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花 6.3

该剧讲述了清末民初年间,由警察局局长离奇死亡引发的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案,剧情涉及大型牢房、民国时期大毒枭、江湖仇杀、匪夷所思的迷离案情,讲述旧上海乱世情缘中一段爱恨情仇。
剧集列表 更新至 36 / 共36集)
由于版权原因,部分剧集暂时无法观看,请持续关注更新~~感谢使用爱奇艺!

分集剧情

  • 深夜一所大宅发生命案,最后法官判定是女儿谋害亲生父亲,将庄晓蝶判处死刑。在行刑的路上,晓蝶被监狱的人奚落,监狱的状况也是十分恶劣。时间倒回,庄静河局长在世的时候再调查一宗毒品案件,并曾受到过电话威胁与贿赂。庄局长和宋监督的孩子在同一条船上,两家人在码头相遇。孩子抵达之后,两家人开始寒暄,沛文突然告诉庄静河他和晓蝶在国外结婚的事,让庄静河拉着女儿愤怒离开,局长认为这是宋监督的阴谋。

  • 庄静河早上把二十多年前的女儿红挖出来,要给女儿出嫁时用,晓蝶十分感动。云飞来到警察局门口,为自己的见义勇为讨赏,却被警察冷言轰走。晓蝶来宋家做客,宋监督希望年内举办婚礼,晓蝶说父亲的态度已经好转,还需要时间。宋监督给庄局长打电话,庄局长勉强答应见面聊。云飞教糖墩儿赌博的技巧,劝他要远离赌桌。晓蝶重游三不靠,云飞看到她后,又来讨钱。晓蝶很生气,把钱都捐给了福利院了。

查看全部剧集详情
  • 深夜一所大宅发生命案,最后法官判定是女儿谋害亲生父亲,将庄晓蝶判处死刑。在行刑的路上,晓蝶被监狱的人奚落,监狱的状况也是十分恶劣。时间倒回,庄静河局长在世的时候再调查一宗毒品案件,并曾受到过电话威胁与贿赂。庄局长和宋监督的孩子在同一条船上,两家人在码头相遇。孩子抵达之后,两家人开始寒暄,沛文突然告诉庄静河他和晓蝶在国外结婚的事,让庄静河拉着女儿愤怒离开,局长认为这是宋监督的阴谋。

  • 庄静河早上把二十多年前的女儿红挖出来,要给女儿出嫁时用,晓蝶十分感动。云飞来到警察局门口,为自己的见义勇为讨赏,却被警察冷言轰走。晓蝶来宋家做客,宋监督希望年内举办婚礼,晓蝶说父亲的态度已经好转,还需要时间。宋监督给庄局长打电话,庄局长勉强答应见面聊。云飞教糖墩儿赌博的技巧,劝他要远离赌桌。晓蝶重游三不靠,云飞看到她后,又来讨钱。晓蝶很生气,把钱都捐给了福利院了。

  • 江昱城劝晓蝶吃饭,晓蝶拿着碗筷想到了父亲。父亲的葬礼举行,晓蝶在监狱里为父亲行礼。宋博年找到江队长,希望保释晓蝶,江队长劝他为了舆论还是不要冒险。宋博年转而要求探视晓蝶,江队长只能答应。沛文来看望晓蝶,宋家请了律师来帮她,晓蝶不害怕却十分伤心。律师询问晓蝶案情,宋博年趁机询问庄静河有没有什么重要证据。江队带人再次来到案发现场,发现第三人的痕迹,但是不能确定,谜团很多。

  • 江队和副局长讨论案情,意识到这个犯罪团伙及整个案件的复杂性,忧心忡忡。云飞回到家中,发现王老大绑了弟弟妹妹,王老大威胁他出庭作证,承认自己去过庄静河家,并偷了他的怀表。第二天云飞被迫出庭作证,自己还出了丑,作证的时候油腔滑调,江队听出了他的破绽,当堂揭穿了他。法官宣布休庭。王老大带人欲报复云飞家人,云飞却已经安排家人离开了。原来云飞故意装傻,与江队长合作没有出卖自己。

  • 江队长与宋小姐来孤儿院,江队长认为宋小姐不同于其他人,希望以此为突破口。宋小姐却不得不为保护父亲而拒绝回答他的问题,江队劝他深思熟虑。律师来找晓蝶,希望晓蝶能承认自己误杀罪,可以保全性命,晓蝶断然拒绝。法院的法官都收到恐吓信件,大家追问法官的意见。第二天开庭,晓蝶被定罪,被判处死刑。沛文很受刺激,大闹法院,当着众记者的面质问父亲,吟诵情诗,自己结束了生命。

