出了山城,高君宝带着郑耀先已死的消息离开了山城。

  • “四人帮”被打倒后,马小五一直在苦苦打听郑耀先的下落,直到1978年,马小五在青海终于找到了已改名吴焕的郑耀先。此时在山城,韩冰也收到了自己被平反的文件,回到了香橙街那个曾和郑耀先相守的住处,虽然她不知道郑耀先现在哪儿,但她相信郑耀先一定还活着,而且一定会回来的。

  • 韩冰等来了郑耀先,等来了他们俩的最后一面。在香橙镇,“影子”、“风筝”还是互不相让。韩冰走了,郑耀先这一辈子的账,却还没有算完。他下一个要算账的对象,就是高君宝。高君宝直接寄了一封信到山城市公安局,这封信里,指名道姓要郑耀先明天晚上七点到劳动饭店吃饭。高君宝挟持了周乔一家来到劳动饭店,生死对峙中,高君宝最后死在了当年宫庶曾经隐蔽的地方。

收起
演职员表

Copyright © 2018  爱奇艺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