  • 在沛文的葬礼上,武平接到监狱医生的电话,得知晓蝶已经怀孕的事情。梁局长亲自找到法官,以自己的职业生涯为担保晓蝶是无辜的,法官却执拗等怀孕诊断书再改判。云飞拿着诊断书请求别人帮忙送去法院,自己安排好福利院的孩子拖延囚车,自己趁机把车胎扎爆。云飞又赶往墓地,告诉宋博年她怀孕的事,宋博年决心保护云飞,挽救庄晓蝶。在正要行刑的时候,江队赶到,拖住了时间,最后改判书及时拿到,救了晓蝶一命。

  • 江队来看望晓蝶,告诫晓蝶在牢里要多加小心,杀手很有可能已经深入监狱。深夜女囚犯打算教训晓蝶,关键时刻晓蝶挣脱束缚,大喊救命,却被典狱长训斥。之后又被栽赃私藏凶器,晓蝶又遭遇了惩罚。江队带人再次来到唐菊生的房子调查,发现他爱吃桂花糕,并顺藤摸瓜查到无锡那边的人。晓蝶在水牢里凄惨的叫喊,又引起了女囚的反感。江队找到了唐菊生,特地去告诉晓蝶,典狱长没让见,江队只能留个纸条。

  • 晚池愈发讨厌武平,武平询问江队长找她说了什么,晚池却一概不答。江队大闹监狱之后,典狱长惩罚了看守和看守长,并警告了江队。典狱长教育江队,知道看守老孟被人收买,但是要沉住气抓住背后主谋,并允许江队带晓蝶散散步。两人开始分析案情,聊天时晓蝶突然胎动,这给两个人又带来希望。回到狱中典狱长把晓蝶安排到单间,晓蝶却拒绝了,典狱长夸赞晓蝶这样做很聪明。

  • 云飞混进了监狱,开始与老孟攀谈,并慢慢取得他的信任。晓蝶肚子不舒服想去医务室,却被老孟骂回去。幺凤想教训晓蝶,云飞替她挡住,幺凤开始搭讪云飞。锦城来给云飞送药,并亲自给她换药,说道晓蝶锦城还不断吃醋。晓蝶去拿碳,在路上差点被花瓶砸到,晓蝶误以为是云飞害她,深夜独自哭泣。其实是正好云飞撞见桂枝,让晓蝶误会了。江队准备探监的时候,又发现了唐菊生的踪迹,江队立刻赶往了苏州。

  • 典狱长亲自审问有关案件的所有人,大部分人都推卸责任。最后江队等人作出判断,已经有人进到监狱来刺杀晓蝶,晓蝶为了云飞的安全希望他离开,云飞却认为两个人比较安全,执意留下。回到家中江队和妹妹讲述案情,并把与云飞联络的工作交给她。武平来龙爷这买地盖赛马场,龙爷考虑到种田的百姓,拒绝了武平。宋博年知道后,表示希望在自己退休之前,把生意做大做稳。

  • 云飞来冷库帮忙,在冷库里和桂枝聊天,被看守长误会,看守长没收受贿赂,把云飞关进黑牢里。晓蝶来做检查,医生检查出晓蝶的胎位不正,医生建议打掉孩子,晓蝶坚决要生下孩子,在回狱中的路上想起往昔的美好。武平来祭拜宋家老太太,弟弟前来汇报情况,正好晚池也来到墓地,晚池很反感武平的惺惺作态。洗衣房干活的时候,晓蝶和香姐聊起孩子的事,得到了香姐的鼓励。

  • 云飞和锦城分开后,把东西带给晓蝶,并开导她关于孩子的事情,晓蝶还是坚持留下孩子。途中两人碰到典狱长的孩子,发现孩子病了让典狱长带她去看医生。江队来孤儿院找糖墩儿,发现糖墩儿每天都在姐姐墓前伤心难过,江队开导安慰糖墩儿,糖墩儿却有点埋怨云飞。江队和晚池一起吃饭,晚池很意外晓蝶在狱中被欺负,并请求去看望晓蝶,一再强调自己和宋家人不一样。

  • 云飞和江队都开始怀疑看守长,果然查了看守长的账户之后发现,他的账户出人意料的出现五千银元。武平知道看守长被查之后,要求手下斩草除根,顺带将江队也铲除。狱中的晓蝶不知状况,每天路过嫣嫣的时候还给她讲故事。麒麟开始对江队下手,在江队兄妹二人要去监狱的路上,麒麟开车让二人受伤,经过枪战,江队为了救妹妹,没能抓住凶手。云飞看到麒麟和看守长会面,想报告江队,却还不知这边出了意外情况。

  • 大火过后虽然有惊无险,晓蝶的孩子却没有保住,云飞也受了伤,江队审问凤歌,得知晓蝶孩子没了的事情,凤歌很自责,供出了看守长。江队来看望云飞,告诉他看守长被杀,自己小心。晓蝶孩子不保,法院就会维持原判,大家想办法拖延时间。这时宋博年找到梁局长,询问刺杀江队的人,这时医院发生意外的事情传到这边,宋博年听到后,算到了武平就是幕后黑手,大骂武平。

  • 大火过后虽然有惊无险,晓蝶的孩子却没有保住,云飞也受了伤,江队审问凤歌,得知晓蝶孩子没了的事情,凤歌很自责,供出了看守长。江队来看望云飞,告诉他看守长被杀,自己小心。晓蝶孩子不保,法院就会维持原判,大家想办法拖延时间。这时宋博年找到梁局长,询问刺杀江队的人,这时医院发生意外的事情传到这边,宋博年听到后,算到了武平就是幕后黑手,大骂武平。

  • 在晓蝶悉心的照顾开导下,嫣嫣越来越开朗。江队申请重新搜查庄静河的住所,以查找关键证据的所在。狱中香姐开导晓蝶,而晓蝶告诉香姐自己要浴火重生。香姐告诉晓蝶可以越狱,晓蝶却十分害怕,但最后决定相信香姐。宋博年得知江队在寻找账本,决定不再留下庄晓蝶。狱中有女囚出狱,大家为她庆祝,晓蝶为了照顾嫣嫣,来到典狱长家里。晚池来找江队,要求和他单独谈谈,江队以为是案件的事,结果晚池是希望他可以陪自己过生日。

  • 锦城在街上被几个流氓欺负,武平出现帮她解围,其实这都是武平事先安排好的。晚池带江队来她的住所,江队请求她为晓蝶作证,晚池表示在爸爸和弟弟之间很为难,并心疼父亲年事已高。武平带锦城看电影,没有心机的锦城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多少透露给了武平。武平来找麒麟,说自己亲自安排了人执行暗杀任务。武平找到三爷,要求三爷安排狱中人解决她,三爷想敷衍过去,武平用他的生意威胁三爷。

  • 云飞特地出来探望锦城,二人感情越来越好。三爷得知幺凤失手后,十分生气。云飞和锦城来到妹妹的墓地,云飞让锦城准备些女性用品。嫣嫣的情况越来越好,典狱长十分高兴。晓蝶来陪嫣嫣,正巧发现告发云飞的信,她机警的把信件偷走,告诉云飞他应该离开了。云飞却执拗的要留下来保护她。香姐安排晓蝶越狱的状况,各项准备都就绪。正好锦城把准备的衣物送来,她看出云飞的破绽,得知了晓蝶要越狱的消息。

  • 江队截住晓蝶和云飞的去路,要求两个人返回监狱。江队好不容易同意了,但是幺凤利用广播威胁晓蝶,得知香姐在幺凤手里,晓蝶决定重返监狱。幺凤看到来救援的军队,再次威胁晓蝶。到监狱门口,龙爷迁怒于晓蝶,晓蝶承诺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香姐。典狱长怕军队伤到女囚,这时庄晓蝶用喇叭与幺凤对话,晓蝶决定上楼。上楼之后所有人对晓蝶都很仇恨。这时长官要求强攻,锦城巧妙的拖延了时间。

  • 晚池来医院看望晓蝶,先特地去看了江队,正好被锦城发现,晚池却笑而不语。麒麟扮成警察混进晓蝶的病房,正在床底玩耍的嫣嫣没有被发现,在麒麟要行凶的时候嫣嫣扰乱他的视线,这时晚池走进来,晚池差点被害,麒麟不得先撤退,嫣嫣抓到麒麟一只鞋。回到家中晚池质问武平,宋博年出现后,并没有阻止,暗示晚池不要乱说话。晓蝶仍旧昏迷不醒,警局加派的人手保护。麒麟和武平来祭拜亲生父母,暴露了自己要复仇的野心。

  • 江队知道锦城和晓蝶的逃跑有关,责怪锦城。云飞来找招娣,询问晓蝶的状况,在清明节之际,晓蝶非要去扫墓,这样却十分危险。梁局长放了江队的假,准备明天亲自带队在墓园捉拿晓蝶。云飞等人给吃混沌的警察和锦城下了迷药,准备行动。另一方面宋博年安排杀手刺杀晓蝶,这些谈话正好被晚池听到。晚池第一时间来找江队,犹豫了很久给了江队一些暗示。第二天晓蝶扮成警察来祭拜父亲,最后在江队的帮助下全身而退。

  • 晓蝶要离开上沽,锦城和云飞来送行。晓蝶破解了爸爸留下的证据,得知账本在宋博年手里的女儿红,她把这一切告诉香姐,并想让宋博年以为账本在晓蝶手里。梁局长因为让晓蝶在手里逃走大骂手下,但是心里却因为晓蝶安全而开心。宋博年看到报纸后,十分生气,派人寻找晓蝶。晓蝶并没有走,和云飞在码头躲风头。晓蝶和云飞聊天,两人愈发亲密,晓蝶却劝云飞好好珍惜锦城,锦城能给她幸福。

  • 江家兄妹担心晓蝶的安全,以为晓蝶有什么动静会告诉自己。晓蝶还是带着云飞单独行动了,在三不靠被麒麟抓走,麒麟询问账本的下落,他放走凌云飞,让他一个小时之内回来,否则会杀死晓蝶。江队来拜访香姐,发现晓蝶独自行动了,这时云飞被送回来,把晓蝶鸿门宴的说法告诉江队,江队破解之后赶往宋家。江队找到晚池,把晚池带走。麒麟和晓蝶对话,怒火中烧教训晓蝶。江队劫持了晚池来换回晓蝶,晓蝶自己以死相逼,宋博年十分为难。

  • 云飞在手术中,在门外等候的晓蝶情绪十分激动,锦城来了也神情恍惚。云飞手术结束后,虽然脱离了危险,但仍有弹片残留,锦城独自留下陪伴云飞。宋武平把宋家大院一把火烧了,自己离开。江队来查宋氏企业的账目,正好碰到典狱长来做廉政证明。云飞决定等晓蝶的案子审判之后再做手术,云飞表现出的在乎让晓蝶很自责。回到家中江队只要和锦城说话,锦城就委屈流泪,哥哥耐心安慰妹妹。

  • 开庭前一天,武平给锦城寄了她的照片来威胁她。云飞因为残留的弹片一直疼痛难忍,香姐安慰他。法庭上,季麒麟交代杀害庄局长的过程,承认全是自己杀死了庄静河,并嫁祸给了晓蝶。接着法庭第二轮审判宋博年,无果而终。武平威胁锦城去偷账本,锦城很愤怒却没有办法。云飞得知案情审判情况,为晓蝶即将洗清罪行而高兴。锦城来到哥哥办公室,把哥哥支开,但是自己也没有动手偷账本。

  • 锦城带着账本来见武平,武平却拒绝把底片交出,锦城告诉他她把账本拍了照片,而且照片也具有法律效益。云飞因为锦城一直不露面而闷闷不乐,晓蝶趁机询问云飞如果锦城出了什么事他会怎样,云飞一下子很紧张,要去找锦城,锦城正好这个时候出现。招弟的丈夫一直没出现,香姐和晓蝶都很担心。锦城守着云飞,自己很难过。武平再次找到锦城,正好被江队发现,江队很不解妹妹怎么对她言听计从。

  • 云飞特地从医院跑出来看锦城,安慰锦城。晚池质问父亲为什么要对孤儿院的孩子下手,并提醒父亲武平另有他心。宋博年转而去询问武平,武平狡辩一通,宋博年要求他放弃孤儿院。武平并没有打算收手,安排人去找三爷,要三爷派人去孤儿院闹事。三爷得知晓蝶在孤儿院,更加坚定了要收拾晓蝶。龙爷怕香姐危险,亲自守着香姐不让她蹚浑水。第二天许多混混大闹孤儿院,还要晓蝶替幺凤血债血偿。

  • 武平找到海关的高官,希望可以瞒着父亲多加照顾自己生意。晓蝶和云飞给孤儿院的孩子做体检,院长亲自来慰问,请晓蝶在孤儿院专门给孩子看病。武平的计谋果然生效了,宋博年答应办一场慈善商会,利用慈善把黑钱洗白。晚池得知了慈善商会的秘密,江队不在,她只能找晓蝶,让她来想办法。晓蝶和香姐商量这件事,香姐提出一个让人意外的人选。果然武平来找三爷两人商量此事,他们决定联手对付龙爷。

  • 晓蝶当上商会会长之后第一次开会,提出要首先禁毒,三爷等人犯嘀咕,龙爷十分赞同。三爷私下和武平交谈,得知最近三不靠的失踪案和武平有关,武平认定晓蝶做不出什么事。武平向宋博年报告晓蝶的情况,宋博年决定先把生意停一停,静观其变,而宋博年已经怀疑武平,开始安排应对。武平却信心十足,继续毒品生意。警局里尸体有新的发现,江队判断这些人都是在城里被害的。

  • 晚池和父亲聊天,保姆过来通知武平和陆伯出去办事不回来吃饭,宋博年对这一切好像早已料到,并不惊慌。江队带人上山查案,遇到军区路障,军队只允许两个人不带武器进入,江队就铤而走险上了山。见到军区首长发现制毒试验点被说成了军区重地,江队无奈离开。宋博年开始限制武平的洋行生意,武平也得知宋博年修改遗嘱的事情。武平找三爷和王老大商量对策,对策还没想出来又得知青山头的状况,他打算再忍一忍。

  • 锦城又为宋武平的事苦恼流泪,这时云飞正好带着糖葫芦进来,安稳锦城,并说自己记挂糖墩儿。锦城很自责,却也没告诉云飞原因。晚池要和父亲去英国,前来和江队告别。晓蝶为了替锦城报仇,决心教训他。晓蝶把锦城的照片和底片还给她,让她安心生活,锦城赶紧把照片烧掉,在这时她却发现自己好像怀孕了。晓蝶回到孤儿院和院长交谈,院长身体越来越不好,将自己未了的愿望和嘱托告诉晓蝶。

  • 江队及时赶到,破坏了武平的计划。陆伯告诉武平自己在见黄湃武的时候碰到了肖文贺,武平决定用嫣嫣来牵制他。江队检查从武平手里夺过的手包,发现包是吴律师的,并找到了保险柜钥匙。另一头宋博年在家里焦急的等待着,约定的时间一过,他就察觉要出事了。肖文贺和嫣嫣都被武平绑架,打电话要挟晓蝶。江队不了解钥匙的重要性,晓蝶前去问宋博年。宋博年得知后十分激动,将晓蝶逐出宋公馆。

  • 江队审问武平,武平巧舌如簧,江队一改往日风格,与武平对峙。锦城自杀被晓蝶救回,晓蝶劝她把事情告诉云飞,锦城经过激烈的思想斗阵决定告诉云飞,由晓蝶帮忙告诉云飞事实。云飞得知真相后十分痛苦,独自来到串珠的墓前喝酒排遣。经过反复思考,云飞决心照顾锦城,并向锦城浪漫求婚,锦城刚开始拒绝,最后还是被云飞感动答应了他。陆伯来监狱看望武平,武平预感要出事,安排陆伯盯紧宋家。

  • 陆伯来找宋博年,宋博年签署了文件,并教训了管家,这次也承认输给了武平。嫣嫣一直喊着要爸爸,晓蝶很心疼,这更加坚定了她报仇的决心。武平得知宋博年认输后喜极而泣,安排陆伯除了晚池和沛文的东西,把宋家还原成二十年前的模样。在审问宋博年的法庭上,武平来作证,宋博年情绪失控,武平磕头认错却把贩毒的事都推给宋博年,晚池听到后大骂武平。最后控告武平的证据不足,只能暂时休庭。

  • 报社记者只能告诉他们用照片和账本做对比,这样就可以发现武平的证据,但是却拒绝交代自己朋友的名字,更不能出庭作证。晓蝶正在和龙爷香姐讨论严查码头的事情,这时宋武平赶到,晓蝶暂时回避。武平想租龙爷的地方开店铺,龙爷看都没看图纸就断然拒绝了,香姐还要求把租给宋家的地全都收回来。江队收到消息,他失去了与三林的联系,江队十分担心。武平买好戒指要送给晚池,却发现晚池被陆伯放走了。

  • 宋博年告诉晚池带着陆伯去取一样东西,这些都是武平犯罪的证据,武平来墓地祭奠生父生母。龙爷遇害,三不靠办葬礼,香姐十分伤心。江队救出三林,三林身受重伤,临终前一直和江队说眼镜架。武平回到家里发现陆伯没有离开,奚落陆伯一番。江队在眼镜架上查看三林留下的证据,这时晚池进来把自己发现的证据交给江队。武平喂宋博年吃饭,告诉他只要自己娶了晚池还能得到一切,却不知自己已快大难临头了。

收起
演职员